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三章:絕世!太上皇召云中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三章:絕世!太上皇召云中鶴!字體大小: A+
     
        “陛下!”外面響起了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的聲音。

        無心和尚道:“那我就先走了。”

        “不用,不用……”萬允皇帝道:“進來。”

        后面那個進來是對南宮錯說的。

        片刻之后,南宮錯走了進來,叩首拜下道:“南境的情報。”

        然后,然后他遞上來厚厚的一疊,這就是關于南境叛亂最詳細的情報了,整整幾十頁之多,從叛亂如何開始一直到目前的局面,都寫得清清楚楚。

        皇帝看得非常仔細,從頭到尾看過一遍后,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兒,然后又重新看一遍。

        “也就是說,這次南境叛亂的罪魁禍首是袁天邪?”萬允皇帝道。

        “對,袁天邪,李文化,伏乍三人為這次南境叛亂的罪魁禍首。”南宮錯道:“近半年來,南境頻頻發生地震,多災多病,而南境五省的官府救災治病不利,而且對南蠻境土人壓迫非常厲害。袁天邪的黃天教借機廣收門徒,組織治病救災,很多病人服用了他的符水之后,神奇地痊愈了。所以很多人把他稱之為大圣師,紛紛拜他為師。”

        地震?!

        近一年來,南境發生了多次地震,光大都護府上奏來的就有十幾次之多。

        朝廷也撥去了三次賑災銀子,不過顯然賑災成果不怎么樣,否則也不會讓袁天邪的黃天教瘋狂崛起了。

        不過這些地震的消息都被皇帝壓了下去。

        去年大戰失敗,本來就有輿論危機,皇帝本就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如果把地震的消息傳出去之后,豈不是給了很多人聯想的空間。

        因為在世界,地震往往和皇帝的失德,上天的警示聯系在一起。而且這次南境的地震確實很離奇,一連串不斷,如此密集的地震,確實罕見。

        “袁天邪動用無數信徒在大南行省的大日山頂修建了黃天浮屠圣塔,號稱要幫助千萬土人鎮住地龍,等這座浮屠圣塔修建完畢之日,地震也會漸漸停止,災病也會停止。”南宮錯道:“沒有想到的是,這座黃天浮屠圣塔即將修建完畢的時候,地震竟然真的漸漸停止平息了下去,所以南境無數人更是把他視為了天人,更加崇拜仰慕。”

        皇帝眉頭不由得皺起,這位袁天邪他是聽說過的,絕對大名鼎鼎,從大夏帝國到大贏帝國,從南周帝國到西涼王國,到處都留下了他的足跡,或者說奇跡。

        不知道多少名流是他的門徒,甚至不乏公爵和侯爵之類的頂級勛貴。甚至萬允皇帝也曾經動過念頭,想要召見這位神奇的方士。

        卻沒有想到,此人在南境竟然成為了禍害。

        “這個伏乍,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啊?”此時旁邊的無心和尚忽然道。

        皇帝道:“他曾經來京城覲見過朕,朕還冊封了他歸德大將軍。只不過那個時候他還不叫伏乍,而是叫敖乍,盡管只比敖心小了不到十歲,但是卻拜了他做義父。”

        無心和尚道:“我記起來了,他還有一個孿生兄弟叫敖器。”

        “對,敖器,敖乍這對兄弟,都是敖心提拔上來的,做土人守備軍的左大統領和右大統領。”皇帝道:“現在這對兄弟謀反了,甚至把姓氏都改了。”

        難怪整個天下都覺得敖心謀反。

        因為在南境謀反的不僅僅是忠勇伯李文化,還有敖心的義子,而且還打出了拯救敖心的名義。

        所以敖心真是跳進天江也洗不干凈了,怎么讓人不覺得這些人的謀反是受你敖心指使的?

        “陛下,香香公主剛剛經過了黑冰臺,但是沒有進去,在門口停留了半刻鐘。”南宮錯道。

        萬允皇帝道:“她在黑冰臺門口坐什么?”

