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九章:生與死!巔峰對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九章:生與死!巔峰對決!字體大小: A+
     
      不得不說,夫妻關系是一種非常密切的關系。
      盡管井中月什么都沒有說,但云中鶴還是能夠感覺到,如果他此時說:月亮,我是大贏帝國的臥底,你歸順大贏帝國吧,我保你無事,而且一輩子榮華富貴,井氏家族也能世世代代無憂。
      一旦他說出口。
      兩個人的感情就完了。
      且不說井中月會不會聽他的話,按照云中鶴的直覺,井中月此時絕對不會歸順大贏帝國的。
      但凡一個正常的女人,面對這等危機,面對大贏帝國這樣優厚的條件,都應該答應的。
      但……井中月不是一個正常的女人。
      她是一個有點瘋的女人。
      云中鶴是她唯一的男人,而且也是第一個走進她內心的男人。
      但兩個人的感情并不是密不可分的,還是可以割裂的。
      盡管在這段關系中,井中月比他更加主動,更加勇敢,更加快地靠近云中鶴。
      可一旦云中鶴讓她失望,那么她會毫不猶豫地抽身離去。
      最關鍵的是,她還不是一個怕死的女人。
      她口口聲聲說的一句話就是,殺了,打,滅之類的話。
      歸順和投降,應該不在她的字典之內。就算要歸順和投降,也應該是以勝利者的身份。
      如果作為一個丈夫愛她,就不應該折損她的驕傲。
      而且在云中鶴求婚的時候,她就曾經說過,云中鶴絕對不能背叛這對夫妻關系,不管云中鶴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不管他為誰效命,都應該把井中月放在其他任何人的前面。
      “你說呀。”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我沒有什么可攤牌,就算要攤牌,也等到這一戰之后。”
      聽到這一句話,井中月美眸大亮,甚至還染上了一層薄霧。
      足足好一會兒后,井中月道:“這一戰,我們面對可能是十萬敵軍,將會和整個無主之地為敵,可能會死的。”
      云中鶴道:“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來告訴你,只要你愿意歸順投降某個國家,裂風城的危機就能解除,你愿意嗎?”
      井中月道:“我不愿意,我寧可死也絕對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歸順投降。”
      那就是了。
      “所以,我陪著你打完這一戰。”云中鶴道:“哪怕粉身碎骨,我也陪著你。其他事情,等我們夫妻同心協力渡過這一關再說。至少字這一戰之前,我們夫妻之間的關系,不能有任何雜質,我與你,同生共死!”
      下一刻鐘。
      井中月直接撲了上來。
      ………………………………
      半個時辰之后。
      井中月幾乎要給云中鶴做人工呼吸了,因為那一口氣真的有種要喘不過來的感覺。

      不行,千萬不能娶這種絕色美人。
      尤其不能娶這種身材超級好的絕色美人。
      更加更加不能娶這種非常兇猛暴力的絕色美人。
      真的會短命的。
      哪一天要是直接嗝屁了,云中鶴一點都不意外。
      “月亮,我們商量一下,你能不能不要這么狠?”云中鶴顫抖道。
      井中月趴在云中鶴的胸口,柔聲道:“我答應你,我一定會保護你,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
      好吧,這句話聽起來真是怪怪的。
      云中鶴道:“面對十萬大軍,我們打得贏嗎?”
      井中月道:“打不贏,我就帶著你去做馬匪,保證也讓你逍遙快活。大口吃肉,大秤分金。”
      呃!
      你的追求就不能高一點嗎?天天就想著做馬匪?
      “我真的要愛上你了,云中鶴。”井中月呢喃道。
      云中鶴道:“難道你之前愛我是假的嗎?”
      “不,我比昨天更加愛你了。”井中月道:“而且我感覺到,我愛你,勝過你愛我。”
      …………………………
      云中鶴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實驗小院。
      “抱歉,風行滅大人。”云中鶴低聲道。
      柜子里面微微抖了一下。
      云中鶴道:“我沒有和她攤牌。”
      風行滅沙啞道:“為,為什么?”
