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七章:云中鶴破紀錄!井中月分娩!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七章:云中鶴破紀錄!井中月分娩!字體大小: A+
     
        這個世界的科舉考試和中國古代大致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

        唐朝的科舉大致分為明經科和進士科,但是還細分了很多科,比如明算,明法等等,頗有專業色彩。

        尤其明經科,簡直是地獄級難度,不但要死記硬背,把所有要考的書籍全部背下來,還要寫時務策,還有經義解讀之類。

        宋朝的科舉考試,差不多算是自由度最高的,死記硬背的內容幾乎都不考了,甚至連詩賦也取消了,只有時政問答,再從四書五經中挑出一句話,寫一篇文章即可。

        而明清兩代的科舉考試,則是自由度最低的了。要求考生寫文章的時候嚴格按照要求來。對文章的字數、句子長短,每一句的聲調等等都有嚴格要求,八股文的說法也由此而來。

        而云中鶴此時處于這個世界的科舉考試,依舊是采取大夏帝國幾百年前的制度。

        算是唐朝時期明經科和進士科的結合,但又沒有那么細分。

        第一天靠帖文和經義,成績占比在百分之三十左右。

        什么是帖文和經義呢?

        就是死記硬背,所謂的帖文就是填空題。

        隨便摘取四書五經的隨便一段話,摘掉幾個字,讓你填寫上去。

        又或者寫出一段話,問你出自那本書的那一部分。

        看上去好像很簡單是嗎?

        但是四書五經總共加上去,整整幾十萬字呢。

        你以為光考四書五經就行了嗎?不是這樣的,帖文的考試內容每一次都在增加。

        帝國出了某個偉大的皇帝,他總要寫一本,總要留下什么不朽著作吧?

        比如南周帝國的太上皇,牛逼不?牛逼。

        他快要退位的時候,就寫了一本《南天錄》,字數不多,九萬多字。

        如今萬允皇帝上位了,也要寫一本,《北語》,字數不多,十一萬。

        太上皇天衍皇帝在位的時候,正是南周帝國中興,并且快速崛起的時候,征戰南蠻,為帝國擴張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疆域。

        而這本《南天錄》寫的便是這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的風土人情,最重要的是多少多少年之前,我們的人民就曾經在那里生活過了,所以我們南周帝國打下這片疆土是天經地義的。

        所謂自古以來這便是我們祖宗的土地,我大周只是拿回來了而已。

        為了徹底占領這片土地,天衍皇帝就要寫成一本書告訴整個天下,這是一片什么土地,有什么故事,就是要讓天下萬民對這片新土地產生熱愛,產生強烈的認同感,并且愿意付出生命去保護這片疆土。

        意義重大不重大?當然重大。

        有了這本書,我們就擁有了征戰并且占領南蠻這片土地的大義了啊。

        所以,科舉考試當然要考。

        如今萬允帝登基了,轉變了帝國戰略,從南下轉為北上,要去參加天下爭霸了。

        那么這本《北語》,就是說北伐的意義是何等重大?對整個帝國,對整個天下,都是義不容辭的責任。

        我們北伐不是為了私人野心,而是為了天下萬民啊。

        所以有了這本《北語》,南周帝國也就有了北伐的大義了啊。

        你說重要不重要?科舉要不要考?

        所以這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已經從原來的不到十本書,發展到現在的二十三本,總共一百五十幾萬字。

        也就是說,你想要把第一天的考卷全部都答對,你要把這二十三本書,一百五十幾萬字全部背下來。

        就問你變態不變態,能不能做到?

        對于幾乎所有的考生來說,幾乎背吐血了都做不到啊。

        那么這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總共有多少道題呢?

        二百道!

        你沒聽錯,二百道!

        整整十張大考卷。

        這是題海戰術啊,要淹死你的啊。

        所以科舉考試,第一天最變態,想要靠滿分?你想都不要想啊!

        第二天科舉考試的內容最重要,成績占比百分之五十。

        總共三道題,全部是時務策,兩篇短的,二百多字左右。一篇長的,八百字左右。

        長的這篇策論最重要,甚至占第二天考試成績的全部,那兩篇短的只是幫助考官對你的才華進行全面的評估,起參考作用。

        所以能不能中舉,完全看第二天。你要是策論寫得不好,那直接回家吧,這次考試你沒有希望了。

        科舉考試是選拔官員,策論最考驗一個人的執政能力,眼光和視野。

        一天之內,要寫出三篇策論,這難度也是超級大的了,很多考生第二天考完之后,能夠直接癱倒在地。

        科舉考試三天,第一天最變態,第二天最重要,那第三天呢?

