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八章:天塌了!云中鶴進京面圣!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八章:天塌了!云中鶴進京面圣!字體大小: A+
     
        前一個欽差大臣離開京城的時候,曾經問過皇帝,怒浪侯爵府應該怎么辦?

        當時皇帝說你不要管,那邊有人專門負責,而負責怒浪侯爵府的便是帝國黑冰臺的南宮九。

        金州事變之后,皇帝下旨外緊內送,要把金州衛查一個通透,尤其是那個立下大功的千戶李重陽,一定要徹查到底,從里里外外都要查一個透徹。

        因為往往這種時候帝國的間諜最容易滲透進來。

        所以李重陽被皇帝冊封了四品將軍后,立刻被請進帝國黑冰臺在寧北行省的提督府,進行一系列的詢問,甚至還動用了一些藥物手段。

        雖然是詢問,但已經類似軟禁了。

        另外還有一點,云中鶴提前告知南宮九,提醒金州可能會出現兵變。

        當時南宮九立刻派人前往金州,當然了他們去的還是晚了,沒有及時趕到。但金州兵變還是被撲滅于萌芽之中,只不過和帝國黑冰臺無關,最大的功勞是屬于李重陽的。

        按說敖玉提醒有功,但事實不是這樣的,云中鶴也要進行前所未有的徹查。

        你為什么會提前知道?你憑什么提前知道?

        就這樣云中鶴被查了整整幾天幾夜,被用各種手段徹查了幾天幾夜。

        面對這種情形,云中鶴應該怎么辦?

        他是怎么事先知道金州可能會出現兵變的呢?盡管有猜測部分,但還是從段鶯鶯口中得出的。

        那天晚上發生了很多事情,云中鶴給段鶯鶯下藥,擊潰了她的神智,然后詢問了不少事情出來。而且這種藥物威力驚人,事后也不會有任何記憶,至少對這段逼問不會有任何記憶。

        段鶯鶯和敖鳴的關系非常密切,兩個人經常商議。

        對于宰相林弓的計劃,敖鳴是最清楚的。

        所以在對段鶯鶯的藥物逼問中,云中鶴得到了兩個關鍵性名詞,金州,李文閥。

        當然林相的計劃非常絕密,不可能被外人知道,這個結果是敖鳴推測出來的,因為他也加入了部分計劃。

        這就是云中鶴提前預知金州可能會出現兵變的原因。

        但是這件事情能告訴給南宮九嗎?

        表面上看,完全可以告訴啊!因為這樣能夠揭露林相的陰謀。

        但實際上云中鶴絕對絕對不能把真相告訴南宮九。

        他是用這個世界不能存在的藥讓段鶯鶯開口的,一旦告訴了南宮九。

        那對方就會聯想,你能用這種詭異藥物讓段鶯鶯開口,那你是不是也能用特殊的藥物讓尉遲彥開口大放厥詞啊?

        尉遲彥當眾高呼皇帝昏庸,還政太上皇,你敖玉是不是幕后黑手?

