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8章1生謹慎,身份重重

  • 明尊 - 第8章1生謹慎,身份重重字體大小: A+
     

      錢晨果斷掏出自己準備棄之不用的那些法器,將白骨舍利等呈上,詢問輪回之主道:“這些法器能兌換多少道德?”

      “天魔白骨舍利,兌換九百功德!”

      居然不是按道德計價……錢晨面無人色。

      接下來幾件更差,只有一百多功德,按照輪回之主的十一折扣,也就是說白骨舍利在輪回之地只值三個道德,不過白骨舍利曾被打落禁制,之前也許是圓滿法器,甚至是法寶,但法器一旦打落,價值幾乎沒可能恢復從前。

      錢晨看中最廉價的一件,也要一道德……功德計價的那些他根本沒看,錢晨手上的東西倒是值那么多,但打了十一折扣之后,那就沒什么指望了。

      既然如此錢晨也就暫且收起來,輪回之地這里收貨十分黑心,既然賣出去也買不到稱手的法器,那還不如暫且留著,日后尋中土世界的其他修士交換。其他也就罷了。但白骨舍利,錢晨幾乎沒可能將它換給魔道中人,放縱其借此作惡。

      賣給輪回之主,就算日后落在惡人手中,錢晨也還能接受,但親手交給魔道惡人,錢晨就會覺得此人作惡,也有自己的一份罪過,十分不爽了。

      其他兌換條目,靈丹妙藥錢晨不需要……就算需要錢晨也會自己煉制,此乃太上道當家本領,錢晨有十分的信心。而且出自輪回之地的丹藥,以錢晨的謹慎,根本不會入口。縱然輪回之主有千般手段可以給錢晨埋下暗手,但能謹慎的地方,錢晨也絕對會小心。

      能防一種是一種……

      事實上除了老狐這等落魄到根本毫無選擇的散修,其他玄門正宗,大派真傳,基本也不會胡亂服用來歷不明的靈丹,丹性復雜,誰知道其中有什么埋伏暗手。修行中人的手段太多,已經基本摧毀了這種信用體系。

      修行者都是小農經濟的信奉者,崇尚自給自足,遇著非常需要的靈丹,他們要是沒有絕對信任的丹師,寧可自己從頭學起,也不托付他人。

      除了宗門長輩,親近之人,或者一些德高望重,根本不值得算計他們的大修士。

      比如錢晨就幾乎沒什么可能去算計老狐,不是老狐信任他人品,而是不值得……狐貍一家的性命,或許還比不上錢晨騙它的靈丹值錢。所以散修們寧可低三下四,百般花樣去向玄門大派,宗門清譽比自己命都重要的那些弟子求丹,也不會信任一個來歷不明,同樣是散修出身的同伴。

      靈符錢晨囊中還有許多,而天材地寶在輪回之地的兌換價格非常不劃算,應該是因為輪回之地有非常便利的利用手段的緣故,所以如果不是急需某些根本弄不到手的材料,幾乎沒有人會當這個冤大頭。

      最后剩下對錢晨最有價值的,乃是道書法術。

      “耕元子所留道書”

      錢晨的眼神在這一宗道書之上久久停留,此書兌換價格不貴,若是發下道心誓言,不傳授一人,只需八百功德,就能打包帶走。因為其中缺乏根本道法,更多是修行體悟和法術雜學。

      但錢晨所知的根本道法,只會比耕元子更多,因為耕元子正是數百年前的一位樓觀道弟子。

      這激發了錢晨思慮已久的一個設想——冒充樓觀道幸存的弟子,給自己找一個根基。樓觀道低調那么多年,突遭大劫,有弟子幸存也很正常,樓觀道許多前輩云游在外,鬼知道那個旮旯角里就有沒有飛升的樓觀道前輩。

      他們留下弟子也很正常,既然能傳授根本道法,那就是被樓觀道認可的自家子弟。

      若是得到了耕元子所遺道書,加上錢晨自己知曉的樓觀道根本道法,他就是比樓觀道弟子更像樓觀道弟子的——樓觀道祖師爺。其他人不敢如此,是害怕元神真人推算出問題,但錢晨可是經得起推算的。

      他的跟腳是在純正不過的樓觀道真傳,文始道尊以下,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他晚輩。

      就算是道君來了,也只能低頭叫師叔,師叔祖。至于文始道尊,從太上道祖那兒算,他要叫師叔。從道塵珠論起,他也要認師弟。

      任何人推算錢晨的跟腳,錢晨如今因果全消,但只要重回樓觀道續接因果,錢晨朝自己本體一拜,拜入樓觀道門下,他就是再正宗不過的樓觀道真傳。因為樓觀道弟子,入門本就是由錢晨自己本體見證的。

      有了這一重身份,錢晨在這個世界就是有跟腳的人了。

      行事就會多一層便利,日后打起重建樓觀道的旗號,其他正道宗門等閑也不敢干涉他什么。有這一層香火情在,可比一個沒有來歷的人好混多了。修行也會更加便利……除了根本道法,其他法術,關系親近一些的宗門多有交流。

      若是同為太上道統的宗門,錢晨混到太清宗,或是其他太上一脈的宗門做一個真傳都簡簡單單,完了等錢晨道法大成的時候,他們還要出人出力,幫助錢晨重建樓觀道。

      “我要給自己多披幾層馬甲,表面上我是散修,實則是獲得了耕元子道書的散修。

      表面上我是耕元子門下的散修,實則已經獲得了樓觀道真傳,是大劫中幸存的樓觀道弟子。

      表面上我僥幸逃過一劫的樓觀道弟子,實則是為了延續宗門,樓觀道先輩留下暗手教導的傳承者。背后是一件樓觀道的傳承靈寶。

      表面上我是普通的樓觀道傳承者,實則我是樓觀道鎮教之寶太上道塵珠定下的傳承者。

      表面上我是太上道塵珠定下的傳承者,實則我就是太上道塵珠!

