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章:奪取頭名解元!驚艷絕倫!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六十章:奪取頭名解元!驚艷絕倫!字體大小: A+
     
        “你是不是拿錯了啊?把正確答案當成了考卷批改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這完全是有可能的,因為閱卷得頭昏腦漲,很有可能就搞混了。

        第一天的考試是有準確答案的,而且還發到每一個閱卷考官的手中。

        這種變態級的考試,怎么可能出現全對?可以說一句不客氣的話,出考題的那群人,他們自己都很難答對超過190道題。

        結果那個閱卷的同考官舉起另外一份東西道:“這,這才是讓我們對照的正確答案啊。”

        頓時,所有考官全部聚了上來。

        仔仔細細檢查這一份考卷。

        沒有錯,二百道題全部答對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都全部白了,互相面面相覷,交流恐懼的目光。

        出現這種情形,他們首先不是經驗和震撼,而是害怕。

        “是,是不是考卷漏了啊?”終于有一個考官說出了最可怕的想法。

        這是所有考官的第一反應,這么變態的考題怎么可能全對呢?

        那么只有一個解釋了,考卷泄露了,可能出現了舞弊。

        這樣的后果就致命了,在場所有考官都不能幸免,前途沒了是小事,最關鍵可能還會有牢獄之災,甚至是殺頭。

        厲害科考舞弊案都是會通天的。

        只要出現舞弊,就一定是驚天大案,會死很大一批人的。

        “不要自己嚇自己,如果考題真的泄露了,那就不會是這種局面了。”左副考官道:“如果考題真的漏了,那肯定是大面積的高分,但絕對不會出現滿分。”

        這話有道理。

        因為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考試是淘汰用途,典型的八十分萬歲。

        200道題,你只要答對了150道就已經安全了,超過170道就很優秀了,答對得再多也沒有什么意義了,對名次沒有任何作用了。

        因為這些題目全部答對,也只能證明你背書牛逼,死記硬背這東西在科舉考場上是不受待見的。

        所以如果真的漏題了,沒有哪一個傻逼會真的把二百道題全部答對的,頂多190道就頂天了。

        “快檢查其他考卷,看有沒有大面積高分?”主考官于錚大人道。

        接下來,十三個考官提起十二分精神,檢查剩下來的考卷。

        差不多兩個時辰后!

        第一天貼文和經義的考卷,全部批閱完畢了。

        所有人松了一口氣,一切都正常,沒有漏題的跡象。

        因為考試結果非常慘烈,總共三千五百份考卷,只有七百二十分放在桌面上,其余全部落地了。

        百分之八十的考生,連第一關都沒有過,難怪在考場上哀嚎連連。

        這一次的帖文和經義實在太變態了,往常起碼有一千來人通過的,這一次只有七百二十人。

        如果漏題了,肯定不是這個結果,早就有大面積高分通過的考卷了。

        既然基本上沒有漏題的嫌疑,那這份滿分的考卷就是真的了,完全是憑借自己的能力答對的了。

        十幾個考官再一次來到這份考卷的面前,發出齒冷的聲音。

        變態啊!

        不是人啊!

        真是見鬼了啊。

        這么難,這么變態的考試,都有人滿分。

        本來以為這一科考試出現一個天才怪胎就已經了不起了,沒有想到竟然又出了一個。

        “這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了吧!”忽然有一個考官嘆聲道。

        絕對的啊!

        大周立國以來,在滄浪行省這個科舉大省,從來都沒有過第一天考試滿分的情形,從來都沒有。

        回答對198道題目,就已經是歷史記錄了。

        現在竟然有人二百道題全對,這……這是要瘋啊。

        你怎么做到的啊?二十三本書,一百五十幾萬字啊?你竟然全部背下來了,這……這真的是要瘋了啊。

        完全無法想象啊,讓人看了都一陣陣頭皮發麻。

        “都說滄浪行省是死亡之組,高手如云,如今算是見識到了,真正的臥虎藏龍啊!”某個考官道。

        眾人紛紛點頭。

        “不過一般來說,主要靠死記硬背的考生,策問和詩賦都寫得不太好的。”另外一個考官道:“背書太多了,自然就失去了靈氣了。”

        這倒是真的了,甚至這種情形是非常常見的。

        但是蘇芒也回答對了198道了啊,難道他就缺乏靈氣了嗎?