        南宮錯道:“這段時間敖玉借了一只箏,時不時就彈奏曲子,可能香香公主路過的時候聽到了。”

        萬允皇帝道:“他在哪里彈的?”

        南宮錯道:“就在監獄里面。”

        萬允皇帝道:“在監獄里面彈奏,聲音能傳到外面來嗎?”

        南宮錯道:“微乎其微,不過香香公主這方面天賦異稟。”

        萬允皇帝道:“他彈奏得好嗎?”

        南宮錯道:“非常驚艷。”

        萬允皇帝寒聲道:“他還真是居心叵測,其心可誅啊,你們為何要給他箏?”

        南宮錯道:“因為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情報,之前已經稟報給陛下了。”

        萬允皇帝冷道:“回去之后,立刻把他的箏收繳了,別讓他作妖了,直接捆綁起來吧。”

        南宮錯道:“是,陛下!”

        萬允皇帝道:“香香沒有進去見敖玉嗎?”

        南宮錯搖頭道:“沒有,公主殿下此時已經朝著皇宮來了。”

        萬允皇帝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南宮錯道。

        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離去之后,萬允皇帝繼續和無心和尚下棋。

        “無心師兄,你覺得敖玉此人如何?”皇帝問道。

        無心和尚道:“有點妖,看不透。”

        這話一出,皇帝目光微微縮了一下。

        片刻之后,外面太監稟報道:“陛下,公主殿下來了。”

        萬允皇帝大喜立刻站起身,迎了出去,這是他的心肝寶貝,最最疼愛的掌上明珠,而且還是他和太上皇唯一的信使。

        香香公主還沒有到,殿內立刻出現了迷人的香味。

        然后,所有宮女太監歡天喜地地跪了下去,叩首道:“拜見公主殿下。”

        但是卻不能抬頭看公主殿下,這是天衍皇帝在位的時候就定下來的規矩。

        所有太監宮女都不允許盯著香香公主看,如此一來香香公主的美貌就變得更加神秘了。

        而且每一次來到皇宮,她享受的待遇都是非一般的,甚至連皇子都享受不到。

        此時在皇帝書房外面時候的是侯慶大太監,他更加恭敬無比趴伏在地,諂媚道:“奴婢拜見公主殿下。”

        香香公主一愕,道:“咦?侯正伴伴呢?”

        這話一出,侯慶大太監身體微微一顫。

        此時,萬允皇帝快步走了出來,手中多了一個稀罕玩意。

        “香香,香香,快來,看看父皇為你準備了什么?”萬允皇帝獻寶一般捧著手中的寶貝。

        這個時候,他仿佛和溺愛女兒的父親沒有任何區別。

        香香公主走了過去,從父親手中接過那個寶貝,湊在眼前一看。

        她眼睛真的如同寶石一般,盡管已經十八歲了,但是瞳孔如同嬰兒一般純凈烏黑。

        她頓時發出稀奇的聲音,因為這是一個水晶球體,但里面又一個小小的世界,有房子,有小人,非常非常小,但是精致得很,栩栩如生。

        而且水晶球從某個角度上看去,還有凸透鏡效果,能夠放大。

        在這個世界,這絕對是一個非常稀罕的寶貝的。

        “謝謝父皇。”香香公主道,她的聲音很美,清脆中又帶著柔軟。甜美中又帶著冷艷。

        萬允皇帝道:“我每天數著日子等著你來呢,你要是再不過來,我都忍不住要把這寶貝給你送過去了。”

        接著萬允皇帝嗔怪道:“丫頭,你是不是有了爺爺就忘記爹爹了啊?每個月就不能多幾天時間來看我嗎?”

        香香公主道:“爺爺年紀大了,我陪不了他幾年了啊。而父皇還年輕,我還能陪您很久呢。”

        這話也只有香香公主敢說,換成其他人說是要殺頭的。

        什么叫太上皇年紀大了,陪不了幾年了,你這不是詛咒太上皇早死嗎?

