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九章:真正的臥底老0!是誰!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九章:真正的臥底老0!是誰!字體大小: A+
     

    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轟轟轟……”

        天上的雷霆越來越響,但暴雨就是不下來,從遠處望去,整個裂風城仿佛都在大火之中。

        為了這一場勝利,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

        幾百年的裂風城主府燒了,整個裂風城也燒掉了幾分之一。

        但只要能夠贏得這一戰,那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為這是一場國運之戰,贏者收獲的可能不僅僅是一個無主之地,甚至是未來的天下霸業。

        這是十個裂風城,一百個裂風城也換不來的。

        但為何云中鶴就這么不安呢?

        眼皮狂跳,心臟狂跳。

        緊接著,云中鶴的眼皮上一陣柔軟,因為井中月的玉手撫了上來,輕輕為他揉捏著。

        自從懷孕之后,她的變化真的好大,就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

        之前的那種神經質,兇猛,內心深處的殺戮暴力,仿佛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溫柔和母性。

        在馬車里面,她依偎在云中鶴懷中,看著遠處火光中裂風城。

        之前她和云中鶴說過,她內心深處特別渴望燒房子,尤其是將整個城主府徹底炸毀,或者付之一炬。

        所以云中鶴說她骨子深處是充滿毀滅欲的。

        現在整個裂風城都在燃燒,應該能夠讓她感覺到刺激了吧。

        云中鶴笑道:“月亮,你一直以來最喜歡火焰,對于這場大火,你是不是期待很久了?”

        井中月望著云中鶴,道:“我已經不大喜歡火了。”

        然后,她靜靜望著天。

        “啪啪啪啪……”

        一陣陣雷霆轟鳴,一道道閃電,如同游龍一般瘋狂劈下來。

        裂風城上空的烏云越來越厚,越來越厚,仿佛給人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就仿佛這些黑云要將整個裂風城徹底碾碎的感覺。

        這暴雨怎么還不下來啊?

        再不下暴雨,整個裂風城都要被燒了啊。

        按照云中鶴的計劃,裂風城要被燒掉,但是卻又不能燒得太狠。

        因為接下來,它還是要成為大贏帝國軍隊的一個重要據點。在攻打下澹臺城之前,裂風城都會是大贏帝國軍隊在無主之地的統帥部。

        真是奇怪啊。

        之前云中鶴對大贏帝國其實是沒有太大的歸屬感的,這幾天歸屬感莫名其妙的暴漲了。

        因為風行滅大人?

        因為四皇子贏佉?

        當然還因為許安蜓小姐姐,還有小寶寶,裂風夫人,井無邊等人,都已經秘密轉移到大贏帝國去了,除了許安蜓小姐姐之外,其他人只知道自己被秘密轉移了,甚至連轉移到哪里都不知道。

        接下來一直到裂風城大戰結束,不管是井無邊,還是裂風夫人,麝香夫人,他們全部都會在大贏帝國黑龍臺的監視之下,沒有自由,不得外出和任何人接觸。

        甚至連許安蜓小姐姐也不例外,哪怕她是黑龍臺自己人,也要嚴苛遵守紀律,不得和任何人接觸。

        忽然一顆雨滴落下,黃豆大小的雨點。

        接下來,很快演變成為了傾盆大雨。

        嘩啦啦!

        天上如同被捅了一個大窟窿一般,暴雨傾盆。

        很快裂風城的大火就被澆滅了,只剩下濃煙滾滾,很快連濃煙都消失了。

        大火被澆滅了。

        按說云中鶴應該安心了啊,應該平靜下來了啊。

        但不知道為何,他還是不安。

        為何會不安啊?究竟哪里出問題了啊?

        完全沒有問題的啊。

        知道地下陵墓存在的,僅僅只有井中月,云中鶴,風行滅,贏佉皇子四人。

        知道裂風城歸順大贏帝國,僅僅只有云中鶴,井中月,冷碧三人。

        沒錯,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確實進入了地下陵墓之內了。但是他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根據命令進入的。

        而一旦進入地下陵墓之后,就再也不能出來了。所以軍中人數雖然多,但是泄密的可能性是沒有的。

        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秘密,如何泄密?

        至于云中鶴的特洛伊木馬計劃,只有贏佉,風行滅,云中鶴,井中月四個人知道。

        完全沒有問題的啊。

        那自己為何如此不安呢?

