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一章:科舉放榜!萬眾沸騰!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一章:科舉放榜!萬眾沸騰!字體大小: A+
     
        接下來,其實十幾名考官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第一名和第二名已經定下來了,但是從第三名和第九十五名還沒有定呢。

        但是大家都已經寡淡無味了。

        因為第一名的考卷太逆天了,第二名的考卷太出色了。

        剩下的考卷明明也很出色了,但是在第一名和第二名襯托下,真是顯得暗淡無光啊。

        而且所有人腦子里面都有一個執念,就是想要知道這個見鬼的第一名究竟是誰啊?

        真的無法想象啊,滄浪行省竟然還有一個鬼才藏得這么深,這也未免太恐怖了啊。

        正是在這個懸念之下,接下來定名次的時候,就顯得非常沉悶而又寡淡了。

        這是非常罕見的,因為往往在這個時候,考官們爭吵的最激烈。

        因為大家的口味畢竟是不一樣的,你覺得這一份好,我覺得那么一份好,所以在有一些名次上通常會有很大的分歧。

        但是今天完全沒有分歧,顯得尤其的和諧。

        不是因為團結,而是所有的感情都耗盡了。

        先是把所有的情感給蘇芒,幾乎在內心中把他定為第一名解元了。

        但是沒有想到又冒出來一個鬼,直接把第一名奪走了,而且還把所有人的情感都帶走了。

        所以接下來就顯得非常冷靜了。

        一旦冷靜,那就顯得非常可觀了。

        很快第三名到第十名就定下來了。

        前十定下來之后,從第十一名到第九十五名就潦草很多了。

        雖然還是認真的,但已經沒有非常計較了。有些時候策論和詩賦分不出高低,就索性用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考試作為參考,因為那有分數,非常直觀,誰高誰低清清楚楚。

        而且主考官于錚大人其實還有一個念頭,敖玉的考卷呢?

        那個紈绔子弟在考場里睡了三天,尤其是第一天帖文和經義,完全是題海戰術,他開始考試后不久便趴著睡覺了,所以想必有大量白卷的。

        所以敖玉的試卷肯定是第一批就被涮下去了,根本連被看策論和詩賦的資格都沒有。

        于錚大人就很想問一下,有沒有人看過大量的白卷啊?但是又不好意思問出來,那樣顯得他多心胸狹窄似的。

        但仿佛某位考官看出了于錚的疑惑。

        好吧,其實不僅僅是于錚,而且是在場所有考官的疑惑。

        那個天下第一廢物敖玉考得怎么樣了?不,準確說應該是差成什么樣子?

        那個考官道:“我批閱到了一份考卷,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考試,僅僅只答了三十道題,還錯了二十道,剩下的全部是白卷,那應該就是敖玉的吧。”

        這話一出,整個房間頓時輕松了下來。

        終于有一個懸疑解開了,哈哈哈!

        倒不是眾多考官幸災樂禍,實在是這幾天的閱卷把眾人憋的不行。

        太辛苦了啊。

        接連幾天幾夜,都在這個房子里面,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一步都不能離開。

        太苦悶了啊。

        “敖玉這算是超常發揮了啊。”副主考道:“我聽說在考試前一天晚上,他還在背中庸的第五頁呢。我本來覺得他最多能夠答對五道題,沒有想到竟然答對了十道題。”

        “是啊,超產發揮,超常發揮。”

        所有的名次都已經定下來了,接下來就是最后的審核工作了。

        所謂的審核就是什么呢,就是檢查所有的考卷有沒有犯忌諱的,比如太上皇的名諱啊,太祖的名諱啊等等。

        另外,有沒有違反政治正確的內容?有沒有含沙射影,暗藏攻擊朝廷,攻擊皇帝的行為?

