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六章:命運抉擇!歷史性見面!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六章:命運抉擇!歷史性見面!字體大小: A+
     
      本來云中鶴以為會看到井中月驚愕的眼神。
      但是完全沒有。
      井中月點了點頭道:“我知道啊,前天楚昭然和冷碧要被澹臺宇宙所殺的時候,出來了一群黑衣人相救,應該就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高手吧?”
      云中鶴道:“對,這群高手的目的就是在我們戰敗的時候,將我們全部救出去,帶回大贏帝國境內。而且為了掩人耳目,避免給你帶來麻煩,為首之人使用的是白云城劍法。”
      接著,云中鶴道:“月亮,你什么時候知道我是大贏帝國黑龍臺之人的?”
      井中月想了好一會兒,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知道的,這是一個非常模糊的過程。但是上一次你仿佛要和我攤牌,結果卻沒有攤牌,那個時候雖然你沒有開口,但其實已經什么都說了不是嗎?”
      倒是如此。
      上一次云中鶴被污蔑成為南周帝國高級臥底老千,澹臺滅明興兵十萬來攻打裂風城。
      當時云中鶴就想要攤牌,讓井中月歸順大贏帝國。
      但猶豫良久,云中鶴還是沒有說出來,因為他覺得一旦說出來,他和井中月就一拍兩散了。
      所以,他決定和井中月同生共死,共同面對澹臺滅明的這一次攻擊。
      “夫君,如果你上一次和我攤牌,讓我歸順大贏帝國,那我就會打暈你,將你扔回大贏帝國境內,然后你我夫妻恩斷義絕。”井中月道:“但上一次你沒有開口,而是選擇了和我同生共死。”
      云中鶴沒有開口,聽著井中月說完。
      井中月道:“發現怒帝陵墓,而且它就在我們裂風城下。所以我們才能瞬間坑殺澹臺滅明大軍,這完全是偶然和意外。當你決定不依靠大贏帝國的力量和我同生共死的時候,其實是抱著必敗的決心,要么和我逃亡,要么和我一起死的心,對嗎?”
      云中鶴點頭。
      還遠不止如此,而且當時他不開口,某種意義上是對大贏帝國的背叛,已經違背了黑龍臺的家法,已經直接抗命了,甚至將大贏帝國的戰略利益置于火烤。
      而一旦裂風城戰敗,被澹臺滅明占領,就算他和井中月逃了出去,那對大贏帝國也沒有什么價值了,真的只能和井中月去做馬匪了。
      井中月道:“你盡管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密探,但是關鍵時刻,你還是選擇了我,而不是你的帝國,這讓我非常感動,甚至淪陷。這讓我記起來,當時向我求婚的時候。我說你如果答應把我這個妻子放在所有人所有關系的首位,重要程度超過任何人,我就嫁給你,結果你做到了。”
      “所以呢?”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到現在為止,你心目中最重要的人,還是我這個妻子,而不是你的帝國對嗎?”
      “對。”云中鶴道。
      井中月點頭道:“好,我答應你,裂風城歸順大贏帝國!明日,我就跟著你去見大贏帝國四皇子。”
      頓時間,云中鶴不由得覺得一陣陣昏眩。
      終于完成了!
      這個任務使命終于完成了!
      整整一年時間,他的臥底任務終于結束了。
      “誒,不對!”云中鶴道:“剛才你說,今天晚上是我們最后一次親熱,什么意思?聽得我怪怪的?”
      井中月道:“我……我懷孕了,我們家的女人生孩子都挺難,所以要保胎了。在分娩之前,我絕對不能和你親熱了,萬一有什么喪失的話,我們會懊悔終生的。”
      云中鶴驚喜無比地望著井中月的小腹,不過此時什么都看不出來啊。
      緊接著,云中鶴驚道:“你都已經懷孕了,結果還騎著戰馬,追殺寧無忌幾十里?”

