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五章:我要逆天!燕翩躚慘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五章:我要逆天!燕翩躚慘死!字體大小: A+
     
        讀書人的嘴臉,云中鶴真是見識到了。

        牛逼!

        人家不但要贏,而且還要在你身上潑一身的屎。人家不但要贏,而且還要贏得正義。

        從敖鳴到月旦評的十三名士,每一個人都要站在道德的高處消滅你。

        瞧瞧人家這手段,要學習啊。

        看看人家這臟水潑得,讓你壓根就洗不干凈。

        人家直截了當說這《石頭記》是祝蘭天大人寫的,之所以交給云中鶴,就是為了打擊政敵林相。

        你怎么證明這《石頭記》是你敖玉寫的?

        你哪怕吧這本書倒背如流也沒用,人家說你提前背過了。

        哪怕祝蘭天大人主動站出來說,這本《石頭記》不是我寫的,是敖玉寫的,也沒有用啊。

        當然了,這也不是沒有法子的。

        云中鶴可以像范閑那樣,當著所有人的面,吟詩三百首,證明自己的逆天才華。

        但這樣也是不可以的,因為云中鶴在無主之地展示過的才華,來到南周帝國之后,都盡量少展示,免得有人產生聯想。

        當然了,這也僅僅只是有備無患,因為壓根沒有人會把敖玉和云中鶴聯系起來的。

        在整個天下看來云中鶴已經死了,而且是燕翩躚親手殺死的。而且大贏帝國為了云中鶴之死進行了前所未有的瘋狂報復。

        關鍵是云中鶴和敖玉外表太不一樣了,而且他此時扮演的敖玉,連一點點破綻都沒有的。

        最關鍵的是,云中鶴沒有必要證明《石頭記》是他寫的。

        甚至,敵人認為這本書是祝蘭天大人寫的對他非常有利。

        …………………………

        “莫須有,莫須有……”云中鶴冷笑道:“這個罪名,實在是太有意思了啊。”

        瞧瞧眼前的月旦評十三名士,不是秦檜的風采,而是有了東林黨的雛形了。

        真不知道這位南周帝國皇帝在想什么,究竟想要把帝國內文武雙方的力量進行如何平衡?

        云中鶴道:“如此一來,我根本無法自我辯白了,我不管說什么,都無法證明是我《石頭記》的作者了?”

        月旦評首席名士道:“公道自在人心,你問在場所有學子,他們會相信這本書是你寫的嗎?祝蘭天大人把這本書給你,自然有他的政治目的。我雖然不敢茍同,卻不敢否定祝蘭天大人的才華。但是你如何好意思收下這本書呢?你如此欺世盜名,真當我們江州讀書人無物嗎?”

        云中鶴道:“那我該如何證明自己的才華呢?當眾吟詩幾十首?”

        “不需要,我們也不想聽。”月旦評首席名士道:“祝蘭天大人本就是詩詞大家,而且我們一點點都沒有興趣考你。”

        敖鳴公子道:“敖玉吾弟你還小,歷練也少,不知道朝堂險惡,你這樣貿然踩進去,會給父親,會給整個家族惹禍的。我們兩人的輸贏是小,整個家族的命運是大。”

        “哈哈哈……”云中鶴怒極反笑道:“如今看來,我是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在你們所有人的心目中,我就是一個被人利用的傻子,我就是一個把祝蘭天大人作品占為己有的欺世盜名之徒了?”

        眾人默默地望著云中鶴,很顯然是這么想的。

        通過月旦評首席名士的分析,《石頭記》確實是一個飽經滄桑,經歷過繁華和落寞的中老年人所寫,絕對不像是敖玉這樣的人能夠寫出來的。

        祝蘭天這個名字一被說出來,立刻被人認定了,這就是《石頭記》的真正作者。

        云中鶴大笑道:“月旦評的諸位名士,你們鐵定認為我是不學無術,就如同傳聞中的那樣是天下第一廢物對嗎?”

        月旦評的十三名士笑而不語。

        云中鶴道:“諸位名士,你們冤枉我,而且用莫須有的罪名冤枉我,使得我完全無法辯白。那么我就像問問你們,如果我能證明我有驚人的才華,我完全能夠登頂你們月旦評,但是你們卻因為一些見不得人的原因而封殺我,那又如何?”

