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章:瞬間屠殺10萬?完美!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二十章:瞬間屠殺10萬?完美!字體大小: A+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這段時間云中鶴一直都在思索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拯救裂風城,如何拯救井氏家族,如何擊敗澹臺滅明的十萬大軍。
      但一直得不到答案,因為他不是神。
      在正常情形下,而且極短的時間內,想要讓裂風城不足一萬軍隊去擊敗十幾倍的敵人,是近乎不可能的。
      而且他無數次讓九號精神病人量子進行實戰模擬,結果都是一樣的。
      澹臺滅明大獲全勝,裂風城大敗。
      有些模擬結果中,云中鶴和井中月全部戰死。
      而一半結果,都是井中月最后殺出重圍,帶著幾百人突圍,但裂風城還是丟了。
      在真正兩軍對壘面前,所謂的計謀所起作用是很小的。
      但是功夫在于詩外。
      云中鶴的潛意識里面,卻一直在思考另外一個問題,或許他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思考那個問題。
      就是井氏家族的那份藏寶圖。
      對,就是云中鶴燒掉之后,化為灰燼,沒有帶來任何信息的藏寶圖。
      當然,其實一直以來都沒有得到有效信息。
      但是在云中鶴的潛意識中,這份藏寶圖的形狀卻顯得尤為清晰,真是很奇怪的事情,藏寶圖燒掉之后,在腦子里面反而變得更清晰了。
      所謂的清晰,并不是指藏寶圖上的圖案,那完全是鬼畫符,真的沒有任何意義。
      讓云中鶴記憶清晰的是藏寶圖的形狀,這是一個九邊形,而且是不規則的九變形,所以讓人感覺不出它的形狀,就好像是隨意撕下來的一樣,不會引起任何注意。
      但如果將藏寶圖的每一個角和中心相連,就會得到九個三角形,中間九個角加起來剛好是三百六十度,當然了,也應該是三百六十度。
      那么如果把這個藏寶圖轉動九次,并且根據中間這九個角的度數進行轉動。
      每一次轉動,都把藏寶圖的圖案畫出來。
      或者換一種說法,就是畫出九份藏寶圖,然后根據不同的角度重疊在一起,結果會是什么樣呢?
      這就是云中鶴腦子里面剛才迸出的念頭。
      沒有理由,沒有原因,這個念頭就是蹦出來了。
      然后云中鶴說干就干。
      找出九張紙,剪成了和藏寶圖一模一樣的形狀,并且畫出了一模一樣的圖案。
      將九張藏寶圖用特殊的角度重疊在一起,并且用水打濕。
      然后……
      云中鶴不由得驚呆了。
      因為他看到了一副完整的地圖。
      靠!

      這個畫藏寶圖的人簡直就是一個天才,究竟要多么聰明的人,才能破解這個藏寶圖啊。
      難怪這個藏寶圖看上去像是鬼畫符,因為它只是地圖的一個角落而已。
      需要九幅一模一樣的圖形,旋轉一定的角度,重疊在一起,才能得到完整的地圖。
      接下來,云中鶴立刻仔細看這幅藏寶圖。
      這已經是完整的地圖了,云中鶴需要知道,怒帝陵墓的地點究竟在哪里。
      云中鶴不太明確這怒帝陵墓和接下來的裂風城大戰有什么具體關系,但他腦子里面又隱隱有了答案,因為他聽過太多秦始皇陵墓的傳說了。
      而這位怒帝陵墓,傳說中也有城池,也有江河湖海,還有千軍萬馬。
      然而,只看了這地圖一眼,云中鶴又呆住了。
      因為……這個地圖,分明就是裂風城的地形圖。
      當然了,這地圖上不會有具體裂風城城池,但是這山谷的地形曲線,完全和裂風城所在的位置一模一樣。
      而且上面還清清楚楚標注了怒帝陵墓的入口。
      但這不是最詭異的,最詭異的是!
      裂風城竟然就建在怒帝陵墓的上方!
      準確說,裂風城的面積僅僅只占了怒帝陵墓的一半不到。
      整個怒帝陵墓,延綿幾十里,裂風城就在陵墓中間位置的正上方,也就是裂風城下面都是空的。
      裂風城前后大片土地,下面幾十米全部都是陵墓。
      這太匪夷所思了。
      這個怒帝是瘋了吧,為自己建造這么大的地下陵墓?
