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一章:云中鶴成神了!秒殺成渣!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一章:云中鶴成神了!秒殺成渣!字體大小: A+
     

      那些已經買到《玉城記》第五冊的人,完全迫不及待地讀起,幾乎連一分鐘都等不得。
      于是書坊里面,外面的街道上,到處都是蹲在地上讀書的人。
      然后很快便陶醉到其中了,完全如癡如醉。
      天那?
      寫的太好了,太好看了。
      原本很多人還擔心,敖鳴這第五冊的質量會下降。準確說不是下降,而是沒有巨大的進步。
      因為炒作得太火了,所以萬眾對這本書的期待高到了極點。
      但是敖鳴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實在是太出色了。
      不管是正常的詞句,還是里面的詩詞,都比之前高了一個臺階不止。
      太出色了。
      有些人甚至讀出了淚水,因為是在太感人了。
      果然,能夠戰勝敖鳴公子的人只有他自己。
      敖鳴公子,絕對的江州第一才子啊。
      還有誰?還有誰?
      ……………………
      這五萬本書灑下去之后,便是短暫的寂靜期。
      因為這五萬人要靜靜地看書呢。
      那么其他人呢?非常抱歉,其實江州府的輿論權就掌握在這五萬人手中,甚至還遠遠不到五萬。
      等看完書后,江州城內就會出現無數的文學沙龍。
      當然了,這個世界還沒有這個詞匯,但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各個高端茶樓之內,青樓之內,豪門貴族的府邸之內,按照各自的圈子,就會組成一個一個聚會,開始談論這本書。
      而最高端的聚會,毫無疑問就是在魏國公府內。
      兩個時辰后!
      終于第一個人看完了,他就是滄浪行省的提學御史大人。
      這是一個什么官職呢?在整個行省之內,他是負責科舉和教育的第一高官,在行省內排名前五,也可以稱之為提督學政。
      總之,這是一個大人物。
      他的評論觀點是:看完這本書之后,三年之內,不想再看任何話本。
      這個評價超級超級高了,就是說看完這本書后,再看其他的書已經完全沒有滋味了。
      差不多就是類似金庸大師把武俠給寫死了之類的觀點,因為你再寫也不可能達到大師的水準了。
      有了提學御史的發聲之后,接下來的贊譽,真的如同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各方大人物,紛紛發表自己的觀點。
      清一色的贊譽。
      而里面有一個人的聲音就顯得尤其響亮,那就是前御史大夫寧不棄。
      因為二十幾天前,他算是站在敖玉那一邊的,站在敖亭的對立面的。
      而他看完敖鳴的《玉城記》第五冊之后,嘆息道:看完此書,吾也忍不住手癢。
      這也是極高的贊譽了。
      看完你的書,我都想要寫書了,充滿了表達和寫作的沖動,還不夠牛逼嗎?
      而各個青樓,茶樓,貴族府邸里面的沙龍聚會,更是瘋狂地夸獎。
      極盡贊譽之詞。
      整個江州府,幾乎每一個文化界的大人物,都要站出來發聲。
      因為你也不得不發聲。
      你如果不發聲,不夸獎的話,人家就會說,你妒忌賢能啊。
      如果年長的名士不發聲的話,人家就會說,你為老不尊,心胸狹隘,容不得后生晚輩異軍突起。
      總之,整個江州所有的名流,所有的才子,所有的花魁,所有自認為有頭有臉的人,都要出面夸獎。
      有的夸得天花亂墜,有的夸得收斂一些。
      而這里面,肯定不能少了一個大師。
      那就是天一書院的山長祝蘭天大人。
      有人去問他說,祝大人,您看過敖鳴的《玉城記》了嗎?
      祝蘭天大人說:看過。
      又有人問:您覺得如何?
      祝蘭天大人說:我覺得很不錯。
      很不錯,這已經是很高的贊譽了,但是敖鳴的粉絲還是非常不滿意。
      敖鳴公子這本書何止是很不錯,簡直是百年不遇的經典啊,讀之三月不知肉味啊,你竟然只是評價說不錯?