        第三天最浪。

        因為第三天考的是詩賦,通常只有兩題,按照題目,寫一首詩,一篇賦文。偶爾可能還會有第三題,寫一首詞。

        但就算是三道題,加起來字數也沒有多少。

        但是這也最考驗天賦,才華,情懷。

        雖然第三天詩賦考試占比不高,僅僅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但如果想要中前三名的話,這第三天的考試又極度重要。因為所有的考官都覺得,最能體現出一個人的胸懷,便是詩賦。

        你這個人的詩賦不行,那就證明你胸懷不行,你格局不行,你格局不行的話?怎么能夠奪得解元或者亞元?

        南周帝國總共十九個行省考區,滄浪行省因為人才實在太多太多了,所以錄取人數也稍稍多一些,但是也從來都沒有超過一百個。

        最多的時候九十六個,最少的時候八十個。

        那么參加滄浪行省鄉試的人有多少?

        今年是三千五百多人,錄取率不足百分之三,要知道能夠參加鄉試的人本身就已經是精英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秀才。

        只有云中鶴這樣的敗類是因為貴族出身,所以得到了太學監生的功名。類似這樣的敗類是不敢來參加鄉試的,那樣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要容納三千五百多人考試,所以可以想象這個貢院有何等巨大了。

        三年一次的鄉試,絕對算是整個江州城的最大盛事,重視級別可比后世的高考牛逼多了。

        這三天時間,所有的事情都要為鄉試讓路。

        從總督府,到郡守府,再到知縣,幾乎全部上陣,確保整個鄉試的順利進行。

        不僅城防軍出動,甚至駐軍也要調派一部分,來到貢院維持秩序。

        ……………………

        “來了,來了……”

        云中鶴剛剛出門的時候就發現了,他家門站滿了人。

        “敖玉竟然真的去考場啊?他為啥不裝病啊?為啥不裝死啊?”

        云中鶴一聽,頓時不高興了,我為何要裝病裝死啊?

        這也難怪啊,因為一直到昨天晚上,他還在背書呢?

        就你這樣還考個屁啊,要考的總共二十三本書,一百五十幾萬字,你背十年也背不完啊。

        就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你就徹底完蛋了。總共二百道題,你能蒙對五道題,就算是你牛逼了。

        第二天,第三天的考試就更別提了,能看懂題目都算了不起了。

        你敖玉從頭到尾,攏共就讀了不到四個月的?去考村頭的幼兒啟蒙還差不多,還想要中舉?還想要奪前三?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不知道現在連江州的賭館都不敢開盤了嗎?

        就算賠率一百,也沒有人敢押你贏啊。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廢物啊,這樣的場合都敢去,真不怕丟人現眼啊。”

        “還寫《石頭記》呢?天一書局的人都已經爆出來了,那本書就是祝蘭天大人寫的,借敖玉之手打擊敖鳴而已。”

        “就他這癡肥蠢傻的樣子,只怕連《石頭記》里面的字都認不全吧?還寫書?”

        “《寶玉和一百個美女的故事》那本書都不是他寫的,他連這樣的大毒草都寫不出來。”

        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敖亭那邊派來的吧,算是在進入考場之前,對云中鶴進行最后的精神攻擊。

        云中鶴一路去考場,這幾百人就一路跟隨,一路謾罵譏諷。

        一直到了貢院前面,所有非考生都不能進入了。

        此時,三千多名考生都已經來到貢院之外了,天還沒有完全亮。

        整整幾千名士兵,把守貢院的每一處地方。盡管天氣炎熱,但還是有很多考生瑟瑟發抖,因為這是決定命運的時刻啊,太緊張了。

        云中鶴到場的時候,無數人就對著他指指點點。

        “這就是敖玉,就是那個天下第一廢物。”

        “就是那個把祝蘭天大人的《石頭記》占為己有的那個無恥貨色?”