      這是何等巨大的工程啊?難怪當年大咸帝國會衰敗,這樣巨大的地下陵墓,需要動用多少人力物力啊,完全會掏空國庫的。
      最關鍵的是,地下陵墓建造好了之后,還是絕對機密,沒有人知道這地下陵墓的地點所在。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所有參與建造地下陵墓的人,幾乎都被殺光了。
      這位怒帝簡直不是正常人類,實在是太瘋狂了。
      如何利用怒帝陵墓,擊敗澹臺滅明的十萬大軍呢?云中鶴的腦子里面仿佛有更加清晰的答案,只不過還需要他去驗證。
      ……………………
      云中鶴帶著地圖找到了井中月。
      “也就是說,我們家世世代代都在怒帝陵墓之上?”井中月驚詫。
      “對。”云中鶴道:“你膽子可以再大一些?”
      井中月道:“我們的祖先其實早就發現了怒帝陵墓,并且就是靠著這個崛起的。但是因為某種原因,他并沒有將怒帝陵墓的秘密告知子孫后代,但是用藏寶圖的方式流傳了下來。”
      云中鶴道:“或者更大膽一些進行想象,你井氏祖上就是大咸帝國的人,并且還負責修建怒帝陵墓,他或許死了,或許幸存了下來,這張藏寶圖就是他畫出來的,他簡直是一個數學天才。”

      井中月道:“比你還要天才嗎?”
      云中鶴道:“我是瘋子,所以比我天才的人還沒有出生。”
      接下來,兩個人趴在地圖上研究。
      “這就是入口?”井中月道。
      “對。”
      井中月道:“看不出是在哪里。”
      這個藏寶圖已經算是非常詳細了,但還是太小了,所以這個怒帝陵墓的入口,還是無法看出來的。
      云中鶴在腦子里面將藏寶圖放大許多倍,然后拿出了裂風城的地形圖,這就清晰了。
      然后,云中鶴驚訝地發現。
      這個怒帝陵墓的入口,就在城主府之內。
      接下來,云中鶴繼續丈量計算,然后準確地描出了那個點。
      “這個地方是哪里?”云中鶴問道。
      “我……我父親的房間。”井中月道。
      云中鶴一愕。
      然后,他和井中月來到了井厄老城主的房間之內。
      此時房間內藥味已經很淡了,因為老城主中風倒下已經兩年多,藥石已經非常乏力了,每天只能注入流食維持生存。
      百分之百的植物人,對外界已經毫無無反應了。
      云中鶴和井中月并且站在床前,望著一動不動,枯瘦的井厄老城主。
      云中鶴也曾經想要救過這個井厄城主,但發現實在是救不了。
      井厄為何會中風,這到現在都是一個謎團,是不是大贏帝國所為?云中鶴也不知道。
      但是風行滅大人承認過,因為屢次感受到了井厄的敵意,所以大贏帝國確實有想過要謀殺井厄。
      但是按照風行滅大人的說話,陷害井厄中風的,未必是大贏帝國。
      那究竟是誰?這里面又有什么陰謀?暫時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見到井中月在那里發怔,云中鶴不由得問道:“怎么了?”
      井中月道:“只是想回憶他意氣奮發的樣子,仿佛就在昨天。”
      接著,她說道:“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變成了這個樣子,你一定要殺了我,我絕對不愿意這樣行尸走肉地活著。”
      云中鶴道:“那有朝一日,我也變成這個樣子,你殺我嗎?”
      井中月想了一會兒,然后搖了搖頭。因為有些時候,對于至親之人而言,只要活著就有念想。
      萬一有一天,能夠醒過來呢?
      “我也會養著你,但是我不允許你變丑。”井中月道:“而且就算你人事不知也不是不能用,還能聊以慰藉的。”

      呃!
      云中鶴頭皮發麻。
      月亮啊?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月亮嗎?
      你這馬車飆得太快,連我這個人渣都跟不上了啊。你這個純潔無暇的女神,說這樣的話合適嗎?