        云中鶴拼命想要找到自己不安的根源,但完全如同一團亂麻一般,找不到頭緒。

        但他只知道,這次如果出事,大贏帝國折損十萬主力,丟掉裂風城這個戰略據點。

        那……就意味著兩國的決戰輸了,大贏帝國可能徹底失去無主之地。

        而南周帝國隨時可以用無主之地作為根基,隨時北上進攻大贏帝國,就算不真正開戰,無邊無際的騷擾偷襲也受不了。

        而大贏帝國卻永遠也進攻不到南周帝國。

        那樣,就徹底失去了戰略主動權了。此消彼長之下,對大贏帝國完全是巨大打擊。

        一旦如此,風行滅必死無疑,四皇子贏佉也完了。

        那樣,他云中鶴真的成為罪人了。

        為何如此不安?究竟哪里出問題了?哪里出問題了?

        云中鶴拼命地想,就仿佛鉆入牛角尖一般,頭痛欲裂。

        井中月輕輕安撫著云中鶴,按壓他的太陽穴,柔聲道:“這幾天你太累了,躺下來好好休息一會兒吧。”

        然后,云中鶴就躺在井中月的腿上,閉上眼睛。

        竟然真的睡著了過去。

        ………………

        睡夢中,云中鶴直接進入了x精神病院。

        他不由得一愕?日期到了嗎?

        哦,確實到了,今天是十月初六。

        但現在不是晚上啊,而且他沒有要更換精神病人的意思啊。

        今年十個月過去了,云中鶴只使用了兩撥精神病人。

        第一波是達芬奇和音魔女,超級好用。

        第二波是九號量子,同樣好用得無比,接下來兩國大決戰,云中鶴更需要量子了,需要它的實戰模擬,因為實在是太好用了。

        甚至接下來半年之內,他都不會更換精神病人的。

        而每次只要他不換精神病人,夢境中也根本不會出現x精神病院的小會議室。

        然而,現在這個x精神病院的小會議室出現了。

        除了貝多芬之外,生下二十四個精神病人整整齊齊坐在前面。

        哦不,也不算整齊,因為24號依舊坐在23號身上。

        靠,24號你口口聲聲說和貝多芬是知己,結果卻又和23號達芬奇黏在一起,私生活好亂啊。

        云中鶴道:“我沒有想換精神病人啊,為何還會來到這里啊,九號量子我用得很好,不需要換。”

        “不,你需要。”小會議室內一個聲音響起,也不知道是誰。

        靠!

        什么意思?難道我換不換精神病人,我自己說了還不算。

        緊接著,九號量子的身影直接從云中鶴身上脫離而出,飄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在所有精神病人中,九號量子是最不愿意出院的,他就想要呆在里面安安靜靜進行他的計算和研究,所以迫不及待地離開了。

        接下來!

        熟悉的光柱照射了下來,開始隨機轉動。

        每一次都照亮一個人的面孔。

        云中鶴算是明白了,他自己想要什么精神病人沒用,要看x精神病人給他配哪一個精神病人。

        這個光柱移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最后光柱停止,照射在一個人的臉上,不,她沒有臉。

        “院長,奴家又來了,你可想死奴家了。”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云中鶴不由得一顫。

        因為這個聲音,太讓人不寒而栗了。

        鬼娘,貞子一般的鬼娘,永遠都被長發遮住,看不見面孔的二十七號鬼娘。

        她曾經上過一次云中鶴的身,也被云中鶴認為是最雞肋的一個精神病患者。

        因為她的本事只有一個,能夠聽到死者最后的呼喊,能夠透過死者的眼睛,看到對方臨死前的最后一幕。

        幾乎還沒有等到云中鶴反應過來,這個二十七號鬼娘迫不及待地上了云中鶴的身。

        瞬間,云中鶴身體猛地一抖,打了一個寒顫。

        ………………

        云中鶴沒有醒來,而是在睡夢中進行思考。

        x精神病院無視他的意志,強行結束了上一個周期,讓九號精神病人量子離去,并且“隨機”抽取了二十七號鬼娘。

        這絕對是有深意的。

        毫無疑問,這是讓云中鶴去詢問死者。

        是有天大的秘密等著他去挖掘。

        那最近有哪些死者呢?

        被處死的聞道夫,他被認為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

        還有一個死者,就是剛剛咽氣不久井厄老城主。

        這是提醒自己,用鬼娘去問這兩個人臨死的最后心聲嗎?

        難道這里面有驚人的秘密嗎?

        會是什么秘密?

        這個秘密,難道才是云中鶴不安的根源嗎?

        不知道為何,自從鬼娘上身之后,云中鶴紛亂的思緒,竟然暫時平靜了下來,真正沉沉睡去。

        而且接下來,他還做了一個夢。

        夢到了怒帝陵墓皇宮里面的那個黃金寶座,他夢到自己緩緩坐了上去。

        ………………

        幾個時辰后!

