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七章:云中鶴加冕為王!神啊!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七章:云中鶴加冕為王!神啊!字體大小: A+
     
        ()..,

        眼看著云中鶴徹底被火焰吞噬了。

        在場所有人的叛軍將領雖然內心顫抖,稍有不忍心,這畢竟是敖心大帥的兒子啊。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反抗袁天邪,因為這是一個神人啊,身邊還有一條“火蛟”神獸。

        膽敢違抗袁天邪旨意的全部都死了,而且還死得慘絕人寰。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所有人都驚呆了。

        盡管云中鶴有所預料,但是他也震驚了。因為火焰吞噬了云中鶴之后,他完全安然無恙,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屏住呼吸。

        因為特別的臭,而且這氣息還是有毒的。

        而且詭異的是火焰在云中鶴身上燃燒的時候,竟然變成了幽幽的綠色。

        這一幕的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之前他們看得清清楚楚啊,其中一根巨大的石柱被火焰噴中之后立刻粉身碎骨。

        而銅鼎被火焰吞噬后,漸漸融化成為了銅水,可見這個火焰是何等可怕,完全是威力無窮啊。

        但是燃燒在云中鶴身上的時候,卻安然無恙,這證明了什么啊?

        真相是云中鶴牛逼嗎?

        不,完全不是。

        他現在真的嘆為觀止,這袁天邪真的近乎神人啊。

        此時在云中鶴身上燃燒的火焰是真的,但卻是冷火,也稱之為磷火。

        所謂的磷火并不是白磷之火,也不是紅磷之火,因為這兩種火焰是極度可怕的,完全連骨頭都能燒成渣渣。

        而磷火是磷化氫燃燒的火焰,是一種溫度非常非常低的火焰。

        所以我們夏天看到墳墓上的鬼火卻不會引起火災,明明是天干物燥,鬼火卻不會點燃雜草,就是這個原理。

        甚至有部分研究證明,所謂的鬼火根本不是真正的火焰,或者說只有極少數火焰,更多的是一種發光現象。

        這就是云中鶴看上去仿佛被火焰焚燒,卻完全安然無恙的原因。

        而且之前伏乍把王袍穿在了他的身上,這顯然也是能夠有一定防火能力的。

        這些原理云中鶴都知道,但還是徹底被震撼了。

        因為所謂的鬼火,哪怕在后世地球科學非常發達的時代,也沒有完全被解析透徹。

        然而這個袁天邪不但研究出來了,而且還能變出鬼火的戲法。

        完全無法想象,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他這么牛逼的方士,難怪他之前能夠成為幾大帝國皇室的座上賓。不僅如此,很多國家的勛貴還是他的弟子。

        就單純變戲法上,此人可比黃巾軍的張角牛逼多了。云中鶴擁有后世的學識才能分辨清楚他這是戲法,才能知道其中的原理,而這個世界的人就根本不可能明白,只會把他當成神人了。

        火焰停止了。

        巨大的黃天火蛟也閉上了血盆大口。

        然后它緩緩游動到云中鶴的面前,伸出了紅色的信子,舔了一下云中鶴的額頭。

        全場徹底看呆了。

        大南國的鎮國神獸竟然對敖玉如此親近,這顯然是認同了他啊。

        大圣師袁天邪道:“鎮國神獸已經做出了判斷,他就是大南國真正的王,還不拜見你們的大南王?”

        在場所有叛軍將領目光離奇而又驚愕。

        緊接著袁天邪目光一寒,頓時在場所有人全部跪了下去。

        “拜見大南王!”

        包括之前自稱大南王的伏乍,也跪拜了下去。

        于是,云中鶴莫名其妙的就坐在了王座之上,成為了大南王。

        敖器依舊很固執,筆直地站在原地不動,袁天邪目光淡淡望來一眼,敖器也立刻跪了下去。

        “拜見大南王!”

        “拜見大南王!”

