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四章:太慘烈了!暴風驟雨!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七十四章:太慘烈了!暴風驟雨!字體大小: A+
     
        “敖玉,你不要裝傻啊!”尉遲端怒吼道:“當天在監獄里面,我要折磨你的妹妹,要給她動刑,你為了救你的妹妹,所以說出了這番話。”

        云中鶴攤開手道:“我說什么了?我說什么了啊?”

        尉遲端道:“你說讓我趕緊跑,再不跑就來不及了,說我的兒子尉遲彥要闖下天大的禍事了,說他是月旦評首席名士徐福的學生,而徐福逃亡出海之前,留下了某種可怕的東西,隨時都可能會爆開。說我尉遲全家都要完蛋,而且會株連九族。”

        尉遲端歇了一口氣,繼續道:“當時秋月閣那邊的事情剛剛發生吧?我兒子尉遲彥剛剛大放厥詞,你隔著十幾里怎么可能會知道?解釋只有一個,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陰謀。”

        “你派人用某種藥物控制了我的兒子尉遲彥,讓他失去了神智,并且教他說出了那些大逆不道的話。”

        “這一切都是你敖玉的陰謀,你為了救你的父親,你對皇帝陛下充滿了怨恨,你父親是太上皇的舊臣,你們懷念太上皇,所以策劃了這個驚天的陰謀。因為我抄了你的怒浪侯爵府,所以你要報仇,你這個毒計一箭三雕。”

        “現在證據確鑿,你沒得抵賴了!”

        尉遲端一口氣噴了這么多,頓時感覺到舒爽了。

        其實他自己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辯白,都無法改變尉遲彥大逆不道的事實。但是能夠把敖心家族全部拖下去,一起滿門抄斬,內心就已經解恨了。

        而且萬一這算是將功折罪呢?而兒子斬首了不要緊,或許他尉遲端的命能夠保住呢,只要能夠活命,他愿意做出任何事情。

        因為只要將敖玉拖下水,那幕后黑手找到了,林相就按全了,屆時林相應該會想辦法保他一條命吧?

        況且,尉遲端覺得自己說的就是真相。

        這一生他撒謊無數次,但這一次每句話都是發自肺腑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敖玉,你逃不掉了,你逃不掉了,你大逆不道,你試圖推翻皇帝陛下,你犯下了滔天大罪,你要被滿門抄斬了。”尉遲端嘶吼道:“你用毒計害我,但是你自己也要全家死絕了。”

        說完之后,尉遲端哈哈大笑,大聲喊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敖玉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總督王其昌冷道:“敖玉,你還有何話講?”

        云中鶴攤手道:“總督大人,這一切都是尉遲端的污蔑,他已經瘋了,他自己知道必死無疑了,所以拼命想要拖我下水,他覺得把我怒浪侯爵府拖下水,他就能活下來了。”

        “總督大人,三位大人,用最簡單的思維想一想,如果我要謀害尉遲彥,我還會說出來嗎?萬一當時秋月閣的事情還沒有發生,而我告訴了太守尉遲端,他豈不是能夠立刻阻止嗎?”

        “而且我為什么啊?如果這一些陰謀是我策劃的,我為何要說出來啊?這可是謀反大罪啊,我腦子有沒有進水,我提前和尉遲端說出來,讓他供我出來嗎?讓他反咬我一口嗎?”

        這話一出,三位大人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云中鶴說得很有道理,如果是他策劃的陰謀,為何要提前說給尉遲端聽,是唯恐對方不去破壞嗎?又或者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所以,這一切都是尉遲端的臨死之前胡亂攀咬。”

        聽到這話,尉遲端臉色一變,厲聲吼道:“敖玉,昨夜在監牢里面,這些話你明明都說了,你現在竟然否認。你敢發誓嗎?你敢發誓嗎?”

