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四章:太上皇的禮物!不止是奇跡!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四章:太上皇的禮物!不止是奇跡!字體大小: A+
     
        上清宮門甬道之內,深幽昏暗。

        擺在云中鶴面前這兩顆人頭雖然血淋淋,但顯然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而且是被腌制過的。

        一個眉毛和頭發全白的老太監站在云中鶴的面前,目光充滿了不善。

        “你可知道為了你,香香公主已經昏厥了幾個時辰了,一雙手彈琴彈得鮮血淋漓,一首曲子彈奏了八百多遍嗎?”

        “你可知道,你給太上皇帶來了何等的被動嗎?”

        “小小年紀,心機倒是很深啊,就知道利用香香公主的單純和善良,真是其心可誅。”

        太上皇當時退位的時候就說得清清楚楚,把朝政大權全部交給萬允皇帝,絕對不做任何干涉。

        任何事情,任何局面,都絕不干涉。

        而這次他被孫女香香公主逼迫,派人去給萬允皇帝傳了一句話。所以某種程度上,太上皇確實破戒了。

        然后,那個老太監道:“另外告訴你一句,不管你做什么事情,都沒有改變什么結果。你做的一切事情,只是給太上皇帶來了被動,只是讓香香公主傷了身體,傷了精神。”

        這個老太監說得更加透徹了。

        “小子,不要太自作聰明,更不要把天下其他人都當成蠢貨。”老太監道:“這兩顆人頭是太上皇給的禮物,一會兒皇帝陛下會召見你,你就帶著這兩顆人頭去吧,屆時你便會明白什么叫坐井觀天了。”

        然后兩個小太監上前,把兩個人頭掛在云中鶴的雙手上,并且重新為他戴上了頭套。

        “出去吧!”

        隨著老太監一聲令下,云中鶴轉過身朝著外面走來。

        從頭到尾,他沒有進入太上皇的上清宮,僅僅只是在宮門的甬道上而已。

        別說沒有見到太上皇,甚至香香公主也沒有看一眼,連上清宮內部都沒有看上去一眼。

        看到的只有深不見底的宮門甬道,還有兩顆人頭,一個老太監。

        然后,就被打發出來了。

        他一直往外走,走了差不多一百米距離,黑冰臺的武士才上前,把云中鶴重新架到了馬車之內。

        因為上清宮內三十丈之內,除非得到首肯,否則任何人不得靠近,一旦靠近上清宮三十丈內,格殺勿論。

        …………………………………………

        與此同時,誓師大典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二皇子代替皇帝陛下,站在高臺之上念了祭天文。

        十五萬禁軍,十萬百姓。見證這個熱血沸騰的場面。

        祭天疏念完之后,二皇子代替皇帝陛下,向將士們發表了慷慨激昂的講話。

        接下來,便是祭旗。

        推出來整整上百人,全部都是叛變大將李文化的家眷。

        “殺!”

        隨著一聲令下,上百顆人頭落地,鮮血染紅地面。

        “好!”

        “好!”

        無數旁觀百姓高聲大呼,但是也稍稍錯愕,不是說要殺敖心全家祭旗的嗎?

        怎么換成了李文化全家了呢?

        面對這個局面,最最失望的無過于永城侯傅炎圖了。

        這次祭旗,他終究沒能斬下敖心全家的腦袋,實在是太遺憾了。

        但是這一次沒殺,下一次一定要殺。

        只要他剿滅了南境叛亂,到時候整無數的材料散布天下,把敖心謀反大罪定的死死的,就不相信不能殺敖心全家。

        誓師大典到了最后一項,萬允皇帝親自將一半虎符遞給了征南的都督傅炎圖。

        這就是兵權!幾十萬大軍的兵權!這就是權力,橫掃萬里的權力。

        如今,這個巨大的權力終于真正到手了。

        這一刻傅炎圖仿佛掌握了天地之力。

        傅炎圖跪接虎符之后,高高舉起,大聲吼道:“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十幾萬大軍整齊陛下,大聲高呼:“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周萬勝,大周萬勝!”傅炎圖振臂高呼。

        十幾萬大軍齊聲高呼:“大周萬勝,大周萬勝!”