      祝蘭天大人,你這心胸可不夠寬廣啊。
      接下來很多人就小心翼翼地說了,當年祝蘭天大人就是被林大人搶了位置,甚至提前致仕。而現在這位林大人,已經是內閣的第三宰相了,正是敖鳴公子的老師。
      眾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
      三月三十日,這一天完全是屬于敖鳴的。
      今日整個江州所有的風光都被他占據了,所有人都被襯托得黯淡無光。
      明日就要出月旦評的結果了。
      這個結果當然是絕對保密的,只有每個月初一才會公布。
      但是已經徹底沒有懸念了,因為月旦評的某個成員大佬讀完《玉城記》第五冊之后,半開玩笑地說了一句,明日的月旦評沒有人看了,因為太沒有懸念了。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明日月旦評,敖鳴的《玉城記》絕對是第一名的。
      ………………
      而此時,敖鳴的傷勢已經痊愈了。
      但是依舊躺在床上,因為他需要表現得傷勢很重,而且輝煌的時候,要低調一些。
      不過,下面的人還是把江州府的盛況一五一十匯報給他聽。
      盡管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但真正這一切發生的時候,還是讓人迷醉啊。
      有一種喝醉酒的感覺。
      如同在仙境,飄飄然的感覺。
      至于敖玉,那真的是地上的螻蟻了,從天上仙境看下去,連半點影子都瞧不到的。
      真正的天壤之別。
      一個在地上爬,一個在天上飛,敖玉固然看不到敖鳴的背影。
      而天上飛的敖鳴,視野之內也不會有敖玉的存在了。
      作為敖鳴未婚妻的段鶯鶯,代替他收獲了所有的贊譽,也收獲所有閨蜜的羨慕。
      真正的與有榮焉啊!
      雖然他是公爵府的千金,但是嫁人也分三六九等的。
      嫁給皇帝,嫁給太子當然是最頂級的婚事了。
      但是那太難太難了,況且幾位可能成為太子的皇子年紀都不小了,十幾年前就定了婚事了,豪門千金早就沒有機會了。
      嫁給普通的皇子,未來或許會冊封親王,得到一個王妃的稱號。
      但是大部分的親王都沒有什么權利,其實也沒有多大意思。
      所以最好的夫婿是什么?出身高貴,掌握大權!
      出身高貴,就是貴族之間的聯姻了。但是很多頂級勛貴已經失去了進取心了,在家中安享富貴了,包括那些即將繼承爵位的世子,躺著享受便可以了,哪有奮斗的動力?
      而掌握權力的都是誰?便是那些文臣了,走科舉之路,位極人臣的那些。
      但這些人大部分是士大夫家族,不是貴族,就算高中一甲進士,未來還不清楚了,因為頂級權臣的位置就那幾個,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折戟。
      但敖鳴就不一樣了啊,未來會繼承怒浪侯爵,下一科會試,注定會高中一甲進士。
      他的背后有三個強大的靠山,是一定要入閣拜相的。
      又有爵位,又有權力,又有名聲,又有才華,又有長相。
      實在是一等一的郎君,難怪江州的那些貴族千金眼睛都要妒忌得掉了。
      段鶯鶯的聚會上,全部都是江州頂級勛貴家的小姐了,伯爵家的小姐,只能坐在邊角上的。
      眾多貴族心中盡管妒忌得冒酸水,但還不得不出言吹捧。
      “從今以后,敖鳴公子這第一才子的位置,誰也動蕩不了了。”
      “是啊,他這個天才的陰影,會籠罩江州許多年。大概要等到明天的會試殿試之后,他考中了一甲進士,然后入朝為官,江州的眾多才子便能夠松一口氣,才有機會出頭了。”
      “對了,敖玉那個跳梁小丑的《石頭記》呢?他不是號稱這本書寫的更好的嗎?不是號稱要滅掉敖鳴公子的《玉成記》嗎?”