        云中鶴舉手道:“我發誓,尉遲端太守指認我的那些話,我都沒有說過。如果我說了,讓我天打五雷轟,讓我粉身碎骨,就算死了尸體都要去喂狗。讓敖氏列祖列宗在地下都不得安寧,讓敖氏祖墳被刨,里面所有的尸骸都被喂狗,讓敖氏祖宗全部打入十八層地獄,生生世世都不得翻身。”

        所有人不由得咧嘴,差不多行了,差不多行了。

        你這毒誓也太毒了,你這是發誓,還是自己在這過癮呢?

        尉遲端也呆了,眼前這個敖玉這么無恥的嗎?敖氏家族的祖宗他都可以胡亂立誓的嗎?

        這些話他明明說了,現在矢口否認,就不怕敖氏家族列祖列宗真的在地下不得安寧嗎?

        “我敖玉如果說過這些話,就讓敖氏列祖列宗每天晚上都變成厲鬼來找我敖玉。就讓敖氏全族慘死荒郊野外,尸體全部長蛆都沒有人管,被野狗咬碎了,都沒有人管。”

        他么的,可以了,可以了,你這樣下去就不是發誓了,就是詛咒了。

        尉遲端望向了三位大人,然后又望向了敖玉,嘶聲道:“敖玉,你明明說過這些話,現在你有不承認,你不是個東西,你無恥,你不配做敖心的兒子。”

        “我真的沒有說過啊。”云中鶴道:“我敖玉光明磊落,做過的事情都敢認,但是我沒有做過的事情,你讓我怎么認啊?”

        尉遲端拼命磕頭道:“三位大人,三位大人,你們相信我,相信我,他真的說過這些話啊。”

        “三位大人,他真的說過啊。敖玉,你撒謊不認,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總督王其昌道:“尉遲端,你還有其他證人嗎?”

        “有,有,有,當時南宮九留下了十幾個黑冰臺武士保護敖玉。”尉遲端道。

        總督王其昌朝著黑冰臺提督余同望去一眼,然后點了點頭。

        “來人,召喚保護敖玉的十名黑冰臺武士。”總督王其昌道。

        片刻之后,那十名黑冰臺武士被帶了上來。

        “拜見提帥。”十名黑冰臺武士先朝提督余同躬身行禮,然后再向總督行禮。

        總督王其昌道:“余大人,你來?”

        他這只是客氣一下,這畢竟是黑冰臺的武士,算是余同提督的人。

        黑冰臺提督余同道:“總督大人請。”

        總督王其昌道:“你們都是黑冰臺的武士?”

        “是,大人!”

        “南宮九派遣你們在牢房里面保護敖玉?”

        “是的,大人。”

        總督王其昌道:“昨天晚上戌時三刻,你們在哪里?”

        “在太守府監牢里面。”

        總督王其昌道:“這期間,前江州太守尉遲端是不是來見過敖玉,審問于他,并且抓來了他的妹妹敖寧寧,試圖動刑?”

        黑冰臺武士道:“是的。”

        總督王其昌道:“為了救妹妹敖寧寧,敖玉是不是尉遲端說過一些話?”

        黑冰臺武士道:“是的。”

        尉遲端大聲道:“聽到了嗎?總督大人聽到了嗎?這些黑冰臺武士也能夠作證的,敖玉就算你奸猾如鬼,這次也逃不了了。”

        總督王其昌道:“當時敖玉對王其昌說了什么話?”

        黑冰臺武士道:“那非常抱歉,我們沒有聽到,因為兩個人秘密交談的時候,把我們全部都遣走了。”

        總督王其昌道:“確定什么都沒有聽到?”

        黑冰臺武士道:“完全沒有,因為當時我們已經遠離了,而且兩個人的交談聲很小。”

        前太守尉遲端道:“總督大人,三位大人,當時敖玉和我說的就是那些話。說尉遲彥要招惹天大禍端,會把尉遲家族全部害死,會株連九族的話。我發誓,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云中鶴道:“沒有,我根本就沒有說過這些話,我又不是傻,怎么可能說這些話,給自己惹禍嗎?”