      云中鶴道:“我不能背叛我和她之前的感情。”
      這個時候,風行滅本來應該質問,那你就能夠背叛帝國嗎?
      為了你,帝國付出了多少?為了保密你的身份,帝國調走了幾百上千人。
      光提督級大人物,就有四個。
      寧清僅僅只是被云中鶴禍害過的女人,帝國都花費了巨大的代價,不留痕跡地將她轉移走了。
      而且皇帝陛下親自下密旨警告了鎮南侯。
      而且整個作戰部署,完全圍繞著占領裂風城而制定的。
      你現在一句不想背叛感情,不想攤牌,會帶來何等巨大的風險,何等被動?
      但是風行滅一句都沒有說出口。

      云中鶴道:“我想陪著她打完這一仗,打贏這一仗,然后從容地歸順大贏帝國,我保證到那個時候,她會聽我。”
      風行滅大人無比痛苦,但是卻無法說出責怪之語。
      因為對有些人來說,責怪是沒有用的。
      “瘋子,你們都是瘋子。”風行滅顫抖道:“這一戰你們打不贏的,而且井中月不開口,我們帝國的軍隊是不能潛入裂風城的。不止如此,帝國邊境距離裂風城,足足好幾百里。一旦你們戰敗,我們就算想要救出你,也很困難的。”
      云中鶴道:“一旦戰敗了,您也不需要來救我了。帝國沒有虧欠我,是我虧欠帝國的。”
      風行滅大人又一陣無言。
      足足好一會兒,他開口道:“這件事情太大,我不能做主,我要去稟報四皇子殿下。”
      ………………
      大贏帝國,征南大都督府。
      四皇子贏佉聽了風行滅的匯報之后,頓時陷入了久久的沉默,眉頭幾乎是痛苦地卷起。
      風行滅匯報完畢之后,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按照黑龍臺的家規,云中鶴這等行為是要被殺頭的,違抗上命。
      “云中鶴雖然是我黑龍臺之人,但他一天都沒有在黑龍臺呆過,所以……對家規不太了解。”風行滅大人忍不住道。
      他說破天都沒有用的。
      因為云中鶴的任性,給帝國帶來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戰略的延遲,幾十萬大軍枕戈待發,每一天都要消耗天文數字的物資。
      關鍵是接下來的戰略,還能不能圍繞裂風城進行?
      云中鶴這個人,是否還能可靠?
      足足好一會兒,四皇子贏佉道:“作為征南大都督,作為大軍統帥,我真的很生氣。但……作為個人,我很喜歡這個云中鶴。”
      然后,他來到大地圖面前。
      這幅巨大的地圖,畫滿了各種各樣的箭頭和線,全部是贏佉親自畫的。
      他今年才三十幾歲,頭發卻已經白了不少。
      為了爭奪這個征南大都督的職位,在帝都他和人明爭暗斗,耗費了不知道多少政治資源。
      做上了這個征南大都督之后,他每天絞盡腦汁,就是為了打贏這一戰。
      在無主之地的布局上,大贏帝國是吃大虧的。
      因為整個無主之地被南周帝國滲透得太厲害了,燕蹁躚的背叛對大贏帝國在無主之地的戰略,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四皇子贏佉了如指掌,因為燕蹁躚一個人的背叛,導致大贏帝國潛伏在無主之地的上百名將領全部被連根拔起,砍掉了腦袋。
      上百名將領,這是何等寶貴的資源,掌握了多少軍隊?
      論戰斗力,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不相上下。
      因為兩大帝國的軍隊都是廝殺出來的,大贏帝國近幾十年來雖然沒有大戰,但是近百年來,完全是腥風血雨,滅國無數,才打下了這片萬里江山。

      而南周帝國更不用說了,這幾十年一直在征討南蠻,擴張了十幾個行省。
      論國勢,大贏帝國的如同朝陽,激昂勃發。
      但南周帝國,卻也算是如日中天。
      這一戰想要贏,真的不容易。
      一旦輸了,會有什么后果?
