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六章:井中月之妹!上演神跡!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六章:井中月之妹!上演神跡!字體大小: A+
     
        ()..,

        井中月皺眉道:“我問你,你們在哪里見過我妹妹?”

        那個秘密使者掏出了一幅畫卷,慢慢展開,道:“這便是您妹妹的畫。”

        井中月只看了一眼就能判斷了,這就是她的妹妹。

        盡管畫像上看的也很像是井中月本人,但旗幟是不一樣的。

        畫像中的那個人更加孤高,而井中月更加冷酷。

        畫像中人的氣質像是天山雪蓮,而井中月此時真的像是藍色妖姬,太艷麗了。

        “大約是在前年,我家殿下偶然看到了一個絕世無雙的女人,如同驚鴻一瞥。從此之后便戀戀不忘,魂不守舍,但偏偏他不會作畫,于是他潛下心來學習作畫,終于畫出這幅畫卷。”使者道。

        這幅畫很好,盡管確實是初學者的作品,但或許投入了太多的精神和情感,所以畫得尤為傳神。

        井中月望著畫像中的這個妹妹發呆。

        原本她是不會多愁善感的,也沒有那么多的情感。但是她親眼目睹丈夫云中鶴死了之后,又親手刺殺了兄長燕蹁躚,最后又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女。

        所以之前隱藏壓抑了二十幾年的情感,仿佛全部洶涌了出來。

        面對這她從來沒有見過的親妹妹,她也充滿了懷念。

        “你家殿下是在哪里見到我妹妹的?”井中月問道。

        使者道:“在大雪山,當時我家殿下看到了之后,因為太驚艷了,所以站在原地好久,足足好一會兒才追上前去。但是她武功太高了,幾乎片刻之間就失去了痕跡。也正是因為她武功太高了,所以在雪地上連腳印都沒有留下。”

        靠,靠,靠!

        那武功就不是一般的高了,踏雪無痕啊。

        使者道:“從那之后,我家殿下就著了魔,發誓一定要得到這個女子,派出了幾百人拿著畫像打聽,一直到不久之前,有人終于看到了畫像中人,也就是井中月小姐。”

        井中月道:“我不是我妹妹。”

        使者道:“確實如此,我們也根據畫像辨認過很多次,最后確定您和畫像中人是親姐妹,非常相像,但卻不是一個人。但您同樣絕世無雙,不……您的美貌用任何言語來形容都是蒼白的,所以我家殿下特派我前來求親。”

        使者手一揮,再把這滿地的金銀珠寶顯示了一遍。

        這些金銀財寶究竟值多少?不知道,但絕對是天文數字,絕對是驚人手筆。

        “聽聞井中月小姐擴張得太厲害了,缺乏糧食,缺乏肉,所以我還送來了三千頭牛,兩萬頭羊,一千只駱駝。”使者道:“井中月小姐請看。”