        尤其要注意,這些文章里面有沒有藏頭字,藏頭句什么的。

        萬一哪個考生腦子進水,在策論里面藏頭句,有謀反之意,那就徹底完蛋了,在場的考官都要受到牽連

        不過一般來說是不會的,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進入像是考場的都是讀書人的精英,鄉試完全決定了未來的命運,誰會拿前途和性命開玩笑。

        “說來都要怪祝蘭天大人,他在《石頭記》后面的稿子的里面留了藏頭字,把敖亭父子坑死了,也把我們大家伙坑了,現在所有考區的鄉試主考官,又要多一道程序了,檢查藏頭句。”

        這項工作也太枯燥了。

        十三個考官,一遍一遍地檢查。

        “對了,怒浪侯進京好幾個月了吧,陛下這是什么意思啊?”某位同考官道。

        放在之前,他肯定不會說出這句話。

        但是大家一起關在這個房子里面幾天幾夜,一起閱卷,一起吃喝拉撒,關鍵氣氛還很融洽,關系仿佛親近了很多,所以也聊得放開一些。

        是啊,真是奇怪啊。

        怒浪侯敖心入京幾個月了,就是為了和皇帝攤牌,說他不需要嗣子,爵位和家業都要交給自己的親生子敖玉。

        皇帝沒有同意,但是也沒有放他回家。

        你要說有重要軍務?也是完全沒有的。

        敖心這個驃騎大將軍,只有在打仗的時候權力大,手中掌握幾十萬大軍的兵權。

        但是不打仗的時候,所有的兵權都在皇帝手中,他這個驃騎大將軍是沒有事情的。

        甚至練兵的差事都交給了別人。

        “不是一直都在傳,怒浪侯要封太尉嗎?要封公爵嗎?”某位同考官道。

        副主考是翰林院學士,算是在朝廷中樞,頓時道:“太尉還有幾分可能性,封公爵?完全是要害他呢。”

        “閔大人,您仔細說說。”旁邊的同考官趕緊問道。

        副主考,翰林學士閔晉元道:“去年那一戰,我們雖然口口聲聲說贏了,但實際上卻是輸了,折損了幾十萬大軍,還丟了無主之地。只不過刺殺對方主帥贏佉,并且以治病救援的名義將他扣留了下來,算是俘虜了對方的主帥,然后高呼勝利。”

        眾人點頭。

        這件事情大家伙都清楚,民眾可能被忽悠,還覺得這一仗打贏了,但是他們作為朝廷官員,當然清楚地知道,這一戰完全輸了。

        折損了幾十萬軍隊不說,關鍵是整個無主之地都丟了。

        “我們和大贏帝國已經談判好幾輪了,一開始想要用贏佉交換一半的無主之地,以大西城為界,北邊歸大贏,南邊歸我大周,但是大贏拒絕了。只有又換了一個條件,用贏佉交換澹臺城,我們放回贏佉,大贏把澹臺成交給我們。”

        旁邊的同考官道:“結果呢?”

        翰林學士閔晉元道:“大贏帝國還是拒絕了,他們的要求是無條件釋放贏佉,作為回報他們愿意承認無主之地的名譽獨立性,并且不公開宣稱占領無主之地,也不把無主之地劃為大贏帝國行省。”

        這話一出,在場考官紛紛大罵,罵大贏帝國太狡詐了。

        你這是什么代價都不愿意付出啊,打算空手套白狼啊,無主之地明明已經被你實際占領了,你宣稱不宣稱,又有什么區別?

        其實還是有區別的,大贏帝國不宣稱占領無主之地,不劃為大贏帝國行省,這樣就給了南周帝國一個遮羞布,至少讓天下萬民覺得,這一戰南周帝國沒有輸,反而贏了。

        因為無主之地還是獨立的存在啊,沒有被大贏帝國占領,反而大贏帝國的主帥被我們俘獲了,這難道還不是贏嗎?

        這樣一來,起碼皇帝在天下萬民的顏面算是保住了。

        “結果呢?”同考官道。

        “當然是談崩了啊。”閔晉元道:“等著吧,一旦談判徹底破裂,大贏帝國宣布徹底占領無主之地,并且劃為行省之后,我們南周帝國境內會出現山呼海嘯的,天下萬民和精英讀書人一定會再掀起狂潮,這場大戰的勝負,一定會徹底拿出來說清楚。到那個時候,就絕對不再是糊涂案了。”

        下面的一位同考官道:“怕就怕,真的有腦子進水的人站出來喊什么還政之類的話,那就是天翻地覆,不知道要殺多少人了。”

        此時,于錚大人道:“此事不要聊了,再聊就惹禍了。”

        頓時,那位同考官立刻給自己一耳光,真是說順口了,光顧著痛快,連還政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

        這個詞是絕對的禁忌,說出來真是會死人的。

        啥是還政?