        月旦評第三名士道:“你待如何?”

        云中鶴道:“江州月旦評組織,直接解散如何?反正你們都已經瞎了眼睛,也沒有什么顏面在江州騙財騙名了。”

        這話一出,月旦評眾多名士臉色劇變。

        但是,他們總不能和云中鶴罵街吧。

        不過,他們不開口,會有粉絲為他們開口的。

        “放肆,果然是愚蠢無知,粗鄙卑劣的紈绔,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竟敢口出狂言?就你這樣的粗鄙之徒,也配寫出《石頭記》,真是不知道丑字怎么寫?你識得幾個字?你知道《石頭記》水準有多高嗎?竟敢自稱是作者,真是無知者無懼!”

        “是啊,《石頭記》的作者怎么可能如此粗鄙?當眾罵街,有辱斯文。”

        云中鶴大聲道:“魏國公府的人來了嗎?”

        一個人站了出來,昂首玉立,他正是魏國公府的小公爺。

        云中鶴道:“很好,很好,那就一起來吧!”

        接著,他長長吁了一口氣,問道:“月旦評的諸位名士,敖鳴哥哥啊,你們覺得我大周帝國的科舉考試公平嗎?”

        “當然公平!”

        “陛下如此英明睿智,歷年來的科舉考試,都是公正無私。”

        敖鳴和月旦評所有名士當然這么說,因為他們就是科舉的受益者。而且如今不管南周帝國還是大贏帝國,文官都還需要在皇帝的羽翼之下,是絕對不敢當眾說皇帝的任何不是的。

        這不像是明末的東林黨誰都敢罵,包括皇帝在內。

        云中鶴道:“既然你們都認為我大周帝國的科舉考試是公平公正了,那我敖玉如果參加科舉考試,能夠舞弊嗎?”

        眾人冷笑!就憑借你?還想要舞弊?

        你爹是驃騎大將軍不假,但是科舉考試是我們文官的地盤。就你父親敖心孤僻的性格,誰讓你作弊?科舉舞弊,需要多大的人脈,多大的文官勢力?

        云中鶴道:“這一點非常重要啊,我們要先說好啊。不然等到秋闈鄉試,我高中之后,你們又在這里說我是舞弊的,而且依舊是莫須有的罪名。”

        接著,他目光望向了敖鳴道:“敖鳴哥啊,三月初五那天,我在魏國公府門口,向你下了宣戰檄文。段鶯鶯替你簽字了,但你自己沒有簽字。”

        敖鳴心中冷笑,當日他正被人“刺殺”呢,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怎么簽字?

        況且當時敖玉更像是一個跳梁小丑,哪有資格和敖鳴進行什么才華比拼?敖鳴如果簽字的話,豈不是莫大的恥辱?

        云中鶴道:“盡管當時段鶯鶯簽字了,而且有上前人見證。但是你畢竟沒有簽字,所以這第一戰就不算數了。”

        接著,云中鶴自嘲道:“當然了,這第一戰也只能不算數了,盡管我贏了。但是你們已經把抄襲的罪名栽到我頭上了,而且讓我無法辯白,罪名莫須有嘛。”

        “那么我現在想要問問你,敖鳴哥,你現在能簽字了嗎?”

        “第一戰我贏了,但是作廢了。那不要緊,我們還有第二戰了。剛才你們也說了,承認我大周帝國的科舉考試的公平公正性,也覺得憑借我這個天下第一廢物,大概也沒有能力作弊,而且就算舞弊了,也考不中舉人。”

        “我們第二戰的內容是,如果八月十三的鄉試,我能夠奪得前三名,段鶯鶯就要嫁給我了,她和你的婚約就作廢了。而且怒浪侯之爵位和你無關,你也沒有任何繼承權了。”

        “當然了,如果我敖玉不能在鄉試中奪得前三,我再也不騷擾段鶯鶯,而且我讓出怒浪侯爵府所有的繼承權,這個爵位,還有整個家業,都屬于敖鳴你這個嗣子。”

        “敖鳴哥,現在你能簽這個字了嗎?”

        然后,云中鶴重新拿出了一份宣戰檄文,也是一份真正的契約。

        “啪!”云中鶴直接將契約拍在敖鳴的面前,道:“你現在能簽了嗎?”

