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四章:絕殺!敵人末日到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四章:絕殺!敵人末日到了!字體大小: A+
     
        見到云中鶴,蘇芒公子不由得一愕,然后一絲不茍行了一禮。

        “既然敖玉兄和于大人早有準備,那我便去回去了。”蘇芒道:“接下來的事情,我知道該如何做,當然如果你們覺得需要一個更恰當的時機,也可以給我信號。”

        云中鶴道:“蘇芒兄,月旦評給你的那一張字據,能夠給我看看嗎?”

        蘇芒公子便拿出了那一張字據。

        云中鶴拿過來之后,先細細地檢查,用鼻子嗅。

        首先確定上面有沒有白磷,會不會莫名其妙自燃。結果當然是沒有的,隨著云中鶴在無主之地上演了一出契約自燃的戲碼,現在有很多人也都知道了白磷這種物質特性。

        但畢竟沒有實物,需要通過一定的化學手段進行提煉,所以至少現在還沒有真正出現過白磷。

        接下來,云中鶴檢查這上面的墨水。

        因為有些墨水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漸漸褪色,最后完全消失不見。

        這樣一來,這張字據就徹底死無對證了,這樣的江湖戲法有不少的。

        果然云中鶴發現了,這張紙條上的墨跡已經少有褪色了。

        月旦評組織果然奸猾無比啊。

        接下來,云中鶴用一點點水做實驗,褪色得更加厲害了,用鹽水來模擬汗水,褪色飛快。

        于錚大人冷笑道:“月旦評,堂堂名士組織,竟然用這等下三濫的手段,有辦法挽回嗎?”

        云中鶴點頭道:“有,有!把我的寶箱拿過來!”

        片刻后,一個瘸腿的武者走了進來,把一只箱子放在桌面上。

        云中鶴拿出幾個瓶瓶罐罐,把里面的東西按照比例,倒入清水之中。

        然后把這張月旦評的字據放入這藥水之內,不需要太久,僅僅幾秒鐘時間,趕緊撈了起來。

        然后放在火上小心翼翼地烘烤。

        幾分鐘之后,這張字據徹底烤干了。

        “這下子上面的字跡再也不會消退了,月旦評那些個毒士也休想逃脫了。”云中鶴把這張字據還給了蘇芒。

        “告辭……”蘇芒公子拱手。

        云中鶴道:“蘇芒兄,你想好了嗎?你這樣做,不但會將林相集團徹底得罪死,甚至會得罪二皇子。而月旦評組織掌握了天下輿論,他們會對你恨之入骨的,日后會給你帶來無窮的麻煩,甚至是性命之危。”

        蘇芒公子沉默了片刻,道:“這天下總要有清白的地方吧,實在沒有的話,我也要讓自己清白。”

        沒有任何豪言壯語,他直接離去了。

        ………………

        其實在放榜之后不久,云中鶴立刻秘密來找于錚大人,把可能發生的各種風險全部告知。

        依舊是那種法子,云中鶴把自己當成敵人,然后想著應該會用什么手段弄死敖玉?

        然后,他想出了幾十個法子。

        其中最毒的,就是發動落第考生,哭孔廟,圍攻總督府,圍攻貢院,制造流血事件,釀成驚天慘案。

        于錚大人是一個直人,立刻就要去找月旦評組織,去找魏國公對峙。

        而且還要派人去找蘇芒,說是不能看著他誤入歧途。

        但是云中鶴阻止了,他說只能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啊?

        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將計就計,坑死敵人。

        至于蘇芒那邊,完全不必擔心。

        云中鶴看過蘇芒公子的考卷了,人如其人,而且結合他歷年的事跡,得出了一個判斷。

        這是一個驕傲到極點的人,這是一個有絕對精神潔癖,道德潔癖的人,絕對絕對不可能和人同流合污的。

        這是一個孤獨的人,這是一個清醒的人。

        但沒有想到,云中鶴還是小看了蘇芒。

        他竟然選擇假裝答應月旦評組織,并且讓對方立下字據,然后竟然要以一己之力掀翻對方的陰謀。

        如此人品,如此膽識,如此魄力。

        真的就如同于錚大人所說的那樣,國士無雙啊。

        這個世界上,學問好的人已經很難了,還要聰明就更難了,再要道德高,膽子大,有勇有謀,那真的就是萬中無一了。

        真正國士無雙!