        望著跪滿了一地的叛軍將領,云中鶴依舊出于震驚的余波之中。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離奇了啊。

        他明明是來平叛的,結果剛剛到達叛軍的大本營南州,僅僅不到一天時間,他就成為了大南王,成為了叛軍的領袖。

        媽蛋我這是來平叛的啊?

        此時伏乍道:“大王啊,你該拜大圣師為師了。”

        云中鶴一愕,然后趕緊起身朝著袁天邪拜下道:“拜見師傅。”

        “好,好,好……”袁天邪道:“敖玉你就是大南國之王了,伏乍你便是大南國的副王了,敖器是大南國的鎮國公,你們三人是大南國之王族。”

        “今日太過于倉促了,八天之后,十二月初九是黃道吉日,也是大日山頂黃天浮屠塔封頂儀式。那一日我會在黃天浮屠塔前,擋著十萬人的面為你正式加冕為王,如何?”袁天邪道。

        云中鶴道:“一切都聽從圣師的。”

        伏乍道:“十二月初九,浮屠圣塔封頂完工,敖玉吾弟加冕為王,甚至雙喜臨門啊。”

        袁天邪淡淡道:“那大南王接下來就沐浴焚香,呆在王宮之內,靜靜等待十二月初九的加冕大典吧!”

        “是!”云中鶴躬身道。

        袁天邪朝著外面走去,那條三十幾米的巨大火蛟也跟著一起離開了。

        “恭送大圣師!”

        “恭送大圣師!”

        所有的叛軍將領全部跪伏在地,送別袁天邪。

        他走了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顯然對他的敬畏已經到了極限了。

        伏乍道:“今天的酒宴便到這里結束吧,我們的新王奔波萬里也累了,該去休息了。”

        “來人啊,送大南王去休息。”

        然后幾個女武士上前,把云中鶴從大殿帶走了,送去了房間。

        …………………………………………

        躺在金碧輝煌的床上,云中鶴陷入了沉思。

        這個房間曾經是敖心住過的,但是這床確實周隆公爵新打造的,因為實在是太奢華了。

        眼前這個局面算是什么?

        他敖玉成為新的大南王,拜了袁天邪為師,這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

        最重要的是,任何人做事都有目的的,那袁天邪的目的是什么?

        其實他才是叛軍真正的領袖,也是幾百萬土人的精神領袖,如同神靈一般。

        他這是要建立至高無上的神權?

        就如同中世紀的歐洲一樣,教皇最牛逼,所有的國王都需要教皇的冊封?

        那為何要讓敖玉成為大南王呢?

        伏乍明明才是最好的人選啊,而且他之前就自稱是大南王。

        但是云中鶴敢肯定,這個袁天邪是天大的禍害。

        這個神棍實在是太牛逼了,戲法太神了,在南蠻境這種地方,他很快就能征服無數愚昧之中。

        再過半年時間,兩千多萬土人都會對他頂禮膜拜,把他視為神靈。

        甚至很多從大周移民過來的民眾,也都會信仰他的,沒有看到忠勇伯李文化都被他徹底洗腦了,直接謀逆了。

        一旦到了那個時候,整個南境真的是大火燎原,叛亂幾乎就再也無法剿滅下去,甚至還會蔓延北上。

        而且這種火焰是邪惡的,是會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

        從古至今,不論是黃巾軍,還是白蓮教,紅蓮教都是這樣的,狀似瘋魔,只會破壞,不會建設。

        太平天國稍稍一些,但破壞力也非常驚人,況且目前這個世界的三大帝國都算是文明國度,不像是滿清王朝的異族統治。

        …………………………………………

        接下來幾天時間內,云中鶴一直都被軟禁在所謂的大南王宮之中,準確說是后院。

        他的活動范圍,不超過二百平方米,每次他要走出后院這扇門的時候都會被擋回來。

        理由倒是非常正當。

        首先,敖玉很快就要被冊封為大南王了,這段時間內應該每一日沐浴焚香,應該清心寡欲,應該盤坐靜思。

        其次,您可是新的大南王啊,如果您出去了被人刺殺怎么辦啊?

