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6章藥王傳人

  • 明尊 - 第16章藥王傳人字體大小: A+
     

      錢晨上前見過洪四海的時候,他雖然有些疲倦,似乎是剛剛發生的事情和義兄慘死的悲慟大大損耗了他的心神,可即便這樣,洪四海依然有一種仿佛雷霆隱藏在九淵之下的沉著,讓錢晨覺得,就算拖著疲憊之軀,他出手一樣有驚天動地之威。

      洪四海宛如一個和藹老人,溫和對錢晨道:“小兄弟,就是你破解了今日下在老鼠身上的毒藥?”

      錢晨小心道:“稟告洪老前輩,小生家傳醫書之中,偶然記錄過這種毒藥。乃是昔年碧磷五毒教所用的一種名為‘斬草除根’的奇毒。中毒之時第一次發作渾身毛發脫落,第二次發作,便會因為特定的聲音,而狂性大發。襲擊視線內的一切活物!”

      “長生之靈,乘霧神君!這絕對是十二元辰中的巳蛇在下毒。”快言快語兄弟插嘴道:“今日飛在天上那個,十有八九是‘天下大白,司晨神君’,遁地的那個絕對是‘絕影尋蹤,逐日神君’。這十二元辰中的蛇,雞,狗都來了!”

      “十二元辰齊齊出動,必然要在武林中掀起滔天巨浪。”

      “這一次他們恐怕要對付的就是洪兄!”

      “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還……還害怕區區一群畜生嗎?”一旁一個帶著八個破布袋,一身又臟又臭的百衲衣的老乞丐陰陽怪氣的冷笑道:“讓他們來……有來無回,為武林除一大害!”

      這乞丐一只眼睛殘廢,一只腳瘸了,加上手指只有七根,耳朵也聾了一只,他說話磕磕巴巴,因為舌頭也缺了一小半,加上駝背和臉上的毒瘡,據說還不能人道,他幼年被惡人折磨,落下這八種殘廢,又是丐幫地位極尊的長老,故而被稱為八殘長老。

      此人心性偏激,說話極為刻薄。

      八殘長老冷笑著看著錢晨道:“我倒覺得,這個小子有問題。”

      “那乘霧神君的毒是多么厲害,豈是他剛剛加冠的無名小卒能輕易解開的?江湖上有這么一手醫術的人,不過五指之數!”他張開右手只剩下兩根手指的殘肢道:“哪里會隨隨便便冒出來一個沒有師承的家伙?”

      “我覺得,要么他在那里胡吹法螺,要么,他就是乘霧神君的弟子,派來我們這里臥底的!”

      一時間,眾人紛紛側目,只是冷冷旁觀,錢晨漲紅了臉,磕磕絆絆道:“你……你胡說!我家傳醫術,祖上曾經是一代神醫,這些都是先祖筆記所留,因為家中棄醫學文,才落下了家傳,我無心仕途,便以研究先祖醫書為樂!”

      “我可沒聽說過有一位姓錢的神醫!”八殘乞丐不屑道。

      “因為先祖隱姓埋名……”

      這時候空明神僧突然開口道:“你祖上可是忘塵居士?”

      錢晨張大嘴巴,愣愣道:“大師怎么知道我先祖藥王的別號?”

      空明神僧嘆息道:“若是錢施主真的是藥王之后,能破解乘霧神君的奇毒也在情理之中,根據本寺記載的隱秘,藥王忘塵居士與碧磷五毒教曾有一番糾葛。當年碧磷五毒教出過一個奇才教主,他煉制了名為碧磷五毒的奇特神兵,一旦出手,宛如五位毒道絕世的大宗師同時出手。”

      “五毒教也因此在他手中大昌,教內行事越發詭秘,動輒毒死別人全家,滅人滿門,當時忘塵居士初出茅廬,乃是一代醫道奇才。因為年少氣盛,救了一位被五毒教下毒的高手,結果卻激怒了五毒教,將其全家滅門。”

      “忘塵居士痛苦之下,拜那位高手為師,同時精研醫術,終于在二十年后五毒教惹得江湖怨憤,舉世皆敵之時,出山破去五毒教教主的碧磷五毒陣,報了全家的大仇。不過據說他了卻恩仇后,因為早已心灰意冷,就此告別江湖。”

      “忘塵居士因為害的自己全家身亡,十分痛苦,所以不再用原來的姓名。”

      “這一段往事已經過了太久,知道的人很少了!”

      錢晨虎軀一震,握緊雙拳,雙目含淚,一副十分委屈的樣子。

      “那也不能排除他是乘霧神君弟子的可能,那條蛇來歷成迷,說不定就是那忘塵居士的后代入了歧途,或者是碧磷五毒教的人冒了自家的大敵之名。”丐幫的八殘長老繼續抬杠道。

      “這位小兄弟的解毒之法,不是碧磷五毒教的傳承。”空明神僧耐心解釋道:“碧磷五毒教下毒解毒,都多用活物。我看了這位小兄弟的解毒之方,并未有這等痕跡,可見他并非五毒教的弟子,而是最精純不過的藥道之學。據我所知,乘霧神君也確實是碧磷五毒教弟子。“

      “以這位小兄弟的年紀,能破解‘斬草除根’之毒,最大的可能就是獲得了忘塵居士的傳承。”

      錢晨所知關于藥王忘塵居士的事情,當然是從碧磷五毒教的正統傳人齊秋子那里得知的。

      而與五毒教風格完全不一樣的解毒方法,還真是錢晨自創的,毒術這種東西他看一看齊秋子留下的藏書就會了。創造相應的解毒方法,不過小事一樁而已。

      洪四海點頭道:“有了藥王傳人的相助,我們打敗十二元辰的機會又大了一分。”

      “防備十二元辰這等宵小,最難纏的便是毒,得小兄弟相助,四海堂如虎添翼。去了我一個心腹大患……”

      “晚輩才疏學淺……”

      就在錢晨剛要客氣幾句的時候,黃玉函突然折返:“老堂主,發現了有人闖入的痕跡。”洪四海起身道:“十二元辰陰險狡詐,小心排查。”

      黃玉函回稟道:“屬下已經鎖定他的行蹤,定然在丙丁防區之間,正在安排手下排查。癸區第四樁犬組弟子被人盡數所殺,連信號都沒來得及發出。還是一炷香后,調度發現不對,才派遣行動組搜查發現的。”

      “屬下已經派遣高手圍住那里,其他人按照制度行事。這次來是請堂主派遣幾位高手相助,免得堂內弟子死傷太多,防線出現疏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