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八章:云中鶴遠走!1切結束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八章:云中鶴遠走!1切結束了?字體大小: A+
     

    歡迎您的光臨,請記住本站地址:,手機閱讀,以便隨時閱讀小說《史上第一密探》最新章節...
        有一件事讓云中鶴很不解!

        井厄老城主壓根就不認識云中鶴,過去這一年時間內,他一直都處于昏迷之中,從未見過云中鶴。

        所以他對云中鶴應該沒有任何信任度和熟悉度,又會有什么重要的話要和他講呢?

        這點就非常奇怪啊。

        但不管怎么樣,還是先過去吧!

        …………………………

        等云中鶴趕到井厄房間的時候,井中月已經站在了門外,雙眸通紅,立刻朝著云中鶴望來。

        云中鶴趕緊上前,握住了她的雙手。

        “這是好事啊,為什么要哭?”云中鶴柔聲道。

        不僅是井中月,還有裂風夫人,麝香夫人,井無邊等等所有人都站在外面。

        裂風夫人已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了,這是什么意思啊?

        “孩子,我夫君要見你,有話囑咐你,快進去吧。”裂風夫人哭泣道。

        云中鶴趕緊走了進去。

        井厄老城主躺在床上,枯瘦的身體如同干柴一般,仿佛一陣風就能吹跑。

        但是此時他卻滿臉通紅,兩只眼睛灼燒著離奇的光芒。

        這一幕讓人不由得想起了一個詞,回光返照。

        難怪他會蘇醒過來,難怪井中月、井無邊和裂風夫人,都要哭。

        所以這一次談話,有點類似于臨終之前交代遺言,所有的至親都交代過了,就剩下云中鶴了。

        云中鶴來到井厄床前,蹲了下來,裂風夫人上前將門關上。給兩個人私密的空間。

        “呼,呼,呼……”井厄每一次呼吸都用盡了全力,如同扯風箱一般,仿佛下一秒鐘就會停止呼吸。

        而且面對云中鶴這個陌生人,他的話仿佛有點無從談起。

        “我對你,又熟悉,又陌生!”井厄緩緩道:“陌生是第一次見,熟悉是因為無數次聽到你的名字,你的事情。”

        “我之前雖然人事不省,但是我的妻子,還有無邊,月兒都經常來我身邊說話,我能夠聽得見,就是不能給出任何回應。”

        云中鶴知道,很多植物人其實都能聽見,就是失去了對身體的所有控制。

        “無邊每一次都會說到你,你是他唯一的好友,也是他最崇拜的人。最近幾個月,月兒每一次和我說話,也都會說到你。”

        “現在第一次見到你,發現你如此俊美,果然配得上我的月兒。”

        云中鶴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說岳父過獎了?

        “云中鶴,聽說你是一個孤兒?”井厄道。

        云中鶴點了點頭。

        井厄道:“那一定不要怪你的父母,他們肯定是迫不得已,才將你丟下的,否則你這么漂亮的孩子,哪一個父母都舍不得丟棄。”

        云中鶴無言。

        井厄道:“孩子,其實我犯過和你父母一樣的錯誤。我也曾經害過一個孩子成為了孤兒,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

        “有人說我是一個冷血動物,說我在婚禮上當場殺死了我的新婚妻子。”

        云中鶴知道這件事情,五十年前井氏家族丟掉了裂風城,被家臣安氏家族奪了基業。

        之后井厄改頭換面歸來,成為了當時裂風城主安道天的麾下愛將,并且迎娶了他的女兒。

        也就是在婚禮當晚,井厄發動兵變,將安氏家族殺得干干凈凈,奪回了城主之位,包括殺了他自己的新婚妻子。

        “我沒有殺她,我讓人把她捆綁起來送走了,遠遠送走了,我沒有殺她。那個被我殺掉的新娘,戴著蓋頭,其實是另外一個女人。”

        說到這里,井厄泣不成聲。

        好吧,這是真相,但是為何要告訴我?

