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一章:封官!云中鶴父子相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一章:封官!云中鶴父子相見!字體大小: A+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等等……”皇帝頓挫了一下,然后笑道:“你和尋常人不一樣,一方面你是黑龍臺的人。公孫羊很早之前就已經說了,誰要是敢搶你,他就拆了誰的衙門。但是太子也說了,你文采驚人,未來可以入閣拜相。黑龍臺是武職,內閣的話是文職。你是想要繼續呆在黑龍臺,還是轉為文官啊?”

    云中鶴道:“臣想要繼續呆在黑龍臺。”

    皇帝道:“那行。”

    “冊封云中鶴為太子左右率府中郎將,欽此。”

    聽到這個官職,云中鶴一臉懵逼。

    這,這是個什么官職啊?是多大啊?

    風行滅立刻叩首道:“臣代黑龍臺,叩謝皇上天恩。”

    說句真話,皇帝冊封給云中鶴的官職并不大,而且這個太子府的中郎將也只是一個虛職而已。

    之前冊封井中月可是裂風侯,而且直接就是冠軍大將軍,比云中鶴這個中郎將不知道高出了多少級了。

    但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這個位置的良苦用心。

    因為歷代的黑龍臺黨魁,都要擔任太子府左右率府中郎將的。

    被冊封了這個官職,就等于接下來,所有人就要將云中鶴培養成為黑龍臺黨魁的繼承人。

    黨魁這個詞在這里是不是有點違和?

    它并不是真正的官職,一直以來,不管是大贏帝國黑龍臺,還是南周帝國黑冰臺,都被稱之黑黨,代表世人對這個機構的恐懼。

    所以久而久之,黑龍臺大都督也被稱之為黨魁。

    甚至在黑龍臺內部,也都稱之為黨魁,或者魁首。

    那么在大贏帝國,究竟是宰相地位更高,還是黑龍臺的大都督地位更高呢?

    論官位,當然是宰相更高,但宰相如果不是貴族出身的話,通常退休之前是不會正式封爵的。

    而歷代黑龍臺大都督一定會封爵,而且是高爵位。

    宰相一般當個十年就算是了不起,但是黑龍臺大都督擔任二三十年很正常。

    不僅如此,天下人,不管是貴族還是官員,對黑龍臺大都督畏懼遠超于宰相。

    畢竟黑龍臺監視天下,是皇帝陛下真正的利刃。

    按照正常來說,云中鶴立下了這么大的功勞,應該冊封更高的官職。

    但這個時候,冊封的官職越高,可能就越發疏遠。

    冊封的官職越實在,就代表著真正要培養你,這在歷朝歷代都是一樣的,某些關系通天的人,越是要一步一個腳印,這樣才能走到最高位。

    一下子升官太高的話,根基就不穩了。

    而且云中鶴此時躺在皇宮內,皇帝陛下親自來探望,這就是莫大之恩寵。

    “中郎將好好養傷。”皇帝起身。

    “臣恭送皇上。”

    風行滅再一次跪伏在地上,叩首道:“臣恭送皇上。”

    皇帝走了之后,又一個人出現在云中鶴面前。

    這次風行滅沒有跪下,而是站立得筆直,但是全身的汗毛仿佛都徹底豎起來。

    “大帥。”

