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四章:云中鶴的婚禮!(不忘心語盟主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四章:云中鶴的婚禮!(不忘心語盟主賀)字體大小: A+
     
      (恭喜不忘心語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求婚這一幕,被冷碧無意之中看到了,她頓時站定了下來,等著看結果。
      接下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幾十個人開始圍觀。
      左岸軍師見到這一幕,頓時一聲嘆息。
      盡管他也知道云傲天又老又丑的樣子并不是真面目,但是云中鶴真面目出現的時候,他還是受到了強烈的沖擊。
      他不知道一個男人還可以漂亮成這個樣子。
      整個無主之地大概也只有澹臺鏡的長相能夠和他相提并論了吧。
      準確說,澹臺鏡更加貴氣,更加精致,更加冷酷傲慢。
      但是云中鶴的長相實在稱得上是妖艷了,簡直比女人還要漂亮,而且充滿了邪氣。
      講真的啊,在很多人心目中,井中月和澹臺鏡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但這話左岸是絕對不可能說的,因為井中月已經是裂風谷的主君,是絕對不可能嫁給澹臺鏡的。
      在場幾十個人,緊緊盯著這一幕。
      片刻之后,花滿樓從窗戶探了出來,嘆息道:“我的天那,我之前以為云傲天大人的真面目是萬中無一的美男子。沒有想到我竟然猜錯了,而且錯得離譜,這分明是百億中無一的美男子啊。他和我們主君站在一起,整個天地都沒有了顏色。我這一輩子沒有成親是對的,像我們這種丑男根本沒有資格成婚,我們這種不帥的男人就應該默默離去,不應該把自己不優秀的種子遺留時間。”
      頓時,所有人目光都朝花滿樓望去。
      花滿樓道:“我說得難道有錯嗎?如果這個世界上每一對夫妻都跟云傲天大人和主君這樣的俊男美女,那千百年之后這個世界上還有丑人嗎?所以我不成婚是無比英明睿智的選擇,我哪怕有云傲天大人十分之一的容顏,我也要就成婚。我把我不俊美的面孔徹底扼殺在我這一代,完全是正確的。”
      花滿樓一邊說話,面孔一邊抽搐,淚水狂涌而出。
      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畫面。
      他仿佛在表演,又仿佛不是在表演。
      看到他的表演,就會想起某些喜劇大師,比如星爺,比如金凱瑞。
      就是瘋狂地表演戲劇,但是內心卻充滿痛苦的悲劇。
      就是我給你講一個笑話,你可別哭的那種。
      井中月轉過頭,朝著窗戶里面的花滿樓看了一眼,然后又回過頭,望著云中鶴良久。
      “你愛我嗎?”井中月問道。
      “愛!”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怎么愛?”
      云中鶴道:“我看到你,就想要將你蹂躪一千遍,一萬遍,甚至一口將你全部吃下去,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
      井中月道:“那果然是愛了。”
      呃!
      井中月道:“那為何會愛我?你禍害了無數的女人,我憑什么就這么特殊?前不久,你就在寧清的床上。”

      云中鶴道:“因為我在騙……不,在我愛的眾多女人中。你長得最美,身材最好,權勢最高,武功最牛,雙腿最長最有力,也最兇狠。”
      多么樸素的愛情觀啊。
      我就是愛你的美麗,你的身材,你的有錢有勢。
      年輕人就是要誠實啊。
      “很誠實,但不是我要的答案。”井中月道:“換一個說法。”
      云中鶴想了一會兒道:“你是我的執念,娶不到你,我這一生都不完美了,為了這個目標我可以付出一切,哪怕用命去冒險,因為我是一個瘋子。”
      這個答案仿佛讓她滿意了,井中月又望著云中鶴良久,緩緩道:“有一件事情很重要。”
      云中鶴道:“講!”
      井中月道:“你會忠誠于我嗎?我說的不是主臣之間的忠誠,也不是感情的忠誠,而是夫妻之間的忠誠。”
      靠,這話聽起來太復雜了啊。
      井中月道:“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是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能傷害我的情感和利益,你一旦娶了我,我就要成為你最重要的人,其他一切都要排到后面去,你能做到嗎?”
      這句話一出,云中鶴微微一顫。
      這話就非常振聾發聵了。
      云中鶴陷入了長長的思考。
      足足好一會兒,他點頭道:“我可以。”
      井中月望著云中鶴良久,半開玩笑道:“如果我不答應你,你是不是要背棄我,去扶植井無邊做城主,將我折磨得死去活來,然后由愛生恨?”
      這還是之前云中鶴公開說的計劃呢,現在聽起來真是好玩。
      云中鶴窘迫道:“唉,世事無常,計劃趕不上變化。”
      井中月絕美的面孔頓時認真起來,一字一句道:“,我答應,我嫁給你。”
      ………………
      接下來在落葉領城堡,井氏家族的臣子們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辯論。
      辯論的焦點非常簡單。
      井氏家族是否應該在落葉領駐軍?
      是不是應該立刻著手組建落葉領主府,管理這一千三百平方公里的土地?
      而且夏糧已經收割了,那是否應該立刻組織農民播種秋糧?
      可是如今落葉領的農民全部都是莫氏家族的子民,是不是立刻要將他們編入裂風谷的戶籍之中?
      總之,千頭萬緒。
      這落葉領一千三百平方公里,卻足足有二十幾萬人。
      這些人已經整整做了五十年的莫氏子民了。
      按照道理說,應該立刻將這二十幾萬人全部驅逐,然后從裂風谷移民二十萬人過來。

