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二章:云中鶴小侯爺!未婚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二章:云中鶴小侯爺!未婚妻!字體大小: 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怒浪侯敖心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又不敢眨眼睛,唯恐眼睛這一眨,眼前這一幕就幻滅了。

    此時大門內的那個胖兒子跑了出來,直接上前抱住敖心,用額頭頂著父親的額頭。

    這是他們父子,還有母子之間經常玩的。

    如同頂羊一般地頂額頭。

    這一瞬間,頓時完全真實了起來。

    因為敖玉頂額頭的時候,是先頂中間,然后左右碾壓。

    這熟悉的感覺,哪怕每一絲力道都是一模一樣的。

    此時,敖心才相信自己不是在做夢。

    頓時歡喜得要炸開了一般。

    哈哈哈哈!

    我的兒子回來了。

    我的兒子活過來了。

    那我敖心又有何懼?

    頓時朝堂上烏煙瘴氣在他心中留下的陰影消失得干干凈凈。

    只有無邊無盡的歡喜。

    敖心永遠都是不茍言笑的,面對大皇子周離的拉攏討好,都是冷顏相對,從不買賬,此人難得看到他一笑的。

    而此時,他猛地將兒子敖玉(云中鶴)抱起,而且轉了好幾圈,最后甚至如同孩童的時候一樣,將他高高舉起。

    哈哈哈哈哈哈……

    “我兒輕了啊,輕了二十七斤。”敖心笑道。

    云中鶴(敖玉)道:“一來這里飯菜不合口,吃不下去。二來想念您和母親,也吃不下,母親是不是每天都不愿意吃飯,每天都躺在床上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走的時候她答應得好好的,轉身就忘記了。”

    敖心道:“放心,放心,等胖胖你回去之后,你娘只怕要歡喜瘋了,每天都吃飯,用不了幾天就胖了。”

    接著,敖心捧著兒子的臉道:“嗯,我兒瘦了一些,就變得英俊多了。”

    拜托,你雖然喜愛自己的兒子,但是也別這么眼瞎啊。

    “來,來,來……”敖心道:“我兒跟著我一起入谷,感謝一下藥王。”

    “別,老頭說了,他不見人的。”敖玉(云中鶴)道:“他是藥王,也是閻王,被他治好的人再回去看他一眼,就不吉利了。”

    “對,對,對。”敖心道:“我兒說得有理,我兒說的有理,這種事情不能馬虎的。”

    在外面如此冷峻的敖心,在兒子面前的言語卻是如此婆媽的。

    然后,敖心直接跪了下來,叩首道:“敖心多謝藥王的救命之恩,從今以后,但凡藥王谷有任何差遣,敖某絕對不會有半點推脫。”

    接著,敖心直接重重叩了三個響頭。

    敖心此人高傲之極,哪怕面對皇帝也不會磕響頭,行禮都是點到為止。

    而藥王此人,大家雖然畏懼他,但其實也瞧不起他,覺得這個人離經叛道,不是好人。

    若非到絕望的地步,也絕對不會把病人送到他藥王谷。

    敖心身份高貴,而且是南周帝國的權臣,此時卻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就是因為藥王救了他兒子的性命。

    “走,走,走……我們回家了,趕快回家。”

    “我們趕緊讓你娘看看,我們的胖胖變得英俊了,保證她歡喜得不得了,直接從床上跳起來。”