        使者朝著外面一指,頓時見到城外,塵土漫天。

        幾千名騎兵,趕著幾千頭牛,幾萬頭羊,上千只駱駝浩浩蕩蕩而來。

        靠,靠,靠。

        這求親的手筆也太豪了啊。

        不過這個求親殿下的身份也大概呼之欲出了,應該就是大涼王國的太子。

        這個世界的另外一個霸主。

        大涼王國疆土廣博得驚人,從東到西縱橫萬里,至少有半國土在西域。

        大約在幾十年前,大涼王國還是東方最大的敵人。

        六十幾年前,大涼王國的騎兵突襲入南周帝國的腹心之內,兵鋒甚至直接沖到了南周帝京城下,完全被視為奇恥大辱。

        天衍皇帝上位之后,幾乎和大涼王國打了十年大戰,總體而言南周帝國是吃虧的,傷亡更大。

        但逼近南周帝國底蘊太厚了,人口太多了,軍隊幾乎源源不絕。

        打了十來年后,兩國終于簽訂了停戰協定。

        如此一來,天衍皇帝能夠專注于南下占領,征戰南蠻,開始了前所未有的擴張。

        而這個時候的大涼王國也開始了西進戰略,不斷往西擴張,一路上滅國無數。

        這幾十年來,南周帝國擴張了一百三十五萬平方公里。

        而大涼王國卻瘋狂地擴張了二百多萬平方公里,當然了西域地廣人稀,就算擴張了二百多萬平方公里,但還是總人口也就是增加了不到千萬。

        但是大涼王國對毛毯,香料貿易的話語權大增。

        如今東西方貿易非常繁榮,東方的絲綢,瓷器,茶葉淵源于不斷進入西方。

        而西方的香料,地毯,葡萄酒源源不斷進入東方。

        盡管海上貿易也已經興起,但更多的還是通過陸地貿易。

        大涼王國就擋在這東西大國之間,幾乎大半的東西方貿易要從他國境經過,所以大涼王國富得理由,金銀珠寶不計其數。

        而西部荒漠的馬匪,某種程度上算是搶大涼王國的生意。

        如今井中月就是最大的馬匪頭子,每年從大涼王國的牙縫中奪走了不知道多少利益。

        剛才使者的話說得好聽,聽說井中月小姐缺乏糧食和皮毛,所以我們專門送過來了。

        實際上是什么呢?

        率屬于井中月的馬匪已經沖入大涼王國境內劫掠了,而且越來越過火。

        這段時間,大涼王國不知道被劫掠了多少牛羊。

        不過大涼王國太子仿佛沒有問責的意思,反而送來了更多的牛羊和金銀珠寶。

        “我大涼王國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使者道:“所以我家殿下也是天下最有權勢,最豪富無雙之人。”

        這話稍稍有些吹牛,你大涼王國的疆土確實大,幾乎是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的總和。

        但是你大涼王國地廣人稀,人口還不到南周帝國的一半。

        但也不算吹牛得太過分,因為大涼王國在關鍵的時刻,全民皆兵,所以軍隊的數量也是極度驚人的,不亞于南周帝國,甚至還要多一些。

        “井中月只要嫁給我家殿下,就能夠成為真正的天上月亮,能夠富有天下,成為萬里大地的女主人,擁有金山銀海,擁有億萬奴隸。”

        “我們的太子殿下已經為您修建了全新的宮殿,地上全部鋪著柔軟的羊絨毛,一只羊只取半兩最輕最白絨毛。我們為您修建了全新的浴池,里面時時刻刻都流淌著新鮮的牛奶和花蜜,每一天每一刻,從您身上流過的牛奶和蜂蜜都是新鮮的。”

        “我們為您修建了專門的餐廳,每天都有超過一百種水果,一百種鮮花,一百種美味佳肴,天上飛的,水里游的,土里鉆的,只要世界上有的美味,我們都會端到您的面前。我們給您專門建造了一條紅河,里面的河水全部最好的葡萄酒,也時時刻刻流淌不停,您隨時用杯子舀一下,都是新鮮的葡萄酒。”

        “紅河邊上,還有上百個酒池,每一個池子里面都有不同的美酒,全世界的佳肴都搬到宮殿來,供您享用。”

        聽到這些大概所有人都會徹底呆了吧。

        這何止是酒池肉林啊,這種奢靡無度根本無法形容,就連東方帝國皇帝也過不上這樣的日子。

        但對方真的不完全在吹牛,因為東方帝國都是耕種帝國,就算有奢華,但腦子里面還是有儉樸概念的。

        尤其東方世界還有一句話,儉以養德。

        而大涼王國骨子里面是劫掠,強盜出身,所以他們奢靡起來,真是極度驚人的。

        看看后世中東的那些王子就知道了,那奢華起來壓根就無邊無盡的。

        我們國家某首富之子在ktv玩用了一百多萬人民幣就上新聞了,而中東某王子在ktv往一個歌女頭上灑錢就灑了幾千萬。

        “我家太子殿下,未來是萬王之王,只要您嫁給我家殿下,您也是萬國之母了,您將和他一起掌控整個世界。”秘密使者道:“我家殿下知道,您曾經嫁過一次人了,而且還有兩個孩子,他完全不介意的,甚至感謝您的前丈夫把您的魅力徹底激發了出來。至于他和您生的那一對兒女,他會視如己出的,那個女孩會是我們大西帝國的公主殿下,那個男孩會是我們大西帝國的王子,未來我們會親自打下一個國家,讓他成為那個國家的主人。”

        大西帝國?!

