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九十一章:云中鶴屠殺10萬!大功告成!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九十一章:云中鶴屠殺10萬!大功告成!字體大小: A+
     

    人人小說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云中鶴完全不顧沖上來的黃天圣教狂徒,依舊瘋狂高呼。

    因為馬上就要火山噴發了,這是他最后的裝逼機會了。

    “我命令你們,立刻跪下,停止叛亂,否則天譴立刻便要降臨!”

    “袁天邪,伏乍你們的叛亂,倒行逆施,勢必導致天譴!”

    “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來救你們一救!”

    “只要你們跪下,停止叛亂,上天便不會懲罰你們,否則天譴將你們斬盡殺絕,勿謂言之不預!”

    盡管有剛才的地震作為注腳,盡管袁天邪已經被戳破了神人的偽裝。

    但所有人依舊不信云中鶴,而且此時云中鶴的話徹底激怒了他們。

    “殺了他,殺了他!”

    “將他碎尸萬段,碎尸萬段!”

    越來越多的人沖上高塔,要將云中鶴碎尸萬段。

    云中鶴不由得一聲嘆息道:“來不及了,來不及,你們的無知和愚昧,徹底觸怒了上天,天譴馬上就要來了。”

    “天譴馬上會將爾等殺得干干凈凈,會將你們這些叛逆徹底抹去。”

    “我敖玉慈悲為懷,不愿意你們死絕。”

    “走吧,走吧,不要白白送死,走得越遠越好,越遠越好……”

    所有人更加不屑,你云中鶴死到臨頭了,還在這里裝神弄鬼。

    很快,第一批黃天教狂徒就沖到了巨塔的最高一層,望向塔頂的云中鶴無比猙獰。

    死吧!

    云中鶴高呼道:“天譴倒計時,十,九,八,七……”

    聽到這里,無數人不由得頓了一頓。

    因為聽到倒計時本能都會有一個反應,就是要看看等你倒計時結束,究竟會發生什么。

    “五,四,三,二,一……”

    云中鶴的倒計時結束了。

    所有人恥笑,不是什么都沒有發生嗎?

    敖玉,我倒是要看看你還有什么伎倆?今日你的表演算是把你父親敖心所積攢的功德全部敗壞了。

    云中鶴充滿憐憫地望著所有人道:“我想要拯救你們,但是我盡力了,我盡力了……”

    “盡力了?那你就去死吧!”幾十名黃天教武士已經徹底包圍了云中鶴,獰笑道:“你已經黔驢技窮了吧,那就安心上路吧,殺……”

    這幾十名武士猛地躍起,直接就要沖破塔頂的琉璃瓦,朝著云中鶴斬殺而去。

    云中鶴猛地扯掉身上的王袍,縱身一躍。

    所有人頓時驚呆了。

    你敖玉這是要自殺嗎?從這百尺高塔摔下來可是必死無疑的。

    但是下一秒鐘。

    所有人更加驚呆了,因為敖玉四肢張開,他的這身衣服尤其奇怪,竟然如同巨大的蝙蝠一般。

    而且他沒有直接摔下來,而是直接飛了出去。

    沒錯,竟然飛了出去。

    這……這是怎么回事?人竟然會飛的嗎?太神奇了啊!

    云中鶴小心翼翼操控著飛行翼裝,感受到風中凌亂的感覺,快速地從眾多叛軍頭頂上飛了過去,然后努力地在山頂盤旋飛行。

    一邊飛行,一邊痛罵九號精神病人量子,日你個量子,果然不靠譜,怎么還沒有火山噴發啊。

    時間已經到了啊,竟然還沒有噴發,莫非老子要功敗垂成?

    量子道:“院長,北邊又發生了一次地震,所以導致火山噴發延遲了幾分鐘。這屬于意外狀況,那邊的地震使得壓力傾瀉了部分,但你放心火山噴發依舊會出現的,再堅持一分鐘,再堅持一分鐘!”

    云中鶴冒著被射殺下來的風險,操控著飛行翼裝盤旋飛行,一邊高呼道:“土人將士們,我真的是來拯救你們的。”

    “土人將士們,你們被人利用了,袁天邪和伏乍等人逆天而行,觸怒上蒼,會徹底將你們害死。”

    云中鶴帶著泣聲,高呼道:“我折損十年壽命請求上蒼,延緩天譴幾息時間,我已經盡力了,土人的兄弟們你們跑吧,你們跑吧……”

    而就在此時!

