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八章:裂土封王!最后之攤牌!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八章:裂土封王!最后之攤牌!字體大小: A+
     
      隨著井中月一劍斬下。
      澹臺焚手中的鐐銬瞬間被劈成兩半。
      “滾!否則就來試一試我的劍快不快?你敢碰我夫君一下,我就將你們全部殺絕。”井中月聲音冰冷,目含殺氣。
      澹臺焚嘴角露出冷笑道:“井中月城主,你應該知道后果的。”
      “后果,什么后果?”井中月道。
      “云中鶴是敵國間諜,本應格殺勿論,你卻包庇之,你裂風谷會成為無主之地公敵的。”澹臺焚冷笑道:“屆時,整個無主之地諸侯共同討伐之,你裂風谷將灰飛煙滅,你井氏家族百年基業也將毀于一旦。”
      井中月望向了云中鶴道:“云中鶴,你告訴我們所有人,你是南周帝國的密探嗎?”
      云中鶴道:“我不是。”
      “哈哈哈哈……”澹臺焚一陣發聲大笑。
      “云中鶴,我這里證據確鑿,板上釘釘,你說不是就不是了?”澹臺焚目光瞇起道:“你說你不是南周帝國的密探,拿出證據來啊?”
      云中鶴道:“就如同白銀慘案那樣,在澹臺家族的默許之下,莫秋策劃了毒鹽事件,吃死了幾百號人。接著又帶著幾百號人去白銀鹽場調查,然后鹽井塌方,砸死了幾千人。接著把天大的罪名栽贓給我們井氏家族,那個時候你們的詰問是一模一樣的,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不是井氏家族所為啊。”
      這話一出,裂風谷所有官員陷入了沉思。
      別人栽贓陷害你,你就拼命去找證據,證明不是自己所為?
      那完全就陷入了敵人的陷阱了。
      真相有時候一點用都沒有,就比如白銀慘案真相,更是毫無用處。只是敵人實現某種不可告人目標的手段而已。
      而且等事情發展到某個階段的時候,真相自然就水落石出了。
      比如現在,整個無主之地都知道,所謂的白銀慘案是莫氏家族一手主導的,但還有意義嗎?
      云中鶴又道:“為了栽贓我是南周帝國臥底老千,你澹臺家族還真是煞費苦心啊!燕蹁躚為了和老千接頭,竟然在圣旨的木軸內刻看暗紋。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啊?莫非是這位南周帝國太監招供的?”
      澹臺焚道:“那又如何?”
      云中鶴冷笑道:“燕蹁躚是誰?南周帝國在無主之地的暗諜之王,他和老千聯系,不僅僅是單線聯系,怎么可能會通過一個皇宮的太監?而且還用明文傳遞信息,而不是用密碼?你是擔心用密碼的話,揭露效果不強,起不到震驚效果吧。”
      澹臺焚道:“證據,拿出證據證明你不是南周帝國的密探老千。”
      云中鶴冷笑道:“拿出證據,你沒有和澹臺滅明的小妾通奸。”
      “放肆,找死!”澹臺焚暴怒,幾乎猛地要抽出大劍,將云中鶴劈死。
      云中鶴道:“你要問我是不是南周帝國的密探老千,我肯定說不是。但你硬要說我是,要將我砍死,又或者將我抓走,那你就問我妻子的意志吧。”
      井中月直截了當道:“澹臺焚,滾!”
      澹臺焚冷道:“井中月城主,你可知道,我走出這個城主府的后果嗎?”