        當今太上皇雖然年紀大了,但還非常精神矍鑠,思維銳利,完全如同鎮國神祇一般。

        幾年前,太上皇退位是因為他在位已經超過五十年了,而南周帝國的太宗皇帝被稱之為千古一帝,在位五十一年。

        天衍皇帝也很了不起,南周帝國本來已經出現了頹勢,正在狂走下坡路,甚至是危機四伏。

        正是天衍皇帝在位這五十年,勵精圖治,征戰開發南蠻,使得帝國疆土擴張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不但止住了頹勢,而且還一舉成為天下頂級強國。

        要知道幾十年前,南周帝國可是被大涼王國打得又是割地,又是賠款,又是和親,受盡的恥辱。

        所以這位天衍皇帝已經不僅僅是中興之主了,他不僅僅挽救了南周帝國,而且還將帝國擴張了三分之一的疆域,有點類似于光武帝劉秀的級別了。

        所以當年如果天衍皇帝繼續做下去,完全是沒有問題的,天下萬民也臣服。但他不想在位年限超過太宗皇帝,于是提前退位,讓太子繼位,就是當今萬允皇帝。

        所有人都認為天衍皇帝只是表面退位而已,肯定還會牢牢掌握皇權。

        這種例子大家也知道,滿清的某個十全老人就是這樣做的。所以嘉慶帝在位的時候,和珅厲害得很,不太把嘉慶帝放在眼里,一直到這位十全老人掛了之后,嘉慶帝才辦了和珅。

        但是沒有想到,天衍皇帝退位之后,真的把所有權力都交出來了。

        為了表示自己的態度,天衍皇帝甚至把自己的宮門都給封閉起來了,不允許任何臣子以任何名義去打擾他。

        有什么奏章,有什么大事,全部交給萬允皇帝,不要來打擾我頤養天年。

        所以,平常也只有兩個人可以經常見到太上皇。

        一個就是當今的皇帝,另外一個便是香香公主。

        香香公主是誰?當今皇帝最寵愛的女兒,同時也是太上皇最最最寵愛的孫女,絕對的掌上明珠。

        盡管大權在握,但萬允皇帝的壓力還是很大。太上皇把所有權力都給了我,沒有任何掣肘,那如果我做得不好,又該怎么辦?

        如果沒有這個太上皇,那萬允帝做得不太好也就不太好了,誰也奈何不了他。

        但是有太上皇在,一切都不同了。如果萬允皇帝真的做得非常不好,那太上皇其實是可以換人的。

        為了證明自己,萬允帝雄心勃勃提出了北伐,要加入天下爭霸戰。

        但是這第一戰輸了,折損了幾十萬大軍,還丟了無主之地。

        所以很多人心中其實涌出了兩個字:還政!

        皇帝陛下還是有點嫩啊,不如還政給太上皇吧。

        這就如同當年某想公司,某大佬志已經退下來,楊總上位了。但是危機降臨的時候,大佬志不得不重出江湖。

        還政這個詞,雖然不少官員,讀書人私下都在說,但是還沒有一個人剛公開說出口。

        一旦說出口,真的會血流成河的。

        剛才幾個考官聊得興起,談到了一些帝國機密,包括和大贏帝國的談判,看上去有點犯忌諱,但其實是不要緊的,這種天聊得多了,官員在青樓里面聊的比這還要過分。

        但是還政這個詞,真的是絕對禁忌,萬萬不能說出口了。

        于錚大人眉頭皺起,雖然他并不喜歡當今的這位萬允皇帝,但是他也堅決反對還政太上皇。

        萬允皇帝五十幾歲,正處于壯年,而且有太上皇這個鎮國神祇在,就算有一些不順利,都沒有多大關系,都能過去。

        幾年之后,又是一代明君。

        如果還政于太上皇,那整個帝國不知道又要動蕩多少年。

        而且說一句誅心的話,太上皇七十幾歲了,還能活幾年啊?

