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四章:云中鶴之絕地反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四章:云中鶴之絕地反殺!字體大小: A+
     

      之前說過,怒帝陵墓面積比裂風城還要更大。
      在裂風城北邊城墻之外的空地之下,依舊是怒帝陵墓的范圍。
      也就是說在北邊城墻也可以制造天崩地裂,大地塌陷的效果。
      但是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并沒有那樣做。
      這么華麗的屠殺效果,為何不做?
      首先,南周帝國依舊不知道火藥的配方。
      井中月是一個很怪的人,她把特洛伊計劃全部都告訴給了燕翩躚,但關于火藥的配方卻只字不言,因為這是云中鶴送給她的禮物,并且取名月亮火,是獨一無二的禮物。所以她堅決不愿意交出,而燕翩躚也根本不敢逼問之。
      沒有了火焰,就無法在瞬間炸斷陵墓的支撐石柱,很難一下子制造大地坍塌的效果。
      其次,之前對怒帝陵墓進行的大屠殺太兇猛了。
      屠殺之后幾天時間內,整個陵墓到處都是惡臭,無數的尸體開始腐爛。
      這兩天里面的一氧化碳毒氣總算散盡了,但要去鋸斷陵墓北邊的支撐石柱,在裂風城北邊制造大塌陷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而且之前說過了,裂風城南邊的空地寬闊,制造大塌陷能夠坑殺近十萬大軍。北邊城墻之外空地狹窄,就算制造大地塌陷,也頂多只是坑殺兩三萬人而已。
      所以,周離果斷放棄了這個看上去和炫目的計劃,不妄想用大地塌陷殺大贏帝國軍隊了。
      …………………………………………
      云中鶴站在城墻之上,望著北邊。
      南周帝國征南大軍副帥呼延灼率領的二十萬大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裂風城北邊的地勢太狹窄了,根本容納不了二十萬軍隊,所以延綿了好幾里之外。
      這一路上風波惡依舊率領著大贏帝國密探在兩軍之間來回奔波,傳遞消息。
      只見到呼延灼率領的二十萬大軍越來越輕松。
      因為距離越來越近了,視野之內看得清清楚楚,裂風城頭上掛著大贏帝國的旗幟。
      而且四皇子贏祛就站在城頭上,旁邊站著一個俊美無匹的少年,應該就是天縱奇才的云中鶴了。
      按說井中月城主也應該在的,不知道為何不在,不過聽說這個女城主性格非常偏執怪癖的,所以此時不在也正常。
      對于呼延灼副帥來說,這次是率軍前來支援,運送軍事物資,并且構建防線,準備迎接敖心的北伐大軍。
      這二十萬大軍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接下來整個視野之內,到處都是黑黑壓壓,密密麻麻的大軍。
      燕翩躚低聲笑道:“云中鶴閣下,你現在肯定心急如焚,想要大聲提醒呼延灼趕緊逃走,趕緊逃走吧,但是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云中鶴何止發不出任何聲音,而且還無法任何動彈。
      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大贏帝國的二十萬大軍越來越近,一步一步自投羅網。
      整個天地之間,一片安靜,就只剩下二十萬大軍的腳步聲。
      甚至距離還有好幾里地的時候,這二十萬大軍就已經開始變換陣型了。
      沒有進入任何戰斗狀態,輕松懈怠,準備入城。
      因為根據四皇子贏祛的軍令,這二十萬大軍是來支援并且防守裂風城的。
      差不多半個時辰后!
      大贏帝國二十萬大軍,全部來到了裂風城下,延綿幾里地鋪開了去。
      他們的狀態放松到了極致,就等著列隊進城了,完全沒有任何防備。
      城內,南周大皇子周離道:“敖心大軍到哪里了?”
