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九章:他死了!井中月結局!(冰塵大大盟主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九章:他死了!井中月結局!(冰塵大大盟主賀)字體大小: A+
     

    (恭喜冰塵大大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大贏帝國黑龍臺的風行滅大人已經幾天幾夜不眠不休了。

    自從知道燕翩躚沒有帶著云中鶴去澹臺城之后,他便帶著黑龍臺到處搜捕。

    尤其是去南周帝國的方向。

    幾千黑龍臺武士雖然多,但是在幾百里地面上,就顯得大海撈針了。

    當然了,只要走過的路就會留下痕跡。

    但是燕翩躚在這方面是一個絕頂高手,隱藏蹤跡,偽裝蹤跡,等等無所不用其極。

    不過就算如此。

    風行滅大人還是鎖定了燕翩躚的蹤跡,并且瘋狂追了上來。

    但是……

    等他趕到之后,這里已經空空如也了。

    只有遍地的血跡,還有一個空空的囚車。

    頓時風行滅心臟狂跳。

    千萬不要,千萬不要啊!

    最可怕的事情千萬不要發生,燕翩躚應該沒有那么瘋狂吧,明明知道云中鶴有巨大的價值,竟然還殺了他?

    燕翩躚沒有這么瘋的。

    但是眼前這一切,究竟發生了什么?

    而就在此時。

    一個絕美的身影出現了,她懷中抱著云中鶴,心口位置刺著一支匕首。

    這是井中月。

    她雙眸迷離,絕美的面孔顯得尤其妖艷,甚至是瘋狂。

    甚至反應還有點點遲鈍。

    她望向風行滅足足好一會兒,然后走了過來道:“他……他死了。”

    風行滅如同被雷霆擊中一般,整個人頭昏目眩,差點要昏厥過去。

    “他大概是不愿意死在我身邊的,某種意義上,大贏帝國黑龍臺或許才是他的根。”井中月緩緩道:“那我就將他交給你們了。”

    風行滅行尸走肉一般,接過了云中鶴。

    井中月望著風行滅懷中的云中鶴良久,然后木然地走了。

    等到她走遠之后。

    風行滅道:“井中月,你要去哪里?”

    井中月道:“我不知道。”

    風行滅道:“你肚子里面的孩子,還……還好嗎?這可是云中鶴的骨肉。”

    井中月道:“我……我也不知道,我全身都沒有知覺了。”

    風行滅道:“你跟著我回大贏帝國嗎?”

    井中月搖頭道:“不,我不去,那里不是我的家,不是我的根。”

    風行滅道:“那你回南周帝國嗎?”

    井中月道:“我不去,那里也不是我的家。我現在一個親人都沒有了,一個家人都沒有了。”

    然后井中月木然地走著。

    她不知道該到哪里去,只能依靠著本能走著。

    天地之大,仿佛都沒有她的容身之處了。

    就這樣,她消失在了無主之地的群山之中。

    ……………………

    風行滅跪在地上,手足無措地看著云中鶴。

    心口上插著一直匕首,他動也不敢動。

    呼吸沒有了,心跳也沒有了。

    這可是心臟部位,直接被刺穿了,哪里還有活路?必死無疑了!

    風行滅渾身顫抖著,一會兒去按云中鶴的頸動脈,一會兒去探他的呼吸。

    然后,發出一陣陣嘶吼。

    “啊……啊……啊……”

    “啊……啊……啊……”

    死了,死了,死了!

    風行滅一會兒看看天,一會兒看看地,一會兒看著云中鶴。

    目光充滿了茫然。

    然后,他又朝著眾多黑龍臺武士望去,仿佛想要從他們身上或許一點點力量。

    或許來一個告訴他,云中鶴沒事。

    風行滅大人,你只是做了一個噩夢而已。

    上天為何你要如此殘忍?

    我風行滅已經老了,已經沒用了。

    為何不讓我死?

    云中鶴這個孩子還很年輕,他如此漂亮,如此聰明,為何還要讓他死?

    你讓我有何面目去面對地下的義兄義嫂啊。

    我整整找了十幾年,才找到孩子。

    我風行滅一生都沒有孩子,好不容易老了找到一個孩子。

    老天爺你卻要將他奪走了?

    我……我艸你大爺啊!

    為什么不讓我以身相代啊?

    終于,風行滅再也支撐不住了,只感覺到天旋地轉。

    然后一口接著一口鮮血嘔了出來。

    直接倒下了。

    “大人!”

    “大人!”

    周圍黑龍臺高手拼命沖上去,將風行滅抱起。

    風行滅滿口鮮血,咬牙切齒道:“用最快的速度,稟報贏祛四皇子,說……說云中鶴死了,死在了燕翩躚之手!報復,報復,報復……”

    “開戰,開戰,開戰……”

    “屠殺南周帝國十萬,二十萬,為我兒報仇,為我兒報仇!”

    ……………………

    大西城!

    “報,報,報!”

    黑龍臺武士猛地沖入贏祛四皇子的營帳之內。

    “啟稟殿下,云中鶴大人……死了!”

    “南周狗賊燕翩躚,殺了云中鶴大人。”

    頓時!