        云中鶴也不急不躁,表示出了一副既來之,則安之的姿態。

        只不過每一天時間都在思考。

        而且對方也把他的行禮還給他了。

        其實也沒有多少東西,就是一支劍,一條腰帶,幾本書。

        這些物件也真是命運多舛,云中鶴從江州帶去京城,被南周帝國黑冰臺收繳了。

        等到他要前往南境平叛,黑冰臺才將這些物品交還給云中鶴。

        其實這些東西應該算是云中鶴的命根子了,從無主之地就想辦法帶在身邊了。

        只不過單純從外表上檢查,根本發現不出這三件東西有什么端倪的,就算檢查十遍一百遍也沒有用的。

        ……………………………………

        十二月初五晚上,明日就是十二月初六了,屆時就能抽取新的精神病患者了。

        而這一次云中鶴卻顯得很淡定,因為他大概已經知道,這次抽取的是哪一個精神病了。

        這幾天軟禁的生涯中,他要么看書,要么寫寫畫畫,和外面是徹底隔絕的。

        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不知道周隆公爵,大南行省總督,還有大周帝國的其他大臣究竟被關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叛亂已經蔓延到哪里了,也不知道究竟有哪些州府淪陷了。

        已經過去一個月時間了,不知道傅炎圖的大軍已經到哪里了。

        晚上十點左右,云中鶴閉上了雙眼,準備睡覺。

        這兩天,他一直在等一個人出現。

        忽然……

        閃進來了一個黑影。

        云中鶴猛地睜開眼睛,下一秒鐘就被捂住了眼睛。

        “不要出聲。”

        云中鶴聽出了這個人的聲音,正是父親敖心的另外一個義子敖器,云中鶴等待她的到來已經很久了。

        “我帶你走,從頭到尾你都千萬不要出聲知道嗎?”然后敖器就要將云中鶴夾在腰下,直接帶走。

        云中鶴低聲道:“慢,我不走!”

        敖器道:“你難道還做著成為大南王的美夢嗎?還等著十二月初九你加冕為王嗎?別做夢了,到時候你就死無葬身之地了。雖然你不成器,但畢竟是義父唯一的兒子,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送死。”

        這確實很詭異啊,袁天邪竟然把敖玉立為新王,而且擋著十萬人的面加冕為王?

        為何啊?處處都透露著古怪。

        不過云中鶴果然沒有猜錯,這個敖器果然有赤子之心,確實把敖心當成了父親。

        此時他來救云中鶴,對于土人叛軍來說,對于他的兄長伏乍來說完全是徹底的背叛,而且是需要冒生命危險的,但他還是這樣做了。

        “我不走,我不走……”云中鶴低聲道:“敖器義兄,我想要請你幫一個忙。”

        “你不要癡心妄想了,我雖然愿意救你性命,但是想要讓我幫你殺我兄長這是不可能的,我是土人,我不可能背叛我的兄長,也不可能背叛我的種族。”敖器道:“而且我覺得,大周是大周,大南是大南。大周如此欺壓我們,永遠都不會把我們當成自己人,所以我們建立自己的國家是唯一的選擇。”

        云中鶴道:“不,義兄您相岔了。我并沒有想要讓你殺伏乍,我是有另外的事情……”

        說到這里,云中鶴忽然臉色一變,然后大聲高呼道:“來人啊,有刺客,有刺客要殺我啊……”

        “敖器,你是我父親的義子,他對你恩重如山,如今你竟然要殺我,你竟然要殺我……”

        “來人啊,救命啊,救命啊,敖器要殺我啊……”

        下一個瞬間,幾十個人猛地沖了進來,為首的就是伏乍。

        他看到的眼前這一幕,敖器手中拿著一支劍,按在了敖玉的脖子上,而且已經割破出血了。

        伏乍頓時怒道:“敖器,你要做什么?你想要謀反嗎?這不僅僅是我們的弟弟,也是新的大南王啊!”

