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七章:加官進爵!宿命啊!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七章:加官進爵!宿命啊!字體大小: A+
     
      十萬大軍?
      云中鶴和井中月不由得疑惑,哪里來的十萬大軍啊?
      他們派了幾百名密探,偵測了幾百里路,沒有發現大贏帝國任何軍隊行動痕跡啊?
      不過很快,云中鶴就明白了。
      難民!
      大贏帝國軍隊扮演難民過來了。
      兩大帝國大戰在即,整個無主之地陸陸續續都有民眾在逃亡。
      尤其是裂風谷封地內難民就更多了,諸侯聯軍十萬橫掃整個裂風谷,燒殺搶奪,無數子民都遭殃了,家里什么都被搶完了,沒有飯吃了。
      聽說裂風城贏了大戰,這群人就紛紛朝著裂風城而來。
      大贏帝國的軍隊就混在這些難民之中,化整為零,潛入裂風谷境內。
      這樣一來無聲無息,不會被敵人發現。
      二來速度快!
      因為大戰結束后,整整兩天多時間,云中鶴才說服了井中月歸順大贏帝國,之后風行滅大人又用了兩天的時間趕路去見四皇子贏佉。
      這加起來就耽擱了四五天時間了,而那邊南周帝國的反應是驚人的。
      看上去仿佛是澹臺滅明和使者談完,使者前往金州大都督府之后,南周大皇子周離才派軍北上的。
      但其實周離反應比這個迅速得多,而且在這一點上他和副帥敖心一拍即合。
      剛收到八百里加急的裂風城戰報后,甚至還沒有得到澹臺滅明的同意,南周帝國的兩位大帥立刻派遣十幾萬大軍北上,一刻也沒有耽擱。
      所以論出兵速度,南周帝國足足早了兩天半。
      當然,這種規模的行軍是無法隱瞞的,雖然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更遠,但是贏佉比云中鶴更早知道了南周帝國出兵的消息。
      他推演了無數次,也計算了無數次。
      發現如果正常行軍的話,一定會比南周帝國更晚。
      所以,他做了一個瘋狂的決定。
      在還沒有和井中月談判之前,選擇無條件相信云中鶴,用最快速度親自趕來裂風城。
      而且下令十萬大軍,不帶任何輜重,不穿鎧甲,不帶兵器,只帶著趕路的干糧。
      用最快速度,趕赴裂風城。
      正是在這種瘋狂的命令之下,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如同難民乞丐一般,瘋狂地撲向了裂風城。
      所以,盡管出兵晚了兩天半。
      但是大贏帝國的軍隊很有可能會早好幾天進入裂風城。
      南周帝國十幾萬大軍是全副武裝的,行軍速度再快,一天也就是幾十里而已。
      而打贏帝國這種行軍方式,只背著幾斤干糧和一個水壺,一天行軍一百多里。

      不得不說,兩大帝國真的是棋逢對手了。
      雙方主帥對戰場都有絕對的敏銳感,而且果斷得近乎瘋狂了,完全沒有任何猶豫。
      “我聽風行滅匯報,說你發現了一個怒帝陵墓,有足夠的鎧甲武器,所以我的十萬大軍什么都沒有帶。”四皇子贏佉道。
      云中鶴道:“對,怒帝陵墓里面的鎧甲和兵器無數,但是沒有弓箭。”
      沒有弓箭,這對守城戰極其不利啊。
      這種大規模的會戰,弓箭殺傷是非常重要的,箭雨覆蓋幾乎是戰場必備選項。
      但是怒帝陵墓里面,確實沒有弓箭,就算是有,也已經腐朽了。
      “沒有弓箭,就沒有弓箭。”四皇子贏佉道:“對了,有茶嗎?有吃的嗎?連續幾天幾夜趕路,實在是餓壞了。”
      云中鶴道:“快,上果汁,牛奶,牛肉。”
      片刻后,一大桌的饅頭,牛肉,牛奶,果汁擺滿了一桌子。
      四皇子贏佉和風行滅如同餓死鬼投胎一般,風卷殘云,每人吃了兩斤肉,喝了兩斤奶。
      “飽了,舒坦了。”贏佉拍了拍肚子。
      然后,優雅地拿出一張紙,擦拭嘴角。
      呃!殿下,您現在才講究皇室禮儀,是不是有點太晚了啊。
      可見他這幾天,實在是餓壞了,也累壞了,眼窩都深陷下去了。
      云中鶴第一次見到這位四皇子殿下。
      怎么說呢?太慘了!