    “轟隆隆……”

    地下傳來了一陣陣巨響。

    然后大日山頂猛地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建在山頂的浮屠巨塔,如同被巨人之手掰開一般,活生生被從中間撕裂,直接垮塌了。

    從巨大裂縫中,猛地冒出了一陣陣濃煙。

    緊接著,整個大日山都開始激烈的顫抖。

    所有人無比惶恐驚呼,敖玉說的竟然是真的嗎?竟然是真的嗎?

    原本土人叛軍們舉起弓弩,要瞄準云中鶴激射的,但此時也被徹底驚呆了,將弓弩放了下來。

    而反應最快的莫屬袁天邪了,他首先是如同雷擊一般,面如土色。

    等到浮屠巨塔被撕裂,傾斜砸下來的時候,他運起所有的輕功,頭也不回地跑了。

    因為他見多識廣,知道這是火山噴發。

    而且山頂是最危險的,基本上九死一生。

    見到神人一般的大圣師袁天邪竟然狂奔而逃,所有人徹底絕望了。

    “大圣師跑了,大圣師跑了。”

    “他不是什么大圣師,他只是一個騙子,他只一個騙子。”

    “快跑啊,快跑啊……”

    “敖玉公子,救救我們啊,救救我們啊……”

    無數土人鬼哭狼嚎。

    云中鶴立刻調轉方向,朝著南邊方向飛去。

    加速,加速,加速……

    這火山噴發可是很驚人的,一定要飛得足夠遠,否則必死無疑的。

    一邊飛,云中鶴一邊高呼道:“土人兄弟們,我盡力了,我盡力了,你們快跑,快跑……”

    無數土人慌不擇路,拼命逃跑。

    但是……完全來不及了。

    整個大日山震顫越來越激烈,溫度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山下的能量累積得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可怕。

    最后!

    “轟轟轟轟轟……”

    一陣巨響!

    大日山頂變得通紅,然后無數的巖漿猛地噴射出來,直接噴射到幾千米的高空。

    瞬間,大日山頂的廣場,巨塔的殘骸,還有慌亂的人群,瞬間都粉身碎骨。

    這一瞬間,甚至都來不及慘呼,幾千人被無數巖漿裹挾著沖上了天空,然后直接被燒成了焦炭。

    就這一瞬間!

    山頂上幾千人,包括了土人叛軍的高層,黃天圣教的高層,還有各地的土人首領,全部死無葬身之地。

    僅僅不到幾秒鐘時間,就全部死絕了。

    地動山搖,天崩地裂。

    所有人眼睜睜地看著這無比震撼,無比華麗,又無比殘忍的一幕。

    看著滔天的烈焰猛地沖上了高空。

    然后又化作無數的火雨,傾瀉而下。

    黃黑色的濃煙,瞬間遮住了整個天空。

    整個畫面,就仿佛是世界末日。

    在場所有人都堅定,這就是天譴,這一定是天譴。

    袁天邪假扮神靈,倒行逆施,觸怒了天神,所以上天降下懲罰。

    土人愚昧,尤其相信天地神靈。

    面對如此末日該怎么辦?救星在哪里?

    所有人本能地望向天上的那個黑點,也就是飛在天上的那個敖玉。

    悔不該,悔不該啊!

    如果早早地聽從了敖玉公子的話,哪里會有如今的下場,哪里會有天譴啊。

    剛才他讓所有人跪下,停止叛亂,這已經是給大家最后的機會了,大家不但不聽,反而去殺他。

    現在天譴真正發生了。

    而罪魁禍首袁天邪在天譴發生的時候直接跑了,但他在地上逃亡得何等狼狽。

    而敖玉公子卻飛在天上,何等牛逼,一下子高下立判啊。

    誰高誰低,難道還不夠明顯嗎?大家之前瞎了眼睛,竟然相信了袁天邪這個騙子,而不相信高潔的敖玉公子。

    于是,無數土人竟然跟著云中鶴的方向,紛紛狂奔跳躍。

    但他們不會飛啊,這一跳下去,基本上就是死了啊。但依舊無數人跟著敖玉的方向狂跳。

    “轟轟轟轟……”

