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八章:井中月殺燕翩躚!!命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八章:井中月殺燕翩躚!!命運!字體大小: A+
     

    最壞的結果出現了,局面徹底崩壞了。

    燕翩躚接連吐了好幾口血,然后終于漸漸緩了下來。

    云中鶴笑道:“燕翩躚大人,這一戰你們徹底輸了,再也沒有任何機會了。”

    燕翩躚望著天空發呆,面孔一陣陣抽搐。

    云中鶴道:“周離和敖心統率的二十幾萬大軍,距離澹臺城應該還有好幾百里,現在澹臺城被我們大贏帝國占領了,我很想知道這二十幾萬大軍該怎么回去?”

    燕翩躚依舊沒有反應。

    云中鶴道:“敖心大帥,周離大皇子武功高強,隨便走哪一條小路都能回南周帝國。但是這二十幾萬大軍沒有長翅膀,想要繞過澹臺城返回南周帝國,連門都沒有吧!”

    燕翩躚依舊沒有反應。

    云中鶴道:“無主之地的眾多諸侯最是現實,他們最擅長的就是見風使舵。之前你們南周帝國占據上風的時候他們愿意為你們提供糧草,現在你們這二十幾萬大軍一粒糧食都征收不到吧,難不成你們去搶嗎?那大概就引起整個無主之地諸侯的圍攻吧。”

    “燕翩躚大人,你猜猜看,現在有多少無主之地的諸侯,紛紛前往裂風城,甚至前往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跪求效忠呢?人真是一種非常賤的東西,當時這些無主之地諸侯口口聲聲說絕對不投降不歸順,因為一旦那樣的話,就徹底失去了自主性,失去了領地,失去了兵馬。所以澹臺家族登高一呼,整個無主之地匯聚到他的旗下。而現在呢?這些無主之地的諸侯,別說領地和兵馬了,就算能夠保住富貴也無比慶幸了吧。”

    “真是沒有想到啊,七月份的時候,我們還在進攻裂風領呢,八月份的時候,九月份的時候,澹臺家族正率領諸侯聯軍攻打裂風城呢。如今才十一月,竟然一切都結束了,真的有一種夢幻的感覺。”

    不僅僅是云中鶴,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充滿了夢幻感。

    幾個月之前,無主之地還轟轟烈烈召開諸侯大會呢,決定是不是要給井氏家族定罪,要給白銀慘案蓋棺定論呢。

    在當時看來,兩大帝國的大戰還相對比較遙遠。

    而且當時所有無主之地的人都覺得,兩大帝國的決戰肯定是曠日持久,起碼要打個三年五載的,要在無主之地流盡最后一滴血,最后精疲力盡,兩敗俱傷。

    而一旦到了那個時候,無主之地建立王國的時候就到了,大家都是開國功臣。

    但是從開戰到現在僅僅兩個月,一切都結束了。

    別說澹臺家族的時代結束了,南周帝國在無主之地的輝煌也僅僅只持續一個月而已。

    真是風云變幻,一切都太快了。

    其實單論這一戰,南周帝國的總共也就傷亡了十來萬,而大贏帝國的傷亡不到十萬,但是也差不了多少。

    兩國的主力,都還有幾十萬大軍。

    但誰都知道,這一戰基本上就算是結束了,丟了裂風城和澹臺城之后,在無主之地幾乎就沒有什么希望了。

    足足好一會兒,燕翩躚望向了云中鶴。

    他在思考一個問題,這一戰為何會輸?

    是他不如云中鶴嗎?

    不,不,完全不是的。

    燕翩躚堅決不這么認為,從頭到尾他都在贏,而且將云中鶴玩弄于股掌之中。

    也就是最后云中鶴置于死地而后生,進行絕地反殺,但就算那樣的話,也是三分靠人力,七分靠天定。

    云中鶴笑道:“燕翩躚大人,現在大贏帝國贏了,我再也不是大贏帝國的罪人了,你現在可以殺我了。”

    “哈哈哈,太爽了,你也知道我這個人,一點點不不怕死的,只要爽夠就行。”

    ………………………………

    另外一邊!