      井中月道:“我說過了,大不了我帶著所有人一起去做馬匪。”
      澹臺焚道:“你包庇敵國密探,等于勾結敵國,你就是無主之地的公敵,接下來無主之地所有諸侯,共同討伐之。你裂風谷井氏家族,就徹底滅亡了。”
      井中月絕美面孔微微一顫道:“若是我交出我的丈夫,那我井氏家族才真正算是完了。”
      澹臺焚一陣冷笑道:“那告辭了,希望您不要后悔,或者說您就算后悔也沒有用了。”

      然后,澹臺焚帶著十幾名高手揚長而去。
      緊接著,城主府外的一千名澹臺家族高手也浩浩蕩蕩離去。
      澹臺焚來到某處房子之內,躬身拜下道:“井中月,不愿意交出云中鶴。”
      澹臺鏡眼睛閃過一絲殺氣。
      “我原本還想給她留下一命,現在被她自己親自扼殺了。”澹臺鏡冷道。
      旁邊澹臺家族的主簿道:“真是要感謝云中鶴,有這么復雜的過往,而且還在賭桌上贏了云萬血這個賭神,和老千這個暗號多么契合啊。這樣一來我們正好栽贓于他,奪取裂風城這個核心之地。”
      澹臺鏡站在窗口,望著不遠處的城主府,伸出手微微一捏,仿佛瞬間要將整個城主府捏得粉碎。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淡淡道。
      這話的意思非常明顯,你井氏家族本是無辜的,只不過裂風城的戰略地點是在太重要了。
      所以你井氏家族才會被一而再放在火上燒。
      放在之前,澹臺家族不會來取裂風城。
      但如今兩大帝國決戰在即,那澹臺家族就有必要奪取此城了。
      原本想要用一種比較緩沖的法子。
      比如,澹臺鏡迎娶井中月,但是這條路被封死了。
      又比如,澹臺無鹽嫁給井無邊,澹臺家族弄死井中月,井無邊成為傀儡城主,澹臺家族控制之。
      但是……這個計劃依舊失敗了。
      井中月進攻落葉領的時候,澹臺家族不能公開出兵,所以暗中派去了武士高手。隱藏在莫氏家族軍隊中,試圖借機刺殺井中月。
      結果……
      井中月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有這波刺客的存在。
      因為不經意間,全部殺光了。
      真是……日了狗。
      想要刺殺井中月,真的只有澹臺鏡,或者澹臺滅明親自出手。
      但這又是不可能了。
      但是這里面就出現了一個邏輯問題。
      那個刺殺云中鶴的神射手!
      按照之前的推斷,他應該是澹臺滅明派來刺殺云中鶴的。
      但是……
      現在看來,竟然不是!
      因為澹臺滅明是要弄死云中鶴,但是絕不僅僅是要簡單弄死云中鶴。
      他的目標不僅僅是要殺云中鶴,而且還要奪取裂風城。

      當時莫秋和云中鶴決斗的時候,這個提議明明很荒謬,比武勝負定落葉領的歸屬。
      按照所有人看來,云中鶴必死。
      那樣一來,井氏家族就會永久失去落葉領,就會徹底陷入斷糧危機。
      然后,裂風城就會崩潰瓦解。
      到那個時候,澹臺家族作為姻親,而且還是諸侯盟主,最有資格以救助災民的名義,入駐并且掌控裂風城。
      從白銀慘案起,雖然經手的是莫氏家族,但真正幕后操縱者,始終是澹臺滅明。
      莫氏得落葉領,澹臺家族占據裂風城這個戰略要地。
      這個目標,從未改變過。
      而這次栽贓云中鶴是南周帝國密探老千,就是澹臺家族的圖窮匕見。
      真相?
      澹臺家族依舊不在意真相。
      從頭到尾,澹臺滅明在下一盤大棋。
      當然,云中鶴也不在乎真相,如果他拼命去辯白自己不是南周帝國的臥底,那才是真正的可笑。
      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就是,弄死澹臺家族,讓他亡族滅種!
      ……………………………………
      城主府內,烏云壓頂。
      在場二十幾名文武官員,表情惶恐,仿佛大禍臨頭。
      他們內心充滿了悲憤。
      為什么受傷的總是裂風城?還有完沒完了?