        “無邊是一個好孩子,他最相信的人是你,月兒也最相信你,所以決定我們井氏家族命運的人就是你了,對嗎?”井厄問道。

        云中鶴點了點頭。

        井厄道:“走,立刻走,帶著無邊,帶著我的妻子,帶著我的妹妹,帶著你的孩子,帶著月兒走得越遠越好。裂風城不要了,基業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走!”

        “孩子,你和我長得不一樣,但不知道為何,我看到你就如同看到三十年前的自己。”

        岳父大人,您腦子糊涂了吧,這句話很不符合邏輯啊。

        你都說和我和你長得不一樣,怎么看到我就想到三十年前的自己?

        我們不一樣!

        不僅長得不一樣,而且性格也不一樣。您野心勃勃,一心只想著復仇,奪回井氏家族基業,而我沒有任何野心,也不想復仇,只想著保護身邊的人,只想著能夠打贏這一戰,滅掉南周帝國這二十一萬大軍,為大贏帝國立下巨大的功勛。

        “月兒跟著你很好,她的性格有點問題的,但我相信你能夠感化她,讓她變成一個正常幸福的女子,要給她時間。”

        云中鶴道:“我知道,月兒之前性格有點乖張,而且充滿了殺戮欲望,但是現在已經好多了,因為她懷孕了,她現在連刀子都不拿了。”

        井厄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很高興,我要做爺爺了。哦,是外公。”

        接著井厄道:“記住我的話,千萬別留在裂風城,走得越遠越好。帶著井無邊,帶著月兒,帶著所有人離開,去大贏帝國也好,去其他地方也好,總之不要留在這里。”

        云中鶴道:“岳父大人,你的中風不是偶然病倒,是有人害你對嗎?那個人是誰?”

        井厄搖頭道:“不重要了,不重要了。不要復仇,不要復仇。從今以后,我的家人,就是你的家人,只要你們日子過得快樂就重要,不要想著害我的人是誰,也不要想著復仇。”

        說罷,井厄老城主的目光漸漸暗淡了下去。

        很快,他又變得神志不清起來了,開始喃喃自語。

        “月亮,我的月亮,我的月亮,我的月亮……”

        他聲音越來越急促,但是聲音也越來越小。

        云中鶴趕緊道:“月亮,進來……”

        井中月飛快地沖了進來,握住了父親井厄枯瘦的手。

        “月亮,我的月亮,對不起,對不起,爸爸要走了……”

        井中月淚水不斷滑落,握緊井厄的雙手,拼命地搖頭,無聲的慟哭。

        “月亮,我的月亮,我的月亮,我的月……”

        然后,井厄的聲音停了,最后一個亮字仿佛被他永久咽了下去。

        他停止了呼吸。

        無主之地的一代梟雄,正式與世長辭。

        死的時候,他始終睜大眼睛,這算是死不瞑目嗎?

        他怎么會瞑目?如今的裂風城危如累卵,他怎么會瞑目?

        足足好一會兒,兩行濁淚,緩緩滑落。

        井中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慟,甚至那種哭都哭不出來,整個人激烈地抽搐。

        而且她體內的真氣開始橫沖直撞,一半身體滾燙,一半身體冰冷,竟然是有走火入魔的感覺。

        這把云中鶴給嚇壞了。

        這樣下去,她真的會重傷的。

        “月亮,月亮,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小心肚子里面的孩子。”云中鶴抱緊了井中月。

        井中月此時惶恐地抬頭看了一眼云中鶴,然后一聲嗚咽,因為橫沖直撞的真氣傷了內臟,竟然一口鮮血嘔了出來。

        她迷戀地望著云中鶴,然后直接昏厥了過去。

        云中鶴用盡所有力氣,將井中月抱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岳母大人,井老城主他走了。”云中鶴顫抖道。

        裂風夫人仿佛枯木一般,沒有任何反應。

        麝香夫人直接癱倒在地,再也起不來了。

        而井無邊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反而傻笑出聲。

        …………

        足足幾個時辰后!

