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八章:井中月救贖!云中鶴秒殺全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八章:井中月救贖!云中鶴秒殺全場!字體大小: A+
     
        井中月的武功超級強,身材超級好,個子高,但骨架是偏細的,尤其盆骨不寬,所以她的腚是翹而不大,生孩子尤其困難。

        關鍵還是雙胞胎,而且胎位不正,這就更加危險了,這放在現代社會都是要剖腹產的。

        但現在這個世界哪有剖腹產啊。

        井中月武功再高,也管不住肚子里面的事情啊。

        而且她本身也非常害怕,因為剛懷孩子的時候,真的是非常艱難的,動不動就流紅,好像孩子隨時要保不住的樣子。

        之后她又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精神沖擊,先經歷了云中鶴的死訊,之后又親手殺燕翩躚。

        來到了西部荒漠之后,還要自己上陣打戰,顛簸就更大了。

        不過說來也怪,之前小心翼翼地保胎,動不動肚子疼,動不動就要流紅。但是后來動彈得多了,肚子里面的孩子反而生長得很快,而且好像很有力的樣子。

        而且肚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完全超過了正常孕婦的大小。

        當時有經驗的婦女就說,這該不會是雙胞胎吧?

        結果貼著肚皮一聽,果然有兩個心跳聲。等到孩子在肚子里面拳打腳踢的時候,這就更明顯了。

        當時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是又喜又愁。

        雙胞胎當然美了,一下子能夠生兩個孩子。但井中月這生產條件確實不夠好,萬一難產怎么辦?

        結果,真的難產了。

        裂風夫人和冷碧已經把能夠找到的所有產婆都找來了,面對著架勢,也完全無能為力。

        整整折騰了很久,產道已經完全開了,卻還是生不下來。

        哪怕井中月這么高的武功,也被折騰得死去活來。

        臉色越來越蒼白,聲音越來越弱。

        “夫人啊,再生不下來的話,真的有危險了啊。“

        “很有可能大人和孩子都保不住了。”

        聽到產婆的話,裂風夫人幾乎要嚇癱了。

        “那怎么辦?那怎么辦?能不能只保大人?”

        產婆道:“一旦出了禍事,那就都保不住了。”

        頓時,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淚水狂涌而出,裂風夫人更是跪在地上,拼命祈禱:“夫君啊,你在天有靈,保佑一下你的女兒吧,她雖然不是真正的月兒,但也是你的親生女兒啊。”

        “夫君啊,她只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你在天之靈保佑她啊,保佑她啊!”

        而此時,柔蘭城的守軍也人心惶惶。

        因為到處都穿著謠言,說他們的首領井中月已經難產死了,他們已經群龍無首了。

        這段時間井中月擴張得太快了,從三千人一下子增長到了五萬人,難免良莠不齊。如果井中月在戰場上那還好,但關鍵她不在了啊。

        “東方妖女井中月已經死了,已經死了,你們投降吧,哈哈哈……”

        “我們找來了幾十個巫婆,正在詛咒她,正在對她施法,她死定了,死定了……”敵人馬匪首領拼命高呼。

        他倒沒有說假話,因為確實有幾十個巫婆正在跳著詭異的舞蹈,正在一個假人身上寫各種各樣的咒語,又是火燒,又是針扎,又是刀砍。

        而這個假人大著肚子,上面寫著井中月的生辰八字。

        當然了這個生辰八字肯定是假的,因為真正的生辰八字連她自己都不清楚。

        但是卻非常有效,因為西部荒漠是非常迷信的,所有人都覺得此事井中月難產,生命垂危是因為這些巫婆導致。

        所以柔蘭守軍士氣越來越低落。

        眼看就要被敵人的馬匪聯軍攻上城墻,一旦讓他們殺入城內,那后果不堪設想。

        別說井中月了,還有裂風夫人,麝香夫人,還有井無邊全部都死無葬身之地。

        而就在此時!

        忽然從不遠處的沙漠上出現了上千個黑影,騎著駿馬,一人雙馬。

        這上千個黑影,如同黑色利劍一般,朝著敵人馬匪聯軍的背后插了下去。

        僅僅只有上千人,但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高手中的高手。

        尤其為首的一個人,如同毒蛇一般刁鉆,出劍如電。

        “嗖嗖嗖嗖嗖……”還有幾十名神箭手,正在不斷狂射,瞄準的都是敵人馬匪聯軍的首領。

        這群人是誰?當然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高手。

        不久之前,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派人去給大贏帝國黑龍臺送去求援信了。

        當然,就算她們不去求援,黑龍臺也一定會出手的,因為他們一直都派有密探掌握井中月的動靜。

        雖然這個人和大贏帝國沒有太大的關系,但是她的肚子里面有云中鶴的孩子,大贏帝國黑龍臺一定時時刻刻關注,甚至保護之。

        與此同時,在柔蘭城的另外一邊懸崖峭壁上,幾十道繩索垂了下來。

        上百個高手從懸崖上滑下,其中帶來了幾十名女子,為首的一名女子武功極高,頭發已經白了,但是肌膚紅潤,依舊美麗動人。

        這幾百人從城市的背面,靠近城墻。

        “站住,站住……”城墻上的守軍立刻舉起弓弩,瞄準來人。

        為首的那個女子,道:“我乃大贏帝國黃道婆,為你家主人接生而來。”

