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五章:拜堂成親!井中月洞房花燭!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五章:拜堂成親!井中月洞房花燭!字體大小: A+
     
      聽到這個太監的宣旨,不僅全場的人驚呆了,就連云中鶴和井中月也不由得錯愕。
      她井中月和云傲天成親,有南周帝國什么事情了?
      帝國皇帝陛下雖然高不可攀,但至少現在為止輪不到你來插手無主之地的事情啊。
      那個大太監道:“這可是皇帝陛下的恩典,兩位還不跪下接旨?”
      井中月寒聲道:“這里是無主之地,我們服從的是諸侯聯盟大會的意志,我們不認什么皇帝陛下。”
      那個大太監面色一笑道:“井中月城主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也未免太過于天真了,也后知后覺了。”
      然后他也不強迫井中月和云中鶴跪下了,直接打開圣旨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井中月和云傲天乃是天作之合,賜予玉如意一對。”
      然后,另外一名小太監就捧上來了一個盒子。
      打開一看,果然是一對玉如意,絕對是極其稀罕的寶貝。
      這南周皇帝陛下出手也夠大方的。
      大太監道:“希望井中月大人,云傲天大人,不要辜負了皇帝陛下天恩。”
      然后,他直接帶著人離去。
      這拜堂成親被打斷了一小會兒,現在應該繼續了吧。
      沒有想到,外面又傳來了一聲。
      “帝國來使,欽差駕到!”
      靠,剛剛離開了一個欽差,又來一個欽差?
      甚至這兩位欽差還在城主府外的大門口見面了。
      一個帝國當然不會來兩波欽差,這第一波欽差是南周帝國的,第二波是大贏帝國的。
      “來啦?”南周帝國欽差拱手行禮。
      “來了。”大贏帝國欽差還禮。
      “你家陛下,可還好?”南周帝國太監問道。
      大贏帝國太監道:“千秋鼎盛,勇不可擋,貴國的兩位陛下呢?”
      為何說兩位陛下,因為南周帝國有一位皇帝,一位太上皇。
      太上皇在位幾年,采取征南戰略,短短二三十年,就征討南蠻幾十國,開疆拓土十幾個行省,可謂是雄韜偉略,一代英主。
      而且南周帝國上一位皇帝偏偏身體健康,萬壽如疆。
      看上去,南周太子會上演哪有五十年太子的悲劇。
      但沒有想到幾年前,南周皇帝太子果斷退位,太子登基。
      所有人都覺得太上皇只是表面退位,實際上一定會在幕后執掌大權的。但沒有想到他真的全部放手,所以這位南周帝國的這位新皇帝,直接大權在握,一改之前的南征戰略,改為北上。
      這才有了兩大帝國的決戰。
      因為只有北上,才能成就天下霸業。

      而南周帝國這新老兩代皇帝的交接,可謂傳下了千古佳話。
      對比大夏帝國?