    來的人,就是黑龍臺的黨魁,整個大贏帝國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公孫羊。

    這個名字稍稍有點點怪。

    這個名字讓整個天下都聞風喪膽,毛骨悚然。

    在所有人眼中,公孫羊才是活閻王。

    他打一個噴嚏,萬里之外都會引發巨大的震動。

    他顛覆過幾個國家的王權,他滅掉了十幾家百年貴族。

    整個大贏帝國死在他手中的貴族,高級官員,不計其數。

    而他最輝煌的功業,就是讓北方大夏帝國從最高巔峰跌落。

    大夏帝國,天朝上國,天下正統,宇內霸主。

    正常情形下,只要大夏帝國不衰落,不管是南周帝國還是大贏帝國,都很難有機會稱霸。

    但是幾十年前,就是眼前這位公孫羊,差點顛覆了大夏帝國皇權。

    當然了。

    如今大夏帝國依舊是天下霸主,帝國領袖。

    但絕對實力比起幾十年前,已經差了很多了,二十幾年前的那一場大動蕩,嚴重削弱了這個天朝上國的實力。

    公孫羊如今已經六十幾歲了,卻滿頭黑發。

    面孔瘦削,雙眸疲倦,不茍言笑。

    擔任黑龍臺魁首,不一定需要多高的武功,甚至不會武功也是可以的。

    但是公孫羊武功極高,甚至是超級超級高。

    “小風,你出去。”公孫羊道。

    “是。”風行滅躬身退下。

    見到皇帝的時候,風行滅都沒有那么緊張。因為皇帝陛下通常不會對下面的官員太過于苛刻,也不會越過公孫羊去動黑龍臺的官員。

    但是公孫羊,可是風行滅真正的祖宗。

    在其他國家,有稱呼黑龍臺大都督為祖宗的傳統。但是在大贏帝國是絕對不允許的,太腐化了。

    黑龍臺是一個絕對精銳,強大,冷酷,公正,上進的超級權力機構。

    什么祖宗之類的稱呼,太墮落了,又不是太監。

    “云中鶴,所有人都覺得你死了。”公孫羊道:“然后贏祛皇子因此開啟了報復之戰。”

    公孫羊說的很簡單,沒有煽情,更沒有說大贏帝國為了給你復仇,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傷亡了多少人。

    一字未提。

    但為了給云中鶴報仇,大贏帝國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軍隊傷亡不計其數。

    黑龍臺也展開了瘋狂的報復,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更嚴重的是因為贏祛皇子出兵攻入了南周帝國境內,使得兩國戰爭擴大化,眼看就要變成傾國大決戰了。

    “現在大戰結束了。”公孫羊直截了當道:“我們大贏帝國占領了整個無主之地,算是大獲全勝了。但是在南周帝國境內那一戰,我們……算是敗退了。”

    “贏祛皇子遭到了暗殺,白云城頂級高手的刺殺。“

    這話一出,云中鶴臉色劇變,驚聲道:“四皇子有事嗎?還……還活著嗎?”

    “還活著,性命無憂。”公孫羊道。

    云中鶴道:“我能見他嗎?”

    公孫羊道:“只怕不能,因為此時他不在大贏帝國內。”

    云中鶴道:“他在哪里?”

    公孫羊道:“南周帝國。”

    云中鶴幾乎猛地從位置上坐了起來。

    公孫羊繼續道:“贏祛皇子被刺殺后,南周帝國黑龍臺以救人的名義將他帶走了,根據最新情報,贏祛皇子已經幾乎痊愈了。南周帝國怒浪侯敖心率領大軍包圍了我們南周帝國十萬人,呼延灼侯爵率眾突圍失敗,有全軍覆滅之危,這個時候南周大軍忽然停戰,并且開了包圍圈,呼延灼侯爵率領十幾萬大軍返回無主之地。”

    云中鶴道:“這是南周帝國皇帝,或者太上皇的意志。”

    公孫羊道:“對,因為他們還沒有準備好進行傾國大決戰。而在無主之地的大戰中,南周帝國損失太大了,折損了幾十萬大軍。想要進行傾國大戰,需要時間。”

    云中鶴道:“但是下一次兩國爆發的,就一定是真正的傾國大戰。”

    公孫羊道:“對。”

    云中鶴道:“贏祛皇子他……”

    公孫羊道:“南周帝國會以禮相待,完全按照皇子的規格,至少在下一次大決戰之前都是這樣。皇帝陛下對你很滿意,但是對贏祛皇子很不滿意。而我們黑龍臺欠了贏祛皇子一個天大的人情。”