      頓時,在場的貴族千金紛紛捂住的鼻子道:“不要提他,不要提啊,免得臟了耳朵,這樣下等卑劣之徒,名字都不要提起。敖鳴公子如同天上的謫仙一般,把兩個人名字放在一起說簡直就是莫大恥辱。”
      “是啊,是啊!這等跳梁小丑,根本沒有資格繼承怒浪侯爵之位,不配成為勛貴,如果他這樣的人成為了下一代怒浪侯,才是帝國莫大的恥辱。”
      ……………………
      是啊,敖玉那個跳梁小丑的《石頭記》呢?
      所有人都在疑惑?
      你不是號稱要和敖鳴的《玉城記》一起發行的嗎?怎么現在還沒有影子嗎?
      是知道根本不可能比得過,不想要自取其辱嗎?
      但是你敖玉也不像是那么有自知之明的人啊?真有自知之明,當初就不該提這個賭約啊。
      于是很多人紛紛說,敖玉怯戰了,要毀約了,不敢應戰了。
      “就算他傻,但是他母親不傻啊,當然不會真的和敖鳴比啊。”
      “敖玉在裝死呢,他寫的那些玩意是什么貨色,我們不知道,他的父母能不知道嗎?給敖鳴公子提鞋都不夠啊,怎么可能放出來獻丑啊?”
      而之前無比跳脫的敖玉,仿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真的就仿佛裝死一般。
      他的《石頭記》也沒有看到,他本人也沒有在發聲了。
      敵人那邊立刻組織人手,到處宣揚,敖玉一方要毀約了。
      不僅如此,而且還組織人群去封堵怒浪侯爵府。
      當天,有幾千人圍在魏國公府面前,那是因為有熱點,因為敖鳴遭到了刺殺。
      而這次圍在了怒浪侯爵府面前,就純屬扯淡了。
      就算敖玉毀約,敖玉裝死,也輪不到無知民眾義憤填膺啊,不可能有閑工夫來圍攻怒浪侯爵府的,就是有人要把事情鬧大啊。
      “敖玉,你的書呢?你的《石頭記》?”
      “敖玉,你不是要號稱滅掉敖鳴的嗎?你不是要將他按在地上摩擦的嗎?”
      “敖玉,你不是要迎娶段鶯鶯的嗎?”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廢物啊,說話如同放屁一般。敖玉啊,你的那張嘴,還不如我的腚眼啊。”
      “跳梁小丑敖寶玉,跳梁小丑敖寶玉!你這個癩蛤蟆,還想要吃段鶯鶯小姐這個天鵝肉,你也不照鏡子看看,你哪一點比得上敖鳴公子啊?就你這廢物還會寫書?還想要寫出比敖鳴公子《玉城記》更好的書?我呸,我呸啊……”
      “不要臉,不要臉啊。”
      “敖玉,你的《石頭記》不說比《玉城記》更好了,哪怕有一半好,我就把整本書吃下去。”
      “開玩笑,別說一半好了,就算有《玉城記》的十分之一好,我就光著身子,圍著江州跑一圈。”
      接下來,幾百上千人發出了噓聲。
      “跳梁小丑敖寶玉,跳梁小丑敖寶玉!”
      而就在此時,怒浪侯爵府大門敞開!
      然后一輛又一輛大車出府,每一輛大車上,堆得滿滿的都是書。
      《石頭記》!
      眾人有起哄了。
      敖玉,你還真不怕死啊,你還真不要臉啊,你還真敢把書拿出來賣啊?
      你害怕不夠丟人現眼的嗎?你寫的什么書,我們都已經聽說了,超級大毒草,艷俗之極的垃圾。
      敖鳴公子的《玉城記》寫的如此之好,你竟然還敢雞蛋碰石頭,你真是一點都不怕丑啊?