        井中月幽幽醒了過來,第一時間就開始目光尋找。

        找了好一會兒,目光凝聚在云中鶴臉上,然后淚水再一次涌出。

        “我……我一點都不愿意他醒過來,就這樣昏睡著挺好的,起碼還活著。”井中月哭泣道:“只要活著,就有念想,走了就徹底沒了。”

        “夫君你不知道,從小到大我和父親相處的時間非常非常短,等我剛剛體會到這兩個字的時候,他已經中風倒下了。”

        “我在這個世界的心,其實是由兩個人組成的,現在有一個人已經消失了。”

        云中鶴握緊她的手,柔聲道:“我會永遠在的。”

        井中月顫抖道:“你發誓。”

        云中鶴道:“我發誓,不管到天涯海角,我都和你在一起。”

        井中月道:“他們都說,我和父親長得很像。小時候我一點都不喜歡聽到這句話,但是現在……夫君,你說我父親,愛過我母親嗎?”

        云中鶴知道,眼前的裂風夫人不是井中月的親生母親,前兩任妻子才是井中月的親生母親。

        當時婚禮上,井厄公然殺妻,之后就仿佛受到詛咒一般,娶了三任妻子都死了,一直到裂風夫人才活了下來。

        所以,井中月算是井厄第三任妻子所生,對于這個女人,云中鶴真的不了解,但是既然能夠生出井中月這樣的女兒,肯定是極美的,至少比裂風夫人美。

        云中鶴道:“他肯定最愛的是你母親,否則也不會臨死之前,一直喊我的月亮。”

        ……………………………………

        “挺好的,挺好的,走了挺好的,至少不用在如同行尸走肉一樣活著了。”井無邊一邊哭,一邊道,他的整個人也仿佛被抽去了骨架子一般。。

        井無邊又道:“傲天,你覺得我傻嗎?”

        云中鶴道:“不,你不傻,你很聰明,你比很多人都聰明。”

        井無邊道:“對,我也覺得我自己很聰明。我聽說我小時候可聰明了,最后被人害了腦子,才變蠢的。但是我覺得就算現在我也一點都不蠢,我聰明得很。”

        云中鶴道:“對,你很聰明,我也覺得你很聰明。”

        井無邊道:“傲天,我不知道你要在裂風城做什么大事,我也管不了。但是你把我們送走,我,我母親,我姑姑,還有許安蜓,還有小寶寶,全部都送走。你和井中月要做什么大事,我管不了了。”

        云中鶴道:“好,我立刻送你們走,送你們去大贏帝國好嗎?”

        井無邊道:“好,只要能避開這里的大紛爭,去哪里都好。要送走我之前,和我說一聲,我和井中月也告個別。”

        云中鶴道:“好。”

        ……………………

        四皇子贏佉出現在云中鶴面前的時候,見到他雙目通紅,不由得問道:“怎么了?”

        云中鶴道:“井厄老城主過世了。”

        贏佉一愕,道:“節哀。”

        云中鶴點頭道:“謝謝。”

        贏佉猶豫了片刻道:“我們黑龍臺確實有對井厄下手過,但是根據我了解的資料,他的中風應該不是我們動手,南周帝國的可能性更大。”

        這當然是排除法。

        不過四皇子殿下,你這個人太坦白了。

        接著,四皇子贏佉道:“我已經決定了,執行你的那個計劃。”

        云中鶴道:“特洛伊木馬計劃。”

        將十萬大軍藏入地下陵墓,然后裂風城變成空城,拱手讓給南周帝國大軍,等到夜深人靜再殺出地面,消滅南周大軍,絕對是放大一千倍版本的特洛伊木馬計劃。

        四皇子贏佉道:“對,特洛伊木馬計劃。既然決定執行這個計劃,那就要全力以赴。”

        “接下來要辦這幾件事情。”