      “按照計算,距離裂風城八十里之外。”影子道:“但是他接下來前進的方向,應該剛好堵住大贏帝國的后撤之路。”
      周離抿嘴一笑。
      怒浪侯敖心雖然不會做人,太過于冷峻高傲了,但領兵打仗上完全是天才,根本不需要讓人擔心。
      所以周離雖然是主帥,但是從來不會給敖心下達太過于準確的命令。
      因為敖心是天才將帥,他對戰場的把握是任何人都無法比擬的,他完全能夠做的比你想要的還要好。
      成了!
      接下來呼延灼這二十萬大軍插翅難逃了。
      羊已經進入虎口了。
      裂風城北邊山谷狹長,大軍很難施展,一旦進來想要逃出去就難的。
      魚兒已經徹底咬鉤了,掙不脫了。
      ………………………………………………
      大贏帝國征南大軍副帥呼延灼下馬,來到城墻之下,單膝跪下道:“末將呼延灼,拜見大帥,請求入城!”
      他當然是對城頭上的假冒四皇子贏祛下跪。
      一邊單膝跪下,呼延灼雙手將兵符雙手奉上。隨著呼延灼跪下,身后的幾十名將領全部跪下。
      贏祛不在的時候,這支大軍的指揮權歸呼延灼,而贏祛一旦在,兵符自然就要交給主帥贏祛。這是非常嚴肅的規矩,絕對不可以逾越的。
      假冒的四皇子贏祛道:“安西侯辛苦了,請起。諸位將軍,請起。”
      呼延灼筆直起身,身后的幾十名將領也全部起身。
      假冒的四皇子贏祛道:“安西侯,我身旁這位便是云中鶴大人,是這次裂風城大戰的最大功臣。”
      云中鶴無法動彈,如同被控制的木偶一般,點頭致意。
      城下的安西侯呼延灼拱手行了一禮,并沒有顯得很親熱,但也不是非常倨傲,有點敬而遠之的意思。
      “四殿下,屬下請求入城,交還兵符。”呼延灼再次雙手奉上兵符。
      這是帝國的規矩,見到主帥之后,就要第一時間遞交兵符,表示自己沒有奪權之意。
      更何況主帥贏祛是一名皇子。
      假冒的四皇子贏祛道:“安西侯,諸位將軍,請入城。孤已經準備酒宴,為諸位洗塵。”
      “轟隆隆……”
      緊接著,裂風城北邊大門緩緩打開。
      雖然是一扇城門,但其實就是惡魔的大嘴,也仿佛是地獄的入口,會將大贏帝國二十萬大軍徹底葬送。
      副帥呼延灼不疑有他,雙手高舉兵符,讓所有人都看到,然后便要帶著幾十名將領入城。
      這些人一旦進城,那就必死無疑。
      而這些人一旦死了,二十萬大軍就徹底群龍無首,被周離和敖心的大軍夾擊,必死無疑了。
      呼延灼走得很慢,因為這是交還兵權,每一步都要充滿儀式感。
      此刻,哪怕周離和燕翩躚也屏住了呼吸,心跳越來越快。
      他們的天大陰謀馬上就要成功了。
      策劃了幾年的計策,眼看就要收尾了,就要收獲前所未有的巨大戰果了。
      呼延灼副帥距離地獄入口,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而此時云中鶴發不出任何聲音,也做不出任何動作。
      忽然在這個時候。
      副帥呼延灼忽然高呼道:“小粒。”
      在場所有人一愕,不知道這是何意。
      燕翩躚臉色一變,心知大事不好。盡管他不知道這是何意,但能夠猜出這肯定是四皇子贏祛的小名,而且是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小名。
      毫無疑問,稍稍走近了之后,呼延灼依舊看出了假冒贏祛的破綻了,畢竟最多只有八成相似而已。
      所以,直接喊出了贏祛的小名試探。
      這個小名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因為贏祛剛剛生下來不足五斤,他母親擔心養不活,所以取了一個小名叫小粒。
      但是不久之后,贏祛就茁壯成長,相反比哥哥弟弟們更加強壯,所以這個小名早就沒有人叫了,只有最親近的人才知道。
      安西侯呼延灼和四皇子贏祛的關系談不上親近,也不知道這個小名的,但是臨出發之前,四皇子的母親余妃就專門召了呼延灼說話,沒有談任何正事,就只是閑聊,談的都是四皇子贏祛小時候的趣事,其中就包括他的小名。
      余妃之所以這樣做,當然是愛惜兒子,想要讓呼延灼好好幫襯四皇子贏祛。
      而且這種事情不能明說,只能用另類的方式拉近雙方的關系。
      這個假冒的四皇子贏祛也很狡詐,只是稍稍呆了半秒鐘,然后哈哈大笑道:“安西侯,這等大庭廣眾之下,顯露如此姿態,還真是讓人忍不住親近啊。”
      這個回應算是非常聰明的了,沒有承認,但是也沒有否認。
      大贏帝國副帥呼延灼恭敬一笑,然后二話不說,轉身狂奔。
      “有詐,有詐,有詐!”