    南周帝國,滄浪行省,江州城。

    這同樣是一座超級大城,擁有百萬級的人口。

    這里的繁華是無主之地的任何城池都不能比擬,甚至比金州城還有勝之。

    論成績規模,論繁華程度,金州和江州城都差不多。

    但如果有鄙夷鏈的話,江州城鄙夷金州城。

    因為金州城靠近無主之地,算是南周帝國的北邊大城,雖然也很繁榮,但是它距離南周帝國的權力中心太遠。

    其次,金州城的貴族或許有資格很老的,比如寧寒侯。

    但是金州城的貴族,也都遠離權力中心。

    最后,金州城文風遠遠比不上江州。

    金州城所在的行省,每一年鄉試的解元來到滄浪行省之后,連前十都進不去,更過分的時候連前二十都進不去。

    滄浪行省是南周帝國的科舉大省,甚至稱之為死亡之組。這里完全稱得上文采華章之地,各種才子佳人,如同過江之鯉。

    而金州府坐在的行省,則是被稱之為科舉作弊區。

    什么意思呢?你在其他地方如果考不上舉人,那你就舉家遷移到金州府去,這里的鄉試競爭小。

    你在江州府沒有希望中舉的,在金州府不但能夠中舉,而且還能排在前面。

    除了是科舉大省之外,這里還是勛貴大省。

    幾百家各種級別的貴族,也都在江州府中。

    上到公爵,下到子爵,很多都把家安在了江州府。

    如今江州府內,還有四大公爵的府邸在內城之中,占據最中心的位置。

    不僅僅是公爵,甚至連帝國親王的府邸,也都有在這里了。

    南周帝國可不像是大明朝,遍地的藩王,整個帝國攏共都沒有幾個親王郡王,而且爵位是逐代遞減的。

    那么怒浪侯爵府在江州府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首先,怒浪侯也是帝國幾百年的貴族,絕對算是顯赫的,祖上是開國功臣。

    但是和其他家族一樣,怒浪侯爵府也已經沒落了很多年了。

    一直到了敖心這一代,異軍突起,光芒萬丈。

    如今的敖心,雖然爵位依舊是侯爵,但他還有另外一個職位,驃騎大將軍。

    這個官職,已經是武將的巔峰了。

    而且現在朝中有傳聞,敖心可能要擔任太尉一職。

    太尉官職當然是比驃騎大將軍更高,算得上是帝國所有武將的領袖了。

    不過很多情況下,太尉就已經不再領兵,是沒有兵權的。

    不過在傳聞中,敖心不但是太尉,而且依舊是驃騎大將軍。

    當然了,這僅僅只是傳聞了。

    所以論官職來說,敖心在江州府眾多勛貴之中,算是最高級別的了。

    不過在江州府的地位呢?

    敖心是排不到最前面的,畢竟前面還有一位王爵,還有四大公爵呢。

    這群人排資論輩,用的是另外一套體系。而且敖心此人,不會拉幫結派,而且為人冷峻高傲,和勛貴們都不大打交道的。

    就連大皇子周離去拉攏他,他都愛搭不理。

    所以南周帝國一直有一句傳言,怒浪侯敖心不會做人。

    所以整個江州城的貴族圈對敖心算是敬而遠之的。

    當然了,敖心畢竟位高權重,就算他再不會做人,也畢竟是大權在握,按說有的是人來巴結。

    但是……

    敖心沒有一個出色的兒子,他的事業注定沒有人繼承。

    所有人都知道,敖心的兒子敖玉是南周帝國第一廢物,甚至都不能用廢物來形容。

    癡肥呆傻,一天到晚正事不干,天天去嫖宿。

    而且號稱要萬人斬,要睡夠一萬個,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竟然真的去走遍天下,不管多么低級的窯子,他都敢鉆進去。

    簡直就是貴族之恥。

    連紈绔圈都不愿意接納這樣的廢物。

    盡管皇帝陛下一而再,再而三地嘉獎敖玉,但廢物就是廢物。

    所以他的名聲簡直差到了極致,導致現在都沒有婚配。

    小門小戶,巴結不上怒浪侯爵府。

    但是真正的豪門貴族,誰愿意把女兒推進火坑啊,關鍵名聲太難聽了啊。

    如果嫁給了敖玉,豈不是和下賤窯子里面的那個臟女人共用一個丈夫了嗎?

    唾沫星子噴死人啊。

    等敖心侯爵百年之后,敖玉這樣的廢物哪里能夠支撐得起家業啊,沒落已經成為定局了。

    按照敖心的功績,其實早就應該封公爵了。

    但是皇帝一直壓著,卻把他的三個兄弟都封了伯爵。

    所以敖心一門幾兄弟,出了一個侯爵,三個伯爵,也算是恩寵之極,顯赫之極了。

    敖心這輩子,就娶了一個妻子。

    夫婦兩人,就有一子一女,前段時間敖玉病重,所有人都覺得即將不治,但是怒浪侯爵府的爵位不能沒有人繼承。

    皇帝恩寵敖心,就下旨從敖心兄長敖卿的兒子挑選一個子出色的,過繼到敖心的膝下,未來繼承敖心的怒浪侯之位,并且給敖心夫婦養老送終。

    旨意下來之后。

    敖心的妻子大怒,直接就要一把火燒了圣旨。

    這是什么意思?