        接著,旁邊的一個人掀開頭罩,道:“我乃大贏帝國黑龍臺風行滅,相信你們聽過我的名字,請你進去稟報。”

        片刻之后,冷碧出現在柔蘭城背面的城墻上。

        “開門!開門,快,快……”

        城門開啟!

        風行滅大人帶著幾百人,飛快沖進了城內!

        那個白發紅顏的女子黃道婆一邊狂奔,一邊換衣衫,一邊倒出烈酒洗手,旁邊的幾十個女子都是她的助手,每一個人都背著一個箱子。

        快,快,快……

        這位白發紅顏的黃道婆在大贏帝國是一個非常非常出名的人,被稱之為婦科圣手,最擅長的就是接生,她的手中不知道救了多少條生命。

        當今皇后難產,也是她救下來的。

        必要的時候,她甚至會將手伸進產道里面,調整胎位。

        某種程度上,這個女人真的是大贏帝國的活菩薩了。

        沖進產房之后,白發紅顏黃道婆大聲道:“張開,張開,張開……”

        “你這是什么身體啊,看起來又凸又翹的,卻這么瘦,這么窄?你是堂堂女將軍啊,又不是瘦馬?”

        接著她隔著肚皮摸兩個孩子的位置,確定要不要伸進產道里面調整胎位。

        先不需要,她直接隔著肚皮,不斷地推動。

        完全憑借經驗和感覺,在肚子外面為兩個寶寶調整了位置。

        接著,她不斷拍打井中月的大腿,大聲道:“你自己爭氣啊,你自己爭氣啊,別逼著我伸手去把孩子拽出來啊。”

        一邊拍打,她一邊拿出了銀針,不斷刺在井中月的各處穴道上。

        “啊……”井中月一聲高呼。

        “哇……”片刻之后,便傳來了一個孩子的哇哇大哭聲。

        “是個丫頭,是個丫頭。”

        第一個生下來之后,第二個就簡單多了。

        “第二個是小子,是個小子。”

        兩個孩子都順利生出來了,剪斷了臍帶,抱去洗澡。

        放上去一稱,姐姐六斤,弟弟才四斤半。

        井中月虛弱道:“我的孩子正常嗎?我的孩子正常嗎?”

        這段時間她每天都在擔心這個問題,因為她懷孕期間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了,而且還經常做噩夢。

        “正常的很,怎么不正常。姐姐很壯,弟弟雖然輕一些,但是也很健康,他之所以沒有大哭,是因為性格,不是因為沒有力氣。”

        黃道婆瞥了一眼井中月道:“像你這樣的身體條件,我真是沒有見過,說弱吧又很弱。說強壯吧,沒有幾個人比你強壯。你男人快活了,你自己生孩子受大罪了。”

        “抱給我看看,抱給我看看。”井中月道。

        裂風夫人趕緊把兩個孩子抱到她的面前,這雖然是雙胞胎,卻是異卵雙胞胎,姐弟兩人長得不一樣的,姐姐長得像爸爸,弟弟長得像媽媽。

        “姐姐姓云,弟弟姓井吧。”井中月道。

        這當然不是因為井中月重男輕女啊,完全是因為女兒長得像云中鶴,兒子長得像他。

        “好,好……”裂風夫人淚目道:“這樣一來,我們井氏家族也算是后繼有人了。”

        一刻鐘后。

        裂風夫人離開產房,來到外面的院子,朝著風行滅拜下道:“風行滅大人,多謝您的救命之恩。”

        風行滅焦急道:“接到你們的信后,我立刻帶隊出發,終于沒有耽誤了大事,否則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自己的。生的什么?”