      大贏帝國上升的勢頭直接被打斷,十幾年內都沒有機會再一次問鼎霸業,甚至永久失去機會。
      而他贏佉這輩子徹底完了,別說更高的指望了,也別說親王之銜不保,就算能活著也成為廢人了。
      “云中鶴這個人,真是太任性了。”風行滅大人道。
      四皇子贏佉道:“論完美,之前的燕蹁躚表現是完美的,但結果我們也看到了。”
      風行滅叩首道:“接下來該如何辦,請殿下決斷。”
      四皇子贏佉道:“第一,繼續保持和云中鶴的接觸,要掌握他的思想動態。雖然裂風城這一戰看上去毫無希望,但……萬一他能創造奇跡呢?”
      “第二,派出黑龍臺高手,潛伏到裂風城周圍,不要露面,更不要和云中鶴接觸,更不許暴露云中鶴身份。他們只有一個使命,未來裂風城如果戰敗,想盡辦法將云中鶴和井中月救出來,不要讓死在戰場上。”
      風行滅大人頓時跪趴在地,無比之惶恐。
      如果發生了第二種可能性,那就意味著云中鶴寸功未立,反而要讓帝國付出巨大代價將他和井中月救出來。
      這讓風行滅大人想起了一句話,大贏帝國權貴評價四皇子贏佉的一句話。
      此人不適合做皇帝,不夠冷酷絕情,也不太會帝王心術。
      四皇子贏佉道:“事情是千變萬化的,而萬變不離其宗,捕捉人心,才能成事。”
      風行滅苦澀道:“是。”
      然后,他重重叩首,退了出去,執行四皇子的命令。
      從頭到尾他都沒有說自己的遭遇。
      一旦裂風城之戰井中月戰敗,讓澹臺滅明占領了裂風城。
      那……帝國想要和澹臺滅明談判,付出的代價就太大太大了。
      關鍵是澹臺滅明基本上是會投靠南周帝國的。
      那就等于大贏帝國不但要面對幾十萬南周帝國軍隊,還要面對無主之地的幾十萬軍隊。
      一旦局面惡化到這個地步。
      那風行滅必死無疑,他的義父許老大人也必死無疑。
      甚至黑龍臺魁首,也會遭到牽連。因為黑龍臺在無主之地連敗兩次,給帝國帶來天大的損失,皇帝陛下就會審視,黑龍臺是不是沒用了?
      風行滅走了之后。
      四皇子贏佉忍不住伸手去按自己的太陽穴,他已經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了,本來就頭昏腦漲。
      此時聽到云中鶴的消息之后,更是頭痛欲裂。

      見到周圍無人,四皇子贏佉用自己的額頭去撞擊墻上的地圖,而且還稍稍用力。
      “砰砰砰……”仿佛這樣做,他腦袋能好受一些。
      天知道他的壓力有多大。
      “殿下,怎么了?”外面的太監高手問道。
      “沒什么。”四皇子贏佉趕緊停止腦袋撞墻,裝著用手指敲擊桌面的樣子。
      ………………
      金州城,南周帝國征北大都督府。
      對于即將到來的這一戰來說,不僅僅是大贏帝國的國運之戰,也是南周帝國的國運之戰。
      而這個征北大都督之職,完全是身系天下了,掌握了整個帝國半數的軍隊。
      大贏帝國的是四皇子贏佉掛帥。
      南周帝國則是大皇子周離掛帥,親自擔任大都督之職。
      怒浪侯敖心,擔任副都督。
      這幾十年來,他為南周帝國立下了不朽功勛,征戰南蠻有一大半的戰是熬心打的。
      可以這么說,他為南周帝國擴張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疆土。
      所以當時寧安侯夫人說,怒浪侯敖心的兒子明明是天下第一廢物,但皇帝卻不斷下旨褒獎。
      面對如此巨大的功勛,敖心的兒子別說是廢物了,就算是一頭豬,皇帝也會捏著鼻子褒獎的。
      對于南周帝國來說,敖心的功勞已經太大了,皇帝真的不愿意用他了,因為功大不賞。
      但這一場國運之戰實在太重要了,所以不得不再一次啟用敖心,讓他擔任副帥。
      當然了,說是副帥,但打仗的肯定是他敖心,而不是大皇子周離。
