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五章:井中月!我是大贏臥底!終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五章:井中月!我是大贏臥底!終局字體大小: A+
     
      一口血噴出之后,澹臺滅明反而站定住了。
      但是頭腦依舊一片轟鳴,仿佛一下子也停止了思考。
      一時間也感覺不到心痛,只有懷疑,荒謬。
      他抬起頭,望著眼前的斥候道:“你們真的是我澹臺家族的斥候嗎?”
      他覺得眼前這一切都是假的,這個報信的斥候是假的,要么是云中鶴派人偽裝的,要么是南周帝國的陰謀。
      這兩個人完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那個斥候趕緊拜下道:“主君,我確實是澹臺家族的斥候啊,上次我墜馬受傷的時候,您還親自去看過我,看著我腿上的傷口,還說了一句這傷仿佛就在我自己身上,隱隱作痛。當時小人就感動肺腑,發誓要世世代代效忠于主君。”
      呵呵呵呵呵!
      澹臺滅明這樣的話,這樣收買人心的事情不知道做了多少,哪里記得住這個斥候啊,只不過覺得有點眼熟而已。
      所以,他還是不相信的。
      但他還是充滿風度地點了點頭道:“你一路奔波,實在是辛苦了,賞十兩銀子,好好去休息吧。”
      那個斥候叩首拜下,熱淚盈眶道:“多謝主君,銀子我不要了。”
      “要,怎么能不要,飯還是要吃的,父母兒女還是要養的。”澹臺滅明將扶起。
      那個斥候更加感動,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主君還不忘記獎賞我這個小人物,為何天不佑主君啊?竟然讓他敗了啊。
      但是這個斥候走了之后,澹臺滅明淡淡說了一句:“盯住他,如果他傳是假情報,就將他扔進鐵水爐中。”
      “是!”一個黑影飛快從屋內消失內。
      澹臺滅明繼續回到水車邊上煮茶。
      不可能!
      這一切都是假的。
      都是云中鶴的陰謀,都是南周帝國的陰謀。
      很快真正的捷報就會來了,這樣的雕蟲小技以為我會上當?
      什么天崩地裂?
      什么大地塌陷?
      完全是在裝神弄鬼。
      很快真正的捷報就會來了。
      澹臺滅明沒有說出,接下來的報信斥候一個個來了。
      但是內容都是一模一樣的,裂風城南的戰場忽然塌陷,諸侯聯軍徹底被埋葬吞噬。
      近乎全軍覆滅。
      澹臺米明依舊不信,絕對不可能!
      這個時候,他反而表現得像是一個瘋狂的賭徒。

      因為下的本錢太大了,完全輸不起,所以結果哪怕就在眼前,也依舊抱有幻想,覺得眼前這一切都是假的。
      就如同2002世界杯,中國對哥斯達黎加那一場,明明都已經輸了,結果都出來了,但還是有很多人不信,說這場比賽有問題,結果作廢,要重新比一場。
      因為當時全國人民對這一場比賽抱有期望太大了。
      然而很快!
      澹臺滅明絕望了。
      因為渾身鮮血的澹臺宇宙回來了。
      “敗了,敗了,戰場塌陷,天崩地裂,我們的軍隊全部被埋葬了。”
      接著,澹臺鏡和澹臺焚等人回來了。
      “敗了,敗了,天崩地裂,大地塌陷,我們的軍隊都被埋葬了。”
      這個世界太殘忍了,這樣的話澹臺滅明今天聽了幾十遍。
      從他堂弟,從他兒子嘴里說出來。
      已經板上釘釘了,沒有任何幻想了。
      澹臺滅明再也承受不住了,他眼前一陣陣發黑,胸口一陣陣絞痛,而且要嘔吐。
      要嘔吐……
      “嘔!嘔……”
      他終于吐了出來。
      不過吐出來的,依舊是血。
      “父親,父親……”
      “主君,主君……”
      澹臺滅明捂住胸口,踉蹌倒地,再也起不來了。
      ……………………………………
      幾個時辰后。
      喂下了參湯之后,澹臺滅明幽幽蘇醒了過來。
      這個時候,已經能夠感覺到無邊無際的痛楚了,剛才壞消息剛來的時候,那是麻木了。
      而現在,就感覺到自己墜入黑暗深淵,不斷地下墜下墜下墜。
      為了這一戰,他澹臺滅明付出了多大的代價?
      十萬大軍啊!
