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五章:云中鶴王袍加身!求婚井中月!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五章:云中鶴王袍加身!求婚井中月!字體大小: A+
     
        老實講啊,當云中鶴獨自一個人走向南州城門的時候,內心是慌亂的。

        因為他現在身上沒有金手指了。

        怎么會沒有呢?不是有八號精神病人貝多芬嗎?

        他走了。

        現在云中鶴明白了,在眾多精神病中,貝多芬是非常特殊的一個,也是最坑爹的一個。

        在X精神病院的時候,他就是最危險的精神病人,經常拿醫生和護士們做實驗,做他的死亡音樂實驗,而實驗結果就是腦子爆掉而死。

        在X精神病院這些年,他都不知道弄死了多少人。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時時刻刻都被囚禁在地下囚牢內,而且越來越深,因為他的死亡音樂穿透力太強了,最后依舊不放心,更是將他全身捆綁起來。

        而且每一次在夢境中抽簽的時候,八號貝多芬都不在,始終關在地下室內。

        因為他全身都充滿了毀滅欲,而且完全抑制不住的,而且只要給他樂器,他就蠢蠢欲動想要彈奏死亡音樂。

        十一月十一的時候,云中鶴當時躺在馬車里面,半夢半醒之間的時候,忽然進入了夢境,來到了X精神病院的小會議室內。

        當時云中鶴還非常奇怪,不是每個月初六才進入夢境,才可以換精神病人上身的嗎?

        而且要是遇到一個牛逼的精神病人就可以一直用下去的啊,比如達芬奇,還有九號量子,云中鶴就經常一用半年時間。

        這貝多芬這么牛逼,他肯定要用很久的,他不想換精神病人啊。

        但沒有想到進入夢境之中,貝多芬被強行從他身上剝離出來了,然后關入了地下室囚牢之內。

        云中鶴頓時看呆了?

        還……還能這樣啊?這周期都沒有結束啊,就這么強行把貝多芬帶走了?

        他還想要用貝多芬啊?

        而且你們把貝多芬從我身上剝離了,關入了地下室囚牢之后,總應該給我換一個精神病人吧。

        應該重新進行抽簽吧?

        但是完全沒有,夢境就這樣結束了。

        這坑爹啊!把貝多芬從他身上帶走了,卻又不給他新的精神病人。

        沒有精神病人傍身,真的有點慌啊。

        所以從十一月十一到十二月初六,云中鶴就沒有金手指了啊。

        而今天才有十二月初一啊,還有整整五天時間,才能到重新抽簽的時間。

        這五天時間,沒有精神病人保護他,幫助他。而他卻要置身于叛軍大本營中,這是真正的龍潭虎穴啊,稍稍不小心就羊入虎口了。

        ……………………………………

        “我是敖玉,敖心的兒子。”

        “敖乍,我是你的弟弟敖玉啊。”

        云中鶴依舊一邊高呼,一邊往前走。

        南州城墻上的土人軍隊互相對視一眼,然后目光望向云中鶴,露出了復雜的目光。

        單從這個反應云中鶴就能看出來,敖心雖然離開南境很多年了,但是威信依舊很高。

        無數土人依舊畏懼他,仰慕他,懷念他。

        而且這一次造反,伏乍喊出的口號就是逼迫朝廷釋放敖心。

        城門大開之后!

        一支軍隊沖了出來,身上穿的竟然是南周帝國的精銳鎧甲,很顯然是從帝國軍隊繳械而來。

        為首的一人騎著白馬,身上穿著金甲王袍,頭戴金冠。

        他穿得非常英武霸氣,但是長相應該怎么說呢?

        應該說非常奇特!

        首先他長得很黑,骨架驚人的大,差不多有兩米多高。

        而他的臉就如同鍋鏟一樣!