        十萬百姓也跟著大聲高呼。

        “大周萬勝,大周萬勝!”

        “陛下萬歲,陛下萬歲!”

        幾十萬人的聲音,響徹云霄,驚天動地,熱血沸騰。

        “出發!”

        隨著一聲令下,十五萬禁軍,浩浩蕩蕩開拔。

        整齊如一,鐵甲虎賁,如同鋼鐵洪流一般,整個天地之間都仿佛只有他踩踏大地的聲音。

        見到這一幕,十萬民眾更加血脈僨張。

        更加拼命高呼:“陛下萬歲,大周萬勝。”

        “陛下萬歲,大周萬勝!”

        “殺盡叛逆,大周威武!”

        “橫掃宇內,大周萬勝!”

        在京城百萬民眾的狂熱目光中,瘋狂高呼中,大軍整齊出城。

        十一月初九的誓師大典,正式結束。

        ……………………………………

        回到皇宮之后,皇帝解下了甲胄,臉上的激動和熱情全部消退得干干凈凈。

        他目光恢復了清冷,甚至帶著淡淡的諷刺。

        “他到了嗎?”萬允皇帝淡淡道。

        “到了。”大太監侯慶道。

        皇帝緩緩走進書房之內,里面依舊豎著一張屏風,屏風的外面是云中鶴。

        書房內燒起了一個火盆取暖,只不過里面燒的不是木炭,而是一個被劈碎的古箏,也就是云中鶴曾經彈奏過的古箏。

        最好的木炭是沒有煙的,而這個古箏燒起來有煙。

        皇帝用絲綢捂住的口鼻,淡淡道:“知道這兩顆人頭是誰嗎?”

        云中鶴道:“不知。”

        “宣城伯,他是李文化的親家。還有一個是張文濤,禮部郎中,是土人叛軍首領伏乍的岳父。當年敖乍,敖器被冊封為土人守備軍左右大統領,并且賜婚,表示恩寵。”皇帝淡淡道:“南境謀反之后沒有多久,朕便派這兩人去勸降李文化,勸降伏乍。結果都被殺了,人頭被送了回來。”

        皇帝的話充滿了諷刺。

        你敖玉不是口口聲聲說不費一兵一卒便能夠平息南境叛亂嗎?

        口口聲聲什么剝奪了南境守備軍做走狗的權力,逼迫他們謀反了。

        口口聲聲說什么土人守備軍造反意志不強烈,只是被逼的,只要殺了李文化一人,剩下土人守備軍全部放過,定能平息叛亂。

        還說什么只要殺了判將李文化,大周人封伯,土人直接封侯。

        “朕當時給的條件是只要殺了李文化,釋放大周在南境的被俘大臣,并且停止叛亂,便直接封侯,賞五十萬兩白銀,賞萬畝良田。”皇帝繼續道:“結果土人將領給朕的反應就是,把使者的腦袋砍了,用鹽腌好了之后送回來。”

        “所以敖玉,你的那個什么奇策,就是一個屁。”萬允皇帝不屑道:“真是讓朕大失所望。”

        這確實讓人錯愕了。

        表面上,皇帝喊打喊殺,號稱要把南境土人斬盡殺絕,絕不妥協。但其實早早就派人去談判了,而且給了無比豐厚的條件。

        敖玉之前給的上中下三策,除了沒有派敖心去,剩下皇帝早就做了,根本不需要敖玉提醒。

        “還弄了一個古箏,吸引我的香香公主,利用她的天真和善良。”萬允皇帝冷笑道:“你還真是其心可誅啊,香香為了救你,就逼迫太上皇表態。太上皇被逼無奈,為了不讓香香傷害她自己,只能給朕一個口諭,饒了你這條小命。”