      幾個月的造勢,把自己抬到了巔峰。
      差一點點,他就是整個無主之地的最高主君了。
      差一點點,他就掌握住乾坤了。

      他付出了多少糧草,多少兵器,多少政治資源?
      幾十年的家底啊,全部投入這一戰了。
      結果……直接全軍覆滅。
      全部沒了,全部都沒了。
      痛徹心扉啊!
      但最關鍵的時刻到了,決定澹臺家族生死存亡的時刻到了,悲傷要趕緊過去,不可沉溺其中。
      接下來是最危險的時刻,一定要慎重,一定要慎重,稍有不慎,澹臺家族的百年基業就徹底灰飛煙滅了。
      “主君,這一戰雖然敗了,但是我們澹臺家族筋骨未動啊。”澹臺焚道:“我們澹臺家族有八萬大軍,這次只出動了三萬,剩下七萬都是諸侯聯軍了,我們還有五六萬大軍,依舊是無主之地最大的諸侯。”
      “你懂什么?”澹臺滅明道:“我們會失去的是名聲,無法挽回的名聲,這一敗,我身上的光環丟得干干凈凈。幾十家諸侯出兵,如果贏了,我的聲望會更高,無人敢違逆,但是現在輸了,他們的軍隊為我打仗,結果全部覆滅了。之前他們敢怒不敢言,現在所有的憤怒都會傾瀉而出,接下來就要輪到我澹臺家族千夫所指了。”
      “寧無忌那邊怎么樣,他率領的兩萬大軍如何?”澹臺滅明趕緊問道。
      “根據戰報,井中月率領六千追殺而出,寧無忌沒有絲毫戰意,幾次要求停戰,但是井中月殺紅了眼睛,追殺了幾千里,所以寧無忌的兩萬大軍也大敗,僅僅剩下幾千人逃了回去。”澹臺焚道:“井中月就是一個瘋子。”
      “是啊,瘋子。”澹臺滅明道:“誰都看得出來,這一次主站的是我們澹臺家族,寧氏家族不得不跟隨之,為了掌握話語權,所以他們也出動了一萬五軍隊,能不動手他們絕對不動手。沒有想到惹了井中月這只母老虎,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大殺四方。”
      “但是,這殺得好,殺得好……”
      是啊,殺得好!
      澹臺家族折損了三萬大軍,聲望暴跌。這個時候最有可能取而代之的就是第二之后寧氏,而且他們很可能集結所有諸侯,攻訐澹臺家族。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沒有想到,井中月這胡亂一殺,把寧氏家族的軍隊也殺掉了一萬多,使得寧氏也傷筋動骨,就算接下來他要跳出來,率領眾多諸侯圍攻澹臺家族,聲音和勢力也會小很多。
      但是,澹臺家族依舊非常危險。
      必須立刻想出對策,拯救澹臺家族,
      一定要快,一定要快。
      這是和時間賽跑,這是和死亡賽跑。
      “去,去,去,去請南周帝國使者陸侯。”澹臺滅明高呼:“不管他去了那里,用盡所有手段,哪怕綁也要將他綁到我面前來。”
      不需要綁,很快這位南周帝國使者,也是燕蹁躚的使者,南周帝國最年輕的侯爺出現在澹臺滅明之前。
      澹臺滅明直接從床上爬起來,鞋子都來不及穿,直接沖了出來,二話不說直接跪在地上,叩首道:“臣澹臺滅明,拜見帝國天使。”
      燕蹁躚的使者不由得一愕,都所前倨后恭,你這過分了啊。
      上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是何等拿大,何等高姿態,何等傲慢,何等風輕云淡?
      而現在你直接跪下來了?
      “來人,拿家族大印,拿田冊,拿民冊。”澹臺滅明道。
      片刻之后,澹臺家族的地圖,田冊,民冊,還有兵符,全部放在一個托盤上,澹臺滅明跪在地上,雙手奉上。
      “臣澹臺滅明,愿意無條件效忠大周帝國,請天使手下這一切,接管我澹臺家族所有的民權,兵權,統治之權。”澹臺滅明叩首在地道:“從今最后,老朽就是一介草民,真正作為一個孤山老人,茍全性命于亂世,讀讀書,煮煮茶,看我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打敗北方贏國,笑傲于天下。”

      燕蹁躚使者,道:“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
      澹臺滅明道:“老朽每一句話,都發自肺腑。”
      不得不說,這澹臺滅明真是絕對干脆果斷的,戰敗之后,還沒有等到其他諸侯的反撲,當機立斷投降南周帝國。
      投降要快啊!