        云中鶴醒了過來。

        “月亮,我做了一個夢。”云中鶴道:“不,準確說是兩個噩夢。”

        “什么?”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第一個夢,怒帝陵墓皇宮大殿地下,有一個黃金寶座,我剛剛坐了下去頓時天崩地裂。”

        井中月道:“可是我們去探過,在怒帝的陵墓宮殿里面,并沒有什么黃金寶座啊。”

        云中鶴道:“第二個夢,我夢到井厄大人的墳墓被人掘開了,棺材就暴露在外面,你說這兩個夢究竟是什么意思?”

        井中月想了一會兒道:“首先,我們沒有發現地下陵墓里面有什么黃金寶座。但如果真的有,它就是一個非常危險的象征。”

        云中鶴點了點頭,當人看到黃金寶座會有什么感覺?

        充滿了渴望,想要坐上去。仿佛坐上去,就能享受帝王的感覺。

        而通常這個寶座一旦坐上去,可能就意味著萬劫不復。

        真正的皇座本來就是血流成河,而云中鶴夢到怒帝陵墓里面有一個皇座,究竟是兇還是吉呢?

        又代表著什么涵義呢?

        井中月想了一會兒道:“如果,這個地下陵墓真的有黃金寶座,那應該是非常危險的東西。越耀眼的東西越危險,任何盜墓者見到這個黃金寶座,本能就會坐上去,設計這個陵墓的人,一定會想辦法利用這個黃金寶座殺人,因為這個黃金寶座只有怒帝自己才能坐。”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夢到這個黃金寶座,可能是大兇之兆?”

        井中月道:“我不相信什么夢境預兆,但是怒帝陵墓里面如果真的有黃金寶座,那一定是很危險的。”

        云中鶴沉思了好一會兒,道:“月亮,我要回去一趟,最后再去看一下那個地下陵墓。去看究竟有什么是我們之前沒有發現的,可能給十萬大軍帶來危險的東西,看是否還有疏漏。另外我想把岳父大人的尸骸火化,然后帶走。”

        鬼娘上身,詢問尸體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驚悚了,云中鶴不能明說。

        盡管他和井中月是夫妻,但關于精神病上身這個秘密,還是最好不要說出來。

        井中月道:“我跟你回去。”

        “好。”云中鶴道。

        井中月起身準備,跟著云中鶴一起潛回裂風城。

        沒有帶任何人,因為這個關鍵時刻,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

        ………………

        幾個時辰后,云中鶴和井中月秘密潛回到裂風城之內。

        此時,這座繁華的城市徹底成為空城,充滿了孤寂。

        整座城市燒掉四分之一,高處的城主府已經只剩下斷壁殘垣了。

        大雨之后,整座城市的火焰都被剿滅了。

        整個城市,空無一人。

        就連一條狗都沒有。

        從表面上看去,根本無法想象到這座城市下面的地下陵墓,會藏著十萬人。

        神不知,鬼不覺啊!

        按照這樣下去,云中鶴的特洛伊木馬計劃是必行成功的啊。

        一定能夠消滅南周帝國二十萬大軍,能夠取得輝煌勝利的啊。

        為什么會充滿不安啊?

        沒有道理啊!

        云中鶴和井中月潛入一間普通房子里面,打開某個機關,花園的地面裂開,出現了一個隱秘的入口。

        從這里就可以進入地下陵墓之內。

        井中月拔劍,柔聲道:“夫君,我在外面守著,你進去和大贏帝國統帥說話,盡量要快,南周帝國大軍距離不遠了。”

        云中鶴點了點頭,這是最穩妥的。

        因為這座城市雖然空無一人,但是很可能會有南周帝國的密探或者斥候出現。

        井中月守住這個秘密入口,萬一有人靠近,她立刻殺之。

        通過秘密入口,云中鶴進入了地下陵墓之內。

        剛剛進入陵墓之內,他就立刻被抓了!

        大贏帝國的武士第一時間發現了他,并且將他抓捕,這些武士都還不認識云中鶴的。

        “快,帶著我去見你們的主帥,還有風行滅大人。”云中鶴道。

        片刻后,云中鶴被戴上了頭罩,帶去了地下陵墓宮殿中,也是這十萬大軍的指揮中心。

        此時,這十萬大軍把整個地下陵墓變成了一個軍事堡壘。

        鐵甲在身,手握兵器,隨時備戰。

        這個地下宮殿群,每一個地方都有把守。

        十萬大軍,緊張有序,時刻準備聽從命令,沖出地面,消滅南周帝國大軍。

        這個地下陵墓超級巨大,但進來十萬大軍后,還是顯得尤其擁擠了。

        ………………………………

        “小鶴,你怎么來了?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趕緊走,趕緊走。”

        “四皇子殿下怎么說的?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接下來的一切交給我們了,你要相信你的戰友。”

        風行滅立刻沖了上來道:“南周帝國大軍很快就要來了,你趕緊走。井中月大人呢?”