      “這是敵人的詭計!”
      完全沒有想到,副帥呼延灼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如同烈馬一般狂奔,并且不斷高呼。
      周離和燕翩躚臉色猛地一變。
      咬鉤的魚兒,真的讓他跑了。
      “射,射,射……”
      隨著一聲令下,城墻上假冒大贏帝國軍隊的南周軍隊,箭雨瘋狂射下。
      副帥呼延灼也不理會,依舊轉身狂奔,任由箭雨射在他的身上。因為他渾身鐵甲,重達百斤,根本不懼弓箭。
      不過,城墻上有神箭手。
      每一箭都兇猛犀利,竟然直接射穿了鐵甲,將利箭直接釘在呼延灼的后背上。
      所以等到副帥呼延灼逃回大軍陣中,后背上插了四五支箭。
      接下來,呼延灼要面臨艱難的生死抉擇。
      是應該立刻逃走,還是直接攻城?
      很顯然這是敵人布下的天羅地網,想要不全軍覆滅,應該立刻逃跑。
      但是往哪里跑?
      本能地應該往大贏帝國邊境方向逃跑,畢竟邊境線上的防守固若金湯,只要逃回到防線之內,就已經安然無恙了。
      但敵人既然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肯定會堵住后路,敖心的大軍說不定就已經在背后了。
      那么只能往西逃走?
      可是一直往西的話,那就是西部荒漠了,再往西的話就是大涼王國,那個一個彪悍而又兇殘的敵國。
      最關鍵的是,大軍帶來了很多弓箭,很多軍械,唯獨沒有帶多少軍糧,因為根據情報,裂風城內的糧食堆積如山。
      但是往西邊逃看上去是唯一的生路。
      僅僅猶豫了半分鐘。
      副帥呼延灼做出了一個完全讓人不敢置信的決定。
      “攻城!”
      “攻城!”
      “攻城!”
      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攻打裂風城。
      “大軍集結,列陣!”
      隨著呼延灼一聲令下,二十萬大軍開始倉促列陣。
      天可憐見啊,他們什么攻城器械都沒有帶啊,別說投石機了,就連攻城梯都沒有帶。
      而且裂風城北邊,地勢如此狹窄,大軍根本無法施展,絕對的易守難攻。
      “砍伐樹木,制造攻城梯!”
      隨著一聲令下,幾千名輜重兵沖到兩邊的山上,開始伐木,
      現在才制造攻城梯,是不是晚了一點。
      敖心的大軍,就在八十里之外了,一天之后就能趕到了。
      …………………………
      城內!
      南周帝國的眾多將領不由得大笑。
      呼延灼不愧是有異族血統的,為人就是耿直剛烈啊。
      在這種不利情形之下,竟然選擇了攻城,而不是西逃。
      當然了,如果西逃的話,缺乏糧食的呼延灼大軍就是等死。
      而攻城的話,完全是找死。
      裂風城如此大城,城內守軍有二十萬。
      二十萬打二十萬,一方已經筋疲力盡,一方以逸待勞,怎么可能打得贏?
