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三章:敵10萬!全軍覆滅!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三章:敵10萬!全軍覆滅!字體大小: A+
     
      裂風城在一道山谷之中,狹長地形,東西兩邊都是海拔千米的高山,是幾乎不可以行軍的。
      南北兩道城墻一攔,中間便是裂風城,東西寬不足三里,但是南北長度超過十里。
      正是基于這個原因,澹臺鏡采用了另類的東西南北包圍策略。
      北邊城墻由寧無忌統帥兩萬大軍堵住,澹臺鏡率領八萬主力,主公南城墻,因為這里地勢更加開闊,城墻長度超過了六里,八萬大軍能夠勉強鋪開。
      而北邊城墻長度僅僅只有三里左右,大軍攻城實在是鋪不開。
      另外,澹臺鏡還調遣了上千名武者,從東西兩邊高山潛入裂風城,突襲城主府。
      這個戰略部署可謂是萬無一失了。
      ………………
      “進,進,進,進!”
      隨著一聲令下,澹臺鏡麾下的八萬大軍邁著整整齊齊的步伐,繼續前進。
      頓時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裂風城兩邊高山無數飛鳥紛紛驚得飛出。
      因為兵力優勢實在是太大太大了,所以這一戰不僅僅要贏,更加要威嚴,要體面。
      這是澹臺滅明的原話。
      不能再用無主之地諸侯的級別來要求這支軍隊,而是要用一個王國的軍隊來要求自己。
      不能在兩大帝國面前弱了聲勢,讓人看輕了自己。
      所以,與其說這一戰是為了滅掉井氏家族,不如說是為了一場華麗的軍事表演。
      用雷霆之力,將井氏家族的軍隊碾為齏粉,將這個家族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抹去。
      讓兩大帝國對澹臺滅明產生一定的畏懼,為將來的裂土封王打下基礎。
      “進,進,進,進!”
      八萬大軍,排列成為二十個方陣。
      整整齊齊,方塊一般。
      前方的投石機軍隊,弓箭手,左右兩翼的騎兵,中間的步兵。
      八萬大軍,如同戰爭機器一般,整齊前進。
      確實威風凜凜,讓人敬畏。
      隨著大軍的逼近,裂風城內的民眾,感覺到無比的壓力,甚至有一種嘔吐的感覺。
      他們之所以沒有逃亡,一是因為這里有飯吃,因為城內堆積了無數的糧食。
      二是因為他們覺得,就算澹臺家族占領了裂風城,也不會對這些平民大開殺戒。
      但是聽說了落葉領的事情后,他們不敢這么篤定了。
      對于這一戰的結局,裂風城子民不敢抱有任何希望,覺得井氏家族必敗無疑,他們唯一祈禱的就是諸侯聯軍沖進來之后,不要大開殺戒,不要燒殺搶奪。

