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章:結束!云中鶴覲見皇帝!(重要)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四十章:結束!云中鶴覲見皇帝!(重要)字體大小: A+
     

      (恭喜冷月大大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然而,當這些蛇猛地就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
      猛地從云中鶴體內發出了一種無比詭異的聲音。
      如同萬鬼啼哭。
      如同厲鬼驚嚎。
      總之讓人毛骨悚然。
      偏偏這種聲音正常人又聽不見,這些毒蛇感應得清清楚楚。
      剎那間,真的仿佛又無數厲鬼撲了上來。
      頓時……
      這些蛇瘋狂地遠離,避之如鬼。
      這當然是鬼娘的作用。
      嚇唬牛逼人或許不行,但是嚇唬腦子簡單的蛇,卻是半點問題沒有。
      而此時!
      蛇窟的蓋子,已經被蓋上了。
      上面那個渾身都是血的老頭,正在檢查床上這個胖子的病癥。
      “這是啥時候送來的?”老頭問道。
      “五天之前。”弟子道:“他的家人送來的,跪了整整十二個時辰,我們給收進來了。”
      老頭又問道:“他聽過我們的規矩?我們這是藥王谷,也被稱之為閻王谷,送進來的人,五個能活一個都了不起了。而且死的人,尸體要歸我。把人送進來之后,生死由命,而我就是這個閻王。”
      老頭又問道:“那個被扔下去喂蛇的小白臉,是什么時候送過來的?”
      “昨天送過來的。”弟子道:“他拿了一塊玉牌。”
      藥王谷玉牌,就代表著藥王虧欠的一個人情,拿著這塊玉牌來藥王谷,就必須要收下這個病人,當然能不能治好就是另外一說了。
      “送來也白搭,我看著他不順眼,送過來反而死得更快。”老頭冷笑道:“眼前這個胖子多憨厚可愛,我最喜歡救這樣的人。”
      “乖乖天爺,這個胖子身上又多少病癥啊!”
      “心臟有問題,天生發育不全,能夠活到現在完全是奇跡啊,隨時都可能嗝屁。”
      “腎也有問題,何止有問題,簡直就要立刻死人了。”
      “肺也有問題……”
      “胃也有問題。”
      “這個人是怎么活到現在的啊?竟然還沒有死?”
      旁邊弟子問道:“老師,那這個人救得了嗎?”
      藥王老頭道:“能夠延緩性命,稍稍多活幾年,救肯定是救不了了,最多兩三年,也一定要掛。”
      弟子道:“老師,蛇窟那邊差不多了吧。”
      藥王老頭道:“等一會兒,不急不急,那個小白臉我看著很不爽,就讓他死得慘一點。先讓蛇毒注入他體內,將他身體泡發,然后毒螞蟥上去吸血,他這十幾二十斤血,萬萬不可浪費了,我要用來好好做藥的。”
      藥王就是閻王。
      他對治病救人,興趣不大。
      除非是極度罕見的疑難雜癥,他才有興趣。
      而且他最喜歡的就是用人體來做藥,用鮮血,用劇毒來做藥。
      一般來說,若不是毫無希望了,是沒有人把病人送到這里來的。
      十個人送進來,最多只能救活一個。
      在其他大夫哪里完全都判了死刑之后,才會忍痛送來藥王這里。
      而一旦送到這里,那這個病人也就不屬于你了,他的身體,尤其是他的血也都不屬于你了,全部變成了藥王的私產了。
      ……………………
      任何人被刺穿了心臟都會死,云中鶴也不例外。
      他為什么沒有死?
