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一章:皇帝罪己詔!香香公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八十一章:皇帝罪己詔!香香公主!字體大小: A+
     

    人人小說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陛下,臣有罪!”內閣首相接下來立刻反應過來,然后跪了下去。

    緊接著次相和林相全部跪了下來,叩首道:“臣有罪。”

    然后是御史大夫,御史中丞等人全部跪下,拼命磕頭出血。

    “陛下,臣等有罪,臣等有罪。”

    “主辱臣死,臣當死罪,臣當死罪。”御史中丞宇文柱磕頭得血肉模糊,聲音都沙啞了。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宇文柱內心的恐懼,因為這個胡庸是他從吏部那邊要過來的啊,某種程度上這胡庸算是他的人,大家都算是林相一黨。

    現在這個人爆了,他宇文柱會是何等下場?

    之前尉遲端僅僅只是在一個聚會上說了萬允皇帝昏庸,還政與太上皇,立刻就使得江州被殺得腥風血雨,整整上萬人頭落地。

    這一幕宇文柱可是親眼見證的,殺的他頭毛了,刑部尚書也后背發涼。

    而如今這位左僉都御史竟然在朝堂上,擋著皇帝的面,指著他的鼻子說昏庸無能,還政與太上皇之類的話。

    這會有什么后果?這次會殺多少人?

    原本以為只是一個小政治風暴,如今已經演變成為驚天颶風了。

    短短片刻,文武百官全部跪在地上,拼命磕頭。

    “臣有罪,臣有罪!”

    真的所有人都被嚇壞了,這胡庸平時看起來很隨和的啊,非常懂事的一個人啊,完全看不出來他這么有血性啊。

    這……這是死諫啊!

    “陛下,這獠死了。”傅炎圖道:“立刻派遣黑冰臺,抓捕此賊全家,誅殺九族!”

    黑冰臺大都督南宮錯立刻出列,準備隨時接旨,抓捕胡庸九族。

    只不過這次又要殺多少人?又要牽連多少人?

    萬允皇帝看了地上的胡庸一眼,真是慘烈啊。

    尤其是傅炎圖最后一腳,直接踩斷了胡庸的十幾根骨頭,黑血直接爆了出來。

    死諫!

    這是死諫!

    萬允皇帝先是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

    這是在朝堂上啊,真的有人這么不怕死啊?

    都說打人不打臉,這可是擋著文武百官,這個胡庸竟然指著他鼻子說昏庸,換證與太上皇。

    萬允皇帝還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恥辱。

    他是至高無上的皇帝啊,任何人在他面前,別說辱罵了,就連抬頭說話都不敢的。

    之前遠在江州,是一個醉鬼胡言亂語。

    而現在是在朝堂,一個御史臺的高級官員,清醒的死諫。

    接下來萬允皇帝覺得這里面有陰謀,天大的陰謀。

    然后是暴怒,徹底的暴怒。

    大開殺戒,大開殺戒。

    誅殺九族,誅殺十族。

    把所有和胡庸有關的人,全部殺得干干凈凈。

    把御史臺全部殺盡。

    甚至把胡庸十代之內的同族,全部殺光。

    但是……這個念頭也僅僅只是念頭。

    論愛面子,嘉靖皇帝完全不亞于這個萬允皇帝。

    論權勢的話,嘉靖皇帝唯我獨尊已經很久了,利用走狗嚴嵩把所有敢炸毛的大臣全部殺光了。

    結果海瑞的一份《治安疏》如同雷霆一般,狠狠擊打在嘉靖皇帝的頭頂上,真的就是對著嘉靖皇帝瘋狂地扇耳光。

    海瑞大人的《治安疏》中是怎么罵嘉靖皇帝的?

    一意修真,竭民脂膏,濫興土木,二十余年不視朝,法紀弛矣!

    吏貪官橫,民不聊生,水旱無時,盜賊滋熾。

    嘉者,家也;靖者,凈也。嘉靖,家家凈也。

    尤其這一句,尤其的誅心:蓋天下百姓,不值陛下久矣!