      井中月道:“我當時不是不知道嗎?是昨天有點嘔吐,結果讓人把脈,才發現懷孕了。”
      云中鶴趕緊為她把脈。
      中醫把脈是否懷孕,準確度其實有待提高的,最準確的還是驗血。
      但是有一個關鍵性指標,月事沒有來。
      “對了月亮,那你為什么要穿著雪白裙子啊?”云中鶴問道。
      井中月道:“聞道夫畢竟是我的老師啊,殺了他,再穿白裙子,算是戴孝的意思。”
      云中鶴道:“那為什么紅燭,紅花,紅絲綢,把房間打扮得跟洞房一樣?”
      井中月道:“上一次嫁給你,我還沒有徹底愛上你。而這次是全心全意愛你,所以彌補給你一個洞房啊。”
      云中鶴無語,你這個腦回路,會嚇死人的知道嗎?
      井中月道:“好了,夜色不早了,歇息吧!記住,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親熱,而且要溫柔啊。”
      云中鶴無語道:“這句話,你還是跟自己說吧。”
      ………………………………
      再一次見到風行滅大人的時候。
      他望向云中鶴的目光已經不是充滿贊賞了,完全是驚艷,不可置信。
      瞬間坑殺澹臺滅明八萬大軍一事,他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事后他去看過那個超級大坑。
      真的被震得毛骨悚然。
      本以為這一戰必輸無疑,本以為這次臥底計劃徹底失敗了,裂風城會落入了澹臺滅明這個奸賊手中。
      那樣的話,大贏帝國陷入全面被動,而他風行滅,還有許老大人,都必死無疑。
      甚至黑龍臺魁首,也會受到牽連。
      這一線上的所有人,全部完蛋了。
      但沒有想到這一戰竟然贏了。
      如此一來可不僅僅是一個裂風城啊,整盤棋都被救活了。
      “我和井中月說過了,請她歸順大贏帝國。”云中鶴道:“她直接答應了,所有的條件我都沒來得及說。”
      云中鶴確實啥條件都沒有開,比如封侯,又比如給井中月三萬大軍,由比如讓她成為帝國女將,統率兵馬,南征北戰。
      尤其是這次和南周帝國的傾國之戰,會給井中月一個巨大的舞臺,任由她施展戰場才華,成為一個無敵女帥,未來封公爵都是可能的。
      到那個時候,井中月可能就會成為大贏帝國第一個女公爵了。
      盡管對這個答案已經有所預料,但風行滅還是高興得熱淚盈眶。
      這一日終于來了!
      終于來了!
      終于成功了!

      為了這一天,他風行滅付出了多少日日夜夜。
      死了多少人?
      曾經因為燕蹁躚的背叛,使得黑龍臺在無主之地的無數臥底被連根拔起,所有的布局都被摧毀。
      這逼迫風行滅孤注一擲,將所有希望寄托在云中鶴身上。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僅僅一年時間就成功了。
      這完全是巨大的勝利,整盤棋都活了。
      云中鶴道:“我和井中月,今日便可以去拜見四皇子殿下。”
      風行滅一愕道:“她說要親自去征南大都督府拜見殿下?”
      “是啊。”云中鶴道。
      “哈哈哈……”風行滅道:“你們都是任性的孩子啊,半點都不顧自己的安危。一般諸侯就算要歸順,也要派遣好幾波使者進行談判,索要各種條件,來來往往談十幾次,然后挑選一個中間地進行會面,簽署契約的。而你昨天剛說動她,今日她就要隨著你去大贏帝國的軍營拜見四殿下,這么任性真是少見啊,哈哈哈!”
      云中鶴道:“這不好嗎?”
      風行滅笑道:“好,好得很。不過井中月大人率性天真,我們卻不能這么慢待她。你可以和她隨意,因為你們是夫妻,我們卻不行,我們要準備大禮儀接待她的,要以國士對之!”
      接著,風行滅大人道:“我這就立刻返回帝國,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四殿下,然后準備禮節,迎接井侯。”
      云中鶴道:“一定要快,一定要快!時間如火,我懷疑南周帝國那邊軍隊都已經開始動了,一天都不能耽擱啊!”
