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就是臥底老0!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七章:你就是臥底老0!殺!字體大小: A+
     
      頓時云中鶴一驚?
      我暴露了?我大贏帝國黑龍臺密探的身份暴露了?
      這絕對不可能啊。
      如果真的暴露的話,那么風行滅大人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告知云中鶴的。
      尤其是現在征服井中月這個任務目標已經能夠完成了,云中鶴已經成為了大贏帝國最重要的戰略級臥底。
      之前或許還有所疏忽,但對著帝國黑龍臺重視以后,情形就完全變了啊。
      裂風城內所有知道云中鶴臥底身份的人全部都調走了。
      整個帝國境內無主司的高層,全部替換了一般,云中鶴的相關知情人都調去了帝都總部從事文職,某種意義上就徹底封閉起來了。
      一直到云中鶴在無主之地任務結束,這群人物才會被放出來。
      這些可都是提督級大人物,為了服從大局,為了保護云中鶴的身份,他們都被半軟禁起來了。
      如今知道云中鶴密探身份的,僅僅寥寥幾人而已。
      黑龍太魁首,許老先生,風行滅大人,皇帝陛下,四皇子殿下(這次征南大軍統帥)。
      不可能暴露的啊,完全不可能。
      ………………
      還沒有等到井中月出色,大堂內的武將,還有值守武士,全部拔出了戰刀,將澹臺焚的十幾名高手包圍了起來,在裂風城竟然想要抓我們主君丈夫,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
      場面頓時肅殺起來。
      “你們想要抗命造反嗎?”澹臺焚寒聲道:“在無主之地上有一條鐵律,一旦發現了兩大帝國的間諜密探,必殺,必死!不管他的身份有多高,不管他立下了多大的功勞。”
      “而且在諸侯聯盟大會上說的清清楚楚,無主之地是所有諸侯的無主之地,絕對不是兩大帝國的盤中餐,和兩大帝國的對立,是所有諸侯要徹底秉持的立場,任何人都不得違背。”
      “無主之地所有諸侯,一旦和兩大帝國有所勾結,就是整個無主之地的公敵,整個無主之地諸侯,應該盡起大軍,共同討伐之。”
      澹臺焚拿出了一份又一份的公文,然后郎聲念出來。
      這些公文都是非常嚴肅,而且充滿了權威力量。
      甚至都是整個無主之地的禁條。
      之前云萬血還是云中鶴親手殺的,直接把燒紅的鐵水倒在他的頭上,就因為他是帝國臥底。
      當時澹臺滅明就說過一句話,這就是兩大帝國間諜在無主之地的下場。
      或許,當時他就暗中警示威脅云中鶴了。
      ………………
      “井中月城主,我們知道云中鶴剛剛與你成婚,但是為了避免給整個井氏家族帶來滅頂之災,我奉勸您還是將他交出來,讓我們帶走吧。”澹臺焚道:“云中鶴你逃不了的,主動一些,這樣死得沒有那么痛苦。云萬血是怎么死的,你應該還歷歷在目吧?因為還是你親手殺的他。”
      云中鶴冷笑道:“你們說我是敵國的間諜密探,那我就是了?證據呢?”
      “證據?”澹臺焚冷笑道:“我們有的就是證據,而且是證據確鑿才來抓你的,甚至我們都覺得這些證據是不是太過于充分了。”
      “你云中鶴,從小在大贏帝國寒水城中坑蒙拐騙,騙財騙色,得罪了丐幫幫主,得罪了很多大人物,最終你得罪了一個根本不可能得罪的人,那就是大贏帝國鎮南公。”

      這話一出,云中鶴臉上雖然依舊帶笑,但是心中還是忍不住一顫。
      澹臺焚繼續道:“你禍害了大贏帝國鎮南公的正妻,這讓你遭遇了滅頂之災,本來是必死無疑的。因為鎮南公派出了無數的高手追殺你,甚至殺掉你在丐幫的所有同伙,在走投無路之下,有一個人挽救了你,此人是一個帝國的間諜頭子。”
      “你云中鶴最擅長的是什么?就是騙財騙色,勾搭女人。所以這個間諜情報頭子,就把你派往裂風城。發揮你的特長,勾引裂風城城主井中月。而目標只有一個,把整個裂風城獻給帝國。”
      “之前他們其實并沒有對你抱有希望,畢竟你只是一個乞丐混混出身,井中月城主怎么可能會看得上你?但是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成功了,你竟然真的迎娶了井中月城主。”
      “或許你已經開始行動了吧,開始說服井中月城主投靠帝國。如果真的讓你成功了,那對整個無主之地來說都是滅頂之災。”
      “幸好,你還沒有徹底成功,我們就發現了你,就把你這個危險的間諜揪出來了,沒有給無主之地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澹臺焚說完之后,整個大堂之內徹底靜寂,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望著云中鶴。
      充滿了錯愕和懷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云中鶴你或許隱藏得很深,但是沒有用的,我們已經徹底將你查得清清楚楚了。”澹臺焚冷笑道:“所以別耽誤時間了,這就跟我們會諸侯聯盟總部吧。對于帝國的間諜,我們一直都很殘忍。但這一次會給你一個痛快,我們的大爐子里面燒著一大鍋的鐵水,我們會直接將你扔進去,很快就變成焦炭了,痛苦也不會超過一瞬間。”
      說吧,澹臺焚繼續上前,要捉拿云中鶴。
      “證據!”井中月冷道:“如果沒有證據的話,你們今天也休想離開了。”
      澹臺焚道:“證據是嗎?我先說幾個細節好嗎?”