        不是大涼王國,或者西涼王國嗎?

        這又是一個糊涂官司了。

        大涼王國最東邊的郡,在大炎王朝的時候,稱之為涼州。

        所以現在東方三大帝國都稱之為大涼王國,或者西涼王國。

        但大涼王國覺得自己被矮化了,涼州本來是你們東方帝國的一個郡,只是被我們搶來了而已。然后你就用這個郡的名字給我們的國家命名,這怎么可以。

        我們是大西帝國,和你們東方帝國,準確說是大夏帝國平起平坐的。

        但是東方三大帝國也不管這些,任何官方文字上都是稱之大涼王國,就如同現在的俄羅斯依舊稱呼中國為契丹。

        “你們太子是在什么地方見到我的妹妹?”井中月問道。

        “黃金雪山。”使者道。

        井中月道:“那好,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我不同意你的求婚。”

        使者道:“為什么嗎?我們的太子是這個世界上最英俊,最有權力,最有魅力,最強大的男人!您根本找不到一個能夠和他相提并論的男人,他是您在這個宇宙內能夠找到最好的丈夫了。”

        井中月道:“我只有一個丈夫,盡管他已經死了,而且是被我害死的,但我這輩子也只有這一個丈夫。”

        使者道:“那是您沒有見過我家太子殿下,天下任何女人只要看他一眼,就會徹底愛上他的。”

        終于井中月的耐心耗盡了,冷聲道:“滾!”

        然后他手中長槍猛地一挑,這一箱黃金直接飛了出去。

        這箱子是鐵的,里面裝滿了黃金,超過兩千斤了。

        確實直接被井中月的長槍挑飛了,這……這個力量也未免太驚人了。

        使者依舊帶著笑容,道:“井中月小姐,您或許對我們大西帝國的力量完全一無所知。我們的帝國縱橫萬里,控弦之士何止百萬?您麾下或許有十萬烏合之眾,但在我們的面前,真的如同蒼鷹之下的小麻雀,輕輕一爪子就抓死了。這一群馬匪就如同一群卑鄙的鬣狗,專門劫掠過往商隊,而所以來往于東西方的商隊全部都是我們保護的。不僅如此,您的馬匪竟然還開始劫掠我們大西帝國的牧民,這是對我們大西帝國的挑釁,如同一只卑鄙的老鼠挑釁一只雄獅,之前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們并沒有計較。但如果您無法成為我們帝國的太子妃,那這等行徑就等于是對大西帝國宣戰了。”

        井中月道:“直接一些,說人話。”

        使者道:“如果你不答應求婚的話,我們大西帝國就會派遣幾十萬騎兵,將您的人徹底斬盡殺絕,讓你們的鮮血染紅這片沙漠。”

        井中月道:“要么嫁給你們太子,要么開戰對嗎?”

        “對!”使者道。

        井中月道:“知道了,那你滾吧!”

        使者目光陰冷,揮手道:“來人,把所有的金銀珠寶全部帶走,把外面所有的牛羊駱駝也全部帶回去。”

        井中月的長槍輕輕點在一只箱子上,頓時那只箱子如同在地上生根了一般,幾個大力士都搬不動。

        靠,你這個艷絕人寰的女人,力氣比幾個大力士還要驚人。

        云中鶴只怕不是被你害死,而是被你弄死的。

        使者寒聲道:“井中月小姐,你什么意思?”

        井中月冷道:“雖然我對金銀珠寶沒有興趣,但是我是馬匪,我要尊重自己的職業。所以出現在我面前的金銀財寶,牛羊駱駝,我都要霸占搶走,否則我就不是真正的馬匪了。”

        我……我日。

        你這張美艷無雙的小嘴,是如何這般理直氣壯說出這么無恥的話?

        使者道:“井中月小姐,我們雙方,開戰了!”

        “你等著,我大西帝國的幾十萬大軍很快就會來了,帶著雷霆之力,帶著毀天滅地的力量,把你的柔蘭城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把你們十萬馬匪全部變成狼狗的口糧。”

        “井中月小姐,從現在開始您祈禱吧,因為您招惹了一個前所未有強大的敵人!”