        敖鳴瞇起眼睛,沒有立刻簽字,因為他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深思熟慮的。

        云中鶴冷笑道:“敖鳴哥,我不是天下第一廢物嗎?我是不學無術的蠢貨啊,你又怕什么?你莫非是不敢簽嗎?”

        云中鶴猛地拔高聲音道:“敖鳴,我是怒浪侯之子,理當繼承怒浪侯的爵位,繼承所有家業。你作為外人,硬是要以嗣子的身份奪取我的家業,我的爵位。你有膽子奪我家業,卻沒有膽子簽字嗎?”

        “敖鳴,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蠢貨,我不學無術,不配繼承爵位,繼承家業,所以才讓你過繼給父親做嗣子。但如果我中了鄉試前三名,就足夠證明我的才華能夠繼承爵位了。到按個時候,還有你這個狗屁嗣子什么事?你今天簽字,或者不簽字,又有什么區別?”

        “敖鳴,做人要一點臉面!”

        “你們就算要奪人家業,也請吃相好一些,你究竟敢不敢簽字?”

        云中鶴的一陣陣厲吼,就等于在敖鳴臉上不斷地扇耳光。

        你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敖鳴的臉上,因為云中鶴此時的話確實振聾發聵啊。

        就如同他所說的那樣,如果云中鶴奪得像是前三名,那完全證明他有資格繼承爵位了,你這個嗣子就沒有必要存在了。你不敢簽字,心虛什么?

        敖玉是天下第一廢物,癡肥傻蠢,你又擔心什么?

        于是敖鳴上前,果斷在這份契約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幾千人作證!

        一旦敖玉奪得秋闈科舉考試前三,敖鳴徹底滾粗,沒有半分資格繼承爵位。

        云中鶴又拿出了一份新契約,來到了魏國公府小公爺的面前,朗聲道:“小公爺你好,你們魏國公府原本是和怒浪侯爵府有婚約,準確說是段鶯鶯小姐和我有了婚約,只是因為我生死未卜,所以敖鳴才接過了這段婚約。但是如果我奪得了秋闈科舉考試前三的話,敖鳴就不是什么嗣子了,也和我怒浪侯爵府無關了。”

        小公爺面色凝重,目帶殺氣。

        云中鶴道:“但是怒浪侯爵府和魏國公府的婚約,依舊要繼續吧,所以段鶯鶯小姐就要重新嫁給我了,對嗎?那么這份契約,也請小公爺代表魏國公府簽字吧,因為你們出爾反爾實在是讓人擔心啊,所以我只能讓你當著幾千人的面簽下這份契約。如果我奪得秋闈考試的前三名,魏國公府的小姐段鶯鶯,就要嫁給我敖玉了。”

        小公爺沒有理會,并沒有簽字。

        云中鶴冷笑道:“喲?什么意思啊?不簽字啊!那是什么意思啊?你們當時就已經看中敖鳴了,那為何還要和我怒浪侯爵府定下婚約啊?我敖玉當時還活得好好的啊。莫非你們早就等著我敖玉嗝屁完蛋,早就知道敖鳴要成為父親的嗣子,要繼承爵位了?你們魏國公府竟然暗中操縱陰謀,要奪取我怒浪侯爵府基業啊。”

        這話一出,小公爺臉色一變。

        云中鶴道:“小公爺啊,你們段家和我敖氏,都是帝國勛貴,都是幾百年的交情了。如今你竟然要鳩占鵲巢,謀取我敖氏家業,說不過去吧?吃相太難看了吧!”

        “小公爺,你們魏國公府在怕什么啊?我敖玉是天下第一廢物啊,根本不可能中舉的啊,你們又在害怕什么?心虛什么?為何不敢簽字啊?”

        魏國公府的小公爺和敖鳴對視了一眼,然后他拿起筆,在云中鶴準備的契約上簽字。

        契約上寫的清清楚楚,一旦秋闈科舉考試中,云中鶴奪得前三,魏國公府就要將段鶯鶯嫁給敖玉。

        這可是幾千人見證啊,是絕對不能反悔的,一旦反悔的話,那可是要身敗名裂的。

        云中鶴將這第二份契約也收好了。

        然后,他又拿出了第三份契約,來到了月旦評組織的十三名士面前。

        “諸位名士,這份契約麻煩你們也簽了吧!”