      況且南周帝國怒浪侯敖心大軍不足百里了,很快就要殺到背后了。
      雖然過程稍稍出現了波折。
      但結果還是一樣的,呼延灼的二十萬大軍依舊會全軍覆滅。
      如果他西逃,可能還有半線生機,而直接選擇攻城,那真真是取死之道了。
      “準備,開戰!”
      隨著周離一聲令下。
      南周帝國大軍開始備戰,密密麻麻的大軍登上了城墻。
      投石機張開,
      巨型強弩張開。
      無數弓箭手,層層疊疊,甚至要站在城門之下。
      二十萬守軍啊,僅僅三四里長的城墻,根本放不下的。
      完全能夠將每一寸都武裝到牙齒,防守到極致。
      ………………
      三個時辰后!
      大贏帝國副帥呼延灼大聲高呼:“攻城!”
      頓時,無數大贏帝國軍隊潮水一般地沖鋒。
      沖,沖,沖!
      幾萬大軍,扛著剛剛制造好的攻城梯,拼命地朝著城墻沖。
      沒有投石機,沒有攻城車,完全依靠人力。
      “射,射,射……”
      隨著一聲令下,城內南周帝國大軍,箭雨狂射。
      “嗖嗖嗖嗖……”
      隨著箭雨一波一波落下。
      大贏帝國士兵紛紛倒地,鮮血四濺。
      “放,放,放……”
      十幾臺投石機開始發威了,將幾十斤的巨石瘋狂投擲出來。
      “砰砰砰砰……”
      這些巨石砸在地面,發出一陣陣顫抖。大部分無法擊中,但少部分擊中之后,直接將幾十名大贏帝國士兵碾壓成為肉泥。
      這一場大戰,從一開始就出現了白熱化的狀態。
      傷亡。
      可怕的傷亡。
      在南周帝國的箭雨下,大贏帝國軍隊的傷亡越來越大。
      但是,無數大軍依舊前仆后繼,如同飛蛾撲火一般,瘋狂地沖上來。
      真的完全毫不畏死。
      這就是一個處于上升勢頭帝國的可怕之處,每一個士兵內心充滿了榮譽感。
      面對這么可怕的傷亡,毫無懼色,依舊瘋狂地沖上來。
      看到這一幕,簡直讓人徹底色變。
      燕翩躚嘆息道:“好兵啊,天下都難得一見的好兵,勇敢,無畏,熱血。但非常可惜,他們的犧牲毫無意義啊。”
      云中鶴此時被解除了禁制,已經可以說話了,也能夠動彈了。
      什么?害怕他會逃跑?
      就他那手無縛雞之力,小胳膊小腿的,能夠往哪里逃?
      “殺,殺,殺……”
      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無數的戰鼓聲響起。
      兩軍的戰鼓,都在瘋狂地敲響著。
      在副帥呼延灼的統帥下,二十萬大軍近乎瘋狂地攻城。
      在如此不利的環境下,完全是拿命來堆。
      整個地面上到處都是鮮血,到處都是火焰,到處都是尸體。
      燕翩躚道:“太勇敢了,但毫無意義!這樣瘋狂地攻城,瘋狂地犧牲,又能持續多久?用不了一兩天,就全部拼光了,這呼延灼也就是一個二流將軍。”
      是啊!
      按照這樣的拼命法,按照這樣的死法,真的用不到兩天時間,這二十萬大軍幾乎就要損失殆盡了。
      “殺,殺,殺,殺……”
      “沖,沖,沖,沖……”
      呼延灼幾乎喊得沙啞了。
      但是,真的攻不上去。
      這里地勢太狹窄了,大軍根本施展不開,裂風城也太高了,敵人守軍也太多,太精銳了。
      不管派出多少軍隊,全部都死了。
      根本就無法爬到城墻之上。
      呼延灼副帥雙目通紅。
      忽然,他猛地將指揮令旗交給了旁邊的大都督府長史道:“指揮權歸你了。”
      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長史面色劇變,立刻跪下道:“安西侯,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安西侯呼延灼大聲高呼道:“呼延家族的武士,在哪里?在哪里?”