    云中鶴腦子里面又浮現出大贏帝國對贏祛的評價,這是一個絕對不適合做皇帝的皇子。

    沒有想到,這一場大戰會以這種方式結束。

    南周帝國在最后關頭,放走了大贏帝國侵入國境內的十幾萬大軍。

    盡管無主之地大戰,南周帝國敗了。

    但是在最后,他們依舊體面高傲地結束了這一場大戰。

    因為南周皇帝知道,如果將這十幾萬大軍徹底消滅的話,那么接下來大贏帝國一定會再一次集結大軍南下,這一場大戰真的就再也停不下來的。

    然而,兩大帝國都沒有準備好徹底的傾國之戰。

    對于大贏帝國來說,現在最重要的是消化無主之地這個勝利果實。

    而對于南周帝國來說最重要的是積攢勢力,卷土重來。

    從中可以看出南周帝國真的很強,而且擁有一個英明而又睿智的皇帝。

    公孫羊道:“云中鶴,皇帝陛下冊封你為左右率府中郎將,承認了你黑龍臺黨魁繼承人的地位。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入主黑龍臺無主司,幫助帝國徹底消化無主之地。”

    “第二個選擇,臥底南周帝國。”

    云中鶴直截了當道:“我選擇第二個。”

    公孫羊道:“你可想好了,入主黑龍臺無主司,權力不小,關鍵沒有什么性命之危。而臥底南周帝國,依舊是天大的考驗。”

    “我就選第二個。”云中鶴道:“我臥底南周帝國,有什么任務?”

    “沒有任務。”公孫羊道:“你不需要征服任何目標,也不需要打探任何消息,一個任務都沒有。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在南周帝國加官進爵,想盡一切辦法進入南周帝國權力核心。”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南周帝國升官發財?”

    “對!”公孫羊道:“你去南周帝國后,沒有任何接頭人,整個天下知道你身份的人,只有三個人。”

    哪三個?

    皇帝,公孫羊,風行滅。

    連太子殿下都不知道,所以今天晚上云中鶴才會出現在皇宮之內,就是為了絕對的保密。

    公孫羊道:“為了再南周帝國往上爬,你可以做任何事情!對,是任何事情。哪怕你要做的事情是損害大贏帝國的利益,哪怕南周皇帝要讓你率兵攻打我大贏帝國,你也要竭盡全力。總之你唯一的目標就是不斷往上爬,在最短時間內進入南周帝國的最高層。”

    云中鶴明白了。

    他要成為大贏帝國有史以來最高級別的臥底。

    對于這種級別的臥底,只會用一次。

    但用這一次,就絕對致命。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等要啟用云中鶴這個臥底的時候,就是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真正傾國大決戰的關鍵時刻。

    真正決定兩國生死存亡的時刻。

    才會啟用云中鶴這個頂級王牌臥底。

    是要將他作為絕對的殺手锏來用。

    “皇帝陛下答應了,不管你在南周帝國爬得有多高,等回到大贏帝國,立刻給你同等級別待遇。”

    “你在南周帝國如果封公爵,那歸來的時候大贏帝國同樣給你封公爵。哪怕你在南周帝國被封王,大贏帝國也能破天荒為你破例。”

    “你在南周帝國如果迎娶公主殿下,你們皇帝陛下立刻會把皇室最美麗最出色的公主,許配給你為妻。”

    “總之,你在南周帝國獲得的一切,不會化為泡影。不管是爵位,還是權勢,歸來之后,大贏帝國直接兌現給你,絲毫不打任何折扣。皇帝陛下還說了,你不許有任何推辭,也不許有任何謙讓。有功不賞的話,國家秩序將蕩然無存。”

    云中鶴道:“那……我在南周帝國的臥底身份是?”

    公孫羊道:“南周帝國頂級權臣,怒浪侯敖心之子。”

    云中鶴道:“我……我要扮成我的哥哥。”

    公孫羊道:“對,你的雙胞胎哥哥。你了解他所有的資料,并且偽裝他的聲音,最關鍵的是你要增肥。”

    云中鶴道:“對了,那個治療我們的人,知道我們兩個人身份的。”

    公孫羊道:“放心,現在沒有人知道了。”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

    難不成藥王師徒二人已經被黑龍臺殺了?