      ………………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怒帝陵墓的入口,就在這張床下。”云中鶴道。
      井中月點了點頭。
      此時井厄城主睡的床很特殊,它并不是木頭,而是一張玉床,而且還是暖玉床。
      整張床都是一大塊玉石雕琢而成的。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寶貝,而且是家傳的寶貝。
      但是又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珍貴,因為它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玉石,沒有那么雪白通透,更像是一個大石頭,只不過稍稍有一些暖色而已。
      “這床歷史很長了?”云中鶴道。
      井中月點了點頭道:“有井氏家族,就有這張床了,井氏歷代主人,都睡在這張床上。”
      云中鶴頓時陷入了某種遐想。
      “不行……”井中月道。
      云中鶴一愕道:“我什么都沒有說啊。”
      井中月道:“我不愿意在這張床上,我們以后也不睡這張床,太硬了,一點都不舒服。”
      云中鶴道:“我們是在找怒帝陵墓入口的,不是來睡覺的,請你嚴肅一點。”
      接下來,將井厄老城主小心翼翼地搬走了,并且把床上的被褥全部弄走,就剩下一張巨大的裸床。
      然后云中鶴發現了,這張床竟然是生根的,完全和地面是一體的。
      雖然雕琢成了大床的形狀,但歸根結底就是一塊超級大巨石。
      機關在哪里?
      入口在哪里?
      云中鶴細細地尋找,想要找到上面的紋路。
      一定會有機關的,轉動一下,密門就會嘩啦啦地打開了。
      但是研究了整整半個時辰,都毫無所獲。
      井中月二話不說走了出去,她再回來到時候,手中就多了一個大鐵錘,超過二百斤的大鐵錘。
      猛地舉起大鐵錘,就要朝著這張石床砸下去。
      “慢,慢,慢。”云中鶴道:“月亮,不要這么暴力,要靠智慧,要靠智慧。再給我半個時辰,我一定將它破解出來,一定找到入口。你要相信我的智慧,我是一個智近乎妖的人,區區一個石床機關,完全不在話下,怎么能靠蠻力去砸開呢?”
      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道:“月亮,給我砸!”
      井中月盯著云中鶴好一會兒,然后舉起大鐵錘,猛地砸了下去。
      “砰,砰,砰,砰……”
      僅僅四下。
      這個巨大的石床就被砸裂了。
      又猛砸了四下。
      一個洞孔出現在兩個人的面前,果然是一個入口。
      電視電影害死人啊,壓根就沒有什么機關。
      云中鶴明白了,井氏祖先是進入過陵墓的,并且靠著陵墓里面的寶貝崛起發家了,建立了井氏第一代基業。
      為了保護,并且世世代代占有這個怒帝陵墓,他直接把家建造在陵墓入口之上。
      而且為了保險起見,他直接用一塊巨石封住了入口。為了掩人耳目,他直接把這張巨石雕成了一張床,然后歷代井氏家主都睡在這張床上。
      這還真他媽可笑啊。
      井氏家主世世代代都拿著這張藏寶圖,把整個無主之地都挖遍了,不知道挖了多少古墓,就是找不到所謂的怒帝陵墓。
      然而卻不知道,真正的怒帝陵墓就在他們身下躺著。
      井氏的祖先,真是給自己的后輩開了一個巨大的玩笑。
      “我先進去探探。”井中月道。
      云中鶴有心跟著一起去,但是以他的體質還是先算了吧,免得拖累井中月。
      如果真的如同藏寶圖所描述,整個城主府下面都是怒帝陵墓,那封閉了幾百年,肯定沒有空氣的。
      “小心。”云中鶴道。
      井中月嗖一下,就飄了進去。
      然后,云中鶴就在外面一個人等待。
      等了差不多十分鐘。
      井中月又嗖地一下出來了。
      她開始大口地喘氣。
      這個女人胸懷就是大,竟然能夠屏住呼吸十分鐘。
      “月亮,如何?”云中鶴問道。
      井中月道:“太黑,什么都看不見。”
      云中鶴道:“然后呢?”
      井中月道:“就是太黑,什么都看不見。”
      呃,好吧!

      那還是我想辦法自己去探一次吧。
      ………………
      接下來,就是探險時刻了。
      首先需要防毒面具,這倒是好做,用活性炭就可以了。
      但另外一種東西就不容易了,氧氣罐。因為這種地下陵墓肯定是沒有足夠氧氣的,下去超過一段時間是會窒息而死的。
      當然不是云中鶴做不出來,因為他的實驗室里面已經囤積了大量的物資,其中有一種東西是不可能不做的,那就是火藥。
      還沒有進城主府之前,云中鶴就已經開始制作黑火藥了。
      當然了,因為沒有硝礦,需要去茅廁里面刮硝,所以產量一直都很低,依舊只是存在實驗室里面。
      半年時間,雖然也積攢了一些黑火藥,但是想要靠這玩意打戰是不可能的。
      這玩意殺傷力,遠遠沒有想象中那么大。而且就這點數量,也就是放一個大屁而已,連一千個人都炸不死。
      但有硝酸鉀分解制造氧氣并不難。
      但是硝酸鉀需要加熱道近四百攝氏度才能釋放出氧氣,這個容器雖然不好找,但還能找到,就用瓷瓶好了。但釋放出來的氧氣需要經過凈化和冷卻,才能提供呼吸。
      而且見鬼的是加熱到四百度是需要火焰的啊,而火焰也需要氧氣。
      一頓操作猛如虎,然后又光榮地放棄。
      接下來云中鶴乖乖用大魚的氣囊,往里面灌入大量的空氣,這樣最多能夠背上二百升的空氣,最省最省地使用,應該能夠維持一個多小時。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手電筒,深入地下肯定是一片黑暗的,什么都看不見。
      而如果點燈籠的話,那就需要消耗空氣了。
      ………………………………
      準備好了一切,云中鶴和井中月背著兩個巨大的氣囊團,帶著防毒面具。
      “走吧!”