      “第一個細節,白銀慘案之后,你們裂風谷需要支付一筆天文數字的賠款。”澹臺焚道:“然而云中鶴短短半個多月就賺到了一百多萬兩銀子?哪里賺來的?”
      “在南周帝國,你在莫氏家族招供過,你說你先給南周帝國的寧安侯世子治療了花柳絕癥,換到了一副絕世名畫《上京中元夜》。你說你是將這幅名畫撕開,然后重新裝裱,分成了好幾副名畫,然后賣了一百多萬銀子。”
      “然而實際上,壓根就沒有這回事。那天晚上在寧安侯爵府出現的大買家,對這幅畫字渴望的人,根本就沒有買到這幅畫。”
      “所以云中鶴你根本就沒有賺到這一百多萬兩銀子,那你交給井中月的銀子是哪里來的?是帝國給你的專門秘密撥款而已,否則怎么可能半個月賺到這筆天文數字的銀子。”
      “還有第二個細節,當時對白銀慘案賠款進行談判的時候,云萬血可是賭神人物啊,結果他卻輸在你的手中了,你連賭神都能贏,莫非比賭神還要厲害嗎?”
      “還有第三個細節,當你和莫秋少主決斗的時候,你當時低語了一句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盡管你的聲音很小,但是我們在場卻有一個頂尖高手,他對你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你當時說的是,燕蹁躚大人有話讓我轉告你。”
      此時,云中鶴不由得一顫。
      因為他當時他確實說過這句話,但聲音很小啊,距離觀眾席很遠啊,應該只有莫秋少主一個人聽得到啊?
      竟然被別人聽到了?這個人是誰?
      澹臺鏡嗎?他的武功竟然有這么高嗎?
      澹臺焚繼續冷笑道:“燕蹁躚是誰?或許有些人不知道,我可以稍稍介紹一下。”
      “燕蹁躚,南周帝國北征情報戰略最高負責人。帝國黑冰臺提督,太子舍人,未來黑冰臺大都督繼承人,皇帝陛下書房行走,南周帝國征北大都督府特使,執掌天子令箭的秘密欽差。”
      “你們或許不知道他的分量,他負責整個無主之地的情報和外交,負責帝國北部風氣整頓的最高官員,這一次南周帝國死在他的手中高級官員,豪門貴族,不下百人。”
      “此人是未來的情報之王,黑色之王,能夠讓整個南周帝國都風聲鶴唳的超級大人物。”
      云中鶴一愕,當時寧安侯爵府世子感染花柳,就已經傳聞征北大都督府要成立在金州。
      大戰在即,南周皇帝陛下對北邊幾個行省的風氣非常不滿意,這些貴族子弟不思報國,反而一天天只想著花天酒地,吃喝嫖賭。
      所以借著征北大都督府的成立,南周帝國進行一次前所未有的整頓行動。
      沒有想到,這個行動已經風風火火開始了。

      而燕蹁躚就是這次整頓大行動的負責人。
      而且他還親手殺了許多南周帝國的豪門貴族。
      看來,他的身份確實很高啊,受到皇帝陛下的極其信賴。
      澹臺焚道:“燕蹁躚這么一個大人物,他的目光也盯著裂風城。因為裂風城處于無主之地的核心之地,只要占領了裂風城,在未來的戰爭就事半功倍。而南周帝國黑冰臺在裂風城,有一個級別非常高的臥底,他的代號叫:老千!”
