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兵敗山倒!燕翩躚你輸了!(新盟主公正書評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兵敗山倒!燕翩躚你輸了!(新盟主公正書評賀)字體大小: A+
     
        (恭喜公證書評智慧粉絲后援會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這是一場奇謀嗎?

        不,真心不是的,這僅僅只是一個補丁,是對可怕悲劇的一場挽回。

        四分人謀劃,六分天相助。

        云中鶴所謀劃特洛伊計劃是真的,他真的打算按照原計劃的那樣,讓十萬大軍藏在怒帝陵墓之內,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殺出地面,擊敗南周帝國的二十萬大軍。

        一開始,他真的不知道這一切都是燕翩躚和周離布下的天羅地網。

        定下了這個計劃之后,十萬大軍都已經進入了怒帝陵墓之內了。云中鶴卻覺得無比的不安,而且這種不安的情緒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加劇,但是他又完全找不到原因。

        所以他拼命想要找到這個不安的根源所在。因為這關系到了十萬大軍的命運,關系到風行滅大人和贏祛皇子的命運。

        那么他是什么時候發現問題,發現這一切都是燕翩躚的陰謀呢?當然是當他猜想到老千就是井中月的時候。

        那云中鶴是什么時候猜到井中月便是老千呢?

        其實,當井厄城主交代遺言的時候,他內心深處就覺察到了一些東西。只不過人往往是情感戰勝理智,不愿意接受這個答案。

        但是那天晚上,x精神病院強行將他拉入了夢境之中。他明明想要繼續讓九號量子服務自己,但結果卻強行給他換了二十七號鬼娘。

        這其實就是給云中鶴當頭棒喝,警告他從愛情中立刻清醒過來,恢復理智,恢復智慧。

        x精神病院給他抽取了鬼娘是什么意思?當然是讓他問已經死去的人。

        聞道夫,井厄!

        這毫無疑問是要告訴他真相,這兩個人都是關乎井中月的關鍵性人物。

        于是,還沒有詢問尸體之前,云中鶴已經猜到了老千的真實身份了,他不能再被愛情蒙蔽雙眼了。

        因為井厄在交代遺言的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就差沒有直截了當告訴他,井中月的身份不是真的。只不過作為父親,他一點都不想傷害井中月而已。

        尤其云中鶴問他是被誰所害導致中風變成植物人?結果他說不需要知道,更加千萬不要想著報仇。

        這話難道還說得不夠清楚嗎?

        但是人真的會被情感蒙蔽,不愿意面對內心深處的恐懼。當時云中鶴不愿意去深思,更不愿意去考慮井中月便是老千這個可能性。反而一再讓量子計算特洛伊計劃的成功概率,并且陶醉于86這個大概率中。

        可九號精神病人量子被換,二十七號精神病人鬼娘上身,打破了云中鶴所有的幻想,讓他必須深思井厄交代的遺言了。

        當時,云中鶴就已經猜測并且確定井中月就是老千。

        那一天,就是十月初六。

        一旦確認了井中月就是老千,云中鶴就是燕翩躚的身份也就清晰了。

        那么燕翩躚的天大陰謀也變得清晰起來。

        當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云中鶴內心的顫栗。

        怎么辦?怎么辦?

        他云中鶴要成為大贏帝國的千古罪人了,他要害死風行滅和贏祛皇子了,而且被燕翩躚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當時他還能怎么挽回這一切?幾乎是不可能挽回的。

        因為十萬大軍都已經進入怒帝陵墓了,當時南周帝國二十萬大軍已經逼近裂風城了。

        最關鍵的是,云中鶴不能露出任何馬腳,更不能讓燕翩躚和井中月知道他已經洞悉了一切。

        因為井中月是她的愛人,所有對于云中鶴的情緒非常敏感。

        而燕翩躚更是奸猾狡詐之極。

        云中鶴能夠做的事情,實在太少太少了,而且他僅僅只有一個人而已。

        但是x精神病院給他抽取了二十七號鬼娘,這肯定是有深意的,絕對不僅僅只是讓他詢問死去的聞道夫和井厄。

        事實上,詢問死去的聞道夫和井厄并沒有給他帶來太多的信息。

        如何挽救怒帝陵墓里面的大贏帝國十萬大軍?