        對,就是鍋鏟,當然更像是寬闊的鋤頭。

        見過明太祖朱元璋的畫像嗎?就是滿清為了丑化明朝,給朱元璋畫的那張超級丑的豬腰子臉。

        而眼前這個人就真的長成這樣,下巴能夠鋤地的那種。

        絕對是天生異相,讓人看了一眼之后便不能忘記。

        而此人就是叛軍的首領伏乍,敖心曾經的義子,如今自稱的大南王。

        “弟弟,是你嗎?玉弟,是你嗎?”眾星拱衛的伏乍加速戰馬沖了過來,然后直接跳下來直接抱住了云中鶴,大哭道:“我苦命的弟弟,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吾弟,你真是瘦了啊!”

        “幾年前為兄曾經和你把酒言歡,現在想來仿佛就在昨日啊。”

        “弟弟,我們父親如何?我們父親如何了?母親如何了?”

        這位自稱的大南王伏乍竟然是尤其的親熱,抱住了云中鶴之后就完全不放了。

        “父親和母親都還好,只不過都還在監獄里面。”云中鶴道。

        “昏君,天殺的昏君。”伏乍大怒道:“父親勞苦功高,完全是大周帝國功臣,也是我們大南人的救星,那個昏君竟然如此對待父親。所以我們氣不過,就直接反了。你放心弟弟,為兄一定帶領大軍北伐,殺入周京內把父親救出來,到時候我們一家人團聚,其樂融融。”

        靠,你這也太親熱了啊。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我親哥哥的,不是什么義兄。

        接下來,伏乍一把將云中鶴提上了他的高大戰馬,兩人共騎一匹馬,朝著城內狂奔而去。

        “哈哈哈,吾弟敖玉來了,吾弟敖玉來了!”

        “下令王府,設宴款待,為我弟洗塵!”

        伏乍一路高呼,然后帶著幾百名騎兵,朝著曾經的大都護府狂奔而去。

        當然現在這個大都護府,已經變成了他的大南王府了。

        ……………………………………

        當天晚上,伏乍這位大南王大宴群臣,招待云中鶴。

        除了當值的將領之外,大半的叛軍將領都來了。

        云中鶴見到了另外兩個重要人物。

        敖器!

        也就是伏乍的雙胞胎弟弟,也就是敖心的另外一個義子,曾經是土人守備軍的右大統領。

        不過相對于伏乍的親熱,敖器就顯得很冷淡了,宴席之上沉默寡言,就只是喝悶酒,對云中鶴這個義弟也完全視而不見。

        此時敖器,算是叛軍的第二把手。

        另外一個重要人物,當然就是大周帝國忠勇伯李文化,曾經大南行省提督。

        這個本來最不應該謀反的人,卻謀反了,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此時,他算是叛軍的三把手了。