        一旦讓黑冰臺產生了這種懷疑,那云中鶴就算有十條命也死定了。

        所以面對南周帝國黑冰臺的詢問,云中鶴拿出了證據。

        李文閥寫給敖心的信,從頭到尾七封信。

        這些密信寫得非常隱晦,大部分是表達了自己內心的不滿,表示金州官場正在打壓他李文閥。

        請求怒浪侯敖心將他調離金州,并且抱怨,他勞苦功高,如今只是一個四品武將。

        接下來,他的信中已經表示了對敖心的不滿。說敖心只顧自己榮華富貴,對麾下兄弟的死活不管。

        最后兩份封信就更加詭異了,李文閥的信中充滿了得意,難以言表的得意。盡管隱藏得很深,但顯然有些飄了。

        當然自從怒浪侯敖心倒臺之后,李文閥就沒有信過來了。

        經過南周帝國黑冰臺最專業的文士堅定,這些信確定是李文閥親筆無疑。

        表面上看這些信都很正常,但是帝國黑冰臺的人最擅長挖掘人心。從最后這兩份信能夠看出來,這個時候李文閥已經有錢了,而且有人許給了他更高的前途。

        所以在這最后兩封信中,李文閥極力掩飾,但還是顯露出他的心思已經飄了。

        徹查了幾天幾夜。

        帝國黑冰臺洗清了敖玉的嫌疑。

        因為從這幾封信中推斷出李文閥可能會被大贏帝國黑龍臺策反是非常合理的。

        負責審問云中鶴的人便是南宮九。

        “沒有想到啊,你心思如此細膩,李文閥給你父親的這些信,尋常人根本看不出端倪,只有你能從他的信中捕捉到他內心的變化,進而推斷他可能被人策反了。”南宮九道:“你這本事不得了啊。”

        云中鶴笑道:“那是當然,九爺看過我的《東廂記》嗎?”

        南宮九道:“當然看過,整個黑冰臺的人都看過了。”

        云中鶴驚愕道:“為何啊?”

        南宮九道:“首先,陛下非常喜歡你這本書,贊不絕口。所以滿朝文武都買了你這本書回家看,我們黑冰臺更加不例外。”

        難怪啊,京城的《東廂記》直接脫銷了,竟然是江州的兩三倍。

        南宮九道:“義父看過你的《東廂記》之后,直接把你這本書定為了黑冰臺培訓教材。”

        這,這也未免太夸張了把。

        南宮九道:“因為你這本書前面看似正常的劇情中,隱藏了許多魔鬼細節,而黑冰臺的新加入者,看過一遍之后,需要把這些魔鬼細節找出來,能夠找出百分之九十的就算是優秀,少于百分之七十的就是不合格。”

        云中鶴驚愕,還能有這玩法?他寫這本書,僅僅只是為了黑段鶯鶯而已啊。

        “你這邊我查完了。”南宮九道:“我會用最快時間把結果送入京城,不出意外的話,幾天之后你家就沒事了。”

        這算是黑冰臺對怒浪侯爵府的示好了。

        南宮九說出這樣的話是要冒風險的,等于是提前把結果告訴了敖玉。

        這段時間怒浪侯爵府之所以繼續查封,敖玉依舊在監獄,母親等人依舊軟禁在官驛中,就是因為在金州兵變中,敖玉和敖心還沒有洗清嫌疑。

        現在嫌疑洗清了,怒浪侯爵府很快就可以解除查封狀態,母親和敖玉、敖寧寧等人就可以回家了。

        “敖玉,要不你也加入我們黑冰臺,我為你引薦?”南宮九忽然道:“我們黑冰臺內,還有一個侯爺呢,不過可惜……”

        可惜什么?南宮九沒有說,因為黑冰臺那個年輕的侯爺被燕蹁躚牽連,此時還在監獄之中。

        敖玉搖了搖頭道:“不了,你們那的日子太拘束了,我受不了,我喜歡逍遙快活的日子。”

        南宮九整理手中的資料,就要離去。

        “再見了,我這就給你送材料入京。”南宮九道。

        然而,他剛剛走出監獄大門口。

        首先發現這天色詭異,明明是大早上,卻如同夜幕降臨一般,黑壓壓的。

        而且狂風大作,塵土籠罩了全城。這還不算,太陽光染在烏云上,顯出了詭異的血色。

        這個天色是要出大事啊。

        緊接著地面上一陣陣顫抖。

        熟悉的黑甲騎兵沖了過來,轉眼之間就把整個監獄包圍的水泄不通。

        緊接著一個穿著蟒袍的官員出現了,手中拿著一份圣旨。

        竟然是穿蟒袍的欽差大臣?

        一般來說,出動的欽差大臣級別越高,就代表事情越大。

        之前江州風波難道還不夠大嗎?已經派來了刑部尚書了,如今竟然派來樞密院副使,關鍵還是皇族成員,皇帝陛下的堂兄。

        這,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啊?