        但是沒有辦法,天下之事不是以他的意志為轉移的。

        還政太上皇雖然沒有任何人公開談起,但是就如同水面之下的致命漩渦,已經形成了。

        又如同還沒有爆發的龍卷風,但是風眼已經要形成了。

        一旦爆發,不知道多少人死去。

        雖然某些人并不是真的要掀起還政太上皇的風波,但卻想要利用還政這個詞害人啊。

        …………………………

        因為剛才有人犯了忌諱,說出了還政二字,所以整個房子之內再一次陷入了寂靜和苦悶。

        但是這個氣氛更加嚇人啊。

        于是有人主動打破了這個寂靜,笑道:“祝蘭天大人也算是晚節不保了吧!”

        “可不是嘛?明明寫出了《石頭記》這樣的千古奇文,卻要交給敖玉,聽說還收了敖玉為徒,就是為了打擊敖鳴,為了打擊林相,可見他對當年的事情還是耿耿于懷啊。”

        “何止耿耿于懷啊,當年他開始要入閣的,結果直接被趕出了朝堂,完全是生死大仇啊。”

        “報仇雪恨,情有可原。但是他竟然挑中了敖玉這等紈绔,這等廢物,一輩子的清名全毀了。”

        “可不是嗎?敖鳴此人之才華算是和蘇芒不相上下的,敖玉和他相比,真是烏鴉對鳳凰。祝蘭天大人竟然把報仇的希望寄托在敖玉身上,還真是老眼昏花啊。”

        “這科考三天,敖玉硬生生睡了三天,這簡直是對神圣科舉的玷污。”

        “這等廢物,我參加鄉試會試多年,還真的從未見過。”

        “這個天下第一廢物,真是名不虛傳啊!”

        果然,你想要打破尷尬氣氛怎么辦?你想要和諧氣氛怎么辦?非常簡單,共同討伐一個人就可以了。

        幾個考官一起罵敖玉,氣氛果然重新熱烈融洽了起來,一下子忘記剛才有人提起的還政二字。

        最枯燥的排查工作完畢了。

        接下來,應該拆開糊名了。

        最最激動的時刻來臨了,最大的懸念要揭開了。

        這個碾壓蘇芒的鬼神之才究竟是誰啊?你隱藏得太深了啊,我們十幾名考官簡直抓耳撓腮地想要知道你是誰,現在終于可以揭露了。

        主考于錚大人甚至迫不及待,拿出了裁紙刀,切開了遮在名字上的糊紙。

        這一刻,充滿神圣的感覺啊。

        因為最大懸念要揭露了。

        所有考官全部擁了過來,然后屏住呼吸,等待最后懸念的解開。

        主考于錚大人猛地揭開。

        然后……徹底徹底驚呆了。

        因為這份第一名的考卷的名字,正是敖玉。

        就是他們剛才抨擊嘲諷了半個時辰的怒浪侯之子,停下第一廢物敖玉。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幾乎無法呼吸。

        我……我日了個球啊。

        太驚嚇了啊。

        真的有一種做夢一般的不真實啊?我,我這是眼花了嗎?

        太瘋狂了啊!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足足好一會兒,有人問道:“這一科鄉試,是不是有兩個敖玉啊?”

        “沒有!敖這個姓氏本來就很稀有,只有一個叫敖玉的,怒浪侯之子。”

        “這,這是什么情況啊?他不是一直在睡覺嗎?”

        “或許是他早早就寫完了,然后趴著睡覺?”

        “可是,他不是天下第一廢物嗎?”

        足足好久之后,有人問道:“會不會是這次鄉試的考題,真的漏了啊?”

        說完之后,眾人又搖頭。

        對于這次滄浪行省的鄉試,皇帝陛下非常關注,一直到鄉試前七天時間,才真正定下考題的。

        然后出題之人,就立刻被關在宮內的某個角落里面,不能接觸任何人。

        而且這些考題是幾十個人出的題,就算有一個人漏題,也只能漏一部分啊。

        不僅如此,這份考題還是皇帝最信任的內廷高手,再禁軍的護衛下,送來江州城的。

        不但鎖死了,而且還有蠟封,還有堅固的鐵鎖。

        完全完全不可能漏題的。

        而且漏題,只漏給了敖玉一個人?敖心是一個孤臣,沒有什么黨羽的,他憑什么弄到考題?

        “面帶豬像,心中嘹亮啊!”有一個考官道:“這敖玉,扮豬吃老虎啊。”

        “看來,這《石頭記》真的是他寫的啊。”

        “祝蘭天大人不是老眼昏花,而是目光如炬,只怕是真的要通敖玉這個弟子,給林相致命一擊啊!”