      八萬大軍繼續前進。
      五里,四里,三里,二里。
      “止!”
      隨著一聲令下,最前方的軍隊停下腳步。
      后面的軍隊繼續前進,進入各自的陣地之內。
      攻城之前,需要在一次集結列陣,要的就是整整齊齊,要充滿儀式感。
      澹臺鏡氣宇軒昂地馳騁而出,來到了裂風城墻之下。
      ………………
      裂風南城墻,六里多長,十米高,三米厚,絕對算得上是堅城了。
      但是,城墻上的守軍也未免太稀疏了吧?
      澹臺鏡來到城墻之下,不由得驚愕了一下。
      因為六里長的城墻上,守軍連一千都沒有,稀稀拉拉的也沒有任何精神。
      巨型強弩沒有,投石機也沒有。
      井中月這是干嘛?還沒有開戰,就徹底放棄自我了嗎?
      裂風城內起碼也有近萬守軍的啊,南城墻是重中之重,你起碼應該布置八千守軍啊。
      結果你連一千都沒有,而且還都是老弱病殘?
      “讓井中月出來說話。”澹臺焚作為副將,當然不能讓世子澹臺鏡親自喊話。
      但是城墻之上,沒有任何反應。
      真是讓人無語,你們井氏家族這是要干什么?直接放棄治療嗎?
      之前占領整個裂風谷沒有遇到任何抵抗,按說裂風城應該有真正一戰了吧,沒有想到更加過分,擺出了直接躺在地上,任由你蹂躪的架勢了。
      “讓井中月出來說話。”澹臺焚繼續道。
      片刻之后,一個人跌跌撞撞沖上了城頭,一邊跑一邊還在系衣衫。
      此人正是井無邊。
      “大舅哥,你好,你好,我未婚妻無鹽還好嗎?你這次把她帶來了嗎?”井無邊招手道。
      澹臺鏡面孔一顫,我們是來攻打裂風城的,來滅你井氏家族,不是來做客的,帶什么澹臺無鹽?
      不過井無邊這個廢物也有廢物的用處,等打下裂風城之后,必要的時候,可以將井無邊扶上傀儡城主之位,這樣澹臺家族就更加名正言順地統治裂風谷了。
      澹臺焚道:“井中月呢?”
      是啊,井中月到了哪里?
      她在北城墻!
      井氏家族所有主力,都在北城墻。

      所有的巨型強弩,所有的投石機,七千主力,全副武裝,都在北城墻。
      北邊城墻僅僅只有三里長,這么多軍隊根本乘放不下。
      北邊城墻之外是寧無忌率領的兩萬諸侯聯軍,他瞇起眼睛,看著城墻上密密麻麻的守軍,還有不計其數的守城器械,不由得驚愕?
      井中月這是要做什么?
      南城墻才是主戰場啊,我這邊是打醬油的,是堵住后路,免得你們逃跑的。
      怎么你們把主力大軍都放在北邊來了?擺出一副要和我一決生死的架勢?
      你不要搞錯主要矛盾啊,要滅你們的是澹臺家族,我寧氏家族只是來跟風的。
      ………………………………
      澹臺宇宙,這個名字極其霸氣了。
      他是澹臺滅明的堂弟,也算得上是澹臺家族的第三高手,他從小到大就算是一個武癡,統率著澹臺家族的無血堂,他還兼任了大西武院的總教習。
      此時,他帶著上千名武者,沿著裂風城的西山攀爬。
      他的目標很簡單,直接突襲城主府,直搗黃龍。
      在他的率領下,近千名武者高手,無聲無息地攀爬。
      這山很陡峭,唯有一條勉強稱得上路的山路,途中有好幾個關卡,真正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冷碧率領數百名武士高手,守在這些關卡上,堵住敵人突襲之路。
      “預備!”
      隨著冷碧一聲令下,井氏家族幾百名武士舉起強弩瞄準。
      “嗖嗖嗖嗖……”
      澹臺家族上千名武者,分散在山坡上,如同壁虎一般,飛快地沖上來。
      “射殺!”
      隨著冷碧一聲令下,幾百名井氏家族武者,手弩狂射。
      澹臺家族武者,一個接著一個被射中,從懸崖墜落,摔成肉泥。
      ………………………………
      主戰場,南邊城墻!
      井無邊依舊熱情無比,大聲道:“大舅哥,你來找我們,有什么事情嗎?怎么還帶這么多人啊?”
      澹臺鏡不屑和這樣的廢物說話。
      澹臺焚上前道:“讓井中月出來說話。”
      井無邊道:“井中月她不在啊,你有什么話,我可以轉告。”
      澹臺焚道:“最后通牒,請井氏家族立刻交出云中鶴,井中月束手就擒,打開城門,徹底投降,否則我十萬大軍立刻將爾等斬盡殺絕。”
      井無邊咧嘴道:“你能說人話嗎?我聽不懂啊。”