    當時嘉靖皇帝直接氣得昏厥過去,恨不得將海瑞碎尸萬段。但結果呢?還是只能把海瑞關押在牢房里面,始終不殺。

    然后海瑞還沒有死了,嘉靖皇帝反而死了。

    而眼下這個局面,其實比當時嘉靖和海瑞的還要誅心。

    胡庸不是上奏疏,而是擋著滿朝文武的面指著萬允皇帝的鼻子痛罵。

    而且痛罵之后,他立刻就自殺了。

    這是死諫!

    天下會何等輿論?天下萬民會站在哪一方?

    “陛下,立刻下令黑冰臺,抓捕胡庸九族。”

    “陛下,立刻誅殺胡庸九族。”

    眾多臣子紛紛拜下。

    唯有首相跪下道:“陛下,萬萬不可。這胡庸乃是嘩眾取寵之徒,以死諫邀買直名,陛下萬萬不要中了此賊的詭計,如果真的誅殺了他的九族,只怕真的要成全的流芳百世了。”

    其實胡庸已經要流芳百世了。

    都說蓋棺定論,他都已經死了,人設不會再崩塌。

    緊接著次相叩首道:“臣附議!”

    然后第三宰相林弓叩首道:“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樞密院的三個巨頭,也整齊跪下叩首。

    朝廷六個最頂級的巨頭,全部勸誡皇帝不要誅殺胡庸九族。

    殺人不是目的,只是手段。

    當時誅殺徐福九族,尉遲端九族,是為了起到震懾作用,讓天下人禁口。

    但是現在誅殺胡庸九族還有用嗎?當然沒有用。

    當時在江州屠殺了萬人,震懾天下的最終目的,就是不要讓局面再惡化下去,輿論不要再惡化下去。

    可是現在……已經惡化到極致了。

    江州風波,還僅僅只是在四肢爆發。而今天在朝堂上發生的一切,已經是在南周帝國的心臟爆炸了。

    如果再強硬下去的話,整個天下輿論真的會如同熊熊烈火,瘋狂燎原。

    皇帝閉上了眼睛,足足好一會兒才睜開,然后緩緩道:“下旨,太醫院全力拯救胡庸。”

    所有人不由得一愕,這胡庸已經死了,還救什么啊?

    皇帝又道:“下旨,保護胡庸全家,任何人不得抓捕,不得傷害之。”

    “朕乏了,退朝!”

    然后皇帝直接起身,離開了大殿,身影落寞。

    所有文武百官,足足好一會兒才叩首道:“臣恭送皇帝陛下。”

    至此,今日的朝議不了了之。

    冊封傅炎圖為征南大都督也不了了之,僅僅只是得了一個輔國大將軍。

    永城侯傅炎圖內心充滿殺氣,盯著地上胡庸大人的身體,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

    …………………………

    胡庸大人的家中。

    黑冰臺的武士已經來了,很快就會包圍這里。

    “夫人,我們給胡庸的命令是引爆,但沒有自殺,沒有讓他自殺。”

    “我們真的沒有讓他自殺。”

    “我們推演過很多次,這種情形下,皇帝只會將他打入死牢,不會殺他的。就算皇帝要殺內閣和樞密院也會阻攔。”

    胡庸大人的妻子不由得想起了今天早上,為何丈夫會那么輕狂了呢,大早上的竟然要和她親熱,原來已經打定了主意,這是永別。

    而且胡庸大人離開家之后,在送給她的珠花里面,藏了一張紙條。

    讓妻子立刻逃走,找一個完全不認識她的地方,和兩個兒子平淡渡過這一生。

    不要發達,不要發達。

    看到這封遺書之后,胡庸妻子才確定丈夫這是在永別。

    對于胡庸的身份,妻子其實是知道的。

    胡庸從來都沒有告訴過她這件事情,但夫妻關系太親密了,感情太好了,所以這件秘密自然就不再是秘密了。

    胡庸妻子拿著丈夫最后的遺書泣不成聲,然后平靜地說了一句:“我不管你們是什么人?保護好我們的兒子,千萬別……別讓他們干這事了,然后你們就走吧!”