        但是從香香公主嘴里說出來卻什么事情都沒有,就算太上皇聽到了也只會哈哈大笑。

        而且太上皇有一句口頭禪,就是說有了小香香,朕至少多活七八年。

        香香公主來到無心和尚面前,行禮道:“師伯。”

        “誒!”無心和尚目光慈祥,甚至充滿了寵溺。

        這位香香公主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

        “小香香,最近做了什么新曲子啊?”萬允皇帝道:“快,彈奏給爹爹聽。”

        香香公主道:“原本是做了曲子的,也打算彈給父皇聽的,但是后來又聽到了一首新的曲子,覺得我自己的那個曲子不好聽,就不給父皇彈了。”

        接著,香香公主瞪大美眸望著萬允皇帝,仿佛就等著他說,那你就把聽到的這首新曲子彈奏給父皇聽聽吧。

        這樣她演奏完畢之后,就能順勢為敖玉說話。

        但是萬允皇帝卻仿佛沒有聽懂一般,笑道:“這段時間,爺爺的身體好嗎?”

        香香公主內心黯然。

        她雖然受寵,是整個皇室的掌上明珠,但是她有一條底線,絕對不干涉政事。

        此時她聽出來父皇暗中拒絕的意思了,就是讓她提都不要提敖玉的事情。

        頓時,香香公主強顏歡笑道:“爺爺很好,每天都在畫畫呢。”

        “畫畫?”萬允皇帝笑道:“父皇雄才大略,一代英主,但對畫畫卻不擅長的啊?畫得怎么樣啊?”

        “一般般。”香香公主道。

        “哈哈哈哈……”萬允皇帝朗聲大笑。

        父女兩人天馬行空地聊天著,忽然萬允皇帝感嘆道:“一眨眼功夫,小香香都十八歲了。就算父皇和皇爺爺再不舍得,小香香也要嫁人了。我的小香香是天上的星辰,是整個大周帝國獨一無二的明珠,爹爹一定為你找一個天上地下,絕頂無雙,文武全才的夫婿。”

        香香公主抿嘴笑道:“光父皇喜歡還不行,還要我自己喜歡。”

        這就是香香公主,從來都不說虛偽的話,心中想什么就說什么。換成其他女人肯定說女兒不嫁,要陪伴父皇一輩子。

        但她不是這樣的,她一直口口聲聲說要找一個最喜歡的夫君。

        此時,外面響起了一個老太監的聲音。

        “陛下,太后娘娘讓奴婢過來問一下,陛下這邊備飯了沒有?太后那邊準備了公主殿下最愛吃的玫瑰露羹,如果陛下不留飯的話,就讓公主殿下過去用膳。”

        萬允皇帝依依不舍道:“瞧,母后就迫不及待來討人了,小香香快去吧,不然你皇祖母就要親自過來催促了。”

        香香公主向萬允皇帝告別,然后去安慈宮陪伴太后。

        太后便是天衍皇帝的妻子,為何沒有和太上皇住在上清宮?而是呆在皇宮之內?這就是另外一道故事了。

        ……………………………………

        安慈宮內。

        如果說皇帝是寵溺香香公主,那太后就更加過分了,簡直比農村的老太太還要溺愛。

        真的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且是討好式的那種寵溺,都不讓太監和宮女動手,都是自己做吃食,自己動手夾。

        “我寶貝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瘦,太瘦了,這樣以后生娃受罪的呀!”