    南周大皇子周離和敖心大帥,反而靜了下來。

    他們終于不用瘋狂行軍了。

    過去這二十幾天,二十幾萬大軍都在疲于奔命地行軍,光摔死,累死的士兵就超過五六千了。

    每天幾乎以睜眼就在行軍趕路,鞋子都爛了,腳都全部破了。

    為了給將士們做表率,大皇子周離都沒有騎馬,而是靠兩條腿走路,并且把自己的千里馬讓給了受傷的士兵。

    一直一來養尊處優的周離,每天都在腳底挑泡,然后齜牙咧嘴地把腳伸進熱水之中,徹底洗干凈后,再由老太監涂上藥膏。

    也正是在大皇子周離的表率下,這二十幾萬大軍士氣沒有崩潰。

    堅持到了現在。

    但是現在終于可以歇息了,不用拼命趕路了。

    隨著一聲令下,二十幾萬大軍幾乎一陣歡呼,然后直接躺下,一動不動。

    明明是前方打了敗仗,這二十幾萬大軍反而歡呼,因為現在能夠讓他們躺下休息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澹臺城淪陷的后果,就輪不到這些士兵去考慮了。

    營房之內,敖心大帥和周離皇子靜靜無言。

    “要不要殊死一搏?”旁邊有一名將領問道。

    怎么殊死一搏?

    率領著二十幾萬大軍,強攻澹臺城。

    甚至直接從南周帝國調兵北上,總共四十萬大軍,從南北方向一起攻打澹臺城。

    單純這樣看來,拿下澹臺城的希望還是有的,畢竟此時占領澹臺城的大贏帝國軍隊不足十萬而已,最多八萬。

    但是澹臺城內擁有不計其數的守城物資,攻打這樣的堅城是任何軍隊的噩夢。

    而最可怕的是,如今裂風城那里還有大贏帝國二十幾萬大軍,只要留下幾萬防守,贏祛皇子可以率領二十萬大軍南下。

    只要周離率領大軍攻打澹臺城,贏祛保證率領二十萬大軍從背后殺過來。

    屆時,周離率領的這二十幾萬大軍被前后夾擊,必定覆滅的。

    當然了,還有一條路。

    周離率領這二十幾萬大軍,進駐無主之地的其他城池,比如大西城,比如莫氏家族的洗玉城,將這場大戰持續下去。

    進駐莫氏家族的洗玉城,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那樣會經過裂風谷領地,一定會遭到裂風城守軍的襲擊。

    而且莫氏的洗玉城太靠西邊了,完全被裂風城堵住了。

    大西城很不錯,位置也處于無主之地的中心,但這是一座不設防的城市,連城墻都幾乎都沒有,怎么守?

    當然,無主之地還有一座大城,規模甚至比裂風城還要大,僅次于澹臺城,就是第二諸侯寧氏家族的主城,只要攻占了這座寧氏主城,至少還能和大贏帝國對峙一段時間。

    但一直以來,寧氏家族都保持非常保守的姿態。

    最近更是把所有兵力都收縮進主城之內,雖然軍隊不多,但也有三四萬。

    之前南周帝國占據上風的時候,寧氏家族態度非常卑微,雖然沒有派兵追隨周離,但是寧氏家主的問候信每一天都不間斷,口口聲聲說想要去覲見至高無上的大周皇帝陛下。

    然而現在,寧氏家族的問候信已經斷了好幾天了。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位寧氏之主,應該已經前往裂風城,并且跪在堂下了。

    此時周離若帶著大軍去寧氏主城的話,又是一場惡戰,依舊是面臨被前后夾擊的命運。

    所以此時看上去,周離仿佛還有一拼之力,但實際上只是困獸之斗了。

    “大殿下,你立刻離開無主之地,返回金州,主持大局,無主之地這邊交給我。”怒浪侯敖心忽然道。

    聽到這話,大皇子周離忍不住動容了。

    敖心的話表面說的好聽,實際上是讓周離脫離這場困局,怒浪侯敖心扛起這個戰敗的責任。

    這位怒浪侯之前如此高傲冷漠,從來不理會周離的拉攏,但關鍵時刻,卻如此忠義。

    大皇子周離想了一會兒,然后搖了搖頭道:“怒浪侯的心意,孤領了,但是不需要,讓孤再想一想,再想一想。”