      一開始是野豬領叛亂。
      接下來,諸侯聯盟大會又調查裂風谷和秋水城的大戰真相,并且要給予制裁。
      然后又是白銀慘案,死了幾千個人,幾乎讓裂風谷遭遇了滅頂之災。
      整整用了半年時間,多虧了云傲天大人運籌帷幄,不但度過了危機,奪回了落葉領和一百多萬石糧食。
      看上去勝利已經來了,曙光已經出現了啊,按說應該享受勝利的光輝,過上安定的日子了啊。
      為何又來了更大的危機,更大的黑暗。
      難道我們裂風谷,注定沒有一天安生日子嗎?
      剛出現一個勝利,立刻就會有更大禍亂直接碾壓上來?
      井中月冷冷道:“首先,我絕對不可能交出云中鶴,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絕不交出。他不但是我丈夫,而且還是我罩的男人。”
      “其次,大難臨頭各自飛,諸位大人如果想要借機逃離裂風谷,我絕不阻攔,也不怪罪。”
      上一次白銀慘案,裂風谷的官員就逃走了大半。

      這一次好不容易把官職都填滿了,又遇到了一個更大的危機。
      但是這一次,所有官員都靜立不動。
      “城主,這情形不對。”忽然有一名官員道:“如果,云中鶴大人真的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那我們背后就有南周帝國支撐了。澹臺家族在無主之地的南邊,和南周帝國很接近,他反而不敢攻打我們裂風城。”
      “對,對,對,現在澹臺家族威脅我們要出兵滅裂風城,真按照他說的那樣,云中鶴大人是南周帝國的臥底,南周帝國難道會眼睜睜在邊上看著嗎?”
      “對,如果云中鶴大人真的是南周帝國臥底,澹臺家族此時根本不敢招惹我們。”
      緊接著,一名年輕官員出列,大聲吼道:“主君,上一次白銀慘案,軟骨頭的已經走完了。我不管別人如何,我肯定和裂風城共存亡!”
      緊接著,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出列。
      最后,竟然所有官員全部出列,躬身拜下道:“我們愿與裂風城共存亡。”
      井中月道:“諸位,我可必須告訴大家,這次可不僅僅是白銀慘案那么簡單。”
      云中鶴道:“對,白銀慘案,敵人只是要制裁我們,封鎖我們,慢慢餓死我們。而現在敵人已經沒有耐心了,他們是要直接來滅殺我們了。”
      “記下來,就不是制裁,也不是封鎖了,而是會直接集結幾萬大軍,來攻打我們裂風城,消滅我們裂風城了。”
      “雷霆之勢,將我們一舉滅之。”
      云中鶴道:“諸位大人不是一直在問,為何我們裂風城總是不得安寧?好不容易渡過了白銀慘案,斷糧危機,好不容易奪回了落葉領,還來不及享受勝利的喜悅,立刻就有更大的危機降臨,完全沒完沒了了。這是為什么?”
      所有人都豎起耳朵傾聽。
      云中鶴道:“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是裂風城,因為我們占據了整個無主之地最核心的位置,匹夫無罪,懷璧自罪。我們遭遇到所有危機的根源,在于澹臺家族。”
      ……………………………………
      書房之內。
      穿著錦袍的井中月站在地圖面前,凝視了良久。
      云中鶴上前,輕輕摟住她的小蠻腰。
      井中月靠了上來,用臉蛋輕輕磨蹭云中鶴的臉。
      云中鶴沒有說謝謝你沒有將我交出去,井中月也沒有說絕不放棄你之類的話。
      一切盡在不言重。
      “澹臺滅明在下一盤大棋。”云中鶴道:“之前還是小看他了。”
      “嗯!”井中月發出鼻音。
      云中鶴道:“我一開始以為,他僅有的是野心勃勃,但現在他除了野心勃勃之外,更加懂得審時度勢。”
      井中月道:“你覺得他已經投靠南周帝國了嗎?”