      但是現在整個裂風谷加起來才二十五萬人而已,已經逃難十五萬了。
      不過,云中鶴和左岸軍師都覺得,只要收回落葉領消息傳出去,只要將一百多萬石糧食運回到裂風谷,這逃走的十幾萬人會回來的。
      但是將落葉領原有的二十幾萬人從自己的家中趕走,這是不人道的,而且也不大可能,會引起天大的風波。
      另外還有一個議題,這落葉領有二十幾萬農民,是不是需要給他們留糧食,留多少糧食?
      還有這個落葉領的新領主,應該讓誰來做?
      云中鶴道:“我的意見,第一,左岸軍師受累,來擔任這個落葉領的領主。”
      “第二,目前在落葉領,適合采取無為而治的法子。這一百多萬畝農田,之前都是屬于莫氏家族的,這二十幾萬農民都是佃農。那就不要改變這個現狀,不要剝奪這些佃農的糧食,也不要剝奪他們的糧食,但是要重新和他們簽訂契約。要讓這二十幾萬人不痛不癢地經過這個過度,該播種秋糧,就播種秋糧。總之,落葉領換了一個主人和他們沒有太大干系。”
      “第三,落葉領要駐軍,但是不能多,兩千足矣,而且需要有一半是騎兵。落葉領是難得的小型平原,只要守住城堡,不怕失守。而且莫氏家族群龍無首,內斗都來不及,目前沒有余力來奪落葉領。所以我們要防備的是其他諸侯來落葉領破壞,這就需要高機動性的騎兵。”
      “第四,罷免如今落葉領所有的官員,所有的底層官吏全部從當地農民挑選,讓落葉領人管理落葉領,將他們進行內部分化。但是落葉領中高層官吏,全部要由我們任命,并且發起一個批判活動,打擊土豪劣紳,接著這個運動將忠誠于莫氏的走狗,全部消滅,并且借機讓落葉領所有農民和莫氏決裂,站在對立面上,在最短時間內,讓他們和我們擁有共同利益。”
      …………………………
      收回落葉領是一個瞬間的過程。
      在井中月占領落葉領城堡的那一刻,就算是收回落葉領了。
      但想要統治落葉領,并且完全消化落葉領,確實一個非常長期的過程。
      這里面會有反反復復的斗爭,畢竟過去五十年時間這里都屬于莫氏家族。
      這一千三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住著二十萬人,幾乎算是無主之地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了。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這句話說得很好。
      不過其實無主之地沒有一萬年了,甚至一年時間都沒有了。
      兩大帝國在邊境線上集結了百萬大軍。
      其實站在最高處就能看到,整個無主之地上空已經是烏云滾滾,黑云壓頂。
      隨時都會電閃雷鳴,暴雨傾盆。
      而這一場暴雨,很有可能會徹底清洗一切。
      這是一場傾國之戰,會前所未有的慘烈。
      無主之地眾多諸侯確實算是很強的了,就像是一群野狼。
      但是這群野狼在兩大帝國的戰爭機器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只會被擠壓成為肉泥。
      如果兩大帝國打得難解難分,兩敗俱傷的話,那無主之地還有一絲機會。
      但如果打成了一面倒的局面,那勝利者一方的幾十萬大軍,就會如同如同暴雨山洪一般席卷而過,把整個無主之地上的所有諸侯,清洗得干干凈凈。
      所以在云中鶴看來,這一次奪回落葉領最大的勝利,就是搶到了一百多萬石的糧食。
      至于如何統治落葉領?
      等有命活過兩大帝國的決戰再說吧。
      但是這些話,云中鶴統統都不能說。

