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六章:敵凌遲處死!魏國公好慘!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六章:敵凌遲處死!魏國公好慘!字體大小: A+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在牢房里面的尉遲端父子相對無言,只能一杯一杯地喝酒。

        當日尉遲彥被人打成了重傷,一直到現在才養好了一些。這段時間總督王其昌為他找來了最好的大夫,各種名貴的藥材補藥,完全不要錢一般用在他的身上。

        一定要將他養得白白胖胖壯壯的,這樣才能扛過千刀萬剮啊。

        這里的千刀萬剮不是形容詞,是真的凌遲處死。

        足足好一會兒,尉遲端顫抖道:“兒啊?為什么啊?你不是這樣的人啊,你雖然算是有點輕浮,但是關鍵時刻不會掉鏈子的啊,不會胡言亂語的啊。”

        尉遲彥淚水頓時涌了出來,如果這個世界有后悔藥的話,不管付出多大代價,他都要去買來一顆,當時自己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直接就害死了幾千上萬人啊。

        “兒啊,當時是不是有人害你,是不是有人給你下藥了?I”尉遲端道:“是不是敖玉的人?是不是這個孽畜?”

        尉遲彥拼命搖晃腦袋,這段時間他已經拼命回憶了無數遍,真的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都說春/夢了無痕,但起碼夢還有一點點痕跡,但是那天晚上真的什么都記不起來了。

        有人給他下藥了?完全沒有印象了啊。

        “父親,我真的不知道,當時我真的喝醉了。”尉遲彥顫抖道:“而且有些話,其實我壓在心里也很久了。只不過我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說出來。”

        尉遲端哭泣道:“你瞎說什么實話啊,瞎說什么實話啊?”

        然后父子二人相對無言,繼續喝酒。

        喝得半醉之后,一個官員走了進來道:“這頓飯不錯吧,花了十五兩銀子置辦的,最好的酒,還給你燉了一條河豚,鮮美之極吧,也算是給你們爺倆榮華富貴的日子收個尾,到了下面之后,可不要責怪我們啊。”

        “帶走……”

        話音落下,幾個武士進來,把尉遲端父子二人押了出去。

        在牢房里面太久了,剛剛照到外面的大太陽光,頓時有些睜不開眼睛。

        足足好一會兒,尉遲端才睜開眼睛,這里就是總督府外的廣場。

        外面整整有上萬民眾,觀看行刑,全場肅穆凝重。

        因為刑場上密密麻麻都是人。

        真正的株連九族,尉遲端株連九族,徐福株連九族。

        當然皇帝最后定了一條線,十三歲以下,可以免于死刑,女的送到軍中為奴,男的送去西邊做苦役,建造邊境長城。

        但就算如此,還是有上萬人被株連,全部要被斬首。

        此時這里只有一千人,今天只殺一千人,總共殺十天。

        其中三個人要凌遲處死,尉遲端,尉遲彥,徐玄,他們要活活被千刀萬剮。

        睜開眼睛,看看這些人,有很多人甚至尉遲端都不認識,但是都被他牽連了,要被斬首示眾。

        這就是至高無上的皇權嗎?只是言語上冒犯一下,就要死上萬人嗎?

        南周帝國有多少人?八千萬,九千萬?一億?

        這一波就殺掉上萬人?整個帝國又能被殺幾次?

        帝國欽差大人高聲誦讀圣旨。

        全場所有人全部跪下,包括前來觀看行刑的幾萬民眾。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滄浪行省總督王其昌及其麾下臣工,辦差不利,革去所有官職。”

        以總督王其昌為首,整整一百多名官員,全部跪下。

        擋著所有人的面,摘取了官帽,脫去了官袍。

        一百多名官員,這還只是七品以上的官員,整個滄浪行省的官場,幾乎空掉了一半。

        這一幕,不僅僅在場所有民眾內心顫抖,就連尉遲端父子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渾身抽搐。

        這一百多名官員,奮斗了一生,才到了今天這個位置,甚至是世世代代的努力,才有今日的榮華富貴。

        僅僅只是因為尉遲彥酒后失言,全部遭到了牽連,幾代人的努力都毀了,所有前途也都毀了。

        “尉遲端,尉遲彥,誅殺九族!”