        尉遲端道:“那是因為我要對你妹妹動刑了,燒紅的烙鐵很快就要按在她的臉上了。”

        這話一出,在場三位大人面孔微微一陣抽搐。

        這事做得過了,你堂堂大郡太守,做事這么卑劣嗎?竟然要用燒紅的烙鐵去折磨一個十幾歲的女孩?

        這事確實丟人,不能說出口的,但現在尉遲端完全管不了這么許多了。

        尉遲端繼續道:“你為了救你妹妹,所以說出了這些話,說出了我兒子尉遲彥要惹下天大禍事,尉遲家要死絕,株連九族。”

        云中鶴砮吼道:“尉遲端大人,你怎么就不能實事求是呢?我當時說了什么,你心中沒數嗎?你從我家抄出二十萬兩銀子,而且中飽私囊了很多財物,但是你仍舊不甘心,你覺得我家是百年豪族,肯定不止這些銀子,所以想要從我逼問其他銀子下落,因為黑冰臺武士保護我,你不能對我動刑,所以你抓來我妹妹,要對他動刑,逼問我家中的藏銀。”

        這話一出,尉遲端臉色頓時變了。

        云中鶴道:“為了救我的妹妹,我只能將家族的秘密藏銀告訴你。這才是我們交談的內容,至于其他的,完全子虛烏有,全部都是你的栽贓陷害。”

        總督王其昌道:“敖玉,你說的話可有證據?”

        云中鶴道:“為了保護妹妹,我秘密告訴尉遲端,愿意給他五十萬兩銀子,只要他別傷害我妹妹。然后我告訴他,父親書房中,書架后的墻壁石磚里面暗藏著黃金,相當于五十萬兩銀子,這是太太爺爺藏起來的,就怕萬一出現巨大變故的時候,我們敖氏家族也依舊有錢吃飯。”

        總督王其昌道:“來人,立刻去檢查怒浪侯爵府書房。”

        不需要總督下令,黑冰臺武士直接沖了過去。很顯然他們不相信文官集團,所以要獨自去辦案。

        所以,整整三波人馬去怒浪侯爵府檢查。

        欽差大臣一波,總督大人一波,黑冰臺一波。

        而此時,尉遲端已經搖搖欲墜了,臉色蒼白得沒有任何血色。

        大約半個時辰后!

        這三波人馬都回來了,而且還帶著一波證人,就是昨天晚上守衛怒浪侯爵府的士兵。

        “回稟大人,怒浪侯爵府書房書架后,確實有一面特殊的墻壁,里面的磚頭確實藏有黃金,書架有被移動的痕跡,磚頭也有被撬開痕跡,其中一塊石磚已經被劈開,露出了里面的黃金。”

        接著,封鎖怒浪侯爵府的武士跪下顫抖道:“昨天晚上,大概亥時一刻,有人靠近了怒浪侯爵府,我們呵斥了,結果發現是太守尉遲端大人,他要進入怒浪侯爵府,按照規矩是不可以的,因為怒浪侯府已經被查封了。需要欽差大人的陪同和首肯,他才能進去。但他畢竟是太守,我們不敢阻止。”

        黑冰臺提督余同道:“他是一個人進去的,還是有人陪同?”

        那個武士首領道:“尉遲端太守是一個人進去怒浪侯爵府的。”

        黑冰臺武士道:“昨天晚上,尉遲端太守來總督府,身上就帶著一把厚重的短刀,已經被當成證物收起來了,可以拿出來檢查一下。”

        總督大人點了點頭,道:“取證物。”

        片刻之后,太守尉遲端的那支短刀被拿出來檢查,抽出來之后,不需要專業人員,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了。

        “三位大人,尉遲端的這把短刀上有明顯的缺口,應該是劈砍石磚留下來的,而且上面還有黃金的痕跡。所以能夠肯定,昨天晚上太守尉遲端大人,私自進入敖心的書房,移開書架,鑿開墻壁,劈開磚頭,發現了里面的黃金。”

        黑冰臺提督余同道:“那就能證明,敖玉沒有撒謊了?”