        敖器臉色一變,寒聲道:“我還是那句話,大南歸大南,大周歸大周。敖玉是大周人,怎么可以做大南王,只有哥哥你才能做大南王。”

        然后,他猛地將手中的劍折斷,朝著外面走去,怒聲道:“我去找大圣師說,絕對不能讓一個大周人成為新王!”

        敖器就這么氣沖沖走了。

        伏乍上前躬身道:“敖玉弟弟,你受驚了,受驚了。”

        “來人啊,加派人手,保護新王,從今以后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這個后院。”

        “是!”

        隨著伏乍一生令下,敖玉所在的后院又多了一百多名土人武士,這下子任何人都無法解除敖玉了,包括敖器在內。

        伏乍親熱笑道:“弟弟,你就安安靜靜等待十二月初九的到來吧,到時候擋著十萬大軍的面,大圣師為你加冕。”

        然后,伏乍也退走了。

        云中鶴的小院被包圍得水泄不通,稍稍夸張一點說,連一只老鼠都進不來他的小院了。

        …………………………………………

        敖器返回自己的住處,趁著周圍無人,他從頭發里面抽出了一根東西。

        這是剛才云中鶴在黑暗中悄悄塞入他頭發之內的。

        他先將手中斷劍放在桌子上,然后發現從頭發里面取出來的東西是一個紙卷,展開一看。

        這紙卷上是云中鶴給他的密信:敖器吾兄,請念在父親的份上,幫我做一件事情……

        半刻鐘后!

        敖器怒氣沖沖地騎馬出了南州城,朝著二百里外的大日山而去。

        伏乍問他做什么,敖器說他要去見大圣師,請他收回成命,不能讓一個大周人成為大南王!

        伏乍阻止不了,只能任由敖器去大日山。

        “唉,我的傻弟弟啊,你什么都不懂。”

        …………………………………………

        十二月初六晚上!

        云中鶴依舊被軟禁,此時不但任何人不能進來見他,他不但不能出后院,甚至連這間房子都不能離開了。

        今天晚上是換精神病的日子了。

        這一天終于來了,從十一月十一開始,他身上就沒有精神病傍身了,還真是空虛啊。

        剛剛睡著之后,很快就進入了熟悉的夢境,x精神病院的小會議室。

        這里依舊只有二十五個精神病人,一,二,三號精神病人依舊神秘未知。

        而八號貝多芬,依舊在地下室里面關著。

        光柱開始照射,然后開始閃爍。

        抽簽開始了!

        光柱不斷移動,照射在某個精神病人的臉上。

        四,三,二,一……

        “隨機”抽簽結束了。

        下一個月背叛云中鶴的新精神病人出現了。

        九號量子!

        那個號稱能夠預測未來的精神病人。

        果然不出云中鶴所料啊,但這也依舊給他前所未有的振奮。

        因為這意味著云中鶴的猜測是正確的,那么他之前關于平叛,關于消滅敵人的設想也是正確的。

        而在云中鶴的構想中。

        那一幕是驚天動地的,無比華麗的。

        真是揮手之間,就把十萬叛軍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真正的神跡啊!

        …………………………………………

        十二月初七!