        使者說完之后,就憤恨離去了。

        井中月絲毫不在意這句話,她這么牛逼嗎?哪怕面對大涼王國的幾十萬大軍也毫不在意?

        當然不是了,因為十萬馬匪的死活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你們要殺光就殺光好了。而且這個柔蘭城對于她而言也只不過是暫時的棲息之地,被從這個世界上抹去就抹去好了。

        我打不過你們,我就帶著家人,帶著井氏家族的人逃跑好了。

        我不信天下之大,竟然沒有一個能夠讓我踏踏實實做馬匪的地方。

        我只想成為一個簡單的馬匪而已啊。

        井中月一聲嘆息,開始在這些箱子里面翻找,真是無數的寶貝啊。

        晶瑩剔透的翡翠,圓滾巨大的珍珠,不計其數的黃金。

        井中月拿過那些精致的翡翠飾品,排列得整整齊齊。把幾百顆價值連城的紫色珍珠也排列得整整齊齊。

        然后她雪玉一般的手指,一個個按過去。

        價值連城的翡翠飾品,被碾的粉碎,幾百顆紫珍珠也被碾成了粉末。

        這些珍貴的寶貝,全部被她毀了。

        長長呼了一口氣,暫時舒坦了,心中的毀滅欲得到了緩解。

        就如同有些人喜歡捏包裝袋上的泡泡一般,井中月就喜歡毀掉一些看起來亮晶晶特別精致寶貴的東西。

        這樣才能讓她枯燥無味的馬匪生涯多一點點色彩。

        ……………………

        南州內!

        仙風道骨的袁天邪緩緩來到一個判將的面前,道:“你前天晚上說過什么話?”

        那個叛將顫抖道:“沒,沒有啊。”

        袁天邪道:“你說什么黃天圣教都是騙人了,什么黃天神靈,都是騙人的,什么黃天圣火也是騙人的。”

        那個判將驚愕,前天晚上他是自言自語的啊,這袁天邪怎么可能會知道啊?

        “我有順風耳,可以聽到你們每一個人私下說了什么,甚至你們心中說了什么我都知道。”袁天邪淡淡道:“你要是攻擊我,懷疑我,我當然是不會介意的。但是你不能懷疑天神,不能懷疑黃天圣火,那樣會導致天神發怒的。你可知道,我費盡了半生的法力在大日山頂修建了百丈黃天浮屠塔,就是為了鎮住南境的地震和災害,就是為了鎮住無數的疫病,就是為了祭祀黃天火神,保佑大南萬民。結果你竟然私自辱罵天神,如今這座黃天浮屠塔已經要封頂了,你這一句辱罵天神的話,使得這黃天浮屠塔出現了一處斷裂,砸死了幾十個人,神靈示警了。所以我能饒你,神靈也不能饒你。”

        “你就安心去吧!”袁天邪緩緩道。

        頓時,那個判將全身忽然猛地燃燒。

        沒有任何征兆,就仿佛憑空從體內燒了出來。

        “啊……啊……啊……”短短片刻后,這個判將直接就被燒成了焦炭。

        全場所有人瑟瑟發抖。

        大圣師的法力太驚人了,竟然殺人于無形?