        聽到這里,云中鶴目光微微一縮,然后他發現自己其實被皇帝利用了。

        他也明白了,至少此時皇帝根本沒有要殺敖心全家。而且他之前口口聲聲說誓師大典上要殺人祭旗,但是卻從來都沒有說清楚要殺敖心全家祭旗。

        皇帝在試探太上皇。

        敖心是太上皇的人,而且是最大的功臣。

        所以天下輿論都說要殺敖心全家,然后看太上皇究竟會不會干涉。

        如果太上皇出手干涉,那某種意義上,他說要把朝政全部交給萬允皇帝就不算數了。

        而如果不干涉的話,那敖心或許就要被殺了。

        但是皇帝至少在這一刻,真沒想殺敖心。萬一南境叛亂不可收拾的話,可能真的是需要敖心的。

        太上皇也顯然知道這一點,所以始終沒有任何表態。

        但是敖玉彈琴向香香公主求援,香香公主善良純真,就想辦法相救,而且用傷害自己的方式向太上皇求情。

        后宮不得干政,包括她香香公主也不能,所以不能直接求情,只能用這種近乎自殘的方式。

        太上皇終究不忍心香香傷害自己,所以只能出手了。

        而這一出手,其實太上皇在這對父子關系中就顯得稍稍被動了。

        “自作聰明,紙上談兵,夸夸其談。”皇帝給了敖玉三個評語。

        然后一個太監奔跑入內,在皇帝耳邊低語。

        這個聲音只有皇帝一個人能聽見,但……此時貝多芬上身的云中鶴,卻也能夠聽見。

        “陛下,大夏帝國密使禮親王來了!”

        云中鶴聽到之后,面無表情,但是心中卻微微一顫。

        大夏帝國密使?而且還是親王級密使。

        大夏帝國啊,整整的天朝上國,被整個天下視為天下領袖,華族正統。

        如果不是二十幾年前太子謀反未遂,讓大夏帝國傷了元氣,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哪有資格爭霸天下啊?

        哪怕在此時,大夏帝國也是宇內第一強國。

        它的疆域幾乎是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的總和,人口也是。

        只不過天江將天下南北分割,大夏帝國的百萬大軍很難跨越這個天塹。

        所以大夏帝國這幾十年來,也大力發展水師,顯然也在為南征做準備。

        如今大夏帝國的親王秘密來訪南周帝國?究竟有什么陰謀?

        當然是秘密結盟,對付大贏帝國了。

        此時云中鶴發現自己真是小覷天下人了。

        尤其是眼前這位萬允皇帝,胡庸大人自盡死諫,高呼還政于太上皇之后,輿論徹底引爆。

        皇帝立刻下罪己詔,而且集結大軍南下,自己北狩金州。

        那副架勢,簡直是瘋狂了,仿佛要同時開啟三場大戰。

        什么皇帝守國門,什么寧可粉身碎骨也不做妥協投降之君。

        什么要么亡國,要么浴火重生。

        說得鐵骨錚錚,天下萬民熱血沸騰,士氣暴漲。

        他完全是一副鐵血君王的架勢。

        但結果呢?他早就派人去和南境土人叛軍談判了,而且給的條件豐厚無比。

        另外一邊和大夏帝國密謀結盟,對付大贏帝國。

        其實,萬允皇帝所做的還遠遠不止于此。

        他派遣了大贏帝國黑冰臺,用巨大的代價和迷迭谷交易某些東西。

        所以不久之后,西涼王國也會面臨災難,不會有心思來攻打南周帝國了。

        所以……這位南周皇帝何等老奸巨猾?何等老謀深算?

        而太上皇顯然也是非常了解這個兒子,所以哪怕看起來南周帝國危機四伏了,他也依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更沒有要重新出山的意思。

        皇帝就這樣走了,很顯然是和大夏帝國禮親王密談去了。

        而云中鶴依舊在書房中等著。

        足足一個半時辰后,萬允皇帝才回到書房。

        “敖器和敖乍都是你父親敖心提拔起來的,并且還收為義子,現在這兩人都反了。”皇帝道:“跟隨造反的還有土人叛軍越來越多,現在應該有幾十萬了吧,而且占領了千里之土。所以朕想要問問你,不殺你父親如何向天下交代?”