      沒有什么玄而又玄的原因,僅僅只是心臟發育不正常。
      或許是因為雙胞胎的原因,或者是其他的原因,總之云中鶴的心臟不在正常位置,偏離了很遠。
      所以燕翩躚盡管瞄得很準,幾乎每一個人的心臟都在那個方位,但云中鶴的心臟不在那里。
      胸口位置被刺穿之后。
      云中鶴就進入了徹底的假死狀態。
      換成其他人,假死得不會徹底,但是對于二十七號鬼娘來說,完全不在話下。
      她稱之為鬼娘,能夠感知到尸體最后的精神印記。
      而在她的控制下,假死和真死也就沒有區別了。
      而且這個時候的假死,也成為了必須。
      燕翩躚匕首雖然沒有刺中云中鶴的心臟,卻刺中了他的很多血管。
      盡管匕首沒有拔出來,但還是源源不斷地失血。
      一旦不進入假死狀態就會導致一個后果,云中鶴體內瘋狂大出血,在沒有高明醫生的救治下,這也是必死無疑的。
      進入假死狀態之后,最低限度維持著生命特征。
      當日見到云中鶴沒有了心跳,沒有了呼吸,也沒有了脈搏,他先悲痛欲絕,然后讓黑龍臺武士傳信給贏祛皇子,說云中鶴被殺了,讓他開戰復仇。
      接下來,又跪在地上發呆了半個時辰。
      忽然他想起了一個人。
      藥王孫。
      傳說這個人的醫術神乎其技,能夠起死回生。
      當也有傳說這個人是閻王,送到他手中十個人,只能活下來一個人。剩下九個人,都會被他大卸八塊,變成奇奇怪怪的藥。
      而恰巧,風行滅大人的義父許老,有一塊藥王孫的玉牌。
      于是風行滅大人先找來了無數的冰塊,把云中鶴的“尸體”放在冰里,用最快速度送往了藥王谷。
      另外一邊,他讓人立刻返回大贏帝都,去許老哪里取藥王谷玉牌。
      就這樣,云中鶴被送到了幾千里外的藥王谷。
      當然,收下云中鶴的時候,藥王谷弟子說得清清楚楚,眼前這個人已經死了。你們送進來也活不了,只能成為我們的藥,讓風行滅想清楚,是不是要浪費掉這塊寶貴的玉牌。
      風行滅能夠怎么辦?
      云中鶴沒有呼吸,沒有心跳,完全就是死了。
      他這是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來藥王谷的。
      就這樣,云中鶴進入了藥王谷。
      這個藥王檢查了云中鶴的身體后,說了兩句話。
      “這個人身體真奇特,明明死了,卻還活著。”
      “這是心臟畸形啊。”
      不過,因為他非常討厭云中鶴的長相,還是把他扔進蛇窟里面,用他的血做藥。
      ………………
      “時間差不多了。”藥王道:“把那個尸體吊起來吧,這個時候毒血還新鮮,時間再久一些就不新鮮了。“
      “是!”
      那個弟子上前,打開了蛇窟的小門。
      然后……他徹底驚呆了。
      因為云中鶴好好地躺在那里,依舊一動不動。
      而無數的毒蛇卻全部縮在了一邊,全部互相糾纏在一起,就仿佛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般。
      “師傅,你過來看。”弟子道。
      藥王一看,不由得嚇了一大跳。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啊,之前每一次投入蛇窟的人,全部都是死無全尸。
      最多一刻鐘,他們就全身腫脹,人不如鬼的樣子。
      接下來就是將他們的血抽干,制造各種各樣的劇毒,也用來做藥。
      而此時,這些毒蛇竟然怕一個垂死之人?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莫非是這個人不該殺嗎?
      “吊上來,吊上來……”藥王道。
      片刻之后,云中鶴又被從蛇窟里面吊了上來,放在了床上。
      藥王此時在仔仔細細檢查云中鶴的身體,看是否有治療的可能性。
      “對了,送此人進來的人,還送來的一樣東西,他們稱之為神藥,不過被我們認了。”弟子道:“在我們面前竟然稱什么神藥,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去撿過來看看。”藥王道。
      片刻后,弟子將扔進垃圾堆的箱子拿了過來,這就是云中鶴的專門醫藥箱,是風行滅帶來的。
      藥王稍稍檢查過了這只箱子,檢查了里面所謂的神藥,也就是青霉素了。
      接著,又檢查了里面奇奇怪怪的器械。
      “對了,他們還說這個要死的人也是一個神醫,他的本子里面記錄了很多治療之法。”弟子道:“他們還讓我們千萬千萬要仔細閱讀,真是胡吹大氣,班門弄斧。”
      藥王沒有說話,而是仔細檢查了這上面本子。
      云中鶴確實很多治療方法都記錄了下來。
      比如,如何進行縫合止血,如何進行青霉素消炎。
      如何進行輸血,如何檢驗血型等等。
      整整記錄了幾百頁,而且還有詳細的畫圖。
      “師傅,你說是不是可笑得很啊,這樣的人還敢自稱神醫?”弟子繼續道。
      “閉嘴。”藥王冷叱。
      他雖然是閻王,但也是一名真正的神醫。
      而且他的山谷內,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尸體,他這個人最喜歡解開人的尸體,然后進行內部研究。
      別人看不懂云中鶴的筆記本記載,但是他顯然是能看懂的。
      越看,越覺得神奇。
      之前他的很多困惑,竟然豁然開朗。
      這個小白臉還真是一個醫生,而且還是一個神醫啊。
      藥王頓時變得興奮起來,因為這證明了,他走的道路是正確的啊。
      很多人都覺得他的道路是邪路,永遠都走不通的,是離經叛道的。
      但眼前這個人的本子里面記載得清清楚楚,他藥王走的道路是醫術王道。
      這條路他能走通的。
      甚至,他還能開宗立派。
      迷迭谷,你們會后悔的,你們將我驅逐出來,一定會后悔的。
      總有一日,我藥王憑借一人,要碾壓你們整個迷迭谷,哈哈哈!