      接下來,幾百上千人跟著怒浪侯爵府的車隊,一起朝著各個書坊而去了。
      整整幾萬本《石頭記》,一疊一疊放在各大書坊上賣。
      當然了,這些書坊并不會拒絕的。不管《石頭記》寫得再爛,但是話題性還是很強的,哪怕是為了看究竟有多爛,也有很多人會買的。
      果然!
      云中鶴的《石頭記》剛剛擺上了書坊的柜臺,立刻便伸來了很多雙手。
      當然了,這個銷售是遠遠不如敖鳴《玉城記》第五冊的火爆的,甚至相差甚遠。
      但是也絕對算得上是暢銷了。
      很多人剛剛看完了《玉城記》第五冊之后,立刻就來買《石頭記》,他們就是想要看看,一本書究竟會爛到什么程度?
      甚至很多人自嘲說,剛剛吃完山珍海味,就來吃一頓豬食也挺別致的。
      毫無疑問,敖鳴的書就是山珍海味,敖玉的書就是豬食了。
      接著旁邊就有人接了一句,那是豬食嗎?那是屎啊?
      豬食咬咬牙,還能咽下去。屎你能咽下去嗎?會糊住你喉嚨的。
      旁邊又有人接了一句:只怕不僅僅是屎,關鍵這屎里面還有毒啊。
      艸,兄臺你過分了啊。
      而且還有一大部分人,就是聽說了敖玉的《石頭記》是大毒草,而起是那種超級低俗,超級艷俗的大毒草,所以迫不及待想要買下來,而且還要一個人躲在房間里面,關上所有窗戶和門,準備好手紙才能看的那種。
      買了書之后,這群書生便一臉嫌棄,兩根手指頭夾起書頁,稍稍翻開,而且眼睛也距離得遠遠的,仿佛離得近一些就會中毒一般。
      那一臉的鄙夷,那一臉的嫌棄。
      “我想要看看,究竟爛到何等程度,惡俗到何等程度?”
      結果,看著看著!
      他稍稍有些呆了,不由得把書拿得近了一些。
      他有點懵,甚至抬起頭來看看左右。
      因為這個書生的鑒賞水平還不夠高,一下子還很難明確判斷。
      但是光看著前幾頁,好像不爛啊,隱隱還覺得挺好的感覺。
      很快,他和隔壁的秀才直接就對上了眼睛了,交換內心的詫異。
      而就在此時,旁邊有一個無賴直接破口大罵。
      “靠什么爛書啊?鬼看得懂啊?寫得什么玩意啊?”這個無賴就是沖著超級艷俗,超級低俗來的,我這他媽都翻了幾十頁了,哪里來的低俗?
      我都準備回家脫下褲子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但是在場幾個秀才,靜靜無聲,直接回家。
      回家細細看,因為實在有些弄不準。
      ………………
      江州城人杰地靈,名士眾多,普通秀才們的鑒賞水平不高,但有的是鑒賞水平高的。
      他們看完了《石頭記》前面幾十頁后,整個人立刻陷入了沉默。
      尤其是第一個發聲的大佬,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
      說真的,他之所以第一個發聲,不是因為被收買了,也不是他想要巴結林相。
      而是他這個人性子耿直,尤其喜愛看話本,真正是見獵心喜啊,而且敖鳴確實是寫得好。
      他看完之后拍案叫絕,所以才第一個發聲說,看了敖鳴的《玉城記》之后,三年之內都不想看話本了。
      他之所以買《石頭記》來看,也是想要看看究竟能爛到什么地步的。
      結果,看完幾十頁后,他徹底無言。
      他后悔了!
      今天真的不該第一個發聲夸獎《玉城記》的。
      但是他并沒有開口說話,而是繼續往下讀,一直讀,一直讀。
      整整讀了四個多小時,終于第一遍粗略地看完了《石頭記》的第一冊。
      此時,都快要天黑了!
      但是他依舊沒有點燈,只是靜靜地坐在哪里。
      夫人過來問道:“怎么了?老爺?”