      當年大夏太子殿下何等仁慈,何等英明?而大夏皇帝確實一個貪婪聰明的獨夫,帝王心術使用到了極致,把群臣操弄得死去活來,而太子成為了眾臣所望,名譽到達了巔峰。
      發展到后面,竟然造成了許多臣子心中認太子殿下的鈞旨,而不認皇帝陛下的圣旨。
      大夏皇帝哪里受得了這個,于是皇帝和太子之間的斗爭愈演愈烈。
      太子明明沒有造反,卻也被逼迫污蔑為造反。
      皇帝一方是鐵了心平叛剿滅,而太子那邊根本無法真正起兵造反。
      但這一戰還是打了近一年時間,戰火遍布整個大夏帝國十幾個行省,波及了幾千萬人口。
      雙方戰死的軍隊超過幾十萬。
      一場內戰,打成了這個樣子,實在讓人痛心。
      而更加痛心的是那位大夏帝國的太子,那么多臣子擁護,那么多軍隊擁護。就是因為擔當不起亂臣賊子的名聲,就是不忍心和父皇同室操戈,明明能贏的戰爭,結果輸了。
      結果不但自己死了,全家被殺得干干凈凈。
      而且太子一系的文武官員,全部被清洗得干干凈凈。
      大清洗的那段時間,每天都在殺頭。
      整個大夏帝國,從南到北,從西到東,大幾百萬平方公里的疆土上,到處都在流血。
      所以那一年的大雪下得尤其兇猛,仿佛要將所有殺戮和罪惡全部掩蓋。
      大夏帝國正式經歷了那一場大內戰,又經歷了一次大清洗,才變得虛弱起來,這個真正的天朝上國失去了絕對霸主的地位。
      間接地導致了其他幾大帝國的崛起,并且開始挑戰大夏的霸主之位。
      尤其大贏帝國,簡直如同晨起的烈日,兇猛勃發,咄咄逼人,讓人畏懼。
      這近百年時間,大贏帝國的位置是最惡劣的。
      北邊是絕對霸主大夏帝國,周圍都是一眾強國,南邊是老牌強國南周帝國。
      絕對的群狼環繞。
      但是經過幾代皇帝的南征北戰,勵精圖治,竟然把中西部這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國家全部滅了。
      建立起了一個面積超過四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強大帝國。
      一直到了幾十年,新大贏帝國皇帝上位后,才停止了征戰,休養生息。
      所以這是真正的大爭之世,天下竟然出了三四個強大的皇帝,每一個都英明,每一個都野心勃勃。
      聽到大贏帝國太監的問候,南周帝國太監道:“好得很,太上皇每日閑云野鶴,過著神仙一般的日子,前段時間老奴去瞧了,竟然年輕了許多。而我們這位陛下,更是雄姿英發,每日讀書練劍,兩石強弓,每天都要射五十箭。”
      閑談之后,南周帝國欽差太監道:“年兄,那我便告退了?”
      大贏帝國太監道:“年兄好走。”
      這個年兄又從何說起?

      因為兩大帝國都有內監,從小就挑選聰明的小太監讀書,學問都很高,不亞于那些舉人進士。
      凡是能夠進入內學的太監,都是百里挑一的。
      而兩大帝國互相承認功名,互相承認內學,所以稱之為年兄。
      片刻后,大贏帝國使者進入大堂之內。
      “皇帝陛下有旨,井中月云傲天跪接。”
      當然,井中月和云傲天依舊是不理會的。
      大贏帝國太監也不介意,直接展開圣旨,朗聲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無主之地裂風谷井中月和云傲天乃是天作之合,特賜玉如意一對。”
      然后,旁邊的小太監拱手遞上了一個盒子,
      果然也是一對玉如意,這真是有意思了,兩大帝國皇帝同時派遣欽差前來,而且送來了一模一樣的禮物。
      但是云中鶴卻能感受到皇帝陛下的良苦用心。
      原本大贏帝國是不會來參與云中鶴的婚禮的,因為這樣只會惹來麻煩。如今在無主之地,兩大帝國是絕對的禁忌
      盡管有許多諸侯暗中勾結兩大帝國,但明面上誰要勾結,誰就是無主之地的全民公敵。
      對抗兩大帝國,是無主之地的絕對政治正確。
      但是得知了南周帝國會派遣欽差來祝賀云中鶴井中月的婚禮,大贏帝國立刻決定,要送來一模一樣的禮物。
      這樣就變成了兩大帝國拉攏裂風谷,而不是勾結了。
      而且這件事情應該非常緊急,大贏帝國黑龍臺甚至都來不及通報云中鶴。
      甚至這也是兩大帝國的情報戰。
      南周帝國先決定來參加婚禮的,這肯定是很隱秘的事情。
      但還是被大贏帝國的密探獲得了情報,甚至連具體送的禮物都一模一樣,圣旨都一模一樣。
      這是大贏帝國在向南周帝國立威,你看?你們皇帝寫的什么,送的什么,我們都知道。
      接下來,南周帝國那邊肯定又要掀起一陣血雨腥風,清洗大贏帝國密探。
      不僅如此,云中鶴還可以肯定,此時大贏帝國在邊境上統兵的應該是一位皇子。
      兩大帝國的欽差都離去了。
      井中月寒聲道:“來人,把兩大帝國的禮物,全部雜碎了,扔出去。”
      這就是她的堅決表態了。
      不愿意收兩大帝國的任何好處,哪怕是對方皇帝送的。
      接下來,花滿樓拿出了盒子里面的四支玉如意。
      真是可惜了,這每一支至少價值幾萬兩銀子的。
      但此時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都在場,對抗兩大帝國是絕對政治正確,任何人都不能違逆。
      花滿樓來到了大廳中央,舉起玉如意道:“諸位大人看好了,這是南周帝國皇帝送的玉如意。”

      他高高舉起,然后朝著地上猛地砸下。
      “砰!”這支稀有的玉如意,直接被砸得粉碎。
      “這第一碎,祝愿云傲天大人,井中月城主,今天晚上第一睡,好夢!”