        當然不是這樣的,因為蘇芒沒有死記硬背啊,他是真的愛看書,沒有刻意去背誦,自然而然就記下來了。

        所以他并沒有主要去背誦,完全是順便的,徹底掌握了之后,記住了這些內容。

        這是有本質區別的,而且沒有看到他還有兩道題空著嗎。

        “好了,把桌面上的考卷全部整理打亂。”主考官于錚大人道:“馬上進入第二輪閱卷了。”

        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公平,免得讓考官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剛剛批閱過了第一天的考卷,有一些高分的,考官難免在批閱策問的時候,難免會高看一眼,這樣就會有不公平了。

        將剛剛批閱完的第一天考試試卷塞入袋子之內。

        然后吧所有的袋子全部打亂,再進行分配,批閱袋子里面的第二份考卷。

        這樣一來,誰也不知道自己批改的卷子剛才得了多少分,而且從字跡上也分辨不出來,因為所有的考卷都是重新謄寫過的。

        主考官于錚道:“接下來的第二輪批閱,就是重中之重了,大家打起精神來,為國取才,慎之又慎。”

        這第二輪閱卷,批閱的是第二天考的策問。

        這確實是重中之重,能不能中舉,全靠這第二輪了。

        如果剛才第一輪是淘汰賽,那么第二輪就是晉級賽了。

        想要中舉,策問一定要寫得好,寫得不好也就沒有希望了,連詩賦都不用看了。

        而且這東西就根本沒有標準答案了,完全靠主考官的主官能力判斷。

        剛才可以落地,現在就不能落地了。

        每一個考官面前都有一個籃子,如果你看到了非常非常優秀考卷,覺得一定一定能夠中舉,那么就把考卷放進這個籃子里面。

        而你覺得還不錯,但是卻拿不準主意,不知道該不該中舉的,就放在桌面原地。

        而你覺得寫得非常非常差,肯定不能中舉的,屋子前面有一口大箱子,直接把考卷扔進這個箱子里面就行。

        這些被扔進箱子里面的考卷,基本上算是被淘汰了,但還有一絲絲復活的機會,因為接下來還會對扔到箱子里面的考卷進行第二次批閱。

        這次滄浪行省的中舉名額,最多不會超過一百個。

        所以每一個閱卷考官一定要非常非常慎重,一般來說扔進籃子里面的考卷,一定要極度優秀,非常驚艷。

        一般來說,每一個考官會扔進籃子里面的考卷都不會超過三個。

        一旦超過了三個,人家都會覺得你這個考官的鑒賞水平是不是有待提高啊?

        幾百名考官默默地閱卷。

        大家都很有默契的,這一輪閱卷,直接扔到箱子里面淘汰的,起碼要百分之七十。

        “啪……”

        “啪……”

        雖然聲音稀疏了很多,但還是一份又一份考卷,被扔到地上的箱子里面。雖然還有一絲復活的希望,但也是微乎其微的,基本上被扔到箱子里面的考卷,肯定是落第了。

        就是這么殘忍!