    火山噴發依舊在繼續,大約每隔兩三分鐘,噴射一次。

    但每一次噴射都傾瀉出無數的巖漿,落下之后,屠殺無數人。

    越來越多的火紅巖漿,滾滾而下,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屠殺一切生命。

    大日山上的十幾萬人,真真遭遇了世界末日。

    成片成片地死去。

    而云中鶴此時也顧不上裝逼了,控制著飛行翼裝,拼命地逃離。

    必須要快,不然被落下來巖漿砸中的話,基本上就必死無疑了。

    就算不被巖漿擊中,這火山噴發出來的可都是毒氣啊,也會死人的。

    這火山噴發出來的能量,可是近萬顆廣島原子彈的威力。

    聽上去很恐怖是不是?但這種級別的火山噴發,也不算是最頂級的,地球1980圣海倫火山噴發的能量,相當于兩萬七千顆廣島原子彈的威力。

    而眼前這個大日山火山噴發,僅僅只是它的四分之一而已。

    但就算是這樣,大日山范圍內的幾十里內的一切,也會全部被毀。

    二百里之外的南州城不會有致命的危險,但是會有硫磺氣蔓延過去,而且無數的火山灰會如同大雪一般,在南州城鋪上幾厘米。

    有些人會說,怎么如此湊巧,萬年一遇的火山噴發怎么就讓云中鶴遇到了?

    這其實是顛倒了因果。

    是先有密集的地震災害,才使得袁天邪這個神棍崛起,才有了南境的謀反叛亂,才有了云中鶴南下平叛之事。

    若這一切沒有發生,也就沒有叛亂,云中鶴也不必南下了。

    而如此密集的地震,激活這座活火山的概率就非常之大了。包括地球歷史上的火山噴發,也很大多數和地震有關。

    所以火山噴發是因,云中鶴來這里是果。

    云中鶴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將這一場火山爆發利用到極致,達到自己的目標。

    如今這一切發生了,大日山上的十幾萬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會死。

    接下來云中鶴就要想好,下一步該怎么做?

    這一場平叛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還剩下百分之二十了。

    他需要的不僅僅是平息叛亂,而且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要為敖氏家族打算,要為將來打算了。