      靠,你花滿樓牛逼啊。
      砸如意,還有一般說法,而且還當眾開車?
      接著,他又砸碎了第二支玉如意。
      “這第二碎,祝主君和云傲天大人,早生貴子,我井氏家族好后繼有人。”
      “這第三碎,祝兩大帝國同歸于盡。”
      “這第三碎,祝我井氏家族的敵人徹底死光光。”
      全場所有諸侯,所有賓客都被這花滿樓吸引了,你是在是太優秀了啊。
      不過,前戲已經足夠了。
      趕緊進入肉戲,不對,是正戲。
      我們今天要看的就是天大的笑話。
      就是要看有史以來最美麗的新娘井中月,嫁給云傲天這個有史以來最老最丑的乞丐新郎。
      你戴著面具就有用了嗎?
      定是要讓你揭開,讓你裂風谷井氏家族成為徹底笑柄。
      ………………
      被耽擱了一小陣,典禮繼續開始!
      主持婚禮者,裂風令聞道夫大人。
      “拜堂典禮,正式開始。”
      “一拜天地!”
      云中鶴與井中月二人,朝著外面天地拜下。
      “二拜高堂!”
      兩人朝著高堂長輩拜下。
      今天的婚禮,就連井厄老城主也來了,而且穿著喜慶的衣衫。
      當然了,他已經中風了,成為了植物人,沒有任何反應了,僅僅只是在呼吸,還活著而已。
      在場所有人,也是近年來第一次見到井厄。
      幾乎不敢相認啊,曾經叱咤風云的梟雄井厄,竟然變成這幅模樣了。
      又老又瘦,面孔呆滯,目無表情。
      何止蒼老了二十歲?

      現在的井厄,也僅僅只能說還活著而已。
      云中鶴那邊沒有長輩,總不能將寒水城的丐幫義父請過來吧?
      所以左岸軍師成為了云中鶴的義父,成為了他今日的長輩。
      “夫妻對拜!”
      云中鶴和井中月互相對拜。
      至此,典禮結束。
      拜過了天地之后,云中鶴和井中月就正式成為了夫妻。
      “送入洞房!”問道夫大聲道。
      接著,花滿樓等人就要帶頭起哄,把新婚夫婦送入洞房。
      “慢著!”賓客中忽然有人高呼道:“婚禮上,新娘戴蓋頭那是傳統。但是新郎戴著面具又是何意?這是不是對全場賓客的不尊重,對所有無主之地諸侯的不尊重?”
      云中鶴道:“這位大人,我戴著面具是為了你們好啊,我怕摘掉面具,會嚇到你們啊。”
      哈哈哈,要的就是你嚇到大家。
      你又老又丑的模樣,會讓今日的婚禮成為天大的笑柄,會讓井中月成為天下笑柄。
      “我們不怕被嚇到,我們需要的是尊重。”那個賓客道:“諸位大人,是不是要請新郎摘掉面具,露出真面目?”