        講真的,這次的鄉試蘇芒的頭名解元真的是十拿九穩的,云中鶴是抄襲了四五個大神的作品,用中國千年流傳的經典杰作,才把蘇芒的文章壓了下去。

        著代表了什么,中國歷史千年來排名前列的幾個大神,聯手把蘇芒打敗了。

        其實,沒有人知道蘇芒看榜之后的心理活動,更沒有人知道,他看完敖玉考卷之后的心理活動。

        蘇芒非常非常激動,甚至孤寂的心都一陣震顫。

        失落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激動,為敖玉的考卷而激動。

        盡管他只是得了第二名,但是卻比奪了第一名更激動。

        當然,他不是獨孤求敗,一心想要別人擊敗自己。

        但是他也渴望出現天下華章,渴望出現振聾發聵的文章,渴望出現名揚千古的佳句名詩,因為他自己的內心也仿佛死寂了很久,找不到突破,寫不出更好的文章詩賦了。

        哪怕這些驚艷絕倫的文章和詩賦不是他自己寫,甚至是自己競爭對手寫的也好。

        所以,這真的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也難怪于錚大人這么喜歡他,對他抱有巨大的期望。

        因為在于錚大人看來,蘇芒和他一樣正直,才華橫溢,但是卻不像他于錚那么偏激狹隘,相反他是很寬宏的。

        于錚大人嘆息道:“敖玉,你是一個才華絕頂的奸詐之徒,蘇芒是一個才華橫溢的高尚君子。但是我現在也弄不清楚,你們兩個人誰才是真正的國之棟梁了。”

        這個問題,云中鶴也無法回答。

        因為位置越高,就越講究王道,正道。

        陰謀詭計這種東西,能夠得意一時,卻不能得意一世。

        所以如果要執掌一國朝政,執掌內閣,那毫無疑問是蘇芒這樣的國士更加合適。

        于錚老大人道:“但是我能夠肯定的是,像我這樣的人是沒用的,于國幾乎沒有什么用處,但這是性格缺陷,改不了了。”

        很快,于錚老大人把密折寫好了。

        但是接下來,他陷入了困難之中,因為他找不到一個心腹能夠去送這封信。

        云中鶴道:“交給我吧,我爹雖然不會做人,也不會做官,但是對士兵還是很好的,所以家里死士不少,一定能夠用最快速度,把您的這封密折送入京城,送到皇帝的陛下手中。”

        “好。”于錚大人把密折放在云中鶴的手中。

        片刻后,一個武士接過了這份密折,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狂奔離開江州城,前往京城。

        ………………………………

        次日!

        天剛蒙蒙亮,江州城一片喧嘩,街道上人山人海。

        許多人剛剛開門,就聽到了一個炸裂的消息。

        敖玉鄉試科考舞弊,已經證據確鑿了。

        護送鄉試考卷的四品武將莫逢春,曾經是怒浪侯敖心的心腹部署,也是敖心侯爵埋在皇宮的一個釘子。

        這次為了讓敖玉奪得前三名,這位護送鄉試考卷的四品武將莫逢春用神不知鬼不覺的手段,把試題偷了出來,并且抄寫了一份,偷偷交給了敖玉。

        天一書院的山長祝蘭天收到考卷之后,立刻親自解答,然后讓敖玉把所有答案和文章都背了下來。

        祝蘭天是何等水平啊?算得上是一代宗師了啊。

        敖玉在考試上,抄的全部是祝蘭天給的準確答案,當然奪得第一名啊。

        但是敖玉這個天下第一廢物實在太蠢了,你就算要抄也別全抄啊,第一天帖文和經義的考試,你故意做錯幾道題啊,那樣對成績也米有影響。

        但是敖玉不懂這些,蠢不可及,竟然把所有題目全部做對了。

        幾百年歷史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全部答對,你敖玉竟然全部答對了,你不是作弊又是什么,這一點反而泄露了底細。

        而且在京城那邊,帝國黑冰臺已經去抓捕莫逢春了,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

        敖玉奪得頭名解元,本來就非常驚悚。

        此時這個消息一出來,眾人不由得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啊,真相大白啊。

        竟然是舞弊,果然是舞弊啊。

        加上帶頭鬧事的人是蘇芒,聞名江州的才子,天煞孤星,這件事就更加讓人信服了。

        這些落第的秀才,本來就不甘心,覺得自己才華橫溢,憑什么不能中舉?