      “沒有,但已經在合作。”云中鶴道:“兩大帝國決戰在即,所以他才需要迫不及待奪取裂風城,占據整個裂風谷最核心的位置,然后待價而沽,坐山觀虎斗。”
      澹臺滅明確實在下一盤大棋。
      他不甘心成為棋子,而是要和兩大帝國一起,成為棋手之一,真是小看他的野心,太牛逼了。
      云中鶴道:“我們推演一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恩。”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接下來,澹臺滅明會用大義,召集整個無主之地所有的諸侯,組建聯軍來攻打我們裂風城,這支軍隊的數量將會非常驚人,會超過我們十倍。”
      “恩。”
      云中鶴道:“而一旦奪取了裂風城之后,澹臺鏡就會統帥十幾萬大軍,鎮守裂風城,這是無主之地的核心位置。然后兩大帝國決戰爆發,兩敗俱傷。澹臺滅明十幾萬大軍,占據了裂風城這個最關鍵的位置,在關鍵時刻甚至可能左右勝負。”
      “當兩大帝國大戰得筋疲力盡,兩敗俱傷的時候,掌握了十幾萬大軍的澹臺滅明,就會成為決定戰局的關鍵性力量。”
      “而到那個時候,澹臺滅明就可以坐地起價,獅子大開口。”
      “澹臺滅明的目標只有一個,裂土封王!”
      井中月道:“你覺得,他偏向于哪個國家?”
      云中鶴道:“南周帝國。”
      井中月道:“為什么?因為澹臺家族距離南周帝國更近嗎?”
      云中鶴道:“這是原因之一,而更加重要的原因是南周帝國有裂土封王的先例。”
      南周帝國確實有一個異姓親王。
      在新征討的南蠻大陸,史氏家族就成功被冊封為南周帝國親王,并且執掌了近兩個行省的領地。
      因為它距離帝國中樞實在太遠了,而且又是沿海地區,還擁有強大的水軍。
      南周帝國怒浪侯在征討南蠻立下了赫赫戰功,滅國無數,也出兵討伐了無數次史氏家族。
      結果,剛剛平息了叛亂,轉身離開又開始起兵謀反。
      南周帝國大軍再殺過去的時候,史氏家族又登上戰船,逃之夭夭。
      周而復始,疲于奔命。
      于是怒浪侯和史氏家族進行談判,你們也不用謀反了,我去和皇帝陛下談,讓你們裂土封王。
      于是,南周帝國就有了第一個異姓親王,怒浪侯也成為了南周帝國最大的權臣之一。
      從那以后,史氏家族再也沒有謀反了,仿佛成為了南周帝國的忠臣,整個南蠻也徹底平息下來,被南周帝國逐漸消化。
      所以這就成為了澹臺滅明的榜樣。
      史氏家族背靠大海,那我們無主之地還接壤西涼帝國呢。史氏家族能夠裂土封王,我澹臺家族未必不可以。
      而想要裂土封王,就必須奇貨可居,必須手握十幾萬重兵,并且占據裂風城要地。
      所以,澹臺家族作為盟主,在口口聲聲說,任何諸侯都不得和兩大帝國勾結,否則就會成為公敵,必須滅之。
      井中月道:“你覺得,澹臺家族會集結多少軍隊來攻打裂風城?”
      云中鶴道:“肯定號稱十萬,十倍于我們。”
      “十萬?”井中月道:“我雖然覺得我自己很厲害,但是十萬大軍,我肯定是打不過的。”
      確實,正常情形來說,一旦澹臺家族集結十萬大軍來攻打裂風城。
      那裂風城必亡無疑。

      因為這些年,澹臺家族也不知道在裂風城內安插了多少臥底。
      關鍵時刻,這些臥底會紛紛而起。
      井中月手中,充其量只有一萬人。而且還有兩千人在落葉領那邊,所以手中連一萬軍隊都沒有。
      三千鎧甲為了陷害莫氏家族,都加了砷,有劇毒。
      所以,還有幾千軍隊是沒有鎧甲的。
      澹臺家族專注于冶煉,鐵甲無數。所以雙方軍力極其懸殊。
      井中月道:“你覺得澹臺家族集結的十萬諸侯聯軍,多久時間會來攻打我們裂風城?”
      云中鶴道:“很快,很快!”