      說罷,風行滅又扮成了夜香郎要離開,也就是搬屎工。
      云中鶴道:“大人,您不必再扮夜香郎了啊?”
      風行滅道:“當然要,哪怕到最后一刻,也要注意細節。”
      然后,他押送著一車馬桶離開了。
      他依舊會用最嚴密的程序返回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給四皇子贏佉。
      ………………………………
      接下來幾日,云中鶴都在焦急等待,等待大贏帝國那邊的回復。
      時間就是生命啊,趕緊談判,談判完畢后,大軍趕緊入駐裂風城。
      原本按照正常反應,接下來就是多家諸侯反噬澹臺家族的時刻了。
      澹臺滅明這一戰輸了,而且近乎全軍覆滅,聲望直接從天上掉入地獄。
      諸侯派出聯軍本來是要發財的,結果全部死光了,這個時候肯定落井下石,去狠踩澹臺滅明的啊?
      結果沒有!這證明了什么?
      證明了澹臺滅明老狗抓住了這個寶貴的時間差,挽救了澹臺家族。
      他做了什么?很簡單,他徹底投靠了南周帝國,然后狐假虎威。
      所以無主之地眾多諸侯才沒有反噬澹臺家族。
      這段時間,整個無主之地反而顯得非常寂靜,完全不正常的寂靜。
      云中鶴此時只能祈禱,南周帝國主帥不要太厲害,不要太果斷。

      那個壞消息,不要傳來。
      “主君,云大人,探子得到消息,有大股軍隊趁著夜色北上。”冷碧快速來報。
      靠!這個壞消息,說來就來了。
      這么快?!
      云中鶴道:“從什么地方北上?”
      “南周帝國!”冷碧道。
      這種大規模軍隊的移動,除非是徹底化整為零,否則是很難掩蓋的,哪怕是夜間行軍,也會被看到。
      軍隊太矚目了,因為會有鎧甲,有兵器,再怎么也掩飾不了。
      “多少軍隊?”云中鶴問道。
      “不知道。”冷碧道:“應該會很多很多,探子原話是浩浩蕩蕩,一眼看不到頭。”
      一眼看不到頭?
      幾萬?十幾萬?
      云中鶴快速來到大地圖面前。
      南周帝國北上,毫無疑問這是受到了澹臺滅明的相邀。
      那么這支軍隊的目標在哪里?
      占領澹臺家族?占領無主之地其他諸侯城堡?
      不!
      這毫無意義。
      這一場傾國之戰,絕對不是占地游戲。
      邊邊角角的諸侯城堡,占領得再多也沒有用處。
      整個無主之地,只有兩個戰略要地。
      一個是澹臺城,一個是裂風城,至于大西城雖然號稱是無主之地的中心城市,但是完全無險可守,一點戰略價值都沒有。
      澹臺城在無主之地南邊,也是在巨大山谷之內。
      大軍只要堵在澹臺城,那么想要南下進攻南周帝國就變得不可能了。
      你當然可以饒過澹臺城去進攻南周帝國,但那樣的話,澹臺城的守軍可以隨時給你來一個背刺,和南周帝國境內軍隊前后夾擊你。
      所以想要攻打南周帝國,必先奪澹臺城。
      而裂風城在戰略意義上就更加重大了。
      首先,想要奪無主之地,一定要奪裂風城。因為它卡在山谷之中,扼守整個無主之地的南北通道。而且它處于無主之地的絕對中心地帶,只要占領了裂風城作為據點,可以四下出擊,攻占無主之地全境。
      而且南周帝國如果想要進攻大贏帝國的境內,也必先拿下裂風城,否則也會遭到背刺。
      那么這次南周帝國秘密北上,進入無主之地,肯定不是為了占領澹臺城,因為某種程度上,澹臺城已經落入他們手中了。

      南周大軍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裂風城!