        香香公主為了讓祖母高興,就吃得多一些。

        而且她覺得自己不瘦啊,不過在太后眼中,她永遠都是瘦瘦的。

        或許在太后眼中,她永遠都是沒有長大的那個小孩。

        小時候香香公主身體不太好,所以尤其瘦弱。多虧了無心和尚,幫助治好了她的病,而且調養好了身體。

        所以她小時候經常喊無心和尚叫老師的。

        不僅僅香香公主,大皇子周離,二皇子也想要喊他老師。只不過無心和尚都拒絕了,所以香香公主該稱為師伯。

        所以這個無心和尚和萬允皇帝的關系,有點像是道衍和尚姚廣孝和永樂帝朱棣的關系。

        他不參與政事,但卻最受皇帝的信賴,地位非常超然。

        而且這位無心和尚也非常神秘,擁有非凡的本領。此人大家看不透,也不敢惹。

        “我的小香香不高興。”忽然太后道。

        香香公主已經明明掩飾得很好了,但太后還是看了出來。

        “告訴祖母,有誰讓你不高興了?祖母幫你教訓他?”太后道:“是誰給你氣受了?是老的,還是小的?祖母都幫你教訓他。”

        太后口中老的,自然是指太上皇。小的,自然是指萬允皇帝了。

        “都不是的。”香香公主道。

        太后娘娘盯著香香公主好一會兒,道:“我的寶貝啊,你什么都好,就是太乖了呀,要吃虧的,要調皮啊。”

        香香公主道:“祖母,我還不夠調皮嗎?”

        太后娘娘道:“你呀,是上天給我們周氏的恩賜,你的無暇善良幾乎都能洗清我們周氏的罪孽了。”

        接著,太后娘娘嘆息道:“我懂,我懂,后宮不得干政。”

        …………………………………………

        次日!

        香香公主離開皇宮,返回上清宮,經過黑冰臺的時候,她不由得讓人停下腳步,然而豎起耳朵聽,想要聽里面有沒有人再彈奏曲子。

        但是顯然沒有了。

        因為監獄里面的云中鶴被收繳了古箏,而且已經被綁起來了,甚至嘴巴都被封住了。

        香香公主站在門口的時候,云中鶴也感受到了。

        因為那股子香味實在是太清晰迷人了。

        香香公主站在黑冰臺外面,整整等了一刻鐘,都沒有聽到任何琴聲。

        而且黑冰臺也沒有人出來拜見,這也是萬允皇帝的旨意。

        就這樣,香香公主再一次離開了。

        返回上清宮之后!

        香香公主就把她聽到的《云宮迅音》全部譜寫了出來。

        然后,一遍又一遍彈奏著。

        她的琴藝真是高,基本上算是冠絕京城了,比許安蜓小姐姐的水準高了很多。

        這不是一種技藝,而是一種心境,一種境界。

        這《云宮迅音》在她手中彈奏出來,尤其顯得仙氣十足。

        上清宮侍候的太監和宮女,完全聽得如癡如醉。

        所有人都在內心感嘆,香香公主不但擁有絕世美貌,而且還如此才華絕頂,不知道誰有福氣能夠迎娶她?或許天下沒有什么男子能夠配得上她吧?

        所有人都認為,太上皇肯定會迫不及待出來,夸獎香香公主。

        因為香香公主彈奏的曲子中,這首曲子真的算是近年來最好聽的了。

        但是太上皇沒有反應,就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這或許也是一種態度。

        接下來香香公主也沒有說話,就是一直彈奏下去。

        三遍。

        五遍。

        十遍!

        這曲子依舊美妙動聽,上清宮內所有的太監和宮女都已經無比惶恐了。

        紛紛跪在地上。

        因為他們也看出了不對勁。

        香香公主這邊一直彈,但是太上皇那邊,完全沒有任何回應。

        二十遍,三十遍……

        這樣彈奏下去的話,會傷到手指,也會傷到精神的。

        香香公主小時候體弱多病,后來雖然被無心和尚治好了,但還不是很強健,不能太過于勞神的。

        但是香香公主這是杠上了。

        在父皇萬允皇帝那邊,她想要為敖玉一家求情,但是萬允皇帝直接讓她不要開口。

        太后那邊,她不能開口,因為后宮不得干政。

        所以她就把希望寄托在太上皇這邊,但是她也不能直接開口求情,因為她也不能干政。

        所以只能一遍又一遍彈琴,彈奏這曲《云宮迅音》,然后等待太上皇問一句,這是什么曲子啊。

        所以,這個女孩真的是天上的精靈。

        聰明,善良,單純,美麗。

        ………………………………………………

        三天的時間到了!