      否則寧氏家族先投降那就麻煩了。
      投降了南周帝國之后,無主之地這些諸侯就不敢反噬他了。
      使者道:“澹臺大人的忠心,我一定會上報的,您還有什么話,要讓我轉告給燕大人,轉告給大皇帝殿下的?”
      澹臺滅明道:“此時此刻,正式攻打裂風城的最佳時機,千載難逢。因為他們贏了,而且什么神通都用完了。井中月率領六千軍隊追殺寧無忌兩萬大軍,肯定也傷亡慘重。此時此刻,是裂風城最最虛弱的時刻了,應該立刻集結大軍,一舉滅之,占領此城啊。”
      使者道:“澹臺大人如此判斷,為何自己不去攻打裂風城啊?你手頭上還有五萬大軍吧?”
      澹臺滅明苦笑,他也想啊。
      但這已經不是一個軍事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的。
      他之前奪取裂風城是為了什么,是為了戰局這個核心要地,跟兩大帝國叫板。而他叫板的底氣是什么,就是他掌握了無主之地諸侯所有的軍隊,足足二十幾萬。
      而現在他戰敗了,讓其他諸侯折損了六七萬。
      那些諸侯恨不得吃了他,哪里會再聽他調遣,沒有這二十幾萬大軍在手,我澹臺家族拿什么跟兩大帝國叫板。
      就算我率領攻打下裂風城,又有什么用?
      我加起來就只有五六萬軍隊了,還有留一半多守老家,還有分兵兩萬去打裂風城,這完全是取死之道啊。
      兩萬軍隊守裂風城這個戰略要地,完全是找死,大贏帝國十萬大軍南下,直接就攻破了。
      沒有十幾二十萬大軍,哪有資格坐山觀虎斗。
      但是,讓南周帝國出兵就一樣了,依舊組建龍聯軍十幾萬,絕大部分是南周帝國的軍隊,小部分是澹臺家族的軍隊。
      直搗黃龍,拿下裂風城,卡住這個最關鍵的戰略核心地帶。
      只要拿下裂風城,并且十幾萬大軍鎮守之,大贏帝國的軍隊就不敢南下。
      他澹臺滅明就立下了大功,而且有南周帝國這十幾萬大軍,他也可以狐假虎威,無主之地其他諸侯壓根不敢對他齜牙了。
      什么?
      在無主之地勾結兩大帝國是必死之罪,是鐵條禁律。
      誰觸犯了,就會成為無主之地公敵。
      那你現在澹臺家族是引南周帝國軍隊入無主之地,完全是最大的內奸啊,犯了鐵律了啊。
      哈哈哈!
      這條鐵律是誰定的?就是我澹臺家族。
      你看過那個制定律法者,自己會遵守的?
      使者道:“我會立刻返回金州,把澹臺大人的話轉告給大皇子殿下。”

      澹臺滅明道:“要快,一定要快,軍情如火,現在是裂風城最最虛弱的時候,他們什么手段,什么神通都用完了,相信我。”
      使者道:“我立刻出發,現在就出發。”
      然后他直接告辭,一路快馬南下,前往征北大都督府。
      ……………………………………
      云中鶴今天就是一個最純粹的醫生。
      用了兩個多時辰,終于為花滿樓做好了縫合手術,足足輸了一千五百毫升的血,終于把他救回來了。
      但這個手術剛剛結束,沒有想到又送來了兩個。
      楚昭然!
      胸口被劈中一劍,同樣是一尺多長,皮肉全部被劈開了,看得到里面的內臟,甚至肋骨都斷裂了幾根。
      傷勢同樣慘烈無比。
      因為他是被澹臺宇宙這樣的高手傷的。
      靠,靠,靠!
      你們還真是忠誠啊,一個個都拿命相拼。
      云中鶴二話不說,再一次檢查血型,幸好這位楚昭然大人也不是什么稀罕血型。
      又找來了幾個仆人抽血,還是一千多毫升。
      然后準備手術!
      楚昭然這個手術也很難,不但要縫合傷口,還要接斷裂的肋骨。
      又是三個小時,第二臺手術終于完成了。
      接下來是第三臺手術!
      冷碧!