        南宮九內心一顫,然后立刻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欽差大臣直接從他身邊走過,進入了監獄之內,幾千名黑冰臺武士在外面布防。

        南宮大經過南宮九的身邊,飛快使去一道眼色,甚至都來不及交流。

        周連公爵進入監獄之后,展開圣旨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怒浪侯敖心涉嫌謀反,剝奪所有爵位。其子敖玉,剝奪所有功名,原怒浪侯爵府所有人,全部押解進京,欽此!”

        云中鶴一聽,頭皮瞬間都要炸了。

        他父親敖心謀反?

        這,這怎么可能?就算全世界造反了,敖心都不可能造反吧。

        這個世界還能找出幾個比敖心更加忠誠的人?完全找不到了吧。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云中鶴嘶聲道:“欽差大臣,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禁口!”欽差大臣一聲令下,然后一名武士上前,直接綁住了云中鶴的嘴巴,不讓他說話。

        然后戴上了枷鎖,并且罩住了面孔,幾個人抬著他,直接進入了囚車里面。

        不僅僅是他,還還有在官驛那邊軟禁的母親柳氏,妹妹敖寧寧,以及怒浪侯爵府所有人,全部被蒙住面孔,關入囚車。

        整個過程非常短,樞密院副使周連公爵從進入江州到離開江州,僅僅只有半天時間。

        幾千名黑冰臺武士,押解幾百輛囚車,浩浩蕩蕩朝著京城而去。

        整個江州的人再一次懵逼了。

        這……這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這個局面發展太快了吧,完全讓人無法適應啊。

        隨著魏國公被杖責,所有人都覺得江州風波結束了。沒有想到,敖亭被捕下獄了。

        所有人覺得這是敖心和敖玉的反撲,接下來怒浪侯爵府或許要解除查封了。

        沒有想到局面急轉而下,敖玉全家都被押解進京了,而且這架勢完全是最危險欽犯的待遇。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完全沒有人知道啊。

        樞密院副使周連告訴給了刑部尚書,而且還帶來了另外一份旨意。

        “刑部尚書暫代滄浪行省總督之職,總督王其昌待罪立功,暫代江州太守一職。”

        不僅如此,之前一百多名被罷免的官員,其中小半都戴罪立功,回到各自的崗位上。

        “你們滄浪行省也要全面備戰,隨時準備集結軍隊開拔南下,從現在開始,籌集糧草,因為前方戰場隨時可能需要糧草。”

        接下來!

        很多人清清楚楚地看到,南周帝國各個行省,大軍都在集結。

        源源不斷有大軍南下。

        又要打仗?

        不可能吧,去年和大贏帝國那一戰,折損了幾十萬軍隊,消耗了上千萬兩銀子的軍費。

        南周帝國雖然國力強盛,但是也很難在兩年之內,發動兩場大型戰爭吧。

        關鍵大軍竟然是南下,究竟是哪里出事了啊?

        一直到幾天之后,消息才漸漸明朗。

        南州兵變謀反!

        南州,大周帝國四大核心城市之一。大南行省的首府,曾經征南大都督府駐地,如今南靖大都護府駐地。

        大南行省提督,冠軍大將軍李文華謀反。

        他率領大軍攻陷了南州,囚禁了大南行省總督,囚禁了南境大都護周隆公爵。

        占領了南州之后,他公開向朝廷叫板,立刻釋放怒浪侯敖心,否則后果自負。

        不僅如此!