      我艸你大爺,你這等文盲,當時是怎么贏得比文招親的啊?
      “交出云中鶴,否則將你們全部殺光。”澹臺焚厲聲道。
      井無邊道:“哦,你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傲天,他們讓我交出你呢。”
      此時!
      一陣妙絕仙音響起。
      然后一個美男子款款走上了城頭,真正的羽扇綸巾,風姿卓絕。
      不過這幅打扮,看上去很熟悉啊?
      對!
      94版《三國演義》電視劇里面的諸葛亮造型。
      為了更像諸葛亮,云中鶴甚至貼上了假胡須,手中還拿著羽毛扇。
      走上城頭之后,后面還有兩個童子,一個抱著香爐,一個抱著古琴。
      全部都讓開,我諸葛中鶴要上演《空城計》了。
      “無邊,你且退開!”云中鶴揮了揮羽毛扇,道:“我要裝逼了,你們退得遠一點,免得被我的劍氣誤傷。”
      井無邊退后二十步。
      云中鶴道:“再遠一些。”
      井無邊又后退三十步。
      云中鶴道:“再遠一些。”
      井無邊又后退了五十步,直接消失了。
      于是,整個城頭上就剩下云中鶴,和兩個童子。
      古琴擺在面前,云中鶴盤坐下來。
      旁邊的香爐裊裊,茶水滾滾。
      好一副仙風道骨啊。
      云中鶴緩緩道:“澹臺世子,別來無恙啊!”
      澹臺鏡俊美無匹的面孔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是真看不上云中鶴的這種裝腔作勢。
      死到臨頭,還裝神弄鬼。
      一個乞丐堆里長大的小白臉,卑賤得如同臭蟲一樣,竟然真的迎娶了井中月。
      這樣卑賤之徒,他澹臺鏡與之說一句話,都算是恥辱。
      “云中鶴,你立刻束手就擒,引頸受戮!”澹臺焚冷道:“否則等我們攻入城內,將你千刀萬剮,扒皮抽筋。”
      云中鶴淡淡道:“澹臺世子,看在情敵的份上,我奉勸你一句話,趕緊帶領你的十萬大軍速速退走,否則滅頂之災,就在眼前!我云中鶴有經天緯地之才,能夠召喚雷霆,能夠召喚神龍,能夠天翻地覆,能夠天崩地裂,爾等十萬大軍,在我眼中,如同土雞瓦狗一般,滅之不費吹灰之力。”
      “澹臺世子,看到那條線沒有?”

      澹臺焚不由得回頭看去,距離城墻五百米的地方,有一條白線。
      云中鶴道:“一旦你的大軍越過這條線,我便召喚天譴,將你們十萬大軍,斬盡殺絕!”
      “勿謂言之不預!”
      澹臺鏡目光微微一抽,他真的有一股沖動,直接沖上城墻,一拳頭將云中鶴捶死。
      但是,他不屑。
      這樣太不體面了,他未來是要稱王的,云中鶴這樣卑賤之徒,只配死在劊子手下,不配他這個未來王者出手。
      殺云中鶴,都臟了他澹臺鏡之手。
      澹臺鏡二話不說,直接轉身回頭,馳騁回大軍陣列。
      “大軍列陣!”
      “前進!”
      “攻打裂風城,踏平裂風城!”
      “將井氏家族,斬盡殺絕!”
      “將云中鶴扒皮抽筋,凌遲處死!”
      隨著一聲令下,八萬大軍再一次集結列陣。
      驚天戰鼓聲響起。
      “砰砰砰砰砰……”
      八萬大軍,踏著整齊的步伐,潮水一般涌向城墻。
      速度越來越快。
      而此時,城墻上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原本,這六里城墻上還有一千名老弱病殘,而現在竟然全部退下去了。
      甚至云中鶴身后的兩個童子也退下去了。
      巨大的城墻上,只有云中鶴一個人,而且他還在彈琴。
      《臥龍吟》。
      既然表演空城計,就要比諸葛大神還要徹底。
      就是一個兵都沒有。
      而且《三國演義》里面的空城計是假的,但我諸葛中鶴的空城計可是真的。
      要裝逼,就要裝到極致!
      “沖,沖,沖!”
      敵人八萬聯軍越沖越快。
      黑黑壓壓,浩浩蕩蕩,席卷天地,仿佛要徹底淹沒了裂風城。

