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二章:屠殺!分娩!走向地獄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二章:屠殺!分娩!走向地獄字體大小: A+
     
      澹臺城距離裂風城其實僅僅只有六百里左右,對于一支精銳斥候騎兵來說,最多兩天就到了。
      但是對于十萬大軍來說,起碼要半個月時間。
      而且這十萬大軍的行軍,更像是澹臺滅明的一場肌肉秀。
      專門秀給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看的。
      那真是浩浩蕩蕩,鋪天蓋地。
      ………………
      那過去的這段時間內,裂風城正在干嘛呢?
      唉!
      他們正在做一件更加瘋狂的事情,在茅廁底下刮硝。
      真的是全員出動,而且不僅僅在裂風城內刮,是在整個領地的茅廁里面刮。
      甚至不僅僅是在茅廁刮,墻根下也刮?
      為啥墻根上也有硝?那就要問那些隨地大小便的男人和狗狗了。
      而我們的云中鶴也終于可以緩一口氣了,天天呆在實驗室小院里熬硝,制作火藥。
      再也不用擔心被井中月蹂躪得斷氣了。
      但是他自己也忍不住三天,就會主動跑去求蹂躪。
      在這種全民出動下,火藥的產量才增加到了一個可用的級別。
      當然,這個可用級別也依舊是炸斷上百根石柱,想要憑借幾萬斤黑火藥打一場大戰?
      那完全是癡人說夢的,依舊只是放屁的級別而已。
      ………………
      諸侯聯盟的十萬大軍還沒有進入裂風谷領地,但是整個領地已經先亂了。
      首先亂的,就是落葉領這個剛剛收復的一千三百平方公里。
      這里是大糧倉,總共有二十幾萬人。
      人善被人欺。
      因為云中鶴制定無為而治的政策,奪下落葉領后,不折騰,不清丈農田,不換田冊。
      原來的農民,依舊耕種原來的農田,并且所收之糧,農民可擁有三成。
      這些善政本是為了讓落葉領平穩過渡交接的,今年大豐收,一畝田收成二百多斤,兩季下來就是四百斤。
      落葉領一百萬畝良田,平均每人五畝地,實際上還要多一些。
      耕牛是有落葉領城堡提供的,水利也是完善的。所以一戶人家四五個勞動力,一年下來分到手的糧食一萬多斤糧食,足夠一家七八口人吃了,吃不完的還能賣錢,日子不要太好過。
      這次的交接,井氏家族不殺人,不折騰。
      所以落葉領的二十幾萬人原本人心惶惶,但是很快安定下來,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和沖擊。

      而且日子比之前莫氏統治的時候更加好過得多,因為欺壓在他們頭上的莫氏官員全部被殺了。
      但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對于落葉領的佃農來說也是如此。
      因為云中鶴的善政,加上落葉領只駐守了不到兩千軍隊。
      而且這幾個月時間,每天都有無數戰斗檄文討伐井中月和云中鶴,直接把這二人塑造成為天下最邪惡,最狠毒,被卑鄙無恥之人。
      所以落葉領這些子民蠢蠢欲動,他們準備做什么?
      他們打算趁亂趕走井氏家族在落葉領的官員和軍隊,然后長期霸占這些農田。
      因為契約上寫得清清楚楚,他們種的這些農田屬于井氏家族,他們只是佃農而已。
      但只要趕走井氏家族的官員和軍隊,這些農田就能夠屬于他們自己了。等到諸侯聯軍打過來的時候,他們再簞食壺漿迎接王師,說不定就將這件事情辦下來了。
      所以這一兩個月時間內,落葉領也是暴亂不斷。
      井氏家族派去的官吏,也莫名其妙死了一些。
      尤其是井氏軍隊去收糧的時候,受到了強烈的阻撓,甚至不止爆發了幾十次劇烈沖突。
      而且矛盾愈演愈烈。
      井氏家族在落葉領的軍隊,僅僅不足兩千人而已。而這些被集結起來的壯勞動力,卻足足有幾萬人。
      所以這幾天時間內,落葉領的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傳來。
      這一天,終于傳來了一個最大的壞消息。
      左岸軍師帶領軍隊征收糧食時,受到了落葉領農民有史以來最瘋狂的圍攻。
      超過六萬農民,包圍了左岸軍師的不到兩千人,操著扁擔,鋤頭,發生了暴亂。
      無數人沖進落葉領城堡,搶奪糧食,搶奪金銀,搶奪耕牛和戰馬。
      井中月氣得渾身發抖。
      你們這些落葉領的農民,也跟著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這次我們奪回落葉領之后,本應該進行大清洗,大清算的。
      但是我們沒有。
      本應該重新清丈良田,徹底打亂之前莫氏家族的分配,重新分配農田。
      聽話的多分一些農田,不聽話的少分一些農田,甚至沒收農田。
      但是為了不耽誤秋糧,這件事情也耽擱下來,什么都沒有動,依舊是按照原來莫氏的分配,原來的人種原來的田。
      原來莫氏家族是要拿走八成的糧食,而我們井氏只拿走七成。
      雖然今年落葉領發生了交割,但是落葉領的這些佃農應該過上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日子吧?
      為何還要鬧事?為何還要作亂?
      按照井中月的性格,是要直接大開殺戒的,她的內心本來就充滿了破壞欲。
      大不了殺得干干凈凈。