      她原本是覺得自己沒有問題,不需要治療的。
      但是云中鶴檢查后,發現他手腕筋脈錯亂斷裂許多,手臂骨折。
      肋骨骨折。
      靠,這澹臺宇宙多么牛逼啊?
      冷碧和楚昭然聯手,都被他打傷成這樣子?
      “一定要把衣衫脫完嗎?”冷碧道。
      云中鶴道:“要不然呢?醫者父母心,難道你以為我會趁機占你便宜嗎?”
      又是三個小時,第三臺手術終于做完了。
      做完之后,云中鶴直接就倒在地上,因為實在是累到了極致。
      今天三個手術,整整用掉了他十四個小時,哪怕在地球也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工作強度。

      但好歹,這三個人的命都救下來了。
      因為青霉素的存在,也不用擔心術后感染掛掉。
      ……………………………………
      接下來,云中鶴整整睡了十幾個小時才醒來。
      他來到一間地下密室,審問聞道夫大人。
      此時,聞道夫顯得非常淡定。
      “不要問我為什么。”聞道夫淡淡道:“我和你不一樣,我不會為了一個女人而瘋狂,在無主之地忠誠于這么一個小小的諸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云中鶴你應該出去看看世界,看得多了,心胸寬廣了,志向也就高遠了,不會拘泥于兒女情長了。”
      云中鶴拿起資料,里面是關于聞道夫了。
      “您是井厄城主最忠臣的謀士了,是他的左膀右臂啊,而且還是井中月和井無邊的老師。”云中鶴道:“這樣的人都會背叛,那還有什么值得信任?”
      聞道夫道:“我從來都沒有背叛過,從未沒有,從頭到尾我都是南周帝國的臣子。”
      “黑冰臺密探?”云中鶴問道。
      “不,不,不。”聞道夫道:“我雖然經過大周帝國黑冰臺的訓練,但我絕對不是密探,我是一名進士,我是一名讀書人,我的理想永遠只有一個,入閣為相,輔佐君王。”
      云中鶴道:“根據這個資料,您是在南周帝國遭到迫害,被剝奪了所有功名,并且遭到追殺,走投無路之下,逃到了無主之地,遇到了同樣一無所有的井厄,從那個時候你就開始輔佐他了,雖是主臣,但也是朋友。”
      聞道夫道:“我談不上是被人迫害,那一場會試確實有舞弊,而且那一場聚會,我也確實在。我雖然是無辜的,我沒有參與舞弊,但是跳進天江也洗不清。我不但要剝奪所有功名,而且終身不得錄用。我從小讀書,少年得志,僅僅二十七歲就中了進士,卻被牽連到科舉舞弊案中,心灰意冷,覺得這一生已經完了,然后我準備跳江自盡。”
      云中鶴道:“結果,你被南周帝國黑冰臺的人救了。”
      聞道夫道:“對,他們救了我,并且告訴我,只要我答應他們一件事情,未來不但能夠恢復進士功名,而且任務結束之后,返回南周帝國后,直接成為一郡太守。”
      云中鶴道:“所以你在裂風谷,一直做裂風令,拒絕了井中月的其他任命,就是因為這個職務和太守非常相似,你是要為將來走向太守之位而準備。”
      聞道夫道:“返回帝國之后,成為一郡太守,雖然不敢說政績斐然,但也不能丟人吧,不能辜負皇恩吧。”
      云中鶴道:“那你所謂的任務是什么?”
      聞道夫道:“關鍵時刻,幫助南周帝國奪取裂風城。”
      云中鶴嘆為觀止。
      聞道夫在裂風城,已經三十年了,井中月還沒有出生,他就已經為井厄效命了。
      這樣的臥底,何等牛逼?
      南周帝國三十年前,就已經經營無主之地了,就已經派入大量臥底了,只等到關鍵是時刻啟用。
      大贏帝國也是一樣的,在二三十年前也往無主之地派入了大量的臥底。
      局面最好的時候,整個無主之地上百名將領都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臥底,掌握了十幾萬大軍。
      結果因為燕蹁躚一個人的叛變,這些高級臥底,全部被連根拔起,殺得干干凈凈。
      從此之后,大贏帝國黑龍臺在無主之地的臥底,就剩下一些小貓小狗了。
      因為燕蹁躚級別太高了,為大贏帝國立下的功勞太大了,已經被指定為黑龍臺魁首繼承人了。
      而且當時他就是被委任大贏帝國黑龍臺無主司提督,征南大都督府情報外交特使。

      結果因為他的叛變,征南大都督府推遲了兩年多才成立。
      云中鶴道:“這些年,你接受過什么命令?”