        “對,就是那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號稱要奪前三,要迎娶段鶯鶯小姐的那個癩蛤蟆。“

        “聽說他昨天晚上,還在背《中庸》?跟這樣的人同場競技,簡直是莫大的恥辱。”

        “這樣的人還想要中舉?除非一個隕石砸下來,把我們全部都砸死了,就剩下他一個考生。”

        “那樣他也中不了,若是錄取了這樣不學無術的紈绔,帝國科舉就成為天大的笑柄了。”

        當然了,萬眾矚目的出了敖玉之外,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天煞孤星,科舉大魔頭,幾乎內定解元的蘇芒。

        二十七歲的蘇芒,很瘦,很銳利,明明是一個書生,但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支利劍。

        而且他非常淡定,甚至望向所有人的目光有一種感覺,視如草芥。

        這是很正常的,因為他已經把十幾年來,整個南周帝國所有考區的鄉試考卷全部做過了。

        而且百分之百還原了鄉試的整個過程,他甚至在家里蓋了同等規模的考棚。

        不管是晴天,下雨,冰雹,雷霆天氣,都完全模擬過了,而且為了折磨自己,他還專門在家里的考棚邊上放了十幾個馬桶,就是模擬最惡劣的環境。

        就在這種情形下,他在事后將自己的考卷交給一些考官批改,得到的結論是,你起碼能中十次解元。

        所以蘇芒盡管才二十七歲,但他已經相當于上過考場幾十次了,模擬實戰幾十次。

        做盡天下考卷,心中已無懼。

        渾然之間,全身上下自然充滿了殺氣,還有碾壓全場的霸氣。

        那就是:第一名我拿定了,你們三千多人就爭奪第二名吧?而且這個第二名,會被我甩得連背影都看不見。

        “時辰已到,考生入場!”

        隨著一聲鑼鼓響起,貢院大門開啟。

        三千多名考生依次入場,當然也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待遇:搜身。

        而搜身的嚴格級別,完全看主考官的變態級別。

        這次的主考官的變態級別是逆天的,懟天懟地懟空氣,從親王懟到宰相的于錚。

        而且無意中,他還創造了幾十年來的一個歷史。一般來說,提學御史能做院試的主考官,是不能做鄉試考官的,鄉試的考官都是朝廷直接派來的,像滄浪行省這種考區,一般都是翰林院學士來擔任主考的。

        但是于錚大人資格太老了,科舉資歷也高啊,關鍵他鐵面無私,所以他這個提學御史做了主考,兩位翰林院的學士,反而做了副主考。

        有這樣變態級的主考于錚,所以對考生的搜身完全也是變態級的,幾乎不亞于后世監獄犯人入獄檢查了。

        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搜過一遍,從頭發到牙齒,到耳朵,到鞋底,到褲內。

        甚至還抽查部分人的特殊部位,唯恐把小抄藏在里面。

        所以這第一關,就讓好多考生心態崩了,面紅耳赤不說,還差點哭出來。

        搜身完畢后!

        考生全部入場,進入了各自的考棚之內。

        原本敵人是打算給敖玉安排一個最差的考棚的,不但漏雨,而且還在茅廁邊上,保證讓他痛不欲生。

        但是于錚這個老變態做了主考官之后,這種小動作也玩不了了。

        不過這位老大人對敖玉也沒有任何好感,此人仿佛天生就仇視權貴,尤其是不學無術,臭名遠揚的權貴。

        因為他本人就過著苦行僧一樣的清寒生活,所以敵視一切奢侈和富貴。他覺得人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要來受苦的,就是要來拯救眾生的。