      但是云中鶴握住了她的手,柔聲道:“讓左岸軍師撤出來吧,那些糧食也不收了。那些農田,他們想要霸占,就讓他們先霸占著吧。”
      井中月冷笑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是淳樸的,人心都是壞的。”
      云中鶴也不說,因為人性這東西太復雜了,有最美好的東西,也有最丑陋的東西。
      隨著井中月一聲令下。
      左岸軍師帶著不足兩千軍隊,撤離落葉領。
      落葉領的幾萬暴民頓時歡呼出聲,他們贏得了勝利,接下來落葉領就屬于他們的了。
      “你們要走可以,但是所有的糧食,全部留下來。”起義首領冷笑道。
      左岸軍師道:“這些糧食,可都是我之前收上來的稅糧,還有軍糧。”
      起義軍首領道:“這我們不管,總之想要活命,乖乖從落葉領滾出去,從今以后,落葉領是我們自己的落葉領,和你井氏家族無關。這里的糧食,一粒也休想拿走。反正你們裂風谷井氏家族也活不了多久了,很快就要死絕了。”
      此時,旁邊的幾名頭目蠢蠢欲動道:“大首領,要不然將這兩千人殺了,把人頭獻給澹臺盟主,這樣就立下了大功,未來您就成為落葉領主了,我們也都能當官了。”
      起義首領非常心動。
      左岸軍師聞之,臉色一變,猛地一揮手。
      兩千軍隊,整齊拔劍,頓時把五六萬起義亂民嚇了一大跳。
      “滾!”落葉領起義首領寒聲道:“回去裂風城,跟著井中月那對狗男女一起陪葬吧。立刻滾出我落葉領,否則就走不掉了。”
      左岸軍師下令道:“所有將士聽令,放棄所有糧食,返回裂風城。”
      然后,這兩千井氏家族軍隊在無比悲憤中,撤離了落葉領。
      幾萬落葉領亂民鼓掌大笑,歡呼不止。
      有些地痞流氓,甚至掏出家伙,便溺相送。
      “諸位井氏家族的軍爺,不嘗我一泡尿再走嗎?哈哈哈哈!”
      “你們回去吧,用不了多久,你們的井中月城主就要被人先殲后殺了,哈哈哈!”
      井氏家族兩千軍隊,恥辱得幾乎想要大開殺戒,但是有軍令在身,只能默默離去。
      然后,這些落葉領的起義軍立刻沖入落葉領城堡內,自己做起了落葉領領主。
      直接把井氏家族的旗幟降下來,踐踏一百腳,然后放火燒掉。
      接著,換上了諸侯聯盟的旗幟,當然這旗幟是臨時趕出來的,所以歪歪斜斜,粗糙得很。
      “大家伙準備一下,準備最好的糧食,酒水,瓜果,迎接澹臺家族王師。”
      ……………………
      澹臺鏡的十萬聯軍,繼續逼近裂風谷。
      整個裂風谷黑云壓頂,完全承受不了這么巨大的壓力。
      之前斷糧危機,使得十幾萬人出逃。
      而這一次諸侯聯盟全體討伐井氏家族,整個裂風谷領地上的子民更加人心惶惶。