        正在借酒澆愁呢,結果這一被鼓動,紛紛都炸了。

        一開始僅僅只是幾千名落第的秀才,后來不是秀才的書生也紛紛涌入進來。

        他們還義憤填膺,覺得掌握了正義和真理。

        我們這不是為了一己私利,是為了帝國利益,是為了神圣科舉。

        最后,整整聚集了兩三萬書生,甚至不是書生也都混了進來。

        整整幾萬人,在街道上浩浩蕩蕩而過。

        而且此時官府的態度非常曖昧,這群書生只有一兩千人剛剛上街的時候,其實只要官府喝止,很多人還是膽小的,能夠壓制住場面的。

        但是太守府和總督府,都對這一幕漠視,甚至坐視發展壯大。

        最后,太守府甚至還派來了城衛軍為書生隊伍開路。

        這頓時讓眾多書生們膽氣大增,更加堅信這里面有舞弊。

        整整幾萬人,在蘇芒的帶領下,先去圍攻了太守府。

        太守尉遲端親自接見了眾多秀才舉人們,表示請廣大學子們克制,要相信朝廷一定會將此事調查清楚,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一個公道。

        如果真的有舞弊情形,那不管他的靠山有多大,不管他出身有多高貴,都只能是自取滅亡。

        幾萬書生歡呼,受到了巨大的鼓舞。

        然后,蘇芒帶著幾萬人又去圍攻了總督府。

        總督大人也出面,見了廣大學子,也是請大家克制,相信朝廷一定能夠調查清楚。

        接下來,蘇芒又帶著幾萬人去孔廟。

        幾萬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表示天道不公,科舉不公,褻瀆了圣人。

        這絕對是老節目了。

        每一次涉及到科舉舞弊案,一定會哭孔廟的。

        哭完之后,隨著蘇芒一聲令下。

        十幾名書生,把孔廟里面的圣人塑像給抬了起來。

        就這樣,幾萬名書生扛著孔圣人的塑像游街,一邊游街,一邊大哭。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出殯呢,就差敲鑼打鼓吹嗩吶了。

        這段時間,蘇芒絕對是光芒萬丈,完全是絕對的領袖。

        真正一呼百應,不管他說什么,下面幾萬人立刻響應,并且立刻去做。

        這算是什么,馬首是瞻。

        揮手之間,風云聚匯,千萬人從之。

        這好有一比,一支穿云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按說這個時候,蘇芒應該激情澎湃,熱血沸騰,甚至野心滋長,覺得天下在握。

        換成其他任何人都應該飄飄然的。

        但是蘇芒,卻覺得內心冰冷,充滿了畏懼。

        不是對自己的前途充滿畏懼,而是對人性充滿畏懼。

        他的腦子里面涌現出了一個詞:烏合之眾。

        他清楚地知道,單獨的人或許是清醒的,但是一群人就可能會愚昧昏聵。

        但沒有想到會愚昧到這個地步。

        按說這群人都是舉人和秀才,都是精英人群,應該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啊。

        這場所謂的舞弊案根本沒有任何證據,甚至很荒謬。

        鄉試考卷不久之前才定下來的,而且開考之前三天才送到江州。

        就算是祝蘭天答題,起碼也要一天時間吧。

        那留給敖玉背誦的時間,僅僅只有不到兩天時間。

        兩天時間,背誦幾萬字?

        能背的出來嗎?就算能背出來,那也是天才了。

        一個子虛烏有的舞弊案,稍稍煽動一下,就會有幾萬人來鬧事,而且完全沒有思考能力,別人說什么就是什么。

        這是人嗎?這明明是羊群啊?