        云中鶴躬身拜下道:“三位大人英明無雙!”

        總督王其昌怒道:“尉遲端,你還有和話可說?”

        尉遲端幾乎要昏厥了過去,這敖玉太毒了,他昨天晚上是故意說出那些隱藏黃金之事的,就是為了今天的審訊啊,此子太陰險狠毒了。

        尉遲端顫抖道:“三位大人,這……這確實沒錯,敖玉確實和我說過書房墻壁暗藏黃金的事情,但是我兒子尉遲彥將創下大禍,會害得我株連九族的話,他也說過的啊。”

        云中鶴一攤手,表示非常無奈。

        此時有一位大人開口了,此人是滄浪行省按察使,專門負責刑法,算是滄浪行省排名第三的主官。

        “這樣邏輯上是說不通的。”按察使大人道:“尉遲端你說敖玉為了救妹妹,所以對你說出了那些你全家要死絕之類的話?那豈不是更加激怒你,反而會害了他妹妹嗎?為了救妹妹,他交代出家中秘密藏銀之事,這才是合理的。他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說你兒子要闖禍,你全族要被株連之類的話,因為完全沒有必要。”

        所有人點頭,都表示認同。

        尉遲端啞口無言,一時間竟然無法反駁。而敖玉那張憨厚的肥臉,更是一臉無辜的樣子。

        老天爺!老天爺啊!

        為何現在說實話,都沒有人相信了啊?

        我說的都是實話,都是實話啊。

        我尉遲端一生中,難得說幾句實話,為何你們都不相信了啊。

        你們都是瞎了眼睛啊,敖玉這等奸猾如鬼的東西,你們竟然信了他的鬼話,卻不相信我,你們會后悔的。

        而就在此時,外面一個人狂奔而入,嘶聲大吼道。

        “總督大人,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總督王其昌猛地一顫,這已經是出了天大的事情了,還有什么不好了啊?

        還先不夠亂嗎?又出了什么大事啊?

        那個官員手中拿著一疊東西,顫抖地交到了總督王其昌手中。

        總督王其昌一看,整個腦袋幾乎都要炸了。

        這是一份傳單,但是里面的內容無比驚悚。這里面已經不是說什么還政太上皇了,而是說萬允皇帝不但昏庸無能,而且卑鄙狠毒,為了皇位謀害自己的父親。

        太上皇之所以長期沒有出現,不是他不想出現,而是被萬允皇帝軟禁起來了。

        不僅如此,太上皇被萬允皇帝所害,已經四肢癱瘓了,每一天都生不如死,活得豬狗不如。

        傳單中還說萬允皇帝每天都要去見折磨太上皇,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萬允皇帝穢亂宮廷,太上皇的每一個嬪妃,都被他蹂躪過。

        這份檄文的最后,還請天下忠義之士,召集大軍,殺入京城,拯救太上皇。

        這,這傳單是一份討伐檄文,而且討伐的是當今的萬允皇帝啊!

        這,這,這是要毀天滅地了啊!

        總督大人手中完全拿不住了,這些傳單直接掉落在地。然后渾身酸軟,完全站不住了,直接跌坐在地上。

        黑冰臺提督拿過這些傳單,看了一眼后,渾身顫抖冰涼。

        欽差大人看了一眼,更是直接要昏厥過去。

        三位大臣足足好一會兒,說不出半個字,就是腦子一陣陣昏眩,好像要昏厥過去。

        這,這他么的是嫌棄江州官場死的不夠徹底嗎?還要來這么致命一擊?

        足足好一會兒,總督王其昌道:“這……這是在江州城內嗎?”