      萬萬沒有想到,送進來這個垂死之人,竟然還是自己的知音同道?
      接下來!
      藥王開始認真研究如何治療云中鶴。
      雖然沒有刺中心臟,但是內部大量失血。
      真是離奇啊。
      沒有心跳,沒有呼吸,但是又沒有徹底死亡。
      這是最徹底的假死啊。
      作為藥王,他見過了太多稀奇古怪的病例了,包括假死在內。
      不知道有多少人,所有人都以為死了,并且已經裝入棺材,準備進行葬禮了,結果人又從棺材里面爬出來了。
      從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像眼前這個人,假死了幾天幾夜的,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啊。
      而且他失血量已經無比驚人了,肚子都已經完全脹起了。
      稍稍一動,口鼻就有血不斷涌出,而且這些血都已經變質腥臭了。
      但只要他現在沒有徹底死去,那就不難治。
      先開刀放血!
      在肚子上劃一道,把體內的積血抽出來。
      一定要抽得干干凈凈。
      必要的時候,需要用嘴吸出來。
      因為刀子沒有拔出來,所以失血很慢,但就算如此,云中鶴整個腹腔內都是血。
      用了很久時間,藥王終于將所有的積血全部吸完了。
      然后就要進行清洗,原本他是清水直接清洗的。
      但是根據云中鶴筆記本的記載,他也選擇制作了生理鹽水進行清洗。
      接下來,就是將胸口的這支匕首拔出來。
      這支匕首插在胸口好幾天,此時終于拔出來了,也幸虧是沒有生銹啊,否則云中鶴早就死了。
      這匕首一拔出來,頓時鮮血狂涌。
      “清洗,清洗,清洗……”
      “翻開筆記本,讓我看清楚,讓我看清楚……”
      “彎針,彎針,羊腸線,羊腸線……”
      接下來,這位藥王就要開始為云中鶴縫合的傷口了,尤其是血管被刺破的地方。
      他之前解剖了無數人,也曾經縫過人。
      不過,他的縫合不是為了救人,而是想要嘗試,把動物的腿接在人腿上,會有什么結果。
      當然了,結果就是死翹翹。
      但總之,他是縫合過的。
      不過,關于縫合他的理解還不夠透徹,云中鶴的記錄中就寫得很清楚了,而且還畫圖非常詳細。
      不僅僅縫合肌肉,皮膚,還有血管,甚至神經縫合。
      藥王雖然在這方面的認識上不如云中鶴,但是技術真的是一流的。
      雖然縫合的效果不如云中鶴,但也已經是很牛逼了。
      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他就縫合好了云中鶴的傷口,成功地止血了。
      接下來應該做什么?對,吊瓶,吊瓶!
      用所謂的神藥,兌生理鹽水,然后注入血管之內。
      好了,一切都好了。
      整個治療過程,足足持續了幾個小時,藥王幾乎要累癱了。
      但是,他卻非常滿足。
      好爽啊!
      就仿佛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一般。
      但是……
      云中鶴卻依舊沒有活過來。
      他的生機反而繼續衰弱了下去。
      之前是假死,這次真正地走向了死亡。
      原因很簡單,失血過多。
      藥王為了給他做手術,把胸口的匕首抽了出來,那短時間的失血太多了。
      他體內的血液,已經維持不住身體溫度,也維持不住身體機能了。
      哪怕在假死狀態,他也支撐不了多久。
      真的快要死了。
      神仙難救了。
      “不行,這個人還是要死,還是要死。”
      “不能死,不能死……”
      應該怎么救?
      對,失血過多,應該立刻輸血。
      藥王又仔細翻閱云中鶴的筆記本,將如何鑒別血型,如何輸血,記得清清楚楚。
      “準備輸血,準備輸血!”
      “帶活人,帶活人……”
      隨著藥王一聲令下,弟子趕緊送來了十幾個活人,全部都是被捆綁,如同活死人一般。
      這些人,都是藥王的試驗品,要么為他試毒的,要么供他做更加可怕的實驗。
      按照云中鶴的筆記本,藥王開始為他們放血,并且檢驗血型,看是否和云中鶴吻合,能不能輸血。
      結果是……不能!
