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羅地網!死亡吧!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羅地網!死亡吧!字體大小: A+
     
        哀莫大于心死!

        云中鶴很完美地表現了這個狀態,對周圍的聲音仿佛完全置若罔聞。

        哪怕燕翩躚的倒計時結束了,他也沒有任何反應,仿佛受到打擊太大,導致麻木了一般。

        “我說過要殺你,就一定會殺你的。”燕翩躚淡淡道。

        然后,他手中的匕首朝著云中鶴的心臟部位猛地刺入。

        云中鶴心臟部位一陣劇痛,一陣冰涼,但也僅僅只抽搐了一下,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仿佛已經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一般。

        但是云中鶴的心臟并沒有被刺穿,引起他劇痛甚至窒息的是燕翩躚的內力,那一瞬間幾乎讓他的心臟驟停了。

        也就是那一個瞬間,云中鶴的瞳孔幾乎瞬間放大。

        但是恢復之后,依舊沒有任何反應,仿佛對自己的死活已經完全不在意了。

        燕翩躚嘆息道:“云中鶴,我知道你不怕死,因為哀莫大于心死。你的義父風行滅已經死了,讓你非常喜歡的君主贏祛也死了。但是你應該還有其他關心的人是嗎?比如說冷碧,又比如說……井無邊。”

        云中鶴道:“井無邊等人,我已經將他秘密送往大贏帝國了。”

        燕翩躚道:“被我們截了,付出了幾十條性命,因為我們知道他在你的心目中地位很高,我馬上就給你送來,他在你心目中地位這么重要,我怎么可能會忘記他呢。”

        云中鶴面孔又猛地一顫。

        燕翩躚道:“云中鶴大人,我知道你很痛苦,甚至痛苦到了麻木的地步,但是再大的痛苦都會過去的,相信我吧。”

        然后他輕輕地一揮手。

        樹林中出現了幾個人影,幾個黑衣武士押送著一個人,昏迷的井無邊。

        燕翩躚道:“他在你的心目中地位很高,僅次于井中月吧,甚至比風行滅地位還要高。如果你不答應的話,我可就要殺了他了。”

        云中鶴道:“他可是井中月的親弟弟。”

        燕翩躚道:“月兒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無比之高,但是她的弟弟,算是什么東西?除了了她之外,井氏家族的任何人,我殺了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我開始倒數五個數,你或許可以看到井無邊的人頭落地了。“

        “五,四,三,二,一……”

        云中鶴高呼道:“停,停,停!”

        然后,他顫抖道:“你,你讓我寫什么?”

        燕翩躚道:“非常簡單,你不是最擅長模仿別人的字跡嗎?甚至連印章都能完美模擬出來,你這個本事簡直讓人嘆為觀止,而我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簡單,就是讓你模仿某個人字跡寫出一份軍令。”

        云中鶴道:“誰的字跡?誰的軍令?”

        燕翩躚道:“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的軍令,內容非常簡單,就說特洛伊計劃已經成功,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已經擊敗南周帝國二十萬大軍,并且占領了裂風城。但是南周大皇子帶著幾萬潰軍逃竄了,而且南周大軍富帥熬心正率領二十萬大軍北上,要攻打裂風城。命令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副帥呼延灼,立刻率領大軍前來支援裂風城,尤其帶來足夠的弓箭。”

        聽到這些話,云中鶴目光猛地一縮。

        這燕翩躚好毒啊。

        按照他的計劃,利用怒帝陵墓屠殺大贏帝國十萬大軍還不算,竟然還要將大贏帝國剩下的幾十萬大軍也弄死,將呼延灼和幾十萬大軍騙到裂風城下殺光。

        云中鶴確實可以模仿任何的字跡,連印章都沒有問題。

        所以,經過他筆下的贏祛皇子軍令,完全毫無破綻。

        而接到命令的大贏帝國征南大軍富帥呼延灼肯定只能奉命,立刻率領大軍前來支援裂風城。

        因為軍令中說得很清楚,南周帝國大軍副帥敖心已經率軍北上了。

        一旦等到呼延灼率領幾十萬大軍前來支援,剛好是羊入虎口。

        當然,僅僅還有一份軍令還完全不夠,送這份軍令的人,應該還是一個大贏帝國非常信任之人,也是贏取皇子和呼延灼共同信任之人。

        ……………………………………

        與此同時!