    我兒還沒有死了,憑什么要過繼別人的兒子過來?

    敖心也很不痛快。

    但這是皇帝的旨意,作為臣子,他不可抗禮。

    所以,他侄子敖鳴就成為了敖心的嗣子,成為了怒浪侯府的小侯爺。

    而這位敖鳴也確實極度出色,文武全才。

    武功就不說了,因為對于百年豪族來說,武功只是小道,你可以武功超級超級高,但平常一定不要表現出來。

    最重要的是文才!

    而這位敖鳴,便是上一科的滄浪行省解元。

    這就牛逼了。

    這可是科舉死亡之組啊,中了解元,絕對是一等一的才子了。

    要知道,江州府是真正的文才輩出,這里出的才子真的如同天上星辰一般。

    而這敖鳴,幾乎算是江州府的才子領袖。

    偏偏,他還是百年貴族出身。

    所以,此人完全稱得上是江州府的天之驕子了。

    關鍵他還長身玉立,英俊瀟灑,簡直是一位完美的翩翩佳公子。

    盡管他未來要繼承怒浪侯爵位,但是他說了,絕對不靠祖上蔭庇,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

    接下來,他還要參加會試,殿試。

    未來還要入閣拜相,將敖氏家族的輝煌推向新的巔峰。

    所以整個江州府的勛貴對怒浪侯敖心真是羨慕嫉妒恨啊。

    有甚者更是惡意揣測說,怒浪侯的親兒子不成器,所以還真是死得及時啊,這樣就能有一個出色的嗣子來繼承爵位了。

    這位嗣子敖鳴,比起那個廢物敖玉簡直不要出色得太多了。

    一個如同天上的仙鶴,而另外一個就是地上泥漿里面的野雞。

    真正的天差地別啊。

    原本以為怒浪侯府要沒落了,但是敖鳴過繼之后,只怕又要延續幾十年輝煌了。

    怒浪侯爵府內。

    怒浪侯夫人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腦子里面回想兒子胖胖的一幕幕。

    從蹣跚學步,到長大成人。

    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一笑一哭,全部都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一般。