        “不是江州城,是周圍的云州城,蒼州城,江州周圍的幾個城,全部都有,一夜之間出現的。”那個屬下道。

        王其昌顫抖道:“有多少,能夠回收,能夠完全銷毀嗎?”

        “保守估計,十幾萬份。”

        王其昌又一陣昏眩,十幾萬份?那根本就藏不住了,很快這傳單上的內容就會傳遍整個帝國的。

        而且無數人都會把上面的內容當真的。

        “誰,誰做的?”王其昌顫抖道。

        “我們抓到了三個人,都是月旦評名士,徐福的嫡傳弟子,當時抓捕的時候,他們逃走消失了。而且這批傳單數量太巨大,需要非常專業的印刷工坊,我們根據紙張和油墨,也找到了幾個秘密工坊,全部屬于徐福。”

        總督王其昌明白了,這就是徐福的后招。

        事發之后,徐福帶著月旦評十幾個名士逃亡海外,當時就已經決定留下這個大后招,引爆這場巨大的政治風波。

        不過他們終究沒有逃出去,被南宮二抓了回來,為了防止他亂說話,直接就腰斬了。

        但他留下的后招,還是爆了。

        徐福的嫡傳弟子,他的侄子,兒子,藏在暗處,為徐福報仇。

        引爆了這個驚天大雷。

        局面徹底徹底失控了。

        而就在此時,黑冰臺提督余同厲聲吼道:“尉遲端,你何時與徐福勾結?策劃這場驚天的謀逆大,還不從實招來?”

        尉遲端跪下道:“我,我怎么可能和徐福勾結啊?”

        黑冰臺余同道:“那你剛才指認敖玉說過那些話,你兒子尉遲彥是徐福的弟子,所以會引來天大的禍事。當時徐福留下的這些傳單還沒有爆發,你如何知道的?你不是和徐福勾結,又是什么?”

        尉遲端顫抖道:“是敖玉啊,是敖玉和我說的這些話啊。”

        余同提督道:“敖玉是怎么知道這一切的?他怎么會知道徐福會留下后招,引爆局面?”

        尉遲端本能脫口而出道:“肯定是徐福和敖玉互相勾結。”

        這話一出,他恨不得狠狠打自己一耳光,卻也來不及改口了。

        你當所有人都是腦殘嗎?誰不知道徐福和敖玉是生死大敵,甚至徐福就是敖玉弄死的。

        你竟然說這兩個人互相勾結?你是把我們所有人都當成傻子啊!

        總督王其昌怒吼道:“尉遲端,如今關頭,你竟然還胡亂攀咬,信口雌黃,你眼中還有王法嗎?你如此藐視我們幾位上官?來人啊,給我打,給我打!”

        其實,對尉遲端這樣的犯人,就算扒掉了官服和官帽,也是不能動刑的。

        但總督王其昌真的是被激怒了,也害怕了。

        艸你們十八代祖宗啊,你們要鬧事,為何要在我滄浪行省啊?為何不去別的地方啊?

        所以這股憤怒,他一定要傾瀉出來。

        頓時,幾名總督府武士上前,猛地把尉遲端的褲子扒下來。

        水火棍,猛地拍打而下。

        短短片刻,就把尉遲端打的血肉模糊。

        一直以來,只有尉遲端打別人的,哪有他被人打的時候啊。

        堂堂三品高配的太守啊,竟然被人扒了褲子打,如同最卑賤的罪犯一樣。

        這一刻,他真的恨不得立刻死去了。

        而且,那股子劇痛,讓的忍不住嚎叫出聲,原來打板子這么痛啊,他下令打了無數人,真沒有想到如此之痛。

        短短片刻,公堂之上出現了一股臭味,尉遲端大人直接被打的失禁了。

        遍地的鮮血,屎尿齊出。

        真是慘烈之極啊。

        然而,總督王其昌打完之后,也只能泄憤而已。

        接下來局勢徹底失控了,他無法想象,這些噩耗傳到京城,傳到皇帝耳朵里面,這位至尊會是何等震怒?