        云中鶴想到,兵馬俑里面是殉葬的死人,甚至他們的尸體都是新鮮的。

        既然能夠詢問剛死去的尸體,那么兵馬俑里面的尸體雖然是千年之前,但應該也可以詢問吧。所以這就是抽取鬼娘的真正含義!

        或許在這些兵馬俑尸體上,才能找到拯救十萬大軍的真正辦法。

        所以云中鶴想了一個理由,返回到裂風城中。

        表面上的理由是黃金寶座的危險禁忌,還有他想要火化井厄的尸體并且帶回來。

        但實際上,他是進入怒帝陵墓之內,尋找挽救十萬大軍之法。

        當時井中月就守在出入口附近,云中鶴一人進去陵墓之內,留給云中鶴的時間僅僅只有不到半個時辰。

        他能夠操作的余地,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當然最穩妥的辦法就是終止特洛伊計劃,讓十萬大軍立刻撤出怒帝陵墓,回到地面上。

        但是真的快來不及了。

        因為南周帝國的軍隊已經很近了,甚至兩萬騎兵都已經要進入裂風城了。

        這個時候再從地面上鉆出來的話,連守城之戰都沒有就會打的,只能倉促之間迎戰,后果不堪設想。

        但就算如此,終止特洛伊計劃,讓十萬大軍回到地面依舊是一個穩妥的選擇。

        可是云中鶴不甘心。

        因為他探索怒帝陵墓的時候就很奇怪,為何沒有任何金銀珠寶?

        之前口口聲聲說這是藏寶圖,這怒帝陵墓里面應該是有寶藏的,為什么什么都沒有?

        甚至連兵器都不算有,因為兵馬俑身上的兵器都是殉葬者,不算是庫存兵器。

        而當時大咸帝國何等強盛?肯定會有數不清的金銀珠寶啊?為何什么都沒有?

        這個怒帝陵墓是不是沒有探索完啊?

        但是云中鶴已經探索過很多次了,而且大贏帝國十萬大軍進入怒帝陵墓之后,也探索了多次。

        他們和燕翩躚得出了一樣的結論,眼前所看到的這一切就是怒帝陵墓的全部了。

        于是,云中鶴鬼娘上身,詢問等級最高的幾個兵馬俑。

        這幾個人是怒帝的親衛統領,心腹中的心腹。

        鬼娘上身,閱讀怒帝親衛首領的腦內最后的精神印記。

        結果……終于得到了一個最最重要的消息。

        這個怒帝陵墓果然還有其他重要的部分,真正的藏寶庫。而這兩個藏寶庫無比重要,被怒帝視為他王者歸來,重建霸業的根基。

        而這兩個藏寶庫在哪里?

        就在怒帝陵墓宮殿群左右兩邊大山之中。

        沒錯,裂風城左右兩邊的大山里面是空的,怒帝將所有的金銀珠寶,所有的兵器鎧甲,還有不計其數的物資,全部堆在兩邊的藏寶庫中。

        當然,這兩座大山內的空洞也不是怒帝挖出來的,都是天然形成的。

        這也是怒帝把陵墓建在這里的最主要原因。

        在千年之前,如果從天上俯視而看,就會發現裂風谷西山左側有一條河蜿蜒流過,形成了一個小篆的人字。而裂風城左右兩邊的大山形成了一個山字。

        人和山何在一起,便是仙字。

        怒帝耗費了許多年,才找到了這個風水寶地,并且在山中發現天然山洞,地下洞穴,于是狂喜不已,覺得這是上天賜予的風水寶地,他的成仙大業就在此地。

        于是,他耗費了無數的歲月,無數的人力和物力,在這片洞穴中擴建了十幾年,終于建成了恢弘無比的怒帝陵墓。

        但是左右兩個巨大的藏寶庫和中間的怒帝陵墓是石壁割開的,而且根本發現不了進入左右藏寶庫的入口,更加不可能強行打開。

        那么如何開啟左右兩邊藏寶庫的入口呢?