    接下來,周離望著地圖陷入了艱難的抉擇。

    局勢緊迫,留給他周離的時間不多了,隨著澹臺城的淪陷,他在無主之地就失去了基地,這二十幾萬大軍就得不到補給,隨時會面臨斷糧危機。

    必須趕緊做決定了。

    哪怕這個決定看上去很苦澀,很痛苦。

    差不多半個時辰后,大皇子周離道:“怒浪侯,這二十來萬交給你了,我去見贏祛,和他面談。”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色變。

    “大殿下,萬萬不可,此時我們和大贏帝國處于戰爭狀態,您若去了贏祛大營,只怕有去無回,若是您被扣押了,那后果不堪設想。”

    頓時,在場的老太監,大將軍們紛紛跪下。

    怒浪侯敖心道:“大殿下,我去見贏祛,和他談判。”

    周離道:“你們去都不合適,只有我去才是最合適的。”

    眾人紛紛叩首出血,苦苦哀求周離不要去。

    他們說的有道理,此時兩國交戰,周離如果被抓了,那就是白抓。

    周離道:“我相信贏祛的為人,不用勸了,孤意已決。”

    ……………………………………

    半個時辰后!

    南周大皇子周離一人,離開了大營,朝著北邊而去。

    真正單人單騎,單刀赴會,甚至連貼身太監都沒有帶。

    這一幕,讓所有人動容。

    周離身邊的太監直接跪攤在地上,哭著哭著,他們又不哭了,抓了抓自己的褲腰帶。

    接下來的事情簡單了,如果大殿下不回來的話,直接將褲腰帶掛在樹枝上,打一個結,直接上吊自盡吧,也不用等回到皇宮,讓皇帝陛下處死了。

    看著周離離去的背影,怒浪侯敖心帶頭單膝跪下。

    身后,二十幾萬人整整齊齊跪下。

    ………………

    大西城,大贏帝國贏祛皇子行營內。

    這座無主之地名義上的中心之城,卻沒有城墻,大贏帝國輕而易舉地占領了這里。

    甚至贏祛皇子入駐的時候,大西城所有官員,商賈,出城幾十里跪地迎接。

    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和官員,甚至商人都是墻頭草,風往哪里吹就往哪里倒。

    得知澹臺城已經被封嘯天占領之后。

    贏祛皇子停止了瘋狂行軍,因為他知道,接下來想要營救云中鶴需要換一種方式了。

    裂風城戰局結束后。

    二十幾萬大軍稍作休整,呼延灼侯爵留下五萬大軍鎮守裂風城,剩下二十萬繼續浩浩蕩蕩南下,做出了要和澹臺城守將封嘯天前后夾擊周離大軍的架勢。

    “四殿下,城外有一個人,自稱是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求見。”

    贏祛一愕,然后道:“讓他進來。”

    “四殿下,要不要將他捆綁?”

    贏祛搖頭道:“不,以禮相待。”

    …………………………………………

    片刻后!

    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進入大西城的井氏別院。

    因為贏祛就駐守在這里,或許是因為云中鶴也曾經住過這里,住在這里讓他稍稍安心一些。

    “見過周世兄。”贏祛率先行禮。

    周離躬身行禮道:“拜見贏世兄。”

    然后,兩個人有些相對無言。

    贏祛為周離倒了一杯茶,緩緩道:“周世兄有何教我?”

    周離道:“贏世兄,你看我南周國勢如何?”