        裂風夫人道:“一個丫頭,一個小子,您有一個孫子,一個孫女了。”

        “好,好,好……”風行滅大人忍不住淚水道:“那,那我便去前方打仗了。”

        接著,冷碧帶著一批精銳殺上了城墻,高呼道:“主君已經生了,一個丫頭,一個小子,健康活潑,主君安康,上天都在護佑我們啊。”

        頓時,柔蘭城的守軍士氣如虹,和敵人的這些馬匪聯軍瘋狂廝殺在一起。

        ………………………………

        江州城內貢院。

        夕陽西下,滄浪行省第一天的考試已經結束了。

        中國古代的科舉,通常還能在晚上點蠟燭答卷的,不過這個世界是沒有了。

        四個時辰之后,甭管你有沒有寫完,考試結束,直接交卷。

        而且交卷規矩也很嚴格,考生把所有考卷疊好,倒扣在桌面上,不得留下任何記號。

        士兵挨個過來收卷,先把名字糊上,然后在把考卷裝入一個袋子里面,貼上封條,再交上去。

        晚上雖然沒有事情做,但考生卻不能出考棚的,就呆在里面,吃喝拉撒都在里面。

        雖然是八月,已經入了秋天了,但江州氣候還是比較熱的,晚上也不冷,正舒適。

        但是蚊子有點多啊。

        所以一晚上,就聽到噼里啪啦的打蚊子的聲音。

        云中鶴用一種特殊的藥草曬干碾碎,然后擠壓成為蚊香,點燃之后也就沒有蚊子了。

        睡得香極了,還打呼了。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士兵從各個考棚巡視過去,一般來說是不會呵斥你什么的,現在已經不考試了,就不管你在考棚里面做什么了。

        “你在干什么?竟然在考棚圣地,做出如此羞恥之事?”

        某個考生顫抖道:“對不起,差爺,我實在太緊張了啊,我只是想要放松一下精神。”

        但是那個巡視的兵丁不依不饒,直接告到了主考官于錚那里。

        兩個副考官怒斥道:“有辱斯文,驅逐出去,驅逐出去。”

        然后,他們望向了主考官于錚,這位主考官是變態級的苛刻,肯定會借機興風作浪的。

        但他仿佛睡著了一般,閉著眼睛一動不動,于是兩名考官惺惺作罷,那個來舉報的兵丁也縮著頭一動不動。

        “讓你們巡察考棚,是為了保護好考生的休息,是為了明日的考生,不是讓你們折騰,折辱考生的,明白嗎?”于錚冷道:“所謂嚴苛,是對事不對人。”

        副考官道:“可是在貢院圣地,做出如此事情,豈不是褻瀆了圣人?”

        于錚道:“那你蹲茅房的時候看書嗎?”

        副考官道:“看啊。”

        于錚道:“看圣人之書嗎?”

        副考官道:“看啊。”

        于錚道:“那你一邊拉屎,一邊看圣人之書,難道要給你定一個褻瀆圣人之罪嗎?”

        兩個副考官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對這位主考官于錚頓時更加厭惡了。

        你于錚不是懟天懟地懟空氣嗎?怎么現在又寬容起來了?

        當然不是于錚變得寬容了,他的憤怒和不平,大多是針對權貴的。對于廣大學子,他還是心有憐惜和同情的,因為他當年也是從考生走過來的。

        他知道這群考生面臨著何等壓力,有多么不容易?而且那個所謂褻瀆貢院的考生,其實成績很不錯,只不過略有神經質。

        人生不易,就不要為了這種事情毀人前途了。

        ………………………………

        次日,太陽升起!

        第二天的考試開始了,今日天公作美,陽光燦爛,就是有點炎熱啊。

        這考棚又窄又小,在太陽暴曬之下,真的有些像悶爐啊。

        這第二天的考試,是重中之重了。

        今天考的是策問,占了整個科舉考試的一半成績。

        若是策問寫得不好,那就絲毫沒有中舉的希望了。

        一般來說,每一次鄉試和會試,殿試的策問題,都是緊扣時代脈搏的。所以為官者一定要注意,因為這些策問題通常是皇帝陛下此時想說的,或者是皇帝陛下想要知道天下群臣和書生的態度。

        每一次重要科舉考試的策問題,通常都代表了朝政的某個焦點。

        云中鶴立刻翻開考卷,看題。

        第一道和第二道,都是短策問題。

        第一道:

        問。《春秋》之法,變古則譏之,復古則大之。明乎古之不可易,易則亂矣。

        根據此題,寫一篇短策。

        第二道題:論朋黨,寫一短策。

        第三道題是最關鍵的一道題了,前面兩篇短策基本上都是讓考官對考生的水平進行參考,而這第三道題目的長策論,將直接決定這一場鄉試的結果,能不能中舉就完全看這篇長策論了。

        第三道題如下。

        問:禮所以辨上下,法所以定民志。

        《傳》曰:“禮雖未之有,可以義起也。”而后之學者,多以謂非圣人莫能制作。嗚呼道之不行也久矣,斯文之不作也亦已久矣。抑將恣其廢而莫之救歟,將因今之才而起之也?

        根據此題,寫一片長策論。

        ……………………………………

        云中鶴一看這三道題,尤其看到這最后一道題,心中頓時大定!

        贏定了!

