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三章:云中鶴婚事!親生骨肉!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三章:云中鶴婚事!親生骨肉!字體大小: 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魏國公段弼見到云中鶴(敖玉)后,臉上頓時露出些許的尷尬之情。

    怒浪侯敖心道:“玉兒,你還呆著做什么?還不拜見岳父大人?”

    云中鶴上前躬身拜下道:“小婿拜見岳父大人。”

    魏國公段弼爽朗笑道:“賢侄安好,得知你平安歸來你,我真是喜不自勝啊。”

    這里面不對啊,竟然稱之為賢侄,而不是賢婿。

    怒浪侯敖心的臉色頓時都變了,頓時道:“魏國公,你這是何意?難道我們之前定下的婚約便不算數,你要出爾反爾嗎?”

    魏國公道:“賢弟,進來聊,進來聊。”

    怒浪侯敖心道:“不,就在這里聊。”

    魏國公段弼道:“敖賢弟,我們定下的婚約當然算數,我們都是大周的百年勛貴,婚約哪能不做數呢?只不過事情又了有些變化。”

    敖心道:“什么變化?”

    段弼道:“前段時間不是傳聞敖玉賢侄病重,恐又不測嗎?接下來幾個月都杳無音信,而我閨女年紀也不小了,總不能讓她一直耽誤著吧。但是我們又不能毀了這段婚約吧,恰好皇帝陛下下旨,把敖鳴過繼給你做嗣子。于是我就和你家老爺子商量了一下,給我家鶯鶯和你家敖鳴訂婚了。所以我們依舊是親家,只不過鶯鶯嫁給的是敖鳴,而不是敖玉。”

    這話一出,云中鶴目光一縮。

    資料中寫得清清楚楚,前年十一月,段弼和敖心定下了婚約,兩家聯姻。

    當時這段婚姻震驚了整個南周帝國。

    段瑩瑩不但是魏國公的嫡女,而且是江州府著名的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追求她的人如同過江之鯉。

    而敖玉是什么人?基本上就不需要介紹了吧。

    南周帝國第一廢物,萬人斬,底層娼婦的光顧者。

    這個名聲都已經不能用臭不可聞來形容了,段鶯鶯許配給敖玉?簡直不能用癩蛤蟆和天鵝來形容,也不能用鮮花插在牛糞上來形容了。

    這個婚約傳出來之后,無數青年俊杰痛心疾首,寫出了無數痛苦詩文,仿佛有種永失我愛的感覺。

    更是有很多勛貴心中嘲笑魏國公,你也是堂堂公爵啊,頂級勛貴,就算敖心是帝國權臣,別人需要巴結他,你卻不需要吧?你爵位可比敖心更高啊。

    而且段鶯鶯此女心高氣傲,才高八斗,所有人都會覺得她會抗婚。

    但沒有想到沒有,她竟然安靜接受了,這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但是當時胖子敖玉覺得自己配不上段鶯鶯,所以自己主動逃婚了。

    云中鶴閱讀到這段材料的時候,實在是非常奇怪,段鶯鶯心高氣傲不說,而且眼高于項,怎么可能會答應嫁給敖玉?她應該連眼角都看不上敖玉的。

    不過當時敖心夫婦卻非常高興。

    她們覺得自己的兒子很優秀,好得不得了。但是在所有人眼中,敖玉就是第一廢物。所以如今年紀不小了,婚事依舊沒有著落,總不能找一個小門小戶吧?

