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章:太驚艷了!火爆全城啊!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五十章:太驚艷了!火爆全城啊!字體大小: A+
     

      講一句真話啊。
      小說既不是詩詞,也不是策論,很難在第一頁就顯得非常驚艷。
      不像詩詞,第一句可能便可以回音繞耳,策論第一段就可以振聾發聵。
      一本小說通常至少要閱讀幾千上萬字,才可能被里面的劇情所吸引,如果想要震撼的話,可能需要更多的字數。
      那這位祝蘭天山長為何能夠被震撼了呢?因為里面的文字,這是極度考驗文學造詣的。
      而這《紅樓夢》里面的句子,何等之優秀,何等之驚艷。
      隨便摘抄一句,都能夠成為金句的,更別說里面無處不在的詩詞。
      比如: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又比如: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沒有刻意賣弄文字,反而大多用通俗易懂的句子,但是對世情,對人性之洞察,簡直深刻入骨。
      這種級別的文章,鑒賞水平越高的人,越容易迷醉。而祝蘭天毫無疑問就是這種頂級鑒賞水平的人。
      這里面的好些話,剛剛印入眼簾,就仿佛瞬間要鉆入心中一般。
      寫得太好了。
      太好了。
      太好了……
      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所以真的就只能用三個太好了。
      接下來,他就站在地上,一頁一頁繼續翻讀下去。
      完全不知疲倦,陶醉其中。
      當然了,這是因為他鑒賞水平高,文字素養高,其實換成普通人,未必會有這么喜歡的。
      其實紅樓夢對大眾通俗的讀者,并不是那么友好的。
      所以你問后世的許多人,哪怕是碩士,博士學歷。你問他看過《西游記》和《三國演義》嗎大部分人都會說看過,而且還不止一遍。
      但你問他看過《紅樓夢》嗎?或許很多人就會搖頭說,看過幾次,沒有看完。
      就是我知道它很牛逼,但實在是看不下去。就如同《百年孤獨》這種書,我知道逼格超級高,但是很多人其實也很難讀下去的。
      而《紅樓夢》對于祝蘭天這樣的大家,真的是仙草級別的,就是那種讀過之后,三個月不知道肉味的那種。
      此翁看書極快。
      并不是說看書越快,就越不認真。他看得很快,這是因為第一遍,接下來毫無疑問他還會閱讀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但就算這樣,也整整用了兩三個時辰,他才將這《石頭記》的第一冊看完了。
      中途,仆人給他搬來了椅子。
      他卻不坐,直接說這樣的書,坐著讀實在太不恭敬了,要站著讀。
      于是,這一站就站了差不多五個小時。
      ………………………………
      第一遍看完之后,祝蘭天才坐下來,閉上眼睛靜靜地回味。
      太美了,太妙了,太好了。
      沒有想到啊,他七十五歲了,有生之年還能讀到這樣書。
      如此一來,這幾年光陰也沒有虛度了。
      坐下來回味了好久之后,他又開始來回踱步。
      足足好一會兒,他才看到了敖玉(云中鶴),頓時驚了一下。
      呀?!怎么還有一個人站在這里啊?
      你,你是誰啊?
      哦,這是敖玉,這是這本書的作者。
      其實,祝蘭天真的想要問一句,這本書是你自己寫的嗎?
      但終究沒有問出口,因為這一問出來,就等于是質疑對方的人品了。
      況且敖玉這個人,寫這本書其實是合適的。
      因為他常年的生活都非常荒唐,都在被人嘲笑,出身于豪門,卻時時刻刻被死亡威脅,隨時都可能喪命,也能感受到世態炎涼。
      但是真的讓人難以置信啊,這等優秀的話本,竟然出自一個二十歲紈绔之手。
      他真的沒有撒謊,這本書真的是千古奇文啊。
      不能直接問,這本書是不是你寫的。但是又要確定這一點?怎么辦呢?
      頓時,祝蘭天道:“敖玉公子,跟我上樓。”
      云中鶴跟著老大人一起上了樓閣,此時已經是天黑時分,不遠處就有一條江。
      江州指所以稱之為江州,這是因為由一條江,取名為蘭江。
      這蘭江雖然不如天江這么長,也沒有那么寬,但是也延綿萬里。
      而且天江是寬闊浩瀚,但相對平穩。
      這蘭江則變化多端了,在西邊的時候,波濤洶涌,又急又險,稱之為怒江。而到了東邊,這江水又變得清澈,大多數時候平緩如鏡,所以稱之為蘭江。
      祝蘭天所住的樓閣,正好在蘭江不遠處,能夠看到大江東去。
      此時夕陽西下,夜幕還沒有降臨,但江面上還有許多船只已經燈火通明。
      在波光盈盈中,江水靜靜地東流而去。
      這一幕顯得繁華而又孤寂!