      短短幾日之內,裂風谷十幾個領地,就有五個領地宣布脫離井氏家族自立,并且愿意效忠諸侯聯盟,順應天道,迎接王師。
      不僅如此,還愿意一起出兵,攻打裂風城。
      當然了,整個裂風谷大部分軍隊都在裂風城,這些領主就算有兵,也沒有幾個。
      而絕大部分領主,還做不到這么決絕,不會在這等關鍵時刻,捅井氏家族一刀。
      但是,他們也不愿意服從井中月的命令率領軍隊和子民進入裂風城內。
      這段日子,井中月城主府不斷下令。
      裂風谷所有子民,所有軍隊,立刻前往裂風城內避難。
      但是真正服從命令的,僅僅不足三成而已。
      在所有人看來,澹臺滅明要消滅的只是你井氏家族而已,他要占領的是裂風城。
      我們這個時候進入裂風城,不是找死嗎?
      我們雖然做不出關鍵時刻叛變,捅井氏家族一刀的事情,但是想要讓我們跟著你井中月一起死,也是千難萬難的。
      整整一個月時間內,終究還是有五個領主,帶著一千軍隊,帶著幾萬子民,進入了裂風城之內。
      剩下的領地,就對井中月的命令置若罔聞。
      他們就等待著裂風城陷落,等待井氏家族滅亡,等待澹臺滅明成為裂風城新主人,他們搖旗一變,投靠新主子。
      還真正是大難臨頭各自飛。
      大戰還沒有真正開始,所有人都覺得裂風城必定淪陷,井氏家族必定滅亡。
      整個裂風谷,儼然眾叛親離了。
      …………………………
      九月二十六!
      澹臺鏡率領的十萬聯軍,終于浩浩蕩蕩殺入了裂風谷之內。
      隨著他一聲令下,十萬聯軍分兵四處,一波去攻打白銀領,一波去攻打蘭田領,一波去攻打落葉領,一波去攻打裂風城的其他領地。
      白銀領,蘭田領,這兩個地方產鹽,是裂風谷的經濟命脈。
      落葉領就不用說了,糧食命脈,這也是聯軍最重要的占領目標。
      在裂風谷的無為而治下,落葉領的所有農民并沒有被折騰得太厲害,盡管經歷了領地交接,但是大部分農田還是順利種上了第二季糧食。
      而這段時間,剛好是秋收。
      落葉領豐饒,收獲的不僅僅是糧食,還有不計其數的蔬菜瓜果。
      所以,澹臺滅明選擇在這個時候出兵也是居心叵測。
      兩萬大軍,繞路莫氏家族領地,殺入了落葉領。
      落葉領起義軍首領早已經等候多時了,他帶領著幾萬人,捧著瓜果,鮮花,酒水,對諸侯聯盟軍隊夾道歡迎。
      而且,他還像模像樣地組建了一支幾千人的民軍,筆直站在道路兩邊。

      殺入落葉領兩萬大軍的首將,正是澹臺焚,他率領兩萬大軍不是澹臺家族,而是其他諸侯的聯軍。
      落葉領起義軍首領上前躬身道:“啟稟將軍,我們已經趕走了井氏家族賊軍,并且殺了他們幾百人,我們知道正義在哪一邊,我們知道順應天意。”
      澹臺焚望著這個一身錦衣的起義軍首領,一言不發。
      起義軍首領道:“云中鶴乃至卑賤無恥之徒,井中月人盡可夫,這對狗男女有何面目存活于世間?我們這些落葉領義民看到澹臺大人的檄文后,也義憤填膺,所以殺了井氏的官員自立了。接下來我們也愿意組建軍隊,跟隨王師,一起討伐裂風城,將井中月和云中鶴這對狗男女,千刀萬剮,凌遲處死。”
      隨著義軍首領一聲令下。
      奏樂聲響起,真正的簞食壺漿,迎接王師。
      澹臺焚一陣冷笑,猛地抽出戰刀,對準那個義軍首領的腦袋,猛地斬下。
      瞬間,腦袋滾落!
      澹臺焚厲聲道:“井氏叛逆,竟敢阻礙我王師入境?殺!”
      隨著澹臺焚一聲令下,兩萬大軍虎狼一般沖殺了過去。
      頓時,落葉領組建的幾千民軍,直接被屠殺一空。
      鮮血滿地,人頭滿地,這是真正的屠殺!
      然后,澹臺焚的兩萬大軍,不費吹灰之力就占領了整個落葉領。
      接下來落葉領的農民就遭殃了,好不容易收獲下來的糧食,全部被劫掠一空
      這一場秋收持續了半個多月,雖然超過三分之一的糧食,都已經被運往裂風城。
      但是之后,落葉領農民抗拒井氏收糧,將七成糧食全部占為己有。
      如今這些糧食也被搶得干干凈凈。
      甚至落葉領的女子,也被禍害了無數。
      落葉領這些農民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天殺的諸侯聯軍啊,當日井氏家族的軍隊打入落葉領,都沒有這樣禍害我們啊,都還給我們留下了飽腹的糧食,現在你們諸侯聯軍來了,卻吧我們糧食搶得干干凈凈,這讓我們如何過冬啊。
      井氏的軍隊打入落葉領后,也沒有禍害我們的女子啊。
      你們諸侯聯盟的軍隊,都是畜生嗎?
      但是諸侯聯軍也有話說,你們這些愚昧的農民,我們王師好不容易將你們從井氏的暴政中解救出來,吃你一些糧食怎么了?睡你一些女人怎么了?
      總之,這兩萬大軍殺入落葉領之后,這片土地上的二十幾萬人就徹底遭殃了。
      燒殺搶掠,無一日不在進行,短短幾日,死傷幾萬。
      落葉領的子民們,日日泣血,痛悔不已。
      早知如此,當時為何要響應澹臺滅明,暴亂抗擊井氏家族啊?
      為何要趕走井氏家族的軍隊啊。
      ……………………
      “主君,聯軍在落葉領太過分了,如此燒殺搶掠,實在是有傷天和。”一名謀士呵斥道:“這些落葉領的子民,早就響應了您的號召,抗擊井氏家族,就是他們趕走左岸的。并且愿意組建民軍,和我們一起攻打裂風城啊?”