      現在他唯一的目標,就是順利和井中月成婚,然后將她徹底說服,歸順于大贏帝國。
      這一點很難,卻又不難。
      井中月此時不管對大贏帝國還是南周帝國,都充滿了刻骨銘心的仇恨。
      因為當年家奴安氏造反,背后就是南周帝國的黑手推動。
      而這次井厄老城主的中風倒下,大贏帝國的的嫌疑又是最大的,甚至可以說是仇深如海。
      而且一旦投靠了大贏帝國,她封爵是肯定的,而且是世襲罔替。但是想要繼續擁有領地是不可能的,幾千平方公里的領地就更不可能了。
      云中鶴能夠為井中月爭取的只有兵權,榮耀,功勛。
      你井中月不是喜歡打仗嗎?不是喜歡統領千軍萬馬嗎?
      你現在統帥多少軍隊,也就是一萬而已。而一旦投靠了大贏帝國,你可以統帥十萬大軍,甚至更多。
      未來你甚至可以成為帝國朝堂上的女帥,而你夫君我將會入主黑龍臺,成為特務之王。
      屆時我們夫妻二人,一內一外,一唱一和互相勾結,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把所有敵人全部滅光光。
      當然了,按照常理來說,帝國皇帝是不會讓夫妻兩人一人掌兵權,一個掌握情報之權的。
      但未來的事情,誰又說得清楚呢?
      說服井中月,需要契機。
      而想要這個契機,必須先成婚。
      成為夫妻之后,什么話在床上說最方便,這個世界上什么風最厲害?
      當然是枕頭風了。
      …………………………
      當井中月凱旋,并且帶著天文數字的糧食返回裂風城的時候,整個城市徹底沸騰了。
      死寂一般的裂風城,瞬間就恢復了活力。
      之前空空蕩蕩的街道,一下子就充滿了人。
      這些人都不知道是從那里冒出來的。
      一個個都饑腸轆轆,餓得瘦骨嶙峋,眼睛綠油油地盯著這些糧食。
      “你們放心吧,收回落葉領之后,我們得到了一百多萬石的夏糧,足夠整個裂風谷吃兩年的了,從今以后裂風谷子民再也不會挨餓了。”花滿樓道:“你們記住,這一切都是主君的功勞,都是云傲天大人功勞。”
      “主君萬歲,云傲天大人萬歲!”花滿樓高呼。
      靠,你實在是很會搶戲啊,而且你不是肚子受傷了嗎?怎么如此中氣十足啊。
      但還是點燃了無數裂風城子民的激情。
      竟然真的有人高呼:“主君萬歲,云傲天大人萬歲。”
      然后,整個城市都在高呼。
      有了糧食,整個城市真的瞬間就活了。

      接下來,整個裂風谷都活了。
      ………………
      城主府大廳內!
      井中月坐在高位之上,下面二十幾名官員分列兩邊。
      這是白銀慘案危機之后,大堂內第一次站滿了人。
      所有文武官職,全部一個不缺。
      在裂風令聞道夫的帶領下,二十幾人躬身拜下道:“恭喜主君,賀喜主君,奪回落葉領,立下不世功勛,足以讓井氏家族列祖列宗含笑九泉。”
      “恭喜主君,賀喜主君。”
      裂風令聞道夫再一次感慨道:“如果井厄老主君能夠聽得見的話,一定會無比歡喜的。他沒有挑錯繼承人,主君雖然是女子,卻可以成為井氏家族有史以來最出色的一代主君。”
      接下來眾多文武官員,更是馬屁如潮。
      井中月等待所有人歌頌完畢之后,她冷冽道:“接下來,我要宣布一個重要決定。”
      頓時,所有文武官員全部寂靜,豎起耳朵傾聽。
      井中月道:“請你們聽清楚,是決定,是命令,所以不需要你們的支持和反對,只需要你們的服從。”
      這話,太霸氣了。
      在場二十幾人,全部躬身拜下。
      井中月道:“我宣布,罷免錦衣司第三主簿云傲天所有官職。”
      這話一出,所有人不由得一愕。
      雖然我們非常看不上這個乞丐,但是他立下了這么大的功勞,甚至收回落葉領這個豐功偉業,最大的功勞就是云傲天立下的。
      按說你應該直接封他為落葉領主的,畢竟這是他奪回來的。
      你現在罷免他所有的官職,是不是在鳥盡弓藏了啊?吃相太難看了啊。
      接著,井中月又道:“另外,我將嫁給云傲天為妻。”
      瞬間……
      所有人都呆住了。
      徹底被震撼得無言了,甚至完全反應不過來。
      主君啊,你這彎拐得太急了啊,真的會死人的啊。
      剛才還說你吃相太難看了,竟然如此鳥盡弓藏。
      但是現在,你也用不著以身飼虎啊。
      云傲天是立下了巨大功勞不假,但是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種獎勵方法啊,比如封一個大官?如果他想要女人的話,那完全可以將和離的麝香夫人嫁給他啊,這二人年齡也相仿一些啊。
      主君你何等金枝玉葉,何等之美麗,何等高貴,何等權勢。
      整個無主之地,勉強能配得上您的只有澹臺鏡一人而已。你用得著這么犧牲自己,嫁給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嗎?