      井中月回頭看了云中鶴一眼道:“我說過了,大不了我帶著你們去做馬匪,笑傲大山,好不快活,反正我武功很高,能夠罩住你,保護你。”
      做一對馬匪夫妻嗎?也挺好的。
      ……………………………………
      云中鶴回到原來那個破舊的小院子里面,繼續做實驗。
      每當這個時候,整個院子都不能有人靠近的。
      而此時,柜子里面傳來聲音。
      “孩子,恭喜你成功了。”
      是大贏帝國黑龍臺,風行滅大人的聲音。
      大人,你還真能藏啊,床底下,柜子里。
      是啊,整整一年時間了,云中鶴終于征服了井中月,成為了她的丈夫。
      “找出那個老千了嗎?”風行滅大人問道。
      云中鶴道:“沒有,實在找不到。”
      風行滅大人道:“澹臺家族污蔑你是南周帝國臥底老千。”
      云中鶴道:“對,并且威脅井中月將我交出。井中月不愿意,澹臺家族發出了戰爭威脅,接下來澹臺家族很快會出動十萬大軍,攻打裂風城。”
      風行滅大人陷入了沉默。
      云中鶴道:“大人,澹臺家族和我們大贏帝國有在談判嗎?”
      “有!”風行滅道:“澹臺家族陸陸續續和我們談判,已經超過三年了。但這是一只老狐貍,根本不會給予真正的承諾,只會左右逢源,待價而沽。”
      云中鶴道:“所以,大贏帝國才會用有毒的夜明珠,想要謀殺他,而且差一點就成功了,根據這趨勢下去,兩年內澹臺滅明就會被這顆夜明珠毒死。”
      風行滅道:“對。”
      云中鶴道:“然而,這還被我破壞了。”
      風行滅大人道:“此事,你完全無罪。而且這個時候,澹臺滅明反而不能死。”
      云中鶴道:“為何?因為澹臺鏡嗎?”

      風行滅道:“對,因為澹臺鏡非常傾向于南周帝國,甚至可能被南周帝國皇帝召為駙馬。”
      難怪!
      此人還真是天子驕子,難怪藐視整個無主之地的任何人。
      風行滅道:“皇帝陛下,還有領軍的三皇子殿下,都明確表示裂風城絕對不能落在澹臺家族手中,澹臺滅明想要成為棋手,左右大戰勝負,絕不可能。我們大贏帝國能夠接納一個井中月,卻無法接納一個澹臺滅明。”
      盡管是敵人,但云中鶴對澹臺滅明也是嘆為觀止。真是一個梟雄,而且還是一個極其厲害的梟雄。
      本以為他僅僅只是一心要統一無主之地,誰知人家竟然要左右兩大帝國的大戰勝負。
      這等雄心壯志,這等氣魄,還真是牛逼。
      風行滅道:“孩子,此時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澹臺家族即將集結十萬大軍攻打裂風城,井中月手中的幾千軍隊,絕對抵擋不住這十萬大軍。一旦開戰,必亡無疑。”
      云中鶴沉默。
      風行滅道:“而這個時候,唯一能夠拯救裂風城井氏家族的,只有我們大贏帝國,你正好趁機說服井中月,投靠效忠我們大贏帝國。”
      云中鶴繼續沉默。
      風行滅道:“裂土封王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可以冊封井中月為裂風侯,世襲罔替。不僅如此,井中月是一名絕頂出色的統帥,皇帝陛下允許他掌握軍權。她井氏家族的軍隊,帝國一個不動,并且再給他調派三萬大軍,全部歸她指揮。”
      這個條件,確實非常優厚了。
      “不僅如此,這一場傾國之戰,正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只要立下足夠的戰功,井中月可以晉升公爵,未來你們的孩子,也將會成為帝國公爵,世世代代。”風行滅道:“不過對于你的前途,皇帝陛下倒是有些疑惑。”
      云中鶴道:“怎么講?”