    “夫人,我們接到的命令是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救走。”

    胡庸妻子搖頭道:“沒用的,就算你們把我救走了,我還是會自殺的。我只是一個軟弱的女人,承受不了這樣打擊的。你們快走,你們走吧,黑冰臺的人很快就要來了,等他們一來,你們走不了了,我夫君也要身敗名裂了,我不想讓他頂著一個叛徒的名聲死去。”

    “夫人,再見!我發誓,會讓令郎不再從事這么危險的事業。”

    胡庸妻子躬身道:“那我謝謝你了。”

    那個大贏帝國黑龍臺臥底就要轉身離去。

    但是走到門口的時候,那個黑龍臺臥底忽然轉過頭,直接摘下了自己的面罩。

    “你別這樣,你別這樣,我是一個很軟弱的人,萬一他們拷打我,我會扛不住的,可能會把你招供出來的。”胡庸妻子拼命捂住眼睛,但他已經看到了。

    此人她認識,竟然是……南周帝國京城禁軍一名很高級別的將領。

    他叫什么名字來著?

    許文良!左右千牛衛將軍,沒有想到他竟然也是南周帝國的臥底。

    “夫人,我也在南周潛伏了很多年了,我根本不知道哪些人是我的戰友。我猜測過很多人,但真的沒有猜到胡庸大人會是我的戰友,至少在三天之前不知道。”千牛衛將軍許文良沙啞道:“我不知道此時該如何安慰您,任何言語都是蒼白的,我只想告訴您一句,我們不是無心之人,我們不會坦然地讓人為之犧牲。”

    千牛衛將軍許文良頓了一下,又道:“您丈夫今日的舉動,給了我強烈的觸動。未來有朝一日輪到我的時候,我……會將他視為榜樣的。”

    此時,胡庸妻子放下了捂住眼睛的行為。

    對方這個舉動,確實溫暖了她的內心,讓他覺得丈夫或許沒有白白犧牲。

    對方這個舉動是非常不理智的,甚至是愚蠢的,等于把死活完全交給了她。

    而且這完全沒有必要的,許文良大可以一走了之。他潛伏了這么多年,如果因為這個錯誤而暴露了,那是何等之痛?

    但是……許文良真的忍不住,腦子一熱就這么做了。

    胡庸妻子再給他行了一禮道:“我不懂你們做的事情,但我相信,你們能保護我的兒子。你走吧,快走吧……”

    千牛衛將軍許文良直接彎腰到底,然后轉身離去。

    大約一刻鐘之后。

    南周帝國黑冰臺武士將這個家包圍的水泄不通。

    南宮三走進屋子里面,頓時見到了胡庸的妻子,她手中拿丈夫的遺書。

    “夫人放心,我們不抓您,也不殺您,更不會折磨您,我們只是保護您。”南宮三道:“順便在合適的時候,麻煩您回答我幾個問題。”

    胡庸妻子緩緩道:“我請求你們一件事情。”

    南宮三道:“夫人請講。”

    胡庸妻子道:“搜查我家之后,不要弄得太亂,我……我怕他鬼魂回家之后,會不習慣,他……他很有怪癖的,每一件東西移動了位置,他都會很不舒服的。”

    南宮三道:“好!”