    “轟轟轟轟……”火山噴發依舊在繼續。

    方圓百里的上空,已經徹底被濃煙遮蔽,無數的巖漿如同暴雨一般傾瀉而下。

    無數的火山灰,如同雪花一般,洋洋灑灑落下。

    無數人死去,但還有極少數人或者,拼命地望著南州城方向狂奔。

    ………………………………

    火山噴發之前,南州城內無數人也慷慨激昂。

    因為大南王國就要成立了,留守南州城的很多人也會被冊封官職。

    敖器就被冊封為大南國副王,李文化則被冊封為大南國宰相。

    留守的近十萬土人叛軍內心對大日山上的一切無比神往。

    肯定是大場面,肯定是驚天動地吧,肯定會出現一個又一個神跡吧。

    因為這是大圣師袁天邪主持的大典啊,他可是神人。

    真可惜,他們要留守南州,不能去見證這偉大的一幕。

    但是從今以后,他們也有自己的國家了,在大圣師袁天邪的率領下,肯定越來越強大。

    大南王宮廣場面前,跪著幾千人,這是南周帝國的俘虜。

    全部都是大人物,南境大都護周隆公爵,大南行省總督,南州太守,還有各級官員,各級將領,以及諸位大人物的家眷,總共六千多人。

    這六千人幾乎是南周帝國在整個南境的最高層了。

    敖器和李文化正在等待從大日山的旨意,因為大南王國成立大典就是就是誓師大典了。

    大南王國就會向大周帝國徹底宣戰,將這六千俘虜全部殺光,表示決絕。

    一旦殺了這六千人,大南國就沒有回頭之路了,這些土人叛軍也就沒有回頭之路了。

    李文化瞇起眼睛,望著跪在地上的六千俘虜。

    從今以后,他就是大南國的宰相了。

    大圣師袁天邪如同神人一般,接下來幾百萬土人會揭竿而起,瞬間奪取整個南境。

    甚至黃天圣教會如同滔天烈焰一般,焚燒整個大周帝國,整個天下。

    他相信在大圣師的神力之下,最多幾年時間,就會建立真正的黃天神皇朝。

    而到那個時候,就是他李文化衣錦還鄉的時候了。

    大圣師法力無邊,一定會橫掃天下的。

    我李文化的選擇沒錯,絕對沒錯。

    接下來,靜靜等待大圣師的旨意,只要旨意一下。這六千俘虜的人頭,全部落地。

    然而……

    他們沒有等待大日山的殺俘虜的旨意。

    而是等到了天崩地裂的一幕。

    從大日山道南州,直線距離差不多有一百公里左右。但是大日山實在是太高了,所以哪怕隔著這么遠也依稀能夠看到。

    所以火山噴發的那一瞬間,他們也依稀能夠看到。

    但畢竟太遠了。

    他們依稀之看到一團火焰,猛地沖上天空,對于火山噴發他們也沒有概念。

    李文化和敖器面孔猛地一顫。

    接著,叛將李文化忽然哈哈大笑道:“看到了沒有,這是大圣師施法了,他老人家還真是法力無邊啊。”

    這話一出,所有人內心一松。

    對,這肯定是大圣師在施法。

    “大圣師萬歲,大圣師法力無邊!”

    無數土人叛軍振臂高呼。

    但是接下來的局面,好像也來越恐怖了啊。

    因為天上的濃煙已經籠罩了整個天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然后無數的火山灰洋洋灑灑,如同大雪落下,整整幾天都沒有停歇,這些火山灰在南州城足足鋪了一寸厚。

    ……………………………………

    兩天之后!

    噩耗一個接著一個傳來了。

    大日山的幸存者,陸陸續續逃回了南州城。

    “副王……哦不,敖器大人,死光了,都死光了,太慘了啊!”

    這群人現在連大南王國都不敢提了,所以敖器當然也不再是副王了。

    “袁天邪是個騙子,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圣師啊。”

    “他的那條火蛟龍就是一條大蟒蛇而已,只不過被他打扮成為蛟龍的樣子。”

    “我們的謀反徹底觸怒上天,天神懲罰了我們,整個大日山都裂開了,噴射出了無數的烈焰,把所有人都燒死了。”

    “十幾萬人啊,全部燒死了,全部燒死了……”

    敖器和李文化,頓時如同被雷擊了一般,完全不敢相信這個噩耗。

    大周叛將李文化甚至暴怒道:“來人啊,這個是大周帝國派來的奸細,竟敢妖言惑眾,亂我軍心,拖出去殺了。”

    然后,這個人就被殺了,冤枉慘死。

    但是接下來報信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而且傳來的消息都是一模一樣的,大圣師袁天邪是騙子,被敖玉公子徹底揭穿了。

    袁天邪假扮神靈,徹底觸怒了上天,所以天降神火,把所有人都殺了。

    敖玉公子拼命想要拯救大家,但還是失敗了。

    幾百人,幾千人,近萬人逃回了南州城。

    但也就只有這么多幸存者了,剩下都死光了。

    但這上萬人傳來的信息盡管越來越邪乎,越來越可怕,但基本上都是一致的。

    于是留守南州的十萬土人叛軍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

    他們信任的大圣師袁天邪就是一個假神人,整個大南國,整個黃天圣教,還有各地土人的首領都已經死絕了。

    頓時間,這留守南州的近十萬土人叛軍,士氣徹底低落,人心惶惶。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敖玉(云中鶴)再一次出現在南州城外。

    …………………………………………

    南境大都護府,也就是所謂的大南王宮。

    剩下的幾十名土人叛軍將領,敖器,李文化等人坐在大殿之內。

    伏乍死了之后,袁天邪消失了,敖器就成為了這支叛軍的最高首領,坐在主位之上,李文化坐在他的左側。

    整個大殿的氣氛非常壓抑,很多將領都在喝著悶酒。敖器端起酒杯的時候稍稍停頓了片刻,然后仰脖飲下。

    殿外廣場上,大周帝國在南境的高層依舊是俘虜,依舊跪在外面,依舊被捆綁著。

    云中鶴站在大殿中間,而這個時候他沒有再裝神弄鬼。

    “敖器兄長,袁天邪死了,伏乍也死了,所有的土人首領都死了。”

    “幸存下來的近萬人,會把大日山的可怕一幕傳遍整個南境。”

    “黃天圣教滅亡了,土人剛剛建立起來的狂熱信仰,也已經崩塌了。”

    “如今你手中的十萬叛軍,士氣低落之極,完全惶惶不可終日。”

    “大周帝國的幾十萬大軍正在南下,距離南境不足一千里了,這種情形下,你手中的近十萬叛軍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僅有的土人武裝會被斬盡殺絕的。”

    “敖器兄長,停止叛亂吧!”