        非常簡單!

        那個黃金寶座。

        因為左右兩個藏寶庫,都是為了怒帝歸來而準備的。

        而這個黃金寶座,確實是總機關。

        其他任何人坐上去,都會出發毀滅機關,這一點云中鶴的直覺是對的。

        而且燕翩躚已經讓人實驗過了,他僅僅只是讓黃金寶座上放了一只貓。

        結果陵墓穹頂灑下了無數的毒雨,完全是傾盆而下。這種毒雨不會腐蝕宮殿群,卻能夠將人弄死。

        當時燕翩躚覺得這個黃金寶座就是用來弄死盜墓者的。

        但其實這個黃金寶座,也是藏寶庫的開啟機關。

        只要怒帝自己坐上去,就能開啟左右兩邊的藏寶庫入口開關。

        就這么神奇嗎?這個黃金寶座難道會認主嗎?

        當然不是這樣,完全是因為體重而已。怒帝當時的體重是二百九十九斤九兩九錢。

        所以只要這個重量的人坐上去,都可以打開藏寶庫大門,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一種密碼了。

        而從兵馬俑尸體詢問出來的這些信息,徹底挽救了云中鶴的計劃。

        當時云中鶴和贏祛皇子,必須當機立斷,做出新選擇。

        是穩妥起見,離開怒帝陵墓,返回地面和南周帝國軍隊打一場硬仗?

        還是冒險嘗試進入陵墓兩邊的藏寶庫?繼續特洛伊計劃?

        必須立刻決斷了,因為南周帝國大軍很快就要進入裂風城了,稍稍晚一點點就來不及了。

        贏祛作為主帥,做出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繼續云中鶴的特洛伊計劃,只不過是升級版本的特洛伊計劃。

        既然贏祛四皇子這么大膽,那云中鶴就制定了一個更加瘋狂的計劃。

        不僅僅要殲滅周離的二十一萬大軍,而且還要占領整個無主之地,甚至要將南周帝國的幾十萬大軍全部弄死在這無主之地。

        燕翩躚和周離的計劃很瘋狂,非常巨大。

        而云中鶴和贏祛的計劃,更加瘋狂!

        不僅僅要裂風城,還要……澹臺城!

        沒錯!

        就是這么瘋狂。

        胃口大到了極致,冒險到了極致。

        而為了完成這個計劃,云中鶴必須時時刻刻待在燕翩躚身邊,這樣才能示弱到底,欺詐到底。

        而按照云中鶴的計劃,贏祛皇子必須離開怒帝陵墓,回到地面,用最快速度返回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由他指揮接下來的瘋狂計劃,并且由他親自率軍去攻打澹臺城。

        但是……贏祛皇子拒絕了。

        他選擇和十萬大軍一起在怒帝陵墓之下,同生共死,共同冒險。

        當時情形極度激烈,風行滅和云中鶴幾乎要瘋了,他們覺得主帥贏祛留在這地下陵墓冒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他回到地面上,才能讓計劃更加從容。

        所以,兩個人幾乎要強行打暈贏祛,然后讓人把他帶回地面,返回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

        但是,贏祛的武功太高了,而且太警覺了。風行滅大人出動了十幾個黑龍臺高手,都沒能把他打暈送走。

        之后,四皇子贏祛說了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無比感動。

        他說為了升級版的特洛伊計劃,云中鶴需要用生命去冒險,待在燕翩躚身邊。十萬大軍必須待在這地下,時時刻刻面臨危險。

        作為主帥的贏祛,有什么資格在大都督府運籌帷幄?