        這第三份契約內容也很簡單,既然大周帝國的科舉考試公平公正,那如果這次秋闈科舉敖玉高中前三的話,就證明他是有真的才華。而月旦評竟然封殺了敖玉,當然就是有眼無珠了。

        這樣有眼無珠的月旦評組織,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了,直接解散了。

        月旦評首席名士皺眉,卻也不動手。

        云中鶴道:“諸位名士,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你們說我《石頭記》不是自己的寫的,是從祝蘭天大人那邊抄來的,而且是莫須有的罪名。莫須有,就莫須有吧。但如果連科舉考試的成績你們都不認的話,那我只能說,你們這些名士,要點臉吧!”

        “我敖玉是天下第一廢物啊,癡肥蠢傻,科舉考試怎么可能高中?你們又害怕什么啊?”

        “當然了,其實你們簽字不簽字,都是一樣的。”

        確實是一樣的,只要敖玉在秋闈科考中奪了前三,那月旦評組織也基本上就是名譽掃地了。

        而且現在幾千人都看著呢。

        你們月旦評名士用莫須有的罪名,直接廢掉了敖玉的這本《石頭記》,何等理直氣壯?現在讓你們簽個契約都不敢了?

        于是當著幾千人的面,月旦評第一名士在云中鶴的第三份契約上簽字了。

        齊活了!

        三份契約都簽了。

        省力了,一次戰役,能夠殲滅三個敵人。

        以一敵三?我云中鶴一次要打十個,哈哈哈哈!

        這三份契約,云中鶴已經準備了很久了。

        所以對于今日這一幕,他真是一點都不意外啊。只要你和敵人一樣卑鄙無恥,那就一切都不意外了。

        云中鶴高舉著三份契約道:“在場有幾千人,請你們作證啊!”

        幾千人互相看了一眼,卻沒有出聲。

        云中鶴道:“諸位學子,難道你們不愿意作證嗎?難道你們也要和他們一樣,欺負我這個天下第一廢物嗎?”

        “我們作證!”

        “我們作證!”

        “我們作證!”

        越來越多的人舉起了自己的手,甚至莫名其妙地他們還覺得有些熱血沸騰的。

        因為這場戲越來越精彩了,越來越刺激了啊。

        按說此時內圍攻的明明是敖玉,但為何卻有一種感覺,敖玉一個人包圍了所有敵人的感覺?

        就仿佛張開了血盆大口,準備一下子坑死所有敵人的感覺。

        真是太期待了啊!

        恨不得八月十三的秋闈考試立刻到來啊!

        云中鶴這個賤人,等到幾千人的回應之后,他還拿出了三份契約,一字一句地讀出來,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這分明就是大決戰啊!

        超級豪賭啊!

        云中鶴若不能奪秋闈科考前三,那他就要失去一切了,包括爵位和繼承權。

        而他若贏了,那敖鳴就要失去一切,月旦評的十三名士就要失去一切,段鶯鶯也要忍辱成為敖玉的妻子。

        江州城好幾十年沒有這么精彩的大戲了吧!

        接著,云中鶴忽然道:“對了,秋闈科考究竟要考哪些內容啊?你們能不能給我一個參考啊,應該去看哪些書,最好能夠給我列一個書單,我去把這些書買來。”

        這話一出,在場幾千人頓時要昏倒。

        靠,你說得熱血沸騰,熱火朝天,一副我要逆天而行的架勢。

        結果現在你連秋闈科考要考什么都不知道?應該看哪些書都不知道?

        你現在才開始看書,是不是晚了一點?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不是你偽裝出來的,那這場科考你要是能中舉,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除非江河倒流,除非世界末日,參加科考的人全部死絕了,就剩下你一個人活著。

        …………………………………………

        四月初九!

        南周皇帝終于召見了怒浪侯敖心了。

        敖心一早就去了皇宮。

        在皇宮大門口,他見到了大皇子周離,正直挺挺地跪在外面。

        大皇子周離這樣跪著,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

        每天都準時來跪,晚上關閉宮門的時候,他又回去。

        為何這樣跪?

        他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燕翩躚。

        這段時間,燕翩躚一直在接受三司會審,為了他的命運,幾方勢力進行了激烈的博弈。

        大皇子周離拼命要保住燕翩躚的命,南周帝國黑冰臺也拼命想要保住他的性命。

        人才難得啊,而且立下如此巨大的功勞啊。

        但是另外一方卻覺得燕翩躚一定要處死,若非他的那些計劃,南周帝國又怎么會敗得如此之慘,失去了整個無主之地,而且還折損了幾十萬大軍?