        然后,副主考閔晉元道:“于錚大人,如果把敖玉定為頭名解元的話,只怕會掀起巨大的風波,真的要這樣嗎?”

        于錚淡淡道:“首先,我本不喜歡敖玉這個人,我最討厭的就是權貴子弟。但是他作弊了嗎?”

        “沒有!”所有人搖頭。

        于錚道:“那他的考卷犯了忌諱嗎?”

        所有人依舊搖頭。

        于錚道:“那你們又怕什么風波?身正不怕影子斜,就按照這個名字出榜吧!”

        忽然有一名考官道:“這個榜單一貼出去,只怕整個江州都會沸騰了,我真的期待魏國公府和月旦評那十三名士會有什么反應啊?”

        這個語氣有點幸災樂禍啊,顯然平時在朝中,受到林相一黨的欺壓。

        于錚老大人道:“準備紅紙,我要寫榜了。”

        接下來,其他考官拿出來早已經準備好的大紅紙。

        于錚老大人一絲不茍地寫榜。

        第一個頭名解元,就是敖玉。

        第二名亞元,蘇芒。

        整整一個時辰后,紅榜全部寫完了,整整九十五名舉人。

        “你們都檢查一遍,可有差錯?”

        眾人細細檢查了一遍,然后道:“沒錯,完全對。”

        何止是沒錯啊,于錚大人這字寫得太好了,鐵畫銀鉤,銳利鋒芒,力透紙背。

        于錚大人道:“那行,那就開門,然后放榜吧!諸位也回去洗洗,然后睡吧,熬了這幾天幾夜了,都辛苦了。”

        然后他站起來的時候,不由得一陣踉蹌,幾乎摔倒在地。

        他也差不多是七旬的人了,從開考一直熬到現在,也是有點油盡燈枯的感覺了。

        旁邊的副考官閔晉元趕緊上前攙扶道:“于公,小心,小心!”

        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后,其他人也發現了,這位于錚老大人根本沒有傳說中這么惡劣啊,鐵骨錚錚的同時,卻又不乏憐憫之心啊。

        為何之前懟天懟地懟空氣啊?

        于錚大人沒有說出口,正是因為有太多的不平事,他才忍不住懟天懟地啊。這一次滄浪行省的鄉試,公平公正,沒有什么不平,我又不是神經病,見誰懟誰。

        “開門,放榜!”

        隨著主考于錚大人一聲令下,房門開啟!

        “開門,放榜咯!”

        ……………………

        此時,貢院門外已經人山人海了!

        幾乎所有參加科考的人都來了,沒有參加的也來了,整整擁擠了幾萬人。

        當然了,此時已經沒有人談論敖玉了。

        因為今天是放榜之日,一切都和敖玉無關了。

        他的輸已經成為了定局,而且過去幾天幾夜的時間,整個江州都在嘲笑敖玉無知無懼,自不量力,蠢不可言,考場肥豬。

        嘲笑了幾天幾夜,也差不多夠了。

        不僅僅江州百萬人知道敖玉在考場上睡了三天,連整個滄浪行省都知道了。

        他都再一次成為了廢物蠢貨的代名詞了。

        今天大家談論的焦點只有一個,蘇芒能不能奪得頭名解元。

        當然了,絕大多數的人持肯定態度,都覺得此人一定能奪第一,甚至好多其他才子,都已經本能地把自己的最高目標列為第二名了。

        此時,蘇芒萬眾矚目,無數考生正圍在他的身邊,拼命恭維之。

        “蘇芒兄肯定能夠奪得頭名解元。”

        “今日奪解元,明年奪會元,狀元,那蘇芒兄便是連中三元了,我大周開國以來,也只有一個人連中三元吧?”

        “能夠和蘇芒兄同一科考試,真是莫大之榮幸啊。”

        “可不是嗎?原本和敖玉這等敗類考試是莫大之恥辱,但是有蘇芒兄在,足以蓋過敖玉帶來的恥辱,真是我等之幸事啊。”

        面對這些恭維,蘇芒不卑不亢,冷淡驕傲的同時,卻又不失禮貌。

        他也沒有虛偽地謙遜說自己不行,因為他覺得這一次自己發揮得極好,解元應該是十拿九穩的,尤其那句十年生死兩蒼茫,道盡了他這十年來的心酸,也應該能夠打動所有的考官。

        至于敖玉,蘇芒聽說過,但完全不關注的。

        而就在此時。

        貢院的門打開了,幾名貢院的官差,全副武裝護送著一名副考官,高舉著紅榜。

        頓時,幾萬人如同潮水一般涌了過去。

        “開榜了,開榜了!”