        孔圣人說: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但是對這句話一直到現在都有爭論了的。

        蘇芒一直覺得,一定要讓廣大民眾覺醒,思考,覺悟,然后自發地加入帝國前進的步伐之中。

        只有這樣,帝國才能真正強大,挖掘民力。

        但現在這個局面,真是讓人很悲觀啊,連舉人和秀才都那么愚昧,何況是尋常百姓。

        未來如果真的出現一個更加擅長鼓動人心的天才,豈不是能夠顛覆掉整個帝國?

        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

        那這里面的平衡應該在哪里呢?

        蘇芒在萬眾吹捧中,萬眾追隨中,痛苦地思索著。

        這不是假裝,而是真正的舉世皆醉我獨醒,真正孤獨是一群人的狂歡。

        也幸好是蘇芒率領了這群人,雖然聲勢驚人,但是起碼沒有出現打砸搶,也沒有出現大量的踩踏傷亡。

        “走,去貢院,去貢院!”

        游街一圈后,蘇芒揮手,頓時幾萬人抬著孔子的塑像,浩浩蕩蕩朝著貢院而去。

        ……………………………………

        一個時辰后!

        貢院被徹底包圍了。

        “于錚出來,于錚出來!”

        “所有考官出來,所有考官出來!”

        幾萬人齊聲高呼。

        孔圣人的塑像,就放在大門口。

        “還我公道,還我真相!”

        “揭露舞弊,揭露舞弊!”

        幾萬人震聲高呼。

        與此同時,幾萬人群中,隱藏著幾十名刺客,隨時準備找準機會出手。

        殺一百多人,就差不多夠了。

        而且是要假冒怒浪侯爵府的武士出手,栽贓給怒浪侯敖心。

        怎么假冒?難道穿著怒浪侯爵府的衣衫嗎?沒有那么低級的。

        怒江侯爵府武士有什么特征?殘疾!

        對,敖心對手下將士很好,尤其是沒有家庭,而且受傷殘疾的武士,他都會帶回家養起來。

        所以,怒浪侯府的幾百名護衛,幾乎都有殘疾。

        這群人殺人之后,逃之夭夭,只要假裝殘疾就可以了。

        到那個時候,所有人自然就會把鍋栽到怒浪侯爵府頭上的。

        什么?這種栽贓手段太直接了?

        面對大眾的陰謀,千萬要直接簡單,絕對絕對不能復雜化,一旦復雜基本上會失敗。

        如今,這幾十名刺客都已經準備好了。

        只要一聲令下,他們就立刻動手殺人,殺一百七十五人。

        這就足夠釀成驚天大案了,足夠讓敖玉粉身碎骨了。

        只要殺掉這一百多人,只要釀成慘案,那敖玉就晚了,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

        “于錚出來,于錚出來!”

        “還我公平,還我真相,揭露舞弊!”

        這些書生已經處于險境之中,依舊毫無察覺,依舊熱血沸騰,振臂高呼。

        “砰!”

        一聲大響,貢院的門打開了。

        首先涌出來的,是幾百名武士,全副武裝的武士。

        所有書生不由得一呆,這是什么意思?難道貢院想用武力鎮壓?

        幾百人也鎮壓不了幾萬人啊?

        緊接著,于錚,閔晉元等十幾個考官,身穿官服,全部出現了,來到了高臺之上。

        “出來了,出來了!”

        “交代真相,交代真相。”

        幾萬人齊聲高呼。

        蘇芒雙手舉起,瞬間全場寂靜。

        他用盡全力道:“大家安靜,由我作為代表,質問幾位考官,可好?”

        “好!”幾萬人齊聲高呼。

        過去十幾個時辰,所有人都聽從了蘇芒的指揮,完全是馬首是瞻,絕對的羊群效應。

        蘇芒來到高臺,目光緩緩望向全場。

        “我接下來的話很重要,關系到大家的生死存亡,所以你們全部安靜,不要說一句話,全部由我來說,可以嗎?”蘇芒大吼道。

        “可以!”

        蘇芒道:“很好,感激大家的信任,那從這一刻起,大家全部安靜。”

        全場安靜,一聲不吭。

        蘇芒大吼道:“此時,十萬火急,險象環生,所以請所有人,全部坐下,全部靜坐!”