        要知道能夠進入第二輪閱卷的考生只有七百人,在整個滄浪行省已經是萬里挑一了。

        每一個人都是精英,都是秀才中的佼佼者,在各自的家鄉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了。

        但是現在,他們的命運被人隨手亂扔。

        “唉……”有一個考官發出一聲嘆息,手中的考卷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扔到了箱子里面。

        “這要換在其他行省考區,肯定是能中舉的啊,在滄浪行省,可惜了……”這名考官無奈道:“其實這些人的策論都寫得很不錯了,起碼四平八穩,沒有差錯了。”

        “是啊,都寫得不錯,但是卻又不亮眼。而在滄浪行省這種高手云集的地方,不亮眼就意味著平庸,太難了。”副考官道:“他們難,我們也難,我扔得都心虛了。”

        “可不是嗎?我扔得手都抖了,我們這扔掉的不是一份考卷,是一個人的前途和命運啊,但是不扔又不行,實在是高手太多了。”

        眾多考官紛紛感嘆。

        真的是高手太多了,基本上每一份考卷都在水準之上。

        越是這樣,想要在中間找到極其亮眼,極其驚艷的,卻又太難了。

        所以到現在維持,已經扔了二百份考卷了,但是放在籃子里面直接晉級的考卷,還是一個都沒有。

        短暫的對話之后,氣氛又陷入了苦悶之中。

        忽然,某位副考官猛地一拍桌子道:“好,好,好文章!”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去。

        主考官于錚道:“遇到好文章了?”

        副考官道:“對,于大人您來掌掌眼?”

        主考官道:“不用了,閔大人是翰林學士,二甲第一名,水平自然是高的。”

        那位副主考又認真地看了一遍,確定沒有錯誤,也沒有犯忌諱的,然后小心翼翼地把考卷放入了籃子之內。

        終于有第一份考卷晉級了,一旦放入這個籃子里面,如果不出特殊情況的話,就一定中舉了。

        如果被否了,那就是當眾打臉了,踐踏人的顏面了,等于對這位考官能力的極大不信任,會往死里得罪人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每一個考官都極度慎重,不是牛逼之極的文章,根本不敢放入籃子之內,這就等于保送啊,是要負責任的。

        于錚主考官,靜靜地閱卷。

        他真的就非常非常認真了,每一份考卷都看得很久,翻來覆去地看。

        第一遍看覺得平庸,那就第二遍再看,努力發現里面的亮點。如果沒有亮點,那么就反思自己,是不是沒有看出來,還要靜靜思考,再看第三遍,覺得還是沒有亮點,這才扔到箱子里面。

        所以眾多考官之中,被他扔到箱子里面的考卷反而是最少的。

        因為他年紀大了,更加懂得讀書不易,公平公正之下,更要有憐憫,不要覺得大權在手,就生殺予奪,絕對絕對不能輕易地斷掉一個人的前途。

        此時眾多考官也看出來了,這位于錚大人真的是霹靂手段,菩薩心腸。

        但是直接晉級的情形,他也很少,因為他畢竟水平極高,所以眼光也極高。

        策問,尤其是長策問,最考驗的是一個考生的能力,眼光,視野。

        小聰明沒有用的,一定要大智慧。

        光有小聰明,就算把文章寫得天花亂墜都沒有用,一定要擲地有聲,振聾發聵。

        一定要有實實在在的東西。

        終于,足足批閱了三十幾份考卷之后,他才把第一份考卷扔進了籃子里面,盡入了保送通道。

        “好,好,好……”

        “好文章,好文章……”忽然有一名考官,不斷拍案道:“寫得太好了,這文字,這論點,這心胸,這視野,銳利卻不刻薄。”

        “復古寫得好,朋黨論寫得更好,最后這篇長策更是振聾發聵。”

        然后這位同考官猶豫了片刻,這樣的絕頂好文章,毫無疑問應該放入籃子里面,但是他只是一個同考官,中進士的時候也只是二甲中游而已。

        同考官當然有權力把考卷放入籃子,進入保送通道,但是一般也都有默契的,絕對不使用這個權力。

        一般來說,只有主副考官才會放心大膽地使用這個“保送”的權力。

        這位同考官很想把這份考卷放入籃子里面保送舉人,但是又覺得自己沒有這個資格,所以不由得躊躇不前。

        “只要能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那就放心大膽去做。”主考于錚大人道。

        “是。”那位同主考直接把這份考卷鄭重地放入籃子里面。

        接下來,又進入了沉悶的閱卷之中。

        幾個小時后,第二場考試的第一輪閱卷結束了。

        總共七百二十份考卷,扔在地上的箱子五百二十份,留在桌面上的一百九十份。

        扔進籃子里面保送舉人的,僅僅只有十份考卷。

        十名同主考,只有一個人把考卷放進籃子里面。三名主副考官,每個人三份,一點都不破規矩。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前三名就一定從這十份考卷里面取了。