        最最激動人心的時刻要到來了。

        最偉大的一刻,也要到來了。

        蘇芒卻顯得很安靜,甚至再一次進入了短暫的冥想時刻。

        很激動,但是也很安靜,因為他志在必得,充滿了必勝之把握。

        幾個官差正在往墻壁上刷漿。

        然后,三張大紅榜帖了上去。

        先是第三張,這是六十一名到九十五名的。

        頓時,人群中已經開始沸騰了起來,傳來了無數狂喜的嚎叫。

        “啊,啊,啊……我中了,我中了。”

        “爹,娘,列祖列宗,我中了啊,我中了啊!”

        “娘子,我高中了,我高中了,你可以回娘家炫耀顯擺了。”

        “嫂子,我中了啊,我中了啊!”這個書生捶胸頓足高呼。

        頓時,所有人都朝著他望去。

        這名書生一愕,然后立刻捂住自己的臉,道:“我什么都沒有說,我都沒有說。”

        唉,這里面有故事啊,而且還是一個帶顏色的故事。

        緊接著,人群中忽然有人嚎哭出聲。

        “天哪,天哪,你下一道雷劈死我吧,我才中了六十三名,這該讓我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啊?我怎么考的如此之差啊,爹啊,娘啊,孩兒不孝啊!”

        這個哭聲,瞬間拉走了所有的仇恨,所有人用殺人的目光望了過去。

        我敲你媽。

        你這顯擺還很別致啊,最討厭你這樣的人了。

        這就如同后世高中的一些學霸,期末考試成績出來的時候,他就開始號喪,學渣趕緊幸災樂禍湊過去問,考了多少分啊?我才考了三十五分,你呢?

        結果人家學霸說,我才考了九十八分,粗心大意被扣了兩分,回家之后我爸一定會打死我的。

        學渣頓時咬牙切齒,心中憤恨道:要不是殺人犯法,都輪不到你爸,我現在就打屎你了。

        接下來,貼的第二張榜單,三十一名到六十名的。

        最后才貼的第一張榜單,第一名到第三十名的。

        此時眾人圍在蘇芒周圍,更加瘋狂地恭維。

        “要出來了,要出來了,蘇芒兄你快要出來了。”

        蘇芒正在冥想了,聽到這句話后,頓時覺得呱噪,朝著那人望去一眼。

        你才要出來了呢。

        “蘇芒兄,你絕對是第一名,絕對是第一名,要不然我們賭一下。”

        “蘇芒兄,你要不是第一名,我就繞著貢院跑十圈。”

        “對了,敖玉有沒有來看榜啊?”

        “敖玉是很蠢,但還沒有蠢到這個地步,他是不可能會來看榜的,難道被你們嘲笑得還不夠嗎?他已經是考場上最大的笑話了,他今天若是來看榜,豈不是更大的笑話?”

        終于,第一張榜單貼好了。

        蘇芒忍住內心的激動,直接朝著第一名看過去。

        然后,沒有看到自己的名字。

        第一名解元的那個名字,看上去仿佛很陌生的樣子啊。蘇芒在內心已經幻想了無數遍,頭名解元就是他蘇芒的名字,現在換成別的名字,竟然感覺如此陌生,就仿佛不是漢字一般。

        足足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這個名字是敖玉!

        而他蘇芒的名字,在第二名亞元。

        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是眼花了,或者出現了幻覺,于是不約而同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將眼珠子瞪到最大,再看一遍。

        頭名解元,還是敖玉!

        在場無數人面面相覷,依舊感覺到無比的不真實。

        “勞駕兄臺,這,這上面第一名解元的名字,是……敖玉嗎?”

        “是,是吧!”

        然后,整個貢院大門口的幾萬人,徹底震動,徹底沸騰了!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近一萬六,真的快要累癱了,諸位恩公,有月票給我嗎?糕點尤其需要你們的支持!無比叩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