      祝蘭天道:“敖玉公子,看到這條蘭江東去,你可有詩興啊?不需要多,一句便可。”
      云中鶴知道,這是祝蘭天大人再考驗他的文才了,看他是否能夠真的寫出《石頭記》這樣的千古奇文。
      萬一爆出他是抄襲,或者是找槍手代寫,那祝蘭天也要身敗名裂了。
      云中鶴道:“以大江東去,作詩是嗎?”
      “對。”祝蘭天道:“一句便可。”
      云中鶴醞釀片刻,道:“問君能有幾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
      我……我日!
      祝蘭天大人頭皮一麻。
      你這才華,你這文思,確實如同尿崩啊。
      要不要這么離奇啊?隨便一出口,便是百年佳句?
      每每聽到這些佳句,祝蘭天大人有更加敏銳的生理反應。那就是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這是聽完這些佳句之后的第一生理反應,然后才是精神共鳴。
      片刻后,祝蘭天大人道:“這一句詩太悲了,能不能豪邁一點的?”
      云中鶴道:“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祝蘭天大人再一次頭皮發麻,太牛逼,太驚艷了。
      然后,他又道:“這一句太豪邁了,能不能不那么悲,也不那么豪邁的。”
      云中鶴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祝蘭天大人猛地一拍欄桿道:“這句好,這句好。”
      這一句詩詞,完全說到了他心中去了。
      敖玉這三句都是絕佳的,甚至每一句都能讓人毛骨悚然。
      但是第一句太傷春悲秋,兒女情長了,祝蘭天大人不太喜歡。
      而第二句,寫得超級好,但是太豪邁了,有點顯得年輕氣盛。祝蘭天大人年紀大了,已經沒有這些氣概了,甚至他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什么真正的大英雄了。
      任何英雄,都經不住時間的摧殘。一直要到蓋棺定論的那一天,才能確定一個人的是非功過。
      而這第三句,完全說到他的心中去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祝蘭天已經七十五歲了,有過輝煌,十幾年前斗爭失敗了,被人從朝堂上趕了出來。
      所以某種程度上,他的內心既是豪邁的,又是悲觀的。
      他覺得就算再強大的人,也抵不過歲月和歷史。
      滄海桑田,唯有歲月永恒。
      “這首詩后面還有嗎?”祝蘭天大人道。
      云中鶴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聽完這段詞之后,,祝蘭天不由得望向天邊的落日,渾身顫抖,老淚縱橫。
      這首詞,真真寫到他心中去了。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他是一個朝堂斗爭的失敗者,最終執掌了天一書局,了此殘生。
      雖然還有名譽,但已經遠離朝堂中樞十幾年了。真的不甘心啊,不甘心啊。
      但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而敖玉這首詞,就是最好的勸慰了。
      人要學會自己和自己和解啊,要學會放下。你耿耿于懷,痛不欲生,你的敵人只會痛快,甚至他們都已經淡忘你了。
      祝蘭天擦去淚水,顫抖道:“沒有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是老夫的知己,謝謝你的這首詞!”