    然后,他眼睜睜看著胡庸夫人緩緩倒下,嘴角流出鮮血。

    “大人,她服毒自殺了,是砒霜。要不要救治,現在灌入糞水催吐,或許還來得及。”

    南宮三搖了搖頭道:“就不要作賤別人了,讓人家死得體面一些。”

    接下來,黑冰臺搜遍了胡庸家里的每一處,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

    ……………………

    “陛下,胡庸的妻子也……自殺了。”大太監侯正道:“是自殺,不是被自殺。”

    皇帝靜靜坐著,一動不動,就仿佛沒有聽見一般。

    這樣的沉默,皇帝已經整整幾個時辰了,一個字都沒有說。

    他仿佛在思考。

    “侯正,朕是昏君嗎?”萬允皇帝忽然問道。

    “不是。”大太監侯正道。

    萬允皇帝道:“朕發動無主之地大戰,錯了嗎?”

    “沒錯。”大太監侯正道:“敖心也曾經說過,陛下發動這一戰沒有錯,甚至我們幾乎已經贏了,如果那一點點偶然,無主之地已經是我們的了,甚至大贏帝國西南行省也會被我們攻占。”

    萬允皇帝道:“朕登基之后,把敖心從南境調回來,錯了嗎?”

    大太監侯正道:“沒有錯,因為南境大都護的權力太大了,任何人都不能在這個位置上呆得太久。就算再忠誠的人,在這個位置上呆上十幾年也會出事,就算他不亂想,他手下的人也會亂想。而且周連公爵擔任了南境大都護之后,延續的也是敖心的政策。”

    萬允皇帝道:“那真不愿意對南境叛軍妥協,召集大軍南下平叛,這錯了嗎?”

    大太監侯正沉默不言,而是直接跪伏在地。

    萬允皇帝一愕,很顯然侯正這是在勸諫他,然后緩緩道:“你還有什么話,一并說了出來吧!”

    大太監侯正猶豫了很久,咬牙道:“陛下雄才大略,當然是英明之主,但奴婢覺得陛下或許稍稍急切了一些。”

    萬允皇帝盯著侯正良久。

    侯正依舊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恭敬無比。但這種恭敬是因為忠誠,而不是因為畏懼。

    甚至說完這句話,他是打算被殺頭的。

    他再怎么得寵,終究是一個太監,是沒有根的,是皇帝一個人的家奴,皇帝殺他真的如同殺一條狗。

    “哈哈哈哈……”萬允皇帝笑道:“你這個狗才懂什么?懂什么?你去守皇陵吧!”

    “奴婢遵旨!”大太監侯正再一次叩首。

    當天晚上,他離開皇宮,獨自一人去了西郊皇陵。

    至此,這位最受皇帝信任寵愛的大太監侯正被趕走了,也算是倒了。

    ……………………

    整個南周帝國京城,死一般的寂靜。

    幾乎沒有人敢發出哪怕一點點聲音。

    因為此時真的算是天塌下來了,你哪怕發出任何一點點動靜,都可能會被碾碎。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皇帝的反應。

    這位至尊陛下是改變之前的戰略,還是固執己見呢?

    侯正只是一個太監,太監不得干政。

    但他依舊冒死進諫,請皇帝嘗試敖玉的策略,繼續敖心之前在南境的政策不變。

    不要讓屠殺成癮的傅炎圖成為征南大都督,更不要讓他率領大軍去平叛南境。

    而一旦皇帝改變了戰略,那也意味著敖心全家或許就能活下來。

    因為如果決定對南境進行安撫的話,就不能是敖心全家了。

    而有些人,甚至在等待太上皇的反應。

    太上皇啊,局面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難道您還不出面嗎?

    等到徹底不可收拾的時候,那真就來不及了啊。

    難道南周帝國此時還不夠危急嗎?