      “對!”
      “對!”
      “對!”
      “摘掉面具,摘掉面具!”
      在場的大人物當然不能喊出這樣的話,但是年輕一輩賓客卻無所謂的。
      上千人齊聲高呼。
      云中鶴嘆息道:“請你們記住,這是你們逼我露出這面目的。如果受驚了,可千萬不要怪我。”
      然后,云中鶴將手放在銀色面具上。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等著面具的揭開。
      等待著一張又老又丑的面孔出現在所有人面前,成為所有人之笑柄。
      當然,他們不會取消,不會轟然大笑。
      只會露出驚愕的表情,并且倒吸一口涼氣,然后驚呼一聲。
      三,二,一!
      云中鶴猛地揭開面具。
      頓時,全場靜寂!
      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徹底驚呆了,完全反應不過來。
      而且,很多人也確實驚呼出聲。
      不是因為太老太丑,而是沒有想到,這位云傲天的真面目竟然是如此俊美無匹,如此俊絕人寰。
      這等顏值,簡直比女人還要漂亮啊。
      有這樣的長相,對女人簡直通殺啊,這軟飯吃到天南海北。
      簡直佛擋殺佛,神擋睡神啊。
      云中鶴的面孔不僅僅是俊美,更多的是妖。
      殺傷力實在太強了。
      尤其今日所有的光芒,都凝聚在他的臉上。
      在場有很多女賓客的,都是心神搖曳。
      見到這等秒殺全場的情景,井中月滿足了,也猛地扯下了自己的蓋頭,露出了她艷絕人寰的面孔。
      太艷麗了,如同火焰,如同天堂,如同地獄,如同旋渦。
      兩個人站在一起,真正的全方位打擊。
      讓全場男女都自漸形穢。
      云中鶴淡淡笑道:“我說過了,我戴著面具是為你們好,免得給你們帶來巨大的心理傷害,偏偏不聽,現在受傷害了吧,有心理陰影了吧。”
      井中月對這個效果表示滿意,她的男人果然秒殺全場男人的顏值,讓她的虛榮心得到了巨大滿足。
      忽然,人群中有女人驚呼道:“你,你云中鶴?寒水城的云中鶴,那個無二不作的銀賊,天殺的銀賊?”
      云中鶴不由得一顫,不是吧?
      在婚禮現場,都能遇到被我騙財騙色的女人?
      要不要那么巧啊?
      緊接著,第二個女人憤恨道:“對,他就是云中鶴,燒成灰我也認識,無惡不作的卑鄙無恥之徒。”
      接著,第三個,第四個……
      云中鶴完全驚呆了,我……我禍害了那么多女人嗎?
      這里可是無主之地啊,就這么一個大廳,都能遇到被我禍害過的好幾個女人?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一句電影臺詞,我出去買一包煙,都能碰上五個睡過你的男人。
      眾人又興奮起來。
      這云中鶴是一個銀賊啊,而且還是一個聲名狼藉的銀賊。
      這下看你井中月如何應對?還是要丟人現眼啊?
      井中月起身,目光望向第一個揭露云中鶴身份的漂亮女子,道:“這位姐姐,我夫君曾經對你騙財騙色對嗎?”
      那個女子目光悲憤,但卻又不敢承認。

      井中月道:“謝謝這位姐姐,女人是男人的學院。我的夫君經歷了這么多女人的熏陶,才會變得如此優秀,我很感謝你們的付出,一會兒多喝兩杯,壓壓驚!”