        “安撫已經無用,所以只能大軍鎮壓,一勞永逸。”皇帝淡淡道:“天下中想要殺你父親敖心的人很多,但絕對不包括朕!朕非常不喜歡他,但朕絕不想殺他。而此時的局面,卻逼迫得朕不得不殺。”

        “這次大軍南下平叛,無非是兩個結果。第一個結果,傅炎圖平叛成功,立下巨大功勛。那父親當然必死無疑,因為屆時所有的滔天大罪,都會在你父親頭上。”

        “第二個結果,傅炎圖平叛失敗,那你父親也必死無疑,總不能讓你父親敖心率領大軍南下平叛吧?”

        確實不可能,天下一百個皇帝中,大概只有一個人可能會派敖心率領大軍南下平叛。

        但這看上去完全是肉包子打狗啊。

        現在謀反的是敖心的義子,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土人守備軍。結果又派敖心去平叛?那個皇帝心這么大啊?不怕敖心去了之后,直接和叛軍勾結在一起,直接在南境立國嗎?

        萬允皇帝不會,天衍皇帝也不會。

        “所以將來,你的父親敖心,就算朕不想殺,也不得不殺。”萬允皇帝道:“至于你敖玉?太上皇終究開口了,朕能夠饒你一命。既然太上皇喜歡看《石頭記》,那你就呆在黑冰臺監獄里面,每天只寫書便可以了,其他就不要想了。你這一生,就好好寫書吧。”

        然后,萬允皇帝揮了揮手。

        幾個宦官就要將云中鶴拖出去。

        “慢!”云中鶴忽然道:“陛下,如果我能夠不費一兵一卒,平息南境叛亂呢?算不算我父親戴罪立功?”

        萬允皇帝絲毫不理會,就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

        安撫,收買等等手段,他萬允皇帝都已經用遍了,結果全部失敗了,幾個使者全部被叛軍斬了腦袋。

        敖玉口口聲聲說什么土人造反意志不強,口口聲聲說什么土人守備軍想做走狗而不成,所以才反噬主人。

        他根本不知道南境究竟發生了什么。

        根本不知道南境的叛亂根源在于黃天教的大圣師袁天邪。

        這敖玉寫書還行,但也是空心大草包,只會紙上談兵的蠢貨。

        接下來你就好好寫書吧,別的就不要摻乎了。

        就這樣,云中鶴直接被拖了出去。

        忽然,云中鶴高呼道:“陛下,明明是你們逼反了土人。你們把我父親從南境調離之后,帝國的利益集團迫不及待就去南境分割蛋糕了,做蛋糕的時候他們不去。等我父親建設了十幾年,有了成果之后,這群人就迫不及待去摘果實,去搶利益。”

        “南境開拓了多少田地?現在這些田地,又被瓜分了多少?”

        “我父親在做南境大都護的時候,兩千多萬土人起碼有飯吃,有田種。我父親被迫調離南境之后,大周那些權貴迫不及待去南境搶田,搶糧,搶土人奴隸,這才是造反的根源。”

        “現在,竟然把這一切罪責怪在我父親頭上,不覺得可笑,可恥嗎?”

        云中鶴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徹底色變。

        大宦官侯慶厲聲道:“掌嘴,掌嘴,把他舌頭給我拔下來。”

        萬允皇帝一舉手,緩緩道:“讓他說下去。”

        云中鶴道:“皇帝陛下,我不是我父親吧?你也說了,我敖玉只是一個會夸夸其談,紙上談兵的家伙。我沒有威信,我沒有做過南境大都護,我沒有一呼百應的能力。你不放心我父親去南境平叛,你怕他會真的謀反了。但你總不怕我謀反吧?”

        “皇帝陛下,我相信你已經做好了布局,應對接下來的危機。但南境能夠不動刀兵,還是不動刀兵的好吧?一旦開戰的話,傷亡起碼十幾萬,甚至幾十萬。”

        “為何不讓我去試試呢?哪怕百萬分之一的機會,我成功了呢?哪怕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呢?我不費一兵一卒平息了南境叛亂呢?”