        龍顏大怒,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頭落地。

        一定會殺得人頭滾滾的。

        對于這位皇帝陛下,王其昌總督還是了解的,這是一個狠辣程度超過太上皇,而且最喜歡玩弄帝王心術之君。

        江州會不會被殺的腥風血海?只有天知道了。

        至少現在,這件事情已經超過了總督大人王其昌的控制范圍了,他只能盡人力,聽天命了。

        內閣里的那位林相,希望你能挽天傾,能夠拯救這個局面。

        否則滄浪行省,七品以上的官員,不知道會被殺多少人,多少人會下獄。

        不,應該說。整個滄浪行省,尤其整個江州,七品以上官員還能活幾個人。

        總督王其昌潸然淚下,然后緩緩摘下了自己的官帽,放在了桌子上。

        “諸位大人,事情已經發生了,接下來,盡人事,聽天命吧!”

        在場所謂官員,全部摘掉了官帽放在桌上,渾身踉蹌,面如土色。

        …………………………………………

        魏國公府!

        魏國公,敖亭,敖鳴,段鶯鶯等人,也全部都得到了這個更驚人的壞消息。

        徐福死后,還引爆了一顆更加可怕的炸彈,十幾萬份傳單流傳了出去。

        這傳單上的內容,比尉遲彥說的那個惡毒得多了。

        萬允皇帝軟禁太上皇,殘害太上皇。人人愛戴的太上皇,此時過著豬肉不如,生不如死的生活。并且找到天下的忠義之士,進京勤皇,拯救太上皇,拯救大周。

        之前還僅僅只是說皇帝昏庸,還政太上皇,而現在直接喊出了拯救太上皇的口號。

        對皇帝陛下的討伐檄文。

        皇帝會憤怒到什么地步?完全不知道。

        整個江州官場,江州勛貴,會承擔皇帝何等的怒火?

        只有天知道!

        知道會有政治風暴爆發,但都拼命控制,希望只是一場小風暴。

        但是現在,顯然是一股驚天的風暴了,這不是大風了,而是一股颶風了。

        會把無數人,無數家族都碾碎的驚天颶風了。

        此時,魏國公顫抖道:“現在,真的可以考慮,遠遁海外了,至少一部分逃出去。”

        敖亭面孔一陣抽搐,如果要決定遠遁海外,就要趕緊行動了。

        江州發生的一切,會用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后天皇帝就能收到這里發生的一切了。

        很快欽差大人就會用最快速度趕來,到那個時候想跑都難了。

        但是真的需要跑嗎?

        這次驚天的風波,真的會波及到敖氏家族,波及到魏國公府嗎?

        魏國公顫抖道:“我們和尉遲端交往甚密,我們和徐福交往也很密切,敖鳴這個江州第一才子,還是月旦評徐福捧起來的。”

        敖鳴道:“不急,就算要遠赴海外,也只能送走一些不矚目的孩子,免得被一網打盡。但關鍵還要看金州那邊,只要金州那邊成功了,我們就不會被牽連。”

        段鶯鶯道:“對,皇帝最多只能徹底打壓一方,總不能兩方都打壓吧。金州兵變,他殺敖心,清晰勛貴將領。江州劇變,他清洗文臣勢力。他會大開殺戒,但不能吧兩個派系都殺光吧!只要林相沒事,我們都會沒事。”

        ………………………………………………

        寧北行省,金州!

        寧北總督怒吼:“李文閥,你要造反嗎?”

        李文閥拔刀,猛地朝著總督斬去,大吼道:“對,我就是造反了。”

        局面就要徹底崩壞了。

        只要李文閥殺死寧北總督,謀反就成為事實,而且是以敖心的名義謀反兵變的。

        敖心全家,注定被滿門抄斬了。

        此時,那個黑冰臺的武士還只是剛剛看到金州城的城墻而已,根本來不及阻止了。

        李文閥一邊砍殺寧北總督,一邊醞釀接下來的話:敖心大帥,不世之功。皇帝昏庸,殘害忠良。為了敖心大帥,我們反了!