      “而你就是這個老千吧,云中鶴大人。”澹臺焚冷笑道。
      頓時云中鶴完全驚呆了,甚至一下子完全反應不過來。
      我日,這個世界太瘋狂了。
      他云中鶴天天都在找這個老千。
      但是找了那么久時間,都沒有找到這個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
      沒有想到今天,他竟然被人指著鼻子說:你就是老千。
      澹臺焚道:“云萬血在賭術上都沒有,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人能夠贏得過賭神,那就是老千。”
      “云中鶴,你就是老千,那一百多萬銀子,就是南周帝國黑冰臺批給你的秘密軍費。什么你去給寧安侯世子治病,什么他送給你《上京中元圖》完全只是幌子而已,給你一個賺錢的理由而已。”
      云中鶴大笑道:“證據,證據呢?”
      澹臺焚大笑道:“證據,當然有證據。”
      “帶上來!”
      隨著澹臺焚一聲令下,幾名高手立刻押送著一個人進來。
      所有人定睛一看,竟然是昨天晚上前來宣旨的那個南周帝國太監。
      瘋了吧!
      澹臺家族徹底瘋了啊。
      竟然連南周帝國的太監都敢扣押,這可不是一般的太監,這可可是皇帝身邊的太監,內監的真正成員啊。
      井中月道:“這個太監怎么了?”
      澹臺焚道:“昨天晚上南周帝國皇帝的圣旨,大家都聽到了嗎?內容很簡單。”
      大家都記得,就是祝賀井中月和云傲天的新婚,并且賜予玉如意一對。
      “那份圣旨呢?”澹臺焚問道。
      “撕掉了,扔到茅廁里面了。”
      澹臺焚冷笑道:“這位太監是身負秘密使命來的,是來和云中鶴接頭的。他離開之后,卻又改頭換面,扮演成為一個普通人在裂風城內住了下來。我們在他身上搜到了一個密碼本,這個本子你應該非常熟悉吧。”
      “昨天晚上南周帝國皇帝給你們的那份圣旨呢?能不能去撿起來,并且洗干凈?”澹臺焚道。
      片刻后。
      南周帝國那份被扔到茅廁的圣旨撿起來,并且清洗凈烘干了。
      圣旨兩邊有軸,大部分都是木頭做的。

      澹臺焚將圣旨內的兩根軸子抽出來,發現這完全是正常不過的檀木軸子。
      他猛地一刀,將軸子劈開。
      結果發現這軸子內部,竟然又凹凸不平的紋理,就仿佛印章那種凹凸。
      “拿過印泥。”
      拿過印泥,澹臺焚將這圣旨木軸內部的凸紋按在印泥上,然后又印在白紙上。
      完全是一堆沒有任何意義的符號啊。
      但是,接下來第二根圣旨木軸劈開,里面也有凹凸印痕。
      在抹上印泥,然后印在白紙上。
      兩個符號完全組合在一起,變成了清晰的文字:老千,你已征服井中月,吞噬計劃,正式開始。
      落款不是字,而是一個非常寫意的燕子圖案。
      所有人完全驚呆了,幾乎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
      澹臺焚道:“或許大家不知道,這字跡就是燕蹁躚的,這個燕字圖案就是他的標志。”
      “現在真相還不夠清楚嗎?恭喜你已經征服了井中月,那不是云中鶴又是誰?”
      “這位可是南周帝國皇帝身邊的太監,級別還不低。他親自來傳旨,就是為了和你這個老千接頭,而且里面暗藏著燕蹁躚的秘密情報。”
      “云中鶴大人,老千閣下,請問你什么是吞噬計劃啊?”
      澹臺焚道:“你或許還不死心!來人,帶上來!”