        不過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扔在地上的這五百二十份考卷,交叉批閱一次,再給一次機會,萬一遇到好的考卷,就重新撿回來,放回到桌面上。

        不過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桌面上還有近二百份考卷了,還要淘汰掉一大半呢。

        果然!

        幾個時辰過去了。

        扔在地上這五百二十份考卷全部都交叉批閱過一次了,依舊維持原判,沒有一份考卷能夠復活的。

        這才是正常的,甭管這些考官的人品如何,但水平是絕對有的,尤其是鑒賞水平,更是沒有問題。

        接下來,放在桌面上的這些190份考卷,要進入全交叉審閱了。

        每一份考卷,起碼要被五個以上考官閱讀過。

        尤其是主考,副主考,每個人都要審閱一遍。

        因為最關鍵的時刻到了,這一百九十份考卷,還要淘汰掉一百份。

        剩下的九十份基本上就能中舉了。

        可是第三天的詩賦考試還沒有批閱啊?

        詩賦在科考中的重要程度最低,所以宋朝科舉甚至取消了詩賦。能否中舉,最關鍵的就是策問。

        至于詩賦,對于頂尖的那部分中舉者比較重要,能夠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當然了,已經錄取的那一百份考卷,如果再接下來的詩賦閱卷中表現的尤其差,那還是要被落黜的。

        所以每一屆鄉試給滄浪行省的名額是一百個,但實際上沒有一次滿百個的,都是九十幾個。

        就是有的考生第一天和第二天的考試都很出色,唯獨詩賦太差了,所以被落第了。

        ……………………

        又過了整整幾個時辰!

        終于,桌面上的一百九十份考卷審閱完畢了,其中一百份被扔掉了。

        最終留下來九十分,加上在籃子里面保送的,總共一百份。

        扣掉最后可能被落第的幾個倒霉鬼,這一次鄉試的中舉者,都在這里了。

        主考官道:“接下來,進入第三輪閱卷,詩賦閱卷。”

        這是很輕松的工作了,只需要閱卷一百份,然后挑選其中寫得太差的,落黜掉。

        而且被落黜的基本上不會超過十個的。

        僅僅一個半時辰后!

        詩賦的閱卷就結束了,一百份考卷中,被落黜的僅僅只有五份。

        也就是說,這次滄浪行省的鄉試,中舉者九十五人。

        接下來,就是最最重要的一項了,挑出前三名!

        詩賦的閱卷,是最輕松,也是最熱烈的。

        因為都是大家一起鑒賞,而且還要專門朗誦出來。

        講真的,詩賦這東西太考驗才華了。所以閱卷的過程雖然輕松,但是卻未必愉悅。

        因為在場考官都是上了年紀的,人生閱歷也很深,所以對詩賦的要求是很高的。

        你匠氣太濃或者矯揉造作的,他們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只不過對于考試而言,詩賦并不嚴格而已,只要不是寫得太差,基本上不會和你過不去。

        所以每一次誦讀的時候,遇到一些矯揉造作的詩文,眾多考官就會難受地咧嘴皺眉。

        平庸,平庸,平庸!

        匠氣,匠氣,匠氣!