      老大人擦去了眼角的淚水,緩緩道:“從今以后,老夫就站在你這邊了。”
      祝蘭天大人的聲音很平淡,但是卻充滿了力量。
      “敖鳴和你爭奪怒浪侯之位,我在邊上,如同隔岸觀火,清清楚楚。”祝蘭天道:“就算有千萬種理由,他們用的手段都太臟了,我們的朝堂不應該這樣的。這就是奪人家業,如果你沒有出息也就罷了,偏偏你才華橫溢。長此以往,劣幣驅逐良幣,后果不堪設想。”
      云中鶴躬身拜下道:“多謝老師。”
      祝蘭天嘆息道:“是我要謝謝你,你最后的那一首詞,能夠排解掉我十幾年的憂郁了。”
      真的能夠排解嗎?其實是不能排解的。
      這首詞是明朝大才子楊慎大人發配充軍的時候所作的。
      楊慎大人何許人也?這是真正的天之驕子啊,哪怕在整個中國歷史上都能排名前列的天之驕子。
      明代三大才子之首,父親是內閣首輔楊廷和,大權獨掌,嘉靖皇帝都是他立起來的。在很長時間他都能把皇帝都按在地上摩擦的超級大佬,而楊慎自己又是狀元及第,天下聞名。
      然而這樣的天之驕子并沒有過幾年的好日子,嘉靖皇帝通過大禮案之后擊敗了楊廷和。
      之后楊慎便倒霉了,激怒了皇帝被廷杖,之后被流放到滇南幾十年。
      那么這位楊慎大人真的排解了憂郁嗎?不見得的。
      所以祝蘭天的大人也排解不了,頂多只是聊以慰藉。
      祝蘭天道:“敖玉,月旦評已經算是純潔的了,但也不是絕對的純潔,也是會被權力感染。你要面對的不是敖鳴一個人,而是一個強大的權力集團。但是你放心,月旦評畢竟是被清流掌控,關鍵時刻我會說話的。”
      “當然這一場比試,你不必太過于擔心,基本上是贏了。”祝蘭天大人道:“因為你這本《石頭記》和敖鳴的《玉城記》完全是高下立判,只要是秀才以上的水準,便能知道二者水準天差地別。越是高層,就越是清楚這一點。誰要敢說《玉城記》更好,那基本上就身敗名裂了,沒有人敢冒這樣的風險的。”
      祝蘭天大人的鑒賞水平極高。
      《玉城記》前面四冊他全部都看了,也非常喜歡,覺得稱得上是鴻篇巨著。
      真的寫得很好,算是近十幾年來,江州最優秀的話本了。
      但是書這種東西,就怕比較。
      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貨要扔。
      都不需要十萬字,僅僅一萬字,就能夠看出敖玉這本《石頭記》比《玉城記》更加優秀。
      看了三萬字,這種感覺更加強烈了。
      看到十萬字,就已經完全不用進行比較了,因為差距太大了。
      把兩本書放在一起比較,簡直是對《石頭記》的侮辱,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東西。
      單單看著《玉城記》是極好的。
      但是和《石頭記》放在一起的話,真的就顯得充滿了匠氣。
      所以只要水平足夠,眼睛沒有瞎,都能得到一致性判斷,《石頭記》遠勝《玉城記》。
      “敖玉,所以接下來你要把重心放在鄉試上,這才是最關鍵的。”祝蘭天道:“你算是聰明的,雖然口口聲聲說要奪得頭名解元,但是在宣戰檄文上,卻僅僅只是說要奪前三。因為頭名解元,偶然性實在是太大了,不僅僅要看水平,還要看時運。”
      接著,祝蘭天道:“敖玉,你的策論水平如何?”
      科舉考試雖然分了好幾個部分,但策論的分量最大。想要奪得頭名,甚至是前三的話,策論一定要極度優秀。
      云中鶴道:“沒有問題。”
      祝蘭天道:“和你的詩文水平比起來呢?”
      云中鶴道:“不相上下。”
      祝蘭天道:“那之前為何沒有表現出來?”
      云中鶴道:“之前沒有機會表現啊,而且世人只看我天天荒唐,沒有看到我孝順父母,沒有看到我也喜歡讀書,就知道去喜歡去低級勾欄完成萬人斬。”
      祝蘭天道:“那行,如此一來我就可以全力去奔走了。”
      奔走什么?