    “很好。”贏祛道:“南周帝國人杰滿朝,文臣如云,猛將如雨,不說他人,就說您,還有怒浪侯敖心,都是一等一的帥才,這一戰我們真是贏得非常僥幸,差一點點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了。”

    “文臣如云,武將如雨。”周離道:“這也是我想要說的,真正開戰之后,我才知道大贏帝國是何等蒸蒸日上。云中鶴的計策雖然奇妙,但是實在是太險惡了。若不是贏祛你為主帥,若不是呼延灼為副帥,若不是封嘯天為前鋒大將,他的計策都成不了。你們人才太多了,你們的軍隊太優秀了,太勇敢了。”

    贏祛道:“你們南周帝國,又何嘗不是如此?一個燕翩躚,就差點葬送了我們幾十萬大軍,就差點斷了我們幾十年國運。”

    周離道:“可惜啊,天江以南,只能容納一個霸主。南周和大贏,終究是要分出勝負的。”

    贏祛道:“造化弄人。”

    周離道:“換成其他任何人,這一場談判,我肯定是要擺下龍門陣的。但面對贏祛兄,我就直來直往了。”

    贏祛道:“請!”

    周離道:“首先,我們征北大軍傷亡不大,只有十幾萬而已。還剩下三十幾萬大軍,并非沒有一戰之力。”

    贏祛道:“再戰也沒有意義了,澹臺城和裂風城都在我們手中,你們不知道要流多少血,也無法挽回局勢了,頂多只是輸得更加體面一些。”

    周離道:“贏祛兄,放我們的二十幾萬大軍返回大周,讓他們回家。”

    贏祛道:“你做什么交換?”

    周離道:“云中鶴。”

    這話一出,周圍人臉色一變,頓時大笑道:“真是癡人說夢啊,一個云中鶴想要交換二十幾萬大軍的生路,簡直是白日做夢啊。”

    “是啊,云中鶴就算功勞再大,就算再重要,也抵不上二十幾萬大軍。”

    “這二十幾萬大軍一旦返回南周帝國,未來還是會成為我們的死敵,不知道會讓我們犧牲多少將士。”

    “一個云中鶴,交換二十幾萬大軍,南周只怕是得了失心瘋了吧,哈哈哈!”

    贏祛抬起手,冷道:“安靜!”

    全場寂靜。

    贏祛道:“我很難相信你們啊,燕翩躚可是狡詐之極,你們想把云中鶴放回來,完整無缺地放回來,我再放你們二十幾萬大軍回國,我說到做到。”

    大皇子周離道:“不行,必須先放我們大軍回國,我們再釋放云中鶴。”

    贏祛道:“抱歉,這很難做到。”

    大皇子沉默片刻,然后道:“這樣如何,我留下來為人質,用來交還云中鶴?”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你可是南周帝國大皇子啊,竟然愿意留下來為人質?

    大皇子周離道:“我這個南周大皇子,分量應該比得上云中鶴吧。”

    …………………………………………

    此時,云中鶴在一輛囚車里面。

    燕翩躚帶著幾百名黑冰臺武士狂奔,因為這山路太陡峭了,戰馬都無法行走了。

    云中鶴的這兩囚車,都需要靠人抬了。

    快,快,快!

    燕翩躚率領幾百人拼命狂奔,一定要在最快速度趕回南周帝國。

    已經偵測到了此時風行滅帶著幾千名大贏帝國黑龍臺武士,正在到處瘋狂搜捕燕翩躚,拯救云中鶴。

    接下來,風行滅發現燕翩躚的蹤跡只是時間問題。

    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回到南周,否則局面就危了。

    盡管不知道周離皇子單刀赴會,孤身一人前往贏祛大營為質,但是燕翩躚知道此時云中鶴的分量極高。

    想要救出困在無主之地的二十幾萬南周帝國大軍,云中鶴是重中之重。

    贏祛皇子極度看重云中鶴,應該愿意付出天大的代價挽救他。

    這偏僻山路實在是太難走了,繞路太遠了。

    當經過幾天幾夜的狂奔,距離南周帝國境內只有不到百里了。

    只要回到南周帝國,把云中鶴關入南周帝國詔獄,一切才算落定。

    快,快,快。

    爭取四個時辰內,進入南周帝國,那個時候大贏帝國黑龍臺想要救出云中鶴,就千難萬難了。

    南周帝國,就在眼前!