        昨天的帖文和經義,他注定打破滄浪行省的鄉試記錄。

        今日的考試,他已經做了百分之九十五的準備了,剩下的百分之五,雖然稱不上是聽天由命,但是也相差得不是很遠了。

        這次鄉試,他準備得極其充分。首先第一天的考試,只要能夠背完二十三本書,那就一定能夠全部答對。第三天的詩賦,中國古往今來有多少詩賦,幾萬首都不止了。不管是出再難再偏僻的題,肯定能夠抄到名詩名賦的。

        唯一不確定因素,便是這第二天的策問了,因為這類題目針對性非常強。

        幸好這個世界的策問題還比較寬泛,大致還是從四書五經里面取題的,偶爾有脫軌的,也都緊跟朝局熱點。

        云中鶴為了第二天的考試,準備了超過幾萬篇策問。

        你沒有看錯,是幾萬篇,甚至還更多一些。從歐陽修,王安石,蘇軾等超級大神,到從未聽說過的同同,余闕等元朝色目人的策問都背下來了。

        所有文學大家的策論,從唐朝到清朝這一千多年時間,所有會試,殿試的狀元,榜眼,探花的文章全部被記錄下來了。

        大幾萬篇策論,我就不信撞不上?

        當然了,這也要感激這個時代的策問題還不夠細致,勉強還算寬泛,如果像是宋朝的策問題那樣,皇帝親自出題,光題目就長篇大論,而且完全是針對當時朝局熱點進行詢問,那就有些麻煩了。

        那今天的考試,云中鶴能抄嗎?

        能抄,太能抄了!

        第一題復古,抄誰的?

        蘇軾大神,牛逼不牛逼。

        第二道題,論朋黨,抄誰的?

        歐陽修大神的朋黨論,不能完全照抄,需要作出一定的修改和摘取,因為畢竟是短策論。

        但是歐陽修大神的這篇朋黨論何其牛逼?流傳千古,振聾發聵。

        雖然這篇策論字數不多,但是歷史地位卻非常高,幾乎把朋黨寫絕了。

        那第三道題,也是最關鍵的長策論題,抄誰的呢?

        這個人相信廣大讀者非常非常陌生,但是這個人的名字大家又超級熟悉。

        此人名字叫黃裳!聽說過沒?

        在金庸中此人雖然不會武功,但卻是天下第一高手,因為他寫出了最牛逼的武功秘籍《九陰真經》。

        當然,這僅僅只是金庸大師的虛構。

        但是黃裳還有一個更牛逼的身份,北宋祟元豐五年(1082 )壬戌科的殿試狀元。

        所謂撰寫《九陰真經》當然是假的,但是人家中狀元可是真的,這可是北宋的狀元啊?

        歐陽修這樣的超級大神,中過狀元。蘇軾這個超級大神,差一點中狀元。司馬光和王安石這樣逆天大神,都沒有中狀元呀。

        但這位黃裳就中狀元了,雖然后世他并沒有留下太多的不朽詩詞,但至少當年殿試,他的這片策論是超級牛逼的。

        北宋時期天下才子不計其數,水平是超過此時南周帝國的,而且超過不少。

        那么北宋時期殿試狀元的策論,能不能奪取南周帝國滄浪行省鄉試的解元呢?

        如果單就這篇策論,不太好講。但如果配合上前面兩篇短策,蘇軾大神的《復古》和歐陽修大神的《朋黨論》,云中鶴不信這個考場上還能有人比他更牛逼?

        那個科舉大魔頭,天煞孤星蘇芒是厲害。

        但是我不相信你一個人,能夠打得過蘇軾、歐陽修和黃裳三位大神。

        這第二天的考試,我云中鶴贏定了,而且是秒殺碾壓級的。

        于是,云中鶴揮毫潑墨,筆如游龍,洋洋灑灑,寫下了三篇策論。

        這一瞬間,仿佛三個大神就站在他的身后,金光燦燦。

        奶奶的,可別一不小心把《九陰真經》寫出來啊,這可沒得抄啊,因為金庸老爺子也沒有把《九陰真經》真寫出來啊。

        三篇策論,總共一千多字。

        依舊是不到一個時辰,云中鶴就寫完了。

        不,是抄完了。

        再檢查一遍之后,沒有任何錯別字,也沒有任何字跡不清晰的地方。

        鄉試第二天考試,對于他來說,就算是結束了。

        昨天已經足夠牛逼了,但今天更加牛逼。此刻站在三個大神肩膀上的云中鶴只想高呼:還有誰?還有誰?

        這一次鄉試的解元,我拿定了!

        保證驚爆所有考官的眼睛了。

        (這一章很難寫,我查了幾個小時的資料,真的把唐朝到清朝所有的殿試題目全部都看了一遍,把所有狀元的文章也都看過了,最終挑選了黃裳這個對我們來講又熟悉又陌生的超級大神。)

        ………………

        注:第一更送上,拜求諸位恩公的月票和支持呢?謝謝大家,給您叩首了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