      “踏平裂風城!”
      “踏平裂風城!”
      “斬盡殺絕!”
      八萬大軍,呼嘯著,咆哮著。
      而云中鶴,演奏的風格從舒緩,漸漸變得激烈,慷慨,激昂!
      “當當當當……”
      明明是《臥龍吟》,卻活生生被他彈奏成為了《十面埋伏》的架勢。
      敵人大軍距離他畫的那條白線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云中鶴彈琴的架勢越來越癲狂,越來越激烈。
      從《十面埋伏》的架勢變成了《命運交響曲》。
      明明只有一個人在彈奏,卻給人一種整個交響樂團的感覺。
      因為,整個天地都在為他伴奏。
      無盡的戰鼓聲。
      八萬大軍的呼喊聲,八萬大軍腳步敲打地面的聲音。
      無數聲音碰撞在一起,形成了最激烈的樂章。
      “當當當當當當……”
      我的琴聲,金戈鐵馬,殺氣騰騰。
      一人,面對十萬大軍奔騰如潮!
      這一幕,放在任何電影,都足以成為史詩級畫面。
      八萬大軍距離那條線,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一百米。
      八十米。
      五十米。
      十米。
      越過了!
      澹臺鏡率領的八萬大軍,前鋒越過了云中鶴畫的那條白線。
      云中鶴警告過的,一旦越過白線,就要引來天譴,將這八萬大軍斬盡殺絕。
      瞬間!
      云中鶴停下了所有的演奏。
      盡管天地之間,依舊一片轟鳴。

      但是在他眼中,卻一片靜寂。
      死一般的靜寂。
      仿佛原子彈爆炸之前那種讓人窒息的靜寂。
      天地萬物,全部蟄伏,安安靜靜,聽我一聲響!
      云中鶴閉上眼睛,開始倒數。
      五,四,三,二,一!
      媽蛋,尷尬了。
      還沒有炸,沒有精確到秒。
      云中鶴不得不加戲,朗聲大吼道:“我云中鶴,引來天譴,將爾等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
      隨著云中鶴一聲咆哮。
      “轟……”
      地下的怒帝陵墓中,第一個火藥包爆炸了。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每一次爆炸,都如同地底下的雷鳴一般。
      引來一陣顫抖。
      仿佛大地深處的憤怒。
      云中鶴猛地站起,揮舞紙扇,高聲大呼:“天地神龍,聽我調遣,天翻地覆,天崩地裂,將這些土雞瓦狗,全部埋葬,全部埋葬!”
      此時,云中鶴用盡了所有的力量,瘋狂咆哮!
      “轟轟轟轟轟……”
      地下陵墓中,幾十,幾百個火藥包,猛烈爆炸。
      幾萬斤火藥爆炸。
      幾百根支撐石柱,猛地斷裂。
      然后!
      前所未有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距離裂風城墻五百米的地面,縱橫幾里的地面。
      猛烈坍塌。
      幾里幾里的大地,猛地塌陷。
      天翻地覆,天崩地裂。
      澹臺鏡的八萬大軍,成片成片被吞噬。

