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武俠仙俠 » 明尊 » 第2章我做珠子精的那些年

  • 明尊 - 第2章我做珠子精的那些年字體大小: A+
     

      在長達數百萬年的漫長時光里,穿越者錢晨默默的思考著,他沒有瘋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法寶的靈識運轉緩慢,作為道塵珠的本我靈識,錢晨要一甲子才能轉動一次念頭。

      只是想明白自己變成了一顆珠子,就用了錢晨數千年的時光。

      所以僅靠回憶自己的過去,錢晨就悠悠的度過了數十萬年,還是托了他貧瘠無比的前半生的福,父母雙全,按時上學,名校本科211,讀研進步985,然后在快要學禿頭的時候穿越了。而比起穿越前的簡單貧乏,穿越后錢晨的人生經歷可謂波瀾壯闊。

      可惜他只是這波瀾壯闊的旁觀者,天命主角狂飆突進過程中的金手指。

      錢晨所化的靈光,被幼年的太上道祖得到,硬是從錢晨的記憶里,諸如《道德經》和前世研究生時翻閱的《道藏》典籍中,領悟出無上道法。

      然后一路殺伐果斷,裝逼打臉,證得大道。

      以上都是錢晨化為珠子精的百萬年,聽樓觀道的傳人們宣揚祖師事跡時所言,加上一點腦補加工出來的。事實上錢晨穿越伴隨太上道祖的成道的歲月里,不知因為穿越時出了什么差錯,他本身時光凝滯,根本沒有意識和記憶。

      直到太上道祖將他斬出,他才能運轉靈識,轉動念頭。

      但也十分緩慢,平常人的一甲子漫長時光,對他來說就是一念之間。就好像時間在他眼中被加速了無數倍,哪怕那些拿著他本體參悟的樓觀道傳人們,也只有持續參悟超過六十年的,錢晨才能看上他們一眼。

      就連太上道祖帶著他這個金手指證道的故事,也是樓觀道傳人無數次重復,加上錢晨后來逐漸掌握太上道塵珠的妙用,一念之間能記住無數信息,才拼湊出來的。

      數百萬年的洗練,以及太上道塵珠的蘊養,已經能讓錢晨處驚不變,心性洗去了浮躁。

      所以就算剛一蘇醒,就被人下了惡毒的禁制,未來還有一位大敵等著撕開他這個包裝,取出他的本體。錢晨也能很淡定,處境再壞,做人再難,也比做一個六十年轉動一念的珠子精好多了。所以錢晨只是在院子里曬著陽光,就笑了一個時辰,就連呼吸空氣都是幸福的。

      但他只是貪戀享受了一個早上,到了下午就開始打起精神,三天之后,還有一場試煉等著他呢。

      “修行,修行……”錢晨很輕易的收束了心神,識海之中太上道塵珠放出蒙蒙的光輝。

      妙空沒有給他留下任何修行的道經,乾坤袋中的道書,記載的都是速成的法術,雖然能最簡單的形成戰力,卻也會壞了根基。錢晨拿到乾坤袋那么久,對里面的東西看也不看,就是知道妙空根本不會留下什么對修行有助益的東西。

      都是護道之寶,修行外物,或是法術武學。

      “根據輪回引提供的信息,三天之后的試煉任務,是考驗輪回者是否有資格進入輪回之地的第一關,根據輪回者的實力,決定任務的難度。我才剛剛入道,任務難度不大……只是這個諸天輪回之地,怎么那么像前世的主神空間。”

      “莫非太上道祖在拿我參悟大道的時候,領悟了基因鎖大道?為了從諸天篩選強者,創造了這個諸天輪回之地?這樣的話,那兩個輪回者豈不是在大佬眼皮底下,滅了他一支道統?反正我無所謂,太上都是大佬了。看在大家相處這么久,我又是他最親愛的金手指的份上,總有些情分在。他要是出現在我面前,我上去抱住大腿就是。”

      “不過樓觀道的人似乎有說過,太上道祖合道后,近數百萬年來,已經很少有圣跡垂音。”

      “道門現在的主掌者,是太上道祖后來提拔的元始天尊。話說這位土著主角有點惡趣味啊!硬是要湊齊三清組合,據說西方還有一位受他點化,開辟佛門的大佬……這主神空間……不,現在是諸天輪回之地,多半是他,或者他的徒子徒孫搞出來的了。”

      錢晨胡思亂想,卻不影響他漸漸放空心神。

      樓觀道中,無數弟子就是在太上道塵珠所放出的清光之下,步入道途,這些年來,錢晨早就對入道之途爛熟與胸,要想步入玄門,就先要筑就道基,然后感應天地元氣,煉虛成真,步入練氣之境,再按照修煉法術的法門,練出法力,成就通法境界。