        大皇子周離拼命上奏折,說燕翩躚為了帝國大業,嘔心瀝血。任何計謀,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如果失敗了,就要處死,那今后誰敢為帝國效死?

        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啊!

        在江州城的焦點,當然是敖鳴和敖玉爭奪爵位繼承權。

        但是在DìDū,敖玉的那點事情就不值一提了,所有的焦點都在二皇子和大皇子之爭。

        準確說,所有人都在等待大皇子命運的宣判。

        目前關于燕翩躚的死活,大理寺沒有權力決定,黑冰臺也沒有權力,甚至內閣都沒有權力。

        只有皇帝陛下,才有權力決定燕翩躚的死活。

        而一旦燕翩躚死了,就意味著大皇子周離徹底涼涼了,這一場奪嫡之戰敗給了二皇子,再也不能翻身了。

        如今已經算是最后的時間了,所以最近幾日就算宮門關閉,大皇子周離也始終跪在外面,已經整整三天三夜了。

        此時的周離,一動不動,如同雕塑一般僵硬。

        怒浪侯敖心走過來到時候,不由得朝他望去了一眼。

        敖心從來都不站隊,雖然在關鍵時刻,他救出了大皇子周離,甚至還讓周離逃回南周帝國,他愿意留在無主之地承擔所有責任。

        當然了,大皇子周離沒有同意,依舊留在無主之地承擔了主帥的責任。最后無主之地的二十來萬軍隊幾乎全部覆滅了。

        接著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率領十幾萬大軍殺入了南周帝國境內,大皇子周離承擔了戰敗的責任。

        在其他人眼中,敖心也算是大皇子一黨的。

        可是離開無主之地后,敖心就沒有和大皇子有過任何接觸,他只忠誠于皇帝,或者說他只忠誠于南周帝國,他只會打仗。

        而在另外一扇宮門之外。

        刑場已經準備好了,燕翩躚也已經躺在刑臺之上了。

        就等著皇帝的最后旨意了,如果沒有最后的刀下留情旨意,那燕翩躚就直接被腰斬了。

        所以,大皇子想要拯救燕翩躚,這已經是最后時刻了。

        “父皇,兒臣有罪,甘愿貶為庶民。”

        “父皇,兒臣有罪,甘愿貶為庶民。”

        每隔一段時間,大皇子周離就磕頭下去,額頭造已經血肉模糊了。

        他不能說兒臣愿意用親王之爵換燕翩躚一名,這樣說才是最不智的,帝國王爵,其實能夠用來交易的?當成兒戲嗎?

        他只能說兒臣有罪,愿意貶為庶民。

        敖心再也沒有看大皇子周離一眼,直接進入了宮內。

        ……………………………………………

        站在門口的大太監,見到敖心之后,微微低下頭去。

        “陛下,怒浪侯來了。”

        “恩。”南周皇帝應了一聲。

        怒浪侯敖心進入,這是皇帝的書房。一直以來,皇帝在書房召見的臣子,都是他非常看重的肱骨之臣。

        敖心進入書房之后,直接跪下叩首道:“臣敖心,叩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帝正在看書,竟然是《石頭記》。

        他并沒有上前攙扶敖心,更沒有禮賢下士的姿態。

        “嗯!”只是隨便應了一聲。

        皇帝沒有讓他起來,敖心就跪著,但是身體筆直。

        “陛下,臣不需要嗣子,臣的兒子敖玉孝順仁義,完全可以繼承怒浪侯爵位,請陛下收回成命。”敖心直截了當道。

        此人就是這樣的性子,哪怕和皇帝說話,也是這么直截了當。

        南周皇帝抬起頭道:“對了,敖心!朕有一件事情,難以抉擇,想聽聽你的意見。”

        敖心道:“陛下請講。”

        南周皇帝道:“你說,燕翩躚該殺嗎?”