      “轟轟轟轟轟……”
      天地之間,只剩下一陣陣驚天巨響。
      兩邊的山峰,承受不了這么大的重力差,竟然開始迸裂。
      仿佛地下有一個前所未有的巨大惡魔,張開大嘴,將澹臺鏡率領的八萬大軍,徹底吞噬。
      真的如同地龍翻身。
      整個裂風城,都在瑟瑟發抖。
      諸侯聯軍,成片成片地消失。
      方圓幾里的地面上,塵土滾滾,將天上的烈日,都徹底遮蔽。
      大地繼續崩塌!
      原本不在計劃范圍內的地面也開始崩塌。
      一道道裂縫,猛地撕開。
      可怕的崩塌,不斷蔓延到裂風城墻。
      云中鶴真的要嚇尿了。
      靠,靠,靠!
      別這樣啊!
      按照計劃,坍塌范圍只是到城墻之前五百米的啊。
      這種坍塌再繼續的話,裂風城墻也要坍塌了啊。
      我,我是不是該跑啊?
      我這一跑,裝逼就不帥了啊。
      不跑,不跑!
      我諸葛中鶴絕對不跑,頭可斷,血可流,造型不能亂。
      于是在這天崩地裂之前,云中鶴依舊羽扇綸巾,瀟灑倜儻,手中羽扇,直指前方大地。
      仿佛大魔法師一般,召喚神龍,引發天崩地裂。
      真正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變!
      城墻之下,無數人瑟瑟發抖,卻又抬頭仰望,不由得敬佩無雙。
      云中鶴大人真乃神人也!
      ………………………………………
      城主府北山。
      冷碧率領的幾百名黑血堂武士,已經支撐到了極致,搖搖欲墜。
      澹臺家族的武者實在太強了。

      就算井氏家族武者占據地利,而且關卡在手,居高臨下。
      但……還是被敵人沖了上來。
      尤其是澹臺宇宙,他的武功太強了,根本無一合之敵。
      就算再陡峭的懸崖,他也如履平地一般。
      輕而易舉就沖了上來!
      “射殺他,射殺他……”冷碧大聲高呼。
      幾百名井氏武士,全部瞄準澹臺宇宙,瘋狂亂射。
      “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
      澹臺宇宙,一手攀爬,一手舞劍,竟是將射向他的箭雨全部皮飛。
      一手劍舞得如同防護罩一般。
      就這樣,他輕而易舉沖上了山頂的小城堡關卡,然后直接沖殺了過來。
      “攔住他!”
      隨著一聲令下,井氏家族的武士前仆后繼,瘋狂沖了上去。
      但是……根本攔不住澹臺宇宙。
      他的武功太強了,一劍一個,殺得井氏家族人仰馬翻。
      轉眼之間,就要殺穿了井氏家族在山頂城堡的防線。
      冷碧高呼:“楚昭然,跟我上!”
      頓時,冷碧和楚昭然拔劍,猛地沖了上去。
      兩人戰澹臺宇宙一人。
      冷碧武功很高,楚昭然更高。
      前面十幾招,勉強能夠抵擋澹臺宇宙,但是三十招之后,便落于下風。
      只有在開殺之后,才知道一個人的武功高低。
      冷碧和楚昭然知道,澹臺宇宙的武功很高,但沒有想到竟然是這么高。
      此人靜靜只是澹臺家族第三高手啊,就已經如此厲害,那澹臺鏡和澹臺滅明,該厲害到何等程度了?
      這樣下去,不到百招,楚昭然和冷碧就要輸了,甚至會被殺。
      然后,澹臺宇宙率領著幾百名武者,就會長驅直入,殺入城主府。
      那里可有裂風夫人,麝香夫人,還有許安蜓和小寶寶。
      冷碧腦子里面浮現剛出生小寶寶的眼睛,那個剛睜開的大眼睛,黑黝黝的,如此天真無邪。
      她猛地一咬牙。

