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3章斬草除根

  • 明尊 - 第13章斬草除根字體大小: A+
     

      “好大的口氣,好狂妄的人!”

      紅臉大漢震怒道:“我倒要看看,在武林正道群雄齊至之際,到底是誰有這么大膽子。他既然現在沒能毒死這些老鼠,那就永遠也毒不死它們,我四海堂要養著它們,看看誰敢讓我們四海堂雞犬不留!”

      紅臉大漢這話擲地有聲,唐大先生卻道:“老黃,你這話說的太滿了!”

      “這毒我解不了……你去找其他人吧!”說罷便轉身離去。

      紅臉大漢吩咐手下道:“去請諸位用毒大家和神醫,再去問齊秋子神醫來了沒有。還有,把這些老鼠都抓起來……”說罷,他就走向錢晨,面露和藹的笑容道:“這位小兄弟就是剛剛點出鼠群中毒之人吧!”

      “不知小兄弟如何稱呼?”

      紅臉大漢親熱的拍了拍錢晨的肩膀,錢晨一臉羞澀道:“我叫錢晨,是個無名小卒。”

      “哈哈……錢老弟現在是個無名小卒,以后定然能名揚四海。從今日起,錢老弟就不是什么無名小卒了。不知這毒,錢老弟是如何看出來的?”

      錢晨好像沒有看出來紅臉大漢隱藏的懷疑,興高采烈道:“我有家傳醫術,一看就察覺了不對,這是昔年碧磷五毒教的‘斬草除根’,他把毒下在了虱子上,老鼠被虱子咬的越癢,就越會相互磨蹭,這樣很快毒就傳染了所有的老鼠。”

      “這些老鼠被毒藥驅使逃離四海堂,‘斬草除根’發作,他們鼠毛蛻去,這時候虱子也就和鼠毛一起落下,下毒的線索也就消失了,同時大家都只注意脫毛的老鼠,就會忽視鼠毛……這才是他真正的殺手。”

      “他真正的目的,是讓在場的人身中斬草除根的劇毒。等到他有所需要,就能讓任意一人發狂殺人!”

      聽了錢晨這話,四海堂門口所有的人都跟瘋了一樣,他們拼命脫下衣服,扒拉著身上尋找虱子,抓著頭發往外揪。

      一時間,四海堂門口成了黃的,白的,黑的各種顏色的皮膚和肉色的海洋,臨海城的百姓目瞪口呆看著本地赫赫有名四海堂門口,所有人像是著火了一樣,把自己扒成了一只光豬。

      紅臉大漢也臉色難看,他強忍著身上癢癢的幻痛,對錢晨越發看重起來。

      錢晨卻詫異道:“他們為什么要脫衣服啊?”

      “因為害怕中毒!”紅臉大漢肚子里罵道:“老子也怕中毒啊!該死的,誰叫老子要面子。不能動……”

      錢晨似乎回過神來,恍然道:“哦!我在發現毒是‘斬草除根’的時候就想明白了一切,然后在鼠毛里下了除蟲藥,已經隔絕了‘斬草除根’的傳染過程。”聽到這話,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氣,有人叫罵道:“嘛了個巴子,你小子怎么不早點說。”

      紅臉大漢高聲道:“夠了!豈能如此對救命恩人說話。”他對錢晨一抱拳道:“多謝小兄弟,救了我們所有人。”

      “不知小兄弟是什么時候下除蟲藥的,我都沒有看出來。”

      “我身上哪里會帶除蟲藥啊!”錢晨笑道:“只是借用了下毒那人的毒藥而已,他就是下了除蟲之毒,才毒死了這么多蒼蠅臭蟲。而這種除蟲藥唯一毒不死虱子,但我加了一味,便是一種藥香。有了這一味藥,虱子就不能免疫那種除蟲之毒,自然也被毒死了。”

      錢晨從腰間解下香囊,遞給紅臉大漢道:“我就是用這種藥香,激發除蟲藥的毒性,所以我所到之處,虱子紛紛死絕。”

      “剛剛我走進鼠群,就已經完成了解毒的過程。”

      紅臉大漢聞了聞那香囊,果然有一股馥郁的藥香,他多了一個心眼,隨手收下香囊,對錢晨道:“小兄弟可真是我們四海堂的貴客,快快請進……”

      紅臉大漢親自將錢晨迎入堂中,種種禮數極其周全,錢晨擺出一副手足無措,盛情難卻的樣子,一臉青澀,看上去極不好意思。紅臉大漢哈哈笑道:“今日,小兄弟就是我們四海堂的上賓,誰若敢怠慢了你,你跟哥哥說,我扒了他的皮……不知小兄弟還有沒有辦法解去這‘斬草除根’之毒,保住我們四海堂的面子。”

      “若是能保住哥哥我的臉面,定有后報!”

      “我在家傳醫書中看過幾個方子,若是藥材齊全,可以試一試。”錢晨紅著臉吶吶道。

      經過介紹,錢晨才知道這紅臉大漢名為黃玉函,乃是四海堂,東西南北四個堂之中,東海堂的堂主。也是洪四海的大管家,負責四海堂總堂的一應內政。

      在江湖中可謂位高權重,只是本人極少出手,因此武功高低也無從估計。

      從四海堂大門入內,錢晨才知道什么叫氣象森嚴,無數明哨暗哨,將四海堂保衛的水潑不進,更是因為剛剛發生的變故,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身上愈發殺氣凜然。黃玉函帶著錢晨穿過了內殿,沿著回廊,來到一處偏殿之中。

      “這座偏殿是堂內儲備藥物所用,雖然并非正式內藏庫,卻也藥材種類齊全。”

      “小兄弟可以看一看,還缺什么藥材嗎?”

      錢晨推門進去,就被四海堂的豪闊嚇了一跳,這偏殿里擺滿了桐木架子,架子上大量的珍貴藥材,像是不值錢一樣堆放著,錢晨甚至聞到了一股因為保存不善的淡淡霉味。他仿佛醫癡一般,急切上前翻弄那些盛放珍貴藥物的盒子。

      “這是海外出產的麒麟血竭!”

      “這里還有龍腦,麟趾……這玉茯苓怎么放壞了!”

      “小兄弟想要配什么藥材,盡可以選擇。”黃玉函笑道,錢晨毫不客氣捻起各種珍貴藥材,又要來了一只脫毛鼠,很快就配置好一副湯劑,一副藥灌下去,那老鼠兩腿一蹬,果然死了。黃玉函哈哈大笑,毫不介意,又奉上更多的珍貴藥材。

      錢晨治死了三次之后,終于配出一副湯劑,給老鼠灌下去后,雖然氣息奄奄,卻堅強的活了下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