        “徐福,徐玄,誅殺九族!”

        “行刑!”隨著欽差大臣手中的簽落地。

        “唰唰唰唰……”上百名劊子手大刀斬下。

        一百顆人頭,滾落在地,鮮血潑灑了整個廣場。

        整個滄浪行省都找不到這么多專業的劊子手,所以都是從軍中調來的。

        “殺!”

        “殺!”

        “殺!”

        隨著一聲聲令下,劊子手的不斷揮動戰刀斬下。

        每一次斬下,就有一百顆人頭落地。

        總共殺了十波,上千人頭落地。

        原本之前行刑的時候,圍觀的民眾都會大聲叫好的,甚至興高采烈。但是現在所有人都面如土色,靜靜無聲,甚至忍不住嘔吐出來。

        但是又不能不看,因為這是官府組織他們前來觀看行刑,就是為了震懾。

        而且每一天都會換一撥民眾來行刑,十天時間內,要組織三十萬人觀刑。

        尉遲端,尉遲彥就這么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全家人身首異處。

        全身都仿佛麻木了,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情感。

        今天的殺頭結束了,欽差大臣又拿出圣旨。

        “尉遲端,尉遲彥,許玄三人,凌遲處死!”

        “行刑!”

        三個最專業的劊子手上上前,用漁網將三個人捆綁兜好,然后開始下刀子了。

        真正的千刀萬剮。

        “好,好,好……”尉遲端忽然高呼道:“我是被敖玉陷害的,我是被敖玉陷害的,他才是幕后黑手,他才是罪魁禍首!”

        這一聲高呼,在場幾萬人都聽見了。

        然后有一個人上前,往他嘴里塞入了一根木頭,讓他再也不能發聲。

        但是這里面有問題啊,因為他是等到尉遲端發聲之后,才往他嘴里塞入木頭的。

        ………………………………

        束國公府內。

        束國公全家,跪得整整齊齊。

        “皇上口諭問束國公,你和反賊徐福可是姻親?”欽差大臣問道。

        束國公叩首道:“算不得正經姻親,他的妹妹是我的小妾。”

        欽差大臣又問道:“當日徐福被車裂的時候,抓捕他全家,卻漏了他的兒子徐玄,是不是你藏起來的,并且將他送往海外的。”

        束國公面孔一顫,內心對徐福痛恨至極。當日月旦評十三名士被車裂,看上去很嚴重,但是在高層的眼中卻知道這件事情不嚴重的,這十三人之所以會被車裂,只是皇帝陛下需要這些人的腦袋震懾月旦評組織而已。

        單單論內心厭憎,皇帝對月旦評這十三名士還是很平淡的。畢竟他們當時要謀害的是敖玉,并非刻意要針對皇帝什么。

        所以束國公才會保徐福的兒子,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的,總督王其昌,黑冰臺提督余同都算是默許的。

        但誰能想到,原本應該逃出海外的徐玄又回來了,而且聯絡了徐福的幾個嫡系弟子,幾個侄子,竟然做出了這天大的事情。

        印刷了十幾萬份傳單,討伐萬允皇帝。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話,束國公早就把徐玄抓住,活生生按在茅坑里面溺死了。

        當傳單爆發之后,束國公立刻殺掉了那個小妾,也就是徐福的妹妹。

        然后立刻派人帶著天文數字的金銀進入京城打點,從太監到皇子,每一個人都打點到了。

        他就是想要保住自己的爵位。

        “老臣有罪,老臣有罪!”束國公拼命磕頭,直接額頭出血。

        這個時候千萬不要狡辯,老老實實承認,否則只會更加激怒皇帝陛下。

        欽差大臣問道:“束國公,陛下讓我問你,是要性命,還是要爵位?”