        京城之內,有大批的高手攻擊宗正寺,試圖營救敖心,就在京城之內發生大戰,死傷無數。

        之前皇帝最不放心的就是南州。

        畢竟這里曾經是南蠻,在和大贏帝國開戰之前,皇帝就派遣了大量的將領進入南境,執掌了所有軍隊。

        和大贏帝國大戰結束,南州兵敗。

        皇帝下旨,立刻將南境本土軍隊全部繳械。

        整個南境一百三十五萬平方公里,總共五個行省。敖心擔任南境大都護的時候,因為手中軍隊不夠,無法鎮壓此起彼伏的騷亂,所以就組建了本地守備軍。

        這些守備軍全部由當地土人組成,只有最忠誠于南周帝國的土人,才能進入守備軍。

        而且加入守備軍之后,就能夠享受南周人的待遇,分田地,減免賦稅,甚至科舉考試都有巨大優勢。

        這個政策一出來之后,整個南境風氣大變。

        這些守備軍紛紛給自己換了姓氏,爭做大周人。

        之前南境此起彼伏的暴亂,動用大軍去鎮壓打贏是沒有問題的,但卻疲于奔命,而且性價比太低了。

        用當地土人建立了守備軍之后,那邊暴亂還沒有蔓延,直接就被鎮壓了,因為大家都是土人,消息靈通得很。

        而且這些守備軍鎮壓暴亂分子心狠手辣,可比大周正規軍狠毒多了,動不動就全部殺絕。

        以土人治土人,簡直太有效了。

        而且這些土奸歸化的積極性超級高,恨不得幾年之內就洗去身上土人的印記,成為高貴的大周人。

        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就算敖心從南境大都護府調離了之后,這個政策依舊延續了下去。

        但是不久之前,這個政策發生了變化。

        皇帝擔心這支守備軍隊謀反,畢竟他們是異族,所以命令這支守備大軍全部繳械,并且全部監視居住,不得串聯。

        而且南境所有帝國正規軍,全部處于備戰狀態。

        如此一來,瞬間把這些守備軍的心傷透了。

        我們如此忠誠于南周,甚至對自己人大開殺戒,我們已經改了姓氏,甚至重新拜了祖宗,我們已經被南蠻所有的土人視為土奸了。

        如今,你們南周也不把我們當成自己人?不但全部繳械,而且當賊人一樣防。

        等怒浪侯敖心下臺之后,這些土人守備軍更加驚惶了。

        這個時候,無數謠言在南境流傳。

        怒浪侯敖心死了,所以朝廷對南境的政策要變了。

        別看怒浪侯敖心不會做人,不會結黨營私,在朝內沒有什么權勢。但是在南境威望是非常高的,因為南蠻許多小國都是他滅掉的,不知道多少國主都被他殺了。

        南蠻異族欺軟怕硬,最敬畏強者。而敖心在他們心中就是超級強者,他們對南周皇帝的印象不深,但是對敖心的印象卻無比深刻。

        而敖心擔任南境大都護這段時間,這支守備軍的成員就是最大的獲利者,一個個都從最窮苦底層的土人變成了人上人,享受了榮華富貴。

        所以這種敬畏當然就變成了擁戴,當年朝廷就是覺察到這一點,立刻將敖心從南境大都護府調離了,而且沒有安排任何官職,就看他會不會有怨言。

        結果怒浪侯敖心沒有任何怨言。

        之后征北大都督府成立后,皇帝又指派敖心成為周離的副手,而且還是第二副手。

        別人的官職也來越大,敖心立下了巨大功勛,官職反而越來越小了,爵位也沒有晉升,反而把他三個兄弟都封了伯爵。

        但是敖心依舊沒有任何怨言,如此皇帝對敖心才放心下來。

        敖心倒臺之后,整個南境土人的守備軍人心惶惶,謠言越來越厲害。

        比如傳聞,朝廷為了防止土人謀反,所以準備把所有守備軍全部騙去誅殺了。

        又比如帝國大軍準備徹底屠盡南境土人,等等之類。

        盡管南境大都護府不斷辟謠,但是帝國大軍對這些繳械的守備軍還是越來越嚴厲,防備越來越深。

        一直到某一天!