        “第一件,井中月大人宣布井厄城主死訊,并且宣布兇手是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

        某種意義上,這也算是實情,盡管贏佉皇子說過,井厄中風不是大贏帝國下手,但是大贏帝國確實想要害過他,而且也付諸于行動了。

        “第二件,井中月大人宣布棄城,并且給每一個逃難者發放一定量的糧食。這樣整個裂風城就會陷入混亂,進進出出,人員復雜,我們的軍隊就趁著這種復雜局面,進入裂風城。”

        “第三件,我們軍隊進入裂風城之后,立刻進入怒帝陵墓之內,第一時間根據最合理的方位,挖鑿全新的出入口。這個秘密出入口,一定不能少于三十五個,這樣才能保證在最短時間內,十萬大軍涌出地面,才能起到奇兵突襲之效果。“

        “第四件,等我們十萬大軍全部進入怒帝陵墓之后,井中月大人立刻率領裂風城所有軍隊撤離,留下一座空城給南周帝國。”

        云中鶴道:“是真的走,還是假裝走,黑夜里再潛回來,進入怒帝陵墓之內?”

        四皇子贏佉道:“真的走,徹底遠離裂風城。”

        云中鶴一愕道:“裂風城之戰,我們不參與?我和井中月不參與?”

        四皇子贏佉道:“云世兄,你的特洛伊木馬計劃成功概率很高,但是風險也不小。你不能留下來冒險,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不管這一戰成功還是失敗,你都要離開。”

        云中鶴道:“可是,我們最熟悉地形啊,這里是我們大本營。”

        四皇子贏佉道:“原本,我打算讓井中月大人指揮這一場大戰,畢竟這是她的家。但是……她已經懷孕了,而且井厄老城主剛死,我不能這么不人道,我不能讓她冒險。”

        婦人之仁!

        云中鶴幾乎要脫口而出。

        但是他一想到井中月的狀態,確實不太適合指揮這一場戰斗了。

        而且自從知道懷孕之后,她時時刻刻只想著保胎,已經不想戰斗了,這幾天她甚至連刀劍都沒有拿過了,唯恐上面的血腥氣沖了肚子里面的孩子。

        她一直口口聲聲說的一句話就是,我們井氏家族的女人,生孩子都不容易,一定要小心。

        但此時他真的體會到了大贏帝國對四皇子贏佉的評價了,這個人最不適合當皇帝。

        “沒有任何商量余地。”四皇子贏佉道:“云中鶴,你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而且完成得很好,你可以回到帝國接受嘉獎了。你的妻子井中月,已經是大贏帝國裂風侯了,不管這一戰是成功,還是失敗,你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所以接下來你必須撤離了。”

        “我妻子可以撤離,但我也要留下來。”云中鶴道。

        “不,這是命令。”四皇子贏佉道:“你要相信你的戰友,你要相信你的義父。”

        我的義父?我哪有義父?

        四皇子贏佉一愕道:“風行滅大人不是你義父嗎?難道你沒有答應?”

        呃?!這就尷尬了。

        風行滅大人這是單方面自認義父嗎?

        云中鶴道:“風行滅大人也會留下來嗎?”

        四皇子贏佉道:“對,他對裂風城非常熟悉,甚至比你,比井中月還要熟悉。”

        這點云中鶴還真信,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風行滅大人究竟有多少時間潛伏在裂風城內,說不定他已經想辦法用腳丈量過這里的每一寸土地了。

        云中鶴道:“四皇子殿下,我還是想要留下來,真的……”

        四皇子迎娶道:“云世兄,別忘記了,你還有一個剛出生不久的孩子。還有一個深受打擊的妻子,她肚子里面還有一個剛剛締結的生命。你不再是一個人了,你不能再有之前的想法了,那種擁抱死亡,行走在死亡懸崖的念頭,不要再有了。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已經不需要你再冒險了。”

        接著,四皇子斬釘截鐵道:“好了,這件事情不談了。”