      所有人都說了,一旦無主之地這一戰贏了,就奠定了南周帝國的霸業根基,屆時敖心就要封公爵了。
      南周帝國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封公爵的,幾乎所有公爵都是開國時候封的。
      當然了,異姓封王也是南周帝國做出來的,但那是外族王。
      就比如大明朝的時候,皇帝也冊封了一位蒙古人為異姓王。但是就國內而言,除了開國和靖難,之后正常皇帝在位的時候就很少封過公爵了。
      南周大皇子周黎是難得的美男子,劍術,書法,棋藝,都稱得上是絕頂,對兵法也造詣頗深。
      他的面前此時擺著一個棋盤,空空如也。
      “怎么,怒浪侯沒空嗎?”周離笑道。
      老太監道:“怒浪侯說公務繁忙,不能陪殿下對弈,非常惶恐。”
      “無妨,無妨。”大皇子周離笑道:“是我冒昧了。”
      然后,他仿佛唾面自干,自己和自己下棋。
      大皇子相邀下棋,怒浪侯敖心都敢拒絕,其為人之傲慢,可見一般。

      “燕蹁躚,那邊成了嗎?”周離問道。
      “成了。”老太監道:“已經栽贓云中鶴為南周帝國臥底老千,澹臺滅明已經集結大軍,要最攻打裂風城了。”
      “哦,那就好。”周離道。
      老太監道:“澹臺滅明那邊,是不是要派人再去談一談?”
      周離道:“讓我們的軍隊也混入他的大軍之中,一起攻打裂風城?”
      老太監道:“對。”
      周離道:“不用了。”
      老太監道:“殿下,這位澹臺滅明有點太跋扈了,他一方面要我們全力配合他,一方面卻什么都不松口。不允許我們帝國軍隊進入無主之地,也不許我們軍隊混入征討裂風城戰役中,和這樣的梟雄只怕是以虎謀皮。”
      周離道:“他是要做棋手的人,要和我們兩大帝國一起下棋的,當然不可小覷。”
      老太監道:“那就更需要……”
      大皇子抬手道:“寡人說過了,無主之地的一切情報外交戰略交給燕蹁躚了,既然交給他,就不要胡亂插手,免得破壞了他的計劃。”
      老太監道:“事關重大,燕蹁躚雖然是我們的人,但畢竟在大贏帝國呆過十年。”
      “砰!”大皇子落子的聲音稍稍重了一點點。
      頓時,老太監立刻跪伏在地,一動不動。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大皇子周離道:“寡人相信燕蹁躚,他的忠誠和智慧,寡人生平僅見。阿翁,你雖然看著我長大的,但如果你再說燕蹁躚的小話,寡人會很難辦的。”
      頓時,那個老太監立刻跪伏在地,拼命叩首道:“老奴知錯,老奴知錯,殿下恕罪,殿下恕罪。”
      周離道:“他用生命忠誠于我,忠誠于我南周帝國,不要寒了人家的心。”
      “是,老奴是閹人,上不了臺面,老奴知錯了。”老太監磕頭出血。
      周離道:“阿翁起來吧!天色也晚了,怒浪侯那邊太勞累了,寡人剛剛熬了人參粥,你去給怒浪侯送去。”
      “是!”老太監叩首。
      然后,他小心翼翼將人參粥裝入食盒里面,要帶去給怒浪侯敖心。
      “阿翁。”周離道:“你就直接送粥便是,別說是我親自熬的,免得怒浪侯心里有負擔。”
      “是,殿下。”
      老太監走了之后,周離也不自己下棋了,來到大地圖面前,苦苦思索。
      他的目光也在一個地方:裂風城。
      這一戰不但決定了贏佉的命運,也會決定他周離之命運。
      ………………
      天下局勢,有些時候真是非常奇妙的。
      有些人只是一個小人物,但是在關鍵時刻,卻能影響天下大局。
      比如云中鶴,他小小的一個任性。

      就動蕩了兩大帝國幾十萬大軍的部署。
      真的像是亞馬遜蝴蝶扇動翅膀,引發了太平洋的一場風暴。
      但云中鶴卻也不得不這么做,他能夠辜負井中月嗎?