        “我這條命不值錢的,拿出去冒險沒有什么的,就算在南境被人剁成了肉泥,也如同死了一條豬狗而已。”

        “為何不讓我試試呢?”云中鶴高呼道:“讓我去南境平叛,孤身一人,不用一兵一卒。”

        云中鶴這話說完,在場所有人全部呲之以鼻。

        皇帝陛下派去多少使者談判,給了多少豐厚的條件?

        結果這些使者全部都被殺頭了,甚至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沒錯,現在叛軍的首領伏乍曾經是敖心的義子,但是他連自己的岳父都殺了,哪里會在意敖心的兒子?

        保證一見面,直接就被砍掉了腦袋。

        云中鶴顫抖道:“皇上,作為人子,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拯救自己的父母,請陛下給我一個機會。我自身一人前往南境,前往叛軍敵營,說服叛軍首領投降,停止叛亂,誅殺李文化。”

        “萬一我成功了,不是為帝國節省了大量的兵力,大量的物資嗎?”

        “萬一我成功了,請陛下放掉我的父母。”

        萬允皇帝道:“萬一你成功了,就立下了天大功勛,那我就不僅僅是放掉你父母了。但你知道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大軍已經南下了,平叛大戰,一定會爆發了。”

        云中鶴道:“當然,大軍已經出發,絕對不可能召回。但如果大軍到達南境之前,叛亂就已經平息了呢?”

        一旦出現這個局面,那傅炎圖大概會氣炸吧。

        他率領幾十萬大軍南下,殺氣騰騰要平叛,要建功立業,結果還沒有到達地方,叛亂就已經被敖玉只身一人平息了。

        那對傅炎圖,完全是啪啪打臉。

        皇帝道:“太上皇開口了,所以朕不會殺你,你能一直活下去。但如果你去了西境,立刻就會死的。”

        旁邊的南宮錯補充道:“敖玉公子,你不要有幻想。叛軍首領伏乍已經殺紅了眼睛,也鐵了心謀反。所以你剛剛見到他的面就會被殺,連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

        確實是這樣的。

        皇帝前后有派去了十幾波使者,全部都是沒有機會說半句話,直接就被砍掉了腦袋。

        而眼前這兩顆腦袋都是大人物,一個是伯爵,一個是叛軍首領伏乍的岳父。

        “身為人子,哪怕粉身碎骨,也要舍身救父。”云中鶴道:“萬一,我成功了呢。”

        皇帝道:“知道你有多少時間嗎?”

        云中鶴道:“我一定要在傅炎圖大軍入南境之前,就徹底平息叛亂。否則等到大戰一起,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南宮錯道:“減去趕路的時間,留給你的時間或許不到半個月。半個月之內,你要平息南境幾十萬人的叛亂,你沒有任何支援,任何幫手,沒有一兵一卒,完全要靠你的三寸不爛之舌。”

        這聽上去,確實像是天方夜譚,比夢話還要夢話。

        手無縛雞之力的敖玉,只身一人,深入敵營,平息幾十萬大軍的叛亂?

        你敢說,別人都不敢聽。

        皇帝瞇著眼睛看云中鶴好一會兒,然后緩緩道:“正月初九,最晚到正月初九,如果你沒有成功,你就救不了你父母家人了,朕不想殺他們,但也不得不殺。但若真的僥天之幸,你成功地平息了叛亂,那朕會給你天大的獎賞。”

        云中鶴道:“是,最晚到正月初九,平息叛亂。”

        也就是說,正月初九,敖心全家上斷頭臺。

        皇帝淡淡道:“那你就去吧!”

        “南宮錯,把南境叛亂的詳細資料給他一份,然后派人用最快速度,把敖玉送入南境!”

        “切記,讓他一個人進入南州,不要讓一兵一卒陪他去。”

        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躬身拜下道:“遵旨!”

        然后,皇帝揮了揮手。

        ………………………………

        黑冰臺沒有任何耽擱,當天晚上就把敖玉塞入了一輛馬車之內,秘密離開了京城,快速南下。

        而云中鶴手中,已經多了厚厚的一疊資料,全部是關于南境叛亂的。

        尤其是關于土人叛軍領袖伏乍,也是曾經的敖乍。

        某種意義上,這個敖乍還是他的義兄,他是敖心一手提拔起來,完全稱得上是恩重如山。

        如果沒有敖心,伏乍還是一個荒野土人,哪里有機會統率萬軍,成為人上之人?