    全場靜寂,所有的土人叛軍首領惶恐地望向了敖器。

    而李文化忽然厲聲道:“大王,不能聽他的,他這是要害我們啊。我們不能停止叛亂,大南國已經成立了,就算大圣師死了,伏乍大王死了,你就是我們的新大王,您應該帶領我們繼續戰斗。”

    其他土人叛軍將領都蔫了,而這李文化卻依舊戰意甚濃?

    原因很簡單,他已經一無所有了。如果敖器停止叛亂,那李文化就一定會被交出去。

    未來大周皇帝或許可以赦免敖器,但李文化是一定要被凌遲處死的。

    為了博得一線生機,李文化也只能謀反到底,一條路走到黑。

    李文化繼續高呼道:“大王,大日山的天火只是讓我們損失了十幾萬人,我們還有兩千多萬土人,大周帝國最多只能派來二三十萬大軍而已,不可能打得過我們幾百萬土人的。”

    云中鶴冷笑道:“放在之前,確實可能出現幾百萬土人謀反,因為他們有信仰,無所畏懼。但是現在無數土人的信仰崩塌了,袁天邪只是一個騙子,而且他已經死了,他的黃天圣教也徹底滅亡了,無數土人再一次變成一盤散沙了。投降派,遠遠超過造反派。”

    李文化道:“大王,千萬不能投降啊!現在大周皇帝對您恨之入骨,一旦您投降的話,那就必死無疑了。就算大周皇帝現在能饒過您一命,未來也必定殺您啊。”

    這句話倒是說中了在場很多人的擔心,因為這個大周皇帝確實不是心胸寬廣的君主。

    敖器點頭道:“對,我信不過大周新皇帝。敖玉,如今局面已經變了,不再是父親擔任南境大都護的時候了,如今這位大周皇帝是不會放過我們的。”

    云中鶴道:“兄長,那你們就走,帶著幾萬人走。”

    敖器道:“走,去哪里?”

    云中鶴指著桌面上的地圖道:“往西,進入原始叢林。”

    敖器道:“當年父親把我們從野蠻洞穴中解放出來,讓我們結束了采集和狩獵的生活,開始耕種田地,難道我們又要進入重新,過上原始人的生活嗎?”

    云中鶴道:“兄長,你們重新進入西邊的茂密叢林,但不意味著你們要重新變回蠻荒野人。這幾十年,你們已經學會了耕種,已經學會了先進的文明生活,你們可以建設自己的家園。”

    敖器沉默。

    云中鶴道:“兄長,讓你留下來投降,盡管對我有利,但我不能這樣做,因為那樣可能會害了你。所以你帶著幾萬人走,這樣父親和母親就不會死了。”

    這話一出,敖器面孔猛地一顫。

    伏乍已經被袁天邪徹底洗腦,不太在乎敖心的恩情了。

    但敖器卻不一樣,從一開始他就很關心敖心,完全把他當成了父親。

    因為敖心改變了他們的命運,不但教會了他們練武,給他們娶了妻子,而且還讓他們成為了高級將領。

    正是把敖心當成了父親,所以之前敖器寧愿冒著性命的危險,也要救敖玉,哪怕他之前并不再是喜歡敖玉。

    敖器道:“皇帝不會放過我們土人的,我帶著幾萬人走,他就會對無數土人大開殺戒的。”

    “不會的。”云中鶴道。

    敖器道:“你憑什么這么認為。”

    云中鶴道:“因為大周王朝要防備鎮海王府史氏家族,所以皇帝之前才會想盡辦法安撫你們,給你們派來了一波又一波的使者,他一點點都不想打仗。”

    敖器道:“我還是不放心,傅炎圖此人兇殘無比,一定會在南境大開殺戒。”

    云中鶴道:“兄長,這傅炎圖也是我的仇人,他幾次三番要殺我們全家。所以這次回去之后,我一定會想辦法弄死他。”

    敖器道:“如果我停止叛亂,父親能夠官復原職嗎?”