      “在!”
      “在!”
      頓時幾千名雄壯武士出列,這些可都是他呼延家族的私兵武士,是最精銳彪悍的。
      呼延灼回頭看了一眼,里面有他的兒子,他的弟弟,他的侄子。
      幾乎每一個人,他都認識。
      好鋼就應該用在刀刃上,現在就該上了。
      最最精銳的軍隊,就應該上了。
      呼延灼大吼道:“呼延家的男兒們,跟我上,跟我上……”
      “忠君保國,就在此時!”
      安西侯呼延灼一聲狂吼之后,親自抄起戰刀,帶著幾千名呼延家族精銳武士,帶著幾萬士兵,瘋狂地沖鋒。
      贏祛不在,呼延灼就是主帥。
      作為主帥,他親自攻城,簡直是瘋了。
      就連城頭上的南周帝國將領也看呆了。
      大贏帝國的軍隊,這么兇猛的嗎?
      大贏帝國的將帥,如此血氣嗎?
      面對這種必死之戰,主帥親自上陣?
      這也未免太瘋看了。
      “殺,殺,殺……”
      安西侯呼延灼率領著幾千武士,果然彪悍兇狠,頂著無數箭雨,直接沖到了城墻之下。
      “沖,沖,沖……”
      安西侯呼延灼依舊親自上,帶著兒子,侄子,拼命沿著攻城梯往上爬。
      “滾木,滾木……”
      “滾油,滾油……“
      “弓箭,弓箭……”
      城墻之上,無數的滾木,滾油,瘋狂潮涌而下。
      三四里長的城墻,完全變成了死亡之墻。
      每一秒鐘,都有驚人的傷亡。
      但是呼延灼和他的家族武士實在太強了,竟然真的沖上了城墻。
      南周帝國將士們真的完全驚呆了。
      這種局面之下,大贏帝國的將士竟然還真的能夠沖上城墻?
      這……這也太可怕了。
      “這就是國運吧!”周離淡淡道:“文官不談錢,武將不怕死,這就是國運。”
      “守住!”
      “守住!”
      “大軍上城墻!”
      “全軍押上,全軍押上……”
      周離不親自指揮大戰,戰場上的總指揮是周需公爵,也是南周皇族,戰場宿將。
      面對呼延灼的更快攻勢。
      南周帝國戰場主帥周需公爵大勝高呼:“莫要讓贏國人看清了我南周帝國,跟我上,跟我上……”
      南周帝國周需老公爵,率領著親衛軍,也瘋狂地沖上了城頭,親自作戰。
      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他作為戰場主帥,根本不需要上陣殺敵。
      但是,大贏帝國的副帥呼延灼都親自上陣了,難道要讓天下人覺得我南周帝國沒有這血勇之氣嗎?
      我周需身為皇族,身為皇帝陛下的堂兄,如果我不敢上陣,讓南周帝國將士們如何看我周氏皇族?
      很快!