        哪怕如今他叛亂了,麾下有幾十萬土人叛軍,也依舊算是敖心成就他的。

        根據最新的資料,這位叛軍首領伏乍,此時已經稱王了。

        這個叛亂確實不好平息了。

        他竟然稱王了。

        ……………………………………

        就這樣,云中鶴每天都在瘋狂趕路。

        他不會騎馬,而且為了保密,所以時時刻刻都乘坐黑冰臺的秘密馬車。

        每隔一百里就換馬。

        每隔三百里,就換一次馬車廂。

        他翻來覆去,將這些資料全部看了好幾遍,爛讀于心。

        知道的越多,他越發覺得自己之前給皇帝的上中下三策,還真是夸夸其談,紙上談兵了。

        南境的叛亂,已經是大火燎原,蔓延了千里,幾十萬叛軍,而且每天都在增加。

        云中鶴想要靠一個人,靠三寸不爛之舌去平息這一場叛亂,那已經不是奇跡,而是神跡了。

        而且留給他的時間非常短暫,可能只有十幾天的時間,因為他一定要在傅炎圖大軍進入南境之前完成。

        但他就是要去完成這個神跡,靠一個人立下這個不世之功,

        甚至他開始幻想,一旦立下這個驚天大功,要什么獎賞?

        ………………………………

        時間如水,歲月如梭,不能裝逼的日子飛快而過。

        二十幾天過去了!

        云中鶴每天都呆在黑冰臺的馬車趕路,每天不眠不休地趕路。

        吃喝拉撒,全部都在馬車上。

        終于在十二月初一這一天,云中鶴到達了目的地,南州城。

        其實他早就深入敵境了,因為大南行省一半的疆域都被叛軍占領了。

        南州城,已經成為了叛軍的大本營。

        伏乍,此時已經自稱大南王。

        一路上經過許多城池,都掛著大南旗幟。

        黃色旗幟,黑色字體,大南的周圍,紅色火焰環繞。

        在十一月十一這一點,云中鶴身上還發生了一件奇事,這里按下不表。

        ……………………………………

        馬車停了下來。

        “敖玉公子,到了,我們就送你到這里了。”黑冰臺武士道。

        云中鶴下了馬車。

        黑冰臺的幾名武士立刻駕車離開,頭也不回地走了。

        把云中鶴一人,留在這萬里之外的叛軍敵境。

        前面就是南州城了,曾經大周帝國的四大核心城市之一。

        也是敖心親手建造的超級大城,大南行省首府,曾經大周南境大都護府所在地。

        敖心在這座城池內,統治了南境十幾年。

        而如今,這座南州巨城已經成為了叛軍的大本營,也是伏乍的大南王府所在地。

        真是一座堅城啊,如同龐然巨獸一般趴在地上。

        這座城池雖然沒有江州這么大,但是城墻更高更厚,如果不是忠勇伯李文化忽然發難,想要占領這么一座固若金湯的超級堅城幾乎是不可能的。

        此時城墻上,密密麻麻都是土人叛軍,不計其數。

        到處都是大南旗幟,還有伏乍這個大南王旗幟。

        云中鶴孤身一人,緩緩朝著城門走去。

        他立刻引起了叛軍的注意,城墻之上,無數的弓弩瞄準了他。

        云中鶴高舉雙手,大聲高呼道:“我叫敖玉,我是你們的少主啊!”

        “敖乍哥哥,大南王,你的弟弟敖玉來了。”

        云中鶴一邊高呼,一邊朝著城門走去。

        “大南王兄,我是敖玉啊,你親愛的弟弟來了。”

        “轟隆隆!”叛軍大本營的南州城門,緩緩開啟了。

        …………………………

        注:第一更送上,在南境的劇情會很爽很奇跡,也會很快。

        諸位恩公,口袋里還有月票嗎?投給糕點好不好?拜托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