        他只有和十萬大軍待在地下陵墓中一起冒險,才能對得起無數將士,才能對得起云中鶴的犧牲。

        聽完這些話后,云中鶴只說了一句:我艸,你真他媽不適合做皇帝。

        四皇子贏祛苦笑道:“我從來也沒有想過要做皇帝啊。”

        于是,在四皇子和云中鶴用生命冒險的代價下,升級版的特洛伊計劃開始了。

        十萬大軍依舊呆在地下陵墓之中。四皇子贏祛也待在地下,與十萬大軍同生共死,派遣了自己的心腹離開怒帝陵墓,火速趕往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把一切計劃詳細告知了副帥呼延灼。

        大贏帝國副帥呼延灼得知了一切,并且聽到云中鶴規劃的升級版特洛伊計劃后,他幾乎都要瘋了。

        太瘋狂了,太冒險了,完全是命懸一線。

        你云中鶴拿自己冒險不要緊,竟然拿四皇子的命冒險。

        所以,他對云中鶴始終沒有好臉。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呼延灼也只能配合。

        事實證明,呼延灼極度可靠,為了配合云中鶴的升級特洛伊計劃。他真的拿命來拼,把呼延家族的本錢全部拿出來了,幾千名最精銳的家族武士全部帶來了。

        ……………………

        當時定下了升級版的特洛伊計劃后,為了防止井中月生疑,云中鶴很快就離開怒帝陵墓,返回地面。

        而地下陵墓中,贏祛皇子帶領幾萬大軍爭分奪秒地制造尸體。

        因為想要騙過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讓他確定十萬大贏帝國軍隊已經被全部屠殺了,才能繼續接下來的瘋狂計劃啊。

        必須要有幾萬具尸體,才能讓周離確定自己的屠殺計劃已經成功了。

        兵馬俑里面有無數尸體,但是這些尸體已經千年了,一接觸到空氣就會腐朽,扮演被燒焦的尸體還可以,卻扮演不了正常的尸體。

        于是……風行滅和贏祛又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挖掘比較新鮮的尸體。

        之前云中鶴坑殺了八萬澹臺鏡率領的諸侯聯軍,這些尸體都埋在前面大坑里面。

        當然,這些人也已經死了二十來天了,也不夠新鮮了。

        但幸好一直埋在土壤中,而且身體表面有很多水銀,某種程度上還能防腐,所以尸體還算是新鮮的,至少表面上看上去很不錯。

        大贏帝國幾萬大軍,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挖出來了兩三萬具比較新鮮的尸體,讓他們穿上了怒帝陵墓的鎧甲,假扮大贏帝國軍隊的死尸。

        尸體的數量是足夠了,但缺乏一具關鍵性尸體。

        別人的尸體或許不管,但是贏祛的尸體南周帝國一定會很在意的,一定會找出來的。

        贏祛作為大贏帝國的四皇子肯定是有替身的,這個替身和他相似度只有六成左右,還比不上燕翩躚準備的那個假冒贏祛。

        當時沒有人提出需要有人來假扮贏祛的尸體。

        但是……趁著所有人不注意,這位四皇子贏祛的替身自殺了,他犧牲了自己,成全整個計劃。

        當時贏祛幾乎要瘋了。

        這是真正的我不殺伯仁,但伯仁為我而死。

        風行滅忍痛將贏祛替身的尸體進行加工,弄出一模一樣的胎記,穿上贏祛的衣衫,戴上贏祛的配飾,然后面目全非一些,扮演贏祛的尸體就毫無破綻了。

        等南周帝國屠殺開始,往怒帝陵墓傾瀉無數的魚油,木炭,煤炭,并且引燃熊熊大火時。

        雖然一片驚呼。

        但當時他們都已經撤退到陵墓兩邊的巨大藏寶庫中了,就是兩座大山的空腹之內,避開了大禍和一氧化碳毒氣,成功躲開了南周帝國的屠殺。

        等到大火散盡,南周帝國派人下來檢查了一下,用火把晃了一下。

        結果發現地上密密麻麻都是尸體,于是相信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已經被他們殺光了。