        十五萬禁軍已經集結完畢,點將臺已經搭建完畢了。

        永城侯,輔國大將軍,征南大都督傅炎圖已經站在點將臺上,望著密密麻麻的精銳禁軍。

        他心中豪邁頓生。

        這十五萬禁軍僅僅只是一部分,還有另外一部分軍隊已經在其他行省集結南下,等待著他的接收。

        十幾年了,他傅炎圖終于走上了人生的巔峰,終于取代了敖心,成為了大周帝國第一武將。掌握幾十萬大軍,橫掃萬里如虎。

        不僅如此,很快他就能親手斬下敖心全家的人頭了。

        他等待這一天已經很多年了。

        敖心,當年你鞭笞我五十下,這個恥辱永久銘記在心。

        如今,我殺你全家,一報當年鞭笞之仇。

        想象一下,等一下手起刀落,將敖心一家腦袋斬落,這是何等之快意啊!

        男子漢大丈夫,就要睚眥必報。不報仇則罷,一旦報仇,就要斬盡殺絕,斬草除根。

        時辰很快就要到了。

        誓師大典很快就要開始了,殺敖心一家祭旗也很快就要開始了。

        ……………………………………

        皇宮之內。

        皇帝正在穿鎧甲,今天的誓師大典他要親自參加,激勵將士,激勵帝國萬民。

        金色鎧甲,紅色披風。

        鏡子中的萬允皇帝顯得威風凜凜,霸氣凜然。

        “陛下,敖心那邊……”南宮錯道。

        “嗯。”萬允皇帝隨便應了一聲。

        誓師大典是一定要殺人祭旗的。

        大太監侯慶拿著鏡子,從各個角度讓皇帝看清自己的威武霸氣。

        時間快到了啊,誓師大典是不能耽誤的。

        “把敖心押去點將臺那邊!”皇帝淡淡道。

        “是!”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道。

        大宦官侯慶目光飛快閃過一絲喜色,敖心這個東西終于要死了。

        因為他和敖心也有仇,當年他去南境宣旨,擺的架子很高,而且向敖心索賄。

        結果敖心半個銅板都沒有給他,當時侯慶的話就說得不太好聽了,敖心立刻翻臉,直接冷斥侯慶如果耽誤了軍情,他就拿出尚方寶劍斬了侯慶這個閹貨。

        于是侯慶灰溜溜地宣旨,然后又萬里迢迢回京,什么都沒有撈到手。

        從此之后,這個大宦官侯慶對敖心恨之入骨,發誓有朝一日自己得勢之后,一定要將敖心全家殺光。

        如今終于要實現了,盡管不是他親自動手,甚至和他侯慶無關。

        但敖心一家馬上要死了,他侯慶當然痛快啊,太爽了啊。

        …………………………………………

        上清宮那邊。

        香香公主已經滿臉蒼白,毫無血色,一雙玉手已經紅腫,甚至芊芊玉手都被琴弦割破了,鮮血染紅了古箏。

        她的面前,上百名宮女和太監都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公主殿下,別彈了,別彈了……”

        “公主殿下,求求您,莫要傷了身體啊。”

        “公主殿下,求求您可憐可憐我們這些奴婢吧,如果您再彈下去,我們都要殺頭的啊。”