      您這完全是毀自己啊。
      這何止是鮮花栽在牛糞上,簡直就是鮮花淹沒在蛆堆里面啊。
      這合適是癩蛤蟆吃天鵝肉啊?
      這簡直是屎殼郎在仙鶴嘴里滾屎啊。
      井中月寒聲道:“我已經說過了,這是決定,這是命令,不容得任何人質疑,誰敢質疑,斬之!”
      “七月十五,我們正式成親。”
      “派遣使者,把喜帖送到每一個諸侯家中,請他們無比出席我和云傲天的婚禮。”
      頓時全場官員幾乎都要哭了。
      七月十五成婚?如果我們沒有記錯的話,那一天是鬼節吧?
      而且這一場婚事還要通報整個無主之地?還要讓所有諸侯前來參加?
      嫁給這么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完全是奇恥大辱啊。
      您偷偷摸摸地嫁也就罷了,而且還要昭告天下?您這是要丟人到整個無主之地,整個天下啊。
      這下子我們裂風谷要成為天下之笑柄了。
      為啥啊?
      這是為什么啊?
      主君您要這么想不開啊?
      隨便從大街上抓一個男人,也比云傲天這個乞丐好上千百倍吧。
      井中月面色一冷道:“你們聽到了嗎?還不趕緊去辦事?”
      “是!”全場躬身拜下,聲音無比苦澀。
      仿佛感覺到了一個絕世美人的毀滅。
      嫁給云傲天這種男人,別說同床共枕了,就算有婚姻之名,也算徹底毀了啊!
      …………………………
      接下來幾天,裂風谷的使者帶著喜帖,傳遍了整個無主之地。
      每一個諸侯,每一個豪門大族,全部送到了。
      總共送出了幾百份請帖。
      七月十五,裂風谷云傲天和井中月結為天地之好,請拔冗參加。
      頓時整個無主之地徹底炸了。
      所有人都被震驚得渾身發抖。
      這個消息甚至比當時井氏家族奪回落葉領還要震撼十倍。
      井中月是誰啊?

      無主之地第一女諸侯,第一美人,第一女高手。
      女王級的人物啊。
      絕世美人啊。
      整個無主之地只有澹臺鏡才勉強配得上啊。
      而云傲天是誰?
      乞丐混混出身,又老又丑,江湖術士,擁有詭異的奇技淫巧。
      但這二人也完全是天上地下,這段婚姻實在是太幻滅了。
      我反對!
      我反對!
      我反對!
      幾乎聽到這個消息的所有人,全部都在內心高呼。
      甚至每一個男人心中都在滴血。
      井中月啊,每一個人都不敢妄想的女神啊。
      竟然要嫁給了一個又老又丑又臟的乞丐,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
      畢竟,知道云中鶴真面目的畢竟是少數。
      而俊美無匹的澹臺鏡聽到這個消息后,面無表情,毫無反應。
      但是他走過的每一步,所有石板全部碎裂。
      他做過的椅子,全部碎裂。
      他進入了一個院子后。
      半刻鐘后!
      整個院子內所有的一切,全部粉碎。
      里面所有的花園,亭臺閣榭,全部變成了廢墟。
      里面所有珍稀動物,全部變成了尸體,不是刻意殺之,只是擋不住澹臺鏡發怒時候爆發出來的真氣。
      等到澹臺鏡出來之后,他又恢復了面無表情,古井無波。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半個多月時間過去了,七月十五,正式到來。
      云中鶴和井中月的婚禮正式到來。
      整個城主府張燈結彩。
      甚至整個裂風城都變成了不夜城。