        頓時,在場幾萬人全部盤坐下去。

        唯獨少部分人例外。

        這里面大部分人,都是月旦評組織派來的刺客,打算趁亂殺人,制造慘案的。

        還有小部分人,因為一下子懵逼,沒有反應過來。

        稍稍驚愕之后,這群人也趕緊坐了下來。

        包括月旦評的第十三名士單濁,他也喬轉打扮來到了現場,算是掌控局面。

        還有敖亭的心腹,魏國公府的心腹,也都藏在這幾萬人之中。

        蘇芒大聲道:“我們為何要聚集在這里?因為我們聽說了一個驚天的科舉舞弊案,護送鄉試考卷的禁衛軍四品將軍莫逢春,曾經是敖心侯爵心腹,他中途竊取了考卷,抄寫了一份,并且送給了敖玉。祝蘭天親自做題,并且讓敖玉全部背誦下來,所以敖玉才奪了第一名。”

        聽到這里,眾人更加憤怒。

        盡管已經聽了無數遍了,但再一次聽到的時候,還是覺得義憤填膺。

        月旦評第十三名士單濁瞇起眼睛,因為殺人的命令,就是由他來下的。

        接下來,蘇芒還會繼續抨擊敖玉,抨擊帝國權貴。

        等到在場幾萬人徹底憤怒的時候,他下令殺人,冒充怒浪侯爵府的殘疾武士殺人。

        那樣就是徹底火上澆油。

        接下來,蘇芒就帶著幾萬人殺向怒浪侯爵府,把怒浪侯夫人柳氏,把敖玉全部抓出來,拔光了衣衫游街。

        反正法不責眾,我們都是為了正義。

        到那個時候,怒浪侯夫人和敖玉,絕對身敗名裂了。

        甚至,怒浪侯夫人柳氏就再也沒有顏面活在世界上了,只能尋死一途,一個貴夫人被當眾扒光衣衫游街,必死無疑了。

        毒吧,就是這么毒。

        誰讓你敖玉招惹我們月旦評的?惹了我們的人都要死,而且是慘絕人寰的死。

        “真相是什么?!”蘇芒猛地一聲大吼。

        他手中,甚至拿了一個鐵皮喇叭,聲音變得更大了。

        “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什么?”

        蘇芒三次厲喝!

        瞬間,所有人的頭皮發緊,汗毛豎起,耳朵豎起,凝聚精神。

        所有人目光全部緊緊盯著蘇芒,這是他們的精神領袖啊。

        蘇芒厲聲吼道:“事實的真相就是,這場舞弊案子虛烏有,這一切頓時月旦評組織的陰謀。”

        “月旦評十三名士單濁找到我,讓我帶著你們鬧事,帶著你們哭孔廟,帶著你們圍攻總督府,帶著你們圍攻貢院。”

        “而且他們答應了,只要我接下了這件事情,就讓我成為這一科鄉試的解元,明年殿試,保我進入一甲前三,殿試之后,保我進翰林院。”

        “這是字據!月旦評首席名士寫下的字據,上面有他的簽名,有他的私人印章,還有月旦評的公章。”

        蘇芒猛地將手中的字據高高舉起。

        瞬間,全場直接炸了。

        所有人頭皮徹底發麻,甚至一下子徹底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而月旦評第十三名士的頭皮,仿佛瞬間就要炸開了,仿佛一道雷霆猛地劈在他的頭上,把他震的魂飛魄散。

        因為事情太突然了,所以他一下子也失去了反應。

        最關鍵的是蘇芒手中的字據是動過手腳的啊,上面的自己和章印會自動消失的啊。

        為何此時字跡依舊清晰啊。

        蘇芒大聲道:“我這張字據,歡迎任何人來檢驗,是不是月旦評首席名士的字跡。”

        而此時,月旦評第十三名士立刻清醒了過來,厲聲吼道:“他在說謊,他被敖玉收買了,他被怒浪侯收買了,蘇芒背叛了大家!”

        緊接著,單濁變了聲音,高呼道:“殺人了,殺人了,怒浪侯爵府的武士殺人了!”