      然后兩個人走進了玉床砸出來的洞孔。
      洞孔里面是石階,井中月一把抱著云中鶴的身體,閃電飛奔。
      靠云中鶴這慢吞吞的速度,不知道走到猴年馬月啊。
      這個秘密通道也未免太深太深了吧。
      井中月輕功如此牛逼,整整奔跑了幾分鐘,超過了幾千米。
      然后井中月停了下來。
      “到了。”井中月捏了云中鶴肩膀一下。
      確實到了,因為前面已經沒有路了,只有一片空曠和虛無。
      當然這僅僅只是一種感覺,這里伸手不見五指,什么都看不見的。
      云中鶴能夠感覺到,前面有一個無比無比巨大的空間,就是什么都看不見。

      而且他應該站在這個空間的高處。
      井中月拉著云中鶴來到墻壁上摸索,竟然有九個齒輪,而且好像是可以轉動的齒輪。
      這是機關,絕對是機關。
      接下來,就要點燃燈籠了,要消耗寶貴的空氣了。
      打開一個氣囊,往燈籠里面緩慢地注入空氣,然后點燃燈籠。
      因為這里實在是太黑暗了,所以哪怕有一點點光芒,都顯得特別亮。
      云中鶴清楚地看到,這墻壁上確實有九個齒輪,每一個齒輪有九個齒牙,分別刻字,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靠!
      這不但是機關,而且還是密碼機關。
      很顯然接下來需要轉動這九個齒輪機關,這樣就能激活某種東西。
      但這是一個九位數的密碼。
      不能一個一個去試,那可是整整有上十億種可能性,試完一次需要一分種,全部試完也需要整整兩千年。
      但是云中鶴不需要一個一個去試,因為他已經知道密碼了。
      那張藏寶圖,是一個不規則的九邊形,將每一個角和中心直線相連,就得到了九個三角形。
      中間九個角加起來是三百六十度,每一個角都有具體的度數。
      比如,第一個角是三十五度角。
      所以,第一個齒輪順時針轉動三十五度就可以了。
      云中鶴不由得感嘆,井氏家族的第一代祖先,竟然是一個數學天才啊。
      不過想來也正常,因為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為怒帝設計陵墓的,當然是數學天才,也是設計天才。
      云中鶴要上前去扭動第一個齒輪。
      結果,發現用完吃奶的力氣都轉不動。
      “我來,告訴我轉動多少?”井中月道。
      云中鶴拿出熒光石,給每一個齒輪都畫上了精確的線,并且在石壁上也畫了一條線,每一個齒輪應該轉動多少角度,兩條線就能接合在一起,形成一條直線。
      “依次轉動每一個齒輪,使得兩條線接合。”云中鶴道。
      “明白了。”井中月直接上手。
      “咔嚓咔嚓……”
      云中鶴剛才用盡所有力氣都轉不動,而井中月卻輕而易舉。
      這個制造工藝這么牛逼嗎?至少上千年了啊,這齒輪竟然還能轉動,還不生銹?
      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很快,九個齒輪全部轉動完畢。

      咦?
      為何沒有反應?
      應該會有反應的啊。
      九個齒輪轉動角度應該是完全準確的啊,按照電視上演的,應該轟隆隆立刻有巨大反應的。
      當然這不是電視。
      很快云中鶴感受到了反應。
      墻壁里面傳來了轟鳴撞擊聲,還有巨大的水流聲。
      很顯然扭動了九個齒輪,開啟了某個東西,使得里面海量的液體傾瀉而下,用巨大的重力和水流力驅動了某些東西。
      足足好一會兒后。
      終于傳來了轟隆隆的聲音。
      “轟轟轟……”
      “咔咔咔咔……”
      整個空間內,傳來了一陣陣異響。
      然后,第一道光束亮了。
      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
      云中鶴完全驚呆了。
      因為這光線可不是燈火,而是外面太陽光直接照射進來的,準確說是反射進來的。
      幾十,幾百,上千道太陽光被無數鏡面反射了進來。
      原本一片黑暗的地下世界,瞬間一片光明。
      云中鶴,井中月徹底看呆了!