      片刻后,兩個人被直接帶了上來。
      一個是藍神仙,被井無邊尊稱為義父的,一個是錦衣司百戶藍玉。
      兩個人已經遍體鱗傷。
      “云中鶴,老千大人,這兩位也是南周帝國的臥底,曾經他們單獨行動,但是后來完全為你一個人服務,你應該非常清楚吧?”澹臺焚冷笑道:“井無邊腦子瘋瘋癲癲,而且上了某種藥癮,便是藍神仙的手筆吧。”
      “藍神仙,藍玉,云中鶴大人不方便親自去接頭,所以你們兩人就秘密前往接頭地點,和這位南周帝國的徐公公接頭,接受最新的命令。因為云中鶴已經迎娶了井中月,所以接下來任務肯定有新的變化,就是要為南周帝國秘密奪取裂風城。”澹臺焚道:“卻沒有想到,我們如此謹密大膽,直接盯著這位南周帝國的欽差太監,結果被我們一網打盡。藍神仙,藍玉這對父子也落網了。”
      澹臺焚蹲了下來,冷笑道:“藍神仙,藍玉,你們的最高臥底老千就在你們面前,他已經成功迎娶了井中月城主,你們應該很高興吧,應該覺得距離成功大近了一步吧!現在一切證據確鑿,直接招供吧,這位云中鶴是不是老千?是不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
      “不是。”
      “不是。”
      藍神仙和藍玉斬釘截鐵道。
      “好,足夠忠誠,我喜歡。”澹臺焚道:“但是不著急的,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呢,你落入了我們手中,我們會有千百種辦法折磨你,我們會有無數酷刑,總有一種讓你開口的。”
      頓時,藍神仙和藍玉兩人面如死灰。
      “招供吧,那樣死得還舒服一些,幾乎完全沒有任何痛苦,直接就死了。如果不招供的話,我會讓你知道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澹臺焚冷笑道。
      藍神仙望著云中鶴一眼,目光露出一絲決絕。
      然后,猛地一咬牙,一口黑血從嘴角溢出。

      “我……我寧死也絕對不會出賣自己的戰友。”
      說罷,藍神仙腦袋一歪,直接死去。
      七孔流血。
      澹臺焚大驚,立刻大吼道:“撬開他的嘴巴,別讓他也死了。”
      但是也已經來不及了,藍玉也猛地一用力,然后身體一顫,黑血從口鼻涌出。
      同樣是七孔流血。
      幾個人上前一探鼻息,再摸脈搏,然后搖搖頭道:“澹臺焚大人,已經死了。”
      澹臺焚拍手鼓掌道:“了不起,了不起,真是沒有想到,南周帝國黑冰臺的間諜臥底竟然如此忠誠,如此不怕死。云中鶴大人,老千閣下,他們寧死都不出賣你啊,太壯烈了。”
      云中鶴沒有出聲。
      澹臺焚道:“當然剛才這一幕,不是更加能夠證明一點不是嗎?你就是老千,藍神仙和藍玉為了保護你,寧可自殺,只有你才有這個分量啊!”
      全場倒吸一口涼氣,所有人目光都盯著云中鶴。
      而云中鶴則是完全嘆為觀止。
      太牛逼了,太狠了!
      真正的殺人誅心啊!
      真的沒有想到啊,澹臺家族為了他云中鶴,竟然花費了這么天大的手筆。
      花費的代價有多大?
      這個太監可是真的,可真的是南周帝國皇帝身邊的。
      而且這圣旨里面的密文也是真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是燕蹁躚親筆。
      藍神仙和藍玉,這兩個密探臥底也是真的,事實上云中鶴也早就猜測到這二人便是南周帝國臥底,但沒有輕舉妄動。
      而現在竟然直接犧牲了這兩個臥底,就是為了釘死云中鶴的臥底身份。
      剛才那一幕還不夠明顯的嗎?
      藍神仙和藍玉當眾自殺,就是不告發云中鶴。
      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如果云中鶴不是所謂的老千,你藍神仙和藍玉完全可以隨便攀咬啊,你這么自殺了,不就是把云中鶴身份釘死了嗎。
      南周帝國皇帝身邊的太監親自來接頭。
      犧牲兩邊臥底。
      種種這一切就是為了污蔑云中鶴。
      為了他云中鶴,真的是好大的手筆啊。澹臺滅明先生,你就這么想要殺我嗎?
      比如今日的手筆,那天落葉領神箭手的刺殺,完全就什么都不算了。
      當然,藍神仙和藍玉可能不是真死,而是假自殺,至少對于他們自己而言,應該是假自殺。
      但接下來他們能不能活過來,就不一定了。

      對于他們自己而言是假自殺,但對于他們幕后的勢力來說,或許就是真自殺了。
      現在這個架勢,完全就是鐵證如山,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啊。
      你云中鶴,就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
      他奶奶的,你們也太看得起我云中鶴了吧?
      燕蹁躚,你也未免太手眼通天了吧,竟然連皇帝的圣旨都利用了,連皇帝身邊的太監都用上了。
      用皇室,用圣旨來證明我云中鶴是南周臥底的身份。
      這……這本錢太大了。
      但是你們下這么大的本錢,就是為了殺我一人嗎?
      我真是有些不信啊,肯定還有更高的目標,更大的目的吧。
      否則花費了這天大的代價,就是為了殺我一人?那也未免太奢侈了吧。
      云中鶴不由得想。
      這一場陰謀的主導者是誰呢?
      他腦子里面浮現出了澹臺滅明忽明忽暗的晦暗面孔。
      還有澹臺鏡,那張俊美冷酷的面孔。
      還有誰?