    想著想著,怒浪侯夫人就直接癡了,露出了溫馨的笑容。

    但是眼淚卻忍不住再一次涌出。

    明明淚水都已經流干了,但還是忍不住。

    我的胖胖啊,多乖啊,多貼心啊,多討人疼啊。

    人人都說我家胖胖是廢物,但是娘知道你又聰明,又可愛。

    知道她這個娘不能吃太多糖,但是又偏偏喜歡吃糖,她的胖胖就到山上,找了幾天幾夜,終于找到了一種葉子,有不一樣的甜味,但是吃了之后,卻又不會引起頭暈。

    之后這種葉子太少了,胖胖又絞盡腦汁,把這種葉子移植到家里的花園。

    這樣母親就能吃到甜味,卻又不頭暈了。

    父親因為政事多煩憂,頭痛不已。

    胖胖就去學推拿,每日為父親按摩頭部,每一天都堅持,只要在家,一日都不懈怠。

    父親不喜歡笑,頗多思慮。

    胖胖就去茶館聽人家說書,就跑去路邊,像那些乞丐學一些好玩的笑話段子,回來講給父親聽。

    講著講著,胖胖都快成為相聲大師了。

    盡管這個世界還沒有相聲這個說法。

    妹妹是個煩人精,又嬌氣,又暴躁,連她這個母親都哄不了,但是胖胖就能哄得了。

    他腦子里面有數不清的故事,每天都能講不重樣的。

    所以從小到大,沒有胖胖哥哥哄,妹妹是不睡覺的,現在十幾歲的大姑娘了還是這樣。

    妹妹挑食得不得了。

    胖胖總能找到她愛吃的東西,而且還能把點心做成各種各樣的精致模樣。

    別人都說她的胖胖是廢物。

    但是在敖心夫婦心中,胖胖是最好最好的兒子,天下間沒有比這更好的兒子了。

    在妹妹敖寧寧眼中,胖胖是最好的哥哥,都把她寵溺上天了。

    甚至在侯爵府很多下人眼中,胖胖敖玉也是最好的少爺,從來都不發火,也不責罰下人。

    世人多刻薄,有些時候下人也難免如此。

    有一次,幾個下人在偏僻角落里面嚼舌頭,在說一些取笑胖胖敖玉的話。

    但是他們不知道,胖胖敖玉就在不遠處的樹叢里面清理雜草,因為他種下的新植物非常嬌貴,母親非常喜歡這種蘭花,每一天他都要花大量的時間侍候這蘭花的。

    結果聽到下人在取笑他。

    為了不讓下人們害怕尷尬,他硬是蹲在草叢里面一個時辰不敢動彈。

    一直到那幾個下人取笑說得痛快了,他才站起來,結果頭暈目眩還摔到在地了,臉上劃了幾個大口子。

    母親心疼不得了,問他怎么回事,他說是自己不小心滑倒的。

    所以在怒浪侯爵府,胖胖敖玉就是一面照妖鏡。

    所以心地善良之人,都無比喜歡這個少爺。

    而那些刻薄勢利之人,都瞧不起這個少爺。

    怒浪侯府夫人腦子回想著,仿佛耳朵里面響起了胖胖說的那些好玩的笑話。

    她又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了。

    但是笑完之后,她又忍不住淚水紛紛。

    娘的心肝寶貝啊,如果你真的不在了,晚上給娘托個夢,娘跟著你一起下去好不好?

    這段日子,他每一天都靠回憶支撐下去。

    如果沒有這些回憶,她的真要撐不住了。

    此時,外面傳來的腳步聲。

    怒浪侯夫人猛地坐起道:“胖胖,是不是我的胖胖回來了?”

    “母親。”外面響起了一陣清朗的聲音道:“孩兒聽說母親中午沒有什么胃口,所以去學習了一道小菜,請母親嘗嘗。”

    不是胖胖,是皇帝下旨過繼來的那個嗣子敖鳴。

    那個江州府的天之驕子。

    怒浪侯夫人臉上露出不快。

    憑什么啊?

    憑什么啊?

    就算我家胖胖不在了,我也不需要什么嗣子。

    我靜靜躺在這里,用不著你來盡孝。

    你打斷我的回憶了。

    于是,怒浪侯夫人道:“不必了,我身子不爽利,你走吧。”

    敖鳴更加恭敬道:“母親身子不爽利,可還要緊嗎?哪里不舒服?孩兒立刻去請太醫過來。”

    江州府也有太醫的,都是從太醫院退休的。

    “不用,你讓我一個人靜靜躺著就好。”怒浪侯夫人冷道。

    敖鳴道:“那孩兒就將這些小菜放在外面了,我這就讓妹妹來陪您。”

    片刻之后,瘦弱的敖寧寧走了進來。

    她也滿臉憔悴,眼睛通紅,胖胖哥哥不在,她也是最最難過之人,每天都吃不下,睡不著。

    哭到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哭。

    此時見到了母親,敖寧寧又忍不住淚水涌了出來。

    “娘,我剛才又夢到哥哥了。”

    然后,娘倆又抱著哭在了一起。

    敖寧寧一邊哭,一邊怒道:“這個府里都是一些沒有良心的,一個個都上桿子去巴結敖鳴去了,就仿佛他已經成為了新主子一般。一個個都忘記了,哥哥在的時候,對他們有多好。我要將他們一個個全部打得半死,打得半死!”