        這么一位變態級主考官站在那里,保證所有人都要避開幾米之外。

        不僅僅在這里,就算在御史臺,司天監都是這樣的,于錚老大人所站的地方,周圍肯定無人。

        所以,這位老大人才是真正的天煞孤星啊。

        就這樣的人做主考,誰敢舞弊?那絕對是找死,哪怕一個小舞弊案,他都會鬧到天上去,恨不得變成驚天大案,然后把某個內閣宰相趕下臺。

        云中鶴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分明感受到了他蔑視和排斥的目光。

        這位于錚大人就是這么愛憎分明,他不喜歡的人,也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

        所有考生進入考棚之后,開始宣讀考場紀律。

        從頭到尾,這位主考官于錚大人都沒有說完,但是目光卻如同鷹隼一般掃視所有考生,被他看過的人,就仿佛被毒蜂蜇了一般,趕緊夾緊腚,縮著頭,快速從他視野中離開。

        這位變態主考官殺氣太重啊。

        接下來,三位考官,當著所有人的面,拆開了封條,破損了蠟封,最后用三把鑰匙打開了鎖。

        然后從箱子里面,取出了這次鄉試的第一天考卷。

        然后,一百多名士兵將考卷分別送到每一個考生的考棚之內。

        果然……整個考場傳來了一陣陣哀嚎。

        變態級的主考,變態級的考卷。

        滄浪行省是科舉的死亡之組,所以每一年的鄉試,一年比一年難。

        尤其是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越來越偏,越來越偏,完全都是從犄角旮旯里面挑題出來的。

        往年的考題就很難,但是今年的尤其難,讓人恐怖的難。

        一般來說第一天的考試雖然題目很多,但基本上不會太為難考生的,只要基本功扎實,一百五十道題是能夠答對的。接下來四十道就很難了,需要非常非常優秀的學子才能答對。

        而最后十道題,完全是變態級別的了,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證明一件事,那就是出題之人有多么變態。

        整整二百道題,從二十三本書中,一百五十幾萬字中取題。你想要全部答對,必須把這一百五十幾萬字全部背下來。

        有可能嗎?完全沒有可能的,就算是天才,也不能把一百五十幾萬字背誦。

        而今天的考試,毫無疑問就是想要給在場三千多名考生一個前所未有的教訓了。

        二百道題,有一百道都是很偏僻很難的。

        其中最后十五道是變態級別的難,就是那種幾乎不可能答出的偏僻。

        或許有人說,不要緊,這第一天的考試才占了成績的百分之三十,就算考的不好也不要緊的。

        完全不是這樣的,這第一天的考試有一個很大的作用,那就是淘汰。

        這二百道題,起碼答對一百五十道,你才能中舉,這是底線。沒有達到這個成績,就算后面的策論寫得再天花亂墜,詩賦寫得再驚天動地也沒有用,依舊是不會錄取的。

        而且這個世界的科舉考試是有時間規定的。

        第一天的考試時間,包括吃喝拉撒在內,不能超過四個時辰。

        時間雖然不短,但是二百道題也足夠讓你抓狂了。

        第一天考試最變態,豈是浪得虛名的?

        在場三千多名考生,絕大部分都會被這第一場考試淘汰掉,起碼百分之九十。

        就是這么殘忍。

        主考于錚大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考題,他竟然拿起考卷,自己開始答題了。

        旁邊兩名副主考不由得側目,這樣做不合規矩的啊,但也只能腹誹了,誰敢說他啊,不怕這位于錚大人將你懟得生活不能自理嗎?

        這位天煞孤星,就算是內閣的重臣都不愿意招惹的,釘子和狗屎一般的存在。

        這位于錚老大人,也真是牛逼啊,他已經快七十歲了,而且距離他的科舉考試已經過去四十幾年了。

        但依舊是答題如飛。

        這二百道題,他僅僅用了一個時辰,就完成了195道題。

        剩下五道題,實在是太變態,太偏僻了,而且都是出自于當今皇帝的《北語》,于錚老大人不喜歡當今皇帝,所以也不喜歡《北語》,也就沒有太過于深入研究。

        但他已經超級牛逼了,規定四個時辰,他一個時辰就完成了195道題。

        這個成績依舊遠遠超過了鄉試的最高要求了,幾乎可以問鼎滄浪行省鄉試的最高紀錄了。

        而且,他完成的195道題可是全對的。

        不得不說,這位四十幾年前的探花郎,確實牛逼。

        但是……還有比他更加牛逼的。

        就是那位科舉考場的天煞孤星,科舉大魔頭,幾乎提前奪得解元的蘇芒。

        他不到一個時辰,就完成了198道題的解答,而且也是全部正確。

        這就太可怕了。

        因為滄浪行省鄉試第一天的帖文和經義考試,最高紀錄就是198道題。

        而且這一次的考試是最難的,所以這就意味著蘇芒直接刷新了最高紀錄。

        剩下還有兩道題實在是太變態,太偏僻了。

        真的不知道出題的人是如何從一百五十多萬字里面那個犄角旮旯摘出來的。

        換成其他人的話,肯定隨便寫一個答案,萬一蒙對了呢?