        這是所有考官的感覺,但是沒有辦法啊,一首好詩完全靠的是靈感。而考場里面的詩賦,都是憋出來的,想要驚艷太難了。

        想要一首讓人驚艷的詩,基本上都是百年不遇的佳作。

        他們經歷了千年詩文的熏陶,想要驚艷到他們當然很困難,過得去就行了。

        也就是在這種全面平庸的詩作中。

        一份驚艷的考卷出現了。

        主考官于錚親自朗誦。

        寫得好,寫得太好了。

        日五色賦寫得好,歌頌了皇帝陛下,歌頌了大周帝國,華麗卻不夸張,能放能收,絕對是千里無一的佳作。

        第二首《蘭江月》寫得更好,明明是一首詩,卻讓人感覺到了美不勝收的畫卷。

        絕對絕對萬中無一的佳作。

        第三首關于星辰的《蒼茫》寫得最好。

        這首詩探索宇宙,探索命運,那種恢宏中卻帶著凄涼的感覺,。

        簡直讓人的心靈,都稍稍得到了震撼。

        尤其是那句十年生死兩蒼茫,讓人心酸不已,一句話道盡了命運多舛。

        看這首詩,所有人都知道這份考卷是誰的了。

        天煞孤星蘇芒的。

        他本來十年前就應該參加鄉試的,結果先后遇到祖父過世,他父親過世,自己又重病。

        這不是十年生死兩蒼茫嗎?非常湊巧,這句詩和蘇軾大神的十年生死兩茫茫很相似。

        但他絕對不是穿越客,更不是抄襲,而是蘇芒真的經歷了這么許多滄桑,所以有感而發。

        讀了他的《蒼茫》之后,主考官于錚甚至眼淚都有點濕潤了。

        當下,幾個考官紛紛道。

        “我們這一科的鄉試,頭名有了。”

        “果然是十年磨一劍,一鳴驚人啊。”

        “真不愧是科舉大魔頭,就單純這三首詩賦,超過其他考生太多太多了,根本不是一個水平上的。”

        “這蘇芒奪得頭名,絕對名正言順。”

        所有考官,紛紛點頭,全部認同。

        因為這蘇芒實在是太優秀了,他本身的考卷就在籃子里面保送的,而且還是主于錚大人挑出來的。

        當然現在所有考卷依舊糊名,但是根據這首詩,大家都猜出來是他。

        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定了,頭名解元就是這蘇芒了。

        因為在策論優秀的基礎上,誰的詩賦水平高出太多的話,那么對奪取解元是有巨大推動的。

        眼下,這蘇芒的詩賦超過其他考生簡直不止一個境界啊。

        沒有絲毫匠氣,沒有絲毫矯揉造作。要深度有深度,要境界有境界,要胸懷有胸懷。

        關鍵有佳句,看一眼就讓人酥麻的佳句。

        十年生死兩蒼茫。

        整個滄浪行省的鄉試,能夠有這么一個佳句流傳百世,就已經完全足夠了。

        試問還有誰能和蘇芒爭奪解元?

        定了,解元就是他了。

        然而……

        接下來,忽然有一名考官打開了一份考卷,看了一會兒。

        嘴里說出了兩個字:“我……日!”

        所有人都朝他望去,這種場合,你說臟話,合適嗎?

        這個同考官將這份考卷遞給了邊上翰林學士的副考官道:“您……看看。”

        這位副考官看完之后,嘴里說出了兩個字:“我……艸!”

        然后,所有人都擁了過來。

        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這《日五色賦》完全寫絕了啊!

        看完之后,所有人只覺得金光燦爛,金碧輝煌。

        此時明明是大晚上,但是看完了這篇《日五色賦》,就仿佛是陽光普照的感覺。

        這首賦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貴氣,真正的華章啊!