        裂風城內,一場大戲演得如火荼。

        南周帝國大軍正在自導自演一場離奇大戲,云中鶴計劃的特洛伊計劃,因為要讓裂風城外隱藏在暗中的大贏帝國密探看清楚啊。

        按照這個特洛伊計劃,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藏在陵墓里面的十萬大贏帝國軍隊就會傾巢而出,把睡熟的南周帝國大軍殺得一個措手不及。

        所以……

        一切都和真實的一摸一樣。

        下半夜凌晨兩點左右,也是人睡得最熟的時候。

        裂風城內冒出了無數的黑影。

        緊接著,裂風城軍中發出一陣陣驚呼。

        然后是是廝殺聲,戰斗聲。

        最后整個城內,到處都是激斗聲,到處都是火焰。

        黑暗之中的裂風城,仿佛沸騰了一般。

        一團亂麻。

        “不好了,中計了,中了大贏帝國的毒計了。”

        無數人鬼哭狼嚎,整整廝殺了兩個時辰。

        然后,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渾身鮮血,帶著幾萬人倉皇逃出了裂風城。

        這一場戲無比的逼真。

        甚至比真的還要真。

        總之看上去,就好像云中鶴的特洛伊計劃已經成功了一般,真的把南周帝國的二十萬大軍殺得血流成河。

        而南周帝國密探,從遠處探望,完全看不出任何破綻的。

        最后!

        在裂風城主府的廢墟上,點燃了一團火焰。

        這也是計劃成功的信號。

        見到這一幕,在遠處山頂偵測的大贏帝國密探紛紛朝著東北方向狂奔而去,向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報捷。

        還有一部分密探則按照原計劃,進入裂風城之內,但是這些大贏帝國密探一旦進入裂風城,就注定再也出不來了。

        ………………

        “云中鶴,寫吧,寫吧,偽造四皇子贏祛的軍令!”燕翩躚道:“我以月亮的名義發誓,只要你寫了,我絕對不傷害井無邊,不傷害冷碧。”

        云中鶴渾身都在顫抖。

        燕翩躚道:“看來你對井無邊的兄弟之情沒有那么深啊。”

        然后,他輕輕一揮手。

        “噗嗤!”

        樹林中南周帝國武士猛地一劍刺入井無邊的大腿,這不是普通的劍,而是開了血槽的三角棱劍,刺中之后就會不斷失血。

        果然,昏迷中的井無邊鮮血狂涌而出。

        燕翩躚道:“你是醫道大師,應該能夠準確地計算出,用不到兩刻鐘,井無邊就會流血而死。你什么時候答應為我寫贏祛的假軍令,我就什么時候為井無邊止血,救他的性命。”

        此時,井無邊大腿傷口流血越來越猛,整個人都在抽搐。

        云中鶴嘶聲道:“燕翩躚,你是魔鬼,你就是一個魔鬼。”

        燕翩躚道:“云中鶴大人,快啊,快啊,井無邊身體不大好的,馬上就要流血流死了。”

        云中鶴顫抖道:“我寫,我寫!”

        燕翩躚道:“這就乖嘛。”

        然后樹林里面,有人立刻為井無邊縫合了傷口,并且用藥止血。

        但是卻把井無邊按著跪在地上,脖子伸直在樹樁上,南周帝國的武士大劍高高舉起。

        只要燕翩躚一聲令下,大劍就會落下,直接斬斷井無邊的首級。

        云中鶴跟著燕翩躚,進入了一個帳篷之內。

        一張紙放在云中鶴的面前,這竟然是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的專門用紙,而且是最高規格的。

        接下來,燕翩躚念,云中鶴寫。

        完全模仿了大贏帝國四皇子贏祛的字跡和口吻,寫了這份軍令。

        大致內容就是:特洛伊計劃已經大功告成,大贏帝國已經占領裂風城,但是并未全功。南周帝國軍隊陸陸續續逃出了幾萬人,而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傷亡近半。澹臺城那邊,南周帝國副帥敖心正率領幾十萬大軍北上,裂風城依舊危在旦夕,命令呼延灼立刻率領三十萬大軍前來支援,并且帶來足夠的軍事物資,尤其是弓箭。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云中鶴寫完之后,燕翩躚接過去一看,然后拿出了四皇子贏祛曾經的親筆書信,不由得嘖嘖稱奇。