      提學御史大人猶豫了好一會兒,然后走了出去。
      果不其然,學政衙門外已經站了幾百個書生了,全部都是秀才以上,還有一些舉人。
      這些人也都用最快的速度看完了《石頭記》內心覺得很好,但是又不敢貿然開口出聲。
      今天關于《玉城記》的評價,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是第一個發聲夸獎的。
      所以,大家都擁到學政衙門面前,再一次等待張奇正大人的公開表態!
      其實,此時整個江州府已經有很多人,都第一遍快速看完了《石頭記》,然后全部都陷入了沉默。
      所有鑒賞水平高的人,都能看出,兩本作品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上的。
      哪怕是秀才以上學問的人,也大致能夠看得出來《石頭記》的藝術水準,超過了《玉城記》。
      但是卻依舊沒有人主動第一個發聲。
      因為這種發聲就代表著站隊!
      敖玉的背后是怒浪侯,此人雖然是驃騎大將軍,但是為人孤僻,不結黨營私。你巴結他沒有什么好處,你得罪了他,也未必有什么壞處。
      但是敖鳴身后站著的可是魏國公府,還有林相,盤根錯節,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集團。
      你敢說敖玉的《石頭記》更好,那就是站在這個權力集團的對立面。
      所以整個江州,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所有人都等著第一個人出聲。
      ……………………
      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望著學政衙門之外的幾百名書生。
      “諸位學子,我知道你們在等待什么,我也知道你們想說什么。”
      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緩緩道:“今天早上,我算是第一個發聲的高級官員,我夸獎敖鳴的《玉城記》說看完之后,三年之內都不想再看話本,這句話是真心的。”
      “一直到現在,我都堅持認為,《玉城記》第五冊的水平極高,哪怕放在幾十年內放眼整個江州,這都是出類拔萃的作品。”
      “玉城記,好,很好,非常好!”
      “但是……”
      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道:“我看完了《石頭記》之后,怎么形容呢?”
      “我不知道該如何說啊,我需要組織一下語言。”
      “我看到的不是一個故事,而是一個史詩級的畫卷,我仿佛看到了一個完全真實的世界。”
      “《玉城記》看得我拍案叫絕,酣暢淋漓,但是我看的時候,我內心清楚地知道,這是一個故事。”
      “而看完《石頭記》之后我知道,這是一段人生。不,這是無數段的人生。這是一個王朝的花卷,這是無數生命的跳躍。”
      “它沖擊著我的靈魂,它炙烤著我每一根汗毛。有些時候,我看得渾身冰涼,有些時候,我看得冷汗頻頻。”
      “所以,你要問我《玉城記》和《石頭記》哪一本更好?”
      “那我只能說,這……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就不要放在一起比較了。”
      提學御史張奇正舉起《石頭記》,大聲道:“這是經典,這是能流傳百年的經典。”
      這話一說完,頓時下面掌聲雷動。
      因為張奇正大人說出了他們想說而不敢說的話,甚至說出了他們沒有想到的話。
      提學御史張大人,作為滄浪行省的學官領袖,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他堅持了自己的操守。
      說完之后,張奇正大人拱了拱手,便回到了衙門之內。
      而他的住所,也就在衙門的后院。
      回到住處之后,他依舊沒有點燈,只是靜靜地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這是怎么了?”妻子問道。
      張奇正道:“老伴,準備一下,我們要離開江州了。”
      老妻子一愕道:“不至于吧?”
      張奇正道:“怎么不至于?我算是第一站隊,第一個表態的人,林相是絕對不允許我再呆在這個位置上的。”
      老妻子道:“那他不會害你吧?”