        但是蘇芒是極度傲慢的,其中有一道題,他其實是有印象的,是有百分之六十可能性答對的,但他就是空著不寫。

        這第一天的考試,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絕對不寫。

        總之他寫出來的字,就一定要有價值。他答出來的每一道題,一定要讓人無可挑剔,就是這么牛逼。

        科舉大魔頭蘇芒已經這么牛逼了,完全刷新滄浪行省鄉試的歷史記錄了。

        但還有一個人比他更加牛逼。

        這個人就是云中鶴,他用了一百分鐘,把第一天的考試二百道題全部答完了,而且全部正確了。

        這他么的太恐怖了啊。

        出題人變態,云中鶴已經比出題人更加變態了。

        二百道題全部答對,整個滄浪行省的鄉試幾百年來都沒有出現過。

        真正的前無古人了,也或許是后無來者,云中鶴直接破紀錄了。

        關鍵是云中鶴完全不費吹灰之力,這次鄉試第一天的考題非常難,非常偏僻。

        但那是對于其他人而言,對于云中鶴而言,完全沒有任何差別的。因為他已經達芬奇上身了,完全是儲存式記憶了。

        這二十三本書,全部記在腦子里面了。不是背誦,而是記下。

        需要的時候,直接去翻閱便可以了,就是這么變態。

        云中鶴曾經想過,是不是要低調一些啊,不要二百道題全部答對,答對個198道左右?

        但是由于了半分鐘之后,他不屑一笑。

        低調個屁!

        他是怒浪侯之子,頂著天下第一廢物的名頭,本身就低調不了。

        要的就是亮瞎所有人的眼球,要的就是瘋狂打臉,要的就是破紀錄啊。

        一百分鐘答完了所有的題目,二十分鐘檢查答案,準確無誤。

        然后把所有考卷翻過來壓住,云中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總共四個時辰考試時間,才過去了一個時辰,還有三個時辰呢。

        那邊,主考官于錚剛剛用一個時辰答完了195道題后,便開始巡視整個考場。

        他先經過蘇芒這邊,發現他已經結束答題了,正在坐禪。

        于錚看了一眼,發現蘇芒空了兩道題,也僅僅空了兩道題。

        頓時他不由得心中驚嘆,他對蘇芒是非常了解的,因為對方實在是太有名了。他也知道,這帖文和經義題,只要是蘇芒作答的,就一定全對。

        僅僅一個時辰,就答對了198道?太出色了,太厲害了,后生可畏啊。

        在滄浪行省這種死亡之組還能刷新紀錄,實在是太讓人贊嘆了。

        于錚大人不由得涌起惜才之意,雖然他從來都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他非常欣賞蘇芒。

        蘇芒也很孤獨,盡管名揚天下,但是卻從來不會去湊什么熱鬧,仿佛所有的繁華都和他無關,一心只在家中讀書做題。

        從孤這一方面,于錚大人覺得蘇芒和自己很像。

        但是,于錚大人眼睛容不得沙子,凡是遇到看不慣的事情,一定要懟。而且他幾乎對所有的事情都看不慣,所以懟天懟地懟空氣。

        但是,他畢竟快要七十歲了,也明白了這是自己的性格缺陷。人可以苛求自己,但不能苛求世界。

        可是,于錚大人就是改不了,也不打算改了,都馬上要進入棺材了,改給誰看啊?

        所以說性格決定命運。

        但是蘇芒這一點和于錚不一樣,他苛求自己,但是對別人卻相對寬容。

        或者說是藐視,無視!

        這種極端的傲慢,有些時候也是一種寬容,至少攻擊性沒有那么強。

        于錚大人很喜歡很喜歡蘇芒,但是這場鄉試,他是一定會做到不偏不倚的。

        接著,于錚大人經過了云中鶴的考棚,見到里面那個怒浪侯之子,那個天下第一廢物的胖子正在呼呼大睡,考卷被反過來壓在那里。

        怎么?這是怕丑嗎?不敢被人看到嗎?