      對不起起來,云中鶴此時俊美無匹,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四皇子贏佉,反而像是一個流浪漢乞丐。
      其實他長得是英俊的,尤其是鼻子,極其英挺。
      但是頭發白了一半,把這份英俊給破壞了。
      見到云中鶴目光望來,四皇子道:“哦,我少白頭。”
      好慘,僅次于禿頂了。
      接下來,贏佉皇子道:“井侯,我們開始談?”
      井中月道:“好。”
      然后,雙方在一張桌子上坐了下來,四皇子贏佉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匣子,打開之后,里面有一份圣旨。
      沒錯,是圣旨!有皇帝陛下私人印章,也有國璽,還有內閣印章。
      但圣旨的內容是空白的。
      贏佉皇子把圣旨打開,道:“井侯,這份圣旨是空白的,所以您隨便填。”
      云中鶴和井中月不由得一愕。

      靠,皇帝陛下也這么瘋狂的嗎?
      如果是還沒有歸順投降之前,你拿出空白的圣旨還說得過去,現在井中月都已經答應歸順了啊,你竟然還給空白圣旨隨便填?未免也太大方,太任性了。
      而且有空白的圣旨,應該之前拿出來才能更加收買人心啊。
      井中月搖了搖頭道:“請四殿下隨便填。”
      贏佉皇子一愕,然后目光朝著云中鶴望來道:“云世兄,你有什么意見?”
      殿下,太平易近人了啊?你是皇子,征南大軍主帥,真正的天之驕子,比澹臺鏡地位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澹臺鏡從來都不正眼看云中鶴一下的。
      云中鶴只是一個沒有品級的黑龍臺密探,你這一句世兄喊得太自然了。
      云中鶴搖頭道:“我沒有意見的。”
      贏佉道:“那就這樣,井中月大人冊封為裂風侯,兼任冠軍大將軍,你裂風城的軍隊全部歸你指揮,我另外再撥給你五萬大軍,如何?”
      這個條件,果然比之前云中鶴說的還要豐厚。冠軍大將軍,這個級別是很高了,而且直接給五萬大軍的兵權。
      贏佉接著道:“等我們拿下無主之地后,會劃分成為兩個行省,兩個中都督府,井侯可以擔任其中一個中都督。如果你不愿意離開家,這個中都督府就定在裂風城。”
      這個條件一出,云中鶴也倒吸一口涼氣。
      這……這也未免太大方了啊,直接封疆了啊。
      原本井中月只統治一個裂風谷,直接升級到半個無主之地都成為她的治地了。
      當然了,到時候無主之地的文官武將都由大贏帝國派遣,但井中月作為中都督的話,也絕對是大權在握了。而且她是一個女子,大贏帝國雖然也有女將,但中都督這個級別,半個都沒有。
      云中鶴此時都想吐槽了,四皇子殿下,你是一點談判都不會啊,不知道一點點往外吐,直接就上王炸了。
      這個條件別說給井中月,就算給澹臺滅明也無比心動啊。
      但是大贏帝國不會給澹臺滅明的,因為此人野心太大,太過于奸詐,權欲之心太甚。
      “那我們就談完了?”四皇子道。
      呃?!
      那行,我們就算談完了。
      想要不談完也不行啊,我只想要一輛奔馳,結果你直接給一輛勞斯萊斯,還能讓我說什么?
      “那接下來,我們談如何打贏這一場裂風城之戰。”四皇子贏佉道:“準確說,是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的第一戰。”
      對,應該稱之為兩大帝國的第一戰,只是恰好發生在裂風城而已。
      準確說,這一戰和井氏家族無關了。
      盡管一旦戰敗之后,井氏家族也會灰飛煙滅。但是在兩大帝國的碰撞面前,區區一個井氏家族的命運也微不足道了。
      因為這一戰,決定的是兩大帝國的命運。
      四皇子贏佉道:“云中鶴,對于這一戰,你有什么看法?”