    然而……就在此時。

    前面山路上,出現了一個絕美無雙的身影。

    井中月!

    她手中一支長槍,面色有些蒼白,就攔在路中。

    燕翩躚臉色微微一變。

    “兄長,你用迷香讓我沉睡,然后帶走云中鶴,算是怎么回事?”井中月淡淡道。

    燕翩躚道:“月亮,我只是不想你再大悲大怒了。”

    井中月道:“當然,這都不算什么,我也不立什么牌坊。我既然答應過你,要配合你的計劃,配合南周帝國的計劃,就一定會做到。”

    燕翩躚道:“妹妹,你先讓開。”

    井中月道:“你要帶云中鶴去哪里?”

    燕翩躚道:“南周帝國。”

    井中月道:“不行。”

    燕翩躚道:“月亮,你別忘記了,你也是南周帝國黑冰臺的。”

    井中月道:“沒錯,我是南周帝國黑冰臺的。但是我也答應過云中鶴,不讓人傷害他一根汗毛,只配合你打敗大贏帝國。”

    之前,井中月確實口口聲聲說,絕對不會讓人傷害云中鶴一根汗毛,也會永遠保護他的。

    當然,這話現在看起來像是一個笑話。

    燕翩躚道:“我答應你,他關入黑冰臺詔獄之后,絕對不對他動刑,就等著大贏帝國來交換他。”

    井中月道:“不行,我要你放了他。我答應過他,不傷他一根汗毛,就一定要做到。”

    燕翩躚顫抖道:“月亮,你可知道?云中鶴此人關系到我們二十幾萬大軍生死存亡,如果此時云中鶴被放了回去,我們二十幾萬大軍就回不了家了。”

    “我不在乎……”井中月嘶聲道:“我不在乎大贏帝國軍隊的死活,我也不在乎南周帝國大軍的死活。我之前之所以答應你,是因為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你曾經無數次救過我的性命。我答應過你的事情,我做到了。”

    接著,井中月又道:“我答應過云中鶴,要保護他,不讓人傷他一根汗毛,我也要做到。”

    燕翩躚顫抖道:“月亮,你這是自欺欺人。你所做的一切,就等于背叛了他,已經將他的精神和尊嚴都傷害得無以復加了。你們之間已經不可能了,他永遠都不會原諒你了。”

    井中月絕美面孔一顫,道:“我知道,但……我還是要履行我的諾言。你放了他,哪怕從今以后,我和他再也沒有任何瓜葛。我答應過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燕翩躚顫抖道:“我的月兒,一旦放了他們,我們二十幾萬大軍就完了。”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全世界的人死光了都好。”井中月歇斯底里道。

    燕翩躚道:“瘋了,你太瘋了……”

    井中月凄笑道:“兄長,我是個瘋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接著,她猛地一揮長槍道:“放了云中鶴,別讓我說第三遍,你們這些人,可不是我對手。你們不放,我親自來放!”

    這話一出,南周帝國黑冰臺武士紛紛上前,將井中月包圍在中間。

    “別動手,別動手……”燕翩躚高呼。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井中月內心的殺戮欲望,毀滅欲望已經完全壓制不住了。

    她已經大開殺戒了。

    “嗖嗖嗖嗖……”

    黑冰臺武士如同稻草人一般,全部被挑飛了出去。

    一口氣,殺了十幾個人后。

    井中月道:“放了云中鶴,否則我繼續殺下去。”

    她槍指囚車。

    燕翩躚顫抖道:“月亮,放掉云中鶴,我們兄妹兩人在南周帝國就沒有生路了,我們就是大周的叛徒了。”

    “無所謂。”井中月道:“大不了我們逃亡海外,大不了逃亡西部荒漠做馬匪。”

    燕翩躚凄聲道:“月亮,就算你救了他,就算你放了他,云中鶴也不會原諒你的,你們永遠不可能復合了。”

    “我不在乎。”井中月道:“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已經做到了,最后輸贏是你們自己的事情。我答應過他的事情,也一定要做到,放了他,哪怕以后我和他是陌生人。”

    而此時整個過程中,囚車內的云中鶴始終閉目,從頭到尾都沒有睜開,也沒有看井中月一眼。

    當然,井中月也沒有看云中鶴。

    井中月再一次高呼道:“放人!”