      澹臺滅明依舊在煮茶,淡淡:“書達,這些農民是你父母嗎?”
      那名謀士道:“當然不是,我出身于書香門第,怎么會有如此粗鄙父母?”
      澹臺滅明道:“那這些農民是你姐妹嗎?”
      那名謀士道:“更加不是。”
      澹臺滅明道:“那你管他們死活做什么?”
      謀士道:“主君啊,我們澹臺家族要建立王業,名聲當然重要。”
      澹臺滅明道:“先有軍隊,后有名聲。是軍隊重要,還是這些落葉領子民重要?”
      謀士微微一顫道:“當然是軍隊重要。”
      澹臺滅明道:“這次十萬大軍,其中七萬是其他諸侯的聯軍,我給了他們基本的糧餉,但還不夠收買他們的心。我想要讓他們覺得跟著我澹臺滅明比其他諸侯更好,怎么辦?”
      怎么辦?當然要釋放這些軍隊的獸性,讓他們發財,讓他們禍害,讓他們快活。
      所以澹臺滅明的軍令中,從來沒有一句不許燒殺搶掠。
      那意思很清楚,就是放任聯軍在裂風谷的土地上胡作非為。是要利用裂風谷的錢糧和女人,收買這支軍隊的人心,能夠讓這支軍隊更加如指臂使。
      ………………
      隨著澹臺鏡的一聲令下,分兵四處殺入裂風谷領地,那真是勢如破竹,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幾萬大軍,輕而易舉占領了裂風谷全境!
      短短十天,除了裂風城之外,剩下所有的領地,全部淪陷。
      包括最重要的白銀領和蘭田領。
      勝利的消息,雪片一般傳遍了整個無主之地。
      盡管這些勝利真的是不費吹灰之力,但是也大書特書。
      總之,在澹臺滅明盟主的英明率領下,我們諸侯聯軍從勝利走向勝利。
      這十萬大軍,整個無主之地,每一日都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澹臺滅明。
      這就是他的目的。
      在大戰中塑造權威,塑造個人聲望。
      可惜這一戰還是太小了,太容易了。
      所以只能用力鼓吹,總之要讓所有人漸漸覺得,讓澹臺滅明成為無主之地的最高領袖是一個很好的選擇,最好不再是盟主,而是整個諸侯聯盟的君主。
      眾多諸侯雖然心中不滿,但在這個時刻,也不敢出聲。
      因為你一旦出聲,那就是同情井氏家族,那就是無主之地公敵。
      黨同伐異,就是這么可怕。只能有一個聲音,敢發出不同聲音,那就是找死。
      接下來消滅了井氏家族之后,只要澹臺滅明不解散這支聯軍,他就會真的漸漸成為整個無主之地的主君。
      而在兩大帝國百萬大軍的壓力之下,聯軍非但不解散,反而會越聚越多。