        而且他的態度也有點奇怪,說親熱吧,目光卻始終帶著諷刺。說冷淡吧,卻又笑容滿面的。

        還有一個最最重要的人,黃天教的大圣師袁天邪云中鶴沒有見到。

        這個人才是這場叛亂中最最重要的角色,甚至完全可以稱之為罪魁禍首。

        他并沒有來參加宴會。

        整場宴會上,伏乍就帶著敖玉,一個個去認叛軍的將領,并且說這些將領和敖心的淵源。

        這些叛軍將領對敖玉的態度也很奇怪。

        親熱中帶著鄙夷。

        云中鶴明白這里面的原因,一個成語就能形容:虎父犬子。

        首先,這些土人叛將對敖心真的充滿了敬畏,也有愛戴。

        因為這些土人將領都曾經地位低下,是敖心親手將他們提拔上來的,這支守備軍甚至每一個百夫長都是敖心挑選的。

        敖心改變了他們的命運,而且敖心在位的時候,也是他們最美好的時光,因為命運被改變了,從底層走向了榮華富貴。

        當時這些土人將領真的把自己當成了是大周帝國的將領。

        后來敖心從南境調離之后,周隆公爵取代敖心,成為了南境大都護。

        當然了,周隆依舊算是延續了敖心的政策,但是卻漸漸把土人守備軍邊緣化,甚至不斷打壓,之后甚至成為了大周官員們的奴仆。

        所以這些土人將領的日子越來越難過了。

        敖心倒臺之后,這些守備軍的土人將領更是惶惶不可終日,唯恐自己有朝一日被砍掉了腦袋。

        正是這種恐懼,才被大圣師袁天邪利用了,最終導致了謀反。

        曾經土人是沒有什么信仰的。

        但是現在他們有了信仰,那就是黃天火神。

        如今大南國的旗幟上都是黃底火焰。

        最近一年來,南境頻頻地震,加上多災多疫,各種各樣的病癥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

        在這種動蕩不安的環境下,袁天邪的黃天教成為了無數人的信仰,他也成為了無數人心目中的大救星。

        因為黃天教是黃天圣火的代言人。

        他宣稱自己是天神派來拯救眾生的,而且喝下了他的符水之后,真的有奇效,很多病入膏肓的人竟然很快活蹦亂跳了,這簡直就是活神仙啊。

        這支叛軍的最高首領是伏乍,自稱大南王。

        但是袁天邪不僅是國師,而且還是伏乍的師傅。

        在場所有的叛軍將領,也都是袁天邪的徒子徒孫。

        云中鶴一下子就看出來,袁天邪是要在最短時間內取代敖心,成為無數土人心目中的救星和殺神。

        因為袁天邪不但能夠救人,還能夠殺人,而且是下神旨殺人。

        他殺人的方式是非常可怕的,隔空手一指,那個違反神旨的人立刻就全身自燃,熊熊燃燒,短短片刻就燒成了焦炭。

        所以,整個南境土人對袁天邪是又敬又怕,完全不敢違逆他的意志。

        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對愚昧的土人殺傷力是非常大的。

        君不見當時太平道大賢師張角,一旦起兵造反,百萬黃巾軍聚于麾下。

        之后明清兩代,紅蓮教,白蓮教同樣是一呼百應,還有太平天國一開始也是利用宗//教擴張的。

        土人愚昧,腦子空虛,袁天邪本事又強,所以能夠輕而易舉地占領他們的精神世界。

        而伏乍就是被袁天邪洗了腦子,覺得自己能夠成為大南的開國之君,是火神欽定的天命之子。

        因為袁天邪不止一次向他展示了神跡。

        從某種程度上,袁天邪已經是伏乍的精神支柱了。

        所以這一場叛亂比云中鶴想象中的要麻煩得多。

        原本覺得無數土人是一盤散沙,但是卻被袁天邪凝聚起來了,盡管是用邪惡的手段凝聚起來的,但是這殺傷力更大。

        原本覺得這些土人守備軍的謀反是無根之火,因為他們曾經是大周帝國的走狗,欺壓底層土人最為兇狠,所以兩千多萬土人對這支土人守備軍恨之入骨。

        但是袁天邪用黃天教把土人和叛軍串聯了起來。

        所以,這支叛軍不再是無根之火了,因為他們共同站在了黃天教之下,有了共同的信仰。

        盡管這種信仰完全是用恐懼支撐的。

        ……………………………………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在場所有人都喝得有點醉醺醺的了,自稱大南王的叛軍首領伏乍忽然大聲道:“諸位,聽我一言。”

        他說的是漢語,而不是土語。

        因為他們做守備軍的時候,自詡是高等人,是絕對不說土人語的。

        大南王伏乍道:“最眾所周知,我們的一切都是敖心大帥給予的。沒有敖心大帥,就沒有南境,就沒有守備軍,也就沒有我們在座所有人的榮華富貴,敬敖心大帥。”

        頓時在場幾百名將領高舉酒杯高呼:“敬敖心大帥。”