      最后,我真正的身份,乃是地球穿越者!”錢晨把這個念頭藏在道塵珠深處,他自信這里的念頭想法,就連輪回之主也無法窺視,事實上涉及穿越之事,錢晨從來都只在道塵珠中思考。

      “行走江湖,就是要多準備幾個身份,日后要是有機會了,應該開幾個魔門,佛門,太古巫教,乃至妖族的小號,方便行事。”錢晨微微一笑,決心把自己的真實身份藏在了匆匆遮掩之下。這也是他一貫的謹慎……

      唯一的問題,就是不發下道心誓言的耕元子道書,價值高達一道德。

      錢晨還是買不起,他也不可能先買下花費道心誓言的道書,然后再湊錢解開誓言,因為錢晨根本就不會在輪回之主面前發下道心誓言,錢晨一生唯謹慎!

      “買斷耕元子道書,需要十道德……這個倒是可以慢一步。”錢晨暗自思量,至于為什么要買斷,因為若是還有其它輪回者在輪回之主這里看到了耕元子道書,錢晨營造的假身份就有可能被懷疑,雖然這是萬中無一的風險。

      但錢晨行事唯謹慎……絕不放過一個暴露的可能。

      雖然就算暴露了,也不過揭穿錢晨第一、二……第二重身份……

      此乃異界無上大道——后天演道與后天從心大道的傳承真意,得之可以證道大羅。

      “目前來說,妙空是唯一可能猜到我第五重身份的人,太上道祖是唯一知道我第七重身份的人……他們都知道的太多了!”錢晨負手淡淡道:“太上道祖,我……那就先從你妙空下手吧!”錢晨陰測測的冷笑道:“要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還有你……”錢晨側視一眼云臺頂上那浩瀚的天空:“輪回之主,希望你有自知之明……”

      天空依舊平靜,輪回之主完全沒有理會這個沙雕的意思。

      錢晨花了一個時辰,將兌換榜上的信息分析了一遍,定下自己日后有道德了要買下的幾件東西,還制定了一個購買順序,整理好自己的購物車后,錢晨如期聽到了上方輪回之主的聲音道:“任務開始……”

      錢晨眼前一黑,道塵珠卻察覺到了時空的微妙變化,輪回之地以無法想象的大能,將錢晨瞬間挪移到了另外一界,眼前再亮的時候,錢晨就出現在了一個荒僻的小道上,無數螞蟻爬到了他的腳下,組成一行字跡:

      “四海堂乃是江湖之上,最為威名顯赫的勢力之一,與武當少林這樣傳承悠久的勢力不同,它由蒼天霸拳洪四海一手創立,成立不到三十年,便趕超了丐幫,成為天下第一大幫。洪四海更是在十年前,率領正道群雄擊破魔教,親手斃殺魔教教主,從此威震四海,為江湖共尊的武林盟主!”

      “主線任務,在洪四海七十大壽前,趕到四海堂總堂!獎勵十功德,激活下一步主線任務……”

      “支線任務,擊殺武林宗師級高手(練氣境界),每擊殺一位,獎勵十功德。擊殺大宗師(通法境界),每擊殺一位,獎勵一百功德。”

      幾個呼吸后,螞蟻全部散去……

      錢晨戲謔道:“這主線任務可真不值錢啊。莫非輪回之地的獎勵,也和任務難度有關?話說善德這種單位和毛票一樣,有什么存在價值嗎?”

      錢晨唯一見過以善德計價的兌換物品,在一個非常不起眼的雜物選項里,里面有許多凡俗之物,只是那物價很奇怪,一兩黃金價值一善德,一斤精鐵也價值一善德,但是在中土大晉,一兩黃金能買百八十斤精鐵了。

      還有各種享受之物,皮裘美酒,各類物產,若是錢晨早看到這些,也許就不被去大晉定制衣裳道袍了。錢晨甚至在里面看到了火槍機槍等火器,還有靈石什么的,還有數不甚數的,錢晨根本弄不清楚用處的東西,好像只要是凡物,與道法無關的東西,都被扔到了這里。

      錢晨沿著小道走到官道,仔細觀察了一番往來人群的衣物舉止,口音氣質后。

      天羅傘一張,遮住了四周,錢晨再現身時,便換上了一襲士子青衫,背上一個青竹書箱。箱子頂上有篷布遮陽,側面插著天羅傘,兩根竹竿頂起的篷布,上面掛著一個紅皮葫蘆。配上錢晨稍顯稚嫩的面龐,活脫脫一個忙著趕路的讀書少年。

      他沿著官道,打聽到了四海堂所在的方向后,便沿路而去。

      四海堂在這個世界威名赫赫,輪回之主也沒有把錢晨弄得太遠,不過尋常人兩天的路,便能趕到四海總堂所在的臨海城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