    然后,她再上前幾步。

    這個女人的武功太高了,燕翩躚攔不住,他身邊的黑冰臺高手也攔不住。

    最關鍵的是,燕翩躚當然不會傷害井中月。

    “好,好,好……”燕翩躚痛苦道:“我放,我放,我放……”

    然后,他拿出鑰匙,緩緩走向了囚車。

    打開了囚車。

    “時間到了。”云中鶴依舊閉目,心中告訴自己。

    對于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也做好準備了。

    這一幕是必須的。

    他在腦子里面,一遍又一遍畫圖。

    燕翩躚道:“云中鶴大人,你可以出來了,月亮來救你了。”

    “我……不需要她救的。”云中鶴淡淡道:“我不需要井中月來救,不需要的。”

    頓時,井中月絕美面孔又一顫。

    “放人,別磨蹭。”井中月高呼道,她的精神已經搖搖欲墜了,隨時都可能崩潰。

    “好,我放,我放……”燕翩躚討好道:“放完云中鶴,我們逃亡海外,亡命天涯吧。”

    云中鶴從囚車出來,走回到地面上。

    燕翩躚上前,嘆息道:“云中鶴大人,我真的妒忌你,真的很妒忌你啊。”

    云中鶴一笑。

    燕翩躚道:“悲劇啊,悲劇啊,我這一生就是一個悲劇,徹頭徹尾的悲劇。自卑,自卑啊……”

    他嘆息道:“我這個臭水溝里面的蟑螂,我這條路邊的野狗,徹頭徹尾的悲劇啊。”

    “云中鶴,我們兩個人的人生,都是一場徹底的悲劇。”

    “抱歉了,我……想要殺你,很久了!當你和月亮成婚的那一刻,不,當你求婚的那一刻,我就在睡夢中無數將你碎尸萬段的。”

    “我曾經無數次做夢,夢到將你千刀萬剮,解我心頭之恨!但是我不能,因為我要照顧大局,我不能殺你,我不能任性,一條野狗,不配任性。”

    “現在,我終于可以任性了,我可以任性了!”

    “去死吧!云中鶴,我想要殺你很久了!”

    燕翩躚這些話沒有說出口,但是雙目盯著云中鶴,將內心這些話語用目光傾瀉而出。

    但是表面上看,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在釋放云中鶴。

    然后!

    他袖子里面多出了一支匕首,對準云中鶴的心臟部位,猛地刺下!

    “噗呲!”

    直接將云中鶴的身體刺穿。

    這次,是真的徹底刺穿。

    不是假道具,也不是假刺穿。

    鮮血飆射,這支匕首直接插在云中鶴的心口。

    燕翩躚滿臉鮮血,都是云中鶴的。

    “爽,爽,我爽了……”刺完之后,燕翩躚高聲大呼:“好爽啊,做想做自己的事情,好爽啊。云中鶴,我想要殺你很久了,哈哈哈哈!”

    瞬間!

    井中月徹底驚呆了。

    整個人如同雷擊了一般。

    “啊……啊……啊……”她的精神徹底崩潰了。

    整個視野仿佛徹底被鮮血充斥。

    整個腦袋仿佛要炸開。

    “啊……啊……啊……”她猛地發出了大吼,手中的長槍,對準燕翩躚。

    猛地刺入!

    噗呲!

    燕翩躚身體猛地被刺穿了,直接被釘在了地上。

    ……………………………………

    注:我不會主動洗白誰,包括井中月。她未來的命運,只會根據時局而變。所以我才說她未來和主角的命運是美好的。

    諸位恩公,還有月票嗎?拜求支持啊!

    推薦《我渡了999次天劫》,這書名看上去就有趣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