      聞道夫道:“幾乎沒有任何命令,若非燕蹁躚大人的特使偶爾會來和我接頭,我差點都以為我已經被忘記了。整整幾年了,幾乎沒有接到任何命令。今天殺你的命令,是我收到的唯一命令。”
      云中鶴道:“老千,這個代號很奇怪啊,你這樣的人,不應該有這樣代號啊,非常奇怪。”
      聞道夫苦澀笑道:“科舉舞弊者,不就是老千嗎?賭場出老千,考場也能出老千。”
      接著,聞道夫道:“你們不必防著我,要么殺掉我,要么關著我,也不用擔心我自殺,更別想著拷問我。我知道得很少很少的,從我口中得不到什么秘密。”
      這點云中鶴相信。
      云中鶴道:“在裂風城,還有誰是你的同黨?”
      聞道夫道:“我這么高級的臥底,不可能有同黨的,之前藍神仙二人也是南周帝國的臥底,但是我從來都不知道二人身份,他們也不知道我身份。”
      “云中鶴,有幾句話我想要和你說。”聞道夫道。
      云中鶴道:“聞大人請講。”
      聞道夫道:“我觀察了你很久,我原本以為你是哪個帝國的臥底,因為無主之地出不了你這樣的人才。但后來我又疑惑了,因為這一戰如此關鍵,裂風城看上去必敗無疑的。如果你是大贏帝國的臥底,這個時候大贏帝國的軍隊應該源源不斷進入裂風城了,結果并沒有。你竟然選擇了和井中月同生共死,我觀察過你和井中月,你們一開始是抱有必死之心的,消滅十萬敵軍的法子也是后面想出來的。”
      云中鶴點了點頭,確實如此。
      當時他決定和井中月共渡這個難關,哪怕一起死在戰場上,確實沒有滅敵之法。
      “云中鶴,聽我一句勸。”聞道夫道:“效忠我南周帝國吧,你這樣的人才,應該在我南周帝國大放異彩,中狀元,娶公主,登臺拜相,這才是你應該追求的人生使命,不要浪費在這無主之地,沒有希望的,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
      云中鶴點頭道:“多謝聞大人。”
      接著,他起身道:“聞大人,那就告辭了。”
      “再見。”聞道夫靜靜道。
      云中鶴出門的時候,見到了井中月。
      她一聲雪白長裙,美麗得如同從黑夜走來的精靈,她望向云中鶴的目光,先是爆亮,然后嫵媚,渴望,讓云中鶴心臟抖了一下。
      晚上,我這是不是又要丟掉半條命了?
      “你洗過澡了?”井中月問道。
      呃?
      月亮娘子,我們大戰之后第一次見面,你問我這個問題合適嗎?
      “還沒。”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快去洗,然后躺著等我。”
      云中鶴無比的興奮激動,但又有一點害怕。
      然后,井中月直接走進了密室之內。
      ………………………………
      “老師!”井中月坐在了聞道夫面前。

      聞道夫用疼愛的目光望著井中月。
      “月兒,你和小時候比起來,變化真是不小,你父親太忙,當時你很黏著我。”聞道夫道:“尤其是四五歲的時候,你剛跟著我讀書,又勤奮好學,又乖巧聽話,我沒有孩子,所以把你當成了親生女兒。后來你父親把你送去了大西書院,之后又送去了白云城,我真的如同剮了心一般。”
      井中月淡淡道:“老師一直不成婚,不生兒育女,我非常好奇為什么?現在終于知道為何了,因為你忠誠的始終是南周帝國,你不想在這里生活得太久,不想在這里生根,免得關鍵時刻,割舍不掉。”
      聞道夫道:“原本你會成為我的根,讓我割舍不掉的,結果你走了。原本井無邊也差點成為割舍不掉的根,因為他小時候何等聰明伶俐,結果后來廢掉了。”
      井中月道:“那我父親呢?他不是你的主君,你的兄弟嗎?”
      聞道夫道:“你父親這個人,太奸詐了,難以貼心的。”
      井中月道:“記得揪出文山先生的那一個晚上嗎?我們把大贏帝國的在裂風城僅存的情報網徹底一網打盡了。”
      聞道夫道:“記得。”
      井中月道:“那一晚,云中鶴哭了。”
      聞道夫一愕,這是什么意思?你這是在告訴我,云中鶴身份有問題嗎?