        此時云中鶴注意到一個細節,那就是敖器眼圈發紅了。

        他是父親的另外一個義子,也是伏乍的雙胞胎弟弟。

        敖乍和敖器是完全不一樣性格的。

        敖乍外向,敖器內向。

        絕大部分時候,敖器都是沉默寡言的,仿佛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此時眾人高呼敬敖心大帥的時候,敖器的眼圈竟然紅了,這證明了他是在內心想念這個義父,他是真的把敖心當成了父輩,盡管他只比敖心小了不到十歲。

        伏乍繼續道:“我們這支守備軍原本就是敖心大帥一手建立的,所以他才是這支軍隊的主人,而現在他被大周昏君關在監獄里面。我僅僅只是敖心大帥的義子,現在他真正的兒子來了,也就是我的弟弟敖玉!”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云中鶴。

        “來,我的弟弟,我親愛的弟弟。”伏乍摟著云中鶴:“我們雖然不是親生兄弟,但你在我心中就和親弟弟是一模一樣的。”

        “所有人都聽著,我弟弟敖玉才是敖心大帥唯一的繼承人,所以……這個大南王位應該是屬于我弟弟敖玉的。”

        伏乍摘掉了頭上的黃金王冠,直接戴在了云中鶴的頭頂,接著又解下了身上的王袍,直接穿在了云中鶴的身上。

        我……我日,這算什么?

        王袍加身嗎?

        接著伏乍將云中鶴推到了自己的王座上,大聲道:“大家聽著,從今以后敖玉就是新的大南王了。”

        所有人完全驚呆了。

        伏乍大聲厲吼道:“你們還呆著干什么?還不拜見新王?”

        別說是在場所有人,就連云中鶴自己也完全驚呆了。

        這玩的是哪一出啊?

        未免也太突如其來了啊。

        原本你伏乍表現的親熱無比依舊算了,現在竟然要把王位讓給我?

        這算什么?陶謙的三讓徐州?

        完全不像啊!

        因為伏乍看似醉醺醺的,但是目光卻很清醒的,而且顯得非常詭異。

        而在場所有人叛軍將領目光也充滿了不解,甚至鄙夷,還有一許憤怒。

        他們盡管崇拜敖心,敬畏敖心,但是卻也知道敖心有一個垃圾兒子,被視為天下第一廢物。

        就算他是敖心大帥的親兒子,也不能成為叛軍的新領袖吧。

        被這樣的廢物帶領,大家還有希望啊?

        而就在此時,一個人出列,躬身拜下道:“我反對!”

        云中鶴抬頭一看,竟然是敖器,父親的另外一個義子。

        “敖玉雖然是大帥之子,但不是我大南人,他是大周的人,怎么可能成為大南王?”敖器道:“而且他是有名的廢物,怎么帶領大家?怎么能夠成為眾人的王?”

        伏乍怒道:“敖器,你要吃里扒外嗎?沒有義父你哪有今天?沒有義父哪里有土人守備軍?哪里有我們今日的局面?哪里有在場所有人的榮華富貴?敖心大帥原本就算是南境之王,現在由敖玉來繼承大南王,又何錯?”

        敖器道:“大南,是土人的大南,不是大周的大南。我們就要建立土人自己的國家,大南王只能是土人。”

        伏乍猛地拔刀,厲聲道:“你再敢說一句,我就殺了你。”

        敖器大聲道:“總之,我只要有一口氣在,敖玉就不能為大南王。”