      云中鶴道:“殿下,敵人多少軍隊?”
      四皇子贏佉道:“南周帝國十五萬,澹臺家族三萬,其他家族三萬,總共二十一萬。”

      那這一戰難打了。
      守軍十萬,攻城軍二十一萬。
      因為有堅城在手,倒是勢均力敵。但守城需要遠程武器,弓箭尤其重要。
      偏偏大贏帝國為了急行軍,沒有弓箭。靠著裂風城內的那點弓箭,遠遠不夠。
      緊急從大贏帝國軍營中調撥過來,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這種級別的大戰,箭支通常是幾百萬,上千萬支以上的。
      云中鶴道:“如果能夠全殲這支軍隊,這一場大決戰,我們大贏帝國是不是就贏了大半?”
      贏佉道:“可以這么說。”
      這一場大戰,雙方都是五十萬左右大軍。
      如果南周帝國這十五萬大軍全部折損了,那就損失了三分之一,加上了又失去了裂風城,基本上無主之地大戰,南周帝國就算是輸了。
      云中鶴道:“殿下,您請跟我們來,看一下這個怒帝陵墓。”
      ………………
      半個小時后!
      云中鶴,井中月,風行滅,四皇子贏佉出現在怒帝陵墓之內。
      此時整個怒帝陵墓的一小半已經坍塌了,被泥土徹底掩埋,但還有一大半是完整的。
      塌陷的那一笑半,都是屬于地下湖泊。
      剩下大半的陵墓,依舊保持完整,大約占據了整個裂風城山谷。
      看著這個恢宏無比的地下陵墓宮殿群,還有近十萬兵馬俑,實在是震撼得人失語啊。
      怒帝這是把整個大咸帝國皇宮都一比一搬到地下來了。
      風行滅和贏佉久久說不出話來。
      因為窮盡所有的思維,也無法想象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驚人的地下陵墓。
      贏佉是皇室子弟,對于皇陵是最了解的。大贏帝國的皇陵,充其量也就是一個一兩個地宮,純粹地下面積,也只不過是上百畝而已,這已經是耗費巨大民力了。
      眼前怒帝陵墓這種規模的地下宮殿群,簡直無法想象。
      “這是人力達不到的。”贏佉道:“就算用幾十萬民夫,也建不成這么巨大的地下陵墓。”
      云中鶴道:“殿下的意思是?”
      贏佉道:“這個地下洞穴是天生的,怒帝只不過是在這個巨大的地下洞穴中進行擴充和重建而已。而且就算如此,耗費的民力也是不敢想象的,難怪大咸帝國會滅亡。”
      “殿下,您看這些兵馬俑。”云中鶴道。
      四皇子贏佉上前,手掌輕輕一拍,頓時兵馬俑外殼碎裂。
      露出了里面栩栩如生的人,接觸空氣之后不久,便已經徹底腐朽了。
      不過,贏佉這武功有點嚇人啊,輕輕一拍,整個兵馬俑外殼直接脫落粉碎了。

      贏佉檢查這兵馬俑里面的鎧甲,還有武器,再一次發出不敢置信的聲音。
      放了千年的鎧甲,竟然如此完好?放了千年的兵器,竟然依舊如此鋒利?
      而且這樣的兵馬俑,足足有近十萬。
      風行滅道:“這里是地下洞穴,為何不覺得窒息?”
      云中鶴道:“這個地下陵墓剛剛開啟的時候,進來是會窒息的,而且因為有水銀湖泊,所以也充滿了毒氣。但是前面水銀湖泊被掩埋了,毒氣就消沉了。隨著陵墓機關開啟的時間越長,里面空氣越足,風大人您聽?”