        ……………………………………

        接下來,如同四皇子贏佉制定的計劃。

        裂風城主府公開宣布了井厄老城主的死訊,并且公開了葬禮,接受所有人的吊唁。

        在葬禮現場,超過上千人參加。不僅僅有裂風城的百姓,還有附近部分諸侯的使者,當然還有部分密探,肯定也少不了南周帝國密探。

        裂風夫人宣讀了云中鶴寫的宣言。

        指認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都是陷害井厄老城主的兇手,宣布井氏家族和兩大帝國勢不兩立。

        指責兩大帝國為了爭奪無主之地,無所不用其極,謀害諸侯,毀井氏家族百年基業。

        接下來,云中鶴告知在場所有人,南周帝國二十萬大軍距離裂風城,僅僅只有四百多里了。

        一旦開戰,裂風城必成齏粉。

        所以,井中月城主決定棄城而走。

        請裂風城所有民眾,躲避戰火,遠離裂風城。

        井中月城主愿意為每個人提供五十斤糧食,因為這是平均每個人能夠背的動的極限了。

        另外,井中月城主決定率領往西,前往西部荒漠。

        裂風城內愿意跟隨的,便跟隨她前往,不愿意跟隨的,絕不強求,她愿意散盡家財,分給那些不愿意跟隨她的士兵。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

        井中月城主竟然要棄城而走了?要前往西部荒漠?

        不過部分人也不是覺得很奇怪,因為他們也知道井中月有一個理想,成為自由自在的馬匪。

        最后,云中鶴飽含熱淚,充滿了憤怒和嘶啞道:“就算要走,我們因為絕對不會把裂風城留給南周帝國,也不會留給大贏帝國,這是井氏家族世世代代,流盡血汗才撿起來的城市,寧愿一把火燒掉,也絕對不便宜了敵人。”

        “所以三天之內,裂風城所有子民必須離開。”

        “三天之后,井中月城主會率領軍隊,棄城而走,前往西部荒漠,臨走之前,會一把火將裂風城徹底燒掉。”

        這話一出,所有人徹底轟然了!

        臉色劇變!

        有些人當場就離開了葬禮,或許是去稟報,或許是去收拾東西。

        而有些人立刻跪在地上,嚎啕大哭道:“主君開恩啊,千萬不能燒城啊,這是我們的家,不能燒啊!”

        這些人的想法也很簡單,他們覺得南周帝國就算占領了裂風城也不要緊,頂多只是換了一個主子而已,對他們生活并沒有太大的影響。

        可是一旦放火燒城,那就什么都沒有了啊,自己家的房子也就徹底被燒毀了啊。

        但云中鶴必須將這些人趕走,徹底把這座城市變成一座空城。

        云中鶴大怒道:“這座城必須燒,而且先從城主府燒起,三天之內,如果沒有離開的人,被大火燒死,就休怪無情了。”

        接下來,不管無數人嚎啕大哭,井厄城主的葬禮繼續。

        為了避免有人挖墳,井厄城主的葬地是保密的,只有有限幾個人知道。

        井中月沒有出席井厄的下葬,她一直躺在床上保胎,因為上一次機會走火入魔,把她和云中鶴嚇得魂飛魄散,因為出血見紅了,她還覺得這個小生命肯定是保不住了。

        但這個小生命還是很頑強的。

        但是井中月再也不敢動了,也不敢大悲大喜,就躺在床上保胎。

        這樣一來,她留下來作戰,更加不要提起了。

        但云中鶴很擔心,接下來要棄城而走,對保胎會不會有影響?

        井中月說不要緊,只要她不大悲大喜,就會沒事的。

        而且她武功很高,哪怕在馬背上,也能讓自己身體保持平穩狀態。

        ……………………………………

        接下來三天時間!