      不能!
      那么他能辜負大贏帝國嗎?
      其實,也不能!
      如果單純在裂風城內,其實看不清楚。
      但如果把目光放在兩大帝國上,就會發現整個無主之地,仿佛成為了棋盤。
      而裂風城,就是棋局的最關鍵之處。
      兩個棋手,分別是大贏帝國四皇子贏佉,南周帝國大皇子周離。
      澹臺滅明作為無主之地的霸主,隱隱要成為第三個棋手。
      那么這場棋盤上,最最關鍵的人是誰?
      就是那個若隱若現的燕蹁躚,此人從未露面,卻可能會徹底決定整個棋局的勝負。
      那此時處于棋局核心的人是誰?
      云中鶴和井中月。
      更準確地說,就是云中鶴。
      但是任性的他,其實并沒有太體會到這一點。他清楚地知道這一點,卻未必能夠感同身受。
      他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不辜負井中月,也不辜負大贏帝國,盡管他對大贏帝國其實該是很模糊的,甚至對于他而言,大贏帝國就是風行滅大人。至于那位時時刻刻關注他命運的四皇子贏佉,云中鶴從未認識,甚至都不大知道這個人。
      但不管是風行滅,還是四皇子贏佉,都不能責怪他的任性。
      只有云中鶴自己才知道,自己此時找井中月攤牌的話,一定會前功盡棄,甚至一拍兩散。
      井中月不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她不怕死,時時刻刻都抱著一拍兩散,同歸于盡,戰敗了大不了去做馬匪去心思。
      這樣的女人,你不能逼迫她,但是真的可以睡服。
      ………………
      澹臺城。
      澹臺滅明依舊坐在屋內的水車邊上,正在煮茶,聽到主簿的回答,他頓時露出笑容。
      “井中月這個女人的反應果然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樣,寧可粉身碎骨,也不愿意交出云中鶴,好得很,好得很,這就對了嘛。”
      “這個世界上,什么是最好的敵人,性情化的敵人最可愛了。”
      “發出戰斗檄文吧,然后立刻集結大軍,十萬大軍從四面八方包圍裂風城,將井氏家族徹底滅亡,占領裂風城。”
      “是!”主簿躬身拜下道:“恭喜主公,賀喜主公,一旦拿下裂風城,您的王者霸業就成功了大半。”
      澹臺滅明道:“唉,幾經波折,終于回到正軌了,那個云中鶴實在太跳脫了,若不是他,那里需要付出這么大代價。”

      此時,一個身影進來,跪下道:“主君,燕大人使者來訪。”
      澹臺滅明點了點頭,然后走入密室。
      片刻之后,澹臺滅明和燕蹁躚使者會面。
      “燕大人好生忙碌啊。”澹臺滅明笑道。
      使者道:“燕大人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不過其實我在黑龍臺的官職,比燕大人更高,而且我世襲帝國爵位,和澹臺大人是對等的。”
      澹臺滅明道:“我差點忘記了,你是南周帝國最年輕的侯爺,大皇子的左膀右臂。”
      使者道:“我這侯爵,完全是祖宗的功勞,和我半點關系都沒有的。”
      澹臺滅明道:“你堂堂帝國侯爵,竟然愿意被燕蹁躚驅使嗎?”