      張奇正道:“那不至于,也到不了貶官的地步,但是挪到一個偏僻的位置,擔任一個有職無權的閑官是一定的。”
      接著,張奇正又道:“當然了,也不一定。林相此人太厲害,當年祝蘭天大人是怎么被他趕出朝堂的,真是歷歷在目啊。但我總的來說是兩袖清風,他能夠趕走我,但總不能廢了我吧,他這個內閣第三宰相,也不能這么跋扈霸道吧。”
      老妻子道:“那你剛才為什么要出去啊?你明明可以躲起來,不發聲的。”
      張奇正道:“因為所有人都等著我第一個發聲啊?如果我不發聲的話,甚至我不第一個發聲的話,那我這一身傲骨就完了,所有人都會認為我攀附權貴,骨頭軟,膝蓋軟,那個時候我才是真真完了,這一輩子經營的名聲也完了。”
      “我們讀書人,這一輩子講究的不就是一個名聲嗎?那些勛貴,那些豪門貴族可以任性,我們不可以的。”
      張奇正大人的老妻不由得抹去了淚水道:“哎!我真的挺喜歡江州的,怎么就要離開呢?不至于的吧!”
      但是說歸說,她還是去收拾東西了。
      而提學御史張奇正,已經開始寫辭呈了。因為主動請辭的話,還有一些機會。
      …………………………
      果然!
      提學御史張奇正大人第一個發聲后!
      整個江州的輿論徹底就炸了。
      所有的大人物,所有的名士,紛紛出聲。
      而且完全是爭先恐后,前所未有的密集發聲。
      讓他們第一個出聲,他們不會,因為會得罪林相。
      但是張奇正第一個發聲之后,他們就要在最快時間內發聲。
      因為這個時候不發聲的話,那就身敗名裂了,你的傲骨呢?你的眼光呢?
      而且到時候林相就算責怪,也法不責眾啊,只能去弄張奇正一人了啊。
      他第一個發聲。
      而第二個發聲的,起碼有一百人。
      而且這些名流發出來的聲音,也幾乎完全是一致的。
      這不是話本,這不是故事,而是人生!
      這是一個虛擬的王朝,這是一個虛擬的歷史,但是每一個人都仿佛能夠在書中找到自己。
      而一旦找到了自己,就如同照鏡子一樣,汗毛炸起。
      原來你也在這里?原來我也在書中?我竟然是這樣的自己?
      而且……
      所有名士大佬的夸獎中,幾乎不談《玉城記》,因為所有人也都認為,這兩部作品根本不是一個水準,不是一個級別的。
      早上,關于《玉城記》的夸獎和鑒賞,幾千人,幾萬人同時出聲。
      仿佛是一個阿貓阿狗,只要識字,別管你是青樓的姑娘,還是路邊的算命先生,都能進行評論和夸獎。
      而關于《石頭記》?
      只有幾百個人發聲,只有幾百個人敢評價。
      舉人以下,全部閉嘴,你丫就不夠資格鑒賞。
      舉人水準的,也要小心翼翼說話,免得丟人。
      進士以上,才有了評論和鑒賞的資格。
      剩下的人,你們全部跪在地上讀書就夠了,這等千古奇文,不是你們這些閑雜人等能夠評論的,看得懂就不錯了。
      至于兩本書誰高誰低?
      雖然沒有人說出口,但是早就已經有答案了。
      敖鳴的《玉城記》被云中鶴的《石頭記》秒殺成為了渣渣。
      甚至連渣渣都不剩!
      因為沒有一個大佬將兩本書相提并論。
      或者說得更加刻薄一些,《玉城記》連給《石頭記》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怒浪侯爵府的敖玉,真正的一書成神!
      這些大佬發聲之后,立刻沉寂,回到家中觀望。
      但是無數書生,無數閑雜人等可不必站隊,甚至都沒有站隊的資格,但他們有看熱鬧的資格,而且看熱鬧不嫌事大。
      于是,幾百人上千人,再一次涌向了魏國公府。
      這群人太壞了啊!
      他們就想要看看,魏國公是什么反應?敖鳴是什么反應?段鶯鶯又是什么反應?
      還有些人擁到月旦評的院子面前。
      因為明天就是四月初一,月旦評的結果就要出來了,這才是決定兩本書勝負的關鍵性指標。
      ………………
      注: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向恩公們拜求月票,拜求支持了!能給我不?
      糕點給大家鞠躬叩首了,謝謝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