        云中鶴道:“她在外面入口守著,我內心不安,所以再來最后檢查一遍這個地下陵墓。”

        風行滅道:“對了,確實有一件奇事。”

        云中鶴道:“什么?”

        風行滅道:“在陵墓中間宮殿,有一個黃金寶座正在緩緩上升。”

        云中鶴驚愕,趕緊前往陵墓正中央。

        果然,看到了一個金光燦燦的黃金寶座,這應該就是怒帝的皇位?

        之前云中鶴和井中月來這個地下陵墓的時候,這個黃金寶座是不存在的。

        按照風行滅的說話,這個寶座是緩緩上升的。

        云中鶴道:“這個黃金寶座,千萬不能碰,因為它可能是機關。”

        風行滅道:“放心,這個黃金寶座不會有人坐,甚至不會有人靠近。我們對這個尤其忌諱,坐黃金寶座,豈不是想要謀反嗎?”

        云中鶴道:“這還遠遠不夠,需要將這個宮殿徹底封鎖起來,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這宮殿半步。”

        風行滅大人道:“好。”

        接著,云中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鬼娘上身,既然能夠詢問死尸,那千年之前的死尸呢?

        能不能詢問他臨死的最后一句話,能不能看到他臨死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呢?

        于是,云中鶴問道:“風大人,所有的兵馬俑,你們都剝開外殼了嗎?”

        風行滅道:“沒有,我們留下了幾個地位尤其高的兵馬俑,沒有破開,里面的尸體應該還是栩栩如生的,準備進獻給皇帝陛下。”

        云中鶴道:“帶我去,我有用。有大用,急用。”

        ………………………………

        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從地下陵墓里面鉆了出來。

        井中月急切道:“夫君,要快,要快!”

        不用井中月告訴他發生了什么事,他已經聽見了,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南周帝國的大軍來了,準確說是南周帝國的先鋒騎兵來了,應該在好幾里外,但是這支騎兵的規模非常大,所以哪怕隔著好幾里,整個地面都已經開始顫抖了。

        “走,走……”云中鶴道。

        井中月一把抱起云中鶴,朝著外面狂奔,直接去井厄的秘密陵墓。

        他葬在城主府不遠處的一個山中,沒有墓碑,什么都沒有的。而聞道夫大人,也葬在這隔壁。

        將來大戰獲勝,井中月重回裂風城,擔任中都督的時候,會重新給井厄造一個華麗的大墓。

        “咦,那里怎么被刨開了?”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那是聞道夫老師的墓。”

        是野狗聞到味了嗎?竟然把墳墓都給拋開了,棺材都露在外面了。原來被刨開的墳墓是聞道夫的,而不是井厄的。

        云中鶴不由得朝著井中月望去。

        “都帶走吧。”井中月道:“他終究是我的老師。”

        云中鶴上前,將棺材撬開,然后將聞道夫的尸體裝入到麻袋之內。

        接著,用更快的速度去將井厄的墳墓,將他的棺材也挖出來。

        將兩具尸體都放在馬車之內。

        本來是打算在這里鬼娘上身,詢問秘密的,然后進行火化的。

        但是現在來不及了,南周帝國的前鋒騎兵來得比想象中更快,沒有時間了。

        只能吧尸體先帶走。

        “走,走,走……”

        兩人飛快駕車,從裂風城北門沖出。

        而此時,南周帝國的一萬騎兵,距離裂風城的南城門,僅僅不到五里了。

        只不過城門南有大面積坍塌,他們不得不放慢速度。

        ……………………………………

        “夫君,你在地下陵墓宮殿中,發現了什么?”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真的有一個黃金寶座。”

        井中月驚愕道:“你的夢那么準嗎?”

        云中鶴道:“或許,這只是一種非常合理的心理暗示,在怒帝地下陵墓宮殿中,沒有黃金寶座是不正常的。”

        井中月道:“那你已經去警告過大贏帝國軍隊,千萬不要碰那個黃金寶座了嗎?”

        云中鶴道:“警告過了,而且徹底關閉那個大殿,不許任何人進入。”

        井中月道:“你現在還充滿了不安嗎?”