    但是萬允皇帝那邊,依舊沒有任何聲音出來。

    太上皇的上清宮,依舊大門緊閉,沒有任何動靜。

    敖心已經從宗正寺監獄轉移走了,因為他已經被剝奪了爵位,沒有權力在宗正寺內了。

    只不過,他被轉移去了更加黑暗的天牢。

    云中鶴依舊在黑冰臺監獄,敖心的其他家人全部都在大理寺監牢。

    一家人全部在牢房里面,而且分在三個不同的監獄。

    ……………………

    黑冰臺監獄內,云中鶴已經想到了如何勾搭香香公主的辦法了。

    這真是比登天還要難。

    因為他在黑冰臺監獄之內,暗無天日,和外面徹底隔絕,而且沒有任何人為他傳信。

    香香公主神秘無比,絕大部分時候都在太上皇的上清宮內,只有每個月初七,才會從上清宮返回皇宮內呆三天。

    云中鶴見不到她。

    但是卻要想辦法把她吸引過來,見上一面。

    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他還是想到了法子。

    現在,他就等到初七這一天的到來。

    甚至對于朝堂發生的一切,云中鶴也依舊不知道。

    黑冰臺對他完全隱瞞,所以有一個戰友為他慘烈而死,他都不知道。

    他還是不知道,大贏帝國已經開啟了對他的營救計劃,而且是天大的手筆。

    他依舊一心自救,等待初七!

    ………………

    胡庸大人犧牲自己,引爆朝廷局面,阻止傅炎圖擔任征南大都督。

    這個手筆已經很大了。

    然而,這僅僅只是大贏帝國計劃的開始。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驚人的情報,傳入了皇宮之內。

    “陛下,大贏帝國大軍異常調動,至少有二十萬大軍進入了無主之地,加上原本的駐軍,無主之地的大贏帝**隊可能超過四十萬,甚至更多!”

    “這跡象顯示,一旦我們大軍南下平叛,大贏帝國可能會趁火打劫,從無主之地傾巢而出,進攻我們的金州防線。”

    “一旦到那個時候,我們會面臨被南北夾擊的局面。”

    皇帝收到這份情報后,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禁軍依舊在京城附近集結,萬允皇帝沒有要改變戰略的意思。

    敖心全家,依舊在監獄里面,沒有被釋放的一點點跡象。

    輔國大將軍傅炎圖,已經頻頻去視察禁軍,并且已經開始進行戰前演練,隨時準備開拔南下,進入南蠻平叛作戰。

    ……………………

    又過了兩日。

    京城的氣氛變得更加壓抑,更加恐怖了。

    但是萬允皇帝那邊,太上皇那邊,依舊毫無反應。

    又一個新的情報傳來。

    “陛下,我們的艦隊在東部海域上,發現了一艘商船,進行例行盤查,結果遭到了強烈抵抗,損失了兩艘戰船。水師立刻派出大規模艦隊,在海上進行搜捕,整整幾天幾夜之后,終于包圍了那艘商船。”

    皇帝道:“那艘商船里面有什么?”

    “那艘商船寡不敵眾,在海上自沉了,我們水手潛入海底打撈,發現了大規模的兵器。”

    兵器?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啊。

    “陛下,這只是我們偶然發現的一艘商船,所以走私兵器和鎧甲的商船絕對不止這一艘,而是很多。根據我們推斷,這商船應該是大贏帝國的。”

    皇帝道:“大贏帝國正在秘密往南方運送兵器?他們這是要支援土人叛軍嗎?”

    “只怕不是土人,而是……鎮海王史氏家族。”

    萬允皇帝目光猛地一縮。

    這是更更危險的信號了,大贏帝國秘密走私驚人數量的兵器和鎧甲給史氏家族做什么?

    史氏家族和大贏帝國勾結在一起了?

    ……………………

    次日!

    皇帝收到了鎮海王的奏折,內容只有一個。

    鎮海王聽聞南境土人叛亂,心急如焚。主辱臣死,這一切都是史氏家族的過錯。

    朝廷冊封史氏家族為鎮海王,就是為了監視土人,就是為了帝國守住南境。

    然而現在土人叛亂,作為朝廷的藩王,作為大周的忠臣,鎮海王府愿意付出一切代價為帝國平叛。

    奏折中,鎮海王請皇帝陛下放心,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將土人叛軍全部消滅,為皇帝陛下獻上一個太平的南境。

    這個消息最為致命。

    這一切都和當時云中鶴給萬允皇帝分析的那樣。

    土人謀反,不足為懼,千萬要小心的是史氏家族。

    甚至這一次南境的叛亂,幕后黑手就是鎮海王府史氏家族。

    ……………………

    次日!