        接下來幾天時間,地面上南周帝國的軍隊下不來,兩邊藏寶庫的大贏帝國軍隊也出不去。

        因為,怒帝陵墓宮殿群里面依舊充滿了毒氣。

        而且無數尸體開始腐爛,更加散發出各式各樣的惡臭。

        一直要等到怒帝陵墓宮殿群里面的空氣不會毒死人,贏祛皇子才能帶著十萬大軍離開兩邊山腹的巨大藏寶庫。

        而且那三十五個秘密出入口,都處于南周帝國軍隊的監視之中。

        不僅如此,就算覺得已經成功屠殺了怒帝陵墓中的十萬大贏帝國軍隊,周離還是經常派人檢查怒帝陵墓,查看是否有異常,當然不是因為有什么懷疑,完全是例行檢查而已。

        所以,一定要等到呼延灼率領大軍攻打裂風城,南周大軍全軍押上,松懈了對城內的監控。

        贏祛皇子才能帶著十萬大軍殺出來,不能提早從地下鉆出,也無法提前從地下陵墓鉆出。

        所以,等南周大軍傾盡全力和呼延灼副帥大戰的時候,贏祛皇子才能挖通之前被封堵的出入口,殺出地面。

        ……………………

        那么什么是升級版特洛伊計劃?

        你燕翩躚和周離不是貪心嗎?消滅了怒帝陵墓中的十萬大贏帝國軍隊還不滿意,還要誘殺呼延灼副帥的幾十萬大軍。

        那我們大贏帝國就假裝中計,讓呼延灼大軍率軍離開邊境防線,殺向裂風城。

        而為了徹底消滅呼延灼的大軍,周離一定會調遣怒浪侯敖心的幾十萬大軍北上。

        而之前,敖心作為副帥,帶領幾十萬大軍鎮守澹臺城。

        敖心率軍北上,如此一來,澹臺城就空了!

        整個無主之地最重要的兩個城市,裂風城和澹臺城。

        想要進攻大贏帝國,必先奪取裂風城。想要進攻南周帝國,必先奪取澹臺城。

        周離和燕翩躚覺得呼延灼中了自己的計策,其實他們才是中了云中鶴的調虎離山之計,敖心率領大軍離開澹臺城,整個澹臺城幾乎就空了。

        等怒浪侯敖心率領大軍撲向裂風城的時候,大贏帝國另外一名大將封嘯天會率領十萬大軍南下攻打澹臺城。

        而這個時候的澹臺城,是屬于最空虛的時候。

        燕翩躚很貪婪。

        云中鶴也很貪婪。

        兩個人的計策,都非常瘋狂。

        但作為副帥的呼延灼和敖心,卻不約而同地保守。

        原本呼延灼應該帶領三十萬大軍來攻打裂風城才比較保險,但是他沒有,只帶了二十萬。

        同樣,南周帝國副帥敖心也只帶了二十萬大軍北上,依舊留了幾萬鎮守澹臺城。

        但是去攻打澹臺城的大贏帝國軍隊,帶了一種秘密武器,云中鶴給的秘密武器,希望能夠發揮奇效。

        燕翩躚,你要殺光我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一戰定乾坤。

        我云中鶴也要殺光你南周帝國幾十萬大軍,也要一戰定乾坤。

        你瘋狂,我比你更瘋狂,更歹毒!

        ……………………………………

        “殺,殺,殺……”

        裂風城戰場,進入了最瘋狂的時刻。

        但是原本處于上風的南周帝國軍隊,在前后夾擊之后,瞬間落入了下風。

        藏在地下的十萬大贏帝國軍隊,盡管身體狀態已經不太好了,但是精神尤其亢奮,甚至是瘋狂。

        一個個如同野獸一般,沖上去廝殺。

        而呼延灼副帥率領的大贏帝國軍隊,見到友軍從敵人背后殺出,見到了四皇子贏祛的帥旗,尤其見到了贏祛皇子本人。

        頓時無比狂喜,無比振奮,士氣何止是高漲,簡直要飆血。

        一邊廝殺,一邊戰斗,一邊高呼:“大贏帝國萬歲,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南周帝國原本士氣高昂,此時被前后夾擊,瞬間士氣大落。

        整個戰場。

        徹底大亂了!

