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2章雞犬不留

  • 明尊 - 第12章雞犬不留字體大小: A+
     

      寒風里錢晨縮頭縮腦的,像一個喪氣的鵪鶉。

      梁斗的一位弟子進門前往外掃了一眼,看到錢晨這幅摸樣,咧嘴一笑,渾不在意的邁入大門中。

      “本人是關西鐵拳白元良,這是兩位小徒……”一個穿著樸實的中年人滿臉堆笑,對著角門外的四海堂弟子點頭哈腰,跟在他身后的兩個弟子一個木訥,一個呆愣,比起武林人士來更像兩個鄉下老農,那弟子不耐煩的翻了翻手里的名冊。

      “是有你這個人……里面請吧!”說罷放開角門,讓那白元良帶著兩個徒弟進去了。

      進門之后自然有人領著他們安置……

      “就連進角門也要身份啊!”錢晨低頭用腳搓了搓地面,他現在什么身份都沒有,要不……還是偽裝成神醫齊秋子?

      “不妥不妥,雖然我有真正的齊秋子在手,但這種聲名顯赫,一舉一動都有許多人注目的身份不是那么好偽裝的,而且龍首知道所有元辰的真實身份,如今最有可能看穿為偽裝乘霧神君的,就是那個神秘莫測的龍首。”

      “可龍首也不可能不暗中關注十二元辰的現實身份,這樣一來,我偽裝齊秋子被拆穿的可能性就無限大。”

      錢晨仔細思量,權衡著利弊。如今只能靠憑著這個身份揚名,被請入四海堂中,最快捷的方式,莫過于上街隨便找一個有名有姓的江湖豪杰的麻煩,憑著一手出色的武功擊敗他,自然就有名聲宣揚出去。

      這也是沒有人提攜的武林無名之輩,揚名最快,也是最常用的方法。

      每年都有許多老前輩,因此被小輩挑戰,吊打。如此一代新人換舊人,這就是江湖!

      可惜錢晨不想這么做……他要準備一個更干凈的身份,方便接下來行事。

      “還有……十二元辰此次突襲四海堂,人人都要獻一份‘見面禮’,以渲染十二元辰殘忍恐怖的形象,為后面布局埋下伏筆。乘霧神君想出的見面禮,當然是在今天毒死那么幾個著名高手,乃至毒殺四海堂上下所有貓狗牛馬,渲染一種雞犬不留的氛圍。”

      “如今我當然是不能這么干了。但是若乘霧神君不出手,還有可能引起其他元辰的懷疑,對后面我偽裝的乘霧神君不利。”

      錢晨念頭急急轉動,很快便想出了法子。

      他狡黠一笑,肚子里暗道:“小家伙們,對不起了!”

      當即動起手來,依法施為……

      四海堂門口人來人往,依舊熱鬧非常,但雖然場面喧嘩,卻鬧中有肅,總壇之內氣象森嚴,守衛嚴密,來的客人身份高,實力強,而且閑雜人等也極多,卻都僅僅有條,不露破綻,所以十二元辰才要籌備‘見面禮’,制造混亂來打破這種局面。

      這一刻的祥和平靜,很快便被一聲尖叫所劃破……

      四海堂守衛雖然被驚動,但依舊行動有序的向發出尖叫聲處靠近,很快一片女眷的尖叫就此起彼伏的唱響起來……四海堂負責戒備的弟子連忙行動,門口的賓客們也紛紛側目。

      他們馬上就看到了一副平生未見的奇景……

      無數灰毛大老鼠齊齊疾奔,從四海堂各處角落里擁簇,匯聚成一個蠕動的灰色潮流,朝著四海堂的大門涌出,驟然襲來的鼠群讓人群一陣大亂,許多人目瞪口呆,那些老鼠癡肥胖大,讓人不禁懷疑它們吃了四海堂多少好東西,才能長成這樣。

      守門的弟子剛要痛下殺手,將這些老鼠踩死。

      立刻被剛剛迎出門的那個紅臉大漢喝止道:“今天是掌門大喜的日子,你想要總堂門口尸橫遍野嗎?”

      說罷,這紅臉大漢運起真氣,高聲道:“洪四海掌門千秋壽歲,威震四方,鼠輩逃竄!”

      嗡嗡的聲音徹響,壓住了一眾賓客的議論紛紛,顯示了一手極強的內氣。

      很快就有識趣的人巴結道:“是啊!洪老堂主一輩子行俠仗義,令鼠輩喪膽,平定魔教之亂,剿滅綠林圖謀,今日他千秋大壽,四海堂門前群鼠竄逃,正是祥瑞啊!”

      于是一眾江湖人士,來訪賓客紛紛道:“卻是祥瑞啊!”

      “群鼠竄逃,豈不正合當初魔教煙消云散,余孽竄逃之相……”

      大家強振喜色,可那紅臉大漢雖然面露微笑,但眼神里卻全然沒有笑容。他只是很隱蔽的掃過一眾賓客,似乎想要揪出是誰在搗亂。

      這時候更加荒誕的事情發生了。涌出門外的鼠群,一個個灰色的毛團蠕動著,突然間灰色的毛發脫落,無數鼠毛紛飛,那些肥大的老鼠居然齊齊蛻盡了毛發,露出白色的皮肉,一只只白皮老鼠擠在一起,場面荒誕不經,令人發笑。

      這等曠古未有未有的奇事,讓所有人都發了呆,不知道該怎么改口彌補了。

      不只是老鼠,同樣四海堂中的蒼蠅臭蟲都在往外飛,往往剛飛出四海堂的院子,就一頭栽在地上,密密麻麻的蟲尸鋪了四海堂外一地。

      “是毒!”錢晨在眾目睽睽之下,來到鼠群中,毫不嫌棄的拎起一只肥大的老鼠仔細觀察后得出結論:“有人下毒,驅使這些鼠群蟲群逃出,然后毒發,令鼠群脫毛,蟲群盡死。這毒才發作第一次,再次發作的時候,這些老鼠就會瘋狂的襲擊所有能見到的活物,最終力盡而死!”

      唐門年輕一輩之中,最為杰出的唐大先生聞言也從四海堂內走出,來到鼠群之中仔細查看。

      同樣點頭承認了錢晨的看法:“確實是有人下毒。”

      那紅臉大漢來到唐大先生跟前,低聲道:“大先生,今日堂主大壽,發生這等事情我可擔當不起啊!還請大先生援手……”

      唐大先生皺眉搖頭道:“這毒我解不了。”

      “他能毒死四海堂所有的老鼠,毒死飛蟲,也就能毒死這里所有人。此人怕是如今世上最狠毒的用毒大家了。”那唐大先生臉色難看道:“他毒死了這里所有的飛蟲,然后還要毒死這里所有的老鼠,這些老鼠全部脫毛,就是他在向你們挑釁。”

      “他想讓四海堂寸草不生,雞犬不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