      拼了!
      然后,她如同瘋魔一般,沖了上去,完全是奮不顧身的戰斗法子。
      楚昭然見之,也一聲怒吼,披頭散發,瘋狂沖殺上去。
      而就在此時!
      “殺,殺,殺!”
      不遠處傳來一陣陣戰鼓聲。
      澹臺宇宙閃電一般后退幾步,楚昭然和冷碧也停止戰斗。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山下,裂風南城墻的主戰場。
      澹臺鏡的八萬大軍攻城了。
      他們在山頂上,看得清清楚楚,真的是無主之地百年來最宏大的戰爭畫面。
      八萬大軍潮水一般涌向了裂風城墻。
      而城墻上,除了云中鶴,空無一人。
      激烈的戰鼓聲,八萬大軍沖鋒聲,哪怕在山頂上也聽得清清楚楚。
      澹臺宇宙淡淡道:“裂風城完了,你井氏家族完了。”
      冷碧和楚昭然面孔一陣抽搐。
      雖然云中鶴口口聲聲說有妙計將敵人大軍斬盡殺絕。
      但……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因為云中鶴的計劃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有他和井中月知道。
      要知道,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還沒有揪出來呢。
      所以在所有人看來,這一戰完全是絕望之戰。
      冷碧和楚昭然,只是盡家臣本分而已。
      而此時,最后一絲希望也要破滅了。
      敵人八萬大軍距離裂風城越來越近,城頭上云中鶴依舊在裝神弄鬼。
      完了!
      井氏家族要完了。
      裂風城要完了。
      然而就在此時!
      更加華麗的一幕出現了。
      山頂上的眾人看得比云中鶴清楚多了。
      一陣陣轟鳴巨響。
      然后天翻地覆。

      方圓幾里的地面塌陷。
      澹臺滅明率領的八萬大軍,就這么成片成片被埋葬,消失在視野之內。
      我……我……我靠,靠,靠,靠,靠……
      冷碧雙腿都要抖了。
      這個時候,她腦子里面甚至浮現了云中鶴那副老乞丐的賤樣。
      “冷碧大人,我要和你困覺。”
      這個人,這么神嗎?
      真正經天緯地之能,驚天地泣鬼神之才啊?
      這個時候,冷碧心中的崇拜狂涌而出。
      她忍不住幾乎要狂呼:云傲天大人,我要和你困覺。
      而楚昭然見到這一幕,也頭皮一陣陣發麻,全身一陣陣戰栗。
      腦子里面只回響一句話。
      我……我……我好像得罪過云傲天大人。
      他的心胸好像不是很寬廣啊。
      我上一次的道歉,是不是不夠誠意啊?我這個人膝蓋是不是太硬啊?
      面對這樣鬼神莫測之人,好像跪一跪,也沒什么啊。
      而澹臺宇宙,則是天靈蓋都要掀開了一般。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老天爺,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為何一眨眼之間?我澹臺家族的軍隊都不見了?
      剛才發生了什么?
      不,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只是在做夢,只是在做夢!
      ……………………………………
      井中月好恨!
      討厭的云中鶴,討厭的夫君,只顧著自己裝逼。
      這天崩地裂的一幕,這埋藏八萬大軍的一幕,她已經幻想很久了,等待很久了,只想著親眼目睹。
      結果,云中鶴說北邊的戰局才是危險,必須由她來主持。
      寧無忌這個人非常隱忍可怕,如果南邊主戰場澹臺鏡贏了,那寧無忌這兩萬大軍不會動。
      但如果讓他知道澹臺鏡的八萬大軍全軍覆滅了,那寧無忌反而會立刻攻城,奪下裂風城,為寧氏家族立下這不世奇功。
      有井中月在的話,寧無忌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南邊主戰場的天崩地裂,哪怕隔著十里也聽得清清楚楚。
      井中月閉上眼睛,腦子開始幻想那一幕。
      然后依舊興奮得微微顫栗,內心的殺戮欲望狂涌而出。
      每當這個時候,她要么殺戮,要么蹂躪云中鶴。
      兩樣,必須選一樣。
      但現在云中鶴不在身邊,所以只能殺戮了。
      頓時,井中月一聲令下!
      “開戰!”
      頓時,北邊城墻上所有的投石機,所有的巨型強弩,瘋狂咆哮,猛烈開火,朝著寧無忌率領的兩萬諸侯聯軍轟殺而去。
      寧無忌頓時要瘋了。
      井中月你是瘋了嗎?你瘋了嗎?
      我沒有主動攻打你,你卻主動來打我們?
      但是他內心清楚地知道,南邊戰場肯定出事了,而且是出大事了!
      于是,寧無忌下令。
      “大軍后撤五里!”
      先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再說。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更加驚了。
      因為,裂風城北城門大開。
      井中月率領幾千軍隊殺了出來。
      你,你這個女人只怕是瘋的吧?
      這個關鍵時刻,你不守城,你竟然殺出來?
      你這不是將裂風城置于危險之地嗎?
      但是,井中月就是殺出來了。
      她率領一千多騎兵,如同尖刀一般,猛地刺入寧無忌的兩萬大軍之中。
      她的長槍,依舊縱橫無敵。
      所過之處,如同狂風卷落葉一般,只要被她長槍碰到一下,就直接飛了出去。
      “嗖嗖嗖嗖嗖……”
      真的如同表演雜技一般。
      她馳騁過的地方,無數敵人飛向空中。
      ……………………………………