        十幾個侍女進來,為云中鶴沐浴更衣。

        全身上下洗的干干凈凈,一塵不染,然后為他船上了嶄新的王袍。

        而這個王袍上的圖案,就是威風凜凜的黃天火蛟,袁天邪身邊的那只鎮國神獸。

        只不過,這次沒有戴王冠,因為十二月初九,袁天邪會為他加冕,那個時候才會戴上王冠。

        伏乍進來,笑道:“弟弟,我們出發吧!趕路二百里,明日吉時,正好能夠趕到大日山的黃天浮屠圣塔,讓大圣師為你加冕,屆時你就成為我們大南國之王了。”

        云中鶴道:“兄長,我想扎自己的腰帶可以嗎?這是父親給我的。”

        伏乍道:“弟弟,我知道你孝順,但這是加冕典禮啊,當然要用全新的腰帶,而且是王者腰帶啊!”

        云中鶴又道:“兄長,那我想要帶上我的書可以嗎?”

        伏乍笑道:“我的弟弟啊,我知道你好學,但這是加冕為王的時候啊,還看什么書啊?等你加冕之后,任何時候都可以看書的啊,不急在這一刻。”

        就這樣,伏乍拒絕了云中鶴帶任何東西。

        “來人啊,抬著吾弟上車冕。”伏乍一聲令下。

        頓時幾個武士上天,把云中鶴放在一個冕上,抬著出去。

        終于出來了。

        整整八天時間,云中鶴終于出了所謂的大南王宮,來到外面的廣場上。

        嗬!

        好威風的場面啊!

        外面密密麻麻站著幾百名叛軍將領,而且全部穿著新衣衫。

        這些就算是大南國的官服了?文官武將都有。

        而且不僅僅是土人叛將,還有大周帝國的官員,他們也被袁天邪洗腦了,跟著一起造反了。

        這群人便是即將成立大南國的文武百官了?

        他們像是沐猴而冠嗎?這倒是沒有的,這群文武百官還像模像樣的,顯得莊嚴肅穆,而且還有幾分激動。

        最關鍵是他們身上的官服,都非常威風凜凜,擁有很高的審美,一點都不山寨。

        而且官服上都有黃天火蛟的圖騰。

        除了這些所謂大南國的文武百官,還有幾萬精銳大軍。

        這幾萬土人叛軍全部身穿鎧甲,裝備極其犀利,幾乎是武裝到了牙齒。

        很顯然這幾萬人是土人叛軍中精英中的精英了,而且裝備的全部是大周帝國的武器裝備。

        這支大軍,應該就是所謂大南國的禁衛軍了吧,專門保衛大南王的。

        他們高舉的旗幟也已經是大南王國的全新旗幟了,黃色的絲綢,上面繡著神獸火蛟。

        而且王旗上的這只火蛟已經有所進化了,更像是龍了。

        這便是大南國的國旗嗎?也非常威風啊!

        袁天邪好不容易打造出了所謂的鎮國神獸黃天火蛟,自然是要讓它成為大南國的圖騰的。

        不僅僅是在王旗上,甚至精銳叛軍鎧甲上,也有火蛟的圖案。

        此時,一支叛軍轟鳴而來,為首的便是垂頭喪氣的敖器。

        前幾天他去了大日山的黃天浮屠圣塔,請求大圣師袁天邪收回成命,結果被抽了幾十鞭子,為了避免他破壞加冕大典和浮屠圣塔封頂大典,大圣師袁天邪命令敖器不得參加大典,逐回南州城。

        伏乍道:“敖器,李文化,我要帶領禁衛軍,帶領文武百官去大日山,進行加冕大典,你們留在南州城好好守城。”

        李文化躬身道:“定不辜負大圣師,也不辜負大南王。”

        伏乍點了點頭。

        這次他帶走了五萬所謂的禁衛軍,但是南州城還有十幾萬大軍鎮守,還有上百名心腹將領。

        更別說還有他的雙胞胎弟弟敖器,而大周帝國傅炎圖的大軍還有幾千里呢,南州城完全是高枕無憂的。

        “出發!”

        隨著伏乍一聲令下,幾百名官員,幾萬名精銳的叛軍,浩浩蕩蕩離開了南州城,朝著二百里外的大日山進發。

        而云中鶴就坐在金黃色的車冕里面,跟隨南下。

        ……………………………………

        大日山!