        束國公面孔一顫,臉色失去了所有血色。

        皇帝的這話非常清楚了,如果要保住家族的爵位,那他就只能去死了。

        如果他想要活著,那他家族或許就要失去爵位了。

        足足好一會兒,束國公叩首道:“罪臣明白了,明日天亮之前,一定會給欽差大臣一個交代的。”

        然后,束國公踉蹌起身,自己一個人返回道書房之內。

        僅僅一個時辰后。

        束國公府內傳來了一陣陣哭聲,然后整個公爵府每一個人都穿上白衣,家族武士出府,向各處報喪。

        束國公自殺,臨死之前寫了一份請罪折子,請欽差大臣轉交給皇帝。

        ……………………

        整個江州不論是民眾,還是官員,又或者是勛貴,全部都在瑟瑟發抖,恐懼的無法呼吸。

        欽差大臣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了幾百名官員,幾千名士兵。

        而且到了江州之后,立刻奪走了幾萬大軍的兵權,徹底封鎖了整個江州城。

        然后致命的圣旨,一道接著一道下來。

        上到總督,下到縣令,全部被罷官。

        和尉遲端有關聯的官員,全部被抓捕下獄,已經抓了幾百個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加。

        甚至監獄都關不下了。

        可怕的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傳來。

        尉遲端,徐福誅殺九族不說。

        尉遲端父子,徐玄凌遲處死不說。

        現在竟然連束國公也自殺了,這可是公爵啊,帝國的頂級的勛貴啊。

        盡管這個束國公家族在朝中并沒有擔任什么核心官職,但畢竟是公爵。

        之前江州可以說是夜夜笙歌的,尤其這些權貴子弟,每一天都是招搖過市,享受著這花花世界。

        但是現在,家家戶戶房門緊閉。

        幾個公爵府,侯爵府,所有的大門都關閉了,甚至連門口的守衛武士都撤下了。

        每一個勛貴都躲在家中瑟瑟發抖,唯恐會有災禍從天而降。

        誰知道這一場大禍會不會牽連到自己頭上啊?尉遲端是江州太守,徐福是名士之首,可以這么說整個江州所有勛貴都和這兩個人打過交道。

        一起做生意,一起吃飯喝酒就不說了,甚至還互相送過姬妾。

        太嚇人了。

        真是惶惶不可終日。

        此時欽差大臣就仿佛是死神一般,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會引起無以倫比的恐懼。

        因為他去了哪一家,就是宣讀圣旨去的,就證明這一家要有人死了,或者有人倒臺了。

        到目前為止,這位欽差大臣已經去了十幾家了,有的是高級官員,有的是勛貴。

        而這位欽差大臣離開之后,這一家要么有人被捕下獄,要么有人自殺,毫不例外。

        所以幾乎所有勛貴家族都在祈禱,欽差大臣千萬千萬不要上門啊。

        尤其是魏國公府,敖氏家族,更是房門緊閉,跪在祠堂里面,請列祖列宗保佑。

        ……………………………………

        魏國公府內。

        老太君每一天都在吃齋念佛。

        魏國公夫人每天都在抱怨,榮華富貴的清閑日子過得好好的,為何要去參與朝政呢?

        現在呢?報應來了吧。

        每一天都在擔驚受怕,時時刻刻都擔心欽差大臣上門殺人。

        “好好的富貴日子,為何要去巴結什么林相,巴結什么二皇子呢?現在看看,惹禍了吧,惹禍了吧!”魏國公夫人怒斥道。

        魏國公已經無心和妻子吵架了,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當日口口聲聲說要和林相聯姻,要去做二皇子從龍之臣,你比大家都積極,甚至國公府內只要有人稍稍消極一些,這位國公夫人還要大罵,說你們沒有出息,一點風險都不敢冒,未來哪里來的富貴啊?

        而現在危機來了,她又口口聲聲說要過清閑日子,當日她拼命阻攔,就是攔不住你們要去巴結林相,巴結二皇子。

        總之,正反都是她的道理。

        “現在好了,現在好了,等著吧,等著吧。”

        “平常和林相走得這么近,和尉遲端徐福走得近了,大禍降臨了吧,大禍降臨了吧!”