        眼看寧北總督就要人頭落地了。

        金州衛統領李文閥大吼道:“敖心大帥……”

        然而就在他剛剛喊出四個字的時候。

        “嗖嗖嗖嗖嗖……”他身后的幾名親衛,狂射弩箭。

        李文閥完全沒有防備,就算有鎧甲護身,這么近的距離下,依舊被十幾支鐵箭射入身體。

        箭頭上抹有劇毒,瞬間李文閥直接就失去了行動力,直接倒地,渾身僵硬。

        “李文閥謀反,我為皇帝陛下殺此賊,我為敖心大帥殺此賊!”一名千戶官高聲大呼道:“有人要陷害敖心大帥,逼迫李文閥謀反,栽贓敖心大帥。我為皇帝陛下殺此賊,我為敖心大帥殺此賊。”

        “我為陛下殺此賊,我為敖心大帥殺此賊!”這名千戶一邊高呼,一邊來到總督大人面前跪下,雙手奉上了戰刀:“總督大人受驚了,總督大人受驚了。”

        “保衛總督大人,保衛總督大人。”

        然后,這名千戶直接擋在寧北總督面前。

        寧北總督已經跌倒在地了,衣衫都被劃開了,差一點點就被李文閥開膛破肚了,完全是魂飛魄散。

        足足好一會兒,他目光望向金衛的這名千戶道:“將軍真乃義士也!”

        “卑職不敢,只是聽從了敖心大人的教誨,知道時時刻刻都要忠君愛國。”這名千戶道:“總督大人,有人逼迫李文閥兵變謀反,栽贓敖心大帥。那些逼迫李文閥謀反兵變的人,給了幾十萬兩銀子,還偽造了樞密院的軍令。這些人就在城內,插著黑色鳳旗的地方,就是他們的據點,是否要抓捕?請總督大人示下。”

        寧北總督大聲道:“抓,抓,抓!”

        隨著一聲令下,總督府的親衛,還有金州衛的軍隊,潮水一般朝著寧無缺等人藏身之處沖去。

        至此,敵人在金州的陰謀徹底破產。

        金州沒有兵變,沒有謀反,相反上演了一場敖心部署忠君愛國,拯救總督,力挽狂瀾的大戲。

        暴雷的只有江州!

        承受皇帝無邊無際怒火,也只有江州!

        此時整個江州內,只有一家是無辜的,那就是怒浪侯府。我們都被抄家了啊,我們都被抓捕下獄了,總不可能去參與徐福和尉遲彥的謀反陰謀了吧?

        所以當時云中鶴說,這個時候,只有監獄才是最安全的。

        江州的炸彈引爆了,只有呆在監獄之內,才不會被波及,三天之內挽回局面。

        …………………………………………

        南周帝國京城,金碧輝煌,威嚴四射的皇宮。

        “報,報,報!”

        “江州八百里加急,要面呈陛下!”

        “江州八百里加急,要面呈陛下!”

        江州發生的劇變噩耗,終于要送到皇帝的面前了。

        與此同時。

        “報,報,報!”

        “金州八百里加急,寧北總督密奏。”

        “金州八百里加急,寧北總督軍情密奏!”

        很湊巧,金州的密報也來了,寧北總督的密奏,說的便是李文閥兵變造反未遂,被忠義將領成功阻止之事。

        而這個忠義的千戶殺李文閥的時候,一直都在高呼,為皇帝陛下,為敖心大帥,擊殺此賊。

        一直都在高呼敖心忠義。

        大太監侯正,拿著兩份十萬火急的密報,瘋狂奔跑,沖向萬允皇帝的書房。

        ……………………………………

        注:第一更送上,兄弟們月票拉我一把啊!莫要讓我如此無力呀!每天一萬五六更新,真的是竭盡全力了,拜求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