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9章12元辰破4海,乘霧神君

  • 明尊 - 第9章12元辰破4海,乘霧神君字體大小: A+
     

      錢晨仿佛真的是一個趕路的文弱士子一般,每日自在官道上緩緩跋涉,有時看到日頭太大,還會尋處陰涼躲避,除了每時每刻運轉胎息,純化道基,以及每日子午二時,雷打不動的打坐運功之外。并未與凡俗有任何不同。

      這種難得古代世俗體驗,錢晨并不討厭,甚至還有點新奇。

      他每夜里在旅店聽著過往的商旅路人訴說自己的故事,白日里趕路奔波,恍如這蕓蕓眾生,漸漸身上那超然脫俗的氣息被磨洗去,有些泯然眾人的味道了。

      “原來這就是凡人的感覺。”錢晨捏著有些酸痛的腳趾暗道:“和我原來的世界真是截然不同,第一次體會這個世界的平凡人的生活,有種深度游的感覺。”

      念罷,他自嘲的笑了笑:“之前腦子里都是樓觀道那些成仙得道的先輩的想法,一堆正道真傳弟子高高在上的念頭,如今才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普通人的感覺。先前都沒發現,自己這么不接地氣了。”

      “快到臨海城了吧!”錢晨自官道盡頭窺見了路邊樹蔭見露出的幌子一角,默運目力去看,卻見幌子上繡了一個斗大的茶字。

      他走到跟前,果然發現道邊支起來的一個茶攤,面貌老實的店家正在燒水煮茶,雖然攤子不大,卻是錢晨一路走來見過最干凈的。錢晨尋個地方坐下,向那茶攤主人問道:“店家,這里距離臨海城還有多遠?”

      “莫約就二十里路了!”店家憨厚道:“客人可是去參加洪四海大俠的千歲宴的?”

      “嗯!”錢晨微微一愣,搖頭道:“我是個讀書人,不參合這些江湖事。”說完便好奇問道:“洪四海大俠六十大壽,往來的江湖豪客很多嗎?”

      “洪大俠乃是本地的魁首,四海堂坐鎮臨海,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當年他率領正道群雄,大破魔教,親手斃魔教教主于掌下,為武林除去這一大禍害,得到江湖同道共尊為武林盟主。這段故事,往來的客人常說,我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

      “客人可要來一碗熱茶?”

      雖然錢晨正在筑基關口,不飲濁水,但人家都跟你套了這么久熱乎了。你不來碗茶照顧生意,合適嗎?所以錢晨知情知趣道:“那就來一碗吧!”

      同時心里暗道:“這四海堂好大勢力,連路邊的小攤店家都知道洪四海要辦壽宴了。這種熱鬧,常常麻煩最多,就是不知道是仇家滅門啊?還是江湖糾紛?這個世界武力值不低,宗師便相當于突破了中土的感應關卡,多半能運用天地元氣。摸著高武的門檻了!”

      “修道結丹之前,肉身脆弱,只能依靠法器逞威。若是被人摸近身前突襲,猝不及防之下,來不及祭起法器,被修行武功的宗師殺掉也是尋常。我切不可大意,天羅傘必須常伴身邊,勾動氣機,以保證反應最快。”

      正思索著呢!茶攤主人已經奉上一壺熱茶。

      錢晨謝過店家,隨手將茶壺放在身邊,他看店家笑呵呵的看著他,恍然大悟,排出幾枚銅錢付了帳。正要繼續思索如何提高天羅傘的響應速度,卻突然眉頭一皺,隨手從背后的書箱上取下葫蘆,將茶水倒入葫蘆中,一副要路上備用的樣子。

      “這樣就不會有人奇怪我為什么不喝茶了吧!”

      錢晨暗自點頭道,出門在外,就兩個字——謹慎!

      那茶攤主人看到錢晨面前的熱茶倒完了,連忙道:“哎呦!忘了給客人添水了!您等著,我給您再上一壺,我們這里續茶不要錢。”

      錢晨卻抬手笑道:“那感情好,但我葫蘆沒有加滿,您再給添一點水罷!”說著搖了搖葫蘆,里面嘩嘩的水聲,顯然只填了一半左右。

      那店主人看了巴掌大小的紅葫蘆一眼,暗道:“這葫蘆不大,容量還不小。”便伸手接過葫蘆,正要打開葫蘆塞,這時葫蘆口突然噴出一股黃色水霧,卻是那一壺茶水被錢晨藏了一手內力,只等店主人接過,葫蘆口對著面部就忽然爆發。

      淡黃色的水霧噴在了店主人的臉上,瞬間就僵化了他臉上的一半肌肉。

      這時候,店主人的表情已經完全變了,他左半邊的臉表情猙獰,右半邊被噴了水霧的臉卻已經僵硬,被牽扯的一陣陣抽動,扭曲如同惡鬼。

      “終日打雁,卻被小雁兒啄了眼!”店主人臉色陰沉,獰笑道:“好精明的小子,你怎么知道我的茶有問題。”

      “應該我先問才對。”錢晨郁悶道:“我是哪里出了破綻,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路過的普通人?”

      “我明明已經化妝顯老了啊!”