        完全殺成了一團。

        南周帝國這二十一萬大軍,只有十六萬是自己的,剩下五萬軍隊是澹臺家族和無主之地諸侯的軍隊。這五六萬軍隊,率先崩潰了。

        接下來,南周帝國的十幾萬大軍,也開始要崩潰瓦解。

        戰場就在于一個勢字。

        一旦開始潰敗,就是兵敗如山倒。

        十幾萬的南周帝國軍隊,怎么可能打得過二三十萬的大贏帝國軍隊。

        而且從地下冒出來的大贏帝國軍隊,手中兵器尤其鋒利驚人,鎧甲尤其堅固。

        因為,這些都是怒帝陵墓藏寶庫中軍械,剛剛發現的時候,都封鎖在石箱里面,甚至連石箱的縫隙都被泥土封好并且烘烤過了。

        兩個巨大的藏寶庫中,不僅僅有無數軍械,還有無數金銀珠寶。

        還有各種各樣的物資,不計其數。怒帝真的是瘋了,他真的相信自己有一天真的能夠復活歸來,能夠帶著陵墓里面的大軍殺出去。

        ……………………

        潰敗,潰敗,潰敗!

        南周帝國軍隊不斷潰敗。

        大皇子周離眼眶欲裂,整個人如同被雷霆擊中一般。

        而燕翩躚也完全驚呆了,遍體冰涼。

        在幾十萬大軍的大戰中,個人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此時就算燕翩躚智近乎妖,也不可能扭轉戰局了。

        兵敗如山倒。

        而此時,云中鶴發出了大笑之聲。

        “燕翩躚大人,滋味如何啊?你不是要讓我親眼見證大贏帝國幾十萬軍隊的覆滅嗎?”

        “現在這句話我奉還給你,請你眼睜睜看著你南周帝國大軍的覆滅嗎?”

        “燕翩躚大人,你是我見過最聰明之人。但是非常可惜……你太貪心了。而最重要的是,你對怒帝陵墓的探索還不夠啊。”

        “我之前不是和你說過嗎?你探索怒帝陵墓的時候,不覺得奇怪嗎?為何沒有見到任何金銀珠寶啊?為何沒有寶藏啊?”

        “還有,那個黃金寶座你發現了是危險的機關,你就覺得它代表毀滅。但是你卻不知道,它也代表生存的希望。”

        頓時,燕翩躚目光望向云中鶴,雙眸充血。

        整個人的面孔開始扭曲。

        “燕翩躚大人,你不是要一戰定乾坤嗎?不是要毀掉我大贏帝國的國運嗎?”

        “現在這句話,我也全部奉還!”

        “吐血吧,燕翩躚大人,你輸了!”

        燕翩躚渾身激烈地顫抖。

        他親眼看著,無數南周帝國大軍,紛紛倒在血泊之中。

        慘烈無比。

        裂風城這一戰輸定了。

        但是燕翩躚立刻將這所有的思緒拋開,他強迫自己立刻冷靜下來。

        燕翩躚,最最危險的時刻來了。

        冷靜下來,思考,思考,思考!

        接著,燕翩躚臉色劇變,大吼道:“不好,不好!”

        “大殿下,立刻派人傳令給敖心大帥,讓他不要支援我們,讓他立刻南下,立刻南下!”

        “大贏帝國的另外軍隊,已經開始南下,要去攻打澹臺城了!”

        “我澹臺城危也,危也!”

        大皇子周離聽到這話,立刻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他目光頓時望向了云中鶴。

        云中鶴,好歹毒的心啊!