      十幾個人,幾十個人全部試過了。
      “血型不匹配!”
      “血型不匹配。”
      “血型不匹配。”
      藥王直接命令自己的弟子道:“抽你自己的血,檢查是否匹配。”
      結果,他弟子的血型還是不匹配。
      然后,藥王又抽自己的血液進行檢查,還是和云中鶴不匹配,還是有凝結效應。
      而此時,云中鶴的生機越來越弱,越來越弱。
      距離死亡越來越近。
      “沒辦法了。”藥王嘆息道:“你是我的同道中人,你的很多記載,都深諳我心,甚至為我指引了方向。我也非常想要救你,但是我真的盡力了。你的血太稀有了,我找了幾十上百人,竟然找不到一個吻合的,沒有足夠的血輸入你體內,你依然會死。”
      而就在此時!
      旁邊傳來了虛弱的聲音。
      “試一試我的。”
      藥王一呆,不由得朝邊上望去。
      是那個胖子,你是什么時候醒過來的?
      胖子艱難伸手道:“試一試我的。”
      藥王道:“你的心臟畸形非常嚴重,從小就發育不完全,想要救活他,起碼要輸血好幾斤。失去了這么多血液,你會死的,你別人不一樣,你心臟缺陷很大。”
      胖子道:“你怎么知道?”
      藥王道:“我解剖了幾百上千人,我能不知道嗎?你這樣的病人,我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胖子道:“那我的血,能夠救他嗎?”
      “不知道,需要檢驗血型。”藥王道。
      胖子道:“立刻檢驗。”
      藥王道:“為他抽血。”
      弟子立刻為胖子抽血,然后用云中鶴筆記本記錄的辦法,進行檢驗血型。
      這不需要先進的技術,也不需要先進的材料,這是一種理念上的先進。
      血清和血紅蛋白分離,然后讓甲方的血紅蛋白,混入乙方的血清之中,看是否會有凝結反應便可。
      結果!
      藥王和弟子都呆了。
      因為,胖子的血型和云中鶴的完全吻合。
      這……這太怪了。
      試了上百個人,都找不到和云中鶴吻合的血型。
      結果輪到胖子,竟然就吻合了,這絕對不是巧合。因為之前云中鶴測試過自己的血型,是極度稀有的熊貓血型。
      這種概率實在太低了,這兩個人究竟是什么關系啊?
      “能夠用嗎?”胖子沙啞問道。
      藥王點了點頭。
      胖子眼中淚水涌出,雙目卻露出了狂喜。
      我終于找到你了,我的弟弟,我終于找到你了。
      都說雙胞胎有心靈感應,之前胖子還不相信。
      但是去年從金州府北上,進入無主之地的時候,他遇到了一個老乞丐。
      那個時候,胖子真的覺得一陣陣悸動,然后身體一陣陣毛骨悚然。
      他不知道為什么。
      只覺得眼前這個老乞丐非常親近,所以他忍不住上前和他說了好一會兒的話。
      甚至他還專門說出,他一直覺得自己有一個弟弟。
      但是對方反應卻非常平淡,而且長相也相差太遠了,所以胖子只能悻悻然離去。
      繼續前往無主之地,進行他的萬人斬大業,在他有限的生命內,睡夠一萬個女人,不枉此生。
      這次他靜靜地躺在床上,幾乎無法動彈,卻看得清清楚楚,也聽得清清楚楚。
      那種悸動感太強烈了。
      這……這就是我的弟弟,我那個從未見過的雙胞胎弟弟。
      我終于找到你了,我要帶你回家。
      而此時藥王也發現了端倪。
      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經常解剖人體,也經常玩弄骷髏。
      盡管眼前這個胖子和云中鶴長得完全不一樣,因為他太胖了。
      一個俊美無匹,另外一個癡肥如豬。
      而且胖子的右臉還有一個紅色月牙胎記。
      但是藥王注意之后,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兩個人的臉骨,仿佛是一樣的。
      接下來,他趕緊伸手觸摸。
      然后驚駭地發現,這兩個人的面骨,竟然一模一樣。
      接著,他發現兩個人的全身骨架,也幾乎一模一樣。
      這……這……這是雙胞胎啊。
      而且是一卵雙生。
      太離奇了。
      難怪兩個人的心臟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
      只不過胖子缺陷更大一些。
      “你們兩人是雙胞胎兄弟,之前……你知道嗎?”藥王問道。
      胖子搖頭道:“剛剛知道了。”
      藥王道:“你父母知道嗎?”