        這個魏國公夫人依舊在喋喋不休大罵。

        忽然,段鶯鶯怒聲道:“母親,你給我閉嘴。”

        頓時,魏國公夫人一顫,不敢置信望著女兒,然后尖聲道:“你竟然敢吼我?你還有沒有倫理道德,我是你的母親,你竟然對我出言不遜?”

        段鶯鶯寒聲道:“母親,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未來危機降臨的時候,不會如此無力,束手待斃。我們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不讓敖玉這樣的禽獸孽畜騎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

        魏國公夫人哭道:“我們家還有什么未來啊,現在這一關都過不去了。”

        段鶯鶯道:“你不要杞人憂天,皇帝陛下沒有瘋,你以為他愿意殺這么多人嗎?他是不得不殺,我們家不會有事的,束國公就是底線,陛下屠刀的底線。”

        魏國公夫人道:“你一個婦道人家,又懂得什么?”

        她自己就是婦道人家,還說段鶯鶯是婦道人家。

        “你給我閉嘴,否則我扇死你。”魏國公忽然怒吼,指著他的妻子道:“我怎么會娶了你這樣的女人?你給我滾出去,不要在這里呱噪。”

        魏國公眼睛一瞪,就要發飆,但是見到丈夫真的舉起巴掌了,于是哭哭戚戚地走了,去祠堂向老太君告狀去了。

        書房之內就剩下魏國公和段鶯鶯二人。

        “天殺的李重陽,總有一日,要將他碎尸萬段。”魏國公怒吼道:“如果不是他殺了李文閥,金州那邊已經兵變謀反了,敖心全家已經滿門抄斬了,我們又何至于在這里擔驚受怕啊?現在好了,只有我們江州一處承擔皇帝陛下的怒火。”

        段鶯鶯道:“父親安心,江州風波很快就要過去了。還有一個好消息,怒浪侯爵府依舊處于查封之中,柳氏還沒有放出來,敖玉那個畜生也沒有放出來,這就是好消息。”

        魏國公道:“我們家會不會被波及?”

        段鶯鶯搖頭道:“應該不會的,我們和尉遲端、徐福至少沒有姻親關系,雖然來往非常密切,但那只是我們自己覺得。在天下人眼中,我們和這兩人又不是師徒,又不是姻親,所以我們家不會有事的。”

        魏國公嘶聲道:“敖玉這個孽畜還在牢房里面,反而隔絕了這次風波,真是讓人不甘。這次竟然沒有弄死這對父子。”

        段鶯鶯道:“我和鳴郎談過,我們都覺得林相不會就這么善罷甘休的,他一定會想辦法jang敖心父子置于死地,我們拭目以待。”

        而就在此時!

        外面傳來了小公爺的聲音。

        “父親,父親,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欽差大臣來我們家了。”

        這話一出,魏國公幾乎要跌坐在地,臉色瞬間煞白,差點要昏厥過去。

        欽差大臣來了?那個死神來了?

        之前他去過的每一家,要么有人自殺,要么有人下獄,現在竟然來他魏國公府了。

        為什么啊?為什么啊?

        那我段氏豈不是大禍臨頭了?

        段弼不由得響起了欽差大臣在束國公府說的那些話,是要保住性命,還是要保住爵位?

        結果束國公自殺了。

        段鶯鶯渾身顫抖,道:“不可能,不可能,沒有道理啊,我們表面上和尉遲端、徐福的關系并不密切啊。有利益糾葛,但是沒有姻親關系,也沒有師徒關系啊。”

        魏國公道:“你,你是不是看錯了?欽差大臣要去的是另外一個方向啊?”

        小公爺道:“父親啊,我們又不是小民小戶,這一家就我們一戶人家啊,欽差大臣不是來我們家,又能去哪里?我當日就說了,要遠逃海外,遠逃海外,結果你們聽了敖鳴的鬼話,硬是相信林相會有什么殺手锏,硬是留在這里,現在看看,大禍臨頭了,大禍臨頭了。”

        這一幕不知道為何顯得如此熟悉。

        魏國公很快想到了剛才妻子的嘴臉,眼前這個兒子和他母親一模一樣啊。

        頓時,魏國公猛地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而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管家顫抖的聲音道:“國公,欽差大臣駕到,您要去大開中門迎接了。”