        眼下這個局面,就徹底讓人不解了啊。

        敖器沒有改姓,顯然他是真正懷念敖心的,真的把敖心當成了父親,而且剛才所有人大呼敬敖心大帥的時候,敖器雙目通紅。

        但是現在他卻堅決反對敖玉成為大南王。

        “我殺了你,我替義父殺了你這個忘本的逆子。”伏乍的戰刀猛地朝著敖器劈斬過去。

        敖器也猛地拔刀,兇猛地和伏乍戰斗在一起。

        這兩人的武功真高啊。

        兩米多高就如同巨人一般,力大無窮。

        兩個人大戰的時候,戰刀如同刮起颶風一般,讓人睜不開眼睛。

        宴會上所有的碗筷,紛紛被刀風刮飛了出去,摔得粉碎。

        片刻之間,整個宴會大廳一片狼藉,就算堅硬的地面也被砍得傷痕累累。

        這兩個人的戰斗,真的如同兩只野獸廝殺一般,所過之處全部粉碎。

        難怪當時敖心會收這二人為義子,因為真的是天生異稟啊,簡直就是練武的超級天才。

        而且尤其適合在戰場上廝殺,力大無窮,如同戰場巨獸一般。

        也難怪他們能夠成為土人守備軍的首領,因為這群土人欺軟怕硬,最敬重畏懼強者,而這對兄弟太強悍了,所以能夠鎮住這些土人將領。

        而且云中鶴也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這個敖器時時刻刻都背對著他,巨人一般的身體也堵在云中鶴的身前。

        這兩個巨人一般的兄弟,廝殺了幾百回合,完全分不出勝負。

        “敖器,你這是要造反嗎?”伏乍怒道。

        “我不管,總之敖玉就是不能成為大南王,他不是我們大南的人,我要趕走他。”敖器怒道:“我要將他趕得遠遠的,永遠不能進入我們大南境內。土人歸土人,大周歸大周。想要讓他成為大南王,除非從我的尸體上踩過去。”

        然而,這個時候有一個聲音響起。

        這聲音充滿了迷惑性,充滿了威嚴,卻又充滿了親近,總之非常復雜。

        就如同云中鶴之前彈奏的樂曲一樣,既像是仙音,又像是魔音。

        “成何體統啊?”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全場所有人徹底靜了下來。

        伏乍和敖器這兩兄弟,也趕緊停手不戰。

        緊接著,所有人全部跪下,包括大南王伏乍,也放下戰刀,跪在了地上。

        無比的敬畏,無比的崇拜。

        在場幾百名土人判將,甚至都不敢大聲呼吸,全部額頭貼地,甚至比大臣見到皇帝還要恭敬。

        云中鶴知道來人是誰了。

        黃天教的大圣師,無數土人的信仰,無數土人心目中的神人,袁天邪。

        也就是這場南境叛亂的罪魁禍首。

        然后一個仙風道骨的道人,緩緩步入了大殿之內。

        好相貌!

        真的是如同神仙中人。

        身穿道袍,背后是八卦,正面是火焰。

        須發全白,面孔肌膚卻如同嬰兒一般。

        他所走過的地方,空氣都仿佛一陣灼熱。

        他眼睛湛然若神,仿佛隨便一眼,就能穿透皮肉,看到人心。

        這就是袁天邪!

        幾百萬土人信仰的大救星,短短不到一年之內,就風靡了整個南境。

        他進入大殿之后,緩緩望過全場。

        被他目光掃過的地方,所有人本能更加跪伏在地。

        最后,他的目光望向了云中鶴,不知道為何,云中鶴的皮膚感覺到一陣灼熱,就仿佛火焰遠遠舔過一般。

        “成何體統?”袁天邪緩緩道。

        敖器跪在地上,道:“大圣師,這大南是我們土人的大南,敖玉是大周人,怎么可以成為大南王?怎么可以成為土人的王?”

        袁天邪淡淡道:“誰說敖玉就不能成為大南王的?他當然可以!”

        這話一出,所有人驚呆,云中鶴自己也更加驚呆了。

        ……………………………………

        西部荒漠的明珠,柔蘭城!