      換成一般人,剛剛經過天崩地裂,十萬大軍全軍覆滅,肯定不敢再來打裂風城,早已經嚇得聞風散膽了。
      但實際上,此時正是裂風城最最脆弱的時刻。
      天崩地裂這一招,已經用過了。戰場上的那片大地已經塌陷了,不可能再塌陷第二次了。
      而且裂風城的幾萬斤火藥,全部用完了,茅廁也刮完了,找不到硝了。
      如果這一次,南周帝國軍隊以澹臺家族大軍的名義來攻打裂風城的話,真的完全無可抵擋了。
      靠著井氏家族的幾千軍隊,想要打贏十幾萬大軍,完全是不可能的,必輸無疑。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云中鶴問道。
      “加上探子在路上的時間,應該是三天前了。”冷碧道。
      云中鶴倒吸一口涼氣。
      大贏帝國遇到了一個超級難纏的對手了。
      因為對方反應太快太快了。
      幾乎是澹臺滅明剛剛得到戰敗的消息不久,就立刻投降歸順了南周帝國。
      而南周帝國也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大軍北上。
      從頭到尾,沒有浪費一點點時間,完全闡釋了軍情如火的意義。
      按照這樣來說,最多十來天時間,南周帝國的十幾萬大軍就會再一次兵臨城下了。
      因為這支軍隊會近乎瘋狂的行軍。
      因為南周帝國知道,此時時間就是勝利,就是一切。
      他們要抓緊在大贏帝國反應過來之前,立刻奪取裂風城。
      十天,最多只有十天了。
      甚至南周帝國前鋒騎兵,還用不著十天就能沖到裂風城下。
      相較而言,大贏帝國反應是不是太慢了?
      絕對太慢了啊!
      看看人家南周帝國那邊,反應如同閃電一般。
      四皇子贏佉,你難道不知道軍情如火嗎?
      之前說帶著井中月去大贏帝國境內和你見面,談歸順之事,然后引大軍入駐裂風城。
      結果你們說要準備禮儀,白白浪費了幾天時間。
      好幾天時間了,你們一點反應都沒有。
      現在要來不及了。
      等談好歸順,然后再集結軍隊,然后大贏軍隊南下進入裂風城?

      這需要多長時間?二十天,一個月?
      現在連談都沒有開始談呢?
      而南周帝國的軍隊已經在路上了,每一刻鐘都在逼近裂風城,或許十天之后就兵臨裂風城下了。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大贏帝國,四皇子,你太讓人失望了啊。
      云中鶴焦急如火。
      就算現在開始談判也來不及了。
      人家南周帝國的軍隊已經動了,已經在路上了,你大贏帝國的軍隊還沒動。
      再怎么都來不及了,這一戰要輸了!
      靠,靠,靠,靠!
      你四皇子不靠譜不要緊,你大贏帝國輸了這一戰也活該,但是你讓我把井中月坑了啊,你讓我把裂風城坑了啊。
      她可是我的妻子,而且還懷了我的孩子。
      云中鶴頓時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來不及,來不及了,怎么都來不及了……”
      “火藥用完了,我們手中就剩下幾千軍隊。”
      “南周帝國軍隊的戰斗力超強,不是諸侯聯軍能比的,這一來絕對是十幾萬。”
      “裂風城保不住了,保不住了。”
      “大贏帝國反應太慢,太慢了……”
      云中鶴自言自語,走來走去。
      井中月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別這樣。”
      云中鶴道:“對不起月亮,我可能把你坑了,我可能把井氏家族害了。”
      井中月道:“不要緊,大不了我們棄城,大不了我帶著你們去做馬匪。”
      其實,因為裂風城大獲全勝的消息傳來之后,裂風谷子民正源源不斷回城呢,他們不知道大事將變。
      之前諸侯聯軍橫掃裂風谷的時候,燒殺搶奪,無惡不作,所以這些子民沒有飯吃了,裂風城內有堆積如山的糧食,所以這些人紛紛涌入。
      眼看這是大好的局面,瞬間就要崩壞。
      大贏帝國讓四皇子人這樣的人作為征南主帥,前途堪憂啊?