      當然是秋闈科考的主考官和幾位副考官了。
      至少不能全部是敵人的人,萬一主考官是敵方的人,現在想辦法制造事端把他弄下去還來得及。
      幾位考官不見得要偏向敖玉,但起碼不能打壓他。
      而這就是祝蘭天大人的長處了,一直以來,科考也算是清流官員的主場了。他雖然斗爭失敗被人趕出了朝堂,但也畢竟擔任過幾年的禮部尚書,門生故舊還是有很多的。
      林相雖然權力大,卻也不能一手遮天。
      云中鶴道:“老師,我來拜見您,其實不是為了在天一書閣出書。”
      “我知道。”祝蘭天道:“你的書不能在天一書閣出,你那樣會受人權柄,未來我為你說話的時候,會很不方便。”
      云中鶴道:“所以這本書,我打算自己印刷,一切秘密進行。一直到上市的那一天,才正式揭曉《石頭記》的真正內容。甚至我會真的找書商,印刷另外一本書,掩人耳目。”
      《石頭記》秒殺敖鳴的《玉城記》沒有任何懸念。
      幾乎一面世,就是絕對的秒殺,而且是一邊倒的秒殺。
      所以保密就尤其重要的,一直到發行的那一天,都不能讓人看到《石頭記》的真正內容。
      “老師,我想要向您借工坊,需要幾百名雕工,幾百名印工,在全封閉的環境下進行秘密工作。”云中鶴道:“一直到書正式發行的那一天,他們才能恢復自由,才能離開工坊。”
      祝蘭天想了一會兒,點頭道:“沒有問題,但是這需要你家派出最信任的武士,封鎖工坊。”
      云中鶴道:“沒有問題。”
      祝蘭天道:“事不宜遲,立刻可以動手了。”
      云中鶴躬身拜下道:“多謝老師。”
      祝蘭天沉默片刻,道:“我這也不是完全為了你,也為了我自己。我敗給了姓林的,但是我的學生就可以擊敗他的學生,甚至未來擊敗他。”
      祝蘭天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沒有怎么掩飾內心的情緒了。
      他四十幾歲就成為了禮部尚書了,距離入閣為相只有一步之遙了。
      按照這樣下去,他甚至都能成為內閣首相,并且執掌內閣十幾年。
      結果呢?被姓林的陷害,不但丟了前程,而且還被趕出了朝廷中樞,困守在天一書局十幾年,再也沒有起復的希望。
      像他這樣的人沒有登閣拜相,完全是一生的遺憾,無法挽回的遺憾。
      那位林相斷送了他的理想,他的未來,他的人生。
      這樣的深仇大恨,他祝蘭天怎么釋懷?
      想要報復,卻根本找不到發力點。而現在云中鶴來到了他的面前,給了他一個絕佳的發力點。
      祝蘭天大人怎么可能會放棄?
      至此,云中鶴找到了第一位真正的盟友,而且還是強大的盟友。
      ………………………………
      在祝蘭天的幫助下,《石頭記》的書稿送入了秘密工坊,幾百名雕工緊鑼密鼓地雕版,另外幾百名工人,準備紙張,準備油墨,只要雕版完成,立刻進行印刷。
      第一批書不需要太多,兩萬本就可以了。
      和要是給其他書局,是很難再短時間內印出兩萬本書的。但是對于天一書局來說,卻是不費吹灰之力了。
      這可是每年印刷上百萬本輸的超級工坊。
      而另外一邊,云中鶴秘密找了另外一家書商,印刷另外一本書。
      好吧,其實這本書也不錯,不是真正的爛書。
      它的名字叫《寶玉和一百個美女的故事》,那它是抄自哪一本書呢?
      也是中國古代一本奇書,超級有名的《玉p團》。
      如果說《金X梅》還有很高的文學藝術價值,那這本《玉P團》真的就是一本純粹的艷書了。
      它的名氣也非常大,后世關于它的電影至少幾十部了。男主角未央生的名氣,比起西門慶也只是稍弱。
      云中鶴把這本書加工了一下,變得更加露骨惹火。而且男主角的名字也改了,不叫未央生,而是叫未寶玉了。
      而且還準備了無比逼真勾人的封面。
      那個書商得到書稿之后,簡直視若珍寶啊。
      他口口聲聲說,保證大火,一定大火啊,至少賣五萬本,八萬本。
      發財了,發大財了!
      當然了,另外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這本《寶玉和一百個美女的故事》肯定是遠遠比不上《玉城記》的了。
      但那又如何?敖玉輸了關他什么事情,他只要自己發大財就可以了啊。
      ………………………………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了。
      距離三月三十日越來越近了。
      輿論也發酵到了極點,所有人也期待到了極點。
      雖然兩本書都還沒有發行,但是已經傳出風聲了。
      敖鳴這最后一冊《玉城記》寫的極度之好,比起前面四冊,又上升了一個臺階。
      不管是詩詞,文字,立意,都得到了巨大提升。
      能不提升嗎?林相派來了十幾名大儒,為敖鳴這本書稿,一字一句地檢查,并且進行修改。
      這已經不是敖鳴一個人的作品了,而是集了十幾名大儒的智慧。
      那句子能不驚艷嗎?那詩詞能不華麗嗎?
      所以,他們這是要奔著打造百年不遇杰作目標去的。
      而敖玉的作品,也已經泄露了出來了。雖然沒有具體內容,但是雕版的工人說了。
      低俗之極,艷麗之極,不堪入目。
      敖鳴一方也潛入了那個書商的工坊之中,閱讀了《寶玉和一百個美女的故事》。
      那個人回來之后,面紅耳赤。
      “如何?寫的如何?”老祖宗敖亭問道。
      “呃!低俗至極,艷麗之極,不堪入目。”那個文書道。
      老祖宗敖亭道:“能夠和《玉城記》相提并論嗎?”