        于錚大人本來就不喜歡敖玉這種權貴子弟,此時更加厭惡。

        你這種不學無術的廢物,在家中混吃等死多好?為何要來參加科舉考試呢?為何要來自取其辱呢?

        你敖玉羞辱了自己不要緊,但是不要來羞辱神圣的科舉,也不要來羞辱我這個主考官啊。

        你要睡覺為何不去家里睡呢?偏偏要來我的考場睡?

        所以,于錚大人真的有點忍不住,想要讓人把眼前這個癡肥傻蠢的敖玉扔出去。

        但是科舉考試的規矩中不能作弊,不能喧嘩,不能影響他人考試,卻沒有規定不能睡覺。

        主考官于錚大人快步移開,眼不見心不煩。

        ……………………………………

        西部荒漠,柔蘭城。

        井中月已經成為西部荒漠的公敵了,因為她占領了沙漠中的明珠之城,柔蘭城。

        這座城市不但是綠洲,而且卡在幾個國家的貿易要道上,占領了這座城,每年的過路費都收到手軟啊。

        幾千里的西部荒漠,幾十上百股馬匪都妒恨無比,組建成為了一個反井聯盟。

        幾十股馬匪組建聯軍十幾萬,要來圍攻柔蘭城。

        此時井中月的收下兵馬,已經膨脹到了四五萬了。差不多八個月的時間,她的兵馬越打越多,越打越多。

        僅僅半年多時間,從三千兵馬膨脹到了四五萬。

        敵人非常陰險,因為他們知道井中月懷孕了,而且馬上就要分娩了。

        所以掐準她的生產期,這群馬匪聯軍前來攻打柔蘭城。

        因為這是井中月最虛弱的時刻,正在生孩子呢,哪里能夠打仗啊?

        正式消滅井中月,奪取柔蘭城最好的機會啊。

        此時柔蘭城外,十幾萬馬匪聯軍如同沙暴,如同黑暗潮水一般,目光猙獰兇橫。

        “東方女人井中月,正在生孩子呢,正是我們千載難逢的機會。”

        “沖殺進去,將男的全部殺掉,將女的全部殲掉。”

        “將東方妖女井中月扒光了燒死,將她的孩子一并燒了。”

        “攻城,攻城!”

        隨著一聲令下,十幾萬馬匪瘋狂地攻打柔蘭城,充滿了毀滅的戾氣。

        與此同時,在柔蘭城內。

        冷碧、裂風夫人,麝香夫人等心急如焚。

        什么?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不是在大贏帝國嗎?

        沒錯是這樣的,云中鶴提前將她們送走了。但是得知了云中鶴的死訊之后,得知了井中月在西部荒漠的消息后,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還是請求大贏帝國,將她們送到西部荒漠,送到井中月身邊。

        大贏帝國黑龍臺告訴她們,這個井中月不是真正的井中月。

        裂風夫人就問,那他是不是井厄的女人?大贏帝國黑龍臺說是,這是安如弦生的女兒。

        裂風夫人說那就是了,于是她又帶著井氏家族所有人,離開了大贏帝國,前來投靠井中月。

        或者說不是投靠,而是幫助。

        因為在裂風夫人心中,井中月孤身一人,又懷孕了,身處在西部荒漠這樣惡劣之地,肯定非常艱難危險。不僅僅裂風夫人和麝香夫人,連之前痛恨井中月的井無邊也來了,云中鶴的死訊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打擊,所以他覺得自己對云中鶴的孩子有某種責任和義務。

        而現在,井中月確實處于危險之中。

        因為……他她懷的是雙胞胎,而且胎位還不正,此時處于難產,性命攸關。

        古代生孩子對女人是鬼門關,雙胞胎尤其如此!況且井中月武功雖然高,但是生育條件卻談不上很好。

        外面,十幾萬馬匪正在瘋狂攻打她的柔蘭城。殺聲震天,地動山搖。

        “殺,殺,殺,殺!”

        而產房之內。

        “啊……啊……啊……”井中月一聲聲高呼。

        裂風夫人跪在地上,不斷祈禱道:“菩薩保佑,菩薩保佑。”

        ………………………………

        注:第二更送上,諸位恩公,糕點拜求月票和支持了,給我好不好?感恩無比!
        還在找"史上第一密探"免費小說?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說很簡單!
        (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