        云中鶴模仿的字跡真的和贏祛一模一樣。

        “接下來是印章了。”燕翩躚道:“總共兩個印章,一個是四皇子贏祛的私章,另外一個是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的印章,我這里有一份贏祛發布的舊軍令,你可以對照這上面的印章。”

        云中鶴看了一眼,然后開始調配顏料,調得非常細致,直到顏色完全和舊軍令上的印章一模一樣。

        接著,云中鶴再是模仿印章效果。

        差不多兩刻鐘后,完成了印章的模仿。

        頓時,燕翩躚完全看呆了,因為太逼真了,幾乎是一模一樣。

        不但顏色一眼,深淺度一樣,甚至連印章按下去的凹痕都一模一樣。

        太牛逼了。

        是不是有點奇怪,云中鶴此時已經不是達芬奇上身了啊,為何還能模仿得如此相像?

        隨著這些精神病人的上身,已經出現了一種余暉效應。

        就是當一個精神病人在云中鶴體內呆得很久,而且許多次施展了天賦之后,云中鶴也漸漸掌握了這種天賦。

        這其實并不奇怪。因為每一次施展天賦神技的時候,是依靠云中鶴的身體去完成的。

        這就等于云中鶴自己練習了無數遍。

        當然了,云中鶴只有達芬奇三成不到的功底而已。讓他模仿字跡還行,因為這并不難。

        想要讓他去臨摹出一模一樣的《上京中元夜》還是完全做不到的,因為那是地獄級難度的。

        另外二十四號精神病人的口技,還有辨音,云中鶴也掌握了兩三成。

        包括九號量子的特殊計算能力,云中鶴也掌握了百分之五左右。

        又比如之前,讀心術精神病人離開云中鶴之后,他也學會了一點表情觀察術。

        但是有一種精神病人的特殊能力,云中鶴是真的完全學不會。

        比如二十七號鬼娘,能夠閱讀死人臨死前的精神印記,這仿佛超出了云中鶴的學習能力,因為這種天賦能力太詭異離奇了。

        ……………………………………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燕翩躚嘆息道:“不是親眼所見,我完全無法想象,這份軍令竟然是假的,可惜四皇子贏祛已經死了,否則他也會嘆為觀止吧。不過云中鶴你有點退化了啊,你可是連《上京中元夜》都能模仿得一模一樣的啊?你模仿的這份軍令,逼真程度甚至還不如你之前偽造的歸還落葉領契約啊!”

        那是當然,當時是達芬奇上身后的效果。

        云中鶴道:“這已經是我能力的極限了,你若不滿意,也沒有用。”

        燕翩躚道:“我能夠理解,完全能理解,因為你現在心緒不寧,充滿了絕望和悲憤,沒有之前巔峰水準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這份軍令已經足夠逼真的,甚至完全看不出瑕疵了。足夠了,可以了!”

        接著,燕翩躚拍了拍手。

        頓時進來了一個人,渾身黑衣。

        “掀開面罩,讓云中鶴大人看看你。”燕翩躚道。

        那個人掀開面罩,露出了一張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云中鶴大人,你還記得他嗎?”燕翩躚道。

        云中鶴不由得在腦子里面搜索這個人的面孔,足足好一會兒后,他記起來了,他見過這個人一面,當日護送井無邊等人去大贏帝國,就有這個人。

        這……這個人應該是風行滅大人的心腹啊,連他也叛變了?

        ”此人名叫風波惡,是風行滅大人的侄子,親侄子,非常得到贏祛皇子和風行滅大人的信任。”燕翩躚道。

        云中鶴面孔猛地一顫,道:“他叛變了?”

        “叛變多么難聽啊?”燕翩躚道:“我畢竟在大贏帝國黑龍臺呆了十幾年,心腹無數。雖然我叛變之后,大贏帝國黑龍臺進行了幾輪清洗,但難免會有漏網之魚,而眼前這個風波惡因為和風行滅的關系,沒有受到清洗,他其實是我的人。你說讓他去送軍令,是不是更有說服力?是不是毫無破綻?”