      井中月道:“你是我的老師,所以我要讓你體面。”
      然后,她掏出了一個小瓷瓶,放在聞道夫的面前,然后轉身離去。
      聞道夫面孔顫抖著,望著井中月離去的背影,仿佛有什么話想要說,但是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他顫抖著拿起了小瓷瓶,打開之后,倒入嘴里。
      片刻之后,腹內一陣絞痛。
      黑血不斷嘔出。
      黑色之血,從眼鼻口耳不斷涌出。
      僅僅幾秒鐘后,聞道夫慘死!
      這個天生的讀書人,少年得志的青年進士,潛伏在裂風城三十年的臥底徹底死去。
      一直到死,他都沒有背叛南周帝國,卻又對井中月充滿了不舍。
      ……………………………………
      房間內,點燃著蠟燭,還灑著鮮花。
      這個氣氛,很曖昧啊。
      而且這個房間是井中月布置的啊,這還是她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
      紅燭如血。
      鮮花如血。
      紅綢如血。
      媽蛋,這看上去有點不吉利啊。
      都是鮮血一樣的顏色,給人一種要有血光之災的感覺。
      呸呸呸!

      絕對是我這兩天動手術,見血太多的原因了。
      這一戰終于打完了,我的任務也終于要結束了。
      前所未有的成功啊。
      接下來,我是應該在黑龍臺任職,還是應該去擔任文官呢?
      肯定是黑龍臺啊。
      就算打敗了南周帝國,還有北邊的大夏帝國呢,那才是天朝上國。
      大贏帝國想要統一天下,路還很長呢,黑龍臺用處還大著呢。黑龍臺是皇帝鷹犬,擁有監視百官之權,多么爽啊?
      接下來我云中鶴做一個特務之王,想害誰就害誰,難道不爽嗎?
      不過當務之急,就是要跟井中月攤牌了,不知道為啥,心中還有一點點小不安呢?
      行百里者百九十,我云中鶴此時算是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了,就剩下最后百分之一,就剩下一哆嗦了。
      這個光榮的臥底任務,就要結束了。
      而此時,井中月緩緩走了進來。
      她依舊穿著雪白的長裙。
      奇怪啊,她之前穿過藍色裙子,紫色裙子,紅色裙子,卻從來沒有穿著全白的。
      要想俏,一生孝嗎?
      而且她此時的嘴唇特別的紅,如同火焰,如同鮮血,仿佛要燒起來了一般。
      “夫君,我們贏了。”井中月沙啞嫵媚道。
      這……這還是井中月第一次喊他夫君呢。
      從前要么直接喊云中鶴,要么喊傲天。
      這第一次喊夫君,還真是怪怪的呢。
      “聞道夫大人呢?”云中鶴問道。
      “殺了。”井中月道:“他雖然是我的老師,甚至很長時間內,我也把他當成了父輩,是我最親近的人,但我還是將他殺了。”
      你,你眼中就這么容不得沙子嗎?
      只要是兩大帝國的臥底,你就直接殺了?不管他什么身份?
      “夫君,你不覺得今天晚上這里的布置很特殊嗎?”井中月溫柔道。
      靠,她從來都不會這么溫柔說話的,更怪異了。
      看出來了,非常特殊,血紅色的被子,血紅色的床單,血紅色的蠟燭,血紅色的花瓣,血紅色的嘴唇,再加上你一身雪白裙子。看上去,確實好特殊。
      云中鶴道:“月亮,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非常重要……”
      井中月道:“夫君,我有一件天大的事情要告訴你,你做好思想準備。”
      靠,這更加神秘兮兮了?

      兩個人幾乎異口同聲的,你井中月有什么天大的事情要告訴我?
      井中月道:“夫君,你先說。”
      云中鶴道:“要不,你先說?”
      井中月癡聲溫柔道:“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親熱了。”
      云中鶴一驚愕,這是為什么?
      井中月道:“你說,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訴我?”
      云中鶴道:“我要向你坦白,我的真實身份是大贏帝國在裂風城的密探,我的任務目標就是征服你,幫助大贏帝國奪得裂風城。月亮,你跟著我一起投靠歸順大贏帝國吧!”
      …………………………
      注:今天更新一萬六,真正拼盡全力了!諸位恩公,拜求月票,拜求支持,糕點值得你們鼓勵呀!叩首人拜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