    贏祛四皇子呆立原地,一動不動。

    接著,他雙手扶著桌子坐了下來。

    云中鶴死了?

    那個聰明絕頂,力挽狂瀾的云中鶴死了?

    若不是因為他,這一戰大贏帝國已經輸了,甚至已經葬送了幾十年的國運了。

    “風行滅大人說開戰,開戰,開戰,屠殺南周十萬,為云中鶴大人復仇!”那個黑龍臺高手沙啞道:“然后拼命叩首磕頭。”

    贏祛四皇子點了點頭,然后撫著額頭,艱難地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

    軟禁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的房間。

    房門打開,贏祛四皇子走了進來。

    “周離世兄,請!”贏祛道。

    南周大皇子周離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贏祛道:“你回去吧,然后準備開戰。”

    南周大皇子周離顫抖道:“贏祛,你瘋了嗎?你應該知道,困獸猶斗,明明可以體面結束大戰,體面占領整個無主之地,消化你們的勝利果實?現在你竟然要開戰?”

    贏祛道:“云中鶴死了,燕翩躚殺了云中鶴。”

    周離渾身一顫,臉色瞬間煞白道:“不可能,不可能,燕翩躚又不是瘋子。”

    贏祛道:“來人,把周離殿下送回去。”

    周離厲聲道:“贏祛,你不要如此不智!你這樣做,你父皇是不會放過你的。為了一個云中鶴,你就要置幾十萬大軍于不顧嗎?”

    贏祛道:“送他回去。”

    然后,贏祛二話不說地走了。

    “周離,你回去之后,把燕翩躚交出來,讓我千刀萬剮!”

    ………………………………

    接下來!

    贏祛四皇子直接把周離送回南周大軍。

    接著,他下令。

    繼續開戰!

    呼延灼全速南下,澹臺城守將封嘯天,準備開戰。

    接到命令之后。

    盡管呼延灼非常不理解,南周帝國明明都已經妥協了,接下來應該是消化無主之地的勝利果實了,為何還要擅起戰端?

    任何戰爭,都要實現戰略目標。

    因為憤怒,因為報復而重新開戰,何其不智?

    但贏祛是主帥。

    他的命令,就算不理解也要服從!

    于是!

    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戰,再一次爆發了。

    一場本應該平息的大戰,再一次爆發了。

    規模前所未有之大。

    雙方投入的總兵力,接近六十萬。

    大贏帝國三十幾萬大軍,對戰南周帝國二十幾萬。

    這一戰!

    不為了爭奪任何城池,也不為了實現任何戰略目標。

    竟然只是為了云中鶴復仇。

    戰場延綿上百里。

    雙方激戰了幾天幾夜。

    整個無主之地徹底震驚。

    乃至整個大贏帝國都徹底震動了。

    明明都已經贏了,已經占領了整個無主之地,為何還要繼續開戰?

    南周帝國的軍隊真的上演了那句著名的成語,困獸猶斗。

    他們激發出了強烈的戰斗欲。

    兩支強大的軍隊,在無主之地這片荒野進行了前所未有的碰撞。

    沒有陰謀。

    只有硬碰硬,只有瘋狂的廝殺。

    十幾天后!

    大戰結束了!

    南周帝國敗了,二十幾萬大軍僅僅剩下幾萬,跟著傲心和周離逃出了無主之地。

    沿著偏僻小路,四下分散。

    而大贏帝國三十萬大軍,也傷亡慘重,不計其數。

    就在所有人都覺得一切結束了。

    你贏祛要報仇,也應該解恨了啊。

    南周帝國傷亡十幾萬,你大贏帝國也傷亡不計其數。

    這個仇,應該也徹底報了。

    但是在澹臺城稍作休整之后在,贏祛再一次率領大軍南下。

    竟然直接撲向了南周帝國邊境。

    兵臨城下。

    逼迫南周帝國交出殺云中鶴的兇手燕翩躚。

    南周帝國當然沒有答應。

    贏祛率領大軍,殺入南周帝國境內。

    戰爭,徹底失控了。

    大贏帝國皇帝本來要下旨怒斥贏祛,并且要奪他兵權。

    但是……

    聽到贏祛竟然殺入了南周帝國境內。

    他又趕緊讓人追回了宣旨的太監。

    因為這個時候戰場失控了,如果在這個時候奪贏祛的兵權,只怕動搖軍心,而且會顯得他大贏皇帝軟弱,不敢和南周帝國爆發全面戰爭。

    而南周帝國一方。

    當然不能示弱。

    原本丟了無主之地,雖然造成了戰略上的全面被動,但至少還算不上喪權辱國。

    而贏祛率軍殺入了南周帝國境內,那一切都不能善了。

    否則南周皇帝也徹底抬不起頭來。

    人家都殺入你國境之內了,你還不敢應戰?