        按說他封鎖了那個宮殿,嚴禁任何人觸碰那個黃金寶座,應該已經把某種可怕的風險扼殺于萌芽之中了,不應該有所不安了啊。

        井中月欲言又止,很顯然她想說是不是要中止這個特洛伊計劃。

        但是……沒有時間了。

        就算此時提出立刻停止特洛伊計劃也來不及了。

        因為南周帝國的前鋒騎兵已經到了,二十萬大軍就在后面,明日也能到裂風城。

        井中月終極還是說出口,道:“要不要中止這個特洛伊計劃?”

        云中鶴想了一會兒,搖頭道:“不用,而且也沒有時間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而就在此時,井中月耳朵豎起。

        “走,南周帝國的騎兵朝著我們的方向來了。”井中月低聲道。

        南周帝國的騎兵,已經開始圍繞裂風城開始布防,開始搜索了。

        一旦被南周帝國騎兵發現,井中月可只有一個人,如果是之前還好,她現在可是懷孕了。

        而且這可是足足有一萬南周帝國騎兵,就算是戰神重生,也殺不出去的。

        到那個時候,他和井中月可就要折在這里了,就算不死也可能成為俘虜。

        …………………………

        整整幾個時辰后!

        云中鶴和井中月終于徹底遠離了裂風城,遠離了南周帝國的騎兵。

        又過了一會兒,終于追上了裂風城的幾千軍隊。

        井中月臉色有些蒼白,氣息有些急促,她小心翼翼捂住肚子,柔聲道:“夫君,我……我要去躺躺,我不能動彈了。”

        云中鶴心疼無比,柔聲道:“對不起,月亮,我折騰你了。”

        井中月捂住了云中鶴的嘴,柔聲道:“接下來的事情,你自己做,我就不陪著你了。”

        接下來,云中鶴要將聞道夫和井厄城主的尸體火化成灰。

        井中月懷有身孕,不愿意見到這一幕。

        …………………………

        先讓人堆滿了柴禾堆,并且準備了油。

        接著,所有人離去,云中鶴一人留在火化現場。

        將聞道夫和井厄大人的尸體分別放在不同的柴禾堆上。

        云中鶴長長呼了一口氣。

        關鍵的時刻到了,鬼娘該上身,詢問這兩具尸體了。

        聞道夫大人,作為南周帝國的臥底,你會有什么驚天的秘密告訴我嗎?

        井厄城主,岳父大人,你可有什么驚天的秘密要告訴我嗎?

        你們能夠幫我找到這個不安的根源嗎?

        或者說,你們能夠印證我內心的猜疑嗎?能夠證明我的可怕推斷嗎?

        “二十七號,鬼娘上身!”

        隨著云中鶴一聲令下。

        頓時渾身一顫抖,一陣冰冷的感覺,貞子一般的鬼娘上身了。

        然后,云中鶴來到聞道夫大人的尸體面前,翻開他的雙眼。

        聞道夫大人,告訴我,告訴我。

        你臨死之前說的什么話,看到了什么人?

        鬼娘上身的云中鶴,盯著聞道夫大人尸體的眼睛,然后猛地一哆嗦。

        頓時,仿佛進入了聞道夫大人臨死前的一幕。

        耳朵里面,仿佛響起了聞道夫臨死之前的哀鳴。

        當然不是他口中的哀鳴,而是心中哀鳴。

        “燕蹁躚大人,我不是老千,但我的死會有價值嗎?我的死能夠幫助南周帝國滅掉大贏帝國軍團嗎?”

        “我不是老千,我不是老千,但我為你而死!”

        “我聞道夫的死,會有價值嗎?燕蹁躚大人,等你們打贏這一戰,等你們滅殺大贏帝國幾十萬大軍之后,能不能來我的墓碑面前給我燒一束紙,給我澆一杯酒呢?”

        這就是聞道夫臨死之前的心中哀鳴!

        他不是老千!

        他果然不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

        他只是被拉出來的替死鬼。

        因為只有揪出了這個所謂的老千,云中鶴才會放心,發揮繼續接下來的計劃。

        敵人有陰謀,有天大的陰謀。

        這個陰謀,要消滅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甚至要消滅大贏帝國的幾十萬大軍。

        聞道夫不是老千?那誰是老千?誰是老千?

        云中鶴不由得用鬼語,低聲狂呼:“聞道夫大人,告訴我,老千是誰?老千是誰?”

        “聞道夫大人,你的死毫無價值,甚至你的尸體都被狗刨出來了,你為這個老千死得不值,你告訴我,這個老千究竟是誰?”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六。諸位恩公,還有月票嗎?謝謝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