        大南行省的最高山,近三千米海拔。

        原本在南境,它就類似于圣山。袁天邪的黃天教在南蠻境崛起之后,它的地位更是被無限拔高,成為了真正的圣山。

        因為它最高,所以也被視為是最接近天神的地方。

        大圣師袁天邪下令,在大日山頂建造一座浮屠圣塔。

        為何要建這浮屠圣塔呢?

        一來,是為了鎮住南蠻境的邪穢,鎮住肆虐南蠻境的妖魔鬼怪。

        這一年來,南蠻境地震頻頻,災病不斷,無數人死去,使得人心惶惶,都是因為妖魔鬼怪在人間作祟。

        所以只要建造了這座浮屠圣塔,就可以鎮住妖魔鬼怪,整個南蠻境就不會有災害,就能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其二,這座大日山有9900尺高。

        這是距離天神最近的地方,但還是夠不著天上神靈。所以建造這座浮屠圣塔正好是九十九尺,加上大日山的高度,正好是9999尺。

        如此一來,只要站在塔頂伸出手,便能到達天空萬尺,就能通往天上神靈了。

        在很多地方,一旦上了一萬尺的高度,那就是神靈之所了。

        大圣師能夠和天上神靈交流,自然能夠庇護這個即將成立的大南國了。

        這個九十九尺高的浮屠圣塔完全是大南國的圣地啊,簡直比國都還要重要。

        也正是因為如此,對新王的冊封大典才要在這個浮屠圣塔進行。

        袁天邪動用了十幾萬人力,用了半年多時間,終于修建了這個九十九尺的巨塔。

        …………………………………………

        十二月初九。

        經過兩天的行軍,幾萬叛軍精銳,護送著云中鶴來到了大日山。

        這就是南蠻境的圣山了。

        這里已經有幾萬人在這里了,全部都是黃天教的狂熱分子,最忠誠的教眾。

        幾萬叛軍精銳,幾萬狂熱的黃天教眾,袁天邪信徒,加起來正好十萬人。

        山頂肯定是站不下這十萬人,全部分布在大日山的山腰之上,站在了盤旋的山道之上,密密麻麻,不計其數。

        山頂的浮屠圣塔前有一個小型廣場,站了整整幾千人。

        這里全部都是黃天教的高層,還有叛軍將領,以及將來大南國的文武百官。

        “到了!”

        金黃色的車冕停了下來,伏乍親自攙扶著云中鶴走了下來。

        云中鶴走出來一看,頓時嚇了一大跳。

        這就是黃天浮屠圣塔?好大的巨塔啊,好威風,好震撼啊。

        這簡直是人力的奇跡啊,竟然在三千多米海拔的高山上,建造了這么一座石頭巨塔,整整三十三米高,相當于十層樓了。

        這是怎么完成的啊?

        難怪它會成為大南國的圣地啊,近處一看,確實壯觀震撼啊。

        再回頭一看,更加壯觀了。

        浮屠圣塔前的廣場上,站著近兩千人。

        廣場下的山腰上,密密麻麻占滿了人,差不多有將近十萬人吧!

        每一級臺階上,每一條山道上,都站滿了精銳的土人叛軍,還有袁天邪的狂熱教眾。

        十幾萬人見證大南王的加冕,見證黃天浮屠圣塔的落成。

        只要將這十來萬殺光,那南境的叛亂就算是平息了吧?云中鶴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吧!

        關鍵是如何殺光啊?

        需要真正的神跡吧!

        而就在此時,一個聲音高呼:“大南國王加冕大典,正式開始,有請敖玉閣下!”

        ……………………………………

        注:第二更送上,真真累到極點,有點頭昏目眩了。

        諸位恩公月票莫要留了,投給我吧,給我一點點激勵,好嗎?
        還在找"史上第一密探"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