      使者道:“我最敬佩的便是燕大人,能夠為他奔走,倒是榮幸的,人貴有自知,我這個人能耐不大,野心也不大。”
      澹臺滅明鼓掌,道:“陸侯了不起,燕蹁躚大人更了不起。”
      使者道:“大皇子和燕大人都讓我來恭祝澹臺大人,霸業將成啊。一旦您奪下了裂風城,便執掌了無主之地的命脈,親王之位就到了一半。”
      澹臺滅明道:“不敢,不敢!大周帝國皇帝陛下英明神武,我澹臺滅明能茍全性命于亂世,就已經無比慶幸了,哪敢有什么非分之想,什么稱王?是萬萬沒有的念頭,就算在夢中,也不敢有此念頭。陸侯說自己能耐不大,野心也不大。那我澹臺滅明能耐很小,野心更小。”
      使者皺眉,和澹臺滅明這樣的老狐貍談判實在太痛苦了。
      “大皇子和燕大人讓我轉告澹臺大人,這次攻打裂風城,我們愿意錦上添花,無償獻給您一支軍隊,要多少有多少,而且不指派任何軍官,連百夫長都沒有,整支軍隊的指揮權全部交給您,生死也交給您。”使者道。
      澹臺滅明道:“不用了,我有十萬大軍,滅井氏綽綽有余,奪取裂風城也綽綽有余。攻打裂風城一戰,乃是我無主之地的事情,是澹臺家族的本分,哪里敢勞動大周帝國呢?”
      使者道:“確定不用嗎?”
      澹臺滅明道:“確定不用。”
      使者無奈拜下道:“那小侯在這里恭祝澹臺大人馬到功成,成就不朽功業。”
      ………………
      隨著澹臺滅明一聲令下,整個無主之地風起云涌。
      十幾支諸侯大軍開始集結,就如同滾滾烏云開始凝聚。
      黑云壓頂裂風城。
      仿佛隨時要變成可怕的雷霆,將裂風城徹底擊碎。
      將井氏家族,將云中鶴,將所有人全部擊成齏粉。
      十萬大軍,十幾倍于裂風城,十幾倍于井氏家族軍隊。
      ………………
      裂風城,城主府內。
      云中鶴能夠感覺到,天上的烏云在凝聚,雷霆閃電正在形成。
      滿打滿算,裂風城就不到一萬守軍。
      面對十萬敵人,這一戰應該怎么打?

      難道真的如同井中月說的那樣,大不了戰敗之后,跟著她一起去做馬匪?
      那樣的話,井氏家族就算是完了。
      裂風城也被澹臺滅明所奪。
      大贏帝國的戰略,也將徹底失敗。
      想要挽救自己,挽救井中月,挽救大贏帝國的戰略。
      唯一的法子,就是打贏這一戰。
      但是,不到一萬人,打十萬人,談何容易?
      這幾天幾夜,云中鶴都在絞盡腦汁,想著如何戰勝之法。
      這一戰若是贏了。
      他就能順理成章地說服井中月歸順大贏帝國。
      最關鍵的是,能夠讓澹臺家族走向滅亡。因為這一戰,澹臺家族也是傾盡所有了,幾乎把百年的家底都交出來了。
      若是這一戰輸了,那澹臺家族也沒有未來了。
      若論無主之地最大的敵人,最大的仇人是誰,毫無疑問就是這個澹臺滅明了。
      他比莫秋更加狠毒,更加陰險。
      這一戰如何贏?
      如何贏?
      云中鶴站在地圖面前,拼命用腦袋撞墻。
      想要贏,絕對不能走正常路。
      正常情形下,這一戰必輸無疑,而且留給他的時間已經很少了。
      必須出奇謀!
      “砰砰砰砰……”云中鶴不斷拿頭撞墻。
      絞盡腦汁,窮盡一切智慧,都找不到獲勝之法,四周一片黑暗,仿佛找不到半點明亮。
      一邊撞頭,云中鶴一邊學著井中月一樣,把手掌放在燭火上烘烤。
      啊!
      好痛!
      快要燒焦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云中鶴腦子內猛地一亮。
      靠,靠,靠,不會吧!
      不會是真的吧!如果腦子內出現這東西是真的,那他不僅僅有了獲勝的辦法。
      而且,還能輕而易舉將澹臺滅明的十萬大軍,徹底消滅啊。

      ………………
      注:回家后吃飯立刻碼字,終于完成了,今天依舊一萬五更新。
      恩公們,雙倍月票要結束了,投給我吧!糕點給諸位叩首了,拜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