        這當然是云中鶴的考卷,抄寫的唐朝狀元李程大神的《日五色賦》。

        “從今以后,寫太陽的賦,都不用寫了。”一名考官道:“完全寫絕了,其他的都不用寫了。”

        所有人都點頭認同。

        蘇芒的《日五色賦》也是寫得極好,但是太收斂了,不如這篇這般華麗四射。

        這是拍皇帝馬屁的啊,當然越華麗越好了。

        “那,那頭名解元怎么辦?”副主考道。

        是啊,這就難辦了,在所有人心目中,第一名已經定下來了,就是蘇芒啊。

        但是這篇拍馬屁的《日五色賦》,真的比蘇芒那篇華麗的太多了。

        主考官于錚道:“整篇華章,也比不上一句十年生死兩蒼茫,皇帝陛下應該能夠理解我們的。”

        于錚大人對拍馬屁完全看不慣的,所以這篇《日五色賦》寫得再好,他也不喜歡。

        蘇芒最難得的是,三首詩賦,一首比一首好。當你覺得他第一篇足夠出色的時候,第二篇更好,第三篇最好。

        “不如看接下來的兩首詩?”副考官道。

        然后,他翻開了第二頁。

        云中鶴詩賦考試的第二首詞,第三首詩也印入了眼簾。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然后全身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這……這他么誰啊?

        太妖了啊,太牛逼了啊。

        蘇芒的第二首《蘭江月》只是出色,而這個人的《元夕》完全是驚艷絕倫了。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寫得太好了,太絕妙了!

        千古佳句啊,每一句都是佳句。

        甚至每一首詩,都撓得人心癢癢。

        這是誰啊?談過多少次戀愛啊?該有多么刻骨銘心啊,才寫得出這樣的詞啊。

        眾多考官,一遍又一遍地念,不僅頭皮發麻,全身都酥了。

        真正的口齒留香,讓人迷醉啊。

        沒錯,這個人沒有寫中秋,寫的是上元夜的月亮,但又有什么不可以?完全可以!

        接下來看第三首《無題》。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臺類轉蓬。

        所有人安靜了下來,互相對視一眼。

        無敵了!

        秒殺了!

        沒有想到這一次鄉試,竟然蘊藏著這么一個超級大BOSS,盡管這個世界沒有BOSS這個詞。

        你他娘的才是科舉大魔頭啊。

        你這么牛逼,完全是大師級人物了啊,你去做文宗吧。

        不用來參加科舉了。

        蘇芒的詩賦已經足夠牛逼了,剛才也讓所有人驚艷無比。

        但是現在真的被徹底碾壓秒殺了,一點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在這份考卷面前,蘇芒的詩只剩下了一句十年生死兩蒼茫。

        而這份考卷,都是千古佳句。

        “看看他前面的策論。”有考官道。

        于是,有人抽出了云中鶴這份考卷的策論部分。

        蘇軾大神的《復古》,歐陽修大神的《朋黨論》,黃裳大神的長策。

        所有人咧嘴,再一次倒吸一口涼氣。

        靠,靠,靠!

        當時批閱到這三篇策論,還以為是蘇芒的呢,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人的。

        “再看看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副考官道。

        然后,抽出了云中鶴第一天的考卷。

        所有人再一次眼睛發直,二百道題全對,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終于找到你了。

        果然是你這個怪物啊。

        你是人還是鬼啊?要不要這么牛逼啊?

        忽然,有一個考官道:“蘇芒,好慘!”

        所有人紛紛點頭,蘇芒已經是超級牛逼了,真正十年磨一劍啊,對著第一名志在必得的。

        沒有想到半路上,殺出了真正的大魔頭,第一名丟了。

        于錚道:“不,蘇芒應該趕到榮幸,雖敗猶榮。”

        “這份考卷定為第一名,大家沒有意見吧?”主考官于錚道。

        所有人拼命搖頭,怎么可能有意見。

        此人完全是以碾壓級,秒殺級的水準,奪得第一名的。

        如果要是有意見,那也根本不配做這個考官了。

        “我現在就特別想要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啊?究竟是神還是鬼啊!我擔任考官也好幾次了,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變態的考生啊!”

        ……………………

        注:第一更送上,恩公們的月票莫要浪費了哦,投給我吧!糕點需要您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