        緊接著,大圣師輕輕揮了揮手。

        所有人不由得一陣窒息,酒幾乎都要嚇醒了。

        因為從外面游進來了一條蛟,火紅色的蛟,整整三十幾米,如同水桶一般粗。

        渾身通紅,頭頂長角。

        任何人在這條蛟面前,都變成渺小無比。

        全場所有的土人叛將全部瑟瑟發抖,一陣陣毛骨悚然,頭頂一陣陣涼氣冒起。

        之前就一直有一個傳說,袁天邪在大日山上感悟道法,剎那間天人感應。

        然后前面的懸崖猛地迸裂,一條蛟龍游了出來。

        原來這條蛟名叫黃天火蛟,是天地神獸,幾百年前曾經為禍人間,所以被仙人封鎖在石壁之內。

        袁天邪每天來這里坐立,感悟道法,每天都在誦讀經文。

        久而久之,不但完成了天人感應,而且還感化了懸崖里面的黃天火蛟。

        天神感知到了這條黃條火蛟的變化,所以解開了它的囚禁,讓它跟隨袁天邪,懲治天下邪惡污穢,拯救天下萬民。

        傳聞之中,這條火蛟長達百丈,擁有毀天滅地之能。

        本來這僅僅只是傳聞啊,沒有想到這條黃天火蛟真的出現了。

        所有人全部跪在地上,幾乎嚇得屎尿齊出。

        緊接著很多人響起了幾年之前建造天羅城的時候,挖出來了一個上古石碑,上面寫著幾個大字:火蛟出,大南立!

        當初幾萬人都清清楚楚看到了。

        而且這個石碑剛剛被挖出來沒有多久,就直接自燃了,片刻之間就燒成了灰燼。

        石頭竟然會燃燒?

        盡管南境大都護府拼命鎮壓,但這個民謠還是流傳開來。

        無數人都知道,一旦火蛟現世,大南國就要成立了。

        如今這段民謠,竟然要印證了。

        而此時,伏乍,李文化都跪在火蛟的前面,拼命地叩首,充滿了無限的虔誠。

        包括敖器,也充滿了無限的敬畏。

        在場只有這三人,才是袁天邪的親傳弟子,剩下都是徒子徒孫。

        李文化謀反,竟然是被這袁天邪洗腦了。

        且不說是李文化了,就連云中鶴也徹底驚呆了。

        因為這條火蛟太可怕了啊,完全不像是現實世界之物,真的像是神獸啊。

        漢太祖劉邦斬白蛇起義,而眼前這條火蛟比白蛇牛逼了一萬倍吧。

        而且還有幾年前就挖出來的碑文,火蛟出,大南立。

        這個造反的理由,還不夠牛逼嗎?難怪伏乍相信自己會成為開國君主,難怪李文化會被洗腦,堂堂大周帝國的勛貴竟然跟著南蠻土人謀反。

        這袁天邪太牛逼了,太神了。

        這條火蛟,真的是像半龍,三十幾米長巨大,頭上長角,還有龍須,還有龍爪,還有龍尾。

        任何人看到這樣神奇的龐然大物,都會視為神獸的。

        就連云中鶴瞬間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玄幻的世界了?

        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獸啊?真的有蛟龍啊?

        當然不是了,這世界壓根就沒有什么玄幻神獸。

        這其實就是一條超級大蟒蛇而已,而且是被馴化的大蟒蛇。

        這個品種有點類似于地球上的泰坦巨蟒,能夠長到驚人的巨大。

        至于它頭上的角,還有火紅色的鱗片,還有龍尾,龍角全部都是加工出來的。

        活生生把一條巨蟒改造成為了一條火蛟神獸。

        這袁天邪太牛逼了,而且改造得極其逼真,幾乎看不出什么破綻的。

        真的讓人看一眼就魂飛魄散,恨不得立刻跪下來。

        為了今天的造反,他還真是處心積慮啊。

        “這條黃天火蛟是我大南國的鎮國神獸,大周帝國有這樣的鎮國神獸嗎?大贏帝國有這樣的鎮國神獸嗎?大夏帝國有這樣的鎮國神獸嗎?”袁天邪緩緩道:“都沒有的。”

        袁天邪伸出手,那條三十幾米的巨大“火蛟”竟然趴下了頭,讓袁天邪撫摸他的脖頸。

        頓時在場所有人對袁天邪更加驚為天人。

        “噗……”空氣中傳來了一聲異響,然后空氣中傳來了一陣臭味。

        因為這個叛將實在忍不住內心的恐懼,直接嚇得屎尿齊出了。

        那火蛟龍猛地轉過頭去,對著那個人張開大嘴,瘋狂咆哮著。

        龍吟!

