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9章地崩山摧壯士死

  • 明尊 - 第19章地崩山摧壯士死字體大小: A+
     

      少頃,錢晨便跟著黃玉函來到一個偏僻的小院,里面只有洪四海和空明神僧兩人,頑石道長還在五湖廳主持大局,只聽空明神僧道:“堂主身系武林大局,豈可如此不小心……十二元辰若不是設計廢了堂主一臂,豈敢如此猖狂?”

      洪四海爽朗笑道:“豈能讓這些小人毀了我義兄的遺骸。”

      看到黃玉函進來,便招呼他:“玉函啊!為我義兄布置靈堂收拾的如何了?”

      黃玉函低頭回答:“具已辦妥。”

      “我要用十二元辰的人頭,祭奠二哥在天之靈!”洪四海強一直忍著的怒氣,這一刻才終于顯露了出來。

      黃玉函請錢晨為洪四海查看傷處,錢晨打開洪四海包扎好的右拳,看到那皮開肉綻的傷口,便是一皺眉,他沉思了許久,才抬起頭來。看到神情微微有些緊張的空明神僧,錢晨淡定一笑,從懷里取出藥匣,配置好傷藥給洪四海換上。

      并道:“洪老英雄手上傷勢頗重,只怕要幾個月才能好利索了。我在傷口用了一些狼虎之藥,雖然延緩了傷勢痊愈的時間,卻加快了短時間內的恢復效果。今夜過后,老英雄便能動拳了……只是動用一次,傷勢便惡化一分,若是短時間內來上幾次,只怕……”

      空明禪師緊張問:“只怕什么?”

      “只怕這只手要廢!”

      空明神僧的好脾氣,也被錢晨弄得惱怒了!“豈能如此……”

      “如此正好……”洪四海擺手道:“讓我親手為義兄和堂內死難的弟子報仇!”

      洪四海和空明神僧還要商量些什么,黃玉函就和錢晨先行告退了。路上錢晨笑道:“我對這些江湖事,實在所知不多,許多英雄我都叫不上名字,也難以搭話。”

      黃玉函道:“這有何難,我為小兄弟引薦一番。”

      黃玉函先指著一位年輕劍客介紹道。

      “這位是正道后起之秀,三絕劍客康千燈,一手劍法凌厲無比,雖然在宗師之中還只是新人,憑著家傳神兵驚鴻劍,卻早已不在任何一位成名已久的宗師高手之下。”

      “這位是江湖上盛名玉女夜叉中的玉女,沈婉君沈女俠……”黃玉函指著一位面容俏麗,卻一臉寒霜,身著素服的美貌少婦,頗為遺憾的跟錢晨解釋道:“五年前,夜叉王富大俠,為十二元辰所害。沈女俠矢志復仇,改名號為玉羅剎。如今殺夫仇人就在眼前,卻一時難以手刃,只怕最是煎熬……”

      “富大俠雖然面貌丑陋,卻有俠義心腸。而沈女俠曾是江湖上有名的大美人。兩人結為夫妻,到是叫江湖上的朋友嚇了一大跳呢!不過這對俠侶十分恩愛,羨煞旁人。只可惜……”

      “這位是一線天趙逞趙大俠,趙大俠執掌長風鏢局,貴為總鏢頭,一桿殘陽槍曾挑太平山十八處寨子,叫那‘八百里不平山,歸鄉人魂斷徑’,從此改名為太平山!”

      總鏢頭趙逞是一個沉默的漢子,常常獨自一人擦拭那柄神槍殘陽。

      “還有杜紫淮,杜大俠,碧血丹心劍法神妙莫測。”

      錢晨順著看過去,卻是一位中年文士打扮的落魄劍客,幾縷長發隨意的散落在額前,眼中無神,有一種酒醉的迷茫感。

      “那位不起眼的老者,便是將相叟李老英雄。他名號氣派,實則有來歷,他家傳一桿神兵春秋筆,卻偏偏生性喜愛槍法,后來容納筆法槍法為一爐,自開一家,號稱將相,已是江湖中最有可能突破大宗師的一位頂尖高手。”

      這位李老英雄卻是一個極其精神的干瘦老者,腰間掛著一只鐵筆。

      “那位方正君子,便是徐曉陽徐大俠。徐家正氣山莊威名赫赫,雖然以暗器傳家,卻從不暗中出手傷人,家傳神兵五色石,也是江湖最有名,威力最大的神兵之一。”

      而這位徐曉陽大俠,又像個富貴員外。下頜有一把漂亮的胡子,修理的極好,顯然非常得主人的愛惜。

      黃玉函身為四海堂大管家,如今之計,卻有許多事情要忙,他為錢晨介紹了一番,就告辭離去,錢晨臥在榻上躺了半夜,突然聽到四海堂外傳來劇烈的喊殺聲,打破了夜里的平靜。

      錢晨驀地就紅了眼睛,低頭嘆道:“黃兄!”

      十二元辰既已殺入四海堂。

      黃玉函只怕已經不幸了!

      雖然只認識了一天,但兩人已經有幾分朋友的默契和交情……無言中,錢晨收起鋪蓋,背上天羅傘,與被驚動的群雄一起,聚在正廳堂前。

      洪四海一臉陰沉,站在大廳正堂之上,右手背在身后,左手緊緊握住椅背,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昭示著他心中的不平靜。待到人都來齊了。洪四海才道:“玉函在為我布置義兄靈堂的時候,被人殺死在靈堂之內!”

      群雄豁然炸開:“誰干的?四海堂防御密不透風,難道是……”

      空明神僧上前一步道:“昨夜并無人離開!”

      “十二元辰何其狡詐……”

      “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八殘乞丐怒道:“外面十二元辰已經殺進來了!我們這么多人,難道害怕他幾個宵小嗎?”

      “對,殺出去!”有人附和道。

      洪四海和空明禪師對視一眼,知道黃玉函已死,再沒有人能接替他的作用,將四海堂防御布置的滴水不漏,如今黃玉函殘留的布置,雖然還在不斷將敵情不斷報入五湖廳中,但再也沒有人能一一處理,將四海堂弟子妥善調動。

      不如就依著現在的敵情,讓諸位正道英雄分頭御敵。

      當即由洪四海一揮手,一眾英雄齊齊走出五湖廳:“八殘長老,快言快語兩位大俠,你們為一組去迎接南邊的來敵,小心敵人暗算。”

      ……

      如此一一吩咐下來,卻也井井有條。

      但錢晨知道這只是表象,莫看他們現在分了組,似乎應對有度,實則分組之后就基本失去了對情報和事態的掌握。錢晨負手將天羅傘攜在身后。只見明月踱云而出,清輝寒人,卻灑落一地,映照得滿堂皆明,遠處雷火震響,廝殺聲起,與不久前黃玉函在時,雖然也殺的激烈,整體卻悄無聲息截然不同,四海堂弟子遇敵的呼哨聲此起彼伏。

      夜已經亂了!

      錢晨徑直往殺氣最烈之處而去,只為殺敵,祭友!

      通往后院的曲折回廊之中,月光照不進的地方,似乎有影子在動,錢晨和幾位正道俠士正要前去殺聲最激烈的后院,就聽見回廊之中有幾聲鬼哭似的笑聲響起……

      “嘻嘻嘻……”

      這猝然響起的笑聲詭秘而陰寒……叫人不寒而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