        云中鶴顫抖道:“你還真是處心積慮啊?”

        燕翩躚嘆息道:“云中鶴大人,為了這一天,我準備了多少年呢?當然要準備得足夠充分啊!”

        云中鶴道:“你應該還有臥底在大贏帝國境內吧,他們沒有被徹底清洗掉,甚至還擔任關鍵位置上。”

        燕翩躚聳了聳肩膀。

        然后,他微笑問道:“風波惡,你是風行滅大人的親侄子,現在我害死了他?你難過嗎?”

        風波惡長得很胖,而且很憨厚的樣子,和風行滅大人雖然是叔侄,但是并不是很像。

        聽到燕翩躚的問話后,風波惡道:“難過!”

        燕翩躚道:“那恨我嗎?”

        風波惡道:“不恨,若不是燕大人,我早已經死了,我的家人也已經真的死了。”

        燕翩躚道:“放心,你的家人一直生活得很好,我沒有她們的下落告訴任何人,包括南周帝國黑冰臺。”

        風波惡單膝跪下道:“屬下謝燕大人的恩德。”

        燕翩躚道:“好,你去吧!”

        風波惡頓時懷揣著偽造的四皇子贏祛軍令,消失在黑夜之中。

        云中鶴冷笑道:“現在我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你可以殺我了。”

        燕翩躚輕輕一笑,道:“云中鶴大人,你是一個天才,僅次于我的天才。怒帝陵墓里面十萬大贏帝國軍隊被屠殺的時候,你沒有看到,這可是我們聯手的杰作。但這一次我一定要讓你親眼看到這個華麗的效果,讓你看到大贏帝國剩下的幾十萬軍隊是如何慘死的!”

        然后,燕翩躚輕輕在云中鶴后腦勺輕輕拍了一下。

        云中鶴直接昏了過去。

        燕翩躚自嘲道:“你實在是太弱了,我還要小心翼翼地拍暈你,萬一不小心傷了你,月亮會跟我拼命的。”

        緊接著!

        兩名黑衣武士走了進來,拖進來一個人。

        正是之前被刺穿大腿的井無邊,他依舊昏迷不醒。

        而且他大腿上根本就沒有傷口,剛才刺穿大腿完全是假效果,飆血也完全是血袋。

        燕翩躚拍了拍井無邊昏迷的面孔,嘆息道:“自從井厄死了之后,井氏家族所有人都變得金貴起來了,我一個都不敢傷,免得月亮跟我拼命,我太難了!”

        “抬走吧,抬走吧,這個廢物看著實在讓人鬧心。”

        …………………………………………

        大贏帝國西南行省,征南大都督府。

        四十萬大軍的兵營,延綿幾十里!大贏帝國剩下的征南大軍全部都在這里了。

        各種各樣的糧草,輜重,軍械,武器,不計其數,堆積如山。

        而且邊境上的防線,完全固若金湯。

        正常情形下,南周帝國想要正面攻破這道邊境防線幾乎是不可能的。

        “報,報,報……”

        從幾個時辰之前,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就不斷受到了密報。

        關于特洛伊計劃,整個大都督府里面,就只有副帥呼延灼侯爵才知道,而且是不久前才知道。

        然后他整個人幾乎要徹底瘋了,他不算老將,今年才四十幾歲,但已經是大贏帝國頂級名將。

        得知了這個特洛伊計劃后,他內心大罵不止!

        太冒險了!

        太瘋狂了。

        完全失敗了,萬一出現差錯了,十萬大軍可就葬送在地下陵墓里面了。

        而且他無法想象,世界上還有這么大的陵墓?怎么可能!

        但不管這樣,他開始了焦灼的等待。

        時時刻刻都在等待裂風城那邊的消息,唯恐傳來噩耗。

        整個人心急如焚,輾轉難眠,火燒火燎。

        甚至一閉眼,就要做噩夢,夢到四皇子贏祛死了,夢到那十萬大軍全軍覆滅了。

        但是從幾個時辰之前。

        大贏帝國密探就不斷回報。

        第一個回報的消息,就把副帥呼延灼嚇了一大跳。

        大贏帝國密探發現了有火箭射上天空,但是卻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南周帝國是想要傳達什么信號。

        但是幾個時辰后!