    想要門當戶對,卻根本找不到,對方女子都看不上敖玉。現在魏國公竟然要聯姻,敖心夫婦當然高興壞了。

    她們的胖胖不但能夠娶到媳婦,而且還能娶到一個容貌、身段、才學、身份都是一等一的媳婦兒。任何父母都想要兒子能夠榮耀一些,娶一個好妻子。

    但是云中鶴天生陰謀論,他當然不這么想。

    魏國公提出聯姻的原因,其實非常誅心。

    那就是他覺得敖玉一定會死。

    敖玉的身體不好在頂級貴族圈并不完全是秘密,很多大夫都判定,他絕對活不久的,也就是近兩年的事情了。

    所以,從敖氏家族中挑選一個青年俊杰過繼給敖心是板上釘釘的。

    過繼這種事情在貴族中是很常見的,甚至稱得上數不勝數。

    不說別人,敖心本人就是過繼的,他的親生父親是敖亭,而上一代怒浪侯是敖卿,他總共有三個兒子,原本是不缺繼承人的。

    但是在和大涼王國的一場大戰中,兩個兒子折了,就剩下一個小兒子,獨苗苗。

    沒有想到這個小兒子竟然感染了天花,也夭折了。

    所以上一代的怒浪侯敖卿便沒有了繼承人,于是就從族中過繼了一個最優秀的年輕人,也就是敖心。

    當時的敖心已經在武將中脫穎而出了,二十出頭就已經憑軍功升到了鷹揚將軍。

    而如今魏國公口中說的這位敖家老爺子,就是敖心的親生父親敖亭,也是敖氏家族的當家人,對族中事務一貫說一不二的。

    敖心平時稱這位敖亭老爺子為大父,絕對的恭敬孝順。

    而敖鳴過繼給敖心,也是敖亭老爺子的意志。

    魏國公段弼看重的也正是這一點。

    因為敖鳴不管是才學,名聲,容貌,氣度都是一等一的的。

    從哪一個方面來看,敖鳴和段鶯鶯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只要敖玉一死,敖鳴過繼之后,段鶯鶯自然就和敖鳴成婚了。

    所以魏國公這算是未雨綢繆了,只要敖玉死了一年半載之后,就讓敖鳴和段鶯鶯拜堂成親。

    前段時間,這位敖亭老爺子更是直接和魏國公為敖鳴和段鶯鶯訂婚了。

    這么說吧,對于敖玉的死,魏國公一家子絕對是拍手稱快的。

    現在也終于明白為何段鶯鶯不抗婚了,因為她知道敖玉必死,自己要嫁的是敖鳴這個才子美郎君,而不是敖玉這個廢物。

    而此時,怒浪侯敖心感覺到無比的憤怒。

    哪怕他再不懂人情世故,再不會做人,也明白了這里面的內涵。

    太誅心了!

    你魏國公府當時看不上我們家胖兒,就不要提出聯姻。

    還沒有嫁過來,就盼著我家胖胖早死,然后你嫁給敖鳴?

    頓時敖心怒道:“段鶯鶯和敖鳴訂婚一事,我為何不知道?”

    魏國公道:“你當時在外征戰,專注于國家大事,這等兒女情長哪里敢打擾你,而且你一貫來不管家事的,凡事都由你家老爺子做主的。而那段時間,我們家的老祖宗感染了風寒,病情緊急,鶯鶯這孩子從小在奶奶膝下長大的,所以孝順得很,所以提出要為奶奶沖喜,讓奶奶痊愈。所以兩家這才把婚事定了,結果我們家的老祖宗一高興,還真的身體痊愈了。”

    是嗎?

    那未免也太巧了吧!

    “那為何我夫人也不知道?”敖心怒道。

    魏國公道:“當時尊夫人沉疴不起,我們怕對他造成太大的刺激,所以也就沒有告訴她。”