        一個完全意想不到的人,大南行省提督,大周帝國忠勇伯,冠軍大將軍李文化謀反了。

        誰都可能造反,唯獨李文化不應該啊。

        他雖然跟過敖心,但是時間不太久的啊,關系也談不上和睦。

        關鍵他李文化也是帝國百年貴族啊,還有一大家人在京城呢。

        但就是他謀反了,占領了南州城,扣押了朝廷在南境的所有大員。

        而跟隨他謀反的,除了他的部分嫡系軍隊之外,大部分都是土人守備軍。

        最新的消息,他麾下已經有十萬大軍了,而且造反的勢頭非常猛烈,正在不斷在南境蔓延。

        南州可是帝國在南蠻最核心的城市啊,它都淪陷了。

        周圍的州郡不斷地淪陷。

        而且叛軍在不斷地叫囂,逼迫朝廷立刻交出敖心侯爵,立刻釋放敖心。

        皇帝受到這封情報的時候,真正感覺到了天崩地裂。

        金州兵變沒有成功,江州的風波僅僅只是輿論,臉面不好看,都是癬疥之疾。但是南州謀反就很恐怖,就極度危險了。

        稍稍不甚,就會蔓延整個南境的。

        這次和大贏帝國兵敗之后,他對南境土人的防備已經足夠森嚴了啊,甚至鐵器都已經收繳了。

        而且實施了監視制度,每一戶遷移過去的南周子民,要監視五戶土人,只允許南周子民掌握武裝。

        沒有想到,土人沒有謀反,反而最應該信任大周忠勇伯李文化謀反了。

        京城距離南州好幾千里,如今那邊的謀反如火如荼,究竟蔓延了多廣,有多少州郡淪陷了?

        完全不得而知。

        所以皇帝下旨,整個帝國集結幾十萬大軍,瘋狂南下,連糧草都來不及帶。

        …………………………………………

        囚車里面的云中鶴聽到之后,腦袋也仿佛要炸開了。

        他只感覺到一個詞。

        天塌了!真正的天崩地裂啊!

        一開始,他覺得這是林相的反擊。

        但是細思之后,他覺得這件天大的謀反事件,一定還有更大的幕后黑手。

        宰相林弓或許有參與,但是整個陰謀,未必是他主導的。

        因為這件事情太瘋狂了,這可能會導致整個南境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全部淪陷。

        代表著南周帝國過去幾十年的成果都付之流水。

        一旦南境淪陷,那太上皇別無選擇,只能復出的。那對于萬允皇帝來說完全是致命之打擊,所以他會瘋狂地挽回一切,不惜一切代價。

        而宰相林弓是萬允皇帝提拔進入內閣的,一旦太上皇真的復出,對林相沒有好處的。萬允皇帝倒了,那林相也會跟著倒。

        這件叛亂,這個驚天的陰謀背后,一定還有幕后黑手。

        關鍵是,叛軍竟然逼迫朝廷交出敖心。

        而且竟然還真有高手在京城圍攻宗正寺,試圖救出敖心。

        如此一來,怒浪侯敖心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所有皇帝剝奪了敖心所有的爵位,剝奪了敖玉所有的功名,將一家人用最短時間抓捕入京。