      胖子搖頭道:“他們不知道。”
      藥王道:“你弟弟他快要死了。”
      胖子道:“用我的血救他。”
      藥王道:“但那樣的話,你就活不了了,你心臟有缺陷,輸這么多血的話,也會死的。你原本還能活幾年,這一輸血的話,或許就徹底死了。”
      胖子道:“救我弟弟,救我弟弟,快,快!”
      藥王道:“你確定?”
      胖子道:“我確定。”
      藥王道:“準備抽血,準備輸血!”
      然后,他從胖子身上,足足抽了幾斤的血。
      胖子心臟缺陷很大,被抽血之后,臉色越來越白,越來越白,最后如同金紙一樣,呼吸越來越微弱,越來越微弱。
      然后,胖子的血,緩緩被注入了云中鶴的體內。
      云中鶴蒼白的臉紅暈越來越明顯。
      他的生機漸漸復蘇。
      右邊,胖子生機越來越弱。
      左邊,云中鶴生機越來越強。
      就仿佛……胖子緩緩地將自己的生命給了云中鶴。
      云中鶴全身都無法動彈,不能出聲。
      但是他聽得見,也感受得到。
      卻完全不能抗拒。
      淚水從他的眼角徹底滑落。
      藥王見之,拿了一種藥,在云中鶴鼻子底下晃動了一下。
      “睡吧,睡一覺就好了。”
      云中鶴徹底昏迷睡著了過去。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云中鶴再一次醒了過來。
      這一次是徹底醒過來,徹底活了過來。
      整個身體先是如同被夢魘了一般,完全沒有反應,足足好一會兒,整個身體才一寸一寸地復蘇了。
      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云中鶴猛地坐起。
      “我哥呢?我哥呢?我哥呢?!”
      之前發生的一切,他雖然看不見,但是卻聽得清清楚楚。
      那個胖子,那個號稱要嫖盡天下,那個調侃南周帝國皇帝,那個要逃婚的胖子,那個說不知道為何看到云中鶴就顯得親近的胖子。
      就是他的親哥哥,雙胞胎親哥哥。
      僅僅見過一面。
      但是他用自己的血,挽救了云中鶴的生命。
      他用自己的生機,挽回了云中鶴的生機。
      “我哥哥呢?我哥哥呢?”云中鶴高呼道。
      此時,一個人狂奔而入。
      先是不敢置信望著云中鶴,然后猛地將他抱住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終于活了。”
      “上天保佑,你終于活了,你終于活了。”
      “從今以后,我每天都吃齋念佛,絕對不動任何葷腥了。”
      風行滅抱著云中鶴,一會兒松開,看著他好一會兒,然后又抱緊了他。
      仿佛怕云中鶴再死去一般。
      云中鶴道:“義父,我這是在哪里?我哥哥呢?”
      風行滅道:“孩子,你在皇宮內,你在我們大贏帝國皇宮內。”
      皇宮?
      這次云中鶴昏迷了多久啊?
      之前還在藥王谷接受治療,而現在竟然是在大贏皇宮之內了。
      “我哥哥呢?”云中鶴道。
      風行滅目光微微一顫道:“他,他也在,義父一會兒就帶著你去看……看他好不好?”
      接著,風行滅大人道:“孩子,你活過來了,這就是天大的喜事,是老天爺賜給我們最大的喜事,我們要高興,要高興。”
      此時,外面響起了一個太監的聲音。
      “風大人,時候差不多了。”
      風行滅大人擦拭眼角的淚水,然后直接跪在地上。
      “皇上駕到!”
      頓時,風行滅叩首。
      外面的十幾名太監,整整齊齊跪下。
      “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云中鶴躺在床上沒有動彈。
      房門開啟。
      一個穿著龍袍的男子走了進來。
      風行滅道:“啟稟陛下,吾兒重傷未愈,不能叩拜大禮,請皇上恕罪!”
      “無妨,無妨……”皇帝陛下直接來到云中鶴的床邊坐下,握緊云中鶴的手,溫聲道:“孩子,你受苦了,受罪了。”
      “這次大戰,雖有巨大變故,如今總算是塵埃落定了,結束了。但我們終究算是大勝,云中鶴你居功甚偉,朕要獎勵你,重重獎賞你!”
      “朕有旨,云中鶴聽封!”。
      ………………………………………………
      注:第一更送上,兄弟們有月票給我嗎,糕點給諸位大人鞠躬叩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