    “哈哈哈……”怒浪侯敖心怒極反笑。

    他作為帝國重臣,一年到頭不是在外面征戰,就是在朝中忙碌。

    也就是最近才稍稍閑了下來,常年都不著家的。

    所以家中的一切都交給了老爺子敖亭做主,當然了府內的事務由他夫人做主。

    他的這個夫人性烈如火,他老爺子敖亭關系緊張得很,敖心也一直夾在中間為難。

    當然了,怒浪侯夫人和敖亭老爺子關系不好的根源,還是因為敖玉。

    老爺子很不喜歡敖玉,動不動就要責罵體罰。而怒浪侯夫人為了兒子,多次頂撞老爺子。

    所以公公和兒媳的關系非常不好。

    因為敖亭雖然是敖心的親父,但名義上依舊是伯父,所以在府內怒浪侯夫人還是勉強能夠分庭抗禮的。

    只不過當敖玉病重之后,怒浪侯夫人整日都在悲傷,以淚洗面,對族中的事務也徹底放手了。

    所以敖亭老爺子就大權獨攬,說一不二了。

    就昨天,敖心堅持在吃飯之前去拜見老爺子敖亭。但怒浪侯夫人卻堅持吃完飯之后再去,免得跪在那里聽教訓沒完沒了。

    敖心拗不過夫人,于是就等吃過晚飯帶著云中鶴去拜見了老爺子敖亭。

    結果呢?

    敖玉徹底被老爺子無視了。

    敖亭老爺子一直都在訓話,教訓了敖心整整半個時辰。

    現在云中鶴和敖心都看出來了。

    讓敖鳴繼承怒浪侯爵位,是整個敖氏家族的共同意志,也是魏國公全族的意志。

    而且皇帝親自出面讓敖鳴過繼,表面上是對敖心的恩寵,但未必沒有敖氏和魏國公府在使用力氣。

    所以敖鳴的靠山很大啊。

    不僅僅有老爺子敖亭,還有敖氏全族,以及魏國公府。

    敖心真的心寒了。

    怒浪侯爵府本已經沒落了,都是他在外面征戰廝殺,敖氏家族才有如今的輝煌。

    就是因為沒有給敖心封公爵,所以三個兄弟都封了伯爵。

    敖氏家族此時何等顯赫?

    結果你們在背后就是這樣算計我的?

    你們把我的兒子敖玉當成了什么?當成傻子耍嗎?

    看不上我兒子,明說啊!為何要假惺惺地來聯姻?然后迫不及待等著他死,在嫁給敖鳴?

    真是太誅心了。

    “告辭!”怒浪侯敖心面色鐵青,直接離去。

    魏國公段弼道:“親家慢走啊,接下來兩個孩子的婚事章程,還是要你來做主啊,你可是鳴兒的父親。”

    魏國公段弼說這話的時候,還朝著云中鶴望去了一眼。

    那意思非常清楚。

    敖鳴何等人才?你的親兒子敖玉何等廢物?原本他死了,一切萬事大吉,現在竟然回來。

    回來就回來,就當做廢物養著好了。

    敖鳴才是你的未來,才能將怒浪侯爵府發揚光大。

    怒浪侯敖心沒有理會,寒著臉直接走了。

    敖心走了之后。

    魏國公返回內宅,他的老母親,魏國公府的太夫人道:“敖心走了?”

    “走了。”魏國公道:“還是那么不會做人。”

    魏國公府太夫人道:“他的那個兒子,你沒有讓他進門吧?”

    魏國公道:“沒有。”

    旁邊一個面目如畫的女子微笑道:“怒浪侯還真是天真,莫非他真覺得我能看上他那個親兒子嗎?若非是為了鳴郎,我們家哪里稀罕和怒浪侯府聯姻了?”

    旁邊的一個中年女子道:“可不是這樣嗎?敖心權力再盛,也只不過過眼云煙,官場上的暴發戶而已,還入不了我們魏國公府的法眼,區區侯爵府而已。”

    此時,又響起了一個陰冷的聲音。

    “敖玉那個廢物為何不死在外面,他死在外面,大家就都開心了,偏偏活著回來了。”

    路上,怒浪侯敖心的眼圈都紅了。

    他竟然讓兒子受到如此的恥辱!

    不,這不僅僅是兒子敖玉的恥辱,也是他敖心的恥辱。

    我敖心是不會做人,只會打仗,朝堂里面也不結黨,但我好歹是驃騎大將軍,你們就這樣算計我嗎?