        ……………………

        敖氏家族內。

        老祖宗敖亭躺在床上,蓋著好幾床被子依舊在瑟瑟發抖。

        那股子冰涼仿佛是從骨子里面傳出來的一般,就算烤火也沒有用。

        這一次江州風波,最恐懼的便是敖氏家族,魏國公府。

        此時賄賂打點已經完全沒用了,不是沒人去給欽差大臣送銀子,但對方壓根不收。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次對江州大案的處置權在皇帝手中,欽差大臣只是執行人而已,自己是無法做主的。

        這就相當于黑白無常,專門負責奪人性命,但只是執行者,真正決定命運的是閻王爺。

        所有的勛貴就只能乖乖呆在家中等待命運的審判。

        而敖氏家族則是死死盯著魏國公府,因為兩家幾乎是一體的。如果魏國公府出事的話,那敖氏家族也危險了。

        但是若魏國公府不出事,那么敖氏家族也不會有事的。

        所以敖亭幾乎日日夜夜在祈禱,欽差大臣千萬千萬不要去魏國公府啊。

        但是……

        他的兒子敖景伯爵狂奔而入,顫抖道:“父親,父親,大事不好,大事不好,欽差大臣朝著魏國公府去了。”

        這話一出,老祖宗敖亭頓時眼前一黑,整個人都要昏厥過去。

        然后整個身體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知覺。

        “赫赫……”他的喉嚨地下發出了一陣陣嘶吼聲。

        這難道是要大禍臨頭了嗎?

        敖鳴孫兒明明說過的啊,魏國公府不會有事,敖氏家族更加不會有事的。

        束國公的死,就是這次江州風波的最后邊界。

        當然,這個世界沒有止損點這個詞,否則更加精確。

        很快,敖鳴也進來了。

        老祖宗敖亭道:“鳴兒,你不是說魏國公府不會有事的嗎?為何欽差大臣去了他們那邊了?魏國公府要是出事了,我們也逃不了了啊!”

        敖鳴臉色凝重道:“不應該啊,完全不應該啊。皇帝陛下也不想殺這么多人,只是為了維護威嚴不得不殺,所以死一個國公完全就夠了啊。”

        “你們看,誅殺了兩個九族,這是殺威。”

        “倒了一個總督王其昌,封疆大吏。”

        “又死了一個公爵。”

        每一系的人物都受到了震懾了啊,死了束國公,就沒有必要對付魏國公了啊。

        “所以按照道理來說,皇帝陛下不應該動魏國公的,真是奇怪了。”

        不得不說,敖鳴和段鶯鶯確實很聰明,將這一切分析得透透的。

        但這二人沒有想到的是皇帝陛下在看到名單的時候,無意中掃到了魏國公段弼的名字,然后聯想到了云中鶴寫的《東廂記》,想到里面的那個崔國公,本能覺得厭惡,所以也隨手勾了一筆。

        這就是魏國公倒霉的緣由。

        所以,這是真正的天有不測風云啊。

        ……………………

        魏國公中門大開,全家人整整齊齊跪下,迎接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朗聲道:“陛下口諭,魏國公段弼管教不嚴,有違祖訓,杖責三十!”

        聽到欽差念的圣旨后,魏國公幾乎要昏厥過去。

        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慶幸,眼前這等局面,杖責三十只能算是虛驚一場了。

        不過為什么啊?

        這算是什么鬼罪名啊?竟然和尉遲端,徐福完全無關?

        什么叫作管教不嚴啊,有違祖訓啊?

        這是為啥啊?

        當下,欽差衛隊幾個武士上前,將魏國公段弼按在地上。

        舉起木杖,噼里啪啦一頓打。

        這可是真的打,魏國公雖然有武功,而且還不弱,但這個時候可千萬不敢運功抵抗。

        所以短短十幾杖,就打得他血肉模糊,鮮血透過衣褲濺射了出來。

        三十杖之后,魏國公腰部以下已經沒有一寸好肉了,看上去慘不忍睹。

        但是魏國公依舊艱難地起身,然后跪下叩首道:“老臣知罪,老臣知罪,謝陛下隆恩。”

        然后他來到欽差大臣面前,低聲道:“吳大人,請您指教,我應該如何改正呢?”