        裂風城一片混亂,無數人進進出出。

        每天都有大片的人逃出裂風城,每天也都有無數人進入裂風城,因為可以領到五十斤糧食。

        趁著這股混亂,大贏帝國扮作難民的軍隊,源源不斷進入裂風城之內,先進入某些房子之內,然后沿著幾個入口,直接進入了怒帝地下陵墓之內。

        就仿佛雨點深入大地裂縫一般,徹底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沒有存在一般。

        真的沒有破綻,為了徹底掩人耳目,進去房子多少人,一會兒還會出來一批人,而這批人就是黑龍臺密探,專門負責為這支軍隊掩護,每一次不同喬裝打扮,重復性地掩護。

        而且整個裂風城,完全亂到了極致。而且大部分房子都沒有主人了,任何人都可以入住。

        這幾天有多少人涌入裂風城?整整幾十萬。

        不僅僅是裂風谷的人,還有周圍領地的人也來占便宜,來領五十斤糧食。

        這幾天之內,城主府發放了整整幾千萬斤糧食!

        不僅如此!

        井中月還真的散盡了家財,把所有的金銀,把城主府所有的綾羅綢緞,所有的金器,銀器全部堆在城主府外的廣場上。

        然后集結了裂風城所有的軍隊,所有的官員。

        不愿意跟著她離開,前往西部荒漠的,可以任由拿走金銀離去。

        愿意跟著她離開的,只能帶糧食,不能帶金銀。

        這一天真是哭聲震天!

        結果,官員走了三分之二!

        軍隊走了四分之一!

        沒錯,僅僅只走了四分之一,還有四分之三的軍隊都愿意跟著井中月去西部荒漠,淪為馬匪。

        盡管,井中月并不是真的要去做馬匪,因為她此時已經是大贏帝國的裂風侯了。

        但戲還是要演的,接下來她真的要帶領軍隊前往西部荒漠。

        而且麾下所有軍隊,包括楚昭然,包括左岸,都不知道真相,都覺得井中月和云中鶴要帶他們去西部荒漠。

        歸順大贏帝國之事,僅僅只有井中月,云中鶴,冷碧三人知曉。

        但就算這樣,四分之三的軍隊都愿意跟著井中月落草為寇,從中可見井中月在軍中的威信有多高了。

        她的無敵英姿,真的已經深深銘刻在所有將士的心目之中了。

        ……………………

        幾天之后!

        裂風城的人都走空了!

        因為南周帝國的二十萬大軍距離裂風城只有三百里了。

        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早已經潛入地下陵墓之中,占地面積和裂風城一樣大小的地下陵墓。

        而且,井中月已經打算放火燒城了。

        當然了,之所以選擇在這一天燒城,有一個最簡單的原因。

        今天會下大雨,下暴雨。

        依舊是九號量子預告的,在天氣預報上,他還幾乎沒有錯過。

        幾天時間內!

        大贏帝國的十萬大軍,都已經進入怒帝的地下陵墓之內了。

        所有的糧食,兵器,鎧甲,淡水,都已經準備好了。

        一旦放火燒城,濃煙可能就會涌入陵墓之內,所以也要提前預備好,所有的封口都要做好防煙準備。

        當然了,大火燃燒的時候,濃煙是往上升騰,而不是往下的。

        但大火不能燒太久,否則濃煙還是會嗆進地下陵墓之內。

        ………………………………

        近六千軍隊跟在井中月的身后!

        要撤離了,要正式告別裂風城了。

        而且,此時的裂風城已經徹底變成空城了。

        接下來的一切,都要交給地下陵墓的十萬大贏帝國將士了,要交給那個云中鶴從來都沒有承認過的義父風行滅了。

        對于云中鶴來說,他的任務已經結束了,是該撤離的時候了。

        云中鶴覺得一陣陣不真實。

        這就要走了嗎?甚至以后再也不回來了嗎?

        接下來特洛伊木馬計劃的執行,兩大帝國在裂風城的命運決戰,和他云中鶴都徹底無關了嗎?