        這就是號令,這就是殺人的號令。

        埋伏在人群中的殺手們得到號令之后,立刻抽出匕首,準備大開殺戒,釀成驚天慘案。

        周圍的書生瞬間完全嚇呆了,幾乎屎尿齊出,一下子甚至連逃跑都腿軟啊,因為他們都盤坐在地呢。

        “動手抓人!”蘇芒猛地一聲令下。

        “嗖嗖嗖嗖嗖……”

        一百多名高手猛地沖出來,直接將這幾十名刺客撲到在地,直接抓捕。

        “為了把敖玉置于死地,他們在人群中布下了幾十名刺客,要趁亂殺人,釀成驚天慘案!”蘇芒繼續道。

        這話一出,人群中瞬間就要炸鍋了。

        “不要動,不要動。”蘇芒大聲道:“這幾十名刺客,我早就盯住了,他們都有一個特征,袖子上有一塊紅布,這是他們互相辨別用的。”

        “所以在他們動手之前,怒浪侯爵府的武士,早已經盯著他們了,兩個人盯一個。”

        “現在這些刺客,已經全部抓住了。”

        “大家坐在地上,不要動,不要動!因為可能還隱藏有刺客,一旦大亂,他們還會趁機殺人。”

        此時,單濁隱藏在人群中,發出了凄厲的尖叫:“殺人了,殺人了,大家快跑啊,快跑啊……”

        很顯然,他要趁機制造混亂,再一次渾水摸魚,再一次制造流血事件。

        被他這么一喊,人群再一次亂起來。

        而且,月旦評派來的其他人,魏國公府,敖亭派來的其他人,也紛紛尖叫高呼。

        “殺人了,殺人了,大家快跑啊……”

        然后,他們自己也跟著跑起來,試圖帶亂風潮。

        這個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因為幾萬人在場,一旦大亂,引起踐踏事件,一定會死很多人。

        “不要動,不要動!”蘇芒大吼。

        貢院的幾百名士兵,也齊聲高呼。

        但是來不及了,因為人群已經要亂起了,這就是羊群效應,這就是烏合之眾。

        稍稍一亂,就想著要跑,就會發生踐踏事件。

        “那就是單濁,那就是幕后黑手,抓起來,抓起來!”蘇芒猛地一指人群之中。

        “所有站著的,都是罪人同黨,所有站著的,都是同黨!”

        “抓起來,抓起來!”

        怒浪侯爵府的一百多名武士,如狼似虎地沖過去,一把抓住了潛伏在內的月旦評第十三名士單濁,直接扒開了他所有的偽裝。

        甚至,直接把他全身都扒干凈了。

        然后高高抬起,敵人一下子群龍無首,失去了指揮者。

        “抓住單濁了,抓住幕后黑手了。”

        “所有刺客,全部落網了。”

        所有人抬頭一看,發現果然是月旦評第十三名士單濁,他被扒光了,高高抬起。

        瞬間,所有人的精神都被轉移了。

        于錚大人大吼道:“所有書生,全部坐著不要動,坐著不要動。”

        “任何人站起,就立刻剝奪所有功名,終身取消科舉資格。”

        于錚大人聲音太小了,幾萬人聽不清楚。

        于是,十幾名考官齊聲高呼:“全部坐著不要動,凡有站起身的全部剝奪功名,取消科考資格。”

        然后,幾百名士兵也跟著齊聲高呼。

        果然還是這個威力巨大,全場所有的書生,全部重新坐了下來。

        終于,全場的秩序再一次平定了下來。本來要亂的局面,再一次穩定了下來。

        于錚大人全身冷汗都濕透了衣衫,他覺得完全從鬼門關過了一遍。

        如果剛才大亂,被人趁機殺人,或者發生踐踏慘案,那他于錚不但官職保不住,性命都難保。

        本以為只會有幾千人來,沒有想到竟然有幾萬人。

        于錚大人吼道:“這里發生的一切,月旦評組織的陰謀,我都已經全部寫了密奏,兩天之前就送往京城了,八百里加急,皇帝陛下已經知道這里發生的一切了。”

        “操縱這場陰謀的人,你們完了,皇帝陛下的旨意很快就要來了。”

        “你們想要謀殺莫逢春將軍,制造他畏罪自殺的假象?不要做夢了,他早就收到消息了,你們派去的殺手,此時也已經落網了。”

        “月旦評組織,喪心病狂,罪大惡極,你們的末日到了!”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月票,拜求支持!謝謝諸位恩公的大恩大德了,謝謝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