      當然,這并不是裂風城民眾自發的,事實上他們也心痛如絞。
      絕世無雙的井中月城主,竟然要嫁給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甚至讓人痛心疾首。
      這滿城的燈火,都是花滿樓這個馬屁精辦的。
      他說,一定要全城同樂,要給云傲天大人和主君一次完美的,終身難以磨滅的婚禮。
      所以他將紅喜貼遍了裂風城的每一間房子,不止如此,他還規定了,這三天時間內,每一個裂風城的子民說話之前,一定要加上一句恭喜恭喜。
      錦衣司和黑血堂的密探會扮成民眾出來釣魚執法,誰要是敢不說,立刻抽三鞭子。
      于是,整個裂風城所有人聊天之前,都要拱手說:“恭喜恭喜。”
      另外一個人則要回復:“同喜同喜。”
      馬屁拍到他這個地步,也真是空前絕后了。
      他甚至要給裂風城內的每一匹馬,每一頭毛驢頭上都帶著紅紙花。
      而且人家這馬屁沒有白拍啊,現在他已經是錦衣司主簿了,擔任了云中鶴之前的職位了。
      但是人家說了,我花滿樓對官職棄之如敝履,我這輩子就是要成為云傲天大人的門下走狗。
      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錦衣司那邊,他硬是一天都沒有去上職,每天費盡所有心思為云中鶴辦事。
      竭盡全力,搜刮肚腸為云中鶴和井中月的婚禮奔走。
      正式在這種氛圍之下。
      云傲天和井中月的婚禮,轟動了整個無主之地,甚至還轟動了部分大贏帝國和南周帝國區域。
      誰都知道,一個絕美無雙的女諸侯井中月,要嫁給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
      婚禮當天。
      無主之地所有諸侯家族,全部出動,加上其他豪門的賓客。
      整整來了幾千人。
      場面簡直比當時云中鶴和莫秋的決斗更加轟動。
      而且為了渡過財政危機,云中鶴命令花滿樓,在城主府的入口處,放一張桌子,上面寫著三個字:禮帛處。
      這就是擺明了要收紅包啊,要靠結婚發財啊。
      太無恥了。
      結果,還真是有奇效。
      哪一家豪門,哪一個諸侯好意思空手而來啊?
      光紅包禮金,就收了三十幾萬兩,小小渡過了財政危機。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賓客全部到場。
      整個大廳,就等著新郎新娘到場了。
      幾千賓客就要見證這一場最轟動的婚禮了。
      要見證云傲天和井中月拜天地了。
      要見證一個最美麗的新娘和一個最老最丑的新郎。
      整個無主之地所有諸侯,豪門,全部翹首以待,睜大雙目。
      等著云中鶴和井中月出場,要看無主之地最大的笑話,最荒誕丑陋的成親場面。
      ………………
      而此時,云中鶴站在鏡子面前,許安蜓小姐姐正在為他穿衣打扮。
      鏡子里面的男人,俊美無匹,神采飛揚。
      真正的百萬中無一。
      絕色美男子。
      冷碧走了進來,遞給云中鶴一張銀色面具,道:“戴上面具,然后當著全場所有人摘下面具。主君說了,今天晚上,你若不能亮瞎所有人眼睛,你若是不能帥過所有男人,她就將你活活打死。”
      云中鶴嘆息道:“你的主君太惡俗,也太殘忍了,我這絕美容顏會讓天下男人絕望的。”
      然后,云中鶴戴上了銀色面具。
      ………………
      城主府大堂內!
      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
      拜天地的蒲團,還有紅燭,還有雙方的長輩。當然云中鶴的長輩,只能讓左岸軍師代替了。
      在萬眾矚目中。
      新郎云中鶴,新娘井中月出場了。
      兩個人牽著紅絲綢,中間有一個繡球。
      冷碧牽著新娘的手。
      花滿樓牽著云中鶴的手腕,墊著衣衫。
      井中月戴著紅蓋頭。
      云中鶴帶著銀色面具。
      所有人的目光頓時朝著云中鶴望去,然后內心呲之以鼻。
      竟然帶著面具?你還知道丑啊?你還知道丟人啊?
      誰都知道你云傲天是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帶著面具完全是掩耳盜鈴啊,真是太可笑了。
      “新郎新娘就位。”

      “所有賓客就位。”
      “典禮正式開始。”
      接下來,新郎新娘就要正式拜天地了。
      而就在此時!
      外面響起了洪亮的聲音。
      “帝國欽差到!”
      “砰!”
      接著城主府的大門猛地打開。
      然后,浩浩蕩蕩涌進來一群人,衣衫華貴,排場驚人。
      為首的竟然是一名太監。
      這位太監直接來到大堂之上,拿出了一份圣旨,朗聲高呼。
      “皇帝陛下有旨,井中月和云傲天跪迎!”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要去上海參加年會,我會抓緊一切機會碼字的。
      月票榜在下滑,真的非常難受,有票的兄弟幫幫我好嗎?把月票給我吧!糕點感激涕零!



    上一章    下一章