        這一場充滿奇跡,充滿風險,充滿未知的大決戰,就和他云中鶴無關了。

        要徹底放手,交給大贏帝國的戰友,交給贏佉皇子了。

        裂風城的一切,對于云中鶴來說,都算了結了嗎?

        云中鶴手中拿著火把,身后的幾百人也拿著火把。

        只要他扔出火把,這幾百人也會扔出火把,火燒城主府。

        火燒裂風城!

        只有這樣,戲才演得逼真,才震撼,才顯得井中月的決絕。

        寧愿毀掉裂風城,也絕對不留給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

        而且,城主府是一定要燒毀的。

        因為是獨立于城內的一個軍事堡壘,南周帝國一旦進入裂風城,一定會集結重兵在城主府,這個堡壘易守難攻。

        等大贏帝國軍隊從地下陵墓鉆出來之后,攻打重兵防守的城主府會帶來巨大的麻煩。

        而且城主府太關鍵了,一定會每一寸被檢查過,所以這里進入地下陵墓的入口,要徹底毀掉封掉。

        只有燒掉城主府,大贏帝國消滅南周大軍才會容易許多。

        “夫君,你動手吧,我不難過。”井中月淡淡道。

        云中鶴深深吸一口氣,手中的火把猛地扔了出去。

        他身后的幾百名武士也都把火把扔了出去。

        頓時,無數火把投入城主府內,大火熊熊燃燒。

        整個城主府,很快被大火吞噬。

        “走!”

        隨著一聲令下,云中鶴和井中月,帶著六千人狂奔而出,離開了裂風城。

        手中火把不斷扔出,火燒裂風城。

        在熊熊大火中,云中鶴和井中月距離裂風城越來越遠。

        接下來兩大帝國的傳奇性決戰,和他無關,他只需要等待消息,勝利或者失敗。

        距離越來越遠,

        高處的城主府,已經徹底付之一炬,那是井氏家族幾百年的家,如今徹底燒毀了。

        裂風城的上空開始烏云凝聚。

        “轟轟轟轟……”一陣陣雷霆劈了下來。

        真的有一種黑云壓頂的感覺,仿佛要將裂風城徹底碾碎。

        一切都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嗎?

        云中鶴再一次問道:“量子,我們的十萬大軍,我的義父,可都在地下陵墓里面。你確定這一場特洛伊木馬計劃能夠成功?能夠消滅南周帝國二十萬大軍?能夠大獲全勝?一旦出現差池,那我們的十萬大軍就完了,我就成為大贏帝國的千古罪人了。”

        九號量子道:“院長,我已經第十五次計算了,成功率87.8%,一切都比之前預想的還要好。”

        是嗎?那就好,那就好。

        云中鶴還是非常相信九號量子的。

        “走,走,走……”

        他和井中月率領著六千人,朝著西邊方向狂奔,徹底遠離裂風城。

        但不知道為何,兩只眼皮一直狂跳,越來越厲害,越來越厲害。

        內心的不安情緒,越來越濃。

        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哪里出了問題?

        ……………………

        南周帝國大營之內,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將所有人都趕到百米之外。

        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他的房子,否則格殺勿論。

        周離依舊在自己和自己對弈,淡淡道:“如何了?”

        他自己在和自己說話?室內明明空無一人啊。

        不,有一個人在。

        他站在黑影之中,所以仿佛隱形一般。

        “井中月和云中鶴棄城而走,放火燒城,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已經進入地下陵墓之中,那也是為他們準備的墳墓。”

        “敵人已經中計,我們請軍入甕計劃大功告成。”“

        “接下來就是不費吹灰之力,將大贏帝國的在陵墓中的十萬主力大軍徹底消滅,上演前所未有的殘忍屠殺,無聲無息的屠殺!”

        “屠殺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奪取裂風城,這一戰我們南周帝國將不費一兵一卒,贏得最輝煌勝利!”

        ……………………

        注:第一更送上,這幾章大高潮很難寫,但我會絞盡腦汁寫好的,拜求諸位恩公月票和支持,給您叩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