    “玉兒,為父對不起你。”敖心道:“這十幾年,我都在外面征戰,很少管到家里,讓你和你母親都受委屈了。”

    云中鶴笑道:“我覺得沒有什么啊,我當時就很奇怪呢,段鶯鶯心高氣傲,眼高于項,怎么會看得上我呢?”

    敖心道:“原本我還覺得,讓敖鳴繼承爵位,你快樂度過這一生也沒有什么不好。現在看來不能這樣了,你母親說得對,如果你未來繼承了爵位,還能護身。如果爵位被別人奪走了,等為父百年之后,你就會被人欺負得沒有容身之地了。”

    接著,敖心握拳道:“你放心,為父絕對不會讓你白白受了委屈,這就為你討回公道。”

    敖心剛剛回到家。

    他的妻子直接就一個杯子砸了過來。

    敖心本來想要躲的,但是一想到這一躲,妻子只怕更生氣了。于是站著一動不動,硬是讓杯子砸在自己的額頭上碎裂。

    怒浪侯夫人一愕,怒道:“你是傻的嗎?杯子砸過來,你都不會躲?”

    她這是心疼了,不過一直來她都很彪悍,就算心疼的話,也不想好好說的。

    怒浪侯常年不在家,所以覺得對妻子虧欠良多,也不會在意她的壞脾氣。

    況且,他這個妻子雖然脾氣不好,但卻很賢惠,夫妻間的感情也很好。

    自己的寶貝胖兒子回來之后,怒浪侯夫人的身體直接痊愈了,直接從床上起來了,所以也自然聽說了敖鳴和段鶯鶯訂婚的事情。

    頓時她都要氣炸了。

    這樣欺負我兒?

    這樣欺負我家?

    什么意思?我兒敖玉還沒有死呢,你段鶯鶯就迫不及待要改和敖鳴訂婚了嗎?

    敖心不在家,沒法通知他也就罷了,為何連我這個侯爵府夫人都不通知?

    敖亭,你這個老不死的,你把我這個侯爵府夫人當成了什么?

    還有魏國公,你們至于這么急嗎?什么意思啊?

    幾家子早就想要推敖鳴上位了?

    別忘記了,怒浪侯爵位是我家的,不是你們家的。

    不是你魏國公府的,也不是你敖亭老不死的。

    然后,她又責怪自己的丈夫敖心。一天到頭只會埋頭打仗,不會做人,不會結黨,人情世故都不會,偏偏還愚孝,所以才會被人欺負成這樣?

    “敖心,我告訴你,你現在,立刻,馬上就去見你的那個大父。”怒浪侯夫人道:“不僅僅是你那個大父,還有你家那三個伯爵兄弟,全部都要到場。你明明白白告訴他們,我們家胖胖回來了,所以不需要過繼什么嗣子了,那個敖鳴讓他從哪里來,到哪里去。這個怒浪侯爵位誰也別惦記,就是我家胖胖的,就算在他手里砸了毀了,我也心甘情愿,也絕對不愿意便宜了外人,你也別扯什么家族大業,也別扯什么發揚光大。連自己的妻子兒女都護不住,還談什么家族大業?”

    “敖心,你今天要是不去,我就帶著胖胖去和你的那個大父翻臉,我就不相信這天底下就沒有說理的地方。”

    “家里的一切都是靠你在外面撐著,才有了今日敖氏家族的權勢,結果你卻被人這么欺負,你說你廢不廢?你在朝為官那么多年,除了打仗你還會什么,你就不會結黨營私?你就不會廣收門生?”