        敖心道:“此事臣不能多言,因為這不是臣的份內之事。”

        南周皇帝道:“朕讓你說。”

        敖心想了片刻道:“臣覺得,燕翩躚不該殺。此人國士無雙,就算輸給了大贏帝國的云中鶴,也不能抹殺此人之才華,若殺之,乃帝國之巨大損失。”

        這就是敖心,要么不說,一旦說出口,就絕對不會含糊其辭,態度是絕對鮮明的。

        南周皇帝淡淡道:“侯正。”

        外面的大太監立刻跪在地上,道:“奴婢在。”

        南周皇帝道:“去告訴刑場那邊,沒有旨意!”

        沒有旨意,就是說沒有最后的刀下留人了。

        大太監侯正面孔一顫,眼圈微微發紅,叩首道:“是,陛下!”

        然后,他墊著腳尖,無聲無息朝著另外一個宮門走去。

        此時,刑場上幾百人正在等待,等待皇帝陛下最后的意志。見到大太監侯正過來,許多人露出了無比希冀的光芒。

        他們渴望皇帝在最后關頭能夠收回成命,饒過燕翩躚一命。

        盡管無主之地這一戰輸了,但他還是南周帝國黑冰臺的榮耀啊。

        大宦官侯正見到無數熱切的目光望來,他露出痛苦的眼神,然后搖了搖頭,表情充滿了愧疚和歉意。

        頓時,在場的很多人眼圈也紅了,涌出了淚水。

        躺在邢臺之上的燕翩躚朝著大太監侯正一笑,道:“沒事,謝謝公公了。”

        “行刑!”隨著一聲令下。

        監刑的大理寺卿猛地扔下了簽。

        劊子手猛地咬牙道:“燕爺,路上走好。”

        然后,他猛地將繩子斬斷。巨大的鍘刀猛地落下。

        “砰!”一聲巨響!

        燕翩躚被攔腰斬斷,鮮血狂噴,五臟六腑涌出。

        腰斬!

        “妹妹……”劊子手聽得清清楚楚,燕翩躚大人臨死之前,說的這兩個字,充滿了無盡的擔憂和不舍,還有一絲絲解脫。

        ……………………………………

        而此時,跪在宮門之外的大皇子周離依舊在拼命叩首。

        “父皇,兒臣有罪,請將兒臣貶為庶民。”

        他磕頭的力氣,一次比一次大,幾乎都要將自己的頭骨撞裂了。

        片刻之后,大太監侯正上前,低聲道:“大殿下,回吧!”

        大皇子周離顫抖道:“斬,斬了?”

        大太監侯正點頭道:“對。”

        大皇子周離淚水狂擁而出,混著鮮血,就仿佛涌出了血淚一般。

        足足好一會兒,他猛地一口鮮血嘔了出來。

        接著,一口又一口的鮮血嘔出。

        “父皇,燕翩躚國士無雙,你殺之,何等不智?何等不智啊?”大皇子凄厲高呼。

        這話一出,所有人徹底色變。

        之前溫文爾雅的大皇子,從來不會口出惡言的大皇子,此時竟然當眾罵皇帝不智?

        這……這是雷霆霹靂啊?

        這,這幾乎相當于謀反了啊。

        兒子說父親不智,皇子說皇帝不智?這不是謀反又是什么?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果然,書房內的南周皇帝聽了之后,面孔猛地一顫,目光一縮。

        瞬間,整個書房之內,溫度猛地冰冷。

        方圓幾百米內的所有人,不管是宮女,還是太監,又或者是示威,全部跪下,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要龍顏大怒了!

        皇帝一怒,天地色變。

        “把周離,拿下,囚禁!”皇帝淡淡下旨。

        口氣非常平淡,但是卻蘊含著天大的怒氣,接著他目光望向了怒浪侯敖心道:“你有什么事?”

        在如此雷霆之怒下,敖心應該立刻閉嘴的,絕對不應該去觸怒皇帝的。因為大皇子周離,此時已經完全觸碰了皇帝的逆鱗了,連皇子都下旨囚禁了,你怒浪侯還敢觸犯皇帝龍威?

        但他還是堅決叩首道:“陛下,臣不需要什么嗣子,臣的兒子孝順仁義,可以繼承怒浪侯爵位,請陛下收回成命。”

        南周皇帝怒極反笑道:“敖心,你真的一點都不怕死嗎?”

        怒浪侯敖心道:“臣一生光明磊落,不怕死!”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五!諸位恩公有月票的話,請賜給我吧!糕點尤其需要你們支持呢,謝謝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