        他這是在問,他究竟是哪一點觸怒了皇帝陛下呢?

        欽差大臣猶豫了片刻,道:“皇帝陛下覺得你家關系比較亂。”

        魏國公驚愕,他家關系哪里亂了?明明很講究的啊,但是皇帝說你家關系亂,那就一定是亂。

        “東廂記。”欽差大臣低聲道。

        然后,他大喝一聲道:“段弼,你好自為之!”

        說罷,欽差大臣率領衛隊,威風凜凜走了。

        “恭送欽差大臣。”魏國公段弼躬身相送。

        但是內心卻破口大罵。

        我艸你十八代祖宗,敖玉!

        我家關系哪里亂了?你的這本《東廂記》毀我家名聲啊,皇帝陛下看完之后,覺得我家亂,覺得我家關系惡心,所以竟然順手打了我三十杖。

        這,這他娘的太冤了。

        欽差大臣為何愿意告訴魏國公段弼?這是因為他在江州殺了這么多人,盡管是奉旨而為,但是擔心招人記恨,所以結一個善緣。

        順便也是告訴整個江州,一切都結束了,你們不必人心惶惶了。

        該殺的人都殺完了,該抓的人也都抓完了。

        不必呆在家中害怕了。

        ………………

        很快,江州官場,江州勛貴都接受了這個信號。

        原來打魏國公三十杖才是真正的結束。

        終于結束了,擔心受怕了這十幾天,終于結束了啊。

        真的嚇到半死啊,每天呆在家中祈禱,仿佛時時刻刻都會大禍臨頭的感覺太恐怖了。

        殺戮終于結束了,大家伙可以放心了。

        彈冠相慶吧!

        尤其敖氏家族內,很多人喜極而泣。

        欽差大臣去魏國公府的時候,他們真的嚇得魂飛魄散,覺得很快就要輪到敖氏家族了。

        沒有想到只是虛驚一場,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老祖宗敖亭也從床上起來了。

        “這肯定是敖玉孽畜的陰謀,這一切都是他做的。”

        “他想要將我們全族都置于死地,他這是做夢,做夢!”

        “掀起這么驚天的風波又如何?還不是波及不到我們?我們敖氏還不是巍然不動?”

        老祖宗敖亭問道:“敖玉那個小孽畜被釋放了沒有?怒浪侯爵府解除查封了沒有?柳氏那個賤人從官驛放出來了沒有?”

        “沒有!”

        “好,好,好,活該,活該!”老祖宗敖亭厲聲道:“這一關過去了,接下來依舊和敖玉這個孽畜不死不休。我知道這一切就是他做的,盡管沒有證據,但一定是他做的。尉遲彥大放厥詞是被敖玉陷害,徐玄的謀反傳單和敖玉也脫離不了干系。他想害死我們,他想害死我們。”

        “做夢,做他的春秋大夢,我不是好好的嗎?就算他粉身碎骨了,我們也好好的。”

        “我們緩過了這一口氣,接下來定要讓敖玉那個小孽畜粉身碎骨,粉身碎骨。”

        而就在此時,敖景伯爵猛地沖了進來,顫抖道:“父親,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敖玉向欽差大臣告發您了。”

        敖亭老祖宗道:“他告發我,他告發我什么啊?我沒有貪墨,我和尉遲端徐福都沒有表面關系啊!”

        敖景道:“敖玉告發您出言不遜。”

        敖亭老祖宗怒道:“我哪里出言不遜了?”

        敖景道:“他告發您說過一句話,您說雖然怒浪侯是敖心,他的爵位雖然最高,但您就是敖氏家族的太上皇,家里的一切您說了算。”

        這話一出,敖亭老祖宗眼前一黑,直接昏厥過去。

        敖玉孽畜,你好毒,你好毒啊!

        ……………………

        注:第一更送上,有月票的兄弟,幫我撐一下啊!糕點每天一萬五六更新,真的盡力了。幫幫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