    見到妻子又要扯遠了,怒浪侯敖心無奈,趕緊道:“我去,我去!夫人,我立刻就去見大父。”

    “我跟著你去。”怒浪侯夫人道。

    “千萬別,千萬別。”怒浪侯敖心道:“你脾氣太爆,去了只怕會激化矛盾,反而壞事。”

    接著,怒浪侯敖心深深吸一口氣,拉著云中鶴道:“走,跟我來。”

    怒浪侯敖心真的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他一門心事就知道打仗,其他的一概不管的。

    對于官場傾軋權斗,對于族中的家長里短,他都頭痛不已。

    他真的是一個很怕麻煩的人,最好一輩子只專注于打仗,剩下什么事情都別讓他管。

    在戰場上,他殺伐果斷。

    但是在家中,他真的很不擅長拒絕親人,尤其是他的大父,還有三個兄弟,當然還包括他的妻子。

    所以每一次妻子吵他的時候,他就默默聽著,也不會爭辯的。

    這種人,你可以說他單純,也可以說他有性格缺陷。

    來到家族祠堂外。

    敖心甚至緊張地呼了幾口氣,他實在有些無法面對接下來的局面。

    但是為了胖胖,他這個父親必須挺身而出。

    不過,他真的很緊張。

    又憤怒,又緊張。

    “侯爺,老祖宗請您進去。”管家躬身道。

    老祖宗?

    什么時候敖氏家族出了一個老祖宗了?不是一直都稱老爺子的嗎?

    現在變老祖宗了?

    魏國公府里有一個老祖宗,莫非怒浪侯爵府也要有一個老祖宗嗎?

    怒浪侯敖心對這個不敏感的,對于他來說,什么老祖宗,老爺子都是一樣的。

    但是云中鶴卻不一樣,他能敏感感知任何一個稱呼背后的意思。

    怒浪侯敖心帶著云中鶴進入祠堂之內。

    敖氏全族有頭有臉的人,都在這里了,整整幾十人。

    最上面的坐著五個老人,正中間便是敖氏族長,也是敖心的親生父親敖亭。

    下面坐著的,都是他的堂兄弟,最前面便是三個已經封了伯爵的兄弟。

    唯一站著的,便是敖氏家族的天之驕子,敖鳴!

    敖心上前,跪下道:“拜見大父,拜見四位叔父。”

    老祖宗敖亭冷哼了一聲,旁邊四個敖氏老人倒是客氣,抬手道:“起吧,起吧!”

    接著,敖鳴來到敖心面前,跪下道:“兒子拜見父親。”

    敖心面孔一抽搐,道:“起來吧。”

    老祖宗敖亭道:“老三,聽說你去魏國公府了?而且還發了好大的脾氣?你好大的官威啊,我的驃騎大將軍,你有威風朝外面耍去,不要在家里耍,更不要在姻親家里耍,莫要丟我敖氏的人。”

    敖心躬身道:“大父,實在是魏國公府欺人太甚。”

    老祖宗敖亭怒道:“老三,你這是什么意思?家中小輩的婚事,我沒有權力做主了是嗎?你在朝中是威風八面,驃騎大將軍厲害得很。但是在這個家里,還是我說了算。你趁機發作,是想要向我表達不滿,你這是要忤逆嗎?”

    南周帝國也以孝治國,父輩壓死人。

    老祖宗敖亭這話一出,怒浪侯敖心也只能立刻跪在地上。

    老祖宗敖亭道:“老三,我就問你一句話,家中小輩的婚事,我有沒有權力做主?”

    敖心道:“有。”

    老祖宗敖亭道:“那你還說什么?大張旗鼓地來祠堂做什么?這就散了吧!”

    對于這個兒子,敖亭再清楚不過了。

    有讀書讀呆了的,也有打仗打呆了的。

    而這個敖心,便是一個兵癡了,還是一個嘴笨的,最好拿捏了,翻不了天去的。

    然而這個時候,怒浪侯敖心脖子一拗道:“大父,今日我請諸位長輩,諸位兄弟來,就為了一件事情。我兒敖玉已經歸來,就不需要嗣子了。敖鳴本是兄長之子,我怎么忍心奪之。”

    這話一出,全場色變。

    唯有當事人敖鳴臉色不變,甚至稱得上是古井無波。

    老祖宗敖亭猛地一拍桌子,怒道:“敖心,你這是要做什么?要造反嗎?敖鳴過繼到你膝下,不僅全族通過,連皇帝陛下也是過問同意的。你這是要抗旨嗎?”