      “現在看你簡直渾身都是破綻,但當時你裝的雖然有漏洞,但已足以取信于人。所以我并不知道你這小雁兒不簡單。”店主人獰笑道。

      “那你為何毒我?”錢晨表情十分無辜。自己不過趕路前往臨海城,路上沒招誰沒惹誰的,主線任務都還沒有線索,怎么就冒出個人來想要毒死自己。

      “哈哈……”那店主人仰頭一笑:“我……”

      他話未出口人已經彈了出去,伸手之間,一點金光飛縱,這時候錢晨竟然感覺此人渾身精氣神都融入那一點金光之中,隨著金光離體,此人的身體仿佛只剩下一具軀殼。那一線金光快如閃電,只在動念之間,便來到錢晨的面前。

      快的讓人來不及反應。

      但這時候,錢晨背在身后的天羅傘“噗!”的張開,靈光垂落!

      那一線金光撞在靈光之上,阻了一阻,才顯露出真形,卻是一條碧色鱗片間夾雜金絲的小蛇,一雙蛇眼如紅寶石一般……

      “護身神兵!護體罡氣!你也是宗師……”

      距離錢晨一丈多遠的茶攤主人如同傀儡一般,語氣艱澀僵硬的開口道。

      他似乎在表達自己的不可置信,但那金蛇被擋住了一擋后,并未停下,反而以奇快的反應吐出一道毒霧,那猩紅的毒霧沾上天羅傘垂落的靈光,竟然污穢了那靈光,雖然瞬間就被滌清,但法器靈光運轉之間,還是微不可查的出現一絲破綻。

      那金蛇這時候,也展現出了無比的武道智慧,輕易窺破了這一絲破綻。

      金色如電光流轉,順著天羅傘靈光動搖的空隙鉆了進去。

      可那一條迅疾無比的金蛇越往前,靠近錢晨,飛遁速度就越慢,似乎有無數絲線纏繞著它,壓著千鈞的重擔。

      它碧綠的鱗片間流動金芒,小蛇口中毒霧再次噴出,沿著它的鱗片化為一層薄薄的血霧,緩緩的污穢著那如絲如縷的五行靈光,就在它將要靠近錢晨體表一尺之內的時候,錢晨已經伸出手來,遙遙一點在了金線碧鱗蛇頭上。

      天羅傘全部靈光壓下,徹底封住小蛇所在的虛空,動彈不能。

      “怎么可能……我這碧磷金蛇,專破護體罡氣。你這神兵究竟什么來歷?為何神兵譜上并未見名……”那茶攤主人艱難開口道:“我不信,我不信啊!你是哪位宗師,為何來這般消遣我乘霧神君?”

      “乘霧神君?”錢晨反問道。

      那茶攤主人怪笑道:“你居然連我乘霧神君都不知道,看來你的來歷是有夠偏僻的呢!我乃十二元辰之中,號稱萬毒難辟,乘霧神君的巳蛇。像我這般難纏的,還有十一個,你若……”

      “你說這么多,是想把我的注意引到你身上去吧!”錢晨突然開口打斷他道。

      “十二元辰,將破四海……”

      錢晨信手一探,虛虛按住了凝滯空中的金蛇,平靜道:“你一身精氣神,早已進入此蛇。它才是你的真身,而這具身體,不過是分散我注意的誘餌。我若為你語言所動,分了心神,你就有機可乘,對不對?”

      錢晨頭頂的靈光好似要松一松壓力,那金蛇剛想掙扎,卻見錢晨手上一圈白玉圓環一翻,將金色收起,那站在錢晨面前的店主人就是一癱,瞬間失去意識。

      “雖然很想放開天羅傘,假裝中計,給你一絲希望,然后在你靠近我三寸之時,龍雀環一翻,徹底破滅你的希望。盡顯我智珠在握的高手風范。”

      錢晨對著已經沒有任何知覺的敵人嘆息道:“可惜我一生唯謹慎,雖然還有五層防線,但我也不愿冒這個風險。就連和你解釋,也要先把一切變化盡數掌握才能從容。”

      “天羅傘第一層,龍雀環第二層,靈光鏡制造的幻影第三層,金剛符第四層,還有某個絕對不能說的底牌,讓我即便中毒也有反抗之力,這是第五層。你才破去第一層的一小半,應當足以自矜了。”

      武道高手起于性命搏殺,長于戰斗時靈機變化。

      乘霧神君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并非全然自大,若是尋常修行之士來了,縱然有通法境界,一時不察也要了賬,錢晨一是護身法器天羅傘的品質,遠高于通法修士的平均水準,以至于金蛇毒霧破去靈光后,后力不濟。

      二是根本不給他下毒的機會,接過茶的第一時間,就發現茶里有問題。

      就算沒有發現,錢晨也不可能隨便入口什么東西。

      三是乘霧神君的所有想法,戰機,都在錢晨的預料把握之中,他視為底牌的金蛇化身,在這個武道世界或許不可思議,卻騙不過見多識廣的仙道中人。五毒上百種附體化身,寄托智慧的方式,乘霧神君能知道幾種?

      而錢晨卻全數防備。

      這一次對付一個武道宗師,就浪費了一張金剛符,而且絲毫沒有起到作用,一般修士見了,只怕要心疼的抽搐,恨不得搶光這個敗家子的乾坤袋。但錢晨自己是渾不在意的……他這人,就是大氣!

      隨手捻起一張禁魂符,將龍雀環中的神魂攝出。

      錢晨發動符箓威能,審問這乘霧神君……根據先前乘霧神君為了創造翻盤的機會時透露的東西,他和后面的主線任務似乎有些關系,須得問個清楚才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