      “轟轟轟……”
      南邊主戰場,大地塌陷終于停止了。
      距離城墻還有二百米的地方停止了,云中鶴長長松了一口氣。
      雖然場面遠遠比比想象中的大,但終究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至少裂風城沒有塌陷。
      再看前面巨大的空地上。
      徹底空無一人。
      澹臺鏡的八萬大軍,就好像從來都不存在一般。
      直接從這個世界上徹底被抹去了。
      方圓幾里的地面上,只有無數的大坑。
      鮮血看不見,尸體也幾乎沒有多少。
      只有濃煙滾滾。
      八萬大軍,就這么死絕了,徹底被埋葬。
      真正的彈指間,灰飛煙滅!
      真是爽到了無邊無際。
      來到這個世界這么久,裝逼無數次,就這一次最爽。
      哈哈哈哈哈!
      回頭一看!
      城內,無數人紛紛跪下。
      “云中鶴大人萬歲!”
      “云中鶴大人萬歲!”
      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敢站在地面上。
      這一刻云中鶴在所有人心目中,真的如同神人一般。
      緊接著,一陣爽朗的大笑聲響起。
      一個人緩緩走來。
      此人,正是裂風令聞道夫,井中月的老師,裂風城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他此時也一身戎裝,朝著云中鶴走來。
      登上城樓。
      聞道夫大人朝著云中鶴躬身拜下道:“恭喜大人,賀喜大人,今日一戰之后,云中鶴大人必定聞名天下。”
      真是不容易啊,聞道夫這種級別的大人物終于也向云中鶴伏首稱臣了。
      在距離云中鶴還有幾米的地方,聞道夫大人雙膝跪下。

      “聞某替井厄老城主,替井氏家族,替裂風城萬千子民,拜謝云中鶴大人。”
      接著,在聞道夫的帶領下。
      城內上萬子民,全部整齊拜下。
      “拜謝云中鶴大人救命之恩!”
      “拜謝云中鶴大人救命之恩!”
      云中鶴趕緊道:“不敢,不敢,聞道夫大人請起,諸位父老鄉親請起。”
      聞道夫大人目光狂熱,隱隱帶著熱淚。
      好讓人感動的一幕,白發蒼蒼的聞道夫,為了井氏家族,為了裂風谷萬民,向如此年輕的云中鶴跪下了。
      然后……
      聞道夫大人,從袖子里面抽出一支利劍。
      他的整個身體,如同仙鶴一般猛地躍起。
      手中利劍,朝著云中鶴的脖子猛地斬下。
      “抱歉,云中鶴大人,各為其主!”
      “奉命,誅殺云中鶴!”
      ……………………………………
      注: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諸位恩公有月票嗎?激勵我一下下吧!謝謝諸位大人的恩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