      這……這就是怒帝陵墓?
      云中鶴之前的感覺是對的,他此時站在地下世界的高處,所以能夠俯瞰整個陵墓。
      這……這簡直是一個華麗的地下世界。
      太瘋狂了!
      這就是一個巨大的地下宮殿群。
      怒帝竟然將他的大咸宮完全照搬到地下了。
      這……這是要瘋啊。
      巨大的廣場,密集宏大的宮殿,還有高大的城墻。
      而且宮殿之內,真的有無數臣子,無數的太監。
      宮殿之外,真的有千軍萬馬,只不過全部都是陶俑,看上去和兵馬俑一樣,難道帝皇的思維都是相通的嗎?

      宮殿群廣場的前面,又是另外一個世界了。
      那是一個無比巨大的湖泊,真的非常非常巨大。
      而且現在竟然水波蕩漾?
      這也未免太瘋狂了吧?
      整個地下陵墓,真的縱橫幾十里,而面積最大的就是宮殿前的那一片大湖。
      而且那片湖的反光尤其詭異,很不正常。
      云中鶴看清楚了,那湖泊不是水,而是水銀。
      盡管只是薄薄的一層,但也未免太瘋了,怒帝哪里弄來的這么多水銀啊?
      這么天文數字的水銀對于云中鶴來說,都是無上的寶物啊。如此巨大的陵墓,應該不止這些東西啊,肯定還有其他寶藏。
      這個云中鶴見過有史以來最大的地下陵墓,肯定暗藏著驚人的寶藏吧。
      不過,現在不是探索寶藏的時刻,而是想著如何依靠這個怒帝陵墓打贏接下來的戰爭,如何消滅澹臺滅明的十萬大軍。
      ……………………………………
      這么大的一個地下世界,靠什么支撐?
      無數的巨大石柱。
      否則上面的土地早就坍塌下來了。
      云中鶴數了一下,整個地下陵墓足足用了幾千根巨大石柱支撐。
      宮殿群這邊,石柱尤其多。而那個巨大的湖泊,石柱偏少。
      云中鶴在腦子里面飛快地計算著。
      這地下陵墓前面湖泊對應的地面,就是裂風城南外的那片巨大的空地。
      也就是說,澹臺家族的十萬大軍來攻打裂風城,一定會在那片地面集結的。沒有別的選擇,因為只有那里有巨大空地,能夠將十萬軍隊展開。
      到那個時候,支撐水銀湖的石柱猛地斷裂,會發生什么?
      那片區域,幾平方公里的地面都會坍塌。
      上面的十萬大軍,一下子就會徹底被埋葬。
      瞬間坑殺十萬大軍?
      這個念頭,想起來都毛骨悚然啊。
      也就是說,這一戰連打都不需要打?幾分鐘之內,就能將敵人大軍殺得干干凈凈,徹底埋葬?
      太牛逼了,太恐怖了!
      那真正是彈指間,灰飛煙滅啊。
      那可是澹臺家族百年的積累,那可是他所有的本錢。
      原本不可能獲勝的裂風城之戰,可以贏得不費吹灰之力。

      那么,應該如何弄斷這上百根巨大石柱呢?
      非常簡單!
      先用暴力砍掉大半,只剩下一點支撐。
      然后用黑火藥炸斷。
      當澹臺滅明大軍兵臨城下,集結列陣的時候,點燃引線。
      引爆火藥,將地下陵墓水銀湖泊上的支撐巨石柱全部炸斷。
      瞬間,幾平方公里的地面坍塌。
      十萬大軍葬送。
      剎那間,肯定是驚天動地吧!
      肯定爽得讓人戰栗。
      完美!
      震撼!
      澹臺滅明,你完了。
      你的十萬大軍注定完了。
      風行滅大人,我們要贏了。
      四皇子殿下,我們要贏了。
      ……………………………………
      注:這幾天都缺覺,頭痛得狠,我去躺一會兒,然后寫下一章。
      還有月票的兄弟,賞賜我幾張吧,給諸位恩公鞠躬拜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