        囚車里面的敖玉絞盡腦汁。

        最最危險的時刻來了,必須立刻想出辦法,拯救父親,拯救自己一家人。

        否則……皇帝真的會殺敖心全家的。

        云中鶴非常了解這位萬允皇帝,很聰明,也很偏激,喜歡玩弄帝王心術,卻又極度自我。

        這和他的經歷也有關系,天衍皇帝太出色了,萬允做了四十幾年的太子,被壓抑的夠嗆。

        所以這位皇帝陛下最不喜歡的就是妥協,而且……還有些急躁。

        比如北伐戰略,他登基之后不久,便迫不及待地提出來了。

        又比如無主之地大戰,南周帝國雖然準備的很妥當了,但應該晚幾年再北伐的,但是萬允皇帝沒有,登基幾年之后,就發動了北伐大戰。

        這樣的皇帝中國歷史也有不少,比如隋煬帝就是這種雄才大略,卻缺乏耐心的皇帝,恨不得幾年時間內就把事情做完。

        萬允這種皇帝,多疑而又自負,一旦激怒他,別奢望他妥協,他一定會用屠刀來告訴你,激怒他的后果。

        否則,他也不會在江州誅殺上萬人了,僅僅只是一句話。

        事實上,敖玉猜測的沒錯。

        萬允皇帝徹底被激怒,完全不準備向叛軍妥協,而且準備殺敖心祭旗。

        南周帝國最精銳的禁軍已經在京城集結,只要集結完畢,皇帝就會下旨禁軍主力南下平叛。

        而在誓師大典上,萬允皇帝一定會殺敖心全家祭旗,表示面對叛軍的威脅訛詐絕不妥協,表示一戰到底的決心。

        不僅如此,皇帝內心還有一句話,殺絕土人。

        這一次平叛,一定要一勞永逸,徹底解決南蠻問題,爭取把南蠻境內所有土人殺得干干凈凈,然后移民千萬進入南境。

        如此一來,百年之內不必擔心南境謀反,這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徹底成為華族之土,永遠和異族無關。

        當然,一旦大軍南下平叛,北邊就危險了,因為北邊是真正的強敵大贏帝國。

        所以萬允皇帝決定移駕金州,皇帝守國門。如果你大贏帝國不顧華族榮譽要來攻打我南周,那你就來打吧!

        北邊防,南方戰,我就不信南周帝國百年的家底,支撐不了這一戰。

        所以敖心全家,只有半個月的性命了,每一天都在生命倒計時。

        皇帝喜愛《東廂記》,也喜愛敖玉的才華,但那又如何?在關鍵時刻,連他的至親都可以殺,更何況區區敖玉,就算殺敖心全家,皇帝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云中鶴心中計算著,等到他們被押解進京后,基本上就活不了幾天了。

        真的要滿門抄斬了。必須想出拯救之策。

        有一天,云中鶴拼命敲擊囚車。

        “我要見周連,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黑冰臺武士打開囚車窗戶,厲聲道:“老實點!”

        云中鶴道:“你莫非想要成為帝國罪人嗎?我要將樞密院副使周連,立刻馬上,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那個黑冰臺武士看了云中鶴一眼,然后道:“你等著!”

        片刻后,樞密院副使周連公爵來到了云中鶴的囚車邊上,他形銷骨立,雙眼深陷,憔悴之極,雙眼通紅如火。

        “說!”周連公爵道。

        云中鶴道:“周連公爵,我有一策,可以不費一兵一卒,平息南境叛亂。我只需見皇帝陛下一面,就讓我見皇帝陛下一面。”

        樞密院副使道:“有什么策略,你可以說給我聽,我轉告給陛下。”

        云中鶴道:“不行啊,我一定要面見皇帝陛下,親口告訴他。”

        樞密院副使周連寒聲道:“你莫非是不信任我嗎?”

        云中鶴道:“完全沒有,如今局勢十萬火急,我們全家都要被斬首了,我還在乎什么信任不信的?關鍵是有些話,我只能讓陛下一個人聽到啊。有些事,只能讓陛下一個人知道。”

        樞密院副使周連道:“你應該知道,陛下真處于極度震怒之中。如果你不見他,或許還能多活十天半個月,如果你此時去見他,或許當時就把你斬殺了。”

        云中鶴道:“公爵大人,我死不足惜,但是我大周帝國不能出事啊,我此舉不僅僅是為了救我全家,更重要是要拯救帝國,力挽狂瀾!”

        樞密院副使道:“你是認真的,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平息南境叛亂?而不是什么自作聰明,故作驚悚之言?我讓你去見皇帝陛下,如果你只是故作驚人之語,不僅僅你會死,我也會被牽連的!”

        云中鶴道:“公爵大人,請你相信我,我不會拿全家人的性命開玩笑的,局面如火,一刻鐘都不能耽擱了啊!”

        樞密院副使周連一咬牙,道:“來人啊,準備快馬,帶嫌犯敖玉入京,覲見陛下。一百里換一次馬,一定要快,一定要快!”

        “是!”黑冰臺一名千戶道。

        一刻鐘后,云中鶴告別了母親和妹妹,在一千名黑冰臺騎兵的護衛下,風馳電掣進京面圣!

        ………………………………

        注:第一更送上,不知道該如何求月票,只能一頭叩在地上,諸位恩公萬歲,把票賜給我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