        傳來的都是好消息了!

        “啟稟副帥,裂風城出現了廝殺聲,好像是我們大贏帝國軍隊偷襲了南周帝國大軍。”

        “啟稟副都督,裂風城廝殺聲結束,南周帝國大軍倉皇逃出,死傷無數。”

        “啟稟副都督,裂風城主府廢墟,點燃了火焰。”

        頓時,副帥呼延灼狂喜。

        計劃成功了,特洛伊計劃成功了。

        我大贏帝國占領裂風城了,四皇子瘋狂的計劃成功了。

        片刻后!

        最終的正式公文來了。

        “風波惡,快進來,快進來……”副帥呼延灼焦急道:“四皇子怎么樣?我軍傷亡如何?哦,你叔父風行滅怎么樣?”

        作為風行滅大人的侄子,風波惡果然地位頗高,副帥呼延灼也完全認得他。

        風波惡二話不說,直接地上了偽造的四皇子贏祛軍令。

        這份軍令雖然是云中鶴親手偽造的,但至少在呼延灼看來,是沒有任何破綻的。

        這就是四皇子贏祛的筆記,他再熟悉沒有了,還有這些印章,完全都是真的。

        果然是好消息!

        四皇子的特洛伊計劃成功,擊敗了南周帝國大軍,殺了十幾萬。

        但是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帶著幾萬殘軍逃跑了,而且大贏帝國十萬大軍也傷亡慘重,缺乏軍械,尤其是弓箭。

        這點呼延灼是知道的,四皇子贏祛讓十萬大軍扮演難民去的裂風城,什么武器都沒有帶,更別說弓箭了。

        澹臺城的敖心,馬上就會率領幾十萬大軍北上,攻打裂風城。

        僅僅只有幾萬守軍的裂風城危在旦夕,所以命令呼延灼率軍三十萬,前往裂風城防線,支援四皇子贏祛。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這是軍令的最后內容。

        “四皇子殿下的軍令,我收到了。”呼延灼道:“但為何不用密文,要用明文?”

        風波惡道:“小人不知。”

        呼延灼只是隨便問問,因為這種緊急軍令,為了擔心引起誤解,經常會用明文。

        接著,副帥呼延灼什么都沒有說,直接走進自己的書房之內,靜靜打坐,一動不動。

        他仿佛在思考。

        這書房里面,整整有幾千本書。

        但他大部分都沒有看過,他只是喜歡嗅書的墨香味,說這樣能夠洗去身上的血腥味。

        ………………………………

        一個時辰后!

        副帥呼延灼下令,大軍集結,支援裂風城!

        但不是三十萬,而是二十萬!

        次日!

        呼延灼率領二十萬大軍,出了邊關,浩浩蕩蕩,前往裂風城防線。

        征南大都督的一切事務,交給了大贏帝國西南行省總督李文釗大人。

        ………………

        與此同時!

        澹臺城方向,南周帝國征北大軍副帥,帝國權臣怒浪侯熬心,率領二十萬大軍北上。

        整個無主之地,風云際會。

        更大的雷霆在裂風城上空凝聚。

        而這一次雷霆要碾碎的不是幾萬人,而是幾十萬!

        ………………

        裂風城內!

        “殿下,老虎出山北上了,魚兒也開始咬鉤了。”

        “大贏帝國征南副帥呼延灼率領二十萬大軍出了邊關,正急行軍朝著裂風城撲來。”

        大皇子周離嘆息道:“這一天,終于要來了!”

        是啊,終于來了!計劃中的一幕,也終于要發生了!