    于是,南周帝國再一次集結大軍,皇帝和太上皇一起出現。

    宣布國戰。

    然后整個南周帝國全國動員,不計其數的大軍開始集結。

    甚至已經退伍的士兵,都要重新拿起武器。

    一副要打傾國大戰的架勢。

    而大贏帝國這邊也毫不示弱,也開始全國總動員。

    不計其數的大軍開始集結,擺出了一副要進行大決戰的架勢。

    原本的無主之地爭奪戰,因為燕翩躚殺云中鶴作為導火索,看上去竟然要演變成為超級大戰。

    因為南周帝國拒不交出殺人兇手燕翩躚。

    贏祛皇子在南周帝國境內,大開殺戒。

    血洗了三個郡城!

    這三個郡城的幾十個貴族,幾百名官員,近兩萬士兵。

    全部被殺光。

    大贏帝國黑龍臺,將這些人頭堆成了京觀。

    前所未有的血腥報復!

    …………………………………………

    井中月昏迷了很久。

    等到她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一個帳篷之內。

    身邊圍著十幾個人。

    冷碧,楚昭然,還有左岸等人,全部都是裂風城的嫡系。

    “主君,我們已經知道了。”冷碧道。

    “哦。”井中月道。

    冷碧道:“整個無主之地,已經血流成河了。燕翩躚殺了大贏帝國黑龍臺繼承人云中鶴,贏祛皇子發起報復之戰,戰場延綿上百里,南周帝國二十幾萬大軍,只逃了幾萬回去,剩下全部陣亡,大贏帝國也傷亡慘重。”

    楚昭然道:“聽說,贏祛皇子已經率領大軍殺入南周帝國境內了。兩大帝國都在瘋狂集結大軍,準備打真正的傾國之戰了。”

    “哦!”井中月依舊麻木,唯有眼角又流出淚水。

    “云中鶴大人,竟然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繼承人。”楚昭然道:“難怪我覺得很奇怪,這樣的天才為何會出現在我們無主之地裂風城?無主之地只有坐井觀天的蠢貨才能呆得下去,天才都呆不下去的。”

    冷碧道:“主君,我現在只問一句,西部荒漠?我們還去不去?馬匪,我們還做不做?”

    井中月美眸一顫。

    冷碧道:“我們幾千人,已經茫無目的的流浪很久了,再沒有方向和目標的話,就要徹底潰散,然后變成行尸走肉了。”

    楚昭然道:“主君,我不是云中鶴大人,我沒有那么天才。我只是一個坐井觀天的青蛙,我只知道效忠一個主君。所以我想要問一下,我還能繼續效忠您嗎?我們還能去西部荒漠,還能去做馬匪嗎?”

    井中月淚水滑落。

    足足好一會兒,她緩緩道:“準備一下,我們去西部荒漠,我們去做馬匪。”

    次日!

    井中月帶著三千名井氏家族軍隊,離開無主之地,朝著西部荒漠而去。

    原本六千人,散了三千,還剩下一半。

    井中月口口聲聲說去做馬匪,如今真的實現了自己的諾言。

    但是……

    去了西部荒漠之后,就能做馬匪嗎?

    命運這東西,太神秘莫測了。

    ………………………………

    某個神秘的山谷之內。

    這里真的稱得上是仙氣繚繞了,到處都是亭臺閣榭,實在是美不勝收啊。

    煙霧繚繞之中,真的有些分不清楚這是人間,還是仙境。

    但……

    這僅僅只是表面。

    這里的房子里面,卻如同地獄。

    到處都是人體器官,到處都是內臟。

    到處都是鮮血。

    到處都是活人,到處都是死人,到處都是動物。

    不計其數的尸體,堆積如山。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到底是仙境,還是地獄啊?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的云中鶴,仿佛漸漸復蘇了過來。

    雖然依舊睜不開眼睛,也無法動彈,發不出任何聲音。

    但是能夠聽得見,也能夠感受得到。

    這里究竟是哪里啊?

    怎么如此詭異?

    雖然什么都看不見,卻依舊感覺身處地獄一般。

    然后,耳邊傳來了一個老頭的聲音。

    “兩個人,只能救一個,我應該選哪個呢?”

    他仿佛陷入了猶豫。

    “還是選擇右邊這個胖子吧,他看著面善一些,左邊這個長得太俊美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活該去死!”

    他說的左邊這個長得太俊美的人,是不是指云中鶴啊?

    “來人啊,將左邊這個小白臉扔進蛇窟之內!”

    蛇窟?

    一個洞口被打開。

    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各種各樣的蛇,詭異恐怖。

    每一條蛇都是雪白,甚至是透明的。

    足足幾千條都不止。

    光看一眼,就讓人魂飛魄散了。

    這扔下去,保證半刻鐘內,就剩下一副骨架了。

    因為下面蛇窟內到處都是白骨,不計其數,或許幾百具骸骨,或許幾千具骸骨。

    “確定要活祭這個,救另外一個嗎?”旁邊人問道。

    “當然!”

    然后,云中鶴的身體直接被抬起來。

    “嗖!”

    直接扔進了蛇窟之內。

    瞬間幾千條詭異的毒蛇,直接纏了上來,張開無數血盆大口,猛地朝著云中鶴咬去。

    ………………………………

    注:第二更送上,恩公們有月票嗎?賜給我吧,糕點感激涕零,無以復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