      不應該這樣的啊,大贏帝國上升勢頭明明比南周帝國更好的啊。
      但現在看來,這位贏佉皇子,不如南周帝國那位大皇子周離啊。
      云中鶴不了解這位四皇子,但他相信皇帝陛下的眼光,如果不出色的話,不應該成為征南大軍主帥的啊。
      井中月之前可是口口聲聲同歸于盡的,而現在竟然說棄城去做馬匪,她也不敢說戰斗到底,粉身碎骨了,因為她肚子里面有了孩子。

      棄城?!這可是她井氏家族的百年基業啊。
      而且不戰而逃,完全違背了她的驕傲。
      現在竟然逼著她說出了棄城二字,這完全是因為云中鶴的原因。
      井中月道:“夫君,你確定此戰不可為了嗎?”
      云中鶴道:“要確定,南周帝國大軍是不是進入無主之地,已經到了哪里。”
      接下來!
      一個又一個密探的消息傳來,有錦衣司的,也有黑血堂的,甚至還有其他家族的密使悄悄來報。
      確定了一個消息。
      南周帝國大軍入無主之地,整整十幾萬。
      這支軍隊經過澹臺城的時候,沒有停留,只是簡單換了一下旗幟,換成了澹臺家族的旗幟,然后繼續北上。
      整個無主之地所有的諸侯都被嚇壞了。
      原本澹臺滅明戰敗之后,十幾家諸侯密謀,打算反噬澹臺家族的,而且開始串聯,打算找寧氏家族為首,反攻澹臺滅明,倒不是要滅他之類,而是要讓他賠償大家的損失。
      但沒有想到,澹臺滅明如此果斷,立刻投降了南周帝國,而且直接引南周帝國大軍入境。
      而南周帝國反應竟然如此迅速,幾乎半天都沒有耽擱,立刻大軍北上。-
      這下子,無主之地所有諸侯恨不得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之前有人帶頭,大家加起來有二三十萬大軍,還有底氣對抗兩大帝國。
      現在,老大澹臺滅明直接投降了,無主之地如同一盤散沙。
      澹臺城是無主之地南方大城,也是戰略關卡。如果澹臺城不開,南周帝國大軍就進不來。
      現在,輕而易舉進來了,哪個諸侯敢出聲半句?
      全部躲在家中瑟瑟發抖,唯恐南周帝國大軍直接打上門來。
      不過他們多心了,南周帝國大軍對他們也沒有興趣,他們的目標是裂風城。
      ………………
      消息越來越清晰了!
      五百五十里。
      南周帝國十幾萬大軍,距離裂風城僅僅只有五百多里了。
      最多十天,他們就會兵臨城下了。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澹臺滅明反應太快了,南周帝國反應太快了。
      井中月再一次問道:“夫君,此戰真不可為了嗎?”
      云中鶴道:“怎么都來不及了,大贏帝國反應太慢太慢了,就算他們現在開始集結軍隊,也已經來不及了。然而他們不但沒有集結軍隊,甚至還沒有和我們談判歸順事宜。這樣的反應,讓人大失所望,如何能夠和南周帝國相比?”
      接著云中鶴問道:“冷碧,我們北邊可有異動?大贏帝國軍隊可有南下?”