      井中月說得大氣,風輕云淡,但是云中鶴已經看出她眼眸中的殺氣了。
      對不起啊主君娘子。
      我……我真的不知道在婚禮現場,都能遇到我禍害過的女人,而且還不止一個。
      此時,花滿樓嘆息道:“我們的云傲天大人,風流天下,魅力無雙,原本是人在花叢過,不染一片葉。但遇到我們的主君之后,卻拜在她的裙子之下,這不證明了我們主君的美麗高貴嗎?這才是真正的天造地設啊,全場諸位大人,尤其是年輕的大人們,你們要感謝云傲天啊人的不殺之恩啊,如果任由他再繼續在外面放浪的話,你們娶回家的娘子會是什么樣子,就不一定了。”
      靠!
      你這花滿樓,不但會拍馬屁,而且嘴巴還很毒啊。
      花滿樓繼續道:“我覺得還是不要繼續聊下去了,萬一在場某位大人的女眷當場哭出來指認我們云傲天大人,那場面就不好看了。”
      我艸,你花滿樓絕對有毒。
      “聞道夫大人,現在我們進入婚禮的最后一項議程?”花滿樓道。
      聞道夫點頭道:“送入洞房!”
      然后,歡快的奏樂聲響起。
      一群男女,歡快地將云中鶴和井中月送入洞房之內。
      ………………………………
      今天晚上,云中鶴的顏值之所以能夠碾壓全場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無主之地第一美男子澹臺鏡沒有來,但是他卻在裂風谷城主府的外面。
      旁邊的主簿道:“世子,現在還不進去嗎?”
      澹臺鏡不言語。
      主簿道:“聽這奏樂,可是要送入洞房了。”
      澹臺鏡寒聲道:“不可能洞房的,井中月看不上云中鶴這等下賤市井之徒,拜堂成親是假的。她是主君,需要一個假丈夫,這樣才能阻擋別人的求婚,裂風谷基業才不會落入別人手中。”
      主簿覺得很有道理。
      井中月和云傲天絕對是假成親,她怎么可能看得上乞丐混混出身的云傲天?
      云傲天只是一個招牌傀儡而已,成親之后,他只怕連井中月半根手指頭也碰不上。
      主簿道:“井中月還不知道這云中鶴真正身份,我們現在去揭發他,豈不是最顛覆,最高潮?”
      澹臺鏡搖搖頭,道:“不急不急。明日再去揭發他。”
      “好,明日就去揭發他真實身份,來一場晴天霹靂。”
      ……………………………………
      洞房之內。
      井中月立刻變了臉色,冰冷,憤怒,盯著云中鶴。
      別看她剛才說得大方,但是遇到這種事情,誰不會生氣啊?

      拜堂成親的大喜日子,跑來好幾個女人說,我們曾經和你丈夫禍害過,而且還被他騙財騙色。
      誰都要氣炸的好不好?
      況且,她井中月可是冰清玉潔,白璧無瑕。
      而云中鶴,出身下賤,在女人上早已經污濁不堪了。
      足足好一會兒,井中月嚴肅道:“云中鶴,有一件事情我要和說清楚。”
      看著她冰冷的臉色,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
      云中鶴都是冷笑道:“不用你說,我懂我懂!我們拜堂成親是真,但洞房花燭是假。我們只是名義上的夫妻,不可能真的有夫妻之實。而且你為了不耽誤我,還會給我找幾個小妾,為我生兒育女,繁衍后代。”
      “井中月大人,我謝謝你為我考慮得如此周全啊,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分房睡吧,我不敢玷污您高貴無雙的身軀。”
      絕美無雙的井中月面孔一冷,緩緩道:“云中鶴,你想太多了。”
      “我是想要告訴你,我雖然純潔無瑕,但是霸氣無雙。”
      “你雖身經百戰,卻羸弱無比,所以你遠遠不是我對手。”
      “一會兒我會盡量留情的,但也請你做好思想準備,真的承受不了的時候,就喊一聲。”
      ………………………………
      注:這一章是在酒店寫出來的。出門在外,依舊更新一萬三千多。
      諸位恩公嗎?有月票的莫要留了,投給糕點吧,名次真的有點慘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