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11章氣吞丹霞

  • 明尊 - 第11章氣吞丹霞字體大小: A+
     

      “這只金蛇就是碧磷五毒?”錢晨從龍雀環里掏出軟趴趴的金蛇。

      “它是碧磷金線蛇,只是五毒之一,它是我的成名手段,加入十二元辰后,我搶奪了無數藥材,財富……為了這只金蛇胚子,我血洗了苗疆一處村寨,甚至殺死了我今生唯一愛過的女人……”齊秋子說道這里,魂魄居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要知道就算他被禁魂符禁劾,也未曾有過這等痛入心扉的表情。

      錢晨已經準備冒用乘霧神君的名號,當然要問清楚齊秋子一生的所有細節,哪會錯過這等重要劇情,而且他這幾天聽商旅路人的故事,漸漸也明悟,這些他未曾經歷過的人情世故,卻能磨練他的道心,讓錢晨自己來這么一遭,他大抵是不愿意的。

      但讓他聽聽故事,感悟故事里的愛恨情仇種種糾葛,既能爽,又能磨礪道心,何樂不為?

      當即拉開小板凳,就聽起了齊秋子這一生的經歷……

      “愛恨情仇啊!”錢晨嘆息一聲:“你說你一生最敬重自己的授業恩師,你可還有師兄師弟什么的嗎?”

      “沒有了,碧靈五毒教就只有我一人了。”齊秋子漠然道。

      “你老師呢?”

      “被我毒死了!”

      錢晨豁然起身,搖頭道:“你這一生,真是自作自受。”

      “把《碧靈五毒化身經》復述一遍,詳細描述你見十二元辰時的習慣,語氣,動作,把用毒手法,還有近期的詳細經歷也說出來。”

      錢晨放下茶攤的簾幕,用一道藏象符遮掩了這里的動靜,開始學習模仿齊秋子的一舉一動,聽他講述一些人際關系和他偽裝的習慣,同時還要參研《碧靈五毒化身經》。這門《碧靈五毒化身經》確實有一些奇思妙想。

      雖然創造者只是想觸類旁通,煉制一種以毒物為原料的奇特神兵。

      但無意中他已經超出了神兵的限制,摸到了一絲中土世界蠱術和神魂化身的左道法術的門路,他煉制的碧磷五毒,擁有活物的特質,能夠寄托神魂,在這個世界算得上一種奇妙的神兵。使用者駕驅五毒化身,相當于有五個擁有無匹劇毒的絕世高手,配合默契,聯手對敵,創造者甚至開創了一門合擊陣法。

      他駕驅五毒齊出,在這個世界也曾經留下一段赫赫傳說。

      錢晨當然不會將神魂離開他現在所居的這座駐世寶閥,想要冒充乘霧神君,他辦法可多,這些毒物經過齊秋子的精心煉制,已經有了一絲法器的雛形,就算在中土世界,也是那些旁門左道求之不得的奇蟲。

      畢竟中土的資源雖然豐富,也比不得這個世界十二元辰實在肆虐太廣,收刮了這個世界無數的頂尖靈物,一個是傾盡一界,蘊養幾十個頂尖的神兵武者,他們所用的神兵材料,自然盡善盡美,不能比中土那些在結丹大修士和元神真人的壓迫下,戰戰兢兢,而且數量多了千萬倍的底層修士。

      錢晨將那碧磷金蛇仔細打磨,把齊秋子壓箱底的其他火候未純的四只毒物也拿了出來,一把妙空留下的靈丹灌下去,齊秋子苦練數十載的五毒化身瞬間大成,不過半日就祭煉成了一種旁門禁制——五毒幡的雛形。

      五毒在錢晨手中,更有兇威,就是齊秋子親自御使,也遠遠比不上。

      畢竟齊秋子根本沒有練成五毒合擊之陣,因為他的神識不夠。

      這《碧靈五毒化身經》的創造者一定是天生神識強大的那種人,所以創造的功法,要同時駕驅五個化身,就有這個難關,而他自己也沒有想出什么好辦法彌補……可錢晨的神識只會比那天賦異稟的創造者,還要天賦異稟一百萬倍。這點門檻對錢晨來說根本不存在。

      于是只用了半天,一個加強版的乘霧神君就新鮮出爐了。

      錢晨穿著一件青袍,帶著詭異的蛇臉青銅面具,用著一種嘶嘶的語氣說道:“齊秋子我還是難以模仿,畢竟他熟人太多,一舉一動,都有人注意。嘶嘶……雖然我能騙得過尋常人等,但也不是毫無破綻,要謹慎…嘶嘶…但乘霧神君,卻是齊秋子的一個暗中身份。”

      “他一直很注意在同伴面前掩飾自己的任何特征,這種偽裝,就像一層天然的保護。”

      “除了龍首那里可能還有一點我不知道的其他線索,有可能會暴露出我來,其他元辰,絕對看不出乘霧神君是我假扮的。”

      錢晨支起天羅傘一轉,又換回了之前的年輕士子摸樣:“我還是以這個身份混進四海堂。暗中面見其他十一元辰時,才用乘霧神君的身份。只是有一個問題……我該如何混進四海堂呢?總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進去參加壽宴吧!”

      錢晨將齊秋子的其他雜物都一把火燒掉,唯有五毒藏入龍雀環中。

      他把毒藥放在乾坤袋里,齊秋子神醫身份的藥囊雜物,也被扔進了乾坤袋,以防有什么要用這個身份的情況。

      錢晨閉了茶攤,偽裝成店家有事打烊的情況,便徑直入臨海城中。

      臨海大城此時熱鬧非凡,往來的都是提刀舞槍的江湖中人,而四海堂作為這里的主人也是熱情招待,一面還要警惕查探,維持秩序,僅僅錢晨入城的這段時間里,他就目睹了三起江湖人的口角械斗……端是十分的混亂。

      “我到了四海堂……可我應該如何進去呢?”錢晨望著四海堂的大門牌坊低頭思索,四海堂果然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若是貴客,自然有人通報,由四海堂的高層出門相迎。

      “氣吞丹霞,梁斗梁宗師到!”

      四海堂門口迎賓的弟子高聲道……

      “梁宗師,本堂掌門若是知道他七十大壽,有梁宗師親自來賀,必然欣喜。真叫本堂蓬蓽生輝……”一位臉色赤紅,顯然是四海堂地位極高的首領的中年人熱情的迎了出來,這位梁宗師其貌不揚,帶著幾位隨侍弟子,與四海堂紅臉首領攜手走進正門。

      端是聲勢浩大,氣氛熱烈。

      錢晨縮在四海堂門口的角落里,他一副文弱士子的打扮,好像十分羨慕的看著這一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