        當呼延灼率領二十萬兵臨城下的時候,就會知道什么是自投羅網,什么是走入地獄。

        城內的二十萬南周帝國軍團,加上敖心的二十萬大軍,直接將呼延灼這二十萬包了餃子。

        那個畫面,簡直不要太美啊。

        雖然呼延灼帶來的不是想象中的三十萬,而是二十萬。

        但是這個戰果也足夠輝煌了。

        加上之前的十萬,一舉殲滅大贏帝國三十萬大軍,而且還殺了主帥贏祛。

        那這一戰,大贏帝國算是徹底輸了。

        未來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都會跪伏在他的腳下,他率領聯軍六七十萬,浩浩蕩蕩撲向大贏帝國邊關。

        奪取大贏帝國西南行省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大殿下,呼延灼是非常謹慎之人,他一定會先派斥候來裂風城的,盡管我們扮成了大贏帝國的軍隊,而且還有一個贏祛的替身,但我還是擔心會露出破綻啊。”旁邊的一名南周帝國大將道。

        大皇子周離微笑道:“呼延灼一定會派斥候來打探裂風城的,但你知道怎么樣才不會露出破綻嗎?”

        南周帝國大將道:“卑職愚鈍,請大殿下指點。”

        大皇子周離道:“想要讓人不懷疑,非常簡單!一切都是真的,就不會讓人懷疑了。”

        南周帝國大將道:“我們假扮大贏帝國軍隊,就算扮得再真實,那也是假的啊。”

        大皇子周離道:“但井中月是真的啊,云中鶴是真的啊,而且她們已經歸順了大贏帝國了,這兩個人站在假冒的贏祛身邊,難道還不讓人相信嗎?”

        南周帝國大將道:“大殿下英明!”

        …………………………

        接下來幾天內!

        呼延灼派來了一波又一波斥候,前來裂風城打探消息,并且互相傳遞情報。

        不過……

        他派來的斥候,都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黑斥候,為首之人正是風波惡,這個已經叛變的密探,這個早就投靠了燕翩躚的人。

        這個人在裂風城和呼延灼的大軍,來回奔波,傳遞消息。

        跟在風波惡身后的斥候,也清楚地看到了城頭上的四皇子殿下,還有傳說中的云中鶴,他看上去和四皇子贏祛殿下顯得非常親密。

        四皇子的軍令非常急迫。

        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讓呼延灼,無比加快行軍速度,構建整個裂風城防線,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決戰。

        而呼延灼派去南部的斥候也傳來了消息,南周帝國副帥敖心果然率領二十萬大軍北上了。

        于是呼延灼率領二十萬大軍,加緊了行軍速度,幾乎是晝夜行軍。

        ……………………………………

        幾天之后!

        云中鶴一陣激靈,然后再一次醒了過來。

        發現自己正處于裂風城北邊城頭上,他旁邊就是假冒的四皇子贏祛,頂多只有八成相似,但是在遠距離是很難分辨的。

        燕翩躚低聲道:“云中鶴大人,醒一醒,醒一醒!你們大贏帝國征南大軍副帥呼延灼已經率領二十萬大軍兵臨城下了,我說過要讓你親眼看著這二十萬大軍被徹底毀滅,現在請您睜大眼睛看清楚啊。”

        “云中鶴大人,之前親手葬送了大贏帝國十萬大軍,現在又要滅掉二十萬。”

        “大贏帝國征南大軍的主帥,副帥,都算是死在你這個自己人手中。”

        “有意思吧,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坑死自己人。”

        “云中鶴大人,你真是我南周帝國的最大功臣,但與此同時,也是大贏帝國的天大罪人啊。”

        云中鶴瞪大眼睛!

        然后,他發現遠處的天邊,出現了黑黑壓壓的一片。

        是大贏帝國的軍隊,呼延灼帶領二十萬大軍來了,朝著裂風城來了。

        而此時整個裂風城,已經變成了一個天羅地網。

        呼延灼副帥一無所知,依舊帶著大贏帝國二十萬主力,正在漸漸走入周離和燕翩躚設下的天大陷阱。

        他們距離死亡陷阱,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燕翩躚此時終于興奮得有些發抖了。

        他的天大陰謀,終于要到達最高潮了,要收獲最巔峰的勝利了。

        而云中鶴的內心,真正激動緊張得顫栗。

        因為他的絕地大反殺,也要正式開始了!

        ……………………

        注:今天趕路近千里回家,晚上為爸爸辦七十大壽酒,一直到很晚才開始碼字,所以更新晚了,非常抱歉!辦酒要兩天,明天中午結束。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謝謝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