      燕蹁躚?他僅僅只是參與,還只是主導者?他和澹臺家族又是什么關系?
      這局勢真是一下子就變得撲所迷離起來了。
      但是毫無疑問有一點,大戰真的要爆發了。
      而處于無主之地核心區域的裂風城,馬上就要成為風暴眼。
      接下來的局勢會越來越詭譎莫測,越來越離奇,越來越危險。
      澹臺焚冷笑道:“現在證據確鑿,云中鶴你還有何話可說?還不束手就擒?”
      裂風谷所有的官員,全部面面相窺,再也沒有人上前阻擋。
      因為在他們看來,也真的是板上釘釘了。
      老千,老千!
      能夠在賭場上贏賭神云萬血,不是老千又是什么?
      還有云中鶴那一百多萬兩銀子也真是南周帝國賺回來的,真的是非常離奇啊。
      種種證據,種種跡象,都完全證明了一點。
      云中鶴就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
      真是太詭異了啊,云中鶴千方百計想要找出老千,竟然出現這個荒謬的結果。
      澹臺焚緩緩道:“井中月城主,我們無主之地的鐵律清清楚楚,誰敢勾結兩大帝國,死!任何兩大帝國在無主之地的密探間諜被抓到,死!”

      “不管他身份有多高,不敢他的立下的功勞再大,也必死無疑。”
      “云中鶴雖然和您拜堂成親了,但是我們心中都非常清楚知道,他只是名義上的丈夫而已,只是您的擋箭牌而已,您和他并沒有真正發生什么,也不可能有什么真感情。”
      井中月目光微微一抽,什么叫沒有真正發生什么?
      你應該問,還有什么事情沒有做過。
      澹臺焚道:“所以,交出云中鶴對于您而言,連割愛都算不上了。”
      現在云中鶴總算明白,澹臺家族為何昨天晚上不動手。
      因為一旦動手的話,婚禮就被攪和了啊。
      讓云中鶴井中月順利拜堂成親,有了夫妻之名。
      反正在澹臺家族看來,井中月不可能真正看上出身卑賤的云中鶴,肯定不會夫妻之實。
      幾年把云中鶴抓走,或者殺掉。
      那井中月直接就變成寡婦了。
      一旦成為寡婦,那就不值錢了,就不怎么驕傲了,那么成為澹臺鏡的情人,是不是就沒有什么心理障礙了?
      還真是居心叵測啊。
      澹臺焚繼續道:“井中月城主,您的父親井厄城主正值壯年,卻直接中風倒下,肯定是被人陷害,不是南周帝國,就是大贏帝國,所以對這兩大帝國您恨之入骨,完全是仇深如海。”
      “云中鶴作為南周帝國密探老千,他潛伏您身邊,可不僅僅要騙財騙色,而且要徹底顛覆您井氏家族的百年基業。我們抓住云中鶴,殺掉云中鶴,也完全是為您清理門戶,也是為了您的基業著想。”
      井中月面如寒冰,一言不發。
      澹臺焚冷笑道:“云中鶴,你是主動一些跟我們走,還是我們強行將你抓捕,那樣就不體面了?”
      云中鶴一言不發,就只是望著井中月。
      澹臺焚道:“當然了,我們愿意給井中月城主一個面子。您自己來動手,您大義滅親,清理門戶如何?只要您當場殺了云中鶴,我們保證半句話都沒有,直接離去。”
      “不僅如此,我們事后也絕對保密,絕對不會到處宣揚說您被人所騙,竟然嫁給了南周帝國的臥底,這樣對您的名聲,對您的基業都有好處。至于云中鶴,就當作他忽然暴斃好了。”
      井中月依舊一言不發。
      澹臺焚道:“井中月大人,如果您不親手誅殺云中鶴,那我們可就要將他帶走了?到那個時候局面就難以控制了。”
      井中月依舊不動,整個人如同絕美的雕塑一般。
      澹臺焚道:“既然井中月大人不肯殺,那就交給我們來殺,那也是一樣的,只不過那樣一來,您的名氣就有些不利了。”
      說吧,澹臺焚拿著鐐銬再一次上前喝道:“給云中鶴大人戴上鐐銬,正式帶走!”
      而就在此時!
      井中月終于拔劍。
      “刷!”她的劍如同閃電一般,猛地斬下。
      冰涼如雪。
      ………………

      注:整天都有活動,我此時在東方衛視錄制現場用手機進行最后的碼字。
      今天我依舊保持了一萬四千多的更新。這樣勤奮還不能換來兄弟們的月票嗎?拜托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