    當然,敖寧寧也只是說說而已。

    這幾個月,怒浪侯敖心一直在外面作戰。

    怒浪侯夫人每天躺在床上起不來,日漸憔悴。

    皇帝又下旨,讓敖鳴過繼過來,而且他本身也是敖心的侄子。

    所以這幾個月時間,府里的一切,幾乎都是敖鳴在做主,加上他又出息,年紀輕輕就成為了解元,未來又要繼承怒浪侯爵位,還要入閣拜相,下人們當然去巴結他了。

    之前胖胖敖玉是一個好人。

    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好人是最沒用的。

    娘倆這一哭,便停不下來了。

    一直哭,哭得斷腸。

    忽然,怒浪侯夫人耳朵豎起。

    “胖胖,我的胖胖回來了。”

    敖寧寧哭道:“娘,你又出現幻聽了,哥哥回不來了,我昨天做了一個噩夢,夢到哥哥躺在棺材里面……”

    怒浪侯夫人高聲道:“真的,真的,是聽到了,我感覺到了,我的胖胖真的回來了。”

    然后,她直接從床上跳了下來,直接朝著外面沖了出去。

    然后……

    外面院子的門外一推開。

    一個熟悉的,胖胖的身影走了進來。

    母親如同被雷擊一般,全身僵在原地,無法動彈。

    比起敖心,她更加害怕這是幻覺。

    下一刻鐘,敖玉(云中鶴)沖了上來,一把將母親抱在懷里。

    “娘,我回來了,你的胖胖回來了。”

    接著!

    敖寧寧猛地沖了出來,先是不敢置信望著敖玉(云中鶴),接著她猛地一陣尖叫,張牙舞爪地撲過來,整個人直接跳上了云中鶴的身體,掛在了上面。

    她伸出小手,把敖玉(云中鶴)的臉揉成各種形狀。

    “你還知道回來,你還知道回來,你這個壞東西。”

    “我要打你了,我要打你了……”敖寧寧一邊哭,一邊笑。

    母親心疼,趕緊把女兒往下拽。

    “干什么?干什么?別弄你哥哥,你這個壞丫頭……”

    敖寧寧不管不顧,更是直接爬到了云中鶴(敖玉)的脖子上,直接騎在上面道:“胖胖,你記住啊,你欠我一百個多個故事了啊,你要不還回來,我不放過你。”

    母親拉扯不下來,就用力拍打女兒的屁股,怒叱道:“你這個天殺的猴兒,就知道折騰你哥哥,早知道不生你了,不生你了。”

    云中鶴(敖玉)笑嘻嘻,馱著妹妹走進了房子內。

    母親歡喜無邊道:“廚房,廚房,準備開飯了,準備開飯了,我家胖胖肯定餓壞了,這都瘦了,下巴都不雙了。”

    接著,她發現了后面還有一個風塵仆仆的男人。

    腦子一恍惚。

    哦,這是他丈夫敖心。

    差點都忘記了。

    “你干嘛去了?為什么不早去接胖胖回家,我聽說那個藥王就是閻王,藥王谷就和地獄一樣,你讓胖胖在那里呆了那么久,他嚇壞了怎么辦?”母親上前,在敖心的腰上狠狠檸了一圈。

    沒錯,是一圈!

    幾乎三百六十度。

    敖心面孔痛得一陣陣抽搐,卻一聲不吭。

    接下來,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著飯。

    真正的天倫之樂。

    在外面,胖胖敖玉被所有人瞧不起。

    但是在這家里,在父母和妹妹眼中,他是焦點,是核心。

    父親基本上不說話,但是望向他的目光非常溫暖。

    母親筷子永遠不停,往他的碗里夾菜,而且永遠都是他最愛吃的。

    妹妹寧寧雖然咋咋呼呼的,又嬌氣,又壞脾氣,但是望向哥哥的目光卻充滿了崇拜。

    因為哥哥腦子里面永遠有千奇百怪的故事,比起那些書呆子好得不知道多少倍。

    在別人貴族家中,一貫來都是食不語。如果在飯桌上說話,會被視為沒有家教。

    但是怒浪侯爵府不是這樣。

    云中鶴(敖玉)一邊吃飯,嘴半刻都不停的,不停說著各地的見聞,各種各樣好玩的故事,層出不窮。

    妹妹和母親都聽得津津有味,簡直停不下來,還會一邊插嘴詢問,然后發出一陣陣驚呼。

    母親偶爾還會插上一句。

    “我家胖胖懂得真多啊。”

    “我家胖胖好厲害啊,別人家的孩子,就不知道這些事兒。”

    而父親也不管,就在邊上默默地喝酒,吃飯。

    而就在此時!

