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1章為友祭

  • 明尊 - 第21章為友祭字體大小: A+
     

      康千燈愕然回頭,看著一往無前的錢晨,心中后悔不已:“我先前怎么會懷疑這等義士?”

      索命銅錘飛擊向錢晨胸前,而錢晨剛剛把天羅傘轉到后面,送出康千燈,索三關臉上已經露出嗜血的笑容,這種場面越是悲壯,他越是興奮,早已想好了接下來該如何利用這一點,折磨康千燈,比如……用這位救過他性命的小子尸體作為武器?

      逼他親手砍殺救命恩人的尸體?

      這時候錢晨手中的玉環已經從手腕上飛出,只比銅錘快了一點,飛到了索三關的頭頂,瞬間向下一套,勒住了索三關粗大的脖頸,這一勒,赫然扼斷了索三關的氣息。

      氣息一亂,運轉銅錘的法度也便亂了。

      錢晨身影一閃,踏著銅錘從索三關的頭頂翻了過去。

      雙手把住勒著他脖子玉環的索三關,血液涌向他的大腦,一張滿是橫肉的臉已經憋得通紅,錢晨失望道:“果然,還是勒不斷有護身罡氣的橫聯武者的腦袋啊!”

      “血滴子!要你何用!”

      錢晨一臉嫌棄的對龍雀環道:“也就能放一放五毒……毒死一個不用腦子的蠻夫了吧!”

      說罷,索三關已經停止掙扎,雄壯的身體赫然跪下。

      他被龍雀環勒住的脖子脹大到有成人大腿粗細,上面密密麻麻的爬滿了黑線,甚至已經爬上了索三關的臉上,等到他的眼珠子里都充斥著黑線的時候,這位十二元辰中的蠻牛——角斗神君,就停止了呼吸。

      碧磷金蝎只是在龍雀環的禁制空間中,往外刺了一下。

      “擊殺十二元辰,每擊殺一位,斬殺獎勵五百功德,助攻獎勵二百功德。”

      “已完成:乘霧神君(斬殺)、角斗神君(斬殺)”

      康千燈等一行人已經驚呆了。事情發生的太快,讓人來不及反應。有人宛如夢囈地道:“他不是藥王忘塵居士的弟子嗎?我看他還常常臉紅……”

      錢晨聞言馬上臉紅的連耳朵都染紅了。

      他咳嗽了兩聲,解釋道:“我是藥王弟子,所以會下毒也是很正常的吧!”

      “而且在下真的只是初出江湖,什么都不懂,只是趁著這惡人被康大俠吸引住了注意力,暗中下毒暗算,才有所成。其實真本事是不成的!”

      眾人連忙把眼睛轉向康千燈,好像在問:“是這樣嗎?”

      康千燈連忙擺手道:“錢兄說笑了。”他苦笑道:“我經驗不足,只是一交手就被索三關逼入絕路……錢兄的毒……”他似乎有些不好評價這種陰險暗算,只好生硬的轉折道:“錢兄能在我敗退之時,救下我一條性命,實力必然是極高的……”

      錢晨微微一笑,這位三絕劍客從未想過錢晨沒有首先出手,是因為膽怯之意,也沒有去想錢晨最后才動手,是在利用他引誘敵人露出破綻。或者說即便有這樣的想法,他也沒有什么陰暗的心思。

      這樣正直的人,倒也有些可愛。

      有些人就算你救了他的命,他也先想著你是不是多吃了一口他的米……這種人就不可愛,偏偏還挺多。

      于是便笑道:“這里角斗神君被殺了。我們快去支援其他地方吧!”

      康千燈等人面色就是一肅,道:“是極,十二元辰不容小窺。其他俠士必然也在苦斗,有我們這一只生力軍,當真要快些趕過去!”

      錢晨與康千燈等人一齊回到正廳,唯有從這里,才能比較方便的支援四面八方,但他們剛到五湖廳門口,便感覺到了氣氛十分的肅穆,門口的空明禪師緊握錫杖,群雄皆面露悲憤之色,這讓康千燈不禁驚訝。

      就算是對付十二元辰一時受挫,乃至于死傷慘重,也不至于如此意氣消沉。

      康千燈走上前,甚至來不及說出角斗神君已經授首的好消息,就聽見空明禪師道:“康少俠,你也回來了!快去廳內看看吧!唉……”

      錢晨和康千燈走入正廳,卻看見洪四海沉默的站在大廳正堂上,左手扶著一床矮榻,榻上正躺著一個人,一動也不動,康千燈腦子里只閃過——又有誰遇害了?

      榻上的正是號稱氣沖丹霞的梁斗宗師,他睜著眼睛,臉上沒有一絲血色,甚至還殘留著一絲震驚的神情。

      康千燈卻寧可他是閉著眼的,這樣他就不必看到梁斗那不可置信的眼神。

      也就不用明白一個事實……

      “梁大俠是被極其信任的人,從背后偷襲害死的!”正氣山莊的徐曉陽開口道:“我們中間,定然有十二元辰的人!”

      空明禪師緩緩從殿外走進來道:“事到如今,老衲也沒什么瞞著大家的了。根據老衲得到的可靠信報,十二元辰確實有人的身份經得起推敲,混在了我們中間,而且可能還不只一人。”

      “少林秘密查探十年,可對十二元辰的所知,依然只有極少的情報。”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角斗神君是江湖上最狠毒的一個江洋大盜,用錘,有一身橫練筋骨,懷疑是十五年前消失的大盜索三關。乘霧神君乃是碧磷五毒教的弟子。而飛黃神君則是在正道頗有威望的武林大豪。食鬼神君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逐日神君辨人尋物之術天下無雙。搗藥神君是一個女人……”

      錢晨來到梁斗的遺體面前,卻見他前身沒有任何傷痕,平靜的宛如睡著了。

      翻開他背后,才見血染青衫,似乎是被極為尖利的兵器,從肋下刺入了心臟,卻剛好不致于穿胸而出!

      能如此輕易破開宗師的護體罡氣,所用必然是神兵。

      按照兇手的發力姿態,由下到上,從肋骨之下俗稱軟肋之處,向上直刺入心臟,如此所用必然是匕首一類武器,但錢晨卻從傷口之上,發現了一絲微妙的不協調,并且靈覺也注意到——將相叟李千秋看到他翻動梁斗尸體之時,臉上閃過了一絲不自然。

      “他肯定知道什么!”

      錢晨心中默默記下,這時候,卻有人不滿錢晨亂動梁斗的遺體,正氣山莊的徐曉陽惱怒道:“梁大俠尸骨未寒,而且身上有事關兇手的線索,是你能輕動的嗎?”

      錢晨放下梁斗的身子,輕聲問道:“在場可有其他大夫?”

      徐曉陽盯著錢晨道:“神醫齊秋子未至,許是被十二元辰害死在了路上,他們密謀攻打四海堂,當然要防著一位神醫來救死扶傷!”

      “那我就是唯一的大夫嘍!”錢晨攤開手道:“那么我不檢驗尸體,誰來檢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