    一個更壞的情報出現在皇帝的面前。

    鎮海王府以平叛的名義,集結大軍,開始北上了。

    剎那間,天翻地覆的壓力洶涌而來。

    朝廷之內,胡庸死諫,引爆了整個朝堂,使得他萬允皇帝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輿論危機。

    接下來,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在無主之地集結,隨時可能南下,攻打大周的金州防線。

    接著,大贏帝國秘密勾結鎮海王府史氏家族,為史氏家族秘密運輸了海量的兵器和鎧甲。

    最后,史氏家族以平叛的名義,大軍北上了。

    這是四面楚歌嗎?

    四面八方的危機,如同海嘯一般席卷而來。

    看上去,整個帝國都仿佛在風雨飄搖之中。

    甚至看到這個局面,大贏帝國皇didu會忍不住假戲真做,真的進攻南周帝國吧?

    …………………………

    南周萬允皇帝一夜未眠,枯坐在燈下,一動不動。

    “陛下,引白云城雇傭軍進入帝國吧!”終于有人向皇帝提出了這個建議。

    “陛下,白云城擁有強大艦隊,擁有最精銳的武士團,而且一直以來和我們大周關系密切。若是向他們求援的話,白云城主定會答應。”

    皇帝揮了揮手,把此人趕走了。

    這是他登基以來,面臨的最大危機。

    應該如何度過去?難道真的要讓太上皇出來收拾殘局嗎?

    萬允皇帝枯坐了一個多時辰后,開始抄寫經書。

    一遍又一遍地抄寫。

    一邊抄寫,腦子仿佛越來越清明。

    渾身仿佛越來越血液沸騰。

    心中的那一支劍,仿佛越來越銳利,也來越鋒芒畢露。

    他的眼睛就仿佛越過了皇宮,看穿了層層迷霧,看到了千里之外,看到了萬里之外。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種感覺,一種非常玄妙的感覺。

    ……………………

    次日!

    十一月初七,正式到來了。

    大朝會上!

    萬允皇帝當眾宣布,下罪己詔!

    終于!這一天到來了。

    皇帝真的下了罪己詔,向天下臣民認錯。

    這罪己詔一出,整個朝堂震動,接下來整個天下都會徹底震動。

    中國歷史上誠然有漢文帝這樣的君主下了罪己詔,但更多是像崇禎皇帝這樣的滅國之君下罪己詔。

    甚至袁世凱退位的時候,也下過罪己詔的。

    然而就在所有人認為皇帝要妥協,接下來會釋放敖心,讓他去平息南境叛亂的時候。

    皇帝又下了第二道旨意,第三道旨意,把所有人震得毛骨悚然。

    所有朝臣驚駭不已,難道皇帝陛下瘋了嗎?這是要進行傾國之戰嗎?

    因為第二道旨意,皇帝冊封永城侯傅炎圖為征南大都督,三日之后,大軍誓師南下平叛。

    皇帝意志不變,依舊要派遣大軍鎮壓南蠻叛亂,依舊是鐵血屠殺的戰略。

    也就是說,三日之后皇帝依舊要殺敖心全家祭旗。

    第三道旨意才是最讓人震驚的。

    皇帝決定北狩金州,組建金州防線。

    這……這是皇帝守國門,他要親自去金州防線,抵御大贏帝國可能的南侵。

    所有大臣覺得,皇帝太瘋狂了。

    而與此同時!

    太上皇上清宮的大門終于打開了。

    絕美無雙,絕世脫俗,神秘迷人的香香公主從這扇門走了出來。

    …………………………

    注:第二更送上,好難寫啊,竟然寫到了凌晨三點,累趴了。

    諸位恩公,真的拜求你們的月票鼓勵,糕點超需要的,給大家叩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