    一個俊美如玉的美男子走了進來,躬身拜下道:“拜見父親,一路辛苦了。”

    敖心點了點頭道:“這段時間,你管著家里,也辛苦了。”

    美男子拱手道:“孩兒不敢,父親為國分憂,才是真辛苦。”

    接著,美男子朝云中鶴道:“玉弟弟回來了,為兄真是欣喜不已,這就去告訴大房,三房,四房,下帖子,宴請諸位親朋,為弟弟接風洗塵。”

    云中鶴起身,憨厚道:“謝謝鳴哥。”

    敖鳴道:“父親,那孩兒這就去辦了。”

    然后,他直接就出去了。

    云中鶴臉上不動聲色,但是心中卻寒意頓起。

    這是什么意思?有人要來奪他家業,奪他的爵位?

    敖鳴他是知道的,是怒浪侯敖心兄長之子,算是敖氏家族最出色的年輕人了。

    眼下這個局面,很顯然他是過繼到敖心膝下,未來要繼承怒浪侯爵位的。

    而且,他剛才儼然一副怒浪侯爵府少主的意思了。

    反而云中鶴,倒像是小妾養的一樣。

    母親的臉頓時就冷了下來了,寒聲道:“胖胖回來了,我們家不需要嗣子了。”

    怒浪侯敖心目光微微一抖。

    因為這是皇帝陛下的旨意,而且皇室和天下貴族也都認同了。

    此時在所有人眼中,敖鳴就是怒浪侯繼承人,怒浪侯世子。

    當日皇帝旨意,不是敖心一個人接的,而是整個敖氏家族接的,甚至江州府其他貴族也都到場見證了。

    所以,敖鳴是奉旨繼承怒浪侯爵位。

    名正言順,理所應當。

    就算敖玉回來了,也不好改變這一點了,因為皇帝旨意已下,金口玉言。

    而且敖心覺得,兒子一輩子快樂幸福便可以了。

    怒浪侯,不繼承也罷。

    敖鳴也確實出色,讓他繼承怒浪侯爵位,也沒有什么不好的。

    “我不管。”母親筷子猛地拍在桌子上,寒聲道:“我們的怒浪侯爵位只能是胖胖的,你去和皇帝說,讓他收回旨意。”

    敖心道:“胖胖與世無爭,讓他一輩子快活一生,也沒什么不好。”

    母親怒道:“你懂什么?他繼承了爵位,就算家道沒落了,畢竟爵位在身,沒有人會欺負他。如果讓別人繼承了爵位,等我們百年過世之后,你讓胖胖住到哪里去?寄人籬下嗎?別人還容得下他嗎?這百年的家業,就算敗在胖胖手里,也不能給外人。”

    “敖心,你要不去和皇帝說,我自己去和皇帝說。”母親斬釘截鐵道。

    敖心目光望向云中鶴道:“玉兒,你怎么看?”

    云中鶴道:“我聽父親的。”

    敖心道:“那我知道了。”

    次日!

    云中鶴吃完了早飯。

    怒浪侯敖心道:“玉兒,帶上禮物,跟我出去一趟。”

    云中鶴(敖玉)道:“父親,去哪啊?”

    敖心道:“魏國公府。”

    云中鶴一愕。

    敖心道:“魏國公是你的岳父大人,你如今回來了,當然要去拜見他。而且幾個月前你們就該完婚了,結果耽誤了,如今你回來了,當然要就近選一個日子,為你們完婚。”

    完婚?!

    敖玉迎娶魏國公的千金小姐?

    這可是國公啊,整個南周帝國都沒有幾個公爵啊。

    而現在,他竟然要迎娶一個公爵府小姐?

    魏國公的府邸在江州內城核心之處。

    果然比怒浪侯爵府要威武霸氣多了,真正的高門大戶,占地都有千畝以上了,這可是內城啊。

    “請你進去稟報魏國公,敖心來見。”

    片刻之后!

    里面傳來了一陣霸氣爽朗的大笑之聲,此人便是魏國公了。

    “親家啊,你終于來了,快請進,快請進。”

    一個英武不凡的男子走了出來,錦衣玉服,不怒而威。

    怒浪侯敖心朝著云中鶴道:“玉兒,還不拜見你的岳父大人。”

    注:第一更送上,諸位恩公口袋有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