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8章欲破4海,先殺玉函

  • 明尊 - 第18章欲破4海,先殺玉函字體大小: A+
     

      錢晨倒是瞧得明白,這兩兄弟雖然嘴巴快了一點,卻也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他們只是察覺了洪四海與空明禪師不愿說出來的事實,因為十二元辰這般裝神弄鬼,勢必要攪渾正道群雄這一攤子水,所以洪四海這樣的正道魁首,不能讓群雄和十二元辰還未正面交鋒,就開始相互懷疑。

      如此必被十二元辰利用。

      快言快語兄弟雖然看出來了這一點,但他們生性利爽,不喜歡這種顧忌來顧忌去的。

      而且他們的身份不比正道領袖魁首,大家又知道他們日常嘴賤,所以由他們來點破這一點,既能讓大家心生警惕,讓混在眾人之中的十二元辰行事有所顧忌,又不至于讓群雄心中不滿,倒也最為合適。

      同時也讓大家對接下來的背叛,有個心里準備。

      兩兄弟雖然直爽了一些,卻也不是傻子。

      錢晨從隨身的書箱里面拿出鋪蓋,撲在地上,周圍早有四海堂弟子為那些身無長物的豪杰們準備歇息的小榻和被褥。錢晨剛轉頭就看見黃玉函站在正廳門口,示意自己出來。

      他領著錢晨來到一處偏僻處。

      左右護衛的弟子剛想要阻止,就看見黃玉函搖頭道:“我信得過小兄弟……你們在門外守著便好。”

      黃玉函從懷里托出一盒玉匣笑道:“這是府里所藏的秘藥,有許多都是名家手筆,我想小兄弟精通于醫術,隨身卻沒什么稱手之藥,所以就把藏在府中的無用之物帶來,順便請求小兄弟一件事。”

      錢晨收下藥匣應道:“黃兄請說。”

      “原本預定來參加壽宴的神醫齊秋子不知為何沒能趕到,小兄弟也看見了。方才堂主臉色不好,右手有些難以受力。今天白天那只雞的暗算,終究還是傷得堂主不輕,堂主卻為了穩定人心,加之一直忙于應付十二元辰的陰謀,所以始終未處理。”

      “所以我想請小兄弟為堂主診治一番!”

      錢晨自然是滿口答應,心中暗道:“齊秋子沒到才好,若是齊秋子到了。請十二元辰中的乘霧神君為洪四海療傷,不出問題才怪……看來我無意之間,又破了十二元辰的一次殺手。”

      黃玉函笑道:“我將小兄弟治好的那只藥鼠摻給其他病鼠吃,果然毒已經痊愈了!錢兄這一手醫道之妙,堪稱絕世,五湖廳的諸位英雄只怕還是看低了小兄弟。”

      錢晨心中噔的一聲,明白了黃玉函想要說什么。

      錢晨故意給武林群雄展示的乃是一種刻板的醫術,就像是按圖索驥,照方抓藥,營造的是偶然獲得忘塵居士所傳醫書,所以能對付五毒教傳人乘霧神君的印象,他解毒的香囊,藥方皆是如此……只有一次,錢晨得意忘形,漏了真本事。

      那就是為群鼠解毒的時候,當時黃玉函一副長于世故,庸庸碌碌的摸樣,不說其他,只是為了四海堂面子,一擲千金,連老鼠都要治好的形象,未免讓錢晨有些看低他。

      所以當著他的面前,錢晨假裝推導解毒之法的時候,雖然掩飾了幾分,卻不免失了謹慎,露出了幾處破綻。

      比如說他用一只老鼠,培育解藥,解去所有鼠群所中之毒這一手,就用了五毒教的理念。

      豈料黃玉函是一個藏得如此深的人,先前他調度四海堂弟子以及堂中高手,井井有條,顯然是心細如發之輩。錢晨先前騙空明大師的說法,頃刻之間就在他那里露出了破綻。如今黃玉函怕是已經看出了錢晨幾分真實水平,是和齊秋子不相上下的醫道高手。

      比起錢晨的偽裝,黃玉函的表現才是真正的滴水不漏,不需要他的時候,表現得讓人看低,竟然連錢晨都沒有察覺。而需要他的時候,又能力挽狂瀾……

      黃玉函一直表現的似乎不精于武學,只是四海堂執掌庶務的大管家,但以錢晨的眼光早已看出,他一身武功直達宗師,乃是一個不遜于五湖廳中任何一個赫赫有名的武道宗師的高手……只是錢晨眼界太高,并不以為這點修為有什么了不起。

      現在黃玉函向他證明……這是真的了不起。

      他能在四海堂繁雜事務中,修得一身不弱于任何人的武功,能心細如發,調度堂中弟子如臂指使,威望,智慧,武力皆是頂尖之輩,最重要的是扮起豬來,真的就把錢晨這只老虎給隱瞞了過去。

      黃玉函看出錢晨的來歷蹊蹺,卻敢冒著全堂安危系于他一身的危險,單獨來與錢晨見面,也是在表達信任,這種態度如春風化雨,滋潤于無聲無息之間,也確實得到了錢晨的好感。

      錢晨當即坦然笑道:“些許小心思,讓黃兄見笑了。不過黃兄何不拆穿我?而要冒著這般風險與我見面……這似乎不是智者所為啊!”

      “哈哈……我老黃不是什么智者。只是四海堂的一位大管家罷了。其他也就平平,只有看人的自信才有幾分真把握……錢老弟頭角崢嶸,不是池中之物。而且……是個好人!”

      錢晨笑著搖頭道:“黃兄認識我才多久,就知道我是個好人?”

      “偽裝成乘霧神君下毒都不愿意傷及無辜,而是用了一群老鼠和臭蟲……還說不是好人?”

      這一刻,錢晨才真正的被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驚到了!

      黃玉函突然退了一步,對著錢晨恭謹一禮道:“錢小兄弟,四海堂是我的家,十二元辰想要毀掉它,我是決不允許的。我見小兄弟是個好人,便欺你一回……求你幫幫這些無辜的四海堂弟子!”錢晨動容道:“黃兄何必如此!”

      “求人辦事,自當如此。”

      黃玉函連一絲強迫的意味都不想有,所以并不等錢晨回答。

      “好了……說的太久,只怕外面的人要起疑了!”黃玉函道:“稍等,我帶錢兄去一處僻靜之處,為我家堂主療傷。”

      錢晨看著黃玉函喚來四海堂弟子,為洪四海安排療傷之處等一應事宜。

      摸著下巴想到:“黃玉函才是四海堂防守真正的核心和要害,說不定對整個四海堂,黃玉函的實際作用比洪四海還要大,十二元辰不可能沒有想到這一點,就算他們之前不知道,經過今晚的試探,也必然知道了。”

      “要破四海堂,先殺黃玉函!”

      “所以他們那邊也必有謀算……但無論十二元辰那邊怎么謀劃,怕也想不到這個男人藏得如此之深。黃玉函的武功,早已不在龍首之外任何一位元辰之下,若是十二元辰以為能輕易得手,怕是要吃大虧的!我先前還擔心這一點,如今看來是白擔心了!”

      錢晨微微一笑,認識了一個有趣的人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