    敖心道:“皇帝陛下聽聞了玉兒出事,不忍我老無所依,所以讓敖鳴過繼于我做嗣子,陛下隆恩,我作為臣子當然感激涕零。可是現在玉兒回來,我自然就不需要嗣子了,相信陛下他也是能夠理解的。”

    “不行。”老祖宗敖亭道:“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沒得商量。敖鳴是你的嗣子,未來繼承你的家業和爵位。”

    怒浪侯敖心往地上一跪,斬釘截鐵道:“我的家業,自然有我的兒子繼承,這件事情也沒得商量。”

    這話一出,老祖宗敖亭徹底色變。

    這還是兒子敖心第一次這么違逆他的意志。

    畢竟他才是怒浪侯,而且是家族的頂梁柱,敖心一旦如此激烈堅決,哪怕是作為大父,敖亭也不好辦。

    頓時,敖亭語氣緩和了下來道:“老三啊,為父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好。鳴兒在外面什么名聲,什么出息。敖玉又是什么名聲,什么出息?能夠繼承你家業的,只有敖鳴,能夠將家族大業發揚光大的,也只有敖鳴。你以為敖氏家族是你一個人的嗎?你以為怒浪侯府是你一個人的嗎?讓敖玉繼承家業,繼承爵位,你是要家道中落嗎?你是想要讓列祖列宗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寧嗎?”

    “敖玉喜歡胡鬧,喜歡玩,那就一直讓他玩下去。敖鳴繼承你的爵位,繼承你的家業,未來自然會照顧好這個弟弟,你又擔心什么?”

    “一旦讓敖玉繼承家業,繼承爵位,我們敖氏家族還有未來嗎?”

    怒浪侯敖心道:“我家玉兒好得很,沒什么不可以繼承家業的。況且,眾多貴族中,不肖子弟繼承家業多了,家道起起落落,也正常得很。”

    從這句話就可以看出,敖心是多么不會說話,什么家道起起落落正常得很。

    雖然是實話,但是你瞎說什么實話?

    你這豈不是說,就算是家道中落,也要把爵位傳給你的廢物兒子嗎?

    敖亭寒聲道:“老三,你這是鐵了心了?”

    敖心道:“對。”

    敖亭道:“老三啊,原本我不想揭穿,但現在也不得不說了。這個敖玉,非但不能繼承你的爵位,你的家業,甚至也不配作為我敖氏子弟,他只是一個孤魂野鬼而已。”

    敖心怒吼道:“大父,你不要瞎說!”

    敖亭道:“這個敖玉,根本就不是你的親生兒子,他也根本不是我敖氏家族的骨血。這本是家族丑聞,我不忍心揭破,但是你如此執迷不悟,我也只能忍痛揭破這段丑聞了。”

    敖心寒聲道:“大父,說話要講證據。”

    老祖宗敖亭道:“我當然有證據,來人啊!準備滴血認親!”

    片刻后,有人拿來了一只碗。

    老祖宗敖亭道:“滴血認親吧!敖心,如果你和敖玉的血不相容,就證明你們不是父子。這敖玉也就不是我敖氏之子,就是外面的野種,我今天就要將他逐出家門。”

    怒浪侯敖心臉色劇變。

    敖亭冷笑道:“怎么不敢了嗎?一個野種竟然養出感情了,還要把爵位和家業都交出去了?不敢滴血認親了嗎?不敢面對現實了嗎?”

    “不敢滴血認親,那就是默認這敖玉不是你親生骨肉了?”

    “來人啊,把這個敖玉給我逐出祠堂,逐出家門。”

    云中鶴二話不說,拿出刀笑道:“滴血認親,怎么不敢?不過我倒是想要知道,如果我和父親血液相容,證明我們是親生父子,你要何為?”

    敖亭冷道:“那我就當眾辭去族長之位。”

    云中鶴道:“好,一言為定!”

    注:第二更送上,剛從外面回家,這一章寫得晚了,非常抱歉啊,諸位大人!

    另外再求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