      風行滅閉上眼睛,頓時聽到了風聲。
      云中鶴道:“這個地下陵墓的涉及非常巧妙,挖掘了許多風口,而且利用山谷優勢,將風灌入這陵墓之內,所以這里面的空氣是流動的。”
      云中鶴當時發現這一點也非常驚奇,這么大的地下陵墓,如何做到空氣流動?
      他發現了,雖然這個而地下陵墓是在地下幾十米,但它的地勢依舊是較高的。
      論海拔,這個地下陵墓的海拔超過了幾百米。
      就算在這個山谷,這個地下陵墓也比前后的洼地高出了二十幾米。因為裂風城處于兩座山之間,卻不是真正山洼,還是微微隆起的地勢。
      而山谷常年都有風吹過。
      當云中鶴開啟這個地下陵墓機關的時候,把所有的通風口都開啟了,超過上百個大大小小的通風口,隱藏在各處。
      這個條件已經比有些煤礦的礦井好得多了。哪怕在古代,也經常有地下幾十米的礦洞,空氣也能進入。
      而這個地下陵墓,呆久了甚至感覺到嗖嗖的風灌入進來。
      云中鶴道:“這幾天,我們也經常來這個地下陵墓,目前已經發現了七個秘密出入口,而且還在陸續發現中。”
      風行滅道:“這個地下陵墓,目前有幾個人知道。”
      云中鶴道:“我們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有我和井中月知道。”
      風行滅道:“那之前的塌陷,坑殺了八萬人?”
      云中鶴道:“目前所有人都以為,那是因為地下暗湖水位下降。事實上它原本也確實是一個地下暗湖,怒帝在表面上灑了一層水銀,變成了地下陵墓的海。而通常在地下暗湖的地方,經常會出現大地塌陷,無法聯想到地下陵墓的。因為當時大地塌陷之后,涌出來了無數的水,況且這種級別的地下陵墓,任何人都不敢想象吧。”
      四皇子贏佉點了點頭。
      他是皇子,對地下陵墓最是了解了,占地幾百畝的地宮都了不起了。而像眼前,長十幾里,寬四五里的地下陵墓,完全是不敢想象的。
      事實上,不管是澹臺家族的判斷,還是南周帝國的情報,也都是如此。
      裂風城南邊空地大坍塌,坑殺了八萬大軍,是因為地下水系匯聚形成了地下河。但近兩個多月大旱,導致地下水位下降,才導致的坍塌。
      哪怕現代地球,因為地下水下降而導致地面坍塌事件也不計其數,這才是最合理解釋。
      云中鶴道:“四殿下,我不懂打戰,所以接下來我這個主意行不行,您看著判斷。”
      贏佉道:“請講!”
      云中鶴道:“在遙遠的西方,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就是特洛伊木馬。就是說把一支軍隊藏在巨大的木馬中,敵人把這個木馬偷偷運入城中。等晚上所有人都睡覺的時候,這支軍隊從木馬里面出來,殺光了呼呼大睡的軍隊,占領了整座城市。”
      當然,這個故事更像是通話,區區一個木馬又能藏多少軍隊?攻占一座城市是遠遠不夠的。
      但贏佉沒有反駁,因為他知道云中鶴要說什么了。

      “您的十萬大軍,是扮作難民來的!而這段時間內,本來就有無數難民涌入裂風城,所以敵人并不知道大贏帝國的軍隊已經到來。”云中鶴道:“所以,十萬大軍入城之后,直接進入這個地下陵墓,然后靜靜潛伏在這里。”
      “這里有足夠的鎧甲,足夠的武器,足夠裝備您的十萬大軍,而恰好您的軍隊為了快速行軍,什么都沒有帶。”
      “裂風城內有無數的糧食,我們完全可以將糧食和淡水全部運入這個地下陵墓之內。”
      “接下來,隨著南周帝國近二十萬大軍越來越近,裂風城的民眾肯定又會開始逃亡。屆時,井中月宣布棄城而走,帶著所有軍隊放棄裂風城。”
      “整個裂風城就成為一座空城,南周帝國大軍直接占領這座裂風城,會發現這座城市空無一人。”
      “等到夜幕降臨之后,我們的軍隊鉆出地面,大開殺戒,將南周帝國的軍隊,消滅得干干凈凈。”
      “這是放大版的特洛伊木馬計,也是真正的空城計。”
      “我沒有打過仗,我不知道這一計是否可行?”云中鶴問道。
      風行滅和贏佉都陷入了思索。
      足足好一會兒,四皇子贏佉道:“風險很大,有幾個難點。”
      “第一,敵人非常多疑,如果不進城,或者只派遣部分軍隊入城怎么辦?”