      “皇帝陛下說你這樣的詩詞大才,放在黑龍臺可惜了,想要讓你成為太子舍人,調去做文官,未來執掌相印,也未嘗不可。但是魁首說了,你是我們黑龍臺的人,不去做什么文官。文官那群人,天天被我們黑龍臺的人盯著,未來你的前途在黑龍臺。就算成為了井中月侯爵的丈夫,就算不去一線臥底,也完全可以執掌黑龍臺大權。”
      風行滅又道:“我的孩子,你的任務很快就要成功,很快就要結束了。皇帝陛下已經下了密旨,在帝都找一個大莊園府邸,已經開始內部修建,井中月喜歡富麗堂皇,那就富麗堂皇。牌匾還空著,因為不知道將來是寫侯爵府,還是公爵府。回到帝都之后,這個巨大的府邸就是你的家。皇帝陛下,太子殿下,都迫不及待想要見你這個大才子。黑龍臺的大祖宗,也迫不及待想要見你。”
      云中鶴道:“謝謝皇帝陛下。”
      風行滅道:“去吧,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去說服井中月效忠我們大贏帝國。你的任務很快就結束了,你很快就能回家了。只要井中月點頭答應,我們大贏帝國的軍隊就能源源不斷,秘密進入裂風城。三皇子親口說過,只要井氏家族愿意效忠,帝國將不計一切代價,保住裂風城,保住井氏家族,哪怕提前和南周帝國決戰,也在所不惜。”
      這個時候攤牌嗎?
      ………………………………………………
      這一夜。
      在城主府的樓頂。
      云中鶴再一次瀕臨慘死的模樣,眼睛都要翻白了。
      四肢都抽抽了,他躺著拼命喘息,真的感受到了天堂和地獄。
      而井中月雙手抱膝,仰望著月亮。
      此時這么恬靜柔美,剛才如同瘋老虎一樣。
      這個女人,真是讓人迷戀。
      “月亮,你看月亮做什么?”云中鶴問道:“它沒有你那么美麗的。”
      “我不喜歡月亮。”井中月道:“太暗了,而且不發熱。我喜歡太陽,我喜歡火。”

      云中鶴不由得想起了風行滅大人說的話。
      此時和井中月坦白身份,并且借機說服她歸順大贏帝國。
      看上去,這確實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澹臺家族十萬大軍即將來攻打裂風城,看上去根本沒有任何打贏的希望。
      裂風城滅亡在即,井氏家族滅亡在即。
      而且大贏帝國給的條件,確實非常非常優厚,簡直大方過頭。
      “月亮,你會殺我嗎?”云中鶴忽然問道。
      井中月搖頭道:“不會,從我嫁給你的那一刻開始,我永遠都不會殺你。”
      她回過頭,認真望著云中鶴道:“哪怕有一天,你趁著我睡覺,要一劍刺入我的心臟,被我發現了,我也不會殺你。我要么轉身離開,要么傷心欲絕地被你刺穿。”
      云中鶴望著她絕美無暇的軀體。
      這仿佛是上天的杰作,反而成婚幾日以來,這個身體就成為了井中月獻給他最美妙的禮物。
      真的每一寸,都被云中鶴所擁有了。
      越是靠近井中月,就越發感覺到她的孤獨寂寞。
      所以兩個人一成婚,就立刻迫不及待地抱團取暖。
      她一直說不喜歡月亮,因為太冷太孤獨,她喜歡火焰,喜歡感受灼燒的溫度。
      所以云中鶴很難想象,她是一個什么童年?
      井中月道:“傲天,你要和我進行最后的攤牌了對嗎?!”
      她認真地望著云中鶴,目光帶著一點點害怕和惶恐。
      她不害怕死,不害怕輸。
      然后,井中月道:“你說吧,你攤牌吧。我說過了,不管你是誰,不管你的真實身份是什么。我絕對不會殺你,也不會傷你一根汗毛,就算你要殺我,我也不殺你。我最多只是傷心地離開。”
      “傲天,你說吧。”
      “你攤牌吧!”
      ………………………………
      注:這一更構思了很久,終于寫完了,接下來我就要坐火車回家了。
      諸位恩公,我真的不想開單章求票,但是月票名次真的很迫切啊,有票的兄弟,叩請出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