    “這二人,已經被我們徹底囚禁了,我們為他建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實驗室。”公孫羊道:“而現在的藥王谷內,已經全部是我們的人。”

    云中鶴道:“我……想要去看看我哥哥。”

    公孫羊道:“好。”

    云中鶴再一次見到胖子的時候,已經在地下冰窖里面,他已經躺著一動不動了。

    頓時覺得心臟一陣抽搐,然后繼續要昏厥過去。

    風行滅遞過來一張紙道:“孩子,這……這是他給你的信。”

    云中鶴顫抖著打開。

    “弟弟,我是哥哥啊。”

    “我就說嘛,我一定會有一個弟弟的,雙胞胎之間真的又心靈感應啊。”

    “我從小就很胖,所以我一直想要知道,我瘦下來會是什么樣子的,但是我根本瘦不下來,現在我終于知道我瘦下來是什么樣子的,他奶奶的,實在太帥了,帥得慘絕人寰。”

    “弟弟啊,我要是有你那么帥的話,我的萬人斬大業早已經完成了,不知道會有多少美女前仆后繼地撲上來,哪里需要去嫖啊?”

    “你千萬千萬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啊,我本來就要死的。爹娘是完全找不到任何希望了,才會把我送到閻王那里去治的。我本來是要白死的,但沒有想到我的血竟然救活了你,我實在是太快活了。”

    “弟弟啊,我不能再孝敬爹娘了。我們家是南周帝國怒浪侯爵府,超級超級威風的,我們爹是超級權臣,你長得這么帥,去了之后肯定能呼風喚雨。爹娘失去了一個又肥又蠢的兒子,卻收獲了一個又帥又聰明的兒子,他們難過的同時,或許會開心的。”

    “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弟弟,我從小時候就仿佛覺得,我有一個弟弟。所以在家里有好吃的東西,我給你留了一份,只不過你從來都沒有出現,所以那些好吃的東西都長毛了。稍稍長大之后,這種感覺漸漸就淡了,我以為那僅僅只是我的臆想而已,沒有想到一切都是真的,我太開心了,我太快活了,哪怕死了也快活得不得了。”

    “弟弟,從今以后我所有的一切,都屬于你。所有的榮華富貴,當然還有所有的責任。”

    “當然,所謂的責任就是好好孝敬爹娘啦!怎么孝敬呢?嘴巴甜一些就夠了,飯多吃一點,笑容多一點,開心快活一些,這是爹娘對我的所有期望,他們從來都不指望我有多么出息,多么顯赫,他們只希望我能好好的,這也是我對你所有的期望,你也要好好的。”

    “我的萬人斬大業是完成不了啦,不過沒有關系,你也不用替我完成,因為你的人生很精彩,不需要像我這么無聊。”

    “弟弟,替我孝敬爹娘,為二老生一堆孫子孫女,好嗎?”

    “一定要快活,一定要快活!”

    “你的哥哥,敖玉!”

    讀完這些信后,云中鶴已經泣不成聲,眼淚已經將這封信完全打濕了。

    最后連坐都坐不住了。

    寒冰棺材里面的胖子敖玉很幸福,他臉上始終露著笑容。

    就是這個胖子,他的親哥哥,雙胞胎親哥哥。云中鶴僅僅只見他一面,根本來不及相認。

    現在想來真是后悔啊,那一天為何沒有相認,那一天為何沒有多說幾句話?

    那一天為何沒有一起吃飯喝酒,為何沒有一起去嫖宿啊?