      云中鶴道:“城池南邊遭遇過坍塌,所以地勢非常惡劣,無法扎營。北邊狹窄,就算扎營,也駐扎不了多少軍隊。”
      四皇子贏佉道:“第二,這些地下陵墓的出入口,會不會被發現?”
      云中鶴道:“把所有容易被發現的出入口全部棄用,并且徹底封死,另外挖鑿最隱蔽的出入口。況且敵軍剛剛入駐裂風城,對城市不熟悉,在這么大的城市里面,想要找到隱蔽的出入口,如同大海撈針。”
      四皇子贏佉又道:“十萬大軍,如果秘密出入口太多,容易暴露。如果出入口太少的話,十萬大軍要鉆出地面,不知道要多久時間。”
      云中鶴道:“這個問題,上升到不可解決的地步了嗎?”
      四皇子贏佉道:“那倒是沒有,如果所有出入口都無比隱秘,而且均勻分散在整個裂風城內,只要有超過三十個出入口,在半個時辰內,十萬大軍全部涌出地面,還是能夠做到的。”
      云中鶴道:“那假如我們軍隊成功鉆出地面,這一戰能不能打贏?”
      四皇子贏佉道:“那樣還打不贏的話,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確實如此。
      大軍入城之后,已經卸甲了,而且大部分都在睡覺。
      而且城內沒有大規模的軍營,只有分散的民房。這種時候來一場背刺,如果還贏不了的話,那真要抹脖子了。
      四皇子贏佉道:“關鍵是沒有過這樣的戰例,所有的步驟,都沒有演練過。有些事情,在腦子計劃中可行,但是實戰中卻不行。而有些事情,在計劃中覺得不可能,在實際中反而是可行的。”
      云中鶴道:“我只是提出意見,剩下一切由殿下決斷。”
      四皇子贏佉陷入了思考。
      云中鶴這個計策,有一定的風險性,尤其是大軍從地下陵墓鉆出地面的那一瞬間。
      但是,收益更大。
      甚至收益和風險完全是不成比例的,一旦成功的話,那可以全殲敵軍二十一萬。
      直接就可以宣布這一戰的勝利了。
      但是風險確實是有,比如先要把到手的裂風城交出去,引敵人進入裂風城內。

      但話又說回來,大軍無論如何是要進入地下陵墓的,因為這十萬兵馬俑的鎧甲和兵器,都要靠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去弄。
      為了保險起見,不能讓井氏家族的軍隊知道這個地下陵墓的存在。
      穩妥起見,當然是把十萬大軍的鎧甲和兵器弄出來,裝備全軍,然后開始守城之戰。
      十萬大軍守城,迎接敵人二十一萬大軍攻城。
      這一戰,其實是有得打的。但是很容易變成絞肉機大戰。
      贏佉都可以推演出來,雙方在裂風城大戰,每天都在死人,卻很難分出勝負,可能要打好幾個月。
      然后,雙方不斷派出援軍。
      一方圍點打援,包圍和被包圍。
      最后演變成為兩國在裂風城周圍進行大決戰,幾乎把所有兵力,都投入到裂風谷戰場內。
      甚至,戰場越來越大,兩個帝國還要從國內源源不斷調兵遣將,直接打到精疲力盡。
      而若按照云中鶴的計策,會冒風險,可一旦獲勝,那就是大獲全勝。
      奇跡性大勝,碾壓級大勝。
      四皇子贏佉不斷在腦子回憶,他之前打過的仗,有沒有類似戰例?
      或者之前的歷史中,有沒有這樣的戰例?
      不是沒有,但規模比這小得多了。
      太難決定了!