    云中鶴道:“短時間不可能了,除非未來和大贏帝國開戰,父親才可能復出。您停止叛亂,父親能夠脫罪。皇帝給我下過通牒,正月初九,我若沒有平息南境叛亂,皇帝就要把我們敖氏全家殺光了。”

    敖器道“父親不官復原職,又如何保護我們兩千萬土人?”

    云中鶴道:“我來保護!”

    敖器道:“你來保護?你什么官職?”

    云中鶴道:“我現在沒有任何官職,但是相信不久之后,我就能在大周帝國一飛沖天了。屆時我就有保護南境土人的能力了。”

    敖器道:“我倒是想要知道,你如何一飛沖天。”

    云中鶴沉默了片刻道:“兄長知道香香公主嗎?”

    敖器道:“當然知道,她是太上皇和皇帝的掌上明珠,是大周帝國第一美人。”

    云中鶴道:“為了保護家人,為了保護南境土人,我會想辦法在最短時間內在朝堂內崛起。”

    他沒有把話說明白。

    他如何最快時間內崛起,當然是迎娶香香公主,成為大周帝國駙馬,進而成為太上皇的人。

    敖器望著云中鶴良久,不由得嘆息一聲。

    他和伏乍不一樣,他本沒有什么野心,他一心只想保護土人。

    現在袁天邪不在了,伏乍也死了,無數土人叛軍也士氣低落,而且最關鍵的是他對敖心充滿了父子之情。

    所以,他真心不想謀反了。

    盡管在他內心,對大周充滿了怨恨,也渴望南境土人的自立。

    所以,帶著十萬土人離開南境,一直往西去原始大叢林,另立家園,或許是最佳選擇。

    云中鶴也有話沒有說完。

    敖器帶著十萬土人叛軍離開南境,對敖心和云中鶴也有好處。未來這十萬大軍,很有可能成為他的臂助。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一名土人叛將一陣搖晃,然后猛地倒下。

    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全場幾十個土人叛將,全部昏厥倒地。

    敖器臉色一變,飛快和云中鶴對視一眼,接著他捂住肚子,臉色煞白,一陣搖晃,踉蹌倒地。

    “這,這酒里有毒?”敖器顫抖道,手指著李文化。

    前大周帝國忠勇伯,叛將李文化道:“抱歉了,敖器大王!但是您放心,我給您下的毒只是讓您麻痹昏厥,不會死人的。”

    敖器顫抖道:“為什么?為什么?”

    李文化道:“您不像伏乍大王,您沒有那么大的野心,也沒有那么大的謀反意志,我擔心您會被敖玉說服,真的停止叛亂,所以我必須推您一把,讓你不得不反。”

    敖器顫抖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李文化道:“此時外面跪著六千個俘虜,全部都是大周帝國在南境的高層,還有皇族,我只要將這六千俘虜全部斬殺。然后把這個敖玉殺之,這樣您就別無選擇了,就只能謀反到底。就算您不謀反,大周皇帝也不會放過南境土人了。”

    “對不起,敖器大王,我只是幫您下決心而已。等我殺完了這些人,您依舊是我的大王!”

    李文化大聲下令道:“傳令下去,把南周帝國六千俘虜,全部斬殺。”

    然后,他拔出利劍來到云中鶴面前,猙獰笑道:“敖玉,你死了之后,你的父母很快就到地下和你團聚的。”

    然后,他的利劍猛地朝云中鶴斬殺下來。

    但是下一秒鐘,他發現自己的劍完全砍不下去了。

    鐵塔一般的敖器閃電一般出現在他的面前,用兩只手指夾住了他的劍。

    “李文化,我只是不奸詐,但我不傻。”敖器緩緩道。

    然后奪過了利劍,猛地斬殺,直接砍掉了李文化的腦袋。

    然后,敖器將李文化的腦袋遞給了敖玉道:“弟弟,這個腦袋歸你了,你帶回去給皇帝交差。”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千多!

    有月票的兄弟,賜給我幾張,糕點真的有點扛不住了,千萬拜托了。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