      冷碧道:“我們派了幾百個密探,盯住了大贏帝國方向,他們的軍隊完全沒有動靜,沒有一支大軍南下進入無主之地,到處只有逃難的百姓。”
      南周帝國十幾萬大軍不斷北上,大贏帝國軍隊卻沒有任何動彈,這……完全不應該啊。
      井中月道:“那行,那就棄城吧。”
      云中鶴面孔一陣抽搐,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歉疚,對大贏帝國越發怒其不爭,卻又覺得非常奇怪詭異。
      云中鶴道:“如果要棄城的話,現在就要準備了。集結所有軍隊,所有家人,要帶走什么東西,要去哪里。”
      井中月道:“無主之地是不能呆了,要么往西吧。大贏帝國讓你失望了,我們就不去大贏帝國了,我們往西去做馬匪,那里靠近大涼王國,雖然荒涼偏僻,但兩大帝國也顧及不到那邊,我們帶著幾千軍隊應該能夠在那里打下一片地盤。”
      那片區域,都可以稱之為這個世界的金三角了,處于三大帝國邊緣,真正荒涼不毛之地,遍體都是馬匪,靠劫掠商隊為生。
      那里的地種不了糧食,甚至連樹都沒有幾顆,但是有很多商隊經過。
      所以在那里只有一條路,做馬匪劫掠為生。
      當然也能放牧,但是放牧環境也非常惡劣。
      成為馬匪固然是井中月的理想,但如果那樣的話,命運也太可悲了。
      真到了棄城而逃,讓井中月成為馬匪,她已經懷孕了啊,難道還讓她去吃風沙?去馬上奔波劫掠?她的命運不該是這樣的,那也未免太可悲了。如果真的發展到這一步,云中鶴真的不會原諒自己的。
      那么率軍北上去大贏帝國?
      現在井中月對大贏帝國非常失望。
      這幾天時間,你們都在干嘛啊?多么珍貴的時間啊,你們任由他白白流逝?
      我井中月去見四皇子贏佉,你們說不讓,要講究禮儀。
      結果幾天時間,你們都杳無音信。
      而人家南周帝國大軍已經北上了,不用十天就會兵臨城下了。
      大贏帝國你就算現在開始集結軍隊,也已經來不及了,這一步關鍵棋,已經輸了。
      難道真的要棄城而逃?到西邊荒漠去做馬匪?
      井中月不該是這樣的命運啊?她已經懷孕了啊!
      “做馬匪就做馬匪吧,我喜歡做馬匪。”井中月握住云中鶴的手道:“只要我們在一起,都是快活的,不是嗎?棄城就是棄城吧,我們的兒子一生下來,就是馬匪小當家,挺好的。”
      “夫君,云中鶴,如果要棄城的話,就要立刻做準備了。”井中月道:“所以你給我最后的決定,要不要棄城出走?”
      棄城?
      這兩個重達千斤,云中鶴真的說不出口。
      但不棄城?南周帝國十幾萬大軍幾天之后就要來了,一同來的還有澹臺滅明的軍隊。
      他們會放過井中月嗎?會放過云中鶴嗎?
      大贏帝國反應太慢了,四皇子贏佉太讓人失望了!
      “夫君,我等待你的最后決定。”井中月柔聲道。
      云中鶴長長呼了一口氣。

      棄城而走?
      他真的說不出這幾個字眼,他覺得大贏帝國要么會讓他失望透頂,要么會讓人無比驚喜。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云大人,有一個叫作風大人的求見。”外面響起了冷碧的聲音。
      “不見。”井中月憤恨道。
      這幾天時間,你們干嘛去了?如此寶貴的幾天,你們就這么白白浪費掉了?
      這樣把裂風城,把我井中月都逼上了絕路,你們知道嗎?
      明明是爭分奪秒的,你們卻如此懈怠。
      “等等,讓他進來!”云中鶴道。
      片刻后,風行滅大人走了進來。
      他的身后,還跟著一名男子,穿著黑色斗篷。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然后心臟狂跳。
      這個男子猛地掀開斗篷,露出了飽經風霜,風塵仆仆的面孔。
      “云中鶴,井中月,我是贏佉。”
      贏佉?竟然是大贏帝國四皇子贏佉,幾十萬征南大軍主帥?他親自來了,這么不怕死的嗎?
      這很有誠意,但是也來不及了啊。
      南周帝國的十幾萬大軍已經在路上了,大贏帝國就算現在集結大軍也來不及了。
      四皇子贏佉道“我帶了十萬大軍來,就在路上,最近的距離裂風城還有一百多里。”
      …………………………
      注:第一更送上,接下來幾章都非常非常重要,是真正的高潮,也非常精彩,千萬不要錯過。
      我出門辦點事,回來繼續碼字。恩公們還有月票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