      是要穩扎穩打?
      還是出奇兵,出奇計,冒風險,博取最大勝利?
      四皇子贏佉本能地要用腦袋撞墻,不過很快制止了這個沖動,因為身邊有人,而且這里也沒有墻。
      他必須盡快做出決定了,因為南周帝國的大軍不斷接近裂風城。
      做出決定之后,就再也不能更改了,就要徹底全力以赴。
      云中鶴這個計謀很好,但太奇了,從未有過先例啊。
      不過一直以來,他的計謀都是這樣的,非常離奇。
      不,準確說這次的計謀,算是他最穩妥的一次了。之前的計謀更加離奇驚險,但每一次都成功了。
      一旦成功,這一戰就直接贏了!
      大贏帝國能夠少犧牲十幾萬人,能夠提前幾個月就贏得這場戰爭。
      “井侯,云中鶴,我三個時辰后給你們決定好嗎?”贏佉道:“我一個人留在這地下陵墓思考,你們給我留下最詳細的裂風城地形圖,并且對應這個地下陵墓的地形,最好有所有出入口的。”
      云中鶴道:“好,而且如果要挖掘新的出入口,也需要您的軍隊來動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個地下陵墓的存在。”
      “好。“云中鶴拿出了幾分極其詳細的地圖。
      然后,他們離開了地下陵墓,把四皇子贏佉一個人留在這里思考。

      ………………
      返回到地面城主府,云中鶴再再再一次問九號精神病人量子。
      “量子,這關系到十萬大軍,關系到大贏帝國的勝負,請你再一次告訴我,如果按照我的特洛伊木馬計策,勝率是多少?”云中鶴第十三遍詢問。
      九號精神病人道:“我經過了十三次的演算,按照您給出的這些數據,我們獲勝的概率超過百分之八十五。而且我把所有出入口都計算好了,每一個出入口應該挖在哪里,我已經演算幾個月了,甚至連天氣,風力都計算好了。我們的勝率達到了857。”
      云中鶴道:“這么高的勝率,為何四皇子殿下會如此慎重?”
      九號精神病人量子道:“因為沒有先例,不能演習。以小博大太狠了,反而讓人更要慎重,這是名將必須的素質,但大膽冒險和果決也是一個傳奇名帥的素質。”
      857的勝率!
      一旦贏了,很可能全殲南周帝國和澹臺家族二十一萬聯軍。
      這一戰就直接贏了,大贏帝國就直接奪取了大部分無主之地,井中月直接就成為行省中都督,封公爵都有可能的。
      這種輝煌級的大勝,可比擊敗澹臺家族的八萬大軍華麗多了。
      這可是南周帝國的主力大軍啊。
      九號量子道:“其實四皇子殿下已經做決定了,他只是在腦子里面,進行最后的推演,進行風險和收益的計算。”
      云中鶴道:“量子,根據你對他目前的認知,你覺得四皇子此人如何?”
      九號量子道:“會是一個好朋友,但不適合做皇帝,非常不適合。但我覺得,您和他會成為終身摯友,他會成為您這一生最重要的人,宿命級的那種。”
      云中鶴忍不住渾身一顫,不要說得這么基好不好?我已經有月亮了,我對男人不感興趣。
      然后,云中鶴就這么靜靜等著四皇子贏佉出來,做最后的決定。
      而就在此時!
      冷碧忽然沖了進來道:“云大人,井城主醒了。”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我家月亮寶貝一直都醒著啊。
      冷碧道:“是老城主,井厄老城主,他忽然醒了,要見您,有一句極度重要的話要告訴你,十萬火急。”
      云中鶴頓時驚了。
      井中月的父親井厄竟然醒了?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救醒井厄,但是沒有辦法。
      沒有想到他竟然自己醒了,還有極度重要的話告訴他?
      什么話?什么事情?
      云中鶴本能心臟狂跳,眼皮狂跳。
      我日,左右眼皮一起跳,到底是福還是大禍啊?
      ………………
      注:第二更送上,依舊更新一萬五?兄弟們還有月票嗎?賞賜給糕點吧,謝謝你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