        毫無血色的香香公主,依舊不聞不問地彈奏這首《云宮迅音》,不知道是幾百遍,甚至上千遍了。

        她已經幾乎要油盡燈枯的感覺了,完全到達了極限。

        而且每一遍都投入了所有的精神。

        她始終不開口求情,就是不斷彈奏。太上皇那邊沒有回應,她就一直這樣彈下去,一直到真正油盡燈枯為止。

        距離誓師大典越來越近了。

        距離殺敖心祭旗越來越近了。

        而且香香公主沒有任何要停止的架勢,甚至她的嘴唇也完全干裂,滲出了血絲。

        其實,她不僅僅只聽了敖玉的這一首《云宮迅音》,而且還讀了《石頭記》和《東廂記》,不知道多少遍。

        終于,上清宮內傳來了太上皇無奈的聲音。

        “好了,丫頭,別彈了,你贏了,你讓我破戒了!”

        香香公主咬緊牙關,把這最后一遍彈奏完畢,然后直接昏厥過去。

        ……………………………………

        “陛下,敖心已經押到點將臺了,時辰差不多快到了,我們要出發了。”

        萬允皇帝點了點頭,但是依舊沒有出發,而是端詳著手中的利劍。

        沙漏一點點落下。

        距離誓師大典越來越近了。

        距離殺人祭旗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

        忽然,一個年邁的宦官狂奔而至,來到萬允皇帝面前,跪下叩首道:“陛下,太上皇讓奴婢來問,《石頭記》的第二冊出來了沒有?”

        萬允皇帝嘴角輕輕一抿,然后道:“你去回稟父皇,還沒有出來呢,不過這本書的作者敖玉倒是在京城黑冰臺監獄中,我立刻派人押送他去上清宮。”

        老宦官叩首道:“遵旨。”

        然后,老宦官急匆匆地走了,返回上清宮。

        萬允皇帝道:“走吧,時辰差不多到了。”

        然后,他龍行虎步朝著點將臺那邊走去。

        ……………………………………

        黑冰臺監獄內!

        云中鶴被松綁了,而且如同退豬毛一般,被按在一個大桶里面洗澡。

        一個大刷子,把他全身上下刷得干干凈凈,甚至每一根頭發絲都洗干凈了。

        然后,換上了一身干凈的囚衣。

        “敖玉,走吧!”

        然后,云中鶴終于走出了黑冰臺的囚牢,不過根本沒有走到街上,直接被裝入了一輛封閉的馬車之內,而且被戴上了頭套。

        很顯然,就是不讓他看到。

        馬車開始行駛,朝著一個未知神秘的地方行駛而去。

        一開始還熙熙攘攘,后來越來越安靜。

        最后,馬車的速度緩慢了下來,黑冰臺武士的走路聲也變輕了,幾乎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哪怕是云中鶴,都能感覺到這里被一股強大的氣息了籠罩著。

        有一種鳥從這里飛過,都要小心翼翼的感覺,仿佛隨時都可能被射殺下來。

        “下來。”黑冰臺武士道。

        云中鶴從馬車里面下來了。

        這里就是上清宮,云中鶴就在巨大的宮門之前。

        此時宮門緊閉。

        “往前走。”黑冰臺的南宮大道。

        云中鶴就這樣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見地往前走。

        “嘎吱……”

        上清宮的大門緩緩打開。

        大周帝國最神秘的一扇大門打開。

        云中鶴走了進去,進入了神秘的上清宮,被稱之為大周帝國真正權力最高所在地。

        因為太上皇隱居在這里,他是大周帝國幾百年來最偉大的君主。

        走了十幾步后!

        云中鶴耳邊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

        “停!”

        云中鶴停了下來。

        “摘下頭套。”

        云中鶴伸手,摘下了頭套,但是依舊閉著雙眼。

        “睜開雙眼!”

        云中鶴睜開雙眼,然后不由得一顫,露出無比驚詫的目光。

        這里可是太上皇的上清宮啊。

        然而,此時他的面前是兩顆血淋淋的人頭!!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近一萬五!真的好難寫啊,兄弟們賜我幾張月票吧,糕點感激涕零,叩首拜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