      筑基,感應,練氣,通法。

      便是修行之初的四個關卡……筑基長則數年,短則百日。吐納靈氣,清凈身心,修持道體,如此九九八十一天,便能褪去濁惡之根,

      百日筑基,便是調整身心,褪去后天濁惡,將身心調節至最適合修法的狀態的過程。根據各家修持法門的不同,百日筑基的方式也有不同,其中道門起源的樓觀道自然是玄門正宗,筑就上乘根基,而佛,儒乃至被斥為邪教異端的紅蓮,白蓮,歡喜,大羅諸教,雖有偏差,但所筑基的道體還是大致相同,都是褪去濁氣,親近靈氣,稍微調整,便能另修它法。

      而巫、魔、妖等諸宗,卻是背道而馳。

      或是長養惡根,偏執入魔,污穢道體,如此筑基之后,對正道筑基還有妨礙,許多魔道筑基法成就后,便會污染本質,讓正道諸教宗派厭棄。

      錢晨所用的筑基之法,乃是樓觀道入門真傳《先天一炁功》,代代樓觀道弟子以此入道,錢晨看了數百萬年,也早就熟記于心,此經以人體攜帶至母胎的一口先天一炁筑基,主旨乃是《道德經》中‘載營魄抱一,能無離乎?專氣致柔,能如嬰兒乎?’。蛻變身體,猶如回到母胎一般,感應元氣最是純粹。

      突破感應時,就如從母胎重新誕生,呼吸第一口元氣。

      所以感應的元氣也最為純粹,練就的真氣也極為上乘,就是修煉出來法力蘊含的真力都比別家要大一些……

      這般所筑基的道體,在道門之中有一個名目,喚作先天道體。與清凈道體,混元道體,純**體,真陽道體,丹鼎道體,玄牝道體,無為道體,真武道體,五行道體,并列道門最好的十種筑基法門之一。

      錢晨依法吐納,呼吸漸漸形成一種特別的節奏。

      這種呼吸的節奏十分別扭,一口氣要分上九次,斷斷續續,若續若絕的吸入肺腑中。

      吸入肺腑中的氣息,也因此變得冷冽清爽,仿佛冬日早晨最清新的空氣一般,這小城之中人來人往的污濁盡去,只留下最純凈的氣息。這氣息漸成一線,隨著氣息的運轉,錢晨的呼吸漸漸若有若無,胸口也就不再起伏,呼吸轉為內息。口鼻氣息微不可查,如絲如縷。

      錢晨雙足跏趺,盤腿如同蓮花,身體自然放松的擺出了盤膝打坐之態,三十二節脊椎如念珠一般豎疊起來,自然聳立,兩肩應舒張但不刻意挺胸,雙手自然垂落在膝上,頭不俯仰,不歪斜,下頦微微收斂,雙眼微閉,舌抵上腭。

      那一線氣息,隨著舌抵上腭構成的天地之橋,在體內流轉。

      錢晨漸漸發困,便隨意躺下,手足蜷縮成胎兒狀,運轉內息,一任自然。口中分泌津液甘甜如露水,被錢晨不斷吞咽,滋養身體。

      一個時辰后,從內息之中緩緩退出,錢晨只覺通體輕靈舒泰。

      餓了兩日的腹中饑火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錢晨知道這只是暫時的表象,筑基先天道體,不是真的返回胎兒時期,沒有一根臍帶輸送營養,他現在所含的金津玉液,乃是身體受內息長養,所化的一口靈液。能洗刷惡根,卻也是人體精氣所化,人體小藥之一。

      源自肉身之精,若是只采此藥,不給身體補充營養,看似一時無礙,實則本源已經虧空。

      所以,錢晨現在需要補充營養……

      但筑基之時,又要避免濁氣。因此宗門世家筑基之時,要少沾惹紅塵濁氣,免得功行退轉。多是跑到山清水秀,靈氣充盈之地,甚至是洞天福地之中,吃得都是靈谷黃精等靈藥,飲的是靈泉甘露。

      直到突破感應,能內煉濁氣,道基永不退轉了,才會下山。

      錢晨有《先天一炁功》開始筑基先天道體后,呼吸已經轉為內息,不會再吐納濁氣了。但呼吸能夠解決,吃的卻不容易,他如今一窮二白,哪里來的靈藥甘露?乾坤袋中的那些靈丹,妙空留下時不懷好意,多是狼虎之藥,沒有錢晨所需的養生之丹。

      錢晨好不容易筑基先天,怎么肯服用這些暗蘊丹毒的靈丹。

      他練氣未成,還不能內煉。

      丹毒之頑固,性質類似靈氣,可比濁氣更難洗刷,吃下一顆所藏之毒,怕是需要錢晨三五日的苦工才能褪去。

      摸著空空的肚子,錢晨有些苦惱。

      這下要為接下來幾天,乃至任務時期的食水做些打算了。

      好在這具身體早已經筑基完成,雖然并非上乘道體,卻也十分清凈,錢晨改修《先天一炁》水到渠成,并不用從頭開始,再筑基一月,火候便純。也萬幸這具身體沒有突破感應,不然錢晨改修,還有幾分麻煩。

      推開這座院子的大門,妙空應該是神識一掃,發現了這處廢棄的小院,就把他扔到了這里來。院中滿是荒草,門口堆了一些雜物……錢晨掃開門口堆積的雜物,徑直就往縣城中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