      城墻上的戰斗,陷入了最白熱化階段。
      真的是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兩支大軍,瘋狂地投入軍隊。
      短短三四里長的城墻,徹底變成了絞肉機。
      大贏帝國那邊,見到主帥沖上了城墻,更是士氣高漲,奮不顧身沖上城墻。
      雖然處于絕對劣勢,但是士氣無比高昂。
      而南周帝國那邊,周需公爵的親自上陣,也如同強心劑一般,士氣高漲。
      兩支大軍,越戰越兇。
      完全不顧成本地投入軍隊。
      周離見到這一幕,徹底動容了。
      大贏帝國的軍隊真是太兇猛強悍了,如此被動可怕的局面下,竟然殺得如此難分難解。
      這面城墻,真的如同黑洞一般。
      源源不斷吞噬人命,吞噬軍隊。
      “押上,押上,押上……”
      隨著一聲令下,南周帝國在裂風城內的大軍,瘋狂地押上。
      主力大軍。
      預備軍。
      全部蜂擁而上。
      呼延灼太彪悍了,大贏帝國太強了。
      如果這一波攻勢不徹底消滅,那戰局竟然有些危了。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殺,殺,殺……”
      呼延灼雖然彪悍,他的家族武士雖然厲害,大贏帝國軍隊雖然彪悍。
      但是……畢竟太被動了。
      平均三個人,最多只能有一個人成功登上城頭。
      所以雙方在城墻周圍的比例是一比三,大贏帝國軍隊就算再兇猛,一個也打不過三個。
      所以……
      呼延灼率領的強軍雖然如同烈焰,但也快要被撲滅了。
      這股瘋狂的攻勢,很快就要被滅下去了。
      而且,呼延灼率領的幾千家族武士很快就要被徹底包圍分割了。
      戰場的天平,朝著南周帝國飛快劃去。
      局面對大贏帝國越來越不利。
      如此瘋狂的戰斗,接下來不僅僅是戰敗了。
      連主帥呼延灼,都會徹底死在城頭上。
      強悍的呼延家族武士,可能會全軍覆滅。
      沖上城頭上的大贏帝國軍隊,也會全軍覆滅。
      這一戰,就要徹底輸了。
      就要徹底完了!
      燕翩躚長長松了一口氣。
      “結束了,終于要結束了。”
      “云中鶴大人,你大贏帝國的軍隊沒有讓你失望,表現出了可怕的戰斗力,可怕的榮譽感。”
      “但是,一切都要結束了。兵敗如山倒,最多不需要半個時辰,你們就要輸了。”
      “呼延灼要死,呼延家族武士要全軍覆滅。”
      “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啊,云中鶴大人。大贏帝國的軍隊沒有讓你失望,但是你卻讓他們失望了。”
      “云中鶴大人,你們要完了,恭喜你,害死了大贏帝國兩位大帥,害死了幾十萬大軍。”
      此時!
      南周帝國戰場主帥周需公爵大聲吼道:“呼延兄,投降吧!你的家族武士,要死絕了。投降吧,我保你一生富貴。”
      呼延灼大帥高呼道:“死則死矣,又有何懼?”
      “忠君保國,就在此時!”
      渾身浴血的呼延灼,更加瘋狂地戰斗。
      他率領的家族武士,也更加瘋狂。
      但這更像是臨死之前的瘋狂。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戰局完了。
      大贏帝國軍隊,要完了。呼延灼大帥,還有他的家族武士,全部覆滅只是時間問題。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
      “殺,殺,殺……”
      地面上,猛地出現了幾十個裂口。
      無數大贏帝國武士,從地下紛紛鉆出。
      為首的,便是四皇子贏祛,他的身邊就是風行滅大人。
      十萬大軍,從地下陵墓鉆出,朝著南周帝國的后背,猛地襲殺了過去。
      每一個都狀似瘋狂。
      “殺,殺,殺……”
      南周帝國的軍隊,瞬間從絕對主動,變成了被兩邊夾擊。
      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對他們進行瘋狂的背刺。
      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完全驚呆了,燕翩躚也驚呆了?
      這,這是見鬼了嗎?
      怒帝陵墓里面的大贏帝國十萬大軍不是死絕了嗎?
      贏祛和風行滅,不都已經死了嗎?
      地下陵墓里面,明明有不計其數的尸體,整整好幾萬都不止啊。
      甚至連四皇子贏祛的尸體都已經找到了啊。
      盡管已經血肉模糊,傷痕累累,面目全非,但依舊能夠看出這就是贏祛啊,身上的胎記都一樣啊。
      為何他沒有死?
      為何這十萬大軍都沒死?
      但沒有人回答他們為什么了?贏祛皇子率領十萬大軍,不斷鉆出地面,不斷朝著南周帝國大軍后背,沖殺而去。。
      ………………………………
      注:下午送完客人后,開始碼字,終于寫完了第一更。我去吃飯,然后寫第二更,謝謝大家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