    風行滅道:“孩子,他一直都在等你醒來,一直都在等,但真的等不到了。我們沒有等他咽氣,就徹底將他放在寒冰之下冰封了,就讓你有一個念想,不管你什么時候來看他,都是笑容滿面。”

    云中鶴看著哥哥這張憨厚的笑臉,就是這個人,給了他第二條生命。

    此時,他身上流著哥哥的血。

    “走了,孩子,這里太冷了。”風行滅道。

    云中鶴道:“我想要再陪他一會兒。”

    風行滅道:“這里太冷了,你重傷還沒有徹底痊愈,你身子骨受不住的。”

    云中鶴道:“就一會兒,就一會兒。”

    他的身上已經蓋得厚厚了,但風行滅還是將身上的大氅脫下來,蓋在云中鶴身上。

    云中鶴上前,想要去觸碰哥哥的臉。

    但是,他已經被冰封在寒冰棺材之內了。

    他的臉多么親切啊,不管從哪里看去,都仿佛在笑,完全跟活著一樣。

    或許有一天……

    或許有一天!

    “哥哥,我答應你,我會替你孝敬爹娘的。我一定會保護他們,讓二老平安幸福。”

    接下來,云中鶴時時刻刻都在閱讀哥哥的材料。

    從小到大所有的材料,非常之詳盡。

    就仿佛經歷了兄長的人生一般。

    兄長的人生,是悲劇的一生。

    因為他受盡了所有人的嘲笑,所有人的鄙夷,所有人的嫌棄。

    他被人稱之為南周帝國第一廢物,被稱之為怒浪侯爵府的恥辱,甚至說是上天對敖心的懲罰。

    但是……

    兄長的人生又是幸福的一生。

    因為他的父母沒有嫌棄他,無微不至地照顧他,愛著他。

    沒有哪一家貴族如此寵溺自己的兒子。

    真的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別人把他當成廢物,但是父母卻把他當成珍寶。

    所以盡管一直以來被無數人嫌棄鄙夷,但是兄長敖玉始終樂觀快活,從來都不怨天尤人,對每一個人都是笑顏。

    就如同他的人生信條一樣。

    人生這么短暫,為何不快活地度過每一天?

    因為他心臟先天發育不全,是活不久的。所以對于快樂人生的真諦了解得更加透徹。

    而怒浪侯敖心,也真的就讓自己這個寶貝兒子去幸福度過每一天。

    哪怕天下人都在鄙夷唾棄,哪怕這個兒子名聲臭不可聞,但他依舊任由兒子去做許多荒唐的事情,哪怕是萬人斬這么離奇的事情,怒浪侯敖心也同意了,甚至派了許多高手護送。

    他對胖兒子唯一的告誡就是:“千萬保護好自己,別染病。”

    所以胖子進行萬人斬大業的時候,身邊都有幾個大夫跟隨,其中重要職責就是檢查這些女人有沒有病,甚至還用魚腸為他制造了特殊的工具。

    總之,怒浪侯夫婦用盡了自己所有的能力,讓自己的寶貝兒子快活度過每一天。

    因為夫婦倆知道,這個寶貝兒子隨時都可能離開她們。

    “義父,這個怒浪侯敖心,是……是我們的親生父親嗎?”云中鶴顫抖道。

    “不知道。”風行滅道:“但是,在怒浪侯夫婦眼中,在她們心中,胖子就是她們的親生骨肉。”

    接著,風行滅嘆息一聲道:“孩子,其實……我不想你去南周帝國臥底,或者說我不想你去臥底了。但是……但是……”