        你不僅僅要葬送我二十萬大軍,而且還要奪取澹臺城。

        裂風城的失守已城定局,一旦澹臺城被奪,那整個無主之地就徹底被大贏帝國奪了。

        甚至南周帝國剩下的二十幾萬大軍回家的路都被堵死了,會活生生被憋死在無主之地的。

        這就是戰爭。

        勝負瞬息萬變,上一刻還覺得勝券在握,下一刻鐘就已經大禍臨頭了。

        南周帝國大皇子厲聲道:“快,快去傳令敖心大帥,讓他不要來救援我,立刻率軍南下,營救澹臺城,我這邊不要緊,就算軍隊死絕了,我也能逃出去。”

        “下令澹臺城,立刻全力戒備。”

        “下令征北大都督府,下令金州城守備軍,立刻北上,全速支援澹臺城。”

        聽到大皇子周離的命令后,十幾名高手飛快朝著兩邊的高山狂奔。

        一部分去攔截敖心大帥的軍隊。

        一部分人去澹臺城報信。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希望一切還來得及啊。

        上天保佑我南周帝國啊。

        上天保佑我周離,不要成為大周的罪人啊。

        ………………………………

        與此同時!

        七十里外,南周帝國怒浪侯敖心,正率領二十萬大軍狂奔而至。

        這見鬼的無主之地,道路環境太惡劣了,幾十萬大軍級的趕路,實在太痛苦了。

        尤其想要繞路到呼延灼背后襲殺,行軍就更加艱難了。

        這短短十幾天時間,因為行軍摔死的兵馬,就超過了三四千。

        但是他沒有任何抱怨。

        “快,快,快,快……”

        救兵就救火。

        不管軍隊再疲憊,不管道路再惡劣,敖心依舊瘋狂趕路。

        確保早一步趕到裂風城。

        他是戰場名帥,南蠻一百多萬平方公里,超過大半都是他打下來的。

        所以,他擁有可怕的戰場直覺。

        他盡管并不知道詳細內情,但是他嗅出來了這一戰的妖風了。

        他覺得這一切太順利,也太詭異了。

        越靠近裂風城,怒浪侯敖心越覺得心中不安。

        快,快,快!

        而就在此時,幾名斥候狂奔而至。

        “怒浪侯,裂風城戰局詭異,怒帝陵墓的十萬大贏帝國軍隊竟然沒有死,反而從地面鉆出來了,和呼延灼大軍南北夾擊我們南周大軍主力,局勢非常不妙。”

        那名斥候甚至來不及下跪,也來不及用密文,直接用明文匯報。

        怒浪侯臉色劇變!

        接著,一變再變!

        不好,澹臺城危也!

        他是戰場名帥,窺一斑而知全豹。

        接下來該怎么辦?是去裂風城戰場營救大皇子周離?還是掉頭南下,營救澹臺城?

        按照理智,敖心應該率軍南下,保住澹臺城要緊。

        只要保住了澹臺城,這一場大戰,只是輸了大半。

        而如果裂風城和澹臺城都丟了,那這一戰就全輸了。

        怎么辦?怎么辦?

        如何抉擇?

        敖心厲吼道:“張之陀!”

        一名英武的南周帝國大將出列,拱手道:“末將在!”

        敖心道:“你率領大軍,立刻南下,營救澹臺城!剩下一萬騎兵,跟著我殺向裂風城,拯救大皇子!“

        南周帝國大將張之陀大聲道:“是,末將領命。”

        然后,怒浪侯敖心,率領一萬騎兵,風馳電池,沖向裂風城。

        拯救大皇子周離。

        ……………………

        與此同時!

        大贏帝國蘭庭侯封嘯天率領十萬精銳大軍,輕裝簡從,瘋狂行軍南下,前往澹臺城。

        快,快,快!

        必須用閃電戰,在最快速度拿下澹臺城。

        他們甚至連攻城梯,攻城車都沒有帶,更別說是投石機了。

        但是,他們帶上了云中鶴獻上配方的秘密武器。

        ……………………

        裂風城戰場,已經接近了尾聲。

        南周帝國的大軍,已經幾乎潰敗。

        而風行滅大人帶著無數的黑龍臺高手,瘋狂地朝著燕翩躚和云中鶴的方向撲去。

        他們完全不管主戰場。

        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救出云中鶴。

        不計一切代價,救出云中鶴。

        哪怕所有的黑龍臺高手全部死絕,也要救出云中鶴。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兄弟們,還有月票嗎?拜求支持,謝謝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