        整個大殿都在顫抖。

        可怕的龍吟咆哮。

        所有燈火都在抖動,仿佛都要熄滅。

        整個地面都在顫抖,所有人都仿佛要耳聾了一般,頭皮仿佛要炸開。

        所有人更加驚駭了。

        這火蛟的咆哮,竟然如此驚人,完全是龍吟啊。

        但是云中鶴知道得清清楚楚,這……是狗屁龍吟啊。

        這條巨大“火蛟”只是張開血盆大口而已,至于這龍吟咆哮完全是有人配音的。

        袁天邪在邊上配音,用他強大無比的內力配音的龍吟。

        此人武功真是太驚人了。

        他閉著嘴巴,竟然可以在腹中發出這樣的可怕咆哮,這能力都像是二十四號精神病人音魔女了啊。

        他的內力實在是太深厚了。

        而且眼前制造的這個畫面效果,太驚人了。

        所有人都覺得這是“火蛟”的龍吟。

        而那個屎尿齊出的叛將,直接嚇得肝膽破裂,七孔出血而死。

        大圣師袁天邪目光再一次望向了云中鶴,而那條“火蛟”的雙目,也望著云中鶴。

        袁天邪道:“這條火蛟是鎮國神獸,所以誰做這個大南王,伏乍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這條火蛟擁有半神之眼,它認定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南王!”

        靠,這個神棍袁天邪究竟要演什么戲啊?

        袁天邪繼續道:“想要做大南王,就要經過鎮國神獸,黃天火蛟的考驗。”

        “這個大南王,乃至黃天火神的義子,所以是不畏真火的,擁有黃金之軀。”袁天邪緩緩道:“而這條火蛟能夠噴射出黃天真火,足夠燒毀一切,不管是巨石,還是黃金鋼鐵,在它的黃天真火面前,都只能粉身碎骨,化為烏有!”

        這下子所有人更加震驚了,云中鶴心中更是呲之以鼻。

        你這個火蛟完全是巨大蟒蛇化妝而成的,還能吐火?你騙鬼啊!

        但是下一秒鐘。

        云中鶴完全驚呆了,袁天邪告訴了他,誰才是天下第一神棍。

        袁天邪猛地一指大殿之內的一根巨大石柱。

        “噴!”

        那火蛟張開血盆大口,猛地噴射。

        “轟轟轟……”

        一團可怕烈焰,猛地噴射而出,殿內的那根巨大石柱被大火吞噬,瞬間直接粉碎了。

        接著,袁天邪指著殿內的那個大鼎。

        “噴!”

        那個火蛟又猛地噴射。

        驚天的火焰再一次噴射而出,烈焰吞噬了那個黃銅大鼎。

        短短片刻后,這個黃銅大鼎直接被融化成為銅水。

        “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南萬歲,大南萬歲。”

        “火蛟萬歲,鎮國神獸萬歲!”

        所有人跪在地上,拼命磕頭高呼。

        這個時候別說是這些土人判將了,就連云中鶴也再一次被驚呆了。

        這條蟒蛇當然不會噴火了,這依舊是袁天邪的戲法而已。

        但是太……逼真了啊。

        太牛逼了啊!

        李文化,我不怪你了,在這種神跡下,你肯定會被洗腦的。

        不僅僅是李文化被洗腦,還有李文化麾下的很多大周軍隊,也會被洗腦的。

        太……太牛逼了。

        這袁天邪誰啊?這個神棍太牛逼了啊。

        然后,袁天邪朝著敖玉指過來道:“想要知道敖玉能不能成為大南王?非常簡單,只要火蛟對他噴火。如果他安然無恙,就代表她是黃天火神之子,就可以成為大南王。否則他就不是,就會被燒成灰燼!”

        靠靠靠,剛才那烈焰可是真的啊,而且是上千度的火焰,連黃銅都被融化成銅水了,云中鶴乃是血肉之軀,只怕瞬間就被燒成焦炭,死得不能再死了。

        “眾將,證明敖玉是不是大南王的時刻到了。”

        “火蛟,噴火!”

        隨著袁天邪一聲令下。

        瞬間,“火蛟”對著云中鶴張開血盆大口,猛地咆哮。

        然后,驚天的烈焰猛地沖出,瞬間朝著云中鶴全身籠罩而去,熊熊燃燒。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吃飯了!兄弟們月票啊,給我好不好?諸位恩公吉祥!
        還在找"史上第一密探"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