    風行滅終究說不出來。

    因為想要成為黑龍臺魁首,必須走這一步。

    而最關鍵的是,幾年之內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一定會爆發一場真正的傾國大戰。

    這一場傾國大戰,將會決定大贏帝國的生死存亡。

    有這樣的一個王牌臥底,在關鍵時刻,能夠給南周帝國致命一擊,能夠給大贏帝國帶來天大的利益。

    風行滅從小到大接受到的教育都是帝國的利益高于一切。

    他也身體力行。

    必要的時刻,哪怕為帝國付出生命,他也完全在所不惜。

    但是云中鶴,風行滅真的不想他去南周帝國。

    或者說,他真的不想云中鶴去做任何冒險之事了。

    接下來的時間內。

    云中鶴就待在皇宮之內,風行滅就在他邊上,沒有任何人能夠接觸到云中鶴。

    他的身份,甚至他活著的消息,都是絕密。

    接下來每一天云中鶴都在快速地痊愈。

    每一天都在閱讀兄長敖玉的資料,真的仿佛在經歷他的人生。

    在他的腦子內,兄長的人生越來越清晰,兄長的形象,兄長的性格,越來越清楚。

    每一天都在經歷。

    接下來,就是要增肥了。

    要變得和兄長一模一樣。

    這一點很難。

    因為云中鶴發現了,雖然兩個人的臉骨一樣,但長相還是有所區別的。

    因為兩個人的生長環境太不一樣了。

    雙胞胎生活在一起,每天照鏡子一樣,才會相像得一模一樣。

    但如果不生活在一起,生活環境差距人特別大的話,長相還是有迥異的。

    一月初六。

    一個新的精神病上身了。

    七號精神病人變色龍。

    他的天賦就是,當他的思維徹底進入了另外一個人的精神世界后。

    久而久之,他自己就能變成那個人的模樣。

    說話一模一樣,眼神一模一樣。

    甚至條件允許的話,長相也會發生一定的改變。

    接下來!

    短短不到一個月內。

    云中鶴徹底變了。

    他變得和兄長敖玉,一模一樣。

    真的如同照鏡子一樣,沒有任何差別。

    不管是眼神,還是說話的形態,還是長相,都一模一樣。

    任何人,都無法分辨出來。

    二月初七!

    南周帝國怒浪侯敖心接到了藥王谷的來信,請他來一趟。

    收到信的那一天,敖心幾乎都要窒息了。

    緊張到窒息。

    已經幾個月過去了。

    藥王谷沒有任何消息傳過來。

    他和妻子都要絕望了。

    妻子每天以淚洗面,如今已經病倒在床上了。

    每次風吹門響,妻子就會猛地坐起說:“是不是玉兒回來了?”

    而且每次靜靜躺在床上的時候,她腦子里面也會出現幻聽,仿佛胖子在她耳邊說著討巧的話。

    他的寶貝兒子啊。

    他最貼心的兒子啊。

    你如果去了,娘也不想活了。

    娘也絕對不活了。

    每一次吃飯的時候,怒浪侯夫人淚水更是斷線珠子一般,因為她都會記起來,自己的胖兒子最喜歡吃什么。

    每次她生病不想吃飯的時候,兒子總是想盡辦法逗她高興,努力讓她多吃一點點。

    現在這個寶貝兒子,竟然要離她而去了嗎?

    那她活著還有什么意義啊?

    來到藥王谷的門口。

    怒浪侯敖心捂住心臟,因為覺得一陣陣絞痛。

    因為太緊張了。

    他實在擔心,等下抬出來的會是一具尸體。

    那樣的話,不止夫人會崩潰,他自己也承受不了的。

    別人都瞧不起這個兒子,但他們夫婦真的當成寶貝心肝一樣疼。

    他的兒子很好。

    又聽話,又乖巧,又貼心。

    比起那些歹心的年輕俊杰,不知道好了多少。

    有這么一個知冷暖的貼心兒子,又有什么不好的?

    我敖心已經如此出色了,我的兒子已經不需要出色了,他只需平安幸福一生便足夠了。

    但……就算這一點,老天都不愿意成全他嗎?

    老天爺啊,求求你,千萬不要讓我收到的是一個噩耗。

    求求你把我兒送到我的面前,哪怕讓我付出什么代價,我也愿意的。

    此時!

    藥王谷大門緩緩打開。

    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胖胖的身影。

    那個人咧嘴朝著敖心一笑道:“爹!”

    注:第二更送上,這一章很難寫,所以晚了一些,抱歉!

    兄弟們,有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