      那個文書道:“連提鞋的資格都沒有,甚至寫出這樣書的人,都應該被打斷手腳的,太惡劣了,太低級了,太爛了。”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怒浪侯之子敖玉真的寫了一本超級大毒草。
      這話越傳越廣。
      最后被傳成了敖玉寫的這本書,看一眼都要瞎。
      女人看了一眼,就會變得水性楊花。
      總之爛到了極致,惡俗到了天際。
      原本這一場比拼就沒有懸念,現在更加板上釘釘了。
      可笑的敖玉啊,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廢物,竟然寫出了這樣的惡俗爛書。
      就你還想要和敖鳴的《玉城記》相比?真是讓人笑掉了大牙,真是無知愚蠢到了極點。
      就你那本爛書,連和《玉城記》擺在一起的資格都沒有啊。
      而且月旦評組織成員也放出話來了,那種惡俗之極的書,前往別往他們那里送,怕臟了眼睛。
      所以兩本書都還沒有發行,但已經徹底大紅大紫了。
      敖玉也大紅大紫了,只不過是臭名昭著。
      但是說一句真話啊,很多人對他這本惡俗之極的書真的充滿了期待之心的,他可是去低級勾欄萬人斬的人,寫出來的文,就算爛到極點,也肯定是非常特殊的吧。
      但敖玉和敖鳴的這一次才華比拼,在所有人心中,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了。不是輸贏的問題,而是敖玉根本連上臺的資格都沒有啊。
      ……………………………………
      三月二十九!
      距離兩本書的發行,僅僅只有一天了。
      但所有人已經把敖玉的那本《石頭記》忽視了,雖然他們依舊無比好奇,也一定會去看,究竟有多么爛,多么惡俗。
      但是作為文化盛事,敖玉的那本書是沒有資格被提起名字的。
      所有人的才子佳人,都對敖鳴的《玉城記》第五冊翹首以待。
      甚至提前十個時辰,就在各個書坊排隊了。
      真正是一大奇景啊。每一個書坊外面,都排著長長的隊伍。
      保守估計,整個江州城有幾萬人在排隊,都是為了第一時間買到敖鳴的《玉城記》。
      很多黃牛見之,也趕緊派人排隊,買到手之后,翻倍出售,肯定能夠大賺一筆。
      因為各個書坊都已經說了,《玉城記》第一批只有五萬本,所以要限售,每個人只能買一本。
      所以肯定會被一搶而空啊。
      敖鳴和敖亭了不起啊,這個時候就懂得饑餓營銷了啊。
      而那些名妓就更牛逼了。
      從昨天開始就已經不吃飯了,只喝水。
      接下來還要沐浴焚香,然后再拜讀敖鳴的這本《玉城記》。
      論炒作,還是你們走在時代的前沿啊。
      總之,這幾天時間內,整個江州文化界,所有的事情都要靠后。
      只有一個焦點,那就是敖鳴,還有他的《玉城記》第五冊。
      ……………………………………
      三月三十日來了!
      太陽剛剛升起,各大書坊開門了。
      人群潮水一般涌入了書坊之內。
      所有人紛紛沖向書架,搶購《玉城記》第五冊。
      為此,太守府不得不派出衙役,去最大的幾個書坊幫忙維持秩序。
      “排隊,排隊,排好隊。”
      “每個人最多只能買一本,不能多買,不能多買。”
      盡管已經想象過《玉城記》第五冊的銷售會非常火爆,但沒有想到會火爆到這個地步。
      這已經不是買書了,而完全是一股風潮了。但凡你會識字,你要是不讀《玉城記》,你就是落伍了,你就不配和我們聊天了。
      后世的人應該對這個局面不陌生,搶蘋果手機,搶椰子鞋,搶AJ。
      僅僅不到半個時辰!
      江州城內所有的書坊都掛出了一個大牌子:玉城記第五冊,已經售罄。
      靠,五萬本啊,僅僅半個時辰就賣完了。
      太牛逼了啊,簡直是火爆全城啊!
      敖鳴這是要上天了啊!
      江州第一才子的地位,再也無法撼動了啊?
      對了,敖玉呢?這個跳梁小丑在哪里?他不是號稱要奪走第一才子的名位嗎?
      他的書在哪里呢?他的《石頭記》呢?
      ……………………
      注:第一更送上,疫情嚴重,諸位恩公保重身體,勤洗手,去公眾場合戴口罩。祝所有人平安,謝謝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