        八月十三日,井中月分娩之后,因為大贏帝國黑龍臺的支援,守城之戰也大獲全勝。

        十萬馬匪聯軍被殺得丟盔棄甲,紛紛逃竄。

        之后仿佛是怕井中月尷尬,不知道如何自處,風行滅大人便帶著黑龍臺的武士離開了。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和井中月見面。

        這仿佛是一種姿態。

        在那之后,井中月的身體快速恢復了。

        因為打仗廝殺,因為練武,所以她的身材也很快恢復了。

        不……不是恢復。

        而是變得更加魔鬼,更加火辣了。

        之前的井中月身材雖然好,但還是有點偏瘦的,生過孩子之后,變得稍稍豐腴了一些。

        這……這就要命了。

        她的身材簡直就變成炸裂級了。

        這曲線簡直勾魂攝魄啊,看了一眼,就有一種荷/爾/蒙爆炸的感覺。

        而且生完孩子之后,她變得更加艷絕人寰了。

        美麗的容顏,簡直會刺人眼球。

        當然,這都不是她苦惱的原因。

        她苦惱的是,擴張得太快太快了。

        柔蘭城守衛戰大勝之后,就如同多諾骨牌效應一般,來投降她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不知不覺地,她麾下的馬匪越來越多。

        她來到西部荒漠,僅僅只是想要做一個普通的馬匪啊,每天白馬嘯西風,每天烈日黃沙。

        只是想要給井氏家族武士一個活路,一個目標而已,她自己沒有什么野心的啊。

        怎么莫名其妙地,她麾下有了十萬馬匪了啊?

        他甚至都懷疑,怎么多馬匪,那究竟該搶誰的啊?

        西部荒漠哪里養得了十萬馬匪啊?

        確實如此,盡管西部荒漠卡在黃金商道上,每天都有許多商隊經過,不僅僅是三大帝國,還有西邊幾十個國家商隊都要從這里經過。

        但是也養不了十萬馬匪吧。

        所以這些馬匪不僅僅搶劫商隊,而且還搶劫國家。

        搶大贏帝國的邊境,也搶南周帝國的邊境,還搶大涼王國的牧民。

        這真是見鬼了,大涼王國本身就是強盜的祖宗,天生就是劫掠的,結果他們的牧民也被西部荒漠的馬匪劫掠。

        沒有辦法,大涼王國疆土太大了,也太空曠了。

        大涼王國的鐵騎雖然厲害,但是也管不住這么大地盤啊。

        甚至西部荒漠的這些馬匪之前就是大涼王國的騎兵,因為各種原因淪為了馬匪。

        現在井中月頭痛的是該如何管理這十萬馬匪啊。

        不過后來她也想通了,那就是不管,放任自流吧。

        這一日,井中月在練武。

        一身鐵甲,一支長槍,整個院子之內,都不能近人。

        因為她方圓十米之內,都是死亡區域,一旦靠近的話,直接就被一陣風擊飛了出來,口吐鮮血,重則喪命,輕則筋骨斷折。

        “主君,有一個神秘使者求見。”冷碧在外面道。

        “你們自己處理。”井中月道。

        “他們說有您妹妹的下落,我聽不懂這話。”冷碧道。

        院子內的井中月微微一顫,她聽懂了。

        她的妹妹是誰?就是那個真正的井中月,也就是在白云城被她替換掉的人。

        “準備一個地方,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我要見這個使者。”井中月道。

        “是!”

        ……………………………………

        一刻鐘后,井中月見到了這個神秘的使者,方圓幾十米內空無一人。

        也不怕有人行刺井中月,因為實在沒有什么人能夠打得過她。至少到現在為止,井中月還沒有遇到對手。

        此時地面上,擺滿了箱子,里面都是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價值連城。

        對這些金銀珠寶井中月看都不看,淡淡道:“說,我妹妹的下落呢?”

        那個神秘的使者道:“井中月小姐,我要給您介紹一段最高貴完美的姻緣,我為我家殿下,正式向您求婚。”

        ………………………………

        注:第二更送上,終于寫完了,累得癱坐在椅子上了,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

        兄弟們,投幾張月票激勵糕點一下吧!真的竭盡全力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