      恐懼之下,這些諸侯都會抱團取暖的,這個時候就是澹臺滅明這個野心家的機會了。
      ………………………………
      而這十幾天時間內。
      裂風城住府,收到了一個又一個噩耗。
      一個又一個領地淪陷。
      最后,所有領地全部淪陷,裂風城成為了孤城。
      然而,井中月卻每一日都笑靨如花,美不勝收。
      之前她不茍言笑,時時刻刻都冷冰如雪,還真是反常啊。
      井中月不僅僅是笑,而且是激動,興奮。
      每隔半日,她就會問,諸侯聯軍到了哪里。
      因為,在幾天之前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城主府前面幾平方公里的地面之下,都是怒帝陵墓,而且相當部分都是水銀湖。
      支撐的幾百根巨大石柱,都已經被砍了一半,并且中間挖空,塞入了火藥。
      整整幾萬斤火藥。
      而且云中鶴研制的自動點火裝置,也已經全部部署完畢。
      只要大軍到達,就可以啟動這個裝置。
      一聲令下。
      幾萬斤火藥爆炸,幾百根石柱斷折。
      到那個時候,天翻地覆,天崩地裂。
      每當想到那個畫面,井中月就激動得全身通紅,然后去找云中鶴蹂躪一番。
      ………………………………
      “生了,生了,是個小子,是個小子……”
      隨著一聲哇哇大哭,云中鶴的第一個孩子,終于降生到了這個世界。
      許安蜓小姐姐生的。
      按照計劃,兩個月前她就應該被轉移走了,大贏帝國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但是,許安蜓小姐姐硬是不走,要留下來,陪著云中鶴到最后。
      無奈之下,只能留在城主府內分娩。
      “哇,和傲天真的很像呢,太像了。”裂風夫人將孩子抱在手中,竟然忍不住熱淚。
      因為她想起了自己,當日一直生不出孩子,對孩子是何等渴望。
      最終幾乎耗掉了一半性命,終于生下了井無邊。之后她就渴望著抱孫子,但沒有想到小時候還聰明伶俐的井無邊,竟然犯了腦疾,變得神經兮兮的,到了現在也沒有娶妻生子。
      至于井中月,一直以來都冷冰冰的,她不是生母,更加不親近。

      如今抱著云中鶴的兒子,她的心也仿佛要化了一般。
      她渴望孫子太久了。
      “母親,我來抱抱。”井中月在邊上道。
      裂風夫人稍稍一陣猶豫,對于井中月她是了解的,表面上井中月正常而又睿智,但是裂風夫人知道她內心深處的……偏激。
      這孩子是許安蜓生下來的,所以裂風夫人擔心井中月會對孩子有什么不利。
      井中月二話不說,直接抱過了孩子。
      這個孩子確實長得很像云中鶴,非常非常漂亮,剛生出來就光滑粉嫩。
      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卻怎么都睜不開,稍稍睜開一些,那黑色的眼眸亮如寶石。
      井中月心中一陣柔軟,將這個孩子輕輕抱進懷中。
      “小家伙,接下來娘要保護的目標,又多一個人了。”井中月低聲溫柔道。
      整整抱了幾分鐘,然后她將孩子放在了許安蜓邊上,道:“你辛苦了。”
      許安蜓目光充滿了感激道:“謝謝主君。”
      云中鶴在邊上忙碌著,因為他是醫生,終于好一會兒后,才有機會抱上他的第一個孩子。
      很怪的感覺,一陣陣毛骨悚然,又仿佛一陣陣不真實。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冷碧的聲音。
      “主君,云大人,敵軍來了!”
      云中鶴依依不舍地將孩子放回到冷碧身邊,柔聲道:“好好休息,不要擔心,這棟房子非常堅固,接下來就算有巨大的震顫,也不要害怕,等我的消息傳來之后,捂住寶寶的耳朵。”
      許安蜓溫柔地點了點頭。
      云中鶴心中一聲嘆息,許安蜓小姐姐實在太任性了,她本應該轉移走的。
      現在大戰在即,城主府又多了一個剛剛出生的寶寶。萬一有一點點差池,該如何是好。
      而就在此時!
      “嗖嗖嗖嗖嗖……”
      幾百名黑龍臺高手,沿著樹林,飛快靠近城主府。
      因為城主府在山坡上。
      一旦大戰爆發,諸侯聯盟十萬大軍殺入裂風城時,這幾百名黑龍臺高手就會傾巢而出,將云中鶴、井中月、許安蜓、小寶寶、井無邊等人救出。
      殺出一條血路,送入大贏帝國境內。
      ………………………………
      云中鶴和井中月站在山坡城主府的最高處。
      清清楚楚地看到,諸侯聯盟的十萬大軍,如同巨獸一般,浩浩蕩蕩逼近。
      南邊八萬,北邊兩萬,南北夾擊。

      真的如同黑暗潮水一般涌來,整個大地的顏色都被染黑了。
      “砰,砰,砰,砰……”
      整個大地一陣陣顫抖。
      諸侯聯盟的十萬大軍,距離裂風城越來越近。
      十里,八里,五里。
      整整一個時辰后。
      十萬大軍,兵臨城下。
      當然他們渾然不知,自己正走向地獄。
      ……………………
      注:第一更送上,我去躺一會兒,然后